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承受

62万浏览    1616参与
魔法土豆饼
翻到了旧图诶当初面基时候给朋友...

翻到了旧图诶
当初面基时候给朋友画的
发发

翻到了旧图诶
当初面基时候给朋友画的
发发

兜兜转转做无用功

有没有承右群推荐啊(⁄ ⁄•⁄ω⁄•⁄ ⁄)

(除东风皮卡)

(除东风皮卡)

圣诞太郎绝赞打包中

【预告】承右圣诞点梗活动

这个冬天,你是否感觉到承右圈的温度像寒风一样冰冷,划多少根火柴都不能温暖你的的身体和饥肠?

这个圣诞,你是否梦想能有一个圣诞老人,把打包好的、绑着红色缎带的承太郎亲自送到家门口?

不必迷茫,不要犹豫!神秘礼物主页,统统为您解决!


活动内容:

12.25日,主页将在lofter宣布全体staff名单,并在评论开放点梗,点梗范围为:承右范围内任何cp。

12.25圣诞当日许愿点梗,有相当几率被太太选中应梗,打包神秘礼物,待到1.25新年日,免费粮食大放出!


现第一次公开招募。

招募对象:应梗的文手、画手。

本次活动无稿费,无门槛,欢迎各位踊跃报名,为...

这个冬天,你是否感觉到承右圈的温度像寒风一样冰冷,划多少根火柴都不能温暖你的的身体和饥肠?

这个圣诞,你是否梦想能有一个圣诞老人,把打包好的、绑着红色缎带的承太郎亲自送到家门口?

不必迷茫,不要犹豫!神秘礼物主页,统统为您解决!

 

活动内容:

12.25日,主页将在lofter宣布全体staff名单,并在评论开放点梗,点梗范围为:承右范围内任何cp。

12.25圣诞当日许愿点梗,有相当几率被太太选中应梗,打包神秘礼物,待到1.25新年日,免费粮食大放出!

 

现第一次公开招募。

招募对象:应梗的文手、画手。

本次活动无稿费,无门槛,欢迎各位踊跃报名,为庞大豪华的应梗团队添砖加瓦,造福承右圈。

报名要求:加Q群921776943,备注lof或微博ID。

报名截止:12.24日晚19:00


12.7日附加紧急声明!!!重要!!!必读!!!

连续三位申请加群的老师,在任一平台上多次搜索ID结果均为空。不论是平台bug还是什么原因,因为着实不能确定您的身份,所以为了避免旁生枝节,之后遇到这种情况会一律拒绝

向误伤的老师们致歉。也请大家不要做过多猜测。

EvelynAyi

*避雷注意!



  • 花京院x六承


  • 年龄操作有


  • 年下师生恋设定,普通人无替身。




本来只想看我cp那个那个,结果啰里八嗦这么久还没进入正题 ()






*避雷注意!



  • 花京院x六承


  • 年龄操作有


  • 年下师生恋设定,普通人无替身。



 


本来只想看我cp那个那个,结果啰里八嗦这么久还没进入正题 ()


 

 

 

 



🌟

【茸承】【车】上下关系

莫说了,放在评论了,链接没了能补,文章被屏蔽就是真没了。我从意气风发,到麻木,再到破罐子破摔,我真的真的只是想产口粮吃,愿大家食用愉快。

莫说了,放在评论了,链接没了能补,文章被屏蔽就是真没了。我从意气风发,到麻木,再到破罐子破摔,我真的真的只是想产口粮吃,愿大家食用愉快。


佛系阿迪

【mob承】是欺负承太郎哦

入承受坑也有许久了,一直白嫖的我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在老福特的步步紧逼之下,俺终于学会了使用超链接呜呜呜

希望不会挂吧

点这里

入承受坑也有许久了,一直白嫖的我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在老福特的步步紧逼之下,俺终于学会了使用超链接呜呜呜

希望不会挂吧

点这里

医官吹

美貌,只是身外之物。
那身♂内之物呢(失智发言
在b站我可以为了阿强再boki无数次!

美貌,只是身外之物。
那身♂内之物呢(失智发言
在b站我可以为了阿强再boki无数次!

医官吹

小破站是我o型的补血站!
承爸爸我来了啊啊啊啊

小破站是我o型的补血站!
承爸爸我来了啊啊啊啊

🇧🇷奶酪丝🧀️

想不出折磨人心配图文字,流泪文案就靠大家来写了!(???
这是  @Anttna bb的生贺图,又要画钻石又要画水面实在是太难为我了,拖到现在终于勉强搞好,p1是bb要的海洋版,p2是我喜欢的天空版

想不出折磨人心配图文字,流泪文案就靠大家来写了!(???
这是  @Anttna bb的生贺图,又要画钻石又要画水面实在是太难为我了,拖到现在终于勉强搞好,p1是bb要的海洋版,p2是我喜欢的天空版

xx
我就是太喜欢兔兔了

我就是太喜欢兔兔了

我就是太喜欢兔兔了

泗水

(未完,標題未定)

#DIO承                  

#平行世界OOC是我的

#設定承28歲          

#私設爆炸

黃昏時分,承太郎拒絕了最後一位試圖與他一路回家的女性,成功的彎進了巷內。

「やれやれだぜ。(這可真是的)」承太郎壓低帽子的邊緣,倚靠著牆吐了口氣。

「十年過去,想不到你的脾氣也變好了,...

#DIO承                  

#平行世界OOC是我的

#設定承28歲          

#私設爆炸

黃昏時分,承太郎拒絕了最後一位試圖與他一路回家的女性,成功的彎進了巷內。

「やれやれだぜ。(這可真是的)」承太郎壓低帽子的邊緣,倚靠著牆吐了口氣。

「十年過去,想不到你的脾氣也變好了,承太郎。」空無一人的巷內,卻響起另一人的聲音。

緊接著,一到隱約顯露人形的身影從承太郎身上顯現。

「嘖。」承太郎輕啐了聲,明白的嶄露了自己不想搭理對方的想法。

被無視的人也不惱,就浮在空中打量著一言不發的承太郎,半晌還得寸進尺的伸手過去掐住對方臉蛋。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喬斯達家的傢伙長得確實都不錯。」他將臉靠近,鼻息交錯竟是讓承太郎產生一種新奇的不自在。

他不耐煩地皺了下眉。「夠了,迪奧。」

白金之星突然現形,手便要往那人捏住他下顎的手臂一抓。未料對方早有防範,以一種極其快速的速度竄回去承太郎體內。

應該說,他背後那星形的胎記。

短短的過場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承太郎卻覺得更加疲憊了。

他不想去探究今天的研究結果,不想去規劃明天的行程,更不想去思考那傢伙附著在自己身上有甚麼企圖。

他只想好好睡一覺。


大概是一年前,喬瑟夫·喬斯達正要杜王町與他和仗助會合時,在郵輪上,迪奧第一次出現。

十年前為了拯救老頭子,他與醫生試圖將迪奧的血液回輸給喬瑟夫,沒想到一同輸進喬瑟夫體內的卻不只有血液,還有吸血鬼的精血。

-吸血鬼是狡詐的種族,他們自血而生。

迪奧的精血在喬瑟夫體內沉浮,經過了波紋長年的刺激,等迪奧再次現形時,他成了不再懼怕陽光,可以在陽光下行走的吸血鬼。

不懼怕陽光的吸血鬼,擁有世界替身的吸血鬼。

想到此承太郎也不經乾笑幾聲,這簡直是個天大的玩笑。

他望著老頭子佝僂的背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仗助還在岸上,他成長的還不足夠使他應付迪奧,更何況岸上不只有他,康一、億泰還有許多SPW的人都在。

他還能與迪奧一戰,但這些人不行。

在迪奧饒有興趣的目光下,他與迪奧談了一場交易。

-迪奧必須從喬瑟夫身上轉移至承太郎身上。

「空條承太郎,你比我想得更有趣一些。」迪奧伸出舌頭輕舔了上唇,在承太郎的注視下,很快的同意了這項交易。

畢竟對他來說,年輕富有力量的身體比隨時可能年邁而死去的身體有保障的多。

等億泰再次開門進來時,艙房內看不出一絲異狀。

船員絲毫不知,承太郎面無表情,唯有喬瑟夫低著頭,半垂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哀痛。

不同於承太郎的警惕,轉移到承太郎身上的迪奧沉寂了許久。

若不是清晰地感受到「世界」,他幾乎都要以為這是一場夢,一場來自埃及慘烈戰鬥後的創傷症候群。

而等到迪奧再次出現時,卻是承太郎那狼狽不堪的時候。


承太郎拖著疲憊的身軀,脫了鞋一手壓開了大廳的電燈。光線猛然乍起,將原本就空蕩的大廳又照出一分冷清。

他熟門熟路的將包扔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往浴室走去。

熱水沖刷在背上,倒是讓緊繃的身體放鬆些許。

「唉……」手撐在磁磚上,任由熱水滑過臉龐而落,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那個糟糕透頂的日子。


那時他與康一正在追尋著吉良吉影,而在百足鞋店遭到對方的伏擊。

為了救康一,他不慎被炸彈炸了個重傷。

其實不應該說是重傷,炸彈愈火產生的威力比單爆大上許多,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他本該被炸個四分五裂。

但就在炸彈引爆的那瞬間,他看到那個金髮男人再次出現。

「おれが時を止めた(是我把時間停止了)」說完也不等承太郎反應,一把將對方往旁推去。

時間開始流動,炸彈炸得從內傷轉成外傷,也讓承太郎爭取到更多時間。

事後他也詢問了迪奧,當時為甚麼要救他。

迪奧在半空中盤腿而坐,右手背托住下巴,單眉上揚。

「我做事還需要甚麼理由不成。」

承太郎被噎了一下,說來也是,這混帳做事情哪來理由。

那一推估計也是怕自己被炸死,導致自己失去載體的行為吧。


「你這思考人生也未免思考的太久了些。」低沉的聲音在浴室裡產生的無數回音,承太郎猛然一震,這才發現迪奧正倚靠在浴室門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那倚靠的姿勢幾乎跟他剛剛巷內一模一樣。

對方到底看了他多久?

莫名的怒火從胸口燃燒。

「出去。」承太郎手握起拳頭往牆上一槌。「我說,出去。」

迪奧看真的把對方惹惱了,攤了攤手透過牆而出。留下承太郎滿肚子火氣,怒氣沖沖地告訴白金之星。

「若是他在我洗澡的時候再次出現在浴室,直接告知我。」

白金之星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門外世界正圍繞著迪奧轉圈,迪奧連個正眼也不看他,滿腦子都是剛剛那被熱水沾濕的身體。

「對我的脾氣倒是十年都沒變。」

「就是瘦了很多。」

--To Be Continued

>無責任後續

迪奧看著大廳內那屬於海洋學者的各項獎杯與論文獎章。

「難道寫論文真的使人憔悴?」

承太郎饥渴症绝赞罹患中

【仗承】空空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花京院典明/空条承太郎前提下的)东方仗助/空条承太郎

分级:NC-17(?)

警告:原作环境背景,ooc,废话成堆,天雷滚滚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过审小王子浪失败了,遂求助嗷三爹。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花京院典明/空条承太郎前提下的)东方仗助/空条承太郎

分级:NC-17(?)

警告:原作环境背景,ooc,废话成堆,天雷滚滚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过审小王子浪失败了,遂求助嗷三爹。

Long live all those nights

三花六承 Aftersex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有点R

好想看老师们写三花六承啊 大人和小孩子的各怀鬼胎 

https://m.weibo.cn/7033745840/4445945598849997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有点R

好想看老师们写三花六承啊 大人和小孩子的各怀鬼胎 

https://m.weibo.cn/7033745840/4445945598849997

歪了歪了阿!
草了,果然搞黄是第一生产力

草了,果然搞黄是第一生产力

草了,果然搞黄是第一生产力

薤露青⭐️右承狂热中

[DIO承]开罗情人(7)

对于旱季的开罗来说,这场雨显得过分冗余,临近午夜时分才渐渐弱小了雨势。金色的鞋尖沾染上道路边的泥泞,斗篷也完全被雨水浸透沉重的垂在身后,想必泥水已经沿着几乎拖地的下摆缓慢爬上了鲜红的织物。DIO却懒得计较,因为自己并不会感到寒冷,不像身边全身湿透的高中生,甚至连低垂的帽檐仍在滴落着水珠,冻到乌青的双唇紧抿着,自始至终不发一语。


稍停脚步,等待着宅邸大门为他们的归来而缓缓打开,门轴转动着发出金属的摩擦声,沉重却刺耳,惊扰了蛰伏的乌鸦鸣叫着从树冠里四散飞离。迈出踏入宅邸的第一步,原本并肩而行的小鬼却如同被泥泞困住了双脚般留在原地,DIO仿佛没看到一样径自步入自己的花园,“后悔了就...

对于旱季的开罗来说,这场雨显得过分冗余,临近午夜时分才渐渐弱小了雨势。金色的鞋尖沾染上道路边的泥泞,斗篷也完全被雨水浸透沉重的垂在身后,想必泥水已经沿着几乎拖地的下摆缓慢爬上了鲜红的织物。DIO却懒得计较,因为自己并不会感到寒冷,不像身边全身湿透的高中生,甚至连低垂的帽檐仍在滴落着水珠,冻到乌青的双唇紧抿着,自始至终不发一语。

 

稍停脚步,等待着宅邸大门为他们的归来而缓缓打开,门轴转动着发出金属的摩擦声,沉重却刺耳,惊扰了蛰伏的乌鸦鸣叫着从树冠里四散飞离。迈出踏入宅邸的第一步,原本并肩而行的小鬼却如同被泥泞困住了双脚般留在原地,DIO仿佛没看到一样径自步入自己的花园,“后悔了就像丧家之犬一样逃走啊,回到那老东西身边躲起来或者再自不量力的叫嚣着来杀掉我啊!不管重演多少次我都……”

 

“闭嘴!混蛋!”是因为这彻骨寒冷吧,才令自己的声线如此颤抖,承太郎扶起遮住视线的帽檐,被雨水冰冷的目光落上那个在他替身射程距离内狂妄叫嚣的吸血鬼,“那么想被我杀死的话现在就让你如愿!”

 

骤然闪耀的刺眼金光,是两个替身照亮了这没有月的夜,白金之星挥出的拳被世界稳稳接住、牢牢握在掌心。

 

也许他们都在等待这一刻得到来,争吵与冲突就像一剂良药,打破了两人之间分崩离析的沉默,终于可以顺理成章的将愤怒、憎恶、仇恨浮于表面,而那些更不堪的破碎情感却始终无法被抹去,反而在头脑中叫嚣着愈加鲜明。仿佛只有回到这座宅邸才能将世俗的对错隔绝,割舍了道德与伦理,再没有挣扎与背叛,他们大可以放任自己杀死对方、亦可以就这样承认狭路相逢的两人已然荒唐的爱上了彼此。

 

更多的重拳纷纷落下,世界一一回敬,不着痕迹的稍稍后撤,并不是在这对峙中落于守势,只为引诱那人重新向自己靠近,DIO没有回头,仅仅通过替身注视着承太郎一步步近前,让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初次相遇的那一晚。他们之间的关系,宛如无法啄破蛋壳的雏鸟,甚至不算在这世上存在过而注定死在了破壳之前,失去了任何可能的未来,那是早在相遇之前便已成定局的终结。

 

世界后退着几乎在DIO的躯体内隐去身形,足够接近的距离下白金之星果断选择了直接攻击本体。甚至不准备挪动脚步,DIO只是稍作闪身,满溢了杀气的拳将将擦过额角,只击落了绿色的头带,“闹够了没有!” 

 

绕开白金之星,世界一脚踹上承太郎的右肩,骨骼的碎裂声中对方跌进了DIO精心培育的玫瑰花圃,蔓生的荆棘在高中生试图挣脱时紧紧纠缠,尖锐的芒刺轻易的将布料划破、刺入肌肤,只是为了保护那些尚未绽放的蓓蕾,如若没有他们的闯入,暗红花瓣间噙着的夜霜将在黑暗的尽头化作晨露。

 

正是因为掌控了时间,成为这永恒时空的领主,那些轻易消逝的东西才偶然获得了DIO的青睐。纵使永生花束再美艳无缺,最后也终将沦为书桌一角的附属,在积满灰尘后失去原本的颜色,而从花园折回的玫瑰,在明早到来前便注定会脱落了逐渐锈黑的花瓣走向终结。越是这般任性到无法被挽留的绝美,越是想将其在凋谢前亲手摧毁,那将是被他支配的终局,失去与得到,破坏或支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这世间被时间染上不可控的变化,就如同他们的初见,无论怎样回忆都算不上值得珍惜的存在,但又比现下强了太多。

 

将那身学生制服撕碎时,DIO几乎被白金之星轰碎半个胸腔,为什么不干脆让肉芽陷入并抚平那紧锁的眉心呢?这样他就能拥有一个乖顺的情人、抑或是宠物,并不是因为寂寞那种无聊的东西才想要占有什么,只是一时兴起、稍有沉迷罢了。

 

毫无怜惜的直接进入未被开拓的对方,逐渐散开的云层后恰好泄露下几缕月色,清冷的光线越过肩膀撒上帽沿的阴影下被疼痛与寒冷僵硬了的脸颊。DIO讨厌人类的温度,那柔软而脆弱的暖意曾经让他倍感厌恶,如果不是被进食的欲望裹挟,他根本不屑于碰触那些温热的肢体,但却在短短一个月间,不知不觉迷恋上身下这个小鬼随着血液一同将体温进献给自己。

 

舔开承太郎被冷汗打湿而黏在颈侧的碎发,对方扭头躲避的动作也只会暴露出更多弱点,DIO让獠牙陷入那枚星痕,人类过低的体温让血液变得粘稠,啄吻下汲取到的分量远远无法满足。他能赐予这具躯体疼痛令其如坠冰窟,同样也可以重新引燃足以让对方焚毁的灼热情Yu。

 

描摹着紧绷到颤抖的肌肤一路向下,握上这副被钝痛冰冻的身躯上唯一的热度,只是轻抚便迅速引来执拗的反抗,仿佛疼痛才是救赎,而快感是彻头彻尾的罪恶。但拒绝来自他的赏赐是不被允许的,DIO满意于承太郎渐渐因情Yu而重新染上血色的双唇,又在那幅伶牙俐齿咒骂出声之前,用沾染了泥污的头带绑缚,心形饰物卡在唇齿间,迫使晶亮的液和暧昧的声无所遁形。

 

DIO会让对方无法再掩饰,也无法逃避开,除了折服在他身下,与他共奏这美妙的旋律外别无选择。只要DIO愿意,他随时可以带他上天堂,抑或是地狱,对于被宿命紧紧交织的他们来说,二者又有什么分别呢?

 

当承太郎另一侧的手臂也在他的蛮力桎梏下脱臼时,对方口中的头带被咬碎,碎裂的心一部分刺破了口腔,DIO想要附上的唇瓣被躲避开,那是他们之间容不下的温柔。夜如此漫长,留给他们的时间却太少,短暂到甚至来不及上演深情地戏码,唯有用如临地狱般的快感和罪恶感将对方完全填满,一次又一次,仿佛永远也不会终止……

 

当拂晓的雾气弥漫在馥郁馨香的花圃,横抱起完全陷入沉眠的人类,伤痕累累的躯体在怀中占不了太多分量,DIO期待着承太郎在之后的某个清晨重新醒来,那时的他定会满心厌恶着此夜输给了欲望的自己,折损的自尊正被踩在脚下,混入了泥泞,陪葬那一地折断的花枝与散落的玫瑰……

 

……

 

反复挣扎于梦境与清醒的边缘,承太郎一次次试图逃离这循环往复的梦魇,梦境中他们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想要离开吸血鬼的身边,却被扯住衣领上的链子“Da”,承太郎并不清楚DIO口中这个单词的意思,在被拉进那个冰冷的怀抱之前却又被推开“Fort”。

 

从梦境跌回现实的承太郎在DIO寝殿中央崭新的大床上睁开双眼,身边是空的,窗户是开的,风从屋外灌进来掀动纱帘,窗外天光大亮,倾泻了一室阳光。三月的开罗,清晨的风依旧很凉,裹紧身上的被子,隐隐嗅到属于吸血鬼的味道,但失血受伤与饥寒交迫让他无法放开这一团温暖。抱着松软的被子翻了个身,身体里僵硬的钝痛提醒着他不多时前那些未愈的新伤,躲开悄悄爬上床脚的阳光甚至蒙上了头,承太郎迷迷糊糊的为自己做出如同那个嗜血的混蛋一样的举动而不爽,但他现在无法计较更多,也懒得去想DIO在这样的晴天跑去了哪里,从来没有如此疲惫,疲惫到不想去思考现下,只想继续沉沉睡去。

 

等他再次醒来是一个黄昏,房间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窗外的朝阳变成了夕阳,承太郎无法确切知晓自己到底昏睡了几日。扫了一眼茶几上并没有小达比或是普奇送来的餐点,并不准备把自己饿死在床上,白金之星为他披上扔在侧塌上那件破破烂烂的外套,推开了卧室的门。

 

说不上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这座宅邸里除了他自己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也不会再有谁回来。果然,书房里半数以上的书架空着,留下的是只有承太郎感兴趣的那些,那混蛋的替身能力其实是搬家吧?在心里某个角落奚落着DIO,承太郎裹上他仅能找到的一件完整而没有破损的斗篷,踩着这一日的最后一缕余辉踏上开罗的街头。

 

长久未曾进食让他失去了饥饿感,比起那他有更迫切想要去做的事, 路灯初上的喧闹街市,承太郎躲进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电话亭,默默在心里换算着与日本的时差,拨出了那串熟悉的号码。

 

“你好,这里是空条家。”

 

电话线的另一端传来嗓音令他瞬间被思念包围,那份温柔与记忆中无数相似的场景重合,时间仿佛骤然回到自己还在念初等部的某一天,放课后的夕阳染着教学楼和操场,而他只是因为部活晚归所以用年级组的电话向母亲说明不必担心。

 

白金之星及时伸手掩住了承太郎的微启的唇,制止了他迫切想要回应的冲动,在一切过去了一月有余之后,在母亲也许已经被告知、或者只是猜测到自己失踪甚至死亡的事实后,在他还不准备也不可以回到故乡的时候,不让她付出多余的牵挂绝对是眼下唯一正确的选择。

 

“你好?”对面传来疑惑的声线,之后便只剩下沉默的空白,拜托再多说点什么吧,紧握着听筒的双手微微颤抖,压抑着剧烈起伏的胸膛,生怕对面会因着任何一点细微的声音而认出自己。

 

“……是你吗?承太郎?”不、不要呼唤我的名字!猛的挂断电话,过大的力道将窄小电话亭内的灰尘震落,白金之星悄无声息的完全显现,从背后将主人拥入怀中,浮动的长发交缠上黑色帽沿下露出的那缕卷发,巨大的手掌覆盖上承太郎的双眼,睫毛抖动的触感自掌心传来,随即是溢出眼眶的温热。

 

微凉的夜风里,承太郎在开罗街头漫无目的的闲逛,放任白金之星漂浮着跟在自己身边,他不确定自己要做什么,突然获得的自由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在以前,他总是拥有一个接一个的计划,也总有接连不断的目标摆在自己眼前。最后一个目标是杀死DIO,但他并没有完成,在亲手实现它之前,开罗仍旧是个困住他的无形牢笼。

 

承太郎可以微弱的感应到DIO并没有离开在这座古城,但这种感觉并不能帮助他找到对方新的居所。虽然还有这个目标在,但动机早已不似原本那样,最初的理由是为了拯救母亲,现在当然已经不复存在;之后是为了报仇,这个理由在现在看来变得更多像是个人极端情绪的复仇。

 

承太郎忽然想起一切开端的那个夜晚DIO对他的评判,自己一直站在那个道德制高点上,这让他和DIO仿佛云泥之别,可云化成雨落下便是泥,阳光之下泥水蒸腾升为天上的云。拥有相同类型的精神化身的他们,宛如掌心中纠缠的曲线般无法分割,也许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不是吗?他同样想用自己的双手终结掉纠缠这份血脉的恩怨,回到自己原本的人生轨迹里,回到此时应是满园落樱花瓣的庭院中。

 

所以他当然知道吸血鬼的不辞而别的背后正筹谋着什么,倘若那个家伙的“天堂计划”果真可以颠覆这份血的宿命,承太郎并不会将其全盘否定,但这不代表他和DIO站在了同一立场。基由对方之手斩断百年的孽缘,迎接他的想必得不可能是自己希望看到的经过与结局,所以不管是阻止他、还是杀掉他,等下一次再见到那个吸血鬼的时候,自己一定已经下定了决心吧。

 

 

 

To Be Continued|\|

 

 

 

 

 

 

 

碎碎念环节:意识流车即不好开也不好吃很抱歉,但大纲说这里要有车,这么隐晦的描述应该不会被PING蔽吧OTZ大概还有两章完结,终于终于……


辛鸡拉奶
高中生做春梦如果是梦就可以随意...

高中生做春梦
如果是梦就可以随意ooc了呢(啥啊

高中生做春梦
如果是梦就可以随意ooc了呢(啥啊

Breathless.

都是承

P1走外连


想画更多幼承

阿伟死

都是承

P1走外连


想画更多幼承

阿伟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