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扶苏

41577浏览    860参与
胡陆你们要快乐呀

新坑《哑堂》的人设~

给自己打气:加油,努力........

新坑《哑堂》的人设~

给自己打气:加油,努力........

萨哈拉12138
左上角的字是:珍爱生命 预防溺...

左上角的字是:珍爱生命 预防溺水

“这咸阳宫的湖水波光粼粼,简直是人间仙境!”
“啊,快看!一个父皇掉到水里去了!”
“太可怕了,我们快走吧。”
“嗯!”

中间不流畅可能是因为就是两个GIF合成的

左上角的字是:珍爱生命 预防溺水

“这咸阳宫的湖水波光粼粼,简直是人间仙境!”
“啊,快看!一个父皇掉到水里去了!”
“太可怕了,我们快走吧。”
“嗯!”

中间不流畅可能是因为就是两个GIF合成的

静沉青意

画堂春(五)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甘罗的这一胎怀的不是时候,与怀昌儿时比可谓是着实不易。

高泉宫内,扶苏看着甘罗再次吐出的饭食,青黄的胆汁并上甘罗白到不能再白的脸色,无一不让他慌得乱了阵脚。

“毕之,把孩子打掉吧。”甘罗闻此猛得抬起头,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惊异。扶苏把他圈在了怀里,柔声劝道:“孩子可以再有,这样下去汝的身体定然会吃不消的,汝的身体本就不佳,打掉它吧,为自己一次,听话。”

自甘罗的脸上淌下一滴泪来,如此通透的一个人又怎会不知到最后怕是要离扶苏而去的结果。

“它是一个生命,扶苏,它会像昌儿一样撒娇打诨、读书写字,它已经有了心跳,再过几月还会有胎动,它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吾要留...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甘罗的这一胎怀的不是时候,与怀昌儿时比可谓是着实不易。

高泉宫内,扶苏看着甘罗再次吐出的饭食,青黄的胆汁并上甘罗白到不能再白的脸色,无一不让他慌得乱了阵脚。

“毕之,把孩子打掉吧。”甘罗闻此猛得抬起头,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惊异。扶苏把他圈在了怀里,柔声劝道:“孩子可以再有,这样下去汝的身体定然会吃不消的,汝的身体本就不佳,打掉它吧,为自己一次,听话。”

自甘罗的脸上淌下一滴泪来,如此通透的一个人又怎会不知到最后怕是要离扶苏而去的结果。

“它是一个生命,扶苏,它会像昌儿一样撒娇打诨、读书写字,它已经有了心跳,再过几月还会有胎动,它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吾要留下它。”甘罗的声音很轻,每句话里都混着些气音“吾已经传信给师父,他就快回来了,他会有办法的。”

扶苏看向怀中的人儿,正紧闭着眼、紧皱着眉靠在他的胸膛上浅眠,扶苏抬起手,抚平了他的眉心。

他的毕之真好看!

“扶苏,给吾两月,留下它,吾定护自身周全。”

三日后,青衣道人带了药方来,看到甘罗的样子竟是气得要背过气去。

“阿罗,汝这一胎是何时怀上的?”

“信期前。”

“胡闹,汝这般他竟也纵得?”青衣道人气得摔了手中的药瓶,既然药不对症这药留着便也无大用了

“徒儿未曾告知与他。”

“汝忘了师父是怎样同汝说的?”

“信期间方能有孕,如早或晚恐易伤及母体。”

“知道还做这般?”

道人无奈生着闷气,却也认命一般在一旁为他煮起药茶来。

“师父,可有法子护吾二人齐安?”

“真要如此?不同汝那陛下商量一番?”

“是。”

“待七月时,剖腹,取出胎儿。”

道人将泡好的药茶递给他示意他喝下。

“师父不言其率吗?”

“不过十之一二,如有感染则前功尽弃。”

甘罗连着几口喝下药汤显得有些决绝。

“阿罗想堵上一把,师父可愿帮吾?”

“愿如何,不愿又如何,汝已将师父逼向绝处了。”

甘罗直起身向那道人行了个全礼“阿罗仰仗师父,一切谢师父成全。”

“出宫吧,寻郊外一处清静所在,不念国事,不操心劳神,养好身子,此事非同小可,要拿命搏!”

道人起了身,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去,口中有词,连道痴儿。

午后扶苏回了宫,见甘罗吐的次数少些、脸色微缓也是高兴了好一阵子。

“扶苏,师父让吾出宫静养。”

“那吾来安排。”

“师父已寻好住处。”

“怎的这般匆忙?明日即走吗?”

“是。”

扶苏拉过甘罗的手,亲了亲他的额头“早些走也好,东西可收拾整齐了?”

“拿齐了。”甘罗窝在扶苏的怀里闷声答道“待吾走后莫要常来看吾,凡事以国事为重,可好?”

“好。”

甘罗在扶苏的怀里换了个姿势,紧搂着他的腰“让吾再多看汝几眼,若真到了那边,会想念汝的。”

“想念也不怕,总要回来的。”

“是啊,会回来的。”甘罗强忍眼中泪水,侧过身去,不愿让扶苏看到他此时的神态“吾想见昌儿了,下午便让他来这里吧,昌儿很乖,不会如何的。”

“好,等昌儿下了学吾便让他来汝这边。”

“陛下今日不是召了田相商议通边事宜吗?怎么还在这里?”

“吾这心里慌得很,担心汝便想着回来看一眼。”

“即已看过便过去吧,莫要让田相等急。”

“那汝趁现在安稳好好睡上一阵,吾晚些回来。”

“好。”

待到走的那天,昌儿起了大早,扶苏陪着他一起去买了最早出锅的桂花糖,随后便去上了早朝。

“这个给爹爹,如若爹爹想昌儿了便吃一颗。”

甘罗接过沉甸甸的糖,拿在手里,心里极暖。

“昌儿,汝父皇喜熬夜,忙起来会忘记吃饭,汝若是想起爹爹说的这两条便去看一看,告诉父皇爹爹让他早睡觉、多吃饭。”

“昌儿记下了。”

“爹爹要走了,别太想念爹爹。”

甘罗紧盯着昌儿的眉眼,仿佛是要把他的样子刻进脑海一般。

“爹爹早归。”小昌儿学着扶苏的样子在甘罗的额角处亲了又亲“父皇亲右边,昌儿便亲左边,昌儿等着爹爹带着小妹妹回家。”

“昌儿怎知是妹妹而不是弟弟?”

“昨夜昌儿梦到她了,小妹妹长得好漂亮。”

“昌儿说是妹妹那便是妹妹。”甘罗摸了摸他浑圆的小脸“爹爹真的要走了,和爹爹说再见吧。”

“嗯,爹爹再见,昌儿也替父皇与爹爹说再见。”

“那爹爹也同昌儿道再见。”甘罗最后一次搂紧他,口中轻道:“一定会再见的。”

扶桑东君
摸一摸大公子美颜(是七夕贺图里...

摸一摸大公子美颜
(是七夕贺图里的一张线稿啦)

摸一摸大公子美颜
(是七夕贺图里的一张线稿啦)

雨落潇潇然

望君安 〈二〉

这篇是活动文的另一个结局(HE),也可以说是后续吧

抱歉,我咕得太久了

嗯~文笔渣

喜欢的继续吧!

抱歉,短篇预警

(一)

在密林深处,那个无人知的地方,木屐踏过落叶的声响隐隐从林深处传来。

“又入秋了啊!”少年自林深处走来。

这是哪家公子?亦或是隐居山间的逸士?

甘罗抬头看着再一次落下的秋叶,这,是第几个年头了?他也记不太清了。只是,隐约记得这春花开了四回,蝉鸣噪了四回,秋叶也落了四回。是了!大抵就是四年了。

这时光啊,怎生这般留不得人?明明在咸阳宫的日子还恍若眼前,却不想,已是几年的光景。

那,在咸阳宫里的那人如今怎样了?

是否安好?这天下是否海晏河清?是否……已有...

这篇是活动文的另一个结局(HE),也可以说是后续吧

抱歉,我咕得太久了

嗯~文笔渣

喜欢的继续吧!

抱歉,短篇预警

(一)

在密林深处,那个无人知的地方,木屐踏过落叶的声响隐隐从林深处传来。

“又入秋了啊!”少年自林深处走来。

这是哪家公子?亦或是隐居山间的逸士?

甘罗抬头看着再一次落下的秋叶,这,是第几个年头了?他也记不太清了。只是,隐约记得这春花开了四回,蝉鸣噪了四回,秋叶也落了四回。是了!大抵就是四年了。

这时光啊,怎生这般留不得人?明明在咸阳宫的日子还恍若眼前,却不想,已是几年的光景。

那,在咸阳宫里的那人如今怎样了?

是否安好?这天下是否海晏河清?是否……已有了妻儿?

想到这儿,甘罗心里便突然疼痛,如有细细密密的针扎,不见伤口却已鲜血淋漓。

那人不能提啊不能提!那是一想就会痛的人。可是思念已入骨,又怎能不提,不念?

罢了罢了!从自己选择离开他时,不就已经想到今日了吗?

看着地上的落叶,甘罗自嘲般的笑了笑,就这样吧!没有那人,余下的年月里,十年与一日也无何区别了……

渐行渐远的背影,在宽大的青色外衫下更显清瘦,仿若这世间只余他一人,只踽踽独行。

(二)

扶苏望着前方的大漠,黄沙满地,肆虐的风裹挟着沙砾,打在人的脸上。

这便是北方。

他的毕之会在这儿吗?无人知的地方。

踏过这片大漠,再往北,已是无人去过之地,未曾有过古籍记载。

“毕之,汝在何方?汝……可还安好?”

四年了,不知不觉间,那人已离开四年了。

这四年里,他走遍了他所能去的地方,那人却仍杳无踪迹。

扶苏继续往北,为他,即使不知前路如何,是荆棘丛生还是柳暗花明,都无所谓,只要能找到他。

扶苏心里知道,这个世界何其之大,许多人一旦说了再见,余生就再也不见了。

扶苏摇摇头,甩去心中的那些杂念,继续往北方走去,去找那个他种在心尖上的人儿。

(三)

北方的冬日总是要来得早些。

整片山林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像极了那年那人为他猎的雪狐皮毛做的大氅,雪白,没有一丝杂毛。

冬日里,雪狐本就难觅,加之身体灵巧,更何况,偌大的大氅,需要的狐皮也只会多不会少。

只是,他把它留在了那宫殿中,同心中的人一起,留在了那座城中。

甘罗望着窗外的雪,神色微凝。

这冬日啊!来得还是早了些了。不然怎生这般凉,连心尖上都是冰的。

甘罗突然听得一声似有似无的轻唤

“毕之……”

正准备关窗的手突然顿住,这是公子的声音!

猛地回神,低头笑笑,公子怎么会在这儿呢!自己怕是魔怔了。继续把窗关上。

却是又听见自己的名字,但这次要真切得多

“毕之,吾终是寻到了汝……”

甘罗猛地推开刚闭好的窗,看见了那个无数次梦回时思念的人儿。依旧是面如冠玉,剑眉星眸 ,儒雅稳重的模样。

这,不是在梦中吧?

甘罗急步跨出门外,想要去拥住日思夜想的人。等走近时,却又不敢触碰,生怕像许多次的深夜梦回,一碰,就再没有了。

“毕之,吾甚思汝。”

话音刚落,扶苏就紧紧拥住了眼前的人儿。

直到感觉到真实触碰到的温热,甘罗才敢慢慢抬起双手,回抱那具轻颤的身体。

“大公子……”

只一句,却含着无尽的思恋与苦痛。

世间之大,总有人在别离。可世间如此大,能相遇,已是幸。

他们相互庆幸着彼此的相遇,又感激着彼此的相知,纵然曾分离。

是缘深?亦或是前世曾许过的诺,他们的余生终是交付给了彼此。

岁月终是不负情深。

潦水尽而寒潭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期待的章节快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等到大公子以新身体出场了!!这妥妥的贵族风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期待的章节快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等到大公子以新身体出场了!!这妥妥的贵族风范!!!

扶桑东君
@半撷沐月何以梦. 我爱我的文...

@半撷沐月何以梦. 我爱我的文案君
算是七夕的贺图??(算了叭没你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第一次尝试这种条漫??
算了我随便画画你们随便看看
歌真的好听,安利:《陈年卷》
吹爆我兔兔的古风歌

@半撷沐月何以梦. 我爱我的文案君
算是七夕的贺图??(算了叭没你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第一次尝试这种条漫??
算了我随便画画你们随便看看
歌真的好听,安利:《陈年卷》
吹爆我兔兔的古风歌

老夫贩剑
超爱扶甘cp鸭写作业中抽出时间...

超爱扶甘cp鸭
写作业中抽出时间画画,应该没被老妈发现吧
😅

超爱扶甘cp鸭
写作业中抽出时间画画,应该没被老妈发现吧
😅

静沉青意

画堂春(四)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这是半车半日常,车在微博……

被老福特吓怕了,还是老套路,想要的私聊!我从QQ或者微信发。

不知道发张图片老福特会不会把我再度咔嚓……

真的害怕呀……我搬了两个半小时的文啊……

刚刚的图片也被禁了,上面什么也没有啊……

悲伤了……

3412888188QQ号在这儿,看文的话说一声要文就好。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这是半车半日常,车在微博……

被老福特吓怕了,还是老套路,想要的私聊!我从QQ或者微信发。

不知道发张图片老福特会不会把我再度咔嚓……

真的害怕呀……我搬了两个半小时的文啊……

刚刚的图片也被禁了,上面什么也没有啊……

悲伤了……

3412888188QQ号在这儿,看文的话说一声要文就好。

静沉青意

画堂春(三)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某年年节,小昌儿刚满三岁,身量逐渐伸长已不再是那个被裹在襁褓中的小小模样。


小昌儿走路早,还没站稳便开始扶着自己的小凳子围着屋子打转。扶苏想去扶却每次都被小昌儿推开,咿呀咿呀地诉说着自己的抗议。


甘罗也对扶苏说过多次不要去扶,偏每次都是自己冲过去扶得最快,惹得扶苏不免腹议:汝这个人啊,真是个没原则、没底线的哦!


那年年节休沐,扶苏比往常起的晚了些,一睁眼却发现本该躺在自己身侧的人儿早已不见了踪影。


被子被叠得整齐放在他的枕边,轻抚上去未伴随丝毫热气。要不是从远处传来的阵阵笑声触动着扶苏的心弦他都会以为前日被他惹生气的毕之已经带着他...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某年年节,小昌儿刚满三岁,身量逐渐伸长已不再是那个被裹在襁褓中的小小模样。


小昌儿走路早,还没站稳便开始扶着自己的小凳子围着屋子打转。扶苏想去扶却每次都被小昌儿推开,咿呀咿呀地诉说着自己的抗议。


甘罗也对扶苏说过多次不要去扶,偏每次都是自己冲过去扶得最快,惹得扶苏不免腹议:汝这个人啊,真是个没原则、没底线的哦!


那年年节休沐,扶苏比往常起的晚了些,一睁眼却发现本该躺在自己身侧的人儿早已不见了踪影。


被子被叠得整齐放在他的枕边,轻抚上去未伴随丝毫热气。要不是从远处传来的阵阵笑声触动着扶苏的心弦他都会以为前日被他惹生气的毕之已经带着他的小昌儿跟人飞了去。


扶苏兀自穿好衣服,就着仆役送来的热水简单洗漱后便拿着架上的两件大氅出了门,循着笑声向后院走去。


“毕之,昌儿,冷不冷?吾拿了衣服来。”


扶苏把大的那件披在了甘罗的身上,甘罗虽未阻止他的动作却也未发一语,只静默地注视着在雪地里奔跑着的小小昌儿。


“父皇,昌儿正要和爹爹上街去买桂花糖呢!父皇要不要同去?”


扶苏抚落小昌儿衣角处的雪花,柔声道:“昌儿,汝先回屋,父皇和爹爹要说些事情。”


“可爹爹答应昌儿现在就要去买桂花糖的。”


“昌儿乖。”扶苏蹲下身揉了揉小昌儿的头顶“父皇答应昌儿,等父皇和爹爹说完事情父皇多给昌儿买份橘子糖好不好?。”


“好,昌儿现在就回屋子里,父皇和爹爹可要快些,不要让昌儿等太久。”


甘罗看着小昌儿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也是无奈至极。自己养出的小娃子竟然会如此势力,一定是随了某人才对,一定是这样!


“毕之,吾还以为汝不要吾要带着昌儿就此走了呢!”


甘罗抬眼看着扶苏软萌软萌的委屈样子,本于前日生成的早已淡了的火气顿时就被浇灭的不剩个把火星,就连企图质问的话语到了嘴边竟也都变成了轻声宽慰。


“吾何时会走?又会走到哪里去?又有哪里会比这咸阳城、比起咱们的家是更值得吾留恋的?”


“那毕之不生吾的气了?”


“生气。”


“怎么还生气?”


“汝连自己错在何处都未尝知晓,吾又为何定要消气?”


扶苏闻此顿时头冒黑线、眼冒金星。大脑中不断搜索着前日的记忆,偏又如何都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前因后果来,便也只得作罢。


“毕之,是吾错了,咱们回去吧,昌儿吵着要吃桂花糖的。”


扶苏见甘罗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趁其不备一把将人从身后打横抱起向屋内走去,口中振振有词还美其名曰为昌儿会着急。


“一会儿咱们去仙客来吃汝最喜欢的脍鱼面,吃过了面、顺了心就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只要汝不生气要吾怎样赔罪都好的。”


扶苏曾无数次感念自己遇到了甘罗这样善解人意的可心人。至于是哪里善解人意?用扶苏的话讲便是只要不让自己睡书房,只要晚上睡觉时有毕之可抱,那便是第二天一早醒来突发天灾人祸也都是不怕的!


静沉青意

画堂春(二)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四个月后,始皇薨,扶苏即位。


九个月后,甘罗诞下一子,取名嬴昌。


扶苏曾不止一次地向父皇和臣子们透露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皇未曾反对,那些本想与扶苏结亲的老臣们自然也是无从反对。此举倒是有益于朝廷的,利于加强专制,加强集权……


“毕之,汝今日如何?可有不适?”


待众臣退了朝,扶苏忙起身看望坐其下首的甘罗,甘罗就着扶苏手上的力起了身,笑道:“都过去两个多月了,臣哪儿就这样娇气!”


扶苏听得一愣“毕之,答应吾,不要再对吾称臣。”


“好。”


“汝应吾多次了。”


“那下次必改。”


“还要有下次?”


两人沿...

ABO设定,扶苏为A,甘罗为O。


四个月后,始皇薨,扶苏即位。


九个月后,甘罗诞下一子,取名嬴昌。


扶苏曾不止一次地向父皇和臣子们透露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皇未曾反对,那些本想与扶苏结亲的老臣们自然也是无从反对。此举倒是有益于朝廷的,利于加强专制,加强集权……


“毕之,汝今日如何?可有不适?”


待众臣退了朝,扶苏忙起身看望坐其下首的甘罗,甘罗就着扶苏手上的力起了身,笑道:“都过去两个多月了,臣哪儿就这样娇气!”


扶苏听得一愣“毕之,答应吾,不要再对吾称臣。”


“好。”


“汝应吾多次了。”


“那下次必改。”


“还要有下次?”


两人沿着后门的小路回了高泉宫,许是走惯了脚,直到如今二人也未打算迁宫。


“毕之,汝说昌儿何时会叫爹爹?”


“还要等许久呢!昌儿现下还不会翻身,陛下又于何时见过这般大的孩子会叫爹爹?”


“嗯,毕之言之有理,是吾心急了。”


两人走在宫人加急扫出的小路上,未走回廊,沿途看着路旁栽种的娇艳红梅也是心情大好。


甘罗手凉,一路上扶苏就紧握着为甘罗暖着双手,而那从指尖处传来的丝丝暖意也渗透到了甘罗温热的心房。


“昨夜的雪下得可真大!”


“今年应是个寒冬。”


“百姓又要受苦了。”


“有陛下在百姓的生活定会好些。”


扶苏与甘罗闲聊着回到了他们的家,奶娘趁着嬴昌尚醒也把他抱到了前厅


“小昌儿,哦~哦~,什么时候能叫爹爹呀?爹爹抱抱,爹爹亲亲。”


一旁的甘罗看着扶苏逗弄孩子便自顾坐下吃起了迟到的早饭。


小昌儿被扶苏逗得伸手伸腿,累得困得快要闭上眼。甘罗看不过,忙起身接过孩子递给奶娘,拉着扶苏让他吃饭。


“陛下晨起未吃些许,现下想必也该饿了,一会儿还要理事,快些用膳吧,若是凉了岂不又要费上些炭火重热一次?”


扶苏顺着他的意端起碗开始吃粥,中途停了一会儿复又吃了起来。


“怎么了?”甘罗问道


“方才听汝谈及炭火一词便觉着昌儿的屋子里要再添些炭火才是,刚要起身却又想起今早发觉天凉已叮嘱过顾存,顾存做事向来妥帖,思及此便也作罢。”


扶苏起身添了碗粥,欲为甘罗添粥却被婉拒“吾吃完了,要去看看昌儿那里缺不缺什么东西。”


“毕之。”扶苏扯住了甘罗的衣袖“陪吾吃完嘛,过会儿吾等一齐去。”


甘罗无奈,笑着坐了下来,他静静地注视着扶苏的侧颜,眉清目秀,温润俊丽。


扶苏被盯得好不自在,抬起头去看他却发现甘罗正盯着自己发呆,嘴角微扬。


“陛下吃完了?”


“嗯。我们去看昌儿吧。”


静沉青意

画堂春(一)

ABO设定

扶苏为A,甘罗为O。

这是一辆车,上个号因为这个系列已经被封,所以,

要文的请与我私聊!

车在微博,想要的私聊我我会从QQ或者微信发给你们。

3412888188QQ号在这儿,看文的说一声要文就好。

ABO设定

扶苏为A,甘罗为O。

这是一辆车,上个号因为这个系列已经被封,所以,

要文的请与我私聊!

车在微博,想要的私聊我我会从QQ或者微信发给你们。

3412888188QQ号在这儿,看文的说一声要文就好。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五)成身退 自由身

忽略秦朝造船业并不发达的表象

公元前198年,扶苏于长子冠礼之日宣布退位,当即传位于长子赢康。此时的朝堂,内无党派纷争,外无边境之患,可谓万事已兴呈中天之势。

“父皇,孩儿怕担不起这大秦江山,怕负了百姓,负了父皇,负了甘相。”

此时的赢康有些不安。先前的他虽已监国两年有余成绩傲然,但终究是有扶苏再上,甘罗在堂,做错了事情下错了决定都会有人耐心指出并加以纠正。可如今,少了这两个主心骨的赢康手脚到底是有些放不开。

“康儿做的已经很好了。”扶苏叹了口气“父皇不求汝能做得如何如何,但只一点,兄友弟恭,万莫委屈了自己。”扶苏拍了拍儿子的肩走了出去,他们在等他。

众人坐在驶向胶东郡的船上,扶苏正...

忽略秦朝造船业并不发达的表象

公元前198年,扶苏于长子冠礼之日宣布退位,当即传位于长子赢康。此时的朝堂,内无党派纷争,外无边境之患,可谓万事已兴呈中天之势。

“父皇,孩儿怕担不起这大秦江山,怕负了百姓,负了父皇,负了甘相。”

此时的赢康有些不安。先前的他虽已监国两年有余成绩傲然,但终究是有扶苏再上,甘罗在堂,做错了事情下错了决定都会有人耐心指出并加以纠正。可如今,少了这两个主心骨的赢康手脚到底是有些放不开。

“康儿做的已经很好了。”扶苏叹了口气“父皇不求汝能做得如何如何,但只一点,兄友弟恭,万莫委屈了自己。”扶苏拍了拍儿子的肩走了出去,他们在等他。

众人坐在驶向胶东郡的船上,扶苏正与甘罗在屋内下棋,王淑元(甘罗妻子)与田仪安(扶苏妻子)正靠着栏杆闲聊些家常与担忧了无数次的儿女婚事,船上的几名骚客更是搬出了桌椅斗起诗来,一个小孩子没有找到可与之相伴的玩伴便跟在母亲身后亦步亦趋地咿呀咿呀要糖吃。

“毕之,汝让吾一子嘛。”

“已让过四子了,这次可断不得再让。”

甘罗说着手起棋落堵了扶苏的一个气眼,眼看着棋局胜负已定,扶苏便上手扰乱了棋局,收拾起棋子来。

“毕之,吾等出去吧。”

甘罗一脸我都明白的表情看着扶苏,笑道:“谨明兄的棋品真能与婷儿(甘罗女儿)媲美,是输了棋要学小孩子捣乱耍性儿的。”

扶苏自动屏蔽了他是话语,收好了棋盘拉着他向外走去,看到王淑元与田仪安相聊甚欢不禁无奈“咱们的夫人真是萍水相逢,引为知己,这都逢了二十多年了,凡一见面咱俩倒是更为知己了。”

“那下次,吾与夫人下棋,谨明兄便与嫂嫂在这阑前闲聊家常如何?”

“如此便罢了,汝嫂嫂一见吾便是探讨哪家的姑娘好哪家的男儿好,整一副孩子们都要孤独终老的架势。”

“可谨明兄却乐在其中。”闻此扶苏只笑笑并未多言

两人嘱咐了妻子注意安全便被旁边那桌骚客的激烈讨论吸引了去

“行郡县实有阙焉,今朝初定会于动荡之际,如有亡命之徒于地方举兵则郡县不能与之抗,而地方设诸侯予以统兵则可抗之。”

“非也,纵观西周,纲常礼教犹在,而诸侯统管下级不断分封,循环往复,则诸侯兴而攻天子,西周至此已无迹可寻。”

“可其为血缘亲疏,如加把握,仍可安定……”

扶苏和甘罗只听着坐在一旁悠然地喝起茶来。

“毕之,汝可曾想过,换种生活,无滔天权势,只做普通人?”

甘罗被这话问住,愣住许久方道:“世人皆道权势富贵却不知这权力的漩涡太大,而身处在这权力中心的人又有几人不想放下一切去寻求那份本我的安宁与快乐。”

“吾等要去的胶东郡土壤肥沃,气候宜人,最适以农养家。”扶苏顿了顿“这些年,吾棋艺不若汝,比武不若汝,但在这种田上吾可是定要扳回一局的。”扶苏笑的自信“敢不敢比试一场?”扶苏举起手看向甘罗

“为何不敢?”甘罗亦举起手,两人相视微笑着三击掌,算是立下了两人的第一个赌约。

                                                        ——全文完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四)欲改革 喜升级

“砰”的一声,甘罗在蕲年宫门前听到了一声巨响,驻足细听,应是扶苏摔了他桌上的香炉。

两刻钟前顾存派人给他传信,说是陛下自从看了今年官员考核的成绩后便大发雷霆,众人劝不住,皇后娘娘偏又回了娘家探望久病的父亲不在宫内,便请他过来看看,顺便负责“灭火”。

“陛下。”甘罗进了门向扶苏行礼,见扶苏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就默认他同意自行起了身,随后走到了他的近前,从他手里拿去了他即将要摔碎的一个玉杯,柔声劝道“凡玉都是有灵性的,即无灾祸便不好就这样地摔碎了。”又看向顾存“地上的这些碎片,捡一捡,让匠人拿去修补上吧。”

手中的杯子被人抽走,扶苏也跟着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墙上,神情沮丧,眼神中更是透着些许...

“砰”的一声,甘罗在蕲年宫门前听到了一声巨响,驻足细听,应是扶苏摔了他桌上的香炉。

两刻钟前顾存派人给他传信,说是陛下自从看了今年官员考核的成绩后便大发雷霆,众人劝不住,皇后娘娘偏又回了娘家探望久病的父亲不在宫内,便请他过来看看,顺便负责“灭火”。

“陛下。”甘罗进了门向扶苏行礼,见扶苏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就默认他同意自行起了身,随后走到了他的近前,从他手里拿去了他即将要摔碎的一个玉杯,柔声劝道“凡玉都是有灵性的,即无灾祸便不好就这样地摔碎了。”又看向顾存“地上的这些碎片,捡一捡,让匠人拿去修补上吧。”

手中的杯子被人抽走,扶苏也跟着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墙上,神情沮丧,眼神中更是透着些许往日不曾有过的悲戚。

“毕之,吾做的是不是不若父皇?”扶苏顿了顿说的好生委屈,侍立于一旁的顾存见状忙带人拿着捡起的碎片退了出去“吾本想为郡县百姓造福的,可如今,郡守郡尉相互勾结,鱼肉百姓,反倒是为祸一方了。”

扶苏气不过,刚想扔些东西以排解心中愤懑一抬手却发现手中的玉杯早已被人拿走,勾了勾唇自嘲般笑了笑。

“陛下即位的这三年,削赋税、减劳役,使百姓安于田亩免于战乱,使国家休养生息以恢复生机。于内于外,万事俱兴,百姓虽未有路不拾遗却也衣食富足。三年内无旱涝之灾、地动不幸,上顺于天,下顺于民,不逆规则,天亦识也。”甘罗看着扶苏略有些松动的眉心,继续道“始皇立国,陛下定国。立国易,定国难,定国易,守国难。陛下与始皇功绩不同,这两者自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甘罗拿了垫子来扶他坐下“走到现今,陛下做的已经足够好了。”

“不,还不够,毕之,吾想改革。”扶苏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渐渐聚焦于一点看着他“朕不要那些有德无才的所谓“孝子”,也不要那些无才无德只懂得迎合奉承的贵族子弟,朕要让那些有志气、有气节的寒门子弟读书,不止庠序还要设立太学。朕要改革,朕要改变现状,培养好官,选拔真正为百姓所想的郡守、县令。不只要使百姓丰衣足食,更要生活得安稳幸福,使他们不受无端压迫。”

扶苏说话时周身气场强大,惹得甘罗有些微怔。他的陛下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纯粹的儒生了,他的思想早已融入了些法家思想。又想起扶苏的夫子辞官前赠予扶苏的那份《荀子》,‘天行有常。制天命而用之’吗?他的陛下也真的是很优秀的呢!吕相不也曾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吗?看来他的陛下已然深谙此理了。

“呀,毕之,汝来了许久竟还未喝得上茶呢。”

扶苏看向手边,竟没有一只可供喝茶的陶杯,尴尬的笑笑,走向内间拿出了一套新的茶具来,拎起手边的茶炉冲泡着手中的茶叶“上好的明前龙井,毕之尝尝。”

甘罗接过杯子,褐黄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彼此碰撞出一圈圈的涟漪,轻抿一口,缕缕茶香在口中肆意逃窜,果真是好茶,甘罗心想。

扶苏许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拿出了绢布,用毛巾擦了擦手,给他包了一半“这些汝拿回去,若是喝惯了这些便都拿去。”

“臣拿一半就好,若俱拿之,这茶叶便会有一半进了臣师父的口袋。”

扶苏笑了笑给他的杯里续上了茶水。

“父皇,母亲还没回来吗?”

赢康在殿门外探着头,两岁的他跑起来步子仍有些不稳。其实他早就想来了,他的母亲可是答应了他要给他做点心的,可如今,他的母亲出门许久却仍未归家。

“康儿,来。”

扶苏招了招手,他极爱他的妻子,也喜爱这个软萌软萌、白白胖胖的儿子。

“父皇,甘相。”

赢康给两人见了礼便被扶苏抱在了腿上“汝母亲不久便会回来的,汝无需着急。”

扶苏在这边逗弄儿子,抬起头看到了甘罗的一脸微笑。

“傻笑什么,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便是。”

“臣妻有孕已三月余。”

“真的?”扶苏一脸惊喜,简直比当事人还要开心“那汝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回家去?这几个月要格外注意些,府里缺些什么少些什么就与吾说。

稳婆找了吗?这女子生孩子简直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你们可要小心些调养好身体。

吾忘了王姑娘是个极通医理的,真是的,吾说这些做什么?”说着就把甘罗往外推

甘罗心道,我真的很早就能回家陪妻子吃饭的了,要不是你非在这砸东西,我用得着在这儿陪你耗上一个时辰?

虽然内心腹议,但甘罗还是神色未变的出了门,心中默念,不知者不罪。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三)探病矣 将成婚

毕之不愿出门,这是扶苏下的定论。

未登基时,扶苏还能从书海中捞起自家侍读,带着他在校场上转两圈,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练练弓箭。可如今,各自的公务尚且处理不完,他又有何时间能够带着他的毕之出门走走,散心,吹风。

而这不吹风的后果便是——在暮春的某一天,甘罗“一病不起”

习惯了每天早朝都能看到自家毕之身影的扶苏看着下首空空的座位有些失神,本因山东喜迎甘霖而微扬的嘴角也渐落下去,恢复了往日的淡默。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顾存,意在询问。

“陛下,今晨宜阳王特为甘相前来告假,说甘相偶感风寒,病得起不来身,今日需在家将养。”

顾存捡了词来小心答道,心中却是无比庆幸,多亏了甘相身体好,不然这每个月都来上...

毕之不愿出门,这是扶苏下的定论。

未登基时,扶苏还能从书海中捞起自家侍读,带着他在校场上转两圈,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练练弓箭。可如今,各自的公务尚且处理不完,他又有何时间能够带着他的毕之出门走走,散心,吹风。

而这不吹风的后果便是——在暮春的某一天,甘罗“一病不起”

习惯了每天早朝都能看到自家毕之身影的扶苏看着下首空空的座位有些失神,本因山东喜迎甘霖而微扬的嘴角也渐落下去,恢复了往日的淡默。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顾存,意在询问。

“陛下,今晨宜阳王特为甘相前来告假,说甘相偶感风寒,病得起不来身,今日需在家将养。”

顾存捡了词来小心答道,心中却是无比庆幸,多亏了甘相身体好,不然这每个月都来上这么一出,光是自家陛下的目光就足以射穿了他。

下了早朝,扶苏依循礼制带上了太医令(忽略百官作者觉得他们很是碍事)前往甘府慰问。就算无此旧例他也是定然要去的。

“陛下。”

因早有人前来通报,此时的甘罗已坐起身来正欲下地拜见。

“汝且躺着,莫要在意此些虚礼了。”

扶苏进了门忙把他按下,揉了揉眉心。这也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春寒未退,竟也敢只着单衣。

宜阳王适时地派人送来了点心和饭食,想着扶苏应是还未吃中饭,自家儿子也耍性不愿吃饭。婴哪里是个会照顾人的,只盼着扶苏能劝着他吃些东西,最好是能把亲事提上一提。这小子竟是为了躲他在鹿鸣居住了两年半。

也是自己管不了他了,那总要有人能来管他不是?也不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抱上孙子,过上含饴弄孙的退休生活。

“陛下怎的亲自来了?”

“宜阳王说汝‘一病不起’。”

扶苏看着甘罗有些发白的脸以及瘦弱的身躯,想到了妻子亲自下厨为自己做的羹汤与前天自家儿子流利的说出的那一句完整的话语。

他的毕之也该成亲了,自己要为他多留意些才是。

“臣父夸大其实了,臣不过是咳嗽了几声,便被父亲拘在家里。”

甘罗接过扶苏递来的披风披在了身上。

此前他是裹着棉被躺在床上,如今扶苏在这儿,虽说其并不在意却也终归不能如此僭越。褪下了被子,只着单衣的他还真觉得屋子里有些凉。

“毕之,汝也该成亲找个人来好好照顾你了。”

扶苏此言一出甘罗便觉得自家陛下是彻底沦陷成了他父亲的说客。

“有没有喜欢的姑娘,若是心意相通,朕为你们保媒做个见证。”

扶苏不愿他的毕之成为政治联姻的受害者,他的亲事也就任由着他一直压着。

可如今,毕之已过而立之年,再不成亲就真的不像话了,怎么说也是要传宗接代的,可不能就此断了香火。

“父亲看中了王家的独女。”甘罗淡淡地答道听不出有什么情绪

“那汝呢?”

“在大宴上见过几面,王姑娘温婉贤淑,是个宽厚的。王姑娘在外名声极好,是个管家的能手……”

“毕之,汝明知朕问的并非此也。”

扶苏打断了他,有些微愠。他就是这么地不关心自己的婚事吗?

“臣对王家姑娘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厌恶。父亲喜欢,甘府诸事不便也确实需要女眷,王家姑娘是个好相处的,至于感情,日后好生爱护慢慢培养便是了,陛下不也是这样?”

甘罗挑了挑眉,看向扶苏,扶苏被他反将一军,虽是无奈却也是再说不出话来。

“需要朕赐婚吗?”扶苏问道

“不必了,如若赐婚,宫中忙乱臣等也必定忙乱,再者又何苦要去给奉常大人徒添麻烦。”

扶苏看着甘罗面前的饭食皱了皱眉,柔声劝道“汝还病着,到底还是要吃写东西的,就算是吃不下饭也该让厨房做些面汤来,润喉也好,充饥也好,总不该像现下这样,依吾看,汝这病多半便是汝自己折腾出来的……”

唉!他的陛下又要开始唠叨了,他可是还想清静几日的,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二)战事起 互通商

这篇文章要感谢 @清秋暮景寒 的战争思路,也要感谢汉初处理匈奴的理念。

两年后,匈奴在新单于的带领下逐步扩大疆土,一个个部落正不断的归顺、降服且鲜有内战。

但终归是处于蛮荒之地,无法耕种……

游牧生活辛苦,每到冬季便缺乏粮草,不免就要侵扰秦国边境。这一次更是集结起军队来,单看那架势,不攻下几座城池也是不肯罢休的。

“今晨送到的军报想必众卿已然知晓,可有何想法?”

扶苏坐于大殿之上,看着众人。北境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这两年匈奴招兵买马、风头正盛,虽不安分却也从未诚心实意地要挑起一场战事。恐是今年春夏大旱、秋季无收,匈奴人支撑不住,要攻下城池以换取粮草吧?

“臣愿领兵击退匈奴。”蒙恬起...

这篇文章要感谢 @清秋暮景寒 的战争思路,也要感谢汉初处理匈奴的理念。

两年后,匈奴在新单于的带领下逐步扩大疆土,一个个部落正不断的归顺、降服且鲜有内战。

但终归是处于蛮荒之地,无法耕种……

游牧生活辛苦,每到冬季便缺乏粮草,不免就要侵扰秦国边境。这一次更是集结起军队来,单看那架势,不攻下几座城池也是不肯罢休的。

“今晨送到的军报想必众卿已然知晓,可有何想法?”

扶苏坐于大殿之上,看着众人。北境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这两年匈奴招兵买马、风头正盛,虽不安分却也从未诚心实意地要挑起一场战事。恐是今年春夏大旱、秋季无收,匈奴人支撑不住,要攻下城池以换取粮草吧?

“臣愿领兵击退匈奴。”蒙恬起身道

“陛下,臣以为不可,匈奴来犯惊扰百姓,每每却只取余粮不伤百姓性命,由此可知匈奴攻城之心非固。再加之咸阳城墙的动工修筑,今年大旱几近颗粒无收,国库中的余粮大部分已下发至各郡县用以赈济百姓,已然负担不起这样一场北上的战争了。”

田诏言辞诚恳,始皇在位时的连年战争与浩大工程已劳民伤财了十几年,对于这样一个年轻的帝国,现在倒也可算得上是真正的难关了。

“甘相呢?卿有何计?”扶苏看向甘罗询问道,十几年的默契,扶苏相信他知晓他的意思

“如田相所言,秦国确实是无力承担这一场浩大战争的军费,但就像蒙将军说的,这匈奴一定是要击退的,这场仗也是一定要打的。但只需集结地方将士给其一重击即可。既然匈奴是为粮草而来,倒不如就此立下契约,互开边境允自由贸易,共图边境太平。这样既免除了战乱还边境百姓以安定,也给秦带来了数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

扶苏嘴角微扬心想,不愧是自家小侍读,果然是与他心意相通的。

下了朝,扶苏独留下了甘罗,从桌上拿出了今早才送来的军报,递给他,示意他看向结尾。

“毕之,你可知那冒顿指名要朕赠予他的韩信是何等人物?既然有才为何朕从未听过他的名字?”

甘罗一怔笑道:“不知陛下是否记得臣在上郡时曾被冒顿掳走过?”

“当然记得。”扶苏咬了咬牙根,有些愤怒,那简直是在上郡时最令他后怕的一件事

“韩信是毕之的化名?”扶苏理清了思路有些难以置信

“正是。”甘罗答道

“那这韩信朕是断断不能让给他了,况且,这韩信也早已在秦国扎根,是定然不会与他走的。”

扶苏爽朗地笑着,也不知这说出来的话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韩信这名字倒也不错,像是毕之的手笔。

“臣还尚未恭喜陛下弄璋之喜。”甘罗从怀中中掏出一个纹样繁杂的玉锁“这玉锁是臣从师傅那里讨来送给公子当作出生礼的,还望陛下莫要嫌弃。”

扶苏接过玉锁端详着“这玉锁上的花纹倒是别致,毕之送的礼朕可从不敢轻视嫌弃的。”

甘罗望着扶苏,两年了,他还真是未变一毫,是朋友的。

但愿这玉锁能佑护他的孩子长命百岁,一世安稳吧!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一)初登基 事俱兴

今天,他终于是如愿地看着他的殿下,穿着玄色袍服,坐在了那个早已经属于他的位置上。

现在,终于是要改口,叫上一声陛下了。

“毕之,汝进来些, 春日夜里凉,小心别招惹了那寒气。”

是夜,月华如水,年轻的帝王看着自家侍读站在门前,抱着臂,正对月发呆。知他身子弱,忙出言劝阻。

甘罗闻言进了屋,跪坐在扶苏身边。

“在想些什么?”扶苏放下了手中的笔,泯了口茶,问道

“陛下即已登基,之后便是要立后的。”扶苏点了点头, 静默着并未答话“可有人选?”甘罗问道

“宗正拟了个单子,图册朕也看过了,论家世,该是田相的嫡女。”(这里甘罗为右相田诏<私设>为左相)

夜已深,两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

今天,他终于是如愿地看着他的殿下,穿着玄色袍服,坐在了那个早已经属于他的位置上。

现在,终于是要改口,叫上一声陛下了。

“毕之,汝进来些, 春日夜里凉,小心别招惹了那寒气。”

是夜,月华如水,年轻的帝王看着自家侍读站在门前,抱着臂,正对月发呆。知他身子弱,忙出言劝阻。

甘罗闻言进了屋,跪坐在扶苏身边。

“在想些什么?”扶苏放下了手中的笔,泯了口茶,问道

“陛下即已登基,之后便是要立后的。”扶苏点了点头, 静默着并未答话“可有人选?”甘罗问道

“宗正拟了个单子,图册朕也看过了,论家世,该是田相的嫡女。”(这里甘罗为右相田诏<私设>为左相)

夜已深,两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对于扶苏登基,两人倒是报以同样的态度——即不甚欢喜,更不可能悲伤。

自从扶苏开始监国,始皇便算是表明了态度。

早已预料到的事,最后竟也没了些惊喜的意味。

“二更了,明日还有早朝,陛下早些休息,臣先告退。”

甘罗起身要走,却被扶苏伸手拽往了衣袖

“毕之对朕有些疏远了呢。”扶苏叹了口气,抬起头,望向他,神色郑重“毕之,你听好,我不管你是怎样想的,但我在你面前永远都不是什么皇帝。我们是朋友,像从前那样的,无活不谈的朋友。”

像从前那样吗?

“陛下该修城墙了。”

甘罗冲他笑了笑,颔首,退了出去。出门遇上了等在门外前来换茶的顾存。

“甘相。”顾存打着招呼

“陛下在夜里总是爱喝些浓茶提神,那样总归是对身体不好,尽可能地换上些淡茶和点心吧。”

“是。”

目送着顾存进了屋,甘罗也转身离开,打算着回鹿鸣居。

“阿罗你真得要留下来陪我吗?你爹会不会不开心啊?”

“不会。在我娶妻前我会一直住在这里的。给你半刻钟的时间,说好了要考你《论语》的。”

婴顿时面露难色,拽着甘罗的手臂不往地摇晃,企图改变现状,以便能逃过一劫。

“阿罗,都好晚了,明天再考好不好?”

甘罗闻言,抬起头看了眼月色,罢了,已经三更了,难为他一直在等“也好,这一段时间我会很忙,你要自己温习,有不会的地方找个先生去问也好,当然,你也可以等我回来。”

“嗯。”婴重重地点了点头“阿罗最好了。”

静沉青意

昉熹天霁(总述)

秦自公元前221年统一六国起便风雨不断。


始皇奉行法治,却难逃刑罚严苛带来的多次起义与刺杀。


扶苏尚儒,善于治国。


如使其继位,那么秦朝的历史又该将如何?


尚且记得《阿房宫赋》中的那句话“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


昉熹天霁,取昉熹之意天明、天霁之意风雨初停。


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熹霁(希寄)吧!


《昉熹天霁》系列将会讲述扶苏即位后的故事,这是一个独属于扶苏与甘罗的天下。

秦自公元前221年统一六国起便风雨不断。


始皇奉行法治,却难逃刑罚严苛带来的多次起义与刺杀。


扶苏尚儒,善于治国。


如使其继位,那么秦朝的历史又该将如何?


尚且记得《阿房宫赋》中的那句话“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


昉熹天霁,取昉熹之意天明、天霁之意风雨初停。


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熹霁(希寄)吧!


《昉熹天霁》系列将会讲述扶苏即位后的故事,这是一个独属于扶苏与甘罗的天下。


旧溥

【哑舍/甘扶】《陌上花开·R》

棋子/狼毫笔


字数:2755


石墨文档(图):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棋子/狼毫笔


字数:2755


石墨文档(图):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