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

6488浏览    172参与
柴瓜瓜瓜

【aph语c自戏】立-庆祝

  

   “我们胜利了!!立.陶.宛万岁!”


    一辆辆卡车的引擎声轰鸣作响,将逐渐渺小的树林与道路抛于身后而前行,前方的一切似乎都在伸出手拥抱我们,它们伸出来的手臂环绕着公路,欢迎我们的归来。站在卡车上兴高采烈的士兵们放声大唱着立.陶.宛民歌,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唱着唱着竟然哭了起来,他们是笑着的,笑声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所有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已经压抑在心里很久很久了。


    今天是大晴天,不再如往日那样被炮火硝烟染得漆黑的天空。阳光明亮斑驳地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映在...

  

   “我们胜利了!!立.陶.宛万岁!”


    一辆辆卡车的引擎声轰鸣作响,将逐渐渺小的树林与道路抛于身后而前行,前方的一切似乎都在伸出手拥抱我们,它们伸出来的手臂环绕着公路,欢迎我们的归来。站在卡车上兴高采烈的士兵们放声大唱着立.陶.宛民歌,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唱着唱着竟然哭了起来,他们是笑着的,笑声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所有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已经压抑在心里很久很久了。


    今天是大晴天,不再如往日那样被炮火硝烟染得漆黑的天空。阳光明亮斑驳地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映在民居泛黄的墙上,墙上的光斑像是在燃烧、燃烧——就似雅金卡在我奔赴前线之前送的那盒贴上了碎片金箔的精致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张我、菲利克斯、雅金卡以及托里娅四人少年时期的老照片,以及一些零零碎碎、却对于我来说是充满了从前记忆的小玩意儿,我直到现在也把它当作生命中的一部分来保护着。


    “回到家咯!”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达了维尔纽斯——有雾,阳光在乳白色的薄雾里躲躲闪闪,倒像个顽皮的孩童。维尔纽斯的人们不断向我们挥手欢呼致意,甚至有人带起了在场的所有人唱起了国歌,连我也不禁热泪盈眶,感动万分。


    最后装载了一批又一批的士兵回家的卡车群停了下来。正好,停车的地方离我家挺近,我便向上司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拖扯着浑身的伤痕——至于肉体上的疲倦在回到维尔纽斯的那一刻已然全部清空——走向家里,但在回家之前,我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在走到距离家门口还不到400米的距离时,我拐进了一个乱糟糟的小公园,那几滩血迹还在那儿,只不过早已发黑发臭,黑到仿佛能透过血迹目睹到地狱深渊,连维尔纽斯长久以来的雨都不能将敌人在这里留下的罪恶之证冲刷净化。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小公园还有几个男孩女孩在愉快地玩耍,与花坛里的那一丛盛放的黄色郁金香一样,笑容灿烂。


    走到花坛那里,犹豫了片刻之后,我单膝跪下,恭敬而又虔诚地像个接受洗礼的信徒似的,抬起手臂捻指欲摘下几束郁金香。没想到,刚摘下一束,那群孩子就马上停下了玩耍,“噌”地围了上来。其中有什么个看起来年龄稍大的男孩故作成小大人的模样双手叉腰,娇声娇气地呵斥:


   “你不能这样,这是不允许的!”


    我顿了顿,一边继续摘下另一束郁金香,一边回答:


    “抱歉,我正需要这些花来庆祝。”


    “那么,您在庆祝什么呢?是为庆祝战争的结束吗?”另一个小姑娘疑惑不解,歪歪她那棕色扎着马尾辫的头。


    “不是,”


     我站起来,因为常年拿枪而布满老茧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几束身着金黄色长裙的可人的“姑娘们”,想了想,用了自认为最恰当的词语:


     “——是为了庆祝和平的到来。”




灵感来源于海达·科瓦莉的《寒星下的布拉格:1941-1968》以及龙冬的《喝了吧,赫拉巴尔》。


柴瓜瓜瓜

【aph语c自戏】立条顿-战斗

*立-条顿


   雨水仍会落在立.陶.宛的土地上。


    高昂着头,目光越过对面的敌军,远远地,久久地凝视着那天际的闪电划破厚重的黑暗。再将头抬起些,视野里却仍是乌云密布,猎风夹着响雷一次次在平坦的土地上炸开,嚣张地在耳畔怒吼,叫嚣。暴风雨要来了,要来迎接这里的又一次新生。在这暴风雨前最为阴沉的黑暗里,我看不清基尔伯特的表情,只能握紧剑鞘,保持沉默。


   “接受主的制裁吧!异教徒!本大爷会亲手解决掉你。”


    基尔伯特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的耳畔,我看着他身披有些破旧...

*立-条顿


   雨水仍会落在立.陶.宛的土地上。


    高昂着头,目光越过对面的敌军,远远地,久久地凝视着那天际的闪电划破厚重的黑暗。再将头抬起些,视野里却仍是乌云密布,猎风夹着响雷一次次在平坦的土地上炸开,嚣张地在耳畔怒吼,叫嚣。暴风雨要来了,要来迎接这里的又一次新生。在这暴风雨前最为阴沉的黑暗里,我看不清基尔伯特的表情,只能握紧剑鞘,保持沉默。


   “接受主的制裁吧!异教徒!本大爷会亲手解决掉你。”


    基尔伯特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的耳畔,我看着他身披有些破旧的白色十字罩袍披风,干脆利落地翻下马,右手持一把寒光泠泠的长剑,光滑的剑身反射出他长袍内的骑士链甲与板甲。他一步步地向我走来,甲胄之间摩擦出的声音让我觉得刺耳和焦躁。在他的身后,白色的黑边黄色十字黄盾黑鹰旗正迎风飘扬,活似一头尚还年幼却已凶猛的黑鹰在搏击长空。


    大脑神经如拉开的弓弦一样紧绷着,舌头湿润了干枯的嘴唇,咽下了那口令人作呕并带着铁锈腥臭味的血唾。因为刚刚的那场激烈的战斗,自己已经开始不规律地大喘着粗气,有好几处负伤的身体也随着疼痛和频繁地呼吸而略微颤抖着。然而即使再疲倦和劳累,我也不能就这样在基尔伯特面前束手就擒。现在可是关乎自由与生死存亡的时候,只要有一步走错,便会追悔莫及。  


     双手紧握着双刃长剑剑柄,右拇指指腹习惯性地自然弯曲并将指恻抵住剑身,右脚跨在左脚前直对着那个小骑士,左脚再稍微向外一横,双膝微屈,板直了身子并将重心置于双脚之间,做出了一个剑法中基础的丁字步。我很迅速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果我自己心乱了,很容易陷入敌人的陷阱,那等着我的绝对是满盘皆输。


    豆大的雨点从早已迫不及待的天幕落下,细小的雨珠滑过剑身,血槽内未来得及清理干净的血渍与雨水混合在一起,顺着剑身的再滴落在地上。额前也不断有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滑过眼睫,朦胧了我的视线,唯有基尔伯特那红得如同经年不干的血液般的瞳孔十分清晰。但是,我相信在今日之后,这些雨水仍旧能滴落在属于我们的土地上!


   “啊哈,异教徒,还不赖嘛!看来是有学过的——但那又如何?”


    这个骑士也真是唠叨的,和菲利克斯有些相像…,但菲利克斯比他好多了,他可是我忠诚的好朋友。我实在对这个什么基尔伯特喜欢不起来,他是真的太过于嚣张跋扈,而且没有丝毫让我喜欢的地方——至少目前是如此。我皱着眉头冷眼盯着他,将剑柄放在左侧腰部以下,锋利的剑身斜上,剑尖直指对方的那张看了就想揍一顿的脸。


   “既然你死也不想改信宗教……那么本大爷就成全你!让你跟你的那个表兄弟下地狱去吧!”

 

  基尔伯特把手中的双手剑往后一挥,似乎是在清空剑刃血槽里还余留的鲜血。诸神!那可是我同胞们的血,可恶的家伙!他总归是说完了,却突然提起我的表兄弟,这让我的心情更加不快。唉,可怜的古.普.鲁 .士,我亲爱的表兄弟,我会为你报仇的!


    基尔伯特熟练地也站好了丁字步,剑起势与我不同的是,他是牛位起势。他的嘴角咧起,露出两颗锋利的虎牙,原本看起来显得稚幼无害的脸庞在此时却勾起一个狰狞的笑容,他冷笑道:“今天就是你们异教徒的死期!”他迅速将与地面平行的剑举到头部,侧面将牛位起势更变为低顶位起势,伸展开手臂,身形猛地一跃,随即便骤然挥剑向我的头顶劈过来。这个家伙居然用起势欺骗我的防守,用低顶位起势好一剑砍过来让我无从防御!真是头狡猾的老鹰。


    “为了立.陶.宛!”   


    我并没有因此慌乱,深吸一口气后迅速调整好自己的防御姿势,大喝一声,极其迅速地握住剑柄自下而上,进行突刺反击,成功将那个白发小鬼的剑给抵挡了回去。他“嘁”了一声,“该死的异教徒!”然后一个小转身再次借力试图横劈过来。我尽力用剑抵抗,再起抵挡了他劈过来过来的剑,并毫不犹豫地抬起右脚给他的腹部来那么一下,试图将他踢开里自己远一些,他身上的那股浓郁的血腥味我想没有人会想靠近的,况且那还是我同胞的血液染成的。 


  “输家是谁还不一定,别太自大了基尔伯特!”


    只可惜他身上穿着的板甲很好地保护了他,他也只是踉跄地退后了几步而已,除了身体摇晃了几下恐怕没有给他造成其他任何伤害,而且这一脚踢得我右脚有些发麻。这实在是失策,真不愧是装备精良的条.顿.骑.士.团。


    “再来!”


    但这彻底激怒了他,基尔伯特那双血红色眸子中的眼神变得更为残暴且无理智,并马上再次挥舞着长剑冲上前来。我狠狠地咬紧牙关,双手活动了一下握住剑柄的护手铁甲关节,也几乎在同时双脚发力举剑冲向他,此时的我必须像凶猛的铁狼一样击败侵略自己领地的敌人。


   “噹!”


    我听到自己手中的利刃在我耳边破风呼啸而去的声音,我以最大力气将剑击中了他那把剑的弱剑身,剧烈的碰击使得剑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剧烈的碰撞震的我虎口发麻,但我仍在用力抵抗着。我和基尔伯特怒目而对,涨红了脸,双方都用了相当大的力气——,


   “啪咔。”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和基尔伯特皆一愣,目光都略微上移看向自己的那把剑,它们的剑身上都因这次碰撞而出现些许裂缝,然后那些裂缝快速扩大,不出几秒后,我和基尔伯特的剑都彻底完蛋了。碎裂的剑身掉落在坑坑洼洼的土壤上的水沟里溅起血水混合物,我和基尔伯特不约而同选择了沉默。


    “……”


    “……”


柴瓜瓜瓜

【aph語c自戲】立條頓-戰役

*立-条顿

*主骑战.动描练习


那只黑鹰携着暴风雨而来。


狂风怒哮着穿过平原,头顶上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乌云染成了灰黑色,竟连阳光的无法穿透这似天鹅绒般的黑暗……那家伙还真是选了一个糟糕的日子,跟他的人品一样的糟糕……眼前忽地闪过树枝状紫白色的光芒,自己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眼,看见闪电如利刃破开了厚重的乌云,劈砍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刺目的光芒转瞬即逝,随即便是隆隆雷鸣轰响在耳边,以至于自己胯下的爱马莱赫斯都有些不安地嘶鸣一声,长喷鼻息后晃了晃它的长脑袋。


深呼吸一口气 目光回移至不远处人条顿骑士团上:他们一个个都全副武装,身披纹有十字的白色披风,就连他们胯下的马都看起来十分精壮高大,马匹...

*立-条顿

*主骑战.动描练习


那只黑鹰携着暴风雨而来。


狂风怒哮着穿过平原,头顶上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乌云染成了灰黑色,竟连阳光的无法穿透这似天鹅绒般的黑暗……那家伙还真是选了一个糟糕的日子,跟他的人品一样的糟糕……眼前忽地闪过树枝状紫白色的光芒,自己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眼,看见闪电如利刃破开了厚重的乌云,劈砍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刺目的光芒转瞬即逝,随即便是隆隆雷鸣轰响在耳边,以至于自己胯下的爱马莱赫斯都有些不安地嘶鸣一声,长喷鼻息后晃了晃它的长脑袋。


深呼吸一口气 目光回移至不远处人条顿骑士团上:他们一个个都全副武装,身披纹有十字的白色披风,就连他们胯下的马都看起来十分精壮高大,马匹套有黑色十字的白马衣。我该说真不愧是条顿吗?他们给我的感觉相当危险……比圣剑兄弟骑士团更加危险,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左手将头盔紧锢在腰间,脚踝轻碰马腹,促爱马前进几马身后拉紧缰绳使其停下。我空出手来揉了揉爱马的马鬓毛以安抚它——它喷了喷鼻息,猛地晃了晃长脑袋,精力充沛地刨起沙土,极具灵性地向我表示它现在的状态极佳,让我无需担心。


这好极了,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立陶宛的战士们也都斗志昂扬,诸神也必然在保佑我等,这一战,我势在必得。不过这也并不表明我就会因此而松懈大意……对方可是条顿骑士,那头狡猾凶狠的幼鹰……我挺直背脊,拉紧自己身上紧固着皮革与金属片的皮束带,咳嗽几声清清嗓子:


“贝什米特!你还不肯善罢甘休么?现在转身离开还为时不晚!”


我看见在不远处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驾马于骑士团中出列。他那一头白色的头发被狂风吹得凌乱不堪,外表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少年罢了——但是我深知他有很强的实力,时常与我打得不相上下,是个强劲的对手。基尔伯特哈哈大笑几声,连我在这边都听的一清二楚,说的话更是一如既往的狂妄自大。


  

“哈哈哈哈,笑死本大爷了!各位伙计!听听这位愚蠢的异教徒的话吧!本大爷应该害怕一下吗?罗利纳提斯,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可是在为主挥剑,为主铲除像你们这些顽固不灵的异端!倒是你,放下武器——,哼!本大爷倒是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听到这里我锁紧眉头叹了口气,果然这个家伙是不可能听进去我的话的。舌头舔舐着干燥的嘴唇,左手将轻便的头盔戴好在头上,右手握住长矛斜放在右腰侧。我能够感觉得到风越来越冷了,空气也变得更加湿润……这一切预示着暴雨的即将到来,雨水将倾落于立陶宛的土地上。


“呛啷。”在我旁边的维尔纽斯将他的长剑拔剑出鞘,与此同时我还听到身后的立陶宛战士们发出靴子的踢踏声、蹄铁的咔嗒声和盔甲的摩擦声,心中不由得热血澎湃——这一战将以荣耀回应他们的英勇无畏。


左手拉好马缰绳,右手握稳长枪与自己保持平行状态,双脚踩紧马镫,确认自己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立陶宛的战士们是一群年轻、强壮的铁狼之子,他们无所畏惧、所向披靡,因为他们足够强大——,


“让我等将胜利献给立陶宛!进攻!等等抛矛的时候记得要瞄准他们的马!瞄准他们的脸戳下去更好!该让那些入侵者吃点小甜头了!”


战号吹起!神啊,我们立陶宛将取得这光荣的胜利!


大喝一声,将长枪一挥而下,向立陶宛的军队发出进攻的指令,同时双脚用力一踢马腹,一边带领小队策马飞速冲向骑士团最薄弱的环节,一边大声向自己的战士们传达指令:


“迂回作战!别和那些铁疙瘩硬碰硬!准备抛矛!”


大概是天神作美,当条顿骑士团同样向我们策马冲来时,他们那如雷鸣的马蹄声像是打扰了天神的清梦,大量的雨水顷刻间从天而降,随着大风无情地拍打在所有人都身上,我也被淋湿了全身,但是这可是天赐良机!


一切都因为雨水而变得沉重起来——对于几乎是重甲的条顿骑士尤其如此,但这雨水却对身着轻甲的我们而言则无关紧要。看来天神一定是在庇佑着我们立陶宛人,伟大的天神在为我们的胜利而助力!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抛矛!”维尔纽斯一声令下,便有数百支长矛从我头顶上意味着死亡的利啸声破空而去,百个重装骑士随即被击落下马。“驾!驾!”端稳了长枪直接率军与条顿骑士团对冲,脆弱的长枪一下子就被折断,“嘶——。”被敌人的长枪划伤的腰部传来一阵刺痛,抬起左手以小臂上的盾牌挡住敌人的攻击,抽出长剑对四周的敌人进行劈砍。


“切断他们,包围起来!”手中的长剑嗡鸣着迅速刺去,锋利的剑尖只用了些许力气便穿刺了一名骑士的护喉甲,手腕发力将剑快速抽出,借力挥剑斜砍进另一名骑士铠甲间的缝隙。一加施力,顷刻间敌人的鲜血喷涌而出,他的惨叫声淹没在四周的喊杀声与刀剑碰撞声中,随即那个骑士像软塌的羊皮袋子一样无力地滚下马背,摔倒在地上。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那凹裂的甲胄间缝里不断涌出的鲜血,我能感觉到雨水毫不留情地将我身上的血迹冲洗掉,尸体所躺着的泥泞水洼里混杂了血液、雨水和泥土……我连忙驾马退身而出,正想寻找基尔伯特时,身后突然传来基尔伯特沙哑的嗓音,同时伴随着马蹄飞驰踏过水洼而发出的泼溅声。


“其他家伙让开!本大爷要亲自干掉你!罗利纳提斯!”


心下一惊,连忙拽紧缰绳驱马转身,眼角余光间瞄到基尔伯特的长剑已经迎面而来。我下意识地抓紧缰绳和马鞍边缘,迅速低俯身紧贴马脖侧,下一刻他的利剑在我的头上“唰!”地呼啸破空,“嘁,真是好命!”


真是千钧一发!还好刚才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他那一剑绝不仅仅只是削掉我几根头发那么简单了,我若不死也会受到重伤。基尔伯特已经快速调转回马头,他夹紧马腹策马大喊着向我冲来。


我同样猛踢马腹驾马向基尔伯特奔去,脚踩在马镫上站起,双手擎起剑于身侧,双方同时挥剑交击。“噹!”地一声,金铁交鸣,巨大的冲击力有如一块巨石撞击我的胸口,使得我重心不稳险些滚下马背——这滋味绝不好受。


双脚控制战马令其迂回走位,抓准时机挥剑上挑试图刺向基尔伯特的喉咙,“叮!”果然又被他挡住了……基尔伯特得意地哼了一声,血红色的眼睛里尽是傲慢与不屑。他的身体停顿了一下,高举剑向我砍来,我则挥剑回击,铁剑的交击。如此来回,不相上下,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难以分出胜负,我得利用他的漏洞。


“铮铮!”   “吭吭!”


经过几次试探性的攻击,我终于摸清了基尔伯特大致的攻击方式。悄悄将腰间固定的剑鞘的皮革带拉松,握住剑鞘口部,右手抬剑挥击——他又格挡下来了,但却毫不在意自己其他部位发防守,这真是个自大的漏洞。


没有再犹豫半分,左手猛地抽出剑鞘,以剑鞘最坚硬的铁质鞘尾用力打向基尔伯特的后脑勺。基尔伯特显然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一手,躲闪不及,后脑勺狠狠地挨了一击。


“……你这婊子养的异教徒!本大爷要杀了你!”


基尔伯特怒声咒骂,他狰狞着脸,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他那双被雨水浸洗过的眸子不但没有被洗净,反而更加浑浊……我踩在马镫上站立起来,试图用剑鞘把基尔伯特击落下马——可恶,他抓住剑鞘的另一端了!


我刚想松手放开剑鞘,基尔伯特却加大了握住剑鞘的力度并往后拉,把我和他一起拉下马背,重重地摔在地上,还翻滚了几下——在行进中的马背上摔下来的疼痛感可想而知,连我也不禁闷哼几声,头上的头盔也掉落在一旁,但我必须马上爬起来,因为慢一秒都可能会命丧黄泉。


我强忍着痛楚,扒拉几下湿润的泥土后,用还握在手中的剑支撑着自己站起,头脑中的晕眩感还未缓解下来,耳中嗡鸣,喉咙被什么东西钳住、挤压,腥甜味弥漫在嘴里,咳嗽几声吐出一口血沫星子。基尔伯特也已经站起来了,他伫立在不远处,弓起背脊,面目狰狞。


“……罗利纳提斯!本大爷要杀了你!”


“那还不一定呢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厉声嘶吼,他的脸因为发怒而变得通红。他举起剑向我奔来,我快速作出犁位起势,向左横迈一大步,挥剑上挑,“噹!”自己的双手被冲击而震得发麻,但现在可不是顾及这些小问题的时候。基尔伯特再次向我挥剑猛砍,我向左转体一周,腰肢一拧,催肩发力,将剑一劈,又是一声刺耳的清响。


基尔伯特骂了一句脏话,他迅速变更位牛位起势,握剑向我刺来。我马上抬剑格挡,却只觉得脸颊一凉,传来一阵刺痛感,他的剑刃擦过我的右脸颊,划开了一道口子。


我用剑身一撇格开他的长剑,向前迈步抬脚用力一踹他铠甲最脆弱的部分。还未等基尔伯特因冲击力而踉跄后退几步,我立即乘胜追击,侧身屈肩撞向他的身体,顺势打下他手中的长剑,用剑柄把他打倒在地上,在他倒地之后一脚踩在基尔伯特的胸甲上,手中的剑向下直指他的脸:


“基尔伯特,你输了。”


图源pinterest


俚优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短命、贫穷又孤独。获得幸福的途径不多,而‘珍惜眼前人’是最容易做到、却最常被遗忘的一条。”

——《告白》

“大部分人在世上都活得不走运——短命、贫穷又孤独。获得幸福的途径不多,而‘珍惜眼前人’是最容易做到、却最常被遗忘的一条。”

——《告白》

布结婚等着干嘛

【本家搬运】万圣节 米团

*2018-12-05 新竹林更新

*因为这一则没有特别需要翻译的地方,所以不在图上做汉化

*漫画源地址


#俄语粗口#

go to hell!Fuck off bitch slut!


喜欢请在多个渠道购买官方漫画和周边支持本家!

本家新竹林链接

animatebookstore电子版单行本购买

  

*2018-12-05 新竹林更新

*因为这一则没有特别需要翻译的地方,所以不在图上做汉化

*漫画源地址































#俄语粗口#

go to hell!Fuck off bitch slut!











喜欢请在多个渠道购买官方漫画和周边支持本家!

本家新竹林链接

animatebookstore电子版单行本购买

  
白荼不是茶
Bucky Barnes(左)...

Bucky Barnes(左)& Torres Rolinatis(右)
(是两只本命啦XDD
(我的画风真的好怪啊_(:з」∠)_

Bucky Barnes(左)& Torres Rolinatis(右)
(是两只本命啦XDD
(我的画风真的好怪啊_(:з」∠)_

此地无银三百两

【东欧百合组】自杀倾向

【东欧百合组】自杀倾向


不咋出名的回家X超级出名的畅销小说家(大概有东野奎吾那样畅销?)


说一下,立陶有自杀倾向,而且有癌症。


随缘更?


大波波不太省心


顺便一提,洪姐在三次元和大波波是好姐妹(???)


Chapeter1


菲力克斯被鸟叫声吵醒了。


从厨房里传来的煮东西的声音,打开的窗里进来的新鲜空气,拉开一条缝的窗帘,——外面阳光正好,无不展现出这是美好的早晨。


6:58。离托里斯叫醒自己的时间还有两分钟,菲力克斯决定直接起来。


6:59。托里斯正在煮早饭。他把切好的水果倒到燕麦粥,(用摆更合适?)却被紧紧的抱住。


“Dzie...








【东欧百合组】自杀倾向


不咋出名的回家X超级出名的畅销小说家(大概有东野奎吾那样畅销?)


说一下,立陶有自杀倾向,而且有癌症。


随缘更?


大波波不太省心


顺便一提,洪姐在三次元和大波波是好姐妹(???)


Chapeter1


菲力克斯被鸟叫声吵醒了。


从厨房里传来的煮东西的声音,打开的窗里进来的新鲜空气,拉开一条缝的窗帘,——外面阳光正好,无不展现出这是美好的早晨。


6:58。离托里斯叫醒自己的时间还有两分钟,菲力克斯决定直接起来。


6:59。托里斯正在煮早饭。他把切好的水果倒到燕麦粥,(用摆更合适?)却被紧紧的抱住。


“Dzień dobry!”菲利克斯踮起脚尖,把双臂环到托里斯的脖子上,将头埋在他的颈间。


“菲力克斯,别闹了,今天还要参加节目呢。”托里斯虽然说着别闹了,却只是抓了抓菲利克斯的头发,算是默许了这种行为。



早晨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照在菲力克斯的金发上,让他的头发显得更亮了。


“菲利克斯,伊丽莎白给你的台本都看熟了吗?”


“看熟了。”菲力克斯狼吞虎咽,说的话也含糊不清。不过托里斯还是凭着菲利克斯语十级听出来了。


“菲力克斯,别吃的这么快。”


“我饿呀。”菲利克斯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吃完了,但嘴边还是挂了点汤,两只眼睛眨巴眨巴。“昨晚好累。”


托里斯帮菲力克斯擦嘴的手抖了一下。



伊丽莎白在门口等着, 她是菲利克斯的好朋友,也是少数可以跟菲利克斯聊的开的人。今天她难得把自己不怎么喜欢,但上身效果很好的一件红绿白相间的连衣裙穿上,这让本来就很女神的她更显得光彩照人。


“早啊,你今天很漂亮。”


“早上好,海德威莉小姐。”


“菲力克斯!”伊丽莎白看着菲利克斯,只有胃疼。“台本背熟了吗?”


不是伊丽莎白不相信她的老朋友,只是菲利克斯这个人不能以正常的思维预测他的行动。他出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把另一个嘉宾对的哑口无言;直接揪出主持人的错误;直接喷另一个网络人气作者的作品就是“一堆没有营养的垃圾”。有的铁杆粉觉得大大说得对,大大做得好,但更多的还是劝退路人和增加黑子。


“熟着呢,熟着呢。”菲利克斯笑着拍了拍老朋友的肩,“我争取吧。”


“不是争取,是一定。”伊丽莎白只觉得自己交的不是朋友,而是祖宗。


说吧,她才意识到在旁边良久的托里斯。


“早安,罗利那提斯先生。盯着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你也挺难的。”


“没事。”托里斯也觉得让菲利克斯好好按台本说是不可能。


“一定要来接我呀!”菲利克斯成功达成的成就—被伊丽莎白拽着走还跟托里斯道别。


“一定。”托里斯笑着向菲利克斯,搞得今天也是要去药店找贝什米特先生配胃药的一天。


一些题外话


1、文中波兰语是早上好的意思,来源于有道。


2、伊丽莎白的裙子是匈/牙/利国旗的配色。


3、菲力克斯应该也是个耿直的人啊(教出了普爷)

17亿元的艾斯兰

和露西亚在一起的话,就不会再冷了呦~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此时,我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为雪桥的绝美爱情落泪。゚゚(´□`。)°゚
后面是捏人软件捏的一些存货

和露西亚在一起的话,就不会再冷了呦~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此时,我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为雪桥的绝美爱情落泪。゚゚(´□`。)°゚
后面是捏人软件捏的一些存货

第七季。

之前六十分的题:一路走来
滤镜教我画画

之前六十分的题:一路走来
滤镜教我画画

路过的我君

没头没尾Ⅱ

·是没头没尾的小段

·既没有脑子也没有逻辑

伊万来到门前,那漂亮的绿色木门上,油漆已经随着木皮脱落。在门前的木质的地板上铺着的地毯上你还能看到它们的残骸。

伊万像从前一样在地毯下找到了这门钥匙​。那枚小小的钥匙仍然按习惯放在地毯下。

转动老旧生锈的把手,伴随着刺耳的声音,那扇门打开了。房间里的东西仍像以前那样摆放。伊万走到窗前,窗外的雨仍在下。窗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景。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这个名字从温热的双唇间吐出。他为了告别而来,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托里斯的存在,他还未离开,伊万想。

只是爱情不在。

·是没头没尾的小段

·既没有脑子也没有逻辑

伊万来到门前,那漂亮的绿色木门上,油漆已经随着木皮脱落。在门前的木质的地板上铺着的地毯上你还能看到它们的残骸。

伊万像从前一样在地毯下找到了这门钥匙​。那枚小小的钥匙仍然按习惯放在地毯下。

转动老旧生锈的把手,伴随着刺耳的声音,那扇门打开了。房间里的东西仍像以前那样摆放。伊万走到窗前,窗外的雨仍在下。窗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景。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这个名字从温热的双唇间吐出。他为了告别而来,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托里斯的存在,他还未离开,伊万想。









只是爱情不在。

17亿元的艾斯兰

托里斯是万尼亚最喜欢的好朋友呢~

我终于产了雪桥粮!好开心啊~(ˊᵒ̴̶̷̤ꇴᵒ̴̶̷̤ˋ)꒰
可是自己的粮又干又柴一点都不好吃啊!这对真的太冷了啊!各位大佬们加油啊!
  

姿势有参考向…

托里斯是万尼亚最喜欢的好朋友呢~

我终于产了雪桥粮!好开心啊~(ˊᵒ̴̶̷̤ꇴᵒ̴̶̷̤ˋ)꒰
可是自己的粮又干又柴一点都不好吃啊!这对真的太冷了啊!各位大佬们加油啊!
  

姿势有参考向…

星现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性转洗衣粉组

这是我的巨坑里的一小幕




(每天都在摸鱼的快感和作业还没画完的愧疚里反复横跳)

梵行

退化

普视角Warning

又名《GDR吃不饱饭》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我写了我爽了


正文后

图一来源水印侵删

图二来源点我


正事不做,瞎几掰摸,害。

普视角Warning

又名《GDR吃不饱饭》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我写了我爽了


正文后

图一来源水印侵删

图二来源点我




正事不做,瞎几掰摸,害。

是枫旻呀♪

【咖啡组】

是之前投到aph深夜六十分咖啡组的咖啡拉花。

稍微的。修改了一些x

大概算是。重发。?


——

时间线是托里斯再阿尔弗雷德家里打工的时候。

——


北美的气温着实是比立陶宛的气温高些,却也不算热。夏季的凉爽和冬季的寒冷亦是如此。


夏季将至,北美的天气暂且算凉爽。树林中的昆虫也大都活跃得很。他们身上撒落着透过树叶的细碎阳光,折射出的光显得耀眼。那些飞着或是爬着的昆虫们不知道正忙着些什么,匆忙得很——当然,只是部分。


托里斯抬头眯眼望向天空,顺着飞鸟所飞过的轨迹转看向远方——不过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他收回目光。深呼吸。然后走入屋子。


托里斯在阿尔弗雷德家已是住了有一段时日了。事...

是之前投到aph深夜六十分咖啡组的咖啡拉花。

稍微的。修改了一些x

大概算是。重发。?


——

时间线是托里斯再阿尔弗雷德家里打工的时候。

——


北美的气温着实是比立陶宛的气温高些,却也不算热。夏季的凉爽和冬季的寒冷亦是如此。


夏季将至,北美的天气暂且算凉爽。树林中的昆虫也大都活跃得很。他们身上撒落着透过树叶的细碎阳光,折射出的光显得耀眼。那些飞着或是爬着的昆虫们不知道正忙着些什么,匆忙得很——当然,只是部分。


托里斯抬头眯眼望向天空,顺着飞鸟所飞过的轨迹转看向远方——不过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他收回目光。深呼吸。然后走入屋子。


托里斯在阿尔弗雷德家已是住了有一段时日了。事情虽多但并非应付不过来。


客厅和房间中都未出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或是声音。着实是有些怪异。托里斯疑惑着,稍加思考后走入厨房。

厨房中倒是出现了那熟悉背影,那家伙正低头弯腰站在咖啡机前不知捣鼓着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先生早上…”

未等托里斯说完,阿尔弗雷德便像是触电般的一抖,缓缓转头看向生后的托里斯,随后站直了身子将刚才捣鼓着的东西给藏好后转身看着正准备进来的托里斯,快步走到他面前。

“嘿托里斯早上好!我现在正在做一件需要聚精会神才能做好的事情,所以现在你可以出去做其他的事情。这里就交给我了!”

托里斯看着阿尔弗雷德再说话时同时竖起的大拇指微愣。慢半拍后才点头应了,准备离开时还是试探着抬头看向厨房——却被阿尔弗雷德故意挡住了。

“那么,阿尔弗雷德先生待会见…?”

“待会见。”


走出不远后托里斯回头,阿尔弗雷德仍站在厨房门口,带着假笑真盯着他。

托里斯觉得他可能想拆了咖啡机再安回去。


工作是繁忙,耗时又耗耐心的。

等着托里斯将工作完成后从椅子上站起,伸着懒腰再走入厨房时,阿尔弗雷德仍站在原位折腾着什么。

想着阿尔弗雷德先前说过的话,托里斯便没再开口去打扰他的注意力。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半响。托里斯看见阿尔弗雷德站直身子,发出愉悦的声音,思索着大概是已经将那件事情做好便迈步走入厨房。

然而阿尔弗雷德又低头开始捣鼓着面前的东西了。

托里斯微愣。放轻步伐走到阿尔弗雷德身后探头看去。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去拆咖啡机。他正在折腾着咖啡上的拉花。似是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后,阿尔弗雷德将工具放在桌子上后站直身子,尚未来得及反应的托里斯便直直撞上了阿尔弗雷德,心中一惊随后立即退步弯腰道歉。

阿尔弗雷德一转身便看见托里斯道歉。他只是觉得身后似乎有人站着,却未曾想还真有人站在身后。


果然hero的洞察能力超强!


“哈不用了。托里斯,快,看看我亲手做的拉花。”

阿尔弗雷德转身将咖啡端起,正弯着腰的托里斯一愣,随后抬头站起看向阿尔弗雷德的那一脸兴奋,再低头看那拉花。

“做的非常好看。”

“没错吧!果然世界的hero是最棒的!”


翻墨ink

之前画的露中心的沙雕……放的有点久,现在看起来这画风我自己都要哭了……纯属娱乐哈不要计较这么多
内容是有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去找找原文对这里的描写?![大概不会有叭_(:з」∠)_]
稿子真的是速成…乱画的……还有点烂尾
是沙雕友情向,所以只有组合没有cp!!!

之前画的露中心的沙雕……放的有点久,现在看起来这画风我自己都要哭了……纯属娱乐哈不要计较这么多
内容是有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去找找原文对这里的描写?![大概不会有叭_(:з」∠)_]
稿子真的是速成…乱画的……还有点烂尾
是沙雕友情向,所以只有组合没有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