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折槛组

19458浏览    155参与
--MelinaJIN--
[APH异色北欧组] 是5p折...

[APH异色北欧组]

是5p折槛组🖤❤️

这俩男的好配(什么)

[APH异色北欧组]

是5p折槛组🖤❤️

这俩男的好配(什么)

加某不做手书不改名⚠️

昨天自己走在雪地里想的,他们两个应该会是这种相处方式。

冷啊,兄弟。

昨天自己走在雪地里想的,他们两个应该会是这种相处方式。

冷啊,兄弟。

尼勒岛

【黑塔利亚新闻不知多少分】

头条:

王扫黄大队副队长诚邀各位前往西伯利亚看初雪

1.逃窜多地的F♂A兰西(芳心)纵火犯今日于英国伦敦抓获,括号中的二字系纵火犯本人添加

2.扫黄大队副队长发现自己弟弟偷偷向妹妹倒卖R18all耀本

3.一名西班牙教授在牛津大学为同学们描述了一节课马德里の天气,引得众英国人纷纷叛逃

4.与其同校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先生告诉我们,此事发生后该西班牙教授的橄榄油离奇失踪。

5.加拿大男子流窜多地宣扬隐身邪教,被一勇猛无畏的美利坚英语教师抓获。

6.《丹麦人的一天》,大型瑞典纪录片于今日正式开播。

7.一名美利坚英语教师在上课时惨遭来自澳大利亚奥地利多名恐怖分子袭击,具体原因正在调...

头条:

王扫黄大队副队长诚邀各位前往西伯利亚看初雪


1.逃窜多地的F♂A兰西(芳心)纵火犯今日于英国伦敦抓获,括号中的二字系纵火犯本人添加


2.扫黄大队副队长发现自己弟弟偷偷向妹妹倒卖R18all耀本


3.一名西班牙教授在牛津大学为同学们描述了一节课马德里の天气,引得众英国人纷纷叛逃


4.与其同校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先生告诉我们,此事发生后该西班牙教授的橄榄油离奇失踪。


5.加拿大男子流窜多地宣扬隐身邪教,被一勇猛无畏的美利坚英语教师抓获。


6.《丹麦人的一天》,大型瑞典纪录片于今日正式开播。


7.一名美利坚英语教师在上课时惨遭来自澳大利亚奥地利多名恐怖分子袭击,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8.昨日,不愿透露姓名的安道尔群众向我台发出询问:“为什么伊比利亚半岛充满了G气?”

伊比利亚官方回复:关 你 屁 事

你善良的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没能善良的对你-----特约评论员王濠镜说道。


9.丹西两国携手出游中,他们的家人非常担心他们,如果看到了这条新闻,请务必告诉他们国库保险箱密码。


10.近日,黑塔街著名养老院,遭多名英国人举报,举报内容如下: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常以探望亲友为由偷偷前去此处,不仅为养老院中老人造成极大影响,而且拖欠公务,该养老院居然放任此事发生,望尽早断绝关系,不得已采取暴力手段使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回家。

区欠萌官方回复:

首先问候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其全家,并再次告知诸位英国青蛙,区欠萌为一家风评良好的精神医院,养老院籍属北区欠福利协会。希望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其全家在下次发言时能打好腹稿。

举报的内容和回复都是如此的相像-----牛头不对马嘴,特约评论员王濠镜再次中肯的评价道。


11.“狗中哈士奇,国中土耳其。”这一网络名句的原作者今天真相大白,是一位来自希腊的自由职业者。


12.金主爸爸要求插播一条广告:

不要9998!不要998!不要98!只要8块钱,春药,红茶,亚瑟柯克兰,包邮送回家!


从明日起,黑塔利亚新闻不知多少分将为您直播洲际杯!

              下期再会!

--MelinaJIN--

折槛组【礼物】2019.11.28最终稿

阿丹的本名是 克里斯蒂安·卡尔

瑞桑的本名是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非国设,普通人

可能有ooc,请注意⚠️

原主题是APH深夜六十分的「螃蟹」


这还得从他俩上学的时候说起。


I

「害!你听说了没?!」

「克里斯蒂安这小子~」

「喜欢上了隔壁班的贝瓦尔德!」


「哈?我没听错吧!」


「骗你干嘛?!」

「他就是喜欢隔壁班那个……」

「那个成绩最好、人缘最差的瑞典人哪!」


「你可别说」

「克里斯被迷的那叫一个神魂颠倒」

「也不知道隔壁那货哪来这么大吸引力」


「他们以前不是天天打架么?」

「咋又喜欢上了……...


阿丹的本名是 克里斯蒂安·卡尔

瑞桑的本名是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非国设,普通人

可能有ooc,请注意⚠️

原主题是APH深夜六十分的「螃蟹」


这还得从他俩上学的时候说起。


I

「害!你听说了没?!」

「克里斯蒂安这小子~」

「喜欢上了隔壁班的贝瓦尔德!」


「哈?我没听错吧!」


「骗你干嘛?!」

「他就是喜欢隔壁班那个……」

「那个成绩最好、人缘最差的瑞典人哪!」


「你可别说」

「克里斯被迷的那叫一个神魂颠倒」

「也不知道隔壁那货哪来这么大吸引力」


「他们以前不是天天打架么?」

「咋又喜欢上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你还真信?反正我不信(^し^)」


之后传来了杠铃般此起彼伏的狂笑。

还有人开始互掐起来。


克里斯蒂安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这帮人也真是厉害,

在人家眼皮底下还说那么大声。


II

喜欢隔壁班那个瑞典大男孩已经有一个月了。


「今天的他也一样的与众不同呢~」

抛开那些烦人的八卦,

克里斯蒂安把他混乱的心思又扯回来,

想着他的心上人,百无聊赖的撑着脑袋。


「在我想他的时候,他会不会也在想我呢?」

「也许不会吧……」


瑞典男孩不苟言笑的表情,

就好似沉睡千年无法融化的坚冰,

藏起他如夜空一样深邃神秘的心境,

克里斯蒂安也许就是夜空中那点点繁星。


当然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III

「嗯。」

贝瓦尔德从来都是这样。

他不怎么说话,脸色也不太好。

所以他们真正的互动交流很少。


克里斯蒂安总感觉喜欢的人讨厌自己,

他不免有些失落。


「不对!光看表情哪里知道那么多?!」

「也许他心里是不讨厌我的呢~对吧!」


想到这里,

他的脸颊不自觉的有些发热,

这是年轻的温度,泛着十分可爱的颜色。


看起来神经大条的丹麦小伙,

倒也像个青春期的小女孩,

多愁善感又情窦初开。


IV

很快,贝瓦尔德就要过生日了。

克里斯蒂安彻夜未眠。


作为一个喜欢贝瓦的人,

自己却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真想锤爆自己的脑袋。


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

亲爱的上帝为他打开了一扇窗。


无意中,

克里斯蒂安从隔壁班同学那里,

偷听到一点关键的东西——


贝瓦尔德非常喜欢吃各种各样的螃蟹。


「真是天助我也!」

克里斯蒂安一下子干劲十足,

他走遍大街小巷、满载而归,

然后麻利的挽起袖子、系好围裙,直奔厨房。


V

厨房里溢满馨香。

阳光照进屋里,好像那个人,就在那里,向着自己甜甜地微笑。浅浅的金色漂浮在空气中,给窗下的桌板蒙上了一层轻纱,梦一般迷离,若隐若现。他伸出手,想去抚摸那像爱人一样温柔的轻纱,一阵调皮的风又扰乱了他的思绪。


渐渐的,窗外长街日暮,轻纱静静地飘落,金色沉淀下来,和桌板上的面粉相融。一滴眼泪无声而下,滑落在他的手边,他轻轻的抹的又抹,变得好似牛乳一般纯粹,奶油一般浓稠。


终于,克里斯蒂安准备了自己最拿手的点心。


他做了蟹肉馅饼,

还有瑞典式的巧克力蛋糕,

然后挑了一张精致的明信片,

写上祝语和「生日快乐」

仔细包装、带去学校。


他写了四种语言的「生日快乐」,

丹麦语、瑞典语、英语、还有日语。


这是他玩的一点小花样。


VI

贝瓦尔德生日当天。


克里斯蒂安趁着隔壁班上体育课,

悄悄地将生日礼物放在贝瓦尔德的课桌里。


什么事也没发生。

不过就是有那么一阵子,

以安静有序闻名全校的隔壁班

莫名其妙的吵闹起来,

几乎整个教学楼都能听见。


VII

克里斯蒂安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这就奇怪了。

自从贝瓦尔德生日过后,

克里斯蒂安每天都会在自己的课桌里,

看到一个小小的饭盒,

里面是非常丰盛的早餐。


早餐是送的那个人亲手做的。

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那个人根本不知道克里斯蒂安喜欢吃什么,

却总能让他一饱口福,然后爱上一些新的东西。


到底是谁呢?


VIII

克里斯蒂安重新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


教室里多了一个津津有味吃着早餐,

满脸幸福的丹麦小伙,着实是不可思议。


突然,一个好事的同学一脸坏笑的凑过来,

克里斯蒂安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扔了饭盒。


「克里斯~」

「你不是不吃早餐的么」

「什么时候又开始好好吃了呀!」


「大概在两个星期前……」

可怜的丹麦小伙这才缓过劲来。


「那是因为有人给你送饭呀!」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克里斯蒂安又大吃一惊。


「我昨天来得早」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进门就看到你那亲爱的瑞典小男神」

「在给你收拾桌子呢」


「诶?!!!」


「克里斯,你是不是跟人家说了什么?」

「我只是给他送了个生日礼物啊……」


「你确定你没说什么吗~」

「我刚听到隔壁班人说,你向他表白了~」

「还用日语表白呢~」


「什么??!!」

克里斯蒂安一脸茫然的呆在那里。


IX

「用日语表白……?」

「我只用日语说了个"生日快乐"吖」

克里斯蒂安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问题就出在那句日语上面?


不懂日语的丹麦小伙在网站上询问,

关于"生日快乐"的日语说法。


等了半天,终于有一个网友回复了。

「あいしてる。」


太好啦,事情解决了。

克里斯蒂安高兴之余,

也并没有多想,

就把这句话写在了明信片上。


问题就在这里!


克里斯蒂安又去求助翻译软件。


原文:あいしてる。

翻译:我爱你。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爱你。

……


那该死的提问网站真不靠谱!

屏幕前的他却喜极而泣,

感谢这个完美的错误。


X

沉默的瑞典男孩,不善言语。

他的痴心胜过言语。


世界尽头的极寒之地,

澄净的湖水泛起阵阵涟漪。


「我爱你。」


两个叛逆的少年曾经激烈的打闹着,

赤手空拳、头破血流,好似前世结下深仇。


可是,在那片极寒之地,他就像阳光一样。

驱散了漫天风雪,唤醒沉睡的心灵。


「请让我来打破坚冰!」


冰生于水而寒于水,阳光温暖了它,

它终于和碧蓝的湖水重新合为一体。


「你知道吗?我也爱你。」

夜空中的星辰越发闪亮。


丹麦小伙和瑞典男孩紧紧的拥抱、亲吻,

两个班级一同见证,

祝福两个彼此爱慕的有情人。


「他是我的骄阳,他让我光芒万丈。」

「十里春风,琼华夜放,不胜你嘴角轻扬。」


♥️♥️♥️


XI

十八岁的盛夏,

他以优异的成绩,

顺利走完了高中生涯。


走出昔日的校园,

回首蓝天下的绿树红墙,

他们斗志昂扬,

展开翅膀去自由飞翔。


XII

今天,贝瓦尔德二十七岁。


他和他的爱人克里斯蒂安,

经历了多年的两地分居,

终于等到了回国相聚。


XIII

「亲爱的小贝」

「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哦~」


克里斯蒂安兴高采烈的在信中说着,

字里行间都能闻见幸福的味道。


「我在Christian Gave预约了VIP双人桌!」

「那儿有全北欧最好的螃蟹大餐(`∨´Z)/」


Christian Gave

"来自克里斯蒂安的礼物"


这是一家以料理螃蟹闻名北欧的高级餐厅。


「这家餐厅和我的爱人同名。」

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感涌上心头。


XIV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贝瓦尔德一身正装,走进餐厅豪华的大堂。

他细细品味杯中的红酒,坐看身边人来人往。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


已经过了约定见面的时间,

克里斯蒂安却迟迟不出现。


无法拨通电话,

贝瓦尔德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甚至起身想要去寻找克里斯蒂安。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几下。


「亲爱的小贝。」

「非常抱歉,我那边出了点事儿。」

「晚些再到。」

「给你先点好了晚餐。」

「好好享受吧~」


还好他没事。

贝瓦尔德总算松了口气。

他有些埋怨的开始用餐。


XV

前菜上桌。

贝瓦尔德慢慢的吃起来,

顺便等着克里斯蒂安。


「这个味道,像极了我的爱人啊……」


谁也不知道,

十年前贝瓦的那个生日,

是克里斯蒂安梦想的开始。


XVI

正餐是惠灵顿牛排。


「诶,不是来吃螃蟹大餐嘛……」

「啊不管了,好吃就行」


贝瓦尔德笑笑,

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美食。

当然,他完全不知道

那个大大的惊喜就在后面。


XVII

美食需要等待。

贝瓦尔德等的有些犯困。


「无论是梦还是醒」

「不管这双眼睛或闭或睁」

「你都只会看到所爱之人」

他很喜欢这句歌词。


周围的灯光暗了下来,

服务生为贝瓦尔德点上了精美的蜡烛。

然而,奇怪的是,

整间大堂只有贝瓦一人被轻柔的烛光围绕着。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是我们餐厅首席贵宾的二十七岁生日!」


「贝瓦尔德先生,这里是您的第一道特餐。」

「这是我们主厨亲自为您准备的!」

「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客人们为他带来热烈的掌声。

西装革履的侍者为他送上美食与祝福。


十年前的馨香的扑面而来。


贝瓦尔德如同雕塑一般定格在那里,

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XVIII

第一道特餐,是时间和记忆。


是否还记得那一天?


十七岁的初夏。

课桌里小小的纸包,

蟹肉馅饼、巧克力蛋糕,

可爱的明信片,

用日语说「我爱你」。

力的作用,是彼此,是相互。

一切的一切,都恰到好处。


他闭上眼睛,

时间与记忆萦绕在一起。

他想着那句歌词,

他相信,

睁眼那一瞬,

会看到所爱之人。


XIX

「我想见一见你们的主厨……」

贝瓦尔德低下头,自言自语。


缓缓的打开双眼,

一个高大的北欧青年站在贝瓦尔德的面前。


贝瓦尔德不敢相信自己。

那句歌词,一定是真的吧!


XX

「贝瓦尔德先生。」


「我就是Christian Gave餐厅的主厨。」

「克里斯蒂安·卡尔」


「下面这道菜,就是闻名北欧的螃蟹大餐。」

「我要让全北欧、全世界都知道」

「你是我今生最美好的梦想。」


他变了很多,却又一点没变。


依旧是清秀俊朗的五官,

依旧是神经大条又多愁善感。

那是他曾经不共戴天的死对头,

是他深深爱着的那个丹麦小伙。


只是,

如今整齐的制服,

代替了那时凌乱的校服。


XXI

第二道特餐,是爱与梦想。


两个懵懂的少年,

一个沉默不语,

一个玩世不恭。


幼稚与成熟的交汇点,

他努力辨别方向。


「贝瓦尔德最喜欢各种各样的螃蟹。」


上帝关上了门,打开了窗,

他游走在爱情边缘,

燃起了希望。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由衷为他开心、为他流泪、为他改变

在世界上可以有那么那喜欢的人,真好!


「我的一切,专属于你。」

「我的世界,因你而变。」


无比骄傲与幸福的,

以爱之名成就梦想。


XXII

「那天,我收到了一份礼物。」


是他是他

依然能想起

记忆中的班级

那里坐着一个沉默不言的身影


是他是他

依然能想起

记忆中的公告栏

那里写着一个熟悉动听的名字

是他是他


就如餐厅的招牌一样,

那是来自青春年华,

是来自所爱之人最珍贵的礼物。


XXIII

「你还爱我吗?」

明亮的眼睛,

目光如点点繁星。


「你为我付出那么多」

「现在,该轮到我了」

「亲爱的克里斯蒂安--」

「你想要什么,请尽管告诉我。」


泪水悄悄落下,

他深情的笑着,单膝跪地。


「我想要你。」


「小贝。」

「请嫁给我,和我永远在一起。」


恒久的钻石,

闪耀的烛光,

朝阳倒映在湖水之上,

宁静的湖水光芒万丈。


「嗯。」


他依然不善言语,

却坚定的把自己的一生,

交给那个深爱着他的丹麦小伙。

子乙

还想搞svitjod和东西哥特王国还有幼年诺爹的故事。
按理说北区这帮人打小就不是很有国家主义情怀的样子,也没啥怜悯心。(靠)

还想搞svitjod和东西哥特王国还有幼年诺爹的故事。
按理说北区这帮人打小就不是很有国家主义情怀的样子,也没啥怜悯心。(靠)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是折槛的...

APH深夜六十分🎈

是折槛的「病号服」

「I'm alway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night」

APH深夜六十分🎈

是折槛的「病号服」

「I'm alway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night」

_团姬_
深夜60分的折槛太菜了,画不出...

深夜60分的折槛
太菜了,画不出他们万分之的帅。。。。真的,我发誓脑内图真不这样。。。

深夜60分的折槛
太菜了,画不出他们万分之的帅。。。。真的,我发誓脑内图真不这样。。。

子乙

黑云翻滚灵魂被风凌迟的天气适合上演人间悲剧,雨水随后就到。此地常阴雨,但风是烈风,鲜有的状态。

马赛厄斯抽出贝瓦尔德胸口的剑,死就从贯穿他心脏的切口蔓延开。剑是把好剑,被精心保养,擦净血可以锃亮如新。死非寻常人的死,过后要有新的、完好的贝瓦尔德破茧而出,剩的躯壳喂食渡鸦蝇豸。

此时二人还不是这些名字,无需在意,知道是这二人足够。

活着的那个行动熟稔,熟悉将未死之人从疼痛、挣扎和抽搐中解放的程序,手起刀落间镶嵌悲天悯人的柔情。他以漫长不生不灭换来经验:战争要趁人没来得及麻木时告终,又要趁人没来得及幸福时开幕。生灭数十年后他就成了先知,能预见靠烧杀掠夺才得以生存的吃人日子迟早要过去,永续的联盟迟早分崩离...

黑云翻滚灵魂被风凌迟的天气适合上演人间悲剧,雨水随后就到。此地常阴雨,但风是烈风,鲜有的状态。

马赛厄斯抽出贝瓦尔德胸口的剑,死就从贯穿他心脏的切口蔓延开。剑是把好剑,被精心保养,擦净血可以锃亮如新。死非寻常人的死,过后要有新的、完好的贝瓦尔德破茧而出,剩的躯壳喂食渡鸦蝇豸。

此时二人还不是这些名字,无需在意,知道是这二人足够。

活着的那个行动熟稔,熟悉将未死之人从疼痛、挣扎和抽搐中解放的程序,手起刀落间镶嵌悲天悯人的柔情。他以漫长不生不灭换来经验:战争要趁人没来得及麻木时告终,又要趁人没来得及幸福时开幕。生灭数十年后他就成了先知,能预见靠烧杀掠夺才得以生存的吃人日子迟早要过去,永续的联盟迟早分崩离析,自我迟早一无所得。他的自身定位很精确,需等候每个预见的实现,切不可冷眼旁观。与生俱来的使命是以手中一柄剑将人们从历史的狂流中解救出来,决绝,无可动摇。

这行动进行过无数次,未来还要无数次,未活的那个没有一次能从他布施的死里获得解脱,让他感到愧与疚。

不能做哲学家——哲学家将生存读作艺术和美,并时常感到无意义与荒谬——马赛厄斯需要生而为人的生命太漫长,不能做哲学家。未活的那个更柔情,很多次为了埋他进大海,拖拽着他脱下的皮囊跋山涉水,还用礁石立碑,凿他名字。那未活者最终因马赛厄斯的教养而更似人,用以维系二者的最原始、捕食与被食的戒备与惊惧被人性柔和地碾碎,消融在细浪里,却令他们更加难以面对彼此。

死还在未活者里逡巡,一具躯壳做了告慰这婆娑之地的十字架,双手是愿意禁受一切的形状,惨白色;眼眶里盛着一汪湖水,左右各一相互对称,无喜悲。活着的就仆倒进湖水,被哲学家精神捆在湖底,想他们是被困在狂流中,他找不到出去的办法。

不能从重新树起的十字架寻求原宥——十字架将折磨视为信仰和义,剥夺人的呼吸,从来是酷刑——马赛厄斯拒绝抛弃悬在头顶的良知,不能从十字架寻求原宥。他思考过那未活者再也活不过来的假设,也想有一天告诉那人:逃!远离!长久地避开这死斗坑,不要羞耻于做逃兵。都成不了拯救。

未活的那个没有坟,有把好剑立碑。用死啄开旧皮囊后坐起来一个赤子,无言,先一只手,又一只手跟着,在活着的那个颈上围成环。

马赛厄斯就在环中流泪,怪没能有几束阳光撕裂重重阴霾让这新生更热烈慑魄惊魂。


【后记】

正经讲话之前我要先讲:哈戳戳滴。

收拾文档发现的一篇大概写在16或者17年的文段那时候在搞JCS就比较这个调调,现在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了,但是记忆里构思这个玩意是在更久之前。最后两个自然段是这两天后加的,本来是想搞个好结局比如哥儿俩相互架着迈向光明的未来,后来因为读完前文窒息中所以就算了。

大概可以当成对cp理解的小作文。我才活了二十几年,共情活好几百上千年的就很难,只能讲我尽力了(……)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ヘタリア/折檻組



🇩🇰麒空@aikiaikia 


🇸🇪ゆう@5284yuu


📷シムナさん@simunacanon

🔗https://twitter.com/5284yuu/status/1189129025282641921?s=21


#授权转载

ヘタリア/折檻組




🇩🇰麒空@aikiaikia 


🇸🇪ゆう@5284yuu


📷シムナさん@simunacanon

🔗https://twitter.com/5284yuu/status/1189129025282641921?s=21


Klein Why
很没文化的不是啥设定也不想讲什...

很没文化的
不是啥设定也不想讲什么更不是负能 单纯写字而已 想装个逼就贴个存在主义标签 还带折槛组玩 爽的很

很没文化的
不是啥设定也不想讲什么更不是负能 单纯写字而已 想装个逼就贴个存在主义标签 还带折槛组玩 爽的很

--MelinaJIN--
「打倒丹麥!!殺了這個丹麥人!...

「打倒丹麥!!殺了這個丹麥人!!!」

囚禁於鏡中的丹麥青年

他的名字叫克里斯蒂安


是丁马克🔍那套图背后的故事

(竟然真写出来了)


微史向 是个刀🔪 有点甜的🔪

脑洞产物 请注意避雷⚠️

这是最终稿!我发四我再也不改了(什)

「打倒丹麥!!殺了這個丹麥人!!!」

囚禁於鏡中的丹麥青年

他的名字叫克里斯蒂安


是丁马克🔍那套图背后的故事

(竟然真写出来了)


微史向 是个刀🔪 有点甜的🔪

脑洞产物 请注意避雷⚠️

这是最终稿!我发四我再也不改了(什)

是李策不是李厕

【折槛组】名

 


*瑞/典X丹/麦


*国拟


 


 


Jeg troede, du ville huske det.


 


 


瑞典对于丹麦的姓名已经很模糊了。


存在于他脑中不确定的只音片节甚至不够他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单词,他的名字仿佛就像是怅然浩瀚记忆海洋中微不足道又遥远的光亮,瑞典常常只是隔着惊涛骇浪冲它投去轻飘飘的一瞥,在窥视不到其中的具体形状便放弃了探究。


他依稀可以记起穿着斗篷张牙舞爪的丹麦,嘴角扬起一个夸张的弧度去微笑,从嘴里说出模糊不清的词汇来。


 


有些没有被强化...

 


*瑞/典X丹/麦


*国拟


 


 


Jeg troede, du ville huske det.


 


 


瑞典对于丹麦的姓名已经很模糊了。


存在于他脑中不确定的只音片节甚至不够他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单词,他的名字仿佛就像是怅然浩瀚记忆海洋中微不足道又遥远的光亮,瑞典常常只是隔着惊涛骇浪冲它投去轻飘飘的一瞥,在窥视不到其中的具体形状便放弃了探究。


他依稀可以记起穿着斗篷张牙舞爪的丹麦,嘴角扬起一个夸张的弧度去微笑,从嘴里说出模糊不清的词汇来。


 


有些没有被强化的痕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衰退造成遗忘。


瑞典真正认识到这点是在满是硝烟尘土的战场。他很疲惫了,身上的战服都会使自己觉得沉重。到处都是斑驳着流淌的鲜血,空气中流淌着的红色的火药与血腥味混合着冲进鼻腔,又透过战袍融进他的身体,不断消融在他的血液中、镌刻进他的骨肉里。泥土和干涸的血迹布满了整个面庞,直觉告诉他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逊爆了,因为他现在正依靠着插入土地中的枪支才勉强站立在丹麦的面前。


但好在丹麦的情况比他还要糟糕得多。


此时丹麦满身伤痕,身上的战袍早就破烂不堪,他靠在泥土和丹麦军、瑞典军所搭积的矮墙上,甚至无力起身同自己对峙。


 


“…丹/麦。”


瑞典微眯着眼睛看他,自喉间模糊地吐出个词汇,而这个词仿佛在他头上转了两圈之后才落进对方脑子里,丹麦勉强支起眼皮冲瑞典看去,沉默了好一会才咧嘴笑起来,用同样含糊的语调回答他:“哈…干的不错啊?瑞/典。”


 


“…你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啊?高兴一点吧,战/胜/国!…每场战斗的胜利都值得庆祝,瑞/典。”


“可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结束。你会善罢甘休吗?丹/麦。”


 


瑞典仔细凝视着丹麦那双深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只有在尘土飞扬的战场上才如此熠熠生辉的眼睛,这是他从前每日都要面对的眼睛,而从今往后他又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面貌端详注视了。


 


“贝瓦尔德。”


丹麦轻声念叨着,瑞典很难推断出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冗杂的大脑就像煮着一大锅石油咕嘟咕嘟冒着泡,一些莫名其妙的思绪不知从哪里涌出来填占了他的脑海。但事实上丹麦则要平静的多,这种战争他已经经历的太多——不得不说在他漫长的生命中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战争了。第一次经历残酷、壮烈最后惨败的战争的具体时间早就腐烂残破不堪,实在不容人细想,熟悉的一切,铁锈味与血腥味早就作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所存在,大脑经历过太多的问题,很多感觉早都在不断淡化中逐渐麻木了。


可他还是能感觉到,心脏中无法填补的空虚感,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的血液中脱离,从自己这里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于是他才能用开裂灰败的双唇念出他的名字,贝瓦尔德,贝瓦尔德,就像是以往每个闪烁着新生光芒早晨。


 


瑞典想回应他,但欲望被哽塞在喉间吐露不出一星半点——他早就忘记了丹麦的名字,甚至无法吐出哪怕一个单词回应示意,那种无力感风暴似的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了所有其余感官的传递。他放开手跌坐在丹麦的面前,双手撕扯着喉咙,无力地妄图打破着该死的禁锢。


瑞典亲吻了他。


他选择通过这个吻来传递一些他所想表达的,丹麦所明白的,那些为他所产生的。他用尽了力气去亲吻丹麦,亲吻他的夜明灯。丹麦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瑞典胡乱的猜测他或许是累了,或许是真的要放手了,当然他无法抑制这些想法的疯长,只任由他们肆意妄为。他现在没有什么其他想要做的,他只希望亲吻自己的夜明灯。


前途还很漫长,丹麦伸手覆上瑞典的双颊,阖上眼感受生命的震颤。


 


 


我们距离黎明还很漫长。


但我庆幸我们不会停下。


 


 


 


“Jag hoppas jag minns.”


 


 


 


 


 


*TBC


Klein Why
挺久之前摸的 几个月了吧 有参...

挺久之前摸的 几个月了吧 有参考

挺久之前摸的 几个月了吧 有参考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终极末班车!

这里是万年迟刻的「折槛组-螃蟹」

正式名【礼物】

APH深夜六十分🎈 

终极末班车!

这里是万年迟刻的「折槛组-螃蟹」

正式名【礼物】

蛋仙

哈哈哈哈哈哈沙雕表情包


P4原图


所以露熊真的长出熊耳朵了【滑稽

哈哈哈哈哈哈沙雕表情包


P4原图


所以露熊真的长出熊耳朵了【滑稽

子乙
“大海是人类最初的家。” 经验...

“大海是人类最初的家。”

经验告诉我们,太过注重细节,细节反而容易被忽视。当发现人类大脑具备一些神奇的功能之后,我决定把画面中的细节交给观看者的大脑完成。

“大海是人类最初的家。”

经验告诉我们,太过注重细节,细节反而容易被忽视。当发现人类大脑具备一些神奇的功能之后,我决定把画面中的细节交给观看者的大脑完成。

Klein Why
本子里唯二的新图1/2

本子里唯二的新图1/2

本子里唯二的新图1/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