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扬州

27890浏览    27291参与
Star

魔道祖师之曲终人散

第七章

眨眼间,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魏无羡他们也该回忘尘阁去了,大家还都挺舍不得魏无羡和暮落尘的,毕竟做了三个月的好兄弟,分开难免会舍不得的。

  今天是魏婴他们要回忘尘阁的前一天,江澄他们聚在一起说到:“没想到三个月过去的这么快,你和暮落尘明天就要回忘尘阁了。”

  聂怀桑:“的确,要是能和我们一样在姑苏呆一年就好了,还能和魏兄暮姑娘多聊聊,你们一走怕是又要变得冷冷清清了。”

  魏无羡笑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很快就会见面的。”

  金子轩:“你人不错,下回见面,比试比试。”

  魏婴:“放心子轩兄,时间隔的绝对不会很长。”

和众人告别后,魏无羡和暮落尘御剑飞行,方向却...

第七章

眨眼间,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魏无羡他们也该回忘尘阁去了,大家还都挺舍不得魏无羡和暮落尘的,毕竟做了三个月的好兄弟,分开难免会舍不得的。

  今天是魏婴他们要回忘尘阁的前一天,江澄他们聚在一起说到:“没想到三个月过去的这么快,你和暮落尘明天就要回忘尘阁了。”

  聂怀桑:“的确,要是能和我们一样在姑苏呆一年就好了,还能和魏兄暮姑娘多聊聊,你们一走怕是又要变得冷冷清清了。”

  魏无羡笑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很快就会见面的。”

  金子轩:“你人不错,下回见面,比试比试。”

  魏婴:“放心子轩兄,时间隔的绝对不会很长。”

和众人告别后,魏无羡和暮落尘御剑飞行,方向却不是忘尘阁。

反正也没什么事需要他们做,暮落尘咬着一串糖葫芦,无所事事地看着周围,跟在魏无羡后面。

咬下一颗山楂,含糊不清道:“还是外面的东西好词,回去我一定要多待些。”

“吃就吃,别说话。”魏无羡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要是被阁主看见你又乱来,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暮落尘小声嘟囔道:“知道了。”

余光一瞥,在一栋建筑前停了脚步。

思诗轩?

她突然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门口。

和自己一般大的年纪,却瘦瘦小小,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那孩子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仿佛和他隔了一层结界,只能一脸羡慕地盯着那些小孩,牵着爹娘的手,撒娇地要玩具,要吃食。

暮落尘皱了皱眉,对魏无羡道:“无羡,你等一下。”

“你又要干嘛?”魏无羡挑了挑眉。

暮落尘走到那孩子面前,蹲下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我”那孩子有些受宠若惊,“我叫孟瑶……”

那个舌灿莲花?

想起自己之前也被这家伙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几次差点气得心肌梗塞,不禁嘴角抽了抽。

“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可,可我妈妈……”

“你妈妈在哪?”

“这里。”孟瑶指了指思诗轩。

暮落尘眼中流露出一丝鄙夷,“你要养这个孩子?”魏无羡打量着孟瑶,有些好奇道:“根骨不错,若好好磨练,前途无量。”

“什么孩子?你眼残了吗?”暮落尘一脸嫌弃道,“他明明比你我都要大好吧?”

“这……”魏无羡将信将疑道,“你,年方几何?”

孟瑶道:“十五岁。”

魏无羡:“……”对不起,他眼残。

暮落尘给了他一句呆着,转身就一脚踹进了思诗轩。

孟瑶目瞪口呆,魏无羡见怪不怪。

“我……真的可以和你们回去吗?”孟瑶怯怯地,以前,每一个看见他和他母亲的人都对他无比地嫌弃和厌恶,他只要稍一不慎就会遭来一顿毒打嘲笑,可谓是受尽欺压。

“当然。”魏无羡拍拍他的头,“日后谁敢说你一句娼妓之子,我就拔了他的舌头!”

只是短暂的谈话间,暮落尘就带了个女子出来,看着她脸上的薄怒,魏无羡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把孟诗赎回来还是抢回来。

孟诗整个人都是呆愣的。

她……她竟然被一个少女……给赎身了……

“走吧,回家。”魏无羡拉起孟瑶的手。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魏婴,字无羡。”

“我可以叫你无羡吗?”

无视身后某人幽怨的目光,魏无羡面不改色道:“可以。”

……

一年后

  来到了不夜天城中心,江澄,金子轩、聂怀桑也都站在了那里,蓝忘机和蓝曦臣站在不远处聊着什么,一个群身着玄衣的弟子走过来,为首的那俊朗男子行礼道:“敢问阁下可是江少宗主?”

江澄回了一礼,道:“在下云梦江氏江晚吟。不知阁下找我有何事?”

玄衣男子道:“在下忘尘阁白尘翎,少阁主要我给你传个话,切勿忘初心。”

切勿忘初心?

江澄微微一愣,聂怀桑摇着扇子走过来,笑道:“尘翎兄,怎么没见到暮姑娘和魏兄呢?”

“少阁主和无羡有事去找阁主了。”

金子轩走过来说到:“可惜了,本想和魏无羡见面的时候聊上两句,看来事与愿违啊。”

蓝曦臣看了看自家弟弟说到:“忘机你想问魏公子在何处,为何不直接去问白公子,何必在旁边偷听呢?”

  蓝忘机拿着自己的弓说到:“绝无此事。”

  蓝曦臣看着自己那口是心非的弟弟也是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蓝忘机一直如此。

  “咚咚、咚咚…

一阵鼓声想起,兰陵金氏、云梦江氏、岐山温氏、姑苏蓝氏与清河聂氏的旗帜立了起来,各家少年站在了自家旗帜后面。

  在高台上,一个人站在那里说到:“兰陵金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宗主、姑苏蓝氏蓝启仁先生,入席。”

  清河聂氏宗主聂明玦走了过来,后面跟着蓝启仁、江枫眠与金光善。

  聂明玦走上高台后看了看那最高处的位子,又撇了一眼比那低了一大节的四个座位,冷哼一声转身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蓝启仁见后说到:“聂宗主,息怒。”

  聂明玦说到:“岐山温氏与四大家族向来只分主客,同排并席。如今这性温的,却摆出了仙门之主的派头。”

  蓝启仁:“现在温若寒神功已成,又在北疆那边收得三家,百年仙府归附,实力庞大至此,自然不愿与你虚与驱蛇之下。”

  聂明玦冷哼一声说到:“正好,聂某也厌烦了这强作和虚之套。”

  聂明玦走下去时,蓝启仁拦住说到:“聂宗主,冷静些,我知道你这些年来替父雪恨,但是岐山温氏实力庞大,铲除异族的手段又向来狠戾,为了清河聂氏,还需忍耐一二。”

  远处站在那里的金光善做了下来笑了笑说到:“就是啊聂宗主,与其这样不如坐下啦,喝上两杯。”

  聂明玦冷哼一声坐在了最左边的位子上,蓝启仁看着聂明玦,这时候江枫眠走上来说到:“眼下这情情景,坐哪里还有何区分呢。”蓝启仁顺势坐下,江枫眠看了看对面高三尺的位子坐在了聂明玦旁边说到:“我倒是好奇,除温若寒之外,还有何人在你我之上。”

  这时候,站在高台上的那人高声说道:“请,温二公子入席。”

  温晁从台下走了上来,用高傲的眼光看了看自己对面的人,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聂明玦说到:“江宗主,这答案你可满意?”

  江枫眠没有说话,台下站着的江澄看见了温晁说到:“温晁这厮,还真把自己是仙门百家少主了啊。”

  金子轩小声说到:“这座次安排,他们不就是这意思吗?每个家族派出十一人,而温家那里却只有九人,前面还少了两人。”

  蓝启仁撇了一口茶说到:“礼废乐崩…”蓝启仁直接手握茶杯敲在了桌子上说到:“大乱之兆。”

  这时鼓声又重新想起,站在台上那人继续高声说道:“恭迎宗主。”

站在高台上的人继续高声说道:“玄正己卯年,岐山温氏清谈盛会射艺大会,开始,开阵。”

  那人话音一落,身后的结界便是退去,那人继续说到:“石林内箭靶千于,凶灵靶占百数,中凶灵靶多者胜出,射错,射空,生黑烟者退场,入场。”

……

入场后,暮落尘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弓箭,懒洋洋道:“无羡,这回你觉得咱俩谁能赢?”

“比比就知道了。”

“确实。”暮落尘拿出弓箭,拉起弓弦,一箭射中远处的凶灵把,之后一个烟花飞上了天空,炸开之后,是忘尘阁的标志。

过了一会儿云梦江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以及忘尘阁的标志逐渐在天上出现,最为多的是忘尘阁的标志。

大爱江逸尘
想要是用来替烟的电子烟,你可以...

想要是用来替烟的电子烟,你可以选择小烟,毕竟相比较大烟的好玩,小烟更好用。我朋友当初也是要替烟,他选择了一款R I k e y 莱 启的电子烟,它跟我说了如下的几个优势,第一个就是真的特别方便,机身仅7MM左右,放在口袋里也非常的便捷,第二个就是充电简单快捷,它采用的是磁吸式的充电,放在包里就开始充电,想用的时候直接拿出来就可以了。当你用了以后,相信这一定是你替烟的不二选择。

想要是用来替烟的电子烟,你可以选择小烟,毕竟相比较大烟的好玩,小烟更好用。我朋友当初也是要替烟,他选择了一款R I k e y 莱 启的电子烟,它跟我说了如下的几个优势,第一个就是真的特别方便,机身仅7MM左右,放在口袋里也非常的便捷,第二个就是充电简单快捷,它采用的是磁吸式的充电,放在包里就开始充电,想用的时候直接拿出来就可以了。当你用了以后,相信这一定是你替烟的不二选择。

苏

微光4

夜深了,乐言端着一杯泡好的红茶,敲了敲达米安的房门,将茶盘放在地上,便转身离开了。在她走后达米安走出房门,拿起了茶盘,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微微沉思着。


“她不是普通人。”在蝙蝠洞内达米安坐在椅子上紧盯着屏幕,向着身后的蝙蝠侠说道。“不管怎么样,她依旧是个孩子。”正准备出去夜行的蝙蝠侠,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文章。“你要去哪里?如果你不想带我去,那我呢?我想你应该不会在给我找个保姆?”闻言蝙蝠侠笑道。“泰坦在等着你多跟同龄的人交朋友不是很好吗”说完蝙蝠侠转身坐上了蝙蝠车,戴上了面罩。“ 什么如果我去泰坦那边,那她怎么办!?”达米安显然有些惊讶,从椅子上窜了下来。不满的质问道。“当然,乐言也会...

夜深了,乐言端着一杯泡好的红茶,敲了敲达米安的房门,将茶盘放在地上,便转身离开了。在她走后达米安走出房门,拿起了茶盘,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微微沉思着。


“她不是普通人。”在蝙蝠洞内达米安坐在椅子上紧盯着屏幕,向着身后的蝙蝠侠说道。“不管怎么样,她依旧是个孩子。”正准备出去夜行的蝙蝠侠,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文章。“你要去哪里?如果你不想带我去,那我呢?我想你应该不会在给我找个保姆?”闻言蝙蝠侠笑道。“泰坦在等着你多跟同龄的人交朋友不是很好吗”说完蝙蝠侠转身坐上了蝙蝠车,戴上了面罩。“ 什么如果我去泰坦那边,那她怎么办!?”达米安显然有些惊讶,从椅子上窜了下来。不满的质问道。“当然,乐言也会跟着你去。”说毕蝙蝠侠开着蝙蝠车呼啸而去。可怜的达米安在风中凌乱着。不过他很快就回神了,转头看向操作台上的一个首饰。那是在雪地中捡到的,他仔仔细细查了无数遍,但并没有发现这个首饰的不同之处。也许这就是个首饰是他太过警惕了。“达米安少爷,请您将自己的物品收拾一下,韦恩老爷已经吩咐我让我送你与乐言小姐。”“你知道我可以自己开车对吗?潘尼沃斯。”老人看了一眼达米安。“我想还是我来吧。”阿尔弗雷特转身走了上去,达米安将那个奇怪的首饰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他根本不需要任何行李。制服与刀这就够了。


楼上阿尔弗雷特在帮乐言装备行李。“乐言小姐,这个在您饿的时候可以帮助您。这个可以打开任何的锁。天冷了,请务必穿上这件衣服。这种药可以预防头痛,这种药可以预防感冒。您需要的纸笔都在这里,这里还有各种的制香材料,还有各国的红茶与一套茶具。哦,我的小姐我是不是太啰嗦,东西准备的太多了。”阿尔弗雷特显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放了太多的东西在旅行箱里,以至于这个可怜的旅行箱都快承受不住了。乐言回馈给老人一个温暖的笑容。在纸上写下:不,感谢你为我准备的一切。,不过我想的确是有些多了。到最后的,最后在阿尔弗雷特强烈要求下,哇,乐言还是带上了药与茶具。身穿罗宾服装的达米安,看到那个巨大的箱子。挑了挑眉。“我想我们不是去旅游对吗?”在他身后一部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那边。阿尔弗雷特将旅行箱放在了后备箱内。就准备上车。“我想起来了,潘尼沃兹,我还有一项东西留在了我的房间内。你可以帮我去拿一下吗?”阿尔弗雷特犹豫了一下,不过他十分疼爱这两个孩子。也许那的确是个重要的东西,边转身回头向张妍走去。阿尔弗雷特淡出视线外。达米安拉上乐言就将她塞到驾驶座旁边,为她系上安全带。又快速走到驾驶座那。“我想你可以抓稳!我们要出发了!!!!”戴上面罩的达米安一踩油门,轿车便疾驰而去扬起灰尘。


可怜的阿尔弗雷特盖着疾驰而去的轿车。心里有句卧槽!但是良好的教养使得忍住了脱口而出的脏话。





而在蝙蝠车上的蝙蝠侠听到了阿尔弗雷特的汇报。显然很是无奈。“哇哦!不过我想让他开也没有什么事情,毕竟可以开蝙蝠车,小小的轿车也难不倒他,对吗?小蝙蝠?”娇俏的女声带着夸张的语调在后排座响起。旁的夜鹰捂住了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蝙蝠侠微微撇向后座。那个女人穿着夸张的小丑服饰,脸色苍白。嘴上就涂就醒目的口红。蓝眼珠的背后尽是疯狂。不过仍然可以看出她是个极美的女人,你问为什么?紧身的小丑服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试问谁可以将一切滑稽的小丑服穿的如此的有魅力?“哦,我的天”尽管女子的语言是如此的没有礼貌,但是蝙蝠侠似乎也没有苛责意愿。“你要知道哈莉,他是不一样的孩子。毕竟不是每个孩子都会偷偷开走蝙蝠车。”“哦,我的天呐,在小蝙蝠的手中。小小鸟可真是厉害。”哈莉笑得有些弯下了腰。而蝙蝠侠则瞪向夜鹰,在蝙蝠侠的怒视下,夜鹰显然感受到了威胁不说话了。“亲爱的小蝙蝠,你不要生气了。等我们找到了小红,我们就回家好吗?我保证不跑了。”哈利连着驾驶座环上了蝙蝠侠的脖子。娇笑着靠近着蝙蝠侠。“我在开车,你保证吗?”“我保证亲爱的小蝙蝠,为了正义而战而非仇恨对吗?不过我没有先去一个地方转那边的高架桥。”蝙蝠侠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确像蝙蝠车掉转了方向。



达米安将车速控制平稳,乐言虽然没有说话,刚准备在纸上写下几个字。“我想这是你的。”转头看下达米安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向乐妍将一个耳坠稳稳的戴在她的耳朵上。看向车子上的镜子,那是一个非常奇异的结中心用一个宝石点缀着。并没有听到以往写字的声音。“谢谢”一句轻飘飘的话钻进了达米安的耳朵,转头望去。“嗯……你………………”乐言同样看着他。棕色的眼球映照着太阳的光辉,不断的流转着。她一直都这样子,从他们认识到现在,除了他佯装剪她头发那次。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其他的表情。无论再过分也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达米安转头看向前方。“你会喜欢他们的,虽然他们都不怎么正常。”


姓王的很有爱i

我不想再说啥了😂,95分天选,不愧是你们。(图片转自微博,侵删)

我不想再说啥了😂,95分天选,不愧是你们。(图片转自微博,侵删)

阿今今今今_

1400fo了感谢!


会准备安排上之前没写完的学pa车做贺文(σ′▽‵)′▽‵)σ


再次感谢大家的喜欢(=^▽^=)

1400fo了感谢!


会准备安排上之前没写完的学pa车做贺文(σ′▽‵)′▽‵)σ


再次感谢大家的喜欢(=^▽^=)


山海藏意深
文笔轻喷,就是个娱乐小甜饼,大...

文笔轻喷,就是个娱乐小甜饼,大佬觉得bug多我也无能为力。
第一次发文,将就下吧姐妹们。
看不清的话评论区我重发一下。

文笔轻喷,就是个娱乐小甜饼,大佬觉得bug多我也无能为力。
第一次发文,将就下吧姐妹们。
看不清的话评论区我重发一下。

柚子

这群男人迟早给我把餐厅给弄倒闭。

这群男人迟早给我把餐厅给弄倒闭。

DarkRoom’s cat

No_028


偶尔还想你


经常会偶尔

No_028


偶尔还想你


经常会偶尔

东窗事发,
我也是刚入坑电子烟没多久的,抽...

我也是刚入坑电子烟没多久的,抽了R i k e y 莱 启有小两个月了,时间也不算长,但是还是很推荐的。因为正在抽,所以感受还是很深刻的。抽着的时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很有感觉!口感方面是绝对的,特别纯正,而且烟雾也不大。我用的绿豆沙味的烟油,抽着感觉很清凉,里面还有一点淡淡的薄荷的味道,抽起来喉咙一点也不会感到干燥。而且那时候买回来还是礼盒包装,送礼也显得高端有面子。

我也是刚入坑电子烟没多久的,抽了R i k e y 莱 启有小两个月了,时间也不算长,但是还是很推荐的。因为正在抽,所以感受还是很深刻的。抽着的时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很有感觉!口感方面是绝对的,特别纯正,而且烟雾也不大。我用的绿豆沙味的烟油,抽着感觉很清凉,里面还有一点淡淡的薄荷的味道,抽起来喉咙一点也不会感到干燥。而且那时候买回来还是礼盒包装,送礼也显得高端有面子。

伴你左右i
越来越多的朋友意识到吸烟的危害...

越来越多的朋友意识到吸烟的危害,但是想要戒又戒不掉,就想寻找一些外在的东西来戒烟或者替烟,比如说电子烟。其实,想要戒烟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自控力,电子烟也仅仅是起到辅助作用。电子烟最大的作用就是缓解烟瘾,可以暂时的帮助人们压住抽烟的冲动,借此来减少抽真烟的频率。我当初是因为想替烟才买的R i k e y 莱 启,关键是携带真的太方便了,整体就相当于一个名片盒的大小,带在身上一点也不碍事,建议想戒烟或者替烟的朋友可以先尝试这款试试看效果。

越来越多的朋友意识到吸烟的危害,但是想要戒又戒不掉,就想寻找一些外在的东西来戒烟或者替烟,比如说电子烟。其实,想要戒烟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自控力,电子烟也仅仅是起到辅助作用。电子烟最大的作用就是缓解烟瘾,可以暂时的帮助人们压住抽烟的冲动,借此来减少抽真烟的频率。我当初是因为想替烟才买的R i k e y 莱 启,关键是携带真的太方便了,整体就相当于一个名片盒的大小,带在身上一点也不碍事,建议想戒烟或者替烟的朋友可以先尝试这款试试看效果。

美车林陈宝安
早安,路边的小花

早安,路边的小花

早安,路边的小花

。。。。。。

对不起,军训使我没力气更文,别问,问就是啥时候这下大雨停训,啥时候我双更。

对不起,军训使我没力气更文,别问,问就是啥时候这下大雨停训,啥时候我双更。


Star

魔道祖师之曲终人散

第六章

好不容易把魏无羡从树上给“撕”了下来带回来云深不知处,魏无羡都觉得自己被吓得身体都不听使唤了,暮落尘平常话也挺少的,今天也变成了话唠一次,给那里安慰魏无羡,因为她知道魏无羡对狗怕到什么程度了,魏无羡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让人难以置信刚才被一只小狗吓破胆的就是他,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回到了云深不知处,他们一路上说了很多,管他能不能搭得上话题的,照聊不误,就连自己的黑历史都能扯出来聊一聊,要不然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可就没办法聊的这么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蓝家家规上写着“不准大声喧哗”这一条呢。

蓝启仁见人来齐后就开始讲起来,云深不知处内,有一堵长长的漏窗墙。每隔七步,墙上便有一面精致的镂空雕花窗。雕花面...

第六章

好不容易把魏无羡从树上给“撕”了下来带回来云深不知处,魏无羡都觉得自己被吓得身体都不听使唤了,暮落尘平常话也挺少的,今天也变成了话唠一次,给那里安慰魏无羡,因为她知道魏无羡对狗怕到什么程度了,魏无羡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让人难以置信刚才被一只小狗吓破胆的就是他,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回到了云深不知处,他们一路上说了很多,管他能不能搭得上话题的,照聊不误,就连自己的黑历史都能扯出来聊一聊,要不然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可就没办法聊的这么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蓝家家规上写着“不准大声喧哗”这一条呢。

蓝启仁见人来齐后就开始讲起来,云深不知处内,有一堵长长的漏窗墙。每隔七步,墙上便有一面精致的镂空雕花窗。雕花面面不同,有高山抚琴,有御剑凌空,有斩杀妖兽。蓝启仁讲解,这漏窗墙上每一面漏窗,都刻的是姑苏蓝氏一位先人的生平事迹。而其中最古老、也最著名的四面漏窗,讲述的正是蓝氏立家先祖蓝安的生平四景。


  这位先祖出身庙宇,聆梵音长成,通慧性灵,年少便是远近闻名的高僧。弱冠之龄,他以“伽蓝”之“蓝”为姓还俗,做了一名乐师。求仙问道途中,在姑苏遇到了他所寻的“天定之人”,与之结为道侣,双双打下蓝家的基业。在仙侣身陨之后,又回归寺中,了结此身。


  这四面漏窗分别正是“伽蓝”、“习乐”、“道侣”、“归寂”


  魏无羡觉的这么多天难得听到从蓝启仁口中听到这么有趣的东西,虽然被蓝启仁讲的跟个年表似的,但是他全部都听进去了。


 暮落尘感叹道:“原来蓝家的先祖是和尚,怪不得了。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尘,但是道侣这东西,只是单纯的伴侣吗?”


  魏无羡扶额:“落尘,你平常这么聪明到这头上怎么就这么笨了?道侣,顾名思义就是伴侣。那一种互相倾心于对方,愿与对方共同厮守终生,白头到老的那一种,不是单纯的陪伴你的人,就例如朋友、父母就不是,前者是兄弟、好友,后者是长辈是亲人,拥有着血缘关系的。”


  一名兰陵金氏的人说到:“没想到魏兄知道的还挺多的,都是听谁说的啊?”


魏无羡:“不知道,好像印象里有这么一说,不必当真。”


  聂怀桑:“但是魏兄你的确说的没错,道侣的确是那种倾心于对方的人。”


  魏无羡:“那怀桑有没有听过单相思呢?”


  聂怀桑:“听过,不就是那种它倾心于你,你却不喜欢它的那种,或者是根本不知道对方倾心于你的那种。”


  魏无羡:“其实啊,道侣不在于对方到底有多优秀,还是有多差劲,或者是身份有多高,对方到底让你满不满意,有没有达到你的要求什么的,只要你喜欢对方,对方也喜欢你不就行了?”


  江澄笑到:“没想到魏无羡你懂的真不少,你这样的人,怕是追求你的仙子不少吧。”


  魏无羡:“江澄,你就别拿我打趣了,你可能还不知道还有一种人呢。”

聂怀桑:“哦?还有哪一种啊?魏兄讲讲呗。”


  魏无羡:“就是那种傲娇的啊。”


  江澄:“这算哪门子啊?”


  暮落尘:“无羡,这傲娇和道侣有什么关系啊?”

 魏无羡将手背到身后说到:“没关系?怎么可能没关系,关系可大了,你们不知道,我听别人说过,有的人不喜欢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仙子,可能是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就对她不理不睬的,甚至还说他的坏话,死傲娇看不起他,可是那个仙子却是默默无闻的对他好,也不求任何回报,那人之后后悔了,就要死要活的向那仙子求婚,那仙子也答应了,这不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嘛。”


  聂怀桑好奇的问到:“啊?什么道理啊?魏兄你告诉我行不行啊?”


  魏无羡打趣说到:“呦,怀桑你这么好奇啊,我还偏不说了。”


  聂怀桑:“无羡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又不是什么大秘密,告诉我又没什么关系。”


  魏无羡:“怀桑你就这么想知道?”


  聂怀桑点了点头,魏婴笑到:“我还偏不告诉你了,你越想知道,我越不告诉你。”


  暮落尘:“我也挺想知道的,你就说吧。”


魏无羡笑到:“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噗!”


  江澄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到:“亏你能说的出来,也真是没谁了,要是我,我都说不出来这种话。”


  魏无羡走到江澄身边小声说到:“江澄,听闻你家姐姐和金子轩有婚约,之前金子轩还非常不爽的解除了婚约。”


那也是你的师姐啊……

 魏无羡继续小声说到:“我告诉你,金子轩就和我刚才讲的那傲娇的公子一模一样,他也就是个死傲娇,都听别人说江家大小姐温柔似水,从来都不争不抢,和你们莲花坞的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哪里像别家大小姐一样都爱权爱势们,跟个孔雀似的骄傲的不能行,尾巴都能翘上天似的。”


  魏无羡把胳膊搭到江澄肩膀上继续说到:“你姐姐人这么好,你看着吧,总有一天金子轩那家伙会后悔的,到时后啊你可以瞧见金子轩要死要活的求你姐,到底是怎样精彩的画面。”


  江澄笑到:“就借你吉言喽。”


  魏无羡小声笑到:“你别不信,我赌两坛天子笑,金子轩往后绝对会后悔死的。”


一旁的金子轩打了个喷嚏,他总觉的有人在说他,好像还是什么大事。


原来你也在哪里

年轻的小孩儿拥有无穷多的奇思妙想

小孩子的脑子里住着整个宇宙

温柔 细腻 好奇 美好

他的年纪,正是可以有很多想法做很多事情的年纪

自在如风 又坚硬又柔软

开心的时候就放声大笑吧 没有什么不可以

想要难过的掉眼泪的时候也别逞强 谁说男孩子不可以哭哭


难道真的是我年纪大了的原因吗,怎么看看小孩儿的世界也想掉眼泪。


其实我有的时候也不是很懂自己,因为一个人的拒绝而拒绝更多的人 说出口的话总是不经意的很伤人 其实是内心的自卑觉得自己不配


因为怕被别人拒绝 而更早一步拒绝别人 把话说的好绝对 不知道是害怕别人还是更害怕这样的自己


但是还是祝福小孩儿 晚安 好梦 每天都要度过甜甜的一天

小孩子的脑子里住着整个宇宙

温柔 细腻 好奇 美好

他的年纪,正是可以有很多想法做很多事情的年纪

自在如风 又坚硬又柔软

开心的时候就放声大笑吧 没有什么不可以

想要难过的掉眼泪的时候也别逞强 谁说男孩子不可以哭哭


难道真的是我年纪大了的原因吗,怎么看看小孩儿的世界也想掉眼泪。


其实我有的时候也不是很懂自己,因为一个人的拒绝而拒绝更多的人 说出口的话总是不经意的很伤人 其实是内心的自卑觉得自己不配


因为怕被别人拒绝 而更早一步拒绝别人 把话说的好绝对 不知道是害怕别人还是更害怕这样的自己


但是还是祝福小孩儿 晚安 好梦 每天都要度过甜甜的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