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扫街组

54771浏览    510参与
临江止雨

扫街组【江南雨】

第三人视角叙述

讲述人:“我”


我的老家在江南一个平平无奇的镇子里,虽然算不上富裕,也还算的上清净太平。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我只记得那一年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回到老家陪伴爷爷的晚年,也就是同年的初秋时节,镇子里来了一位先生。


称其为先生并不仅仅只是对于性别的称谓,至少对于我自己来讲是一种尊敬。我和这位先生的相识纯属一场意外,这也不必细细的讲述过于多的浪费笔墨,只是从那次以后,我经常到先生家与他闲谈。


在交谈中我得知,先生来自上海,我一直不能知道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根据先生的学识谈吐与为数不多一次见到先生出手时不俗的身手,我想着先生在过去的地方也应不同常人。


先生的眼睛...

第三人视角叙述

讲述人:“我”


我的老家在江南一个平平无奇的镇子里,虽然算不上富裕,也还算的上清净太平。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我只记得那一年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回到老家陪伴爷爷的晚年,也就是同年的初秋时节,镇子里来了一位先生。


称其为先生并不仅仅只是对于性别的称谓,至少对于我自己来讲是一种尊敬。我和这位先生的相识纯属一场意外,这也不必细细的讲述过于多的浪费笔墨,只是从那次以后,我经常到先生家与他闲谈。


在交谈中我得知,先生来自上海,我一直不能知道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根据先生的学识谈吐与为数不多一次见到先生出手时不俗的身手,我想着先生在过去的地方也应不同常人。


先生的眼睛上常年蒙着一块黑布,我曾一直好奇布后会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就像我好奇这位先生的背后还有着什么一样。


我和先生的交际如此这样过了几年,而在这几年中先生的身体状况似乎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一条遗忘曲线一样逐渐下降。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先生的眼睛,也是最后一次;那是我听到的先生关于过去的第一个故事,但同样也是最后一个,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先生就是故事中的人。


先生和我讲起他来自上海,他口中的那些上海故事,远比茶馆中说书先生讲的更加丰富。永鑫三大亨,上海滩十三太保,一个总喜欢九死一生的青年,还有一场不该发生但却再也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先生,那后来呢?瞎了的人离开了上海,另一个人去哪了?”


“和平时一样。”


“先生,我不懂,这样还爱着,值得吗?”


“之于感情,没有值不值得”


当时的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先生怎么会知道当事人的想法,只是对于这样的故事结局我不禁有些哑然。我虽然注意到先生的神情起了变化但也并未过多的思索,只当先生是和我一样唏嘘罢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先生。


一场秋日的江南细雨,把先生带回了他最初来的地方。


直到先生去世后,棺木被家人弟子运回上海,我都不曾知道先生的姓名,只是一直称呼着先生,我也是在那些弟子口中才知晓,先生自己就是来自于故事中。


后来我也曾到过上海,也曾在舞场中远远的见过故事中的另一位,我也曾不止一次在看到故事的另一位主角怀中搂着的女人又有了改变时,在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同样的疑问


先生对于他,到底是何种角色?


或许只是和他每天晚上怀中更迭的舞女一样;在或许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便可像上海街头上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样;再或许只像是街上吹过的一缕清风。但无论何种,都只会被曾接触过他们的人,轻易的遗忘


昼颜.
请原谅我,过审太难🙄🙄 学...

请原谅我,过审太难🙄🙄

学校军训忘了发😑😑(令人崩溃的军训)

看我家大帅才能快落😏😏

请原谅我,过审太难🙄🙄

学校军训忘了发😑😑(令人崩溃的军训)

看我家大帅才能快落😏😏

昼颜.

永鑫公司日常 (又名:一起骗大帅玩儿😝)

那日,露伶春来到永鑫F4的日常恰饭后……

张大帅:大哥,给弟弟说说,您是怎么娶到小嫂子的啊?

(老纸现在就想找个女人玩玩😍)

霍老板:怎么?侬想要那样的美人儿啊?

(知道为啥子大强的儿媳非要上赶着娶,啊呸,嫁我了吧😉)

陆先生:二哥,这美人儿可不是好娶的。

[呵呵,还想娶美人儿,我看侬像美人儿!😑(40米大长刀在手!咳咳,各位,他家里的那些狐狸精我可不清楚咋么肥事)]

夏师爷:是啊,大帅,尤其啊是这惊为天人的美人。

[呵呵,这几日在床上,胆儿也养肥啦!😑(扇子在手,万霖我有!)]

张大帅:净说风凉话!你们几位,不想娶美人儿啊?自古美人爱英雄,英雄爱美人嘛!

(😤他...

那日,露伶春来到永鑫F4的日常恰饭后……

张大帅:大哥,给弟弟说说,您是怎么娶到小嫂子的啊?

(老纸现在就想找个女人玩玩😍)

霍老板:怎么?侬想要那样的美人儿啊?

(知道为啥子大强的儿媳非要上赶着娶,啊呸,嫁我了吧😉)

陆先生:二哥,这美人儿可不是好娶的。

[呵呵,还想娶美人儿,我看侬像美人儿!😑(40米大长刀在手!咳咳,各位,他家里的那些狐狸精我可不清楚咋么肥事)]

夏师爷:是啊,大帅,尤其啊是这惊为天人的美人。

[呵呵,这几日在床上,胆儿也养肥啦!😑(扇子在手,万霖我有!)]

张大帅:净说风凉话!你们几位,不想娶美人儿啊?自古美人爱英雄,英雄爱美人嘛!

(😤他喵的,老纸就是英雄!)

夏师爷:大帅说得好!霍老板是英雄,小嫂子是美人嘛!

(呵呵,还不都是我靠扇子罩侬!😒)

陆先生:二哥说得好!大哥是英雄,所以娶了小嫂子这样的美人儿了嘛!

(呵呵,还不都是我靠口才保侬!😒)

霍老板:哎呦二弟啊,侬夸的大哥我这老脸都红啦!

(算了!为了看好戏,豁出去我麻皮阿洪这张老脸了!)

霍陆夏三人齐笑

(霍老板:好戏上演喽!😁)

(陆先生:准备好嗓子,我怕一晚上你嗓子就坏掉了!😊)

(夏师爷:晚上老子不玩死你老子就不叫扇子精!😊)

张大帅:侬三位说,老子我是不是英雄?!

(喵的!笑嘛笑,老纸就是想要一个美女嘛!😡)

夏师爷:当然是了嘛无法反驳。

(英雄?在床上不都是我嘛,真不害臊☺)

陆先生:二哥侬就是上海滩第一嘛!

(英雄?还有脸让我说,真好意思☺)

霍老板:(😶自己体会)

张大帅:那好!大哥三弟俊林,你们准见过不少美女吧?

(给介绍介绍呗,男女通吃,老撒意啊!😎老纸就是这么牛!)

霍老板:自然,侬抱着的新世界舞女啊!

(侬撒眼光嘛!有昱晟俊林这还出去寻欢作乐😳)

陆先生:当然,侬府上呀!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些个女人统统扔进黄浦江!👿)

夏师爷:必然,侬床上呗!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些狐媚子统统用扇子勒死!不,不能脏了我的宝贝扇子!👿)

霍陆夏:二弟/二哥/大帅,美人爱英雄!

(霍老板:二弟,身体真好!👍)

(陆先生:今晚我去侬公馆串门哈😚)

(夏师爷:今晚我去侬床上做客哈😚)

张大帅:嘿嘿

(喵式傻白甜中……😎)

霍老板:二弟,美人爱英雄!

(可不嘛!昱晟俊林的魂儿侬都勾走啦)

陆先生:爱英雄!

(二哥,我上你下嘛?🚕)

夏师爷:英雄!

(二哥,我上你下呀?🚕)

张大帅:对,就是美人爱英雄嘛!

(持续喵式傻白甜中……哈哈哈,老纸是英雄😎)

——————————————————————

原来我不知不觉中站了扫街……

最后只想说一句,大帅,侬撒时候能有那俩一半聪明嘛,容易吃亏啦(◔◡◔)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的懂,将就着看吧😊

江春水_

【扫街组】【甜的,全文完】今天,张大帅病了。

随便写来玩玩。

一年过去了我突然开始磕扫街组,这么冷的cp,是我的命吧。

-------------

今天,张大帅病了。

他是一早发现自己的不舒服的,张万霖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迅速地感觉四周一轮天旋地转,于是他又“哐”地一声躺了回去。动静大到房间都仿佛抖了一下,他瞪着眼睛盯天花板看了一会,正想他闹出那么大动静为什么没人来敲他门问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过了一会,房间门响了两下。


张万霖皱着眉头,把床上的另一个枕头往门口一扔,病中的人力道不够大,那个枕头没砸到门上就软塌塌掉到地上,他皱着眉头想自己好不容易又闭上眼睛在头疼中睡了不到十分钟,怎么就被人扰...

随便写来玩玩。

一年过去了我突然开始磕扫街组,这么冷的cp,是我的命吧。

-------------

今天,张大帅病了。

他是一早发现自己的不舒服的,张万霖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迅速地感觉四周一轮天旋地转,于是他又“哐”地一声躺了回去。动静大到房间都仿佛抖了一下,他瞪着眼睛盯天花板看了一会,正想他闹出那么大动静为什么没人来敲他门问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过了一会,房间门响了两下。

 

张万霖皱着眉头,把床上的另一个枕头往门口一扔,病中的人力道不够大,那个枕头没砸到门上就软塌塌掉到地上,他皱着眉头想自己好不容易又闭上眼睛在头疼中睡了不到十分钟,怎么就被人扰了清梦。

 

“不要打扰老子!”

 

有人推门进来,张万霖不满意地哼哼两声。他眯着眼睛看到一把扇子,索性试图坐起来,肩头被扇柄拍了两下,索性又原样躺在床上。

 

“二老板啊,侬怎么病得这么严重?”

 

张万霖翻了个白眼,他很想说老子怎么知道,但是他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索性又闭上眼睛。他感觉师爷冰冰凉凉的手轻轻覆上他额头,降了他燥热的温度,让人一瞬间舒服极了。但那只手很快就挪开了位置,张万霖不满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师爷收了扇子,手握在他手腕上摸到脉搏。

 

“侬这是昨晚半夜受凉了啊,”夏师爷转头看了一眼大开的窗户,“府上的人怎么办事的,我去给你抓几服药来。”

 

张万霖刚想恼着说自己没事,刚睁眼就被师爷冷冷瞪了回来。他可极少见着师爷这副表情,师爷气场很强,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手下人,哪敢冲着自己这样?于是张万霖不满地哑着嗓子嚎了一句“侬怎么回事!”

 

师爷没理他,转身出去了。他走得急,叮嘱下人给大帅备好热水和小米粥,没有他的同意其他什么东西都不许给大帅吃,也不许他出门走动。他越是叮嘱,下人越是战战兢兢——师爷和大帅只能选一个,得罪了一头另一头都是死。

 

师爷眯了眯眼,权当没瞧见下人的战战兢兢。他本来是来找二哥聊一聊码头的事情的,谁知道号称“全上海滩没人比我更硬”的张万霖也能在床上病成一幅软绵绵的样子。这下好了,他还得翻出脑子里小时候学过的医书给他抓药熬苦汤,码头的事情也得自己处理,连知会他一声都用不着。他急匆匆地把人派出去,然后亲自去了药房。

 

回来的时候二老板正在冲下人发火,质问他们为什么不让他出门,屋子里热得要死,连窗户也不开。下人们战战兢兢跪在门口,大气也不敢出。夏俊林拎着从不离手的扇子穿过人群,探头对着张万霖的脸盯了一会。

 

“睡了一觉,精神好些了嘛。”

 

接着打发下人去烧些热水再扇到温热端进来给他们家主子,手里的药也交去给下人煎着。自己则一手扶在大帅的肩膀上,把人推进房间。

 

张万霖精神比早上好些了,但还是烧得一脸红,原本就有些轻微发红的眼角艳得更甚。师爷轻叹了口气把他摁回床上,扇子背到身后去,拿另一只手去探张万霖额头的温度。他靠得很近,鼻息都要蹭到张万霖脸上,大帅觉得自己可能是又烧了,脸有点发烫,他伸手推了一把师爷的胸膛,又被推回床上,替人盖好丝绒薄被。

 

“着凉而已,侬干嘛这么上心。”

 

夏俊林没说话,他让他的二哥在床上躺好,拿了毛巾帮他擦掉额头发出来的一层薄汗。让下人拿来熬好的汤药,一勺一勺亲自吹了喂到张万霖嘴边。张大帅有点不适应,他知道师爷做事一向精细小心,但是难得见他这么温柔。

 

自己生病又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师爷老皱着眉头。

 

他猜想是不是自己生病的样子把人给吓到了,毕竟从他们认识开始自己就没生过病,大病小病都没有。师爷以为他会迁怒于他,所以才细心照顾。张万霖忍不住有些生气,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他冷着一张脸把汤药喝完,又在夏俊林的不断叮嘱之下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嘴里还哑着嗓子念叨,让师爷赶紧闭嘴,不要再说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师爷来回照顾了五六天,张老板的病才逐渐好起来,也能在喝药的时候把汤碗抢过去一口气喝完,然后苦着脸管人要颗冰糖去味道。师爷架不住他一来二来地催促,只好吩咐下人拿颗小的冰糖来,待大帅含了糖一脸惬意地不作声,才慢吞吞起身。

 

他伸手又摸了摸张万霖的额头,其实几天前张大帅就不再烧了,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师爷收了手,他说:“二哥侬再好生歇两天,我不来府上打扰了。”

 

张万霖权当自己受了场不错的照料,他府上那三个姨太太没一个能做到师爷这程度,事事躬亲,细心又妥帖。他舒心得不得行,换谁照料都不愿意。这几天师爷来了又走,像一阵风,他不在的时候张万霖反倒浑身不自在。

 

夏俊林什么也没说,他瞧着张万霖一场病还是瘦了点,离开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头。他叫下人待大帅病好以后从肉粥开始一点点给人补营养,想着能让他多多恢复精力。他不求多,只盼着他老板能再精神些就好。夏俊林仿佛知道自己心思,但他什么也没说——时候没到,一切都着不得急。

 

但鱼饵已经下了,总有一天会上钩的。

 

后来的后来,陆老板就发觉了自己的多余。大哥坐在中间的位置,倒没什么感觉,可他坐在二哥对面的时候总会发现二哥盯着师爷看,盯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眼角更显出几分红来,师爷倒是一本正经毫不受影响,自顾自扇着扇子。

 

连他陆昱晟都呆不住,他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心里盼望着。

 

“侬两个什么时候才捅破这一层窗户纸啊!”

 


昼颜.

【远大前程】 香港记事 [师爷大帅先生]

可能是三人行预警

be慎入

文笔渣预警

—————————————————————


两声枪声,打碎了醉生梦死,惊醒了魑魅魍魉.

民国二十九年,八月十四日.


洪以则匆匆越过客厅,一封电报直惊得他心惊肉跳,大帅身亡自家公馆,连同伪政府的杭州市锡箔局局长一同命丧黄泉.


陆昱晟自从来了香港之后身体更是不如从前,不能把张万霖从肮脏杀戮的沦陷上海中拖拽出来使他日日不能安然夜寐.兄弟三人当着青帮祖宗面前发过誓,生死不弃祸福相依,到头来,兄长行走在伪政府和日本人的刀尖尖上,为保全永鑫跪在日本人的脚下附声称臣,他却无能为力.


上海时,人人见他都恭敬道一声“陆先生”.

香港时,人人见他都恭敬道一声“...

可能是三人行预警

be慎入

文笔渣预警

—————————————————————


两声枪声,打碎了醉生梦死,惊醒了魑魅魍魉.

民国二十九年,八月十四日.


洪以则匆匆越过客厅,一封电报直惊得他心惊肉跳,大帅身亡自家公馆,连同伪政府的杭州市锡箔局局长一同命丧黄泉.


陆昱晟自从来了香港之后身体更是不如从前,不能把张万霖从肮脏杀戮的沦陷上海中拖拽出来使他日日不能安然夜寐.兄弟三人当着青帮祖宗面前发过誓,生死不弃祸福相依,到头来,兄长行走在伪政府和日本人的刀尖尖上,为保全永鑫跪在日本人的脚下附声称臣,他却无能为力.


上海时,人人见他都恭敬道一声“陆先生”.

香港时,人人见他都恭敬道一声“陆先生”.


“先生”洪以则低头在陆昱晟耳边轻道,在陆昱晟身侧举了举电报,陆昱晟侧过去头,说了多少遍,不要在人前与他如此亲近.


洪以则腼了腼嘴,扫视了桌上有头有脸的几位大人物,捏着电报的手举了半天先生也未接,他紧了紧手里的电报,冷汗顺着额头滑落.他知晓他这位干爹的性子,在坐与干爹打牌的香港会长陈其慷与他们交情颇深,与陆昱晟兄弟相称,至于其他两位,初来香港时,他就把香港各官员的身份家室调查的清清楚楚,表面与他们情深义重,实则都心明眼亮,陆昱晟的身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是国民共产日本汪伪手心里的炙热人物,天天家里门庭若市,想仗着与陆先生的身份某一某高官厚禄.陆昱晟隐瞒了洪以则的身份,他不能让二哥的唯一血脉遭奸人所害.


陈其慷抬头看看了洪以则,心里直犯嘀咕,这孩子一向稳重,自离开张万霖跟着陆昱晟来到香港之后更是整天深不见底,今日实在奇怪.陈其慷撇了撇其他两位,抬头一瞪站在他和昱晟哥中间的那孩子,洪以则随机反应过来,那其他的二位是什么人啊,有多少人明察暗访的抓他们的把柄,这种关键时刻他可不能给干爹找麻烦.


“又胡了!各位老弟,怎么样啊!”陆昱晟的一声叫喊把陈其慷拉回了神,果真,又输了“我说昱晟哥啊,这可是在你家,你把我们喊来打牌,也不让让我们,让你家的下人瞧见了得笑话我们啦”其他二人神色各异的看看了拿电报的洪以则,不对,不如说是都拼力要看电报内容,是什么样的电报让陆先生身边一向懂礼的人傻愣愣的直站着.


“各位老弟,我可不能收你们钱啦,再收我都怕把其慷老弟的家底都塞满我家啦”在香港,恐怕只有这位陈其慷先生能让陆先生开怀大笑了.他一手接过电报一手摸着刚才的好牌,嘴里还不忘打趣其慷.


陆昱晟的脸色变了,刚春风满面的脸随即收了笑,面色铁青的一次又一次看那封电报,陆昱晟明白了,这是一封天人永隔的报丧书……


“陆先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香港政府官员史夫华疑惑道,他自认对陆昱晟了如指掌,和陆昱晟接触时间不短,却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神色.


“史司长,曹主任,想来是陆先生上海家中出了事,我们先走吧”陈其慷瞧见了陆昱晟的模样,知道一定是上海出了事,这老谋深算的史老头不知道又会使出什么九牛二虎之力来调查了.


陆昱晟使劲憋住从心底涌上的悲痛,军统果然出手了,他二哥在上海做的那些缺德事还少吗,即使没有军统,上海也不会有人放过他,多少日子了,这是从上海来的第一封电报,告诉他,他二哥死了,被林怀步一枪打在面门上,当场毙命.


祸福相依,他骗了他……


“哦各位,是鄙人……鄙人的兄长,今日,去世了”他努力装作轻松的样子对那些人说.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以则,也要与别人口中的汉奸划清界限,他的一个举动就会遭到香港政府的怀疑,以及军统的猜疑.


这些人,一个个装模作样,一个个装作正人君子批判他的二哥,他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对他二哥口诛笔伐!禽兽!衣冠禽兽!


依稀可见,二哥奔向躺在血泊里的自己,他雪白的长衫通体暗红,自己的血,别人的血……身上一个个令人可怖的口子不停渗出炙热的血,他躺在上海的大道上,“昱晟!昱晟!万霖哥来了!”,他努力睁开眼,咧着嘴笑了,二哥的眼角染上了绯红,眼里噙着泪,如同炼狱而来,“小赤佬!没想到侬还挺猛!”一巴掌结结实实拍在脸上,他看见了,二哥手上身上都是血……


猛然惊醒,剧烈的咳嗽仿佛要将肺管撕裂.陈其慷使劲给他顺气,洪以则从沙发上轰然跳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边“干爹!”“以则,快将医生请上来!”“不用了!”陆昱晟使劲喊道,生生把刚要下楼的洪以则叫住了.“其慷,史夫华曹宝骏走了?”“昱晟哥,走了,你放心,我从小路又拐了过来,没人知晓”陆昱晟长舒了一口气“其慷,以则,你们先出去吧”“昱晟哥…俊林哥来了,在客厅”陆昱晟怔了怔,恐怕只有牵扯到万霖哥俊林才会登门吧.


“以则啊,你三叔醒啦啊?”楼下客厅传来夏俊林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极尽讽刺挖苦.


——————————————————————

其实老早就想虐虐陆先生夏师爷张大帅,快开学了我得过过瘾才行😏

文笔渣,幼儿园水平,各种逻辑不通,各种语句不通。请各位太太轻拍.

小女子谢各位看官的赏脸!


临江止雨

【扫街组】纵使相逢应不识

梗源灵魂摆渡

鬼差设定来源灵魂摆渡


民国时期,世道动荡,尸横遍野,那些因为战争或动乱而死亡的人们被弃于荒野,无人去关心他们是否有人埋葬。相比于人间的无人治理,冥界在这方面却容不得马虎。


战争与动乱带来的是死亡,而死亡带来的则是灵魂数量的增加,鬼差人手的缺乏。当时还不是调皮少女的我主阿茶,便将鬼差补充的来源盯在了那些有能力的灵魂身上。


这个时候的冥界已经没有了孟婆,孟婆庄夜已经荒废,作为资历较老的鬼差,赵吏与当时还爱讲八卦的慕容便暂时承担起了对于新鬼差的招募工作。


坐在荒废的孟婆庄门前,赵吏头也不抬的翻着手中的名册,最近来到这里的基本都是些普通的农民,别说当鬼差了,当人的时...

梗源灵魂摆渡

鬼差设定来源灵魂摆渡


民国时期,世道动荡,尸横遍野,那些因为战争或动乱而死亡的人们被弃于荒野,无人去关心他们是否有人埋葬。相比于人间的无人治理,冥界在这方面却容不得马虎。


战争与动乱带来的是死亡,而死亡带来的则是灵魂数量的增加,鬼差人手的缺乏。当时还不是调皮少女的我主阿茶,便将鬼差补充的来源盯在了那些有能力的灵魂身上。


这个时候的冥界已经没有了孟婆,孟婆庄夜已经荒废,作为资历较老的鬼差,赵吏与当时还爱讲八卦的慕容便暂时承担起了对于新鬼差的招募工作。


坐在荒废的孟婆庄门前,赵吏头也不抬的翻着手中的名册,最近来到这里的基本都是些普通的农民,别说当鬼差了,当人的时候让他们去打仗都费劲。在筛掉了整整三页的男女老少后,赵吏将目光锁定在了第四页登记簿的最后一个人身上。


“夏俊林,男,四十二岁,永鑫公司师爷,上海滩十三太保。哎我去,这可以啊。”


赵吏将手中的名册塞给了慕容,对着眼前看不到边的队伍喊了一句谁是夏俊林。人群中一个男子应声出列走到赵吏面前,赵吏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男人,而后开口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当鬼差。


在真正进入冥界以前,夏俊林一直觉得死亡就是终结。但是当他真的迎来了死亡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冥界并不只是存在于形形色色的传奇小说中。死后的世界和生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夏俊林沿着回家的路向前走了似乎很久,但是他眼前的景物却越来越荒凉,越来越不熟悉。


在走过一片红色的彼岸花后,夏俊林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门口两个看门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找过来的鬼魂,为了怕吓到生魂,两位鬼差朋友还是“友善”的提问了夏俊林一句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夏俊林点了点头,他知道,并且还记得清清楚楚。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和张万霖遇到的突袭;清楚的记得自己给张万霖挡住的那一枪打穿了心脏;也清楚的看见,闻讯而来的陆先生给他躺在医院里冰冷的躯体盖上了一块白布……


夏俊林转着手中的扇子看向发问的人,对于鬼差这个职业他一无所知。出于以前的习惯,夏俊林要搞清楚这笔买卖划不划算。


“我做鬼差有什么好处。”

“永生吧,就是以鬼差的身份永远的活着,代价是你得把你的灵魂和记忆都给里边那位,还得在这干活。”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安排你投胎,你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好事,估计也投不了什么好胎,你自己想清楚。”


夏俊林转着手里的扇子并没有急于回答,灵魂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只是要抹除过往的记忆让他并不容易做出决定。也许是了解鬼魂们的心理,慕容起身在夏俊林脑门上敲了一下,还没等夏俊林还手,他的眼前徒然出现了永鑫公司的画面。


永鑫公司内还是熟悉的样子,霍天洪看向陆昱晟,二人皆不免对于师爷的死有些唏嘘。张万霖和夏俊林私下里是什么关系霍天洪不一定晓得,但陆昱晟可是晓得的清清楚楚。所以看着和平时带着一身脂粉气晃晃悠悠进来的张万霖,陆昱晟试图从张万霖脸上找到一丝悲伤的情绪,但他失败了。


“大哥,老三,侬哭丧着脸做撒?不就是个师爷伐,再找一个好了伐。”


比起有些感触的霍陆二人,张万霖倒是显得毫不在乎。只不过一个师爷一个床伴而已,这些人自己要是想找,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虽然不一定有用习惯的顺手,但哪个不是慢慢用习惯的。


剩下的话夏俊林没再听进去,他低头沉思了一会看着赵吏点了点头。


成为鬼差后的夏俊林依旧回到了上海,只不过他现在要负责的,是上海这个区域的灵魂管理。走在曾经熟悉的上海街头,此刻的夏俊林却只觉得一切都是初识。他将灵魂和记忆出卖给了冥王,换取了另一种方式的永生。


对于夏俊林来讲他只是走在上海的街头而已,但是对于永鑫公司可是炸了锅,不少的弟子都在同一天向三位老板反应,他们在街上看到了师爷。一个两个弟子这么说也许没人相信,但所有人都这么讲这三位也不禁有些怀疑。作为一向喜欢新鲜的张万霖,这种求证的机会他自然是当仁不让。


停在曾经熟悉的永鑫公司门前,夏俊林已经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只是莫名的觉得这个地方似乎是有些熟悉。他不明白门口的这些人为什么要怕他,就好像看到他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的畏惧。


“俊林?!”


随着一声呼唤夏俊林抬起了头,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个正从门口向着他而来的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那个咋咋呼呼的白毛脑袋一把拽进怀里。


看着有些奇怪还有些惊讶的人,夏俊林似乎从中读到了一丝喜悦。挂在脖子上的红线突然断开,红线上挂着的戒指从胸口位置掉落,夏俊林看着眼前的男人平平淡淡的开了口。


“侬撒人啊?”


墨颜 秋

七夕

渣文笔 垃圾脑洞

蜂蝎

维也纳一栋高级别墅里,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正对着身边一位沉稳儒雅的中年男子眯着眼咧着嘴的傻笑

老师 老师 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男子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并没有抬头的回了他一句

哎呀 老师 今天是七夕

七夕?那不是牛郎织女过的吗?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牛郎还是织女!

老师 这您就不懂了?男子趁他的老师抬头他的瞬间一把捉过老师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轻轻的揉捏着。

老师,您说牛郎织女过的幸福吗?每年的这个时候才能见一次面,会有好多好多的话说不完,可他们毕竟能相见。

而我却差一点和您天人永隔,我是不是特别没用,我那时候怎么可以怀疑您是叛徒,怎么可以动手...

渣文笔 垃圾脑洞

蜂蝎

维也纳一栋高级别墅里,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正对着身边一位沉稳儒雅的中年男子眯着眼咧着嘴的傻笑

老师 老师 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男子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并没有抬头的回了他一句

哎呀 老师 今天是七夕

七夕?那不是牛郎织女过的吗?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牛郎还是织女!

老师 这您就不懂了?男子趁他的老师抬头他的瞬间一把捉过老师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轻轻的揉捏着。

老师,您说牛郎织女过的幸福吗?每年的这个时候才能见一次面,会有好多好多的话说不完,可他们毕竟能相见。

而我却差一点和您天人永隔,我是不是特别没用,我那时候怎么可以怀疑您是叛徒,怎么可以动手杀了您,老师 您会原谅我的吧?

原谅你什么,或者怨恨你什么?

怨恨你为了完成任务,对我下手?还是原谅你是为了完成任务身不由己?

明台,老师不会原谅你,因为老师并不怪你。

老师,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明台红着眼睛看着他

为什么对你好你会不知道?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老师我有个礼物送给您!

停,我可不要你的礼物,除了玫瑰花就是棒棒糖。以往你送我的糖我都转送到了孤儿院,那些玫瑰我也转送到了隔壁那间教堂。

老师 您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把握送您的礼物给了别人,我要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明台扭过脸不看他。

生气就生气吧,反正我不生气,王天风看着这样的明台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崽子又抽的什么疯。

明台突然转过身,猛的把王天风锁到自己的怀里,老师今天是七夕节,过节是要有礼仪的,今天我送的礼物您不能拒收,因为那个礼物就是我。

……

如果拒收怎么样?

……

老师 您好狠的心。我要哭了 ,撒泼的那种!

好吧好吧 可是我没有礼物送还给你啊!

老师 亲我一下就好

真的?

真的。

……

明台 嘶 你轻点 

……

明台,知道我为什么不过七夕节吗? 

为什么呀 ?老师

因为我们从未分离过,过七夕干什么,还有以后不要送我礼物,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不是很喜欢,有你就够了,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那老师 我每天都把自己送给你!

……

你给我滚!!

扫街

夏俊林伤了一只眼睛,因张万霖的一句我不养废物而离开了奋斗了多年的永鑫。

夏俊林走了,走的那天,雨蒙蒙的,几个永鑫的弟子把他送到离开上海的船上。

夏俊林有些带有期望的回头,却失落的抹了抹眼睛,其实张万霖就在角落里看着他,偷偷的看着他。

夏俊林终于离开了,张万霖红着眼角站在那里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日子还是要过的,sh的沦陷,公司的人心惶惶使得张万霖心灰意冷,更因为夏俊林的离开而变得喜怒无常。

一天,张万霖驱走了保镖,一个人站在江边,慢慢的抬起头,不让那一滴咸涩落下。却突然眼前一黑,缓缓的倒下。

天黑了,躺在床上的张万霖动了动,感觉自己的手脚都被捆着,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想来是仇家吧。

也好,反正自己是孤家寡人,只是好想再看看师爷,哪怕是一眼也好。

你醒了,我问你 你是夏俊林的什么人,为什么赶走了他,你知不知道他现在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你把他怎么了,他要是有一点闪失,老子t了你qj!张万霖怒吼道

我是他以前的兄弟 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舍弃他,你难道看不出他对你的心。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真的喜欢他。可是现在sh沦陷,我怎么能让他陪着我一起死。我只能借着他的眼伤为由,让他离开,永鑫公司死我一个就够了,我不想连累他。

万霖哥,你在想什么,熟悉的声音驱走了张万霖的回忆。

没什么,我在想我们以前的过往,我逼着你离开,却又怕再也见不到你。

万霖哥,别想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现在我们不是在一起吗。

是呀 我们在一起。

万霖哥 今天是七夕 俊林想送给你一个礼物。

俊林啊,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在就好。

万霖哥 闭上眼睛 

张万霖依言,感觉到夏俊林拉着他的手摸在一个暖暖的东西上,然后在他耳边轻语 

正是这一句低低的耳语,让张万霖瞬间热泪盈眶,让他感觉在这乱世间,他的人生圆满了。


好久没写了 感觉自己要废了 谢谢大家了 求评论

飞.

张万林X师爷

“镜水夜来秋月,如雪”

如镜子般的湖面中,一轮圆月挂在上面。

东北的秋天比不得上海绵长,却也不似老家江南的阴冷,

早晚间被压制两季的凉气从地底返上来,被风一吹,冷冽的让人恨不得多加两件衣服。

夏俊林端正的站在湖边,离远看像是一柄钢枪,宁折不弯,冷风夹杂着水汽吹起他轻薄的长衫,那张略带沧桑的面孔上,剑眉轻皱,平静的黑色瞳孔和湖水一样,泛起涟漪。

“夏主任站在这里做什么?吴看这种荒凉的地方可没有什么诗情画意值得侬驻留。”

随着耳边传来上海味十足的普通话,一个消瘦走到夏俊林身边,并肩而立在湖边向远处望去。

来的人是徐清风,解放后和夏俊林一起在上海大学任职的老师,

是土...

张万林X师爷

“镜水夜来秋月,如雪”

如镜子般的湖面中,一轮圆月挂在上面。

东北的秋天比不得上海绵长,却也不似老家江南的阴冷,

早晚间被压制两季的凉气从地底返上来,被风一吹,冷冽的让人恨不得多加两件衣服。

夏俊林端正的站在湖边,离远看像是一柄钢枪,宁折不弯,冷风夹杂着水汽吹起他轻薄的长衫,那张略带沧桑的面孔上,剑眉轻皱,平静的黑色瞳孔和湖水一样,泛起涟漪。

“夏主任站在这里做什么?吴看这种荒凉的地方可没有什么诗情画意值得侬驻留。”

随着耳边传来上海味十足的普通话,一个消瘦走到夏俊林身边,并肩而立在湖边向远处望去。

来的人是徐清风,解放后和夏俊林一起在上海大学任职的老师,

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书香门第,曾祖父是晚清二品大臣,

也正因如此,他一向瞧不起夏俊林这个上海叫得出名号的武夫,

毕竟文武相轻,是老祖宗给留下的诟病,他一届凡胎,自然免不了俗

两人在一起教书,他自命清高却不知为何总是忍不住和夏俊林较劲,他相信夏俊林这个老江湖不会不知道他的这点心思,却对他还是和善有加,

反而张万林第一次见到他,便虎目喷火想要动手,被夏俊林拉回去后还是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见识到张大帅的蛮横,徐清风到也同情起夏俊林来,但他心里清楚,认同这上海十三太保之一师爷的真正原因,还是夏俊林那不弱于身手的才气,

但徐清风嘴上是绝不会承认,

两人在上海大学任职十几年,得知夏俊林先他一步坐上教导主任,徐清风气闷的在家卧病两天才好转,而好转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张万林那丝毫没有隐藏的幸灾乐祸和夏俊林在从他女儿那里得知病因后,嘴角压不下去的笑意,

“侬说咱们斗了将近二十几年,关系还越吵越好不说,情谊越闹越深,夏俊林,侬说咱们上辈子是不是冤家?”

夏俊林垂下目光扫一眼身边的人,徐清风眼底的担忧看的他心里一暖,

十六岁初入江湖,十载寒暑过后,在人间这座修罗场内早已练就出一副铁石心肠,身上那仅剩的人情味都用在张万林身上,

但想到当初在上海大学遇见徐清风时,这个长相、气质与永新三当家七分相似的人,

夏俊林真得怎么都厌恶不起来。

“我没想和你争什么,而且,你也不够格,”

看着身边要跳脚的老友,夏俊林不紧不慢的又补一句

“但你这后半句说的不错,咱们上辈子一定是冤家,而且还是你欺负我那种,所以我这辈子便都还回来了。”

看着徐清风气闷的样子,夏俊林没有出言安慰的意思,

从认识徐清风那天起,欺负这个人便成了他的乐趣之一,

看着和陆昱晟相像的人在自己手里吃瘪,夏俊林的心里会莫名的安心,

那种感觉是一种没有缘由的久违的熟悉感,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前的那些兄弟都还在,陆昱晟没有去香港,洪三还没有死在重庆,霍天洪没有选择隐居北京,永鑫还是那个上海滩屹立不倒的永鑫,上海还是那个乱世中最为耀眼的明珠。

乱世出英雄,乱世出名流,那个诗者有幸国之不幸的时代已然逝去,只留下他们这帮苟然残喘的半百老人守着一帮人走过的峥嵘岁月,不敢离去,生怕那些能回来和回不来的人,都被江湖上的后起之秀遗忘的干净,

到时无情也有情,是无情还是痴情,这世上又有几人能看的清?

萍水相逢,可轻生死,半生好友,拔刀相向,这便是江湖,这便是人性。

“王老将军走了,那帮人这几天只给喝点米汤,给分的活还多出来不少,六十多岁的老人啊,这就是咱们下一代人做出来的事情!俊林,八年抗战三年内战咱们到底赢了什么?如今我还真希望这战争再往后拖上一拖,这帮灭绝人性的东西都死绝了才好!”

惨白的月光照在徐清风异常红润的面孔上,颧骨凸显的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看着那强忍的泪意,夏俊林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开荒八年,当初分配在此地整整三百余人,如今只剩五十几人,来这里第一年便有七十六位学士自尽,张万林因为“身体特殊”每晚劳作后都要被单独“教育”一个小时,当时张万林为让他宽心,张狂的安慰他说,老子不是那帮书呆子,就算是死,也得死出个响来。

张万林是武夫,自然不懂读书人死谏朝堂与为将者战死沙场一样,对其来说都是最好的归属,可如今的世道,文人武将连一死明谏的机会都没有,那也只能以死明志了,

死亡,不是妥协,是傲骨,是不愿与这世道苟同的志气,

世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中国文人向来不缺傲骨大义,可谁都明白这种舍生取义的事情没有发生没有最好,最好的世道。

张万林这厮说得话夏俊林一直半真半假的听着,久处于江湖高位,说话过嘴不过心实属正常,夏俊林也不在乎张万林说什么,当初张大帅舍弃家财万贯愿意为他入gd去北京潜伏,就已经说明两人的情谊,什么海誓三盟那都是小年轻做的事情,他们两个男人,只会默不作声的把性命交到对方手上,死守着对方的后背,

至于接不接着,你看着办,而换一句话说,就算死在你手上,我也愿意。

可夏俊林没想到,一向不守约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却较真起来,在八年后,还真是说到做到,让夏俊林当面发狠的机会都没留,就这样坦然的走了。

也是,这种不知尽头的日子,以张万林的性格,这八年的一大半时间还是因为夏俊林才没有利落的上路。

“俊林,今晚怎么穿这件衣服出来了,当初走的时候你可就拿这一件体面的衣服,一会被那帮红卫兵看到,弄坏了可不好嘞。”

徐清风看着夏俊林身上青绿色的长袍,心中格外不安,

身边的人并没有回答他,反而面色温柔的低下头,小心的抚摸着长衫的袖口,如同看着珍贵的宝贝,自顾自的开口说到

“张万林总说我像青竹,身上有那股文人的拧巴劲,所以送我的第一件东西便是穿着的这件长衫,都说士为知己者死,但我觉得士也可为知己者活,徐清风,你说,十年后咱们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徐清风错乱的双眼猛地看向夏俊林那格外平静的双瞳,一股怒意冲上脑海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吴哪里晓得伐!”

一阵北风呼啸而过,那件已然不合身的长衫被吹的沙沙作响,

徐清风被吹的打起冷颤,连忙将双手插在衣袖里,蹲在地上不去看夏俊林,像个赌气的老汉,

这种不雅的动作,放在以前他绝不会做出来。

夏俊林到像是没有感觉似的,依旧笔挺的站着,看着远方连绵不绝的群山,黑暗的沉重的阴影,像笼罩在几千万中国人心中的浓雾,无法轻易驱散。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心底倏然升起的豪气使夏俊林不由的喊起来,却被徐清风紧紧捂住嘴,

徐清风紧张的望着四周,反观夏俊林却坦然的站在那里,只见他将老友的手放下后,拍了拍徐清风的肩膀,像是聊家常的说到

“我已经嘱咐过老黄,以后他会照顾你,你这副身骨没人照顾还真不成,咱们一起来的几人,现在就剩下你和他,你别急,等我说完。”

看着等不及要开口说话的人,夏俊林无奈的让他等等

“吾辈文人,何惧一死,但这个世道,活着比死难,你知道我一向鸡贼,所以简单的事情便交给我做,清风兄,我一介莽夫,比不上你这种心怀天下的智者,还记得,当初在你家里畅饮使,你说过等老了,要约上两位好友游遍中国,看看咱们中国的大好河山,所以呀,你要活的久些,多交几个朋友,等以后咱们再见面时,你可要好好和我讲讲,中国此时和彼时的不同,好好和我说说,华夏子民的壮举,可好?”

夏俊林一动不动的盯着徐清风泛红的双眼,他知道自己在欺负人,但没有办法,知己,知己,比徐清风更了解徐清风的夏俊林除了自己的私心外,也想留给徐清风一个活着的理由,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好友比自己脆弱、感性,看到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离去,保不准生怕只剩下自己孤单一个人,便早早的下来找他,

“哼,你那里是莽夫,你就是个有文化的流氓,就知道欺负我。”

看着强颜欢笑和自己说笑的徐清风,夏俊林于心不忍说到

“咱们说了这么久,你快点回去吧,不然万林又该吃味了。”

徐清风看着这个比儒生更像儒生的人,几次张开嘴又闭上,最后给夏俊林一个拥抱后悄然离去,

那是徐清风最后一次见到夏俊林,但他永远都记得那晚月色下修长笔挺的背影,那浑然天成的无法被泯灭的气场,让他突然想到老友的另一个身份,上海十三太保-师爷。

1974年9月23日秋分。

1974年9月28日,张万林怒杀红卫兵七人,被赶来的士兵赶来当场射杀。

1974年9月30日,夏俊林失踪,一同失踪的还有张万林的尸首,红卫兵寻找半月,最后不了了之。

1976年11月16日,徐清风等一众上海教授被平反。

1976年11月28日,两鬓霜白身形佝偻的徐清风到达上海机场,随身的只有一个背包,里面一个个白瓷瓶内装着当年一同离开上海同僚们的骨灰,

老人看着熟悉的场景,憋了十一年的委屈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同行者无一嘲笑,皆泪眼朦胧。

1965年6月14日,三十二人离去,如今一人归,加二十九个白瓷瓶,少的那两个,自然是失踪的夏俊林、张万林。

2002年,徐清风在子孙围绕中安慰离世,只是他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去看那万里河山。

2004年,东北农民孙某,在村子附近的湖面发现两具紧紧相拥的尸体,经法医检测,两个是被人用绳子绑上石头推入湖中,因时间久远绳子腐烂才浮出水面,而且两人均为男性。

十年文革早被写入历史,亲身经历过的人也一一退出舞台,可十年浩荡,区区几页纸张又能承载多少血泪?

@良辰怎不笑 写完了~

太太们的超级粉丝

(四季如爱)(现代台风)番外篇(三)

私设,不喜勿喷

 

相爱三年

 

I would like him to be my lover, to have and support each other from now on, whether good or bad, rich or poor, sick or healthy, to love and cherish each other, until death can separate us. 

我愿意他成为我的爱人,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

私设,不喜勿喷

 

相爱三年

 

I would like him to be my lover, to have and support each other from now on, whether good or bad, rich or poor, sick or healthy, to love and cherish each other, until death can separate us. 

我愿意他成为我的爱人,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张万霖:“I do ”

夏俊林:“I do ”

牧师:Exchange of letters, please.(请二位交换信物)

夏俊林和张万霖穿着定做好的西服面对面的交换着彼此手中的戒指被阳光照耀的戒指闪耀的让旁人向往。

婚礼的前一天明台和王天风就来到了法国趁着二人的假期都合适兑现了当时承诺的旅行,婚礼到场的人并不多,但是都是带着真挚的祝福来祝贺这对勇敢的恋人。

而王天风作为张万霖唯一的亲人也上去和这对恋人祝福的几句话,明台站在下面看着台上的这一切,明台心里此时感到一些些嫉妒和羡慕

 

王天风和明台结束了婚礼仪式就回到了酒店,张万霖叫住了明台,王天风示意便事先离开回到房间。

张万霖找了个安静的咖啡厅坐下,二人点了杯咖啡面对面聊天,张万霖摸了摸自己手中的戒指大拇指在指腹摩擦了一圈便取了下来放在明台眼前“明台你觉得戒指代表着什么?”

明台看着张万霖手中的戒指想了好久才开口回答“代表着责任,信任,爱,还有代表着从此世界上有两个人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对方,就好像以更无形的羁绊一样扣紧着两人。

张万霖听完点点头表示认可“说的不错,可我觉得戒指只是一种象征,戒指并不能实质性的代表着什么,更重要的是自己与另一半从心底里的羁绊,戒指是因为存在而存在而不是为了存在而存在的。”

张万霖说完喝了口咖啡认真的看着明台“明台你和我哥之间的事我几乎都清楚,你们之间怎么多年走过来说实话我也很开心,看见我哥从当年的阴霾中走出来我很高兴,但是我想知道你,明台是否有足够有信心和责任心可以和我哥度过一生,说真的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怎么明白你为什么和我哥在一起,你们之间的差距是各方面的我想这么多年你也知道,你和我哥已经,一起三年多了吧,其实你的选择很多你看看你才30左右是个刚刚好的年纪,凭你的条件可以遇到更好的更年轻的恋人,你真的都考虑好了?”

明台笑了笑“我知道,我和老师差距的确很大,各个方面都是,可是那又如何,我和老师这几年一步步走过来经历的不算少,其实我今天看见你们在宣读婚礼誓言的时候我有点羡慕,我不是个喜欢口头证明的人,我一直和老师说,只要老师不要离开我就什么都好,也许老师身上有一种让我觉得就是可以和他度过一生的勇气,我爱他这是不会变的,经过时间的流逝,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不会抛弃老师的那份心,这些话听起来很幼稚甚至很虚假,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只要是老师怎么样都行。”

张万霖欣慰的点点头,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免提“哥,听见了,要是啊这小子敢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保证会让他后悔。”

“幼稚,胡闹!”

明台和张万霖对视一笑,明台准备离开,张万霖叫住了明台“内个帮我把咖啡钱付了,我钱都在你夏老师那。”

明台憋不住笑了出来“行,我来付。”

 

一个月后

明家一家人又是坐在一起吃饭,而明台很苦恼,明楼和明诚在一旁也无可奈何,毕竟在家里明镜说了算,明台只要一回到明家就被明镜的相亲攻势给炮轰,明台也是见招拆招。明台每次去明家吃完饭回到家都躺在王天风的腿上抱怨“老师,怎么办啊我每次回去大姐都拿出一大堆照片放在我面前让我去相亲,说什么,哎呀明台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谈谈恋爱了,这几个挺不错的,你一起去吃吃饭看看电影当朋友处处也不错嘛。”明台说完抓住王天风的手臂“老师我现在都不敢回家了我都催怕了。”

王天风瞥了一眼自己腿上的明台幽幽的说“那你去就好了,就像你大姐说的万一呢,吃吃饭处处朋友也不错啊。”

明台听完瞬间坐起看着王天风“不可能,她们哪有我老师一半好看,我才不要和她们吃饭看电影浪费时间,要是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和老师您一起去还差不多。”

王天风一边回着消息一边说“万一遇见合适的呢?”

明台盯着王天风不说话明台一脸宝宝要闹了的表情,王天风看见这边表情就知道明台认真了“好了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

明台靠在王天风身边“哼,老师你随便说,反正不可能离开,我赖着您了别想甩掉我!”

王天风轻轻地拍了拍明台的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又是一个月一次会明家吃饭的时刻,明台已经做好再次被催的准备,明台深吸一口气打开门,可以打开门就发现事情不对,客厅就看见明楼和明诚坐在沙发上冷着脸,明诚看见明台回来了就起身走上前帮他拿走行李箱,“出事了。”

明台一脸疑问看着明诚“出什么事了阿诚哥?”

“你和你老师的事传到了大姐的耳朵里了,大姐叫我告诉你,要是你回来了就去小祠堂找她,大姐有话跟你说。”

明台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僵在了那,明台站在原地愣了很久才被明诚唤回意识,明台看见明诚和明楼就想起10年前

二人被明镜发现是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明台知道这次严重程度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台朝着明诚点点头,边往楼上的小祠堂走去,明台走到门口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门。

“咚咚咚”

“进来吧”

明台走进去顺带关上了门,紧张的跪在了明镜的面前,明台看着明镜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大姐,别哭了。”

明镜本来已经收住了的眼泪一下子又流了下来,明镜看着眼前跪着的明台想起了刚来明家的明台,“明台,你很小就来了明家,我只想让你好好生活,娶妻生子,明台你能答应大姐吗?”

明台低着头摇摇头,“大姐,我很感谢明镜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对不起大姐,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可是我很幸福,我爱他,大姐你是我最亲的人,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大姐我求求你,相信我好吗!”

 

明镜拿起鞭子狠狠地当着明家的列祖列宗打在了明台的身上,“明台你不小了,我今天就帮你清醒清醒。”

明镜每一鞭子用尽了全力,明台咬着牙让明镜一鞭子一鞭子来打,明镜打到最后实在没了力气,坐在明台面前心疼看着明台“明台你在这里当着明家的列祖列宗好好想想吧”

明镜扔下了鞭子离开了小祠堂,独自留下明台跪在小祠堂,明台知道这是必须经历的,他得承受住。

明诚看见明镜走出了小祠堂便走上前扶着明镜“大姐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明镜看了看明诚点点头“好。”

明楼走进小祠堂看见明台跪在地上的样子简直就和当年的自己一摸一样,明楼撑着明台晕过去的时候抱回了房间处理伤口,明楼看着一道道见血的伤口虽然不上其筋骨但也是像极了明镜此时的内心,明楼悄悄地给明台上药“小子得撑住了。”

 

明诚把明镜扶回房间给明镜盖好被子,准备离开房间时却被明镜叫住,“阿诚,先别走,陪陪大姐。”

 

明诚坐在明镜床边,明镜看着明诚的脸“阿诚你说明台他错了吗?”

明诚看着明镜“大姐,其实谁都没有错的,我知道大姐只是想让明台过上平凡的日子,现在的社会很难接受这样的感情,我知道大姐您是身不由己,可是大姐你想想明台不小了,也30了明台和他老师的事大姐你知道的差不多了,其实他们谁都没有错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其实当初大姐您同意我和大哥的时候我和大哥很高兴,我们其实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支持,大姐您对于我们很重要,我想明台也是这样想的,大姐我和明楼了解王天风这个人,对于他们之间我和大哥很放心大姐我们可以保证,大姐您就相信明台吧,外界的声音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家人的支持。”

 

明楼处理完明台身上的伤离开了房间转身就看见明诚,明诚上前询问明台的伤势明楼叹了口气“大姐下狠手了,简直啊就和当年的我们一模一样。”

 

明台在家里养了好几天伤,这几天里明镜一次也没来看过明台,而王天风也大概猜到七八分,直到明楼打来电话。

“喂,明楼,明台在家吗?”

“大姐已经直到你们两的事了,明台得再过几天才能回了,你不用着急,等消息吧。”

王天风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车流心里一直焦躁不安,“明台我等你。”

 

 

时间一天天过去明台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明台穿好衣服往明镜的房间走去,明台一打开门就看见明镜坐在床边,明台走到明镜身边跪在明镜身边“大姐,气消了吗。”

明镜看见从小在自己呵护下的弟弟还是没有忍下心,明镜轻轻地抚摸着明台的后背轻轻的询问着明台“还疼吗?”

明台再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摇摇头,明镜起身扶起明台拍拍他的肩膀

“走吧,改天带他回家吃顿饭,我看看。”

 

明台激动地跪下“大姐,谢谢你,谢谢你可以愿望我。”

明镜蹲下身子扶起明台“你是我弟弟有什么好谢的,只要你幸福大姐就满足了,走吧记得有时间回家吃饭啊。”

明台擦干眼泪点点头“嗯,一定会的大姐,那我走了。”

 

明台回到了家打开门就被自己的爱人抱了满怀,“老师,我回来了!”

 

 

 ————————————————————————————————————————

 

上一次更新还是一个月前呢,实在惭愧啊,就那样啊凑活看,下一章估计就婚礼走起来了下一章我分两次更新一次婚礼,还一次那什么啊(你们懂得,当然了写的不好啊别抱太大希望。)

叁无肆有
远大前程 大帅杀了严华以后 师...
远大前程

大帅杀了严华以后

师爷这个嘴角向下的笑容啊~
远大前程

大帅杀了严华以后

师爷这个嘴角向下的笑容啊~
太太们的超级粉丝

占tag抱歉

第一次感受到了惧怕,有了退缩的念头,我的文说实话很差我自己清楚,我写角色性格与他本来的性格也偏离的越来越远,能力有限我很无奈,我只能说我在尽力挽回还有谢谢包容。


我当初用手机打下第一个字的时候我就是抱着“这个只是自娱自乐写个自己看的。”的念头开始了自己的老福特之旅。


如果接下来我写的文章不好或者是实在是让你辣眼睛或者是忍不了请及时退出我的文章界面或者是告诉我,我会取消相应tag但是我还是会写完,毕竟有始有终嘛。

第一次感受到了惧怕,有了退缩的念头,我的文说实话很差我自己清楚,我写角色性格与他本来的性格也偏离的越来越远,能力有限我很无奈,我只能说我在尽力挽回还有谢谢包容。


我当初用手机打下第一个字的时候我就是抱着“这个只是自娱自乐写个自己看的。”的念头开始了自己的老福特之旅。


如果接下来我写的文章不好或者是实在是让你辣眼睛或者是忍不了请及时退出我的文章界面或者是告诉我,我会取消相应tag但是我还是会写完,毕竟有始有终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