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承德

7186浏览    6927参与
欺世昧良

我不喜欢被夸,不想有包袱,不想帮别人,不想被打扰。
修身济世已成死语,我心里只怀着自己。

我不喜欢被夸,不想有包袱,不想帮别人,不想被打扰。
修身济世已成死语,我心里只怀着自己。

LtzGD花朵儿
我数学不及格啊靠(&acute...

我数学不及格啊靠(´;ω;`)
才44分(´;ω;`)(´;ω;`)(´;ω;`)

我数学不及格啊靠(´;ω;`)
才44分(´;ω;`)(´;ω;`)(´;ω;`)

Gentle星河不入眼🌙 🌟

愿以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奔赴你与我的约定!

愿以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奔赴你与我的约定!

◤拾◢

  一旦你遇见她之后,你会发现她的美丽不止浮于表面✨

  一旦你遇见她之后,你会发现她的美丽不止浮于表面✨

夕颜御熙

曦瑶澄2

       虽然这些天二人对江澄照顾的极好。但是江澄还是不敢放松。生怕哪天他们来个偷袭。

        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天了。蓝曦臣和金光瑶也并未偷袭江澄,最多就是亲亲他。

       这天江澄看见来给自己送饭的是一个小厮,江澄心生疑惑。只见那小厮只是低着头摆碗筷,待他摆好碗筷准备离开时“喂,你等一下。”江澄叫住了他。

       小...

       虽然这些天二人对江澄照顾的极好。但是江澄还是不敢放松。生怕哪天他们来个偷袭。

        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天了。蓝曦臣和金光瑶也并未偷袭江澄,最多就是亲亲他。

       这天江澄看见来给自己送饭的是一个小厮,江澄心生疑惑。只见那小厮只是低着头摆碗筷,待他摆好碗筷准备离开时“喂,你等一下。”江澄叫住了他。

       小厮颤抖的转过身:“云……云梦……太……太子有什……什么吩……吩咐。”江澄对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奇怪。毕竟他也来过姑苏国求学。

       “我问你,为何今日是你来送饭。他……他们呢?”江澄有些别扭的说。

        小厮恭敬的说“回……回殿……下,陛下赴……赴兰……兰陵国的四……四国之宴了。要……要一……一个月后才能……能回来,瑶……瑶王爷正……正在处理政务,要……要晚点才……才能回……回来。”江澄无语的听完了。

        小厮没听见江澄声音马上道“殿下没有别的吩咐小的”他一口气说完,不等江澄说话,小厮马上跑了。

       江澄想:如今不跑更待何时?因此将长在褥子底下找出藏起来的铁丝。对着绑在他左腿上的锁一阵捣鼓。过了约五分钟左右。终于开了。

        江澄下地活动了一下手脚,他轻轻的推开房门,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守卫,便往外走了。

       刚走了一阵,江澄觉得不对劲,一个地方他走过了不下五次。

       江澄想:完了这是进入阵法了,难怪没有守卫,因为屋子外面是一个阵法。他们根本就算好江澄走不出去,所以才没有设守卫,看来在他进入时,金光瑶和蓝曦臣就已经知道了吧。

       果然“阿澄真不乖啊。”金光瑶的声音从后面传出。

       江澄有些僵硬的转过头,金光瑶真站在离他不足五米的地方,江澄有些心虚。

       金光瑶走了过去一把抓住江澄“阿澄,你想逃!我们对你不好吗。”江澄在他的怀里挣扎着“金光瑶,你放开劳资。”

        金光瑶不管他的挣扎,搂着他的腰将他带回了屋里。一把将他扔到了床上,随后压在江澄的身上。江澄以手抵住他,“金光瑶!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阿澄,你这么不乖,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金光瑶正处理公务时,阵法被触发的提示,传来。那阵法只有用通行玉佩才能进出,若无通行玉佩便会触发阵法被困在里面。如江澄这样,被发现。

        “我……我……我不……”江澄还未说完便被金光瑶堵住了双唇,他反抗的双手也被金光瑶抓住。

甲基橙汁
承德医学院至诚亭

承德医学院至诚亭

承德医学院至诚亭

彼岸か花

碎碎念

临走之前的念叨。今天下午回学校就要考试,大考。关乎到年纪排名奖学金的那种。有点慌,忘机曦臣保佑。这次我要能突破年级100难关我下次回来就添坑。不然,我真要变成失踪人口了。


祝我好运吧!各位。希望我还有命见到你们。

临走之前的念叨。今天下午回学校就要考试,大考。关乎到年纪排名奖学金的那种。有点慌,忘机曦臣保佑。这次我要能突破年级100难关我下次回来就添坑。不然,我真要变成失踪人口了。


祝我好运吧!各位。希望我还有命见到你们。


千洋      (云业)

【明箭】寻君千里,轻风听雨 第三章 (下丿

  这边刚忧忧郁郁的过两天,而另一边刚走的一半儿的路。

  “啊!啊!!!啊!!!!!”咦!什么声音?杀猪吗?……嘻嘻,想多了。龙龙在给亲爹上药而已,旁边还有个人不停的叨叨。“形象呢?!形象呢?!!您老人家是谁?高高在上北辰王,人送外号冰山脸!怎么?遇到个萧染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遇到个萧染你这个大尾巴狼就本性暴露了?打着人家易千洋的名号为所欲为,我是水土不服就服你,服的五体投地!”苗狼一直围着这两个人打转。“闭上你的嘴!奥!”陈善明咬着牙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苗狼也识相的不说话了,乖乖的坐到一旁。(废话,他知道药快上完了,再不闭嘴就死球了。)龙龙则是听到两人的经历之后,只说了一句话“瞎搞!早知道你们...

  这边刚忧忧郁郁的过两天,而另一边刚走的一半儿的路。

  “啊!啊!!!啊!!!!!”咦!什么声音?杀猪吗?……嘻嘻,想多了。龙龙在给亲爹上药而已,旁边还有个人不停的叨叨。“形象呢?!形象呢?!!您老人家是谁?高高在上北辰王,人送外号冰山脸!怎么?遇到个萧染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遇到个萧染你这个大尾巴狼就本性暴露了?打着人家易千洋的名号为所欲为,我是水土不服就服你,服的五体投地!”苗狼一直围着这两个人打转。“闭上你的嘴!奥!”陈善明咬着牙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苗狼也识相的不说话了,乖乖的坐到一旁。(废话,他知道药快上完了,再不闭嘴就死球了。)龙龙则是听到两人的经历之后,只说了一句话“瞎搞!早知道你们两个这么自在,我来干嘛?爹,你告诉我,我们是有娘了不?”

  回到王府是三日后,这三天里,还捕获了一个失踪已久的人——易某人。千万别问他去哪了,就不告诉你们他回学校上学去了。

  换件衣服上朝对于北泽皇帝的假意关心,亲爹也只是假笑。还毫无意外的吵了一架,气哄哄的回到王府,原因:和亲。因为东驿的兵马再次进攻,所以这件事情暂时先耽搁了一段时间。亲爹这次不是自己去打了,这次成了排兵布阵的了。

  

    寻君千里正文:

  煎熬的几天终于过去了,龚箭的 禁闭终于关完了,更好的消息竟然是三个老东西……啊呸!三个老人商量让他去北泽。对龚箭来说这自然再好不过了,当然他也不是不知道内三个人是什么意思,但是管他呢?能去北泽找到易千洋就很好了!

  从皇宫大门出来龚箭心里就十分舒畅,刚想走就扑上来三个大型生物,一个抱左腿 一个抱右腿,牛哥直接从后面抱住了龚箭的腰。“我滴亲娘诶,你又要跑啊?”龚箭一听这话可不乐意了,嫌弃的推开三人“跑?!我为什么不能走?”龚箭瞪他们仨。“走?呵!”何晨光,“呵呵!”王艳兵,“………呵……呵呵……”牛哥永远都跟不上节奏。“什么意思啊你们?!当我这人好说话是吧!兔崽子皮痒痒了吧!”龚氏怒吼,看三人被吓的不敢说话又心情大好,然后继续说“回去收拾东西,明天随我一同出发,目标北泽!”说完就仰着下巴走了,留下身后震惊的三人。

  “……北……北泽?!”牛哥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同意和亲了?”王艳兵。“我看不像!”何第一真给力!“那他去北泽干嘛?”王艳兵。“我觉得……他可能是要去找内个易千洋……”何晨光说。“那我们……”牛哥很犹豫。“去呀!看亲爹啦!”晨兵两人一起说,说完就欢快的追龚箭去  第二天……

 “………我让你们收拾路上要用的东西……让你们搬家了吗?!!!李二牛!带媳妇干嘛?!小孩子离不开娘亲吗?!!何晨光!唐心怡是怎么回事?!!!带个大小姐你伺候吗?!!!”趁两个女生出去了龚箭就再也忍不住自己内个暴脾气了。“不是……殿下我……”何晨光想要解释。“闭嘴!不许叫殿下!”龚箭看着他怒吼。“内个……亲娘……我………”“闭嘴!!!叫少爷!!”龚箭要发狂了。“行行行!少爷少爷龚少爷!我……”何晨光不忘了自己要解释。“停!我不想听你说话!李二牛!你先解释解释翠芬!”龚箭把目光转向了李二牛,吓得牛哥一激灵。“……内个啥,翠芬说她想出去看看,俺……俺就带她出来了……”牛哥解释。“……何晨光呢?”“我……她自己跟出来的,拦不住……”“………胡闹!北泽现在正战乱呢,多危险你们知道吗?!”看自家的几个熊孩子虚心的低下头,龚箭也不好在发脾气了。“算了,跟都跟来了,那就跟着吧……”龚箭妥协了。“谢谢娘亲!”牛哥和何晨光听后心里悬着的石头都落下了。王艳兵从都到尾没说一句话,唐心怡突然跟来让自己心里很乱很乱,但一想她跟出来也很正常,何晨光的未婚妻嘛!跟出来也正常……正常……

三四天的路程,六人终于到了北泽。夜市……初到北泽的几个熊孩子很快就兴奋了起来。但王艳兵兴致不高,二牛带着翠芬到处逛,唐心怡挽着何晨光的胳膊非要让他陪着到处看看。龚箭也明白王艳兵和何晨光的尴尬,二话不说带着王艳兵走了,何晨光心里既谢谢龚箭又不是滋味。这边龚箭带着王艳兵无聊的逛着,王艳兵难得在身后一言不发。


千洋      (云业)

【明箭】寻君千里,轻风听雨 第三章 (上)



  第三章 初到北泽

  

  “我滴亲娘诶,你又要跑啊?”

  “跑?!我为什么不能走?”

  

  两人走后,龚箭心想也不少日子了,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没命了)于是就收拾收拾东西,带着面具背着浮生走了。

“兔崽子!你给我站那!”刚走出门就听到两声怒吼。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龚箭屏住呼吸,伸手摘下面具,缓缓地转过身去。他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样子,露出一口小白牙。“嘻嘻,范教,康师傅………”“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两人异口同声的。“………”龚箭无奈,挺了挺腰板站直。“兔崽子!回去你就给我蹲马步(抄经书)!”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然后默契的一对视。“蹲马步!”老狐狸率先开口。“抄经书!”康雷不甘示弱。

  于是…………

 ...



  第三章 初到北泽

  

  “我滴亲娘诶,你又要跑啊?”

  “跑?!我为什么不能走?”

  

  两人走后,龚箭心想也不少日子了,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没命了)于是就收拾收拾东西,带着面具背着浮生走了。

“兔崽子!你给我站那!”刚走出门就听到两声怒吼。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龚箭屏住呼吸,伸手摘下面具,缓缓地转过身去。他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样子,露出一口小白牙。“嘻嘻,范教,康师傅………”“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两人异口同声的。“………”龚箭无奈,挺了挺腰板站直。“兔崽子!回去你就给我蹲马步(抄经书)!”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然后默契的一对视。“蹲马步!”老狐狸率先开口。“抄经书!”康雷不甘示弱。

  于是…………

  “蹲马步!!”

  “抄经书!!!”

  “蹲马步!!!!”

  “抄经书!!!!!”

  然后两人就吵起来了。龚箭表面无变化,其实心里早就撒欢儿了。(吵吧吵吧……吵到最后我哪个都不用做了)可是…………“不能便宜这个小兔崽子!都做!”两人最后一起讨论出这个结果

“?!?!?!”龚箭一下傻眼了。“都做肯定是要都做,但是先蹲马步!”

  “先抄经书!!”

  “先蹲马步!!!”

  “先抄经书!!!!”

  “先蹲马步!!!!!”

  …………两人又吵起来了,不过这次龚箭反应过来了,两人再吵下去倒霉的还是自己。刚想去劝架,可是已经晚了。“同时做!”两人再次异口同声,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留。龚箭灰溜溜的跟在两人后面,还清晰的听见两人讨论今天晚上吃什么。“随便吧。”康雷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去哪吃?”

“随便吧。”范天雷使劲朝他使眼色。

“要不……桂香楼我等你?”康雷果然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故意把“桂香楼”三个字咬的极重。

龚箭在后面吞了吞口水,桂香楼的青桔饮可是他的最爱啊!他抬头望了望走在前面那两位的背影。

“嘿嘿,好好好!!!”那两位显然并没有想着他。

  “没异性!没人性!易千洋……等我啊!易宇辰啊!”龚箭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回去迎来的却是十几日的禁闭。在一张桌子面前,一边扎着马步,一边抄着经书,嘴里还不停的嘟囔。

  “俺滴亲娘啊!你终于回来了啊,你这次怎么跑的时间这么长啊?!”刚进来的二牛一下子扑上去抱住龚箭的大腿。“哎呀,我这个脑子啊!回来啦!”最后赶来的王艳兵也一下子扑上去抱住另一条腿。“娘啊!”还没走过去的何晨光,老远就听见两人的声音。赶忙跑过去一看,这俩人正抱着龚箭的腿在那晃呢。

“哎哎哎,撒手撒手!”龚箭好不容易才摆脱这俩人。“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我们两个碰到你的伤口了吗?伤到哪了?谁伤的?我们去帮你打他!我打!”王艳兵说着还冲了冲拳。“不错嘛,两个月没见功夫见长啊!”龚箭用眼神打量了一下三人。“嘿嘿,必须的。”“………”

  “娘啊!跟我们说说你这两个月的经历呗?”三人强行把龚箭拉到榕树下的石桌,然后围着他坐下来。“嗯……也行,反正待着没事干。我遇到了一个人……”(老易:卡!不是两个吗?龚箭:呀,好像是还有一个……重来!老易:………这都能……)“我呀,遇到了两个人!而且还是北泽的人…………”龚箭把这两个月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龚箭说完之后,这仨人儿当然是不淡定了。“元芳,你怎么看?”王艳兵捏着下巴假装思考,还问了一下旁边的何晨光。“……小的以为……不太妥当……”何晨光难得配合他。“有何不妥?说来听听。”“啧!咱娘现在有婚约了!”何晨光靠近王艳兵,在他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去你的吧,那个北泽的北辰王谁知道是死是活,找那么长时间连个影都没有。”王艳兵埋怨。“小点声能死吗?!”“咳咳,我发现了,你们两个月不见有点皮痒痒了吧?!”龚箭站在两人身后,活动的活动手腕。“没没没………没有啊!”这两人吓了一大跳。“一边倒立一边抄经书!去!!!”龚箭一嗓子把俩人吓去了。龚箭回头又看了一眼二牛“……俺啥都不知道,俺啥都没说……”二牛同志一脸无辜。“我饿了,给我做饭去,去去去。”龚箭一脸不耐烦的把他打发走了,然后坐下,用手拄着脑袋继续发呆。“易……宇辰……”


撒野❤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

liyulongae

判断点

财富方向。动与不动,哪个时点。从房想,从金价想,财富自由。

财富方向。动与不动,哪个时点。从房想,从金价想,财富自由。


月散成星

猫鼠案 展昭x白玉堂

前期回顾

白玉堂:“展昭,敢不敢背着你那青天大老爷做些为非作歹的事啊?”

第二章

白玉堂:“唉,你去生火,我去给老庞的折子添点儿图鸦!”

展昭:“白兄竟然肯鼎力相助,展某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白玉堂:“切~有什么好谢的。”


想到这里,展昭不禁笑出的声音,这个白老鼠可真是可爱呀!

第二日早上。

展昭刚刚穿好衣服洗漱完,只听外面,敲门如响雷,之后就是白玉堂那少年清脆的声音。

白玉堂:“展昭展昭快起来了,展昭你再不起来我就冲进去把你揪出来。”

就在白玉堂刚刚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门突然被展昭从里面打开了。

白玉堂一下扑了空,直接撞到了展昭的怀里。

此时展昭的心脏跳得飞快,天呐!

白玉堂此时稳住身形站了起来。

白玉堂一脸无...

前期回顾

白玉堂:“展昭,敢不敢背着你那青天大老爷做些为非作歹的事啊?”

第二章

白玉堂:“唉,你去生火,我去给老庞的折子添点儿图鸦!”

展昭:“白兄竟然肯鼎力相助,展某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白玉堂:“切~有什么好谢的。”


想到这里,展昭不禁笑出的声音,这个白老鼠可真是可爱呀!

第二日早上。

展昭刚刚穿好衣服洗漱完,只听外面,敲门如响雷,之后就是白玉堂那少年清脆的声音。

白玉堂:“展昭展昭快起来了,展昭你再不起来我就冲进去把你揪出来。”

就在白玉堂刚刚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门突然被展昭从里面打开了。

白玉堂一下扑了空,直接撞到了展昭的怀里。

此时展昭的心脏跳得飞快,天呐!

白玉堂此时稳住身形站了起来。

白玉堂一脸无所谓的说:“展昭你起的够快的呀,我这刚来敲门你就起来啦。”

展昭:“展某早就已经起来了,倒是你,昨晚这呼噜打的,我这隔到墙都听得到了。”

白玉堂:“你说什么,白爷我从不打呼噜的,算啦,爷不跟你计较,还是再来说说案情吧。”

展昭:“玉堂如此心急,连早饭还没吃吧?”

白玉堂:“诶,昨日还白兄,今日怎么变成玉堂了?”


哎,玉堂啊,你叫我怎么跟你解释啊?

展昭虽心里这样想,但他嘴上回答的却是:“大丈夫不拘小节,怎么白兄还在乎这点小事。”

白玉堂:“算了,随你怎么叫,你既然知道我还没吃早食,那想必是你定然也没有吃,那便一起出去吧。”


白玉堂心里想:“这展昭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看着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呢?”

这个想法在脑中一过,白玉堂也没多想。

白玉堂此时没有注意他自己一直在盯着展昭的脸看。

这在展昭的眼中可算是一片惊涛骇浪。

他,他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是看出什么了吗?不对呀,我也没说什么特殊的话呀!

展昭面上不显,心中却暗打起了算盘。

展昭:“那好,我们便一起去大堂吃吧。”




本章结束

谢谢有喜欢我的人

因为我还只是个学生,手机不能时常在身边。

所以更新的比较缓慢。

请大家多担待一点。

还是跟上次一样。


猫鼠cp

走大量私设

文笔不喜无怪

谢谢大家了!


欺世昧良

我心里苦,但我不说。

我心里苦,但我不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