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抚顺

4857浏览    4460参与
酷饼干

宴会上的凤阳公主~只好让贵人代替下啦 第一章居居并没有出场 活在台词里啦

宴会上的凤阳公主~只好让贵人代替下啦 第一章居居并没有出场 活在台词里啦

smile蔷薇光年

海璃同人3

小琉璃嘴里叼着玉米,嘴边还有稀碎的残渣,后背抵在墙上,两只手紧紧放在眼前人的胸前,保持两人的距离,她根本不打算放弃嘴里的玉米,这样保证了自己的吃货属性,但是也成功地让海云帆把她圈到了怀里。

海云帆从姑娘如星子般清澈的眼神里看到了疑惑,看到了单纯,更看到了一身黑衣的自己,一如当年灵剑派藏经阁内他和她的私下见面。只是没想到一晃这么久了,自己变了,她却没变,如受惊的小鹿一样的眼睛,让海云帆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她到底好不好。

想到这里,海云帆突然笑了,心里想:没想到还真让王兄说中了。王陆在海云帆出门前说要把他的叫什么撩妹大法教给自己,但是海云帆可能是打算靠个人魅力征服对方,或者根本就是明白...

小琉璃嘴里叼着玉米,嘴边还有稀碎的残渣,后背抵在墙上,两只手紧紧放在眼前人的胸前,保持两人的距离,她根本不打算放弃嘴里的玉米,这样保证了自己的吃货属性,但是也成功地让海云帆把她圈到了怀里。

海云帆从姑娘如星子般清澈的眼神里看到了疑惑,看到了单纯,更看到了一身黑衣的自己,一如当年灵剑派藏经阁内他和她的私下见面。只是没想到一晃这么久了,自己变了,她却没变,如受惊的小鹿一样的眼睛,让海云帆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她到底好不好。

想到这里,海云帆突然笑了,心里想:没想到还真让王兄说中了。王陆在海云帆出门前说要把他的叫什么撩妹大法教给自己,但是海云帆可能是打算靠个人魅力征服对方,或者根本就是明白这些对于琉璃仙来说还不如一筐玉米来的实惠,所以根本就没有给王陆这个学霸当老师的机会。

王陆嘟嘟囔囔说了好多,海云帆着急来见琉璃仙也没有怎么听,不过最后一句他记得,王陆说,你根本不是琉璃师姐的对手。

起初,他还不相信,可是当他此时此刻,设身处地地时候,他发现,王兄说得真对,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他输了,输得彻底,如果硬要问的话,可能从两人在灵剑山的第一面起,从他说“琉璃师姐美是美,但万万不可亵渎”起,从躲猫猫起…当真一物降一物。

他海云帆自认冷静睿智,偏偏遇上她,什么方寸全都乱了。

“小海,你怎么了?”海云帆走神的时候她已经将玉米拿下来,用一只手戳了戳海云帆的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琉璃的脸上也是面带笑意,嘴角的梨涡深深陷进去,海云帆握住她的手,那曾经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四目相对,目光灼灼。

“你的脸好软啊,像糯米团子一样,你给小琉璃买糯米团子好不好,爹爹不让我吃。他说女孩子不能吃那么多,以后就没人要了。”说完,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腰,又悄悄抬眼看了看对面小海的腰,鼓着腮帮子,将手中的玉米一扔,“不吃了不吃了,我的腰这么粗,还没有小海的细。”抬着头,斜望着天,“这几日少吃一点儿说不定就会瘦一点了。”

看着对面掰着手指头想这两天不吃什么的琉璃仙,海云帆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心猿意马,伸手将她搂进怀中,她怎么能这么可爱?趁她不注意,在她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什么?!你问为什么趁不注意?因为碰了小琉璃的腰会被打的。

你不行啊,你看海云帆就知道了,现在,她和小琉璃正在院子里,双方各站一边,海云帆身后还有一堆万法仙盟的弟子准备抓自己,天轮真君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好你个海云帆,当初没被我踹够是吧,还敢来调戏我女儿,你以为我万法仙盟是你军皇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来人,给我抓住他。”

smile蔷薇光年

故事的设定发生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


王陆王舞在灵剑派继续以师徒的身份自居,在无相峰过着你是无相峰第一美女,我是无相峰第一美男的生活。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你不说,我不说,但是方鹤长老是真真看不下去,“五师妹,你说说你以前无赖耍横,没大没小,目无尊长,坑蒙拐骗……”

“三师兄,我都没发现原来你这么关注我啊,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说着还像方鹤抛了个媚眼,“无耻,当真无耻王舞你真是…要不是掌门师兄拦着,我早就把你按照我派规矩处置你了。”

“三师兄,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你知道掌门师兄为什么不让你处罚我吗,因为他是我的相好的。哈哈哈。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我的小陆儿去了,他答应我...

故事的设定发生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


王陆王舞在灵剑派继续以师徒的身份自居,在无相峰过着你是无相峰第一美女,我是无相峰第一美男的生活。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你不说,我不说,但是方鹤长老是真真看不下去,“五师妹,你说说你以前无赖耍横,没大没小,目无尊长,坑蒙拐骗……”

“三师兄,我都没发现原来你这么关注我啊,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说着还像方鹤抛了个媚眼,“无耻,当真无耻王舞你真是…要不是掌门师兄拦着,我早就把你按照我派规矩处置你了。”

“三师兄,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你知道掌门师兄为什么不让你处罚我吗,因为他是我的相好的。哈哈哈。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我的小陆儿去了,他答应我今天带着我去军皇山找那个小帅哥。耽误了我看帅哥,我要你好看啊。”

转身,出了大殿,王陆早已御剑等候,“师傅,你怎么真的慢啊,让人家等好久呢。”王舞捧着他的脸,说“小陆儿乖,今晚补偿你。”

站在广场上的弟子还有正在训练他们的傲观海满脸惊讶,“师姐,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了?”王舞尴尬地笑了笑,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有空来我们无相峰玩哈。”立刻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小陆儿,小海这么急着找我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王陆也摇摇头我“我也不清楚,自从战事平息,小海回去接管军皇山,我们就很少联系,现在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解决不了的大事,才需要我这个伟人亲自前往。”

“小海,你怎么了?是想…我…了…吗?”这是什么情况???

好好的军皇山现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玉米地。王舞还没明白,王陆却一脸“我懂得”的表情,一把搂住海云帆的脖子,“可以啊,小海,已经出手了?怎么样?用不用我教你两招,保证手到擒来。”说完还不忘指指身边的王舞,这就是自己的战利品。

“王兄,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前几日刚刚找到小琉璃。叶璃已经在上次大战中彻底消失,但是她不记得我了呀,连带着所有灵剑派的记忆都没有了。我一靠近她,她就跑远了,😓😓😓我也很无奈。”

海云帆如今成为军皇山的大将军,在九州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长得也是温润如玉,剑眉星目,声音有些温柔,但丝毫掩藏不住他现在的杀伐果决。

“你们说,我们将军长得这般好看,为什么到现在也不成亲?当年前将军在这个年纪已经有了大少爷了。你们说将军他不会那个吧?我可是听说将军在灵剑派的时候和那个王陆关系挺好的。”“不知道别瞎说,咱们将军是有心上人的。是万法仙盟天轮真君的掌上明珠。人称琉


莫緋

记得(短篇原创)

他死亡在午夜十二点


好像出了什么差错,地狱 天堂全部将他遗忘。


他的灵魂在世间游荡。


“你在等什么?”​漆黑的天空,她戴着黑色的口罩。


“我在等什么?”他不惊,只是看她。


她歪了歪头:“人总该有些羁绊吧?”


“我不是人。”他浅笑。


“那是鬼?”她摸了摸他的头,“明明是人。”


“是鬼。”他粗暴地推开她,又忽然停顿了,“你不怕我?”


“是鬼也是大善鬼,有什么好怕的?”她笑

“为什么?”他偏头问


“你救过我。”她看着他


“是吗?我忘了呢,那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啦...”他低眉看她。


“不过,谢谢你还记得我。”


他死亡在午夜十二点


好像出了什么差错,地狱 天堂全部将他遗忘。


他的灵魂在世间游荡。


“你在等什么?”​漆黑的天空,她戴着黑色的口罩。


“我在等什么?”他不惊,只是看她。


她歪了歪头:“人总该有些羁绊吧?”


“我不是人。”他浅笑。


“那是鬼?”她摸了摸他的头,“明明是人。”


“是鬼。”他粗暴地推开她,又忽然停顿了,“你不怕我?”


“是鬼也是大善鬼,有什么好怕的?”她笑

“为什么?”他偏头问


“你救过我。”她看着他


“是吗?我忘了呢,那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啦...”他低眉看她。


“不过,谢谢你还记得我。”



鹤鸣🎶

前:任何太太的图我都不会进行二次上传,商用,不会乱抱稿子,会乖乖听话,不会把太太的图随便拿来刻章描图临摹,顶多做个壁纸头像。
ch tag不点推荐是因为我实在是担心太太被屏或被封号!表白每一位太太!

各位前辈好,这里是鸽手米雅,你也可以叫我鹤鸣\死鱼\米雅\南辞——

手账/鸟类爱好者!偶尔写梗

没什么特长,会写文,会一点画画唱歌摄影写字,放心我是菜批,请来教我画画【??——我这人很好说话的!!不要害羞!想扩我请看完!!

混语c,玩mp!不 混 D 5,不管现在还是以前,我不混了好吧?

主:美漫\美游\ch\mo4

冷圈爱好者——圈子很杂,所以你也不知道我会突然发什么神经去推荐什么圈...

前:任何太太的图我都不会进行二次上传,商用,不会乱抱稿子,会乖乖听话,不会把太太的图随便拿来刻章描图临摹,顶多做个壁纸头像。
ch tag不点推荐是因为我实在是担心太太被屏或被封号!表白每一位太太!

各位前辈好,这里是鸽手米雅,你也可以叫我鹤鸣\死鱼\米雅\南辞——

手账/鸟类爱好者!偶尔写梗

没什么特长,会写文,会一点画画唱歌摄影写字,放心我是菜批,请来教我画画【??——我这人很好说话的!!不要害羞!想扩我请看完!!

混语c,玩mp!不 混 D 5,不管现在还是以前,我不混了好吧?

主:美漫\美游\ch\mo4

冷圈爱好者——圈子很杂,所以你也不知道我会突然发什么神经去推荐什么圈。只要是我喜欢的动漫或者圈子我就是甜甜全员吹。

雷mdzs,我是暴躁老哥,请不要瞎踩这个雷。

时不时删掉水动态,负能隔天就删,日老福特随意。

主吃:billdip,willrd,bed end friends友情向,LS,冰乙,Sigma(sigx社长——大多数圈都是杂食。

*游戏

忍3 姜饼人 食物语 明日方舟 等

音游爱好者,但是手滑

*混圈问题

我可以为了你开皮,圈子巨杂

国漫日漫美漫通吃,喜欢刺七等等。

我的圈比你想象的多的多。

冷圈居多,例永七等

[混圈子与我语c圈子无关]

yuan0117

怎么就这么难 

怎么就这么难 

2319

炭炭的眼睛啊!!!
师兄千万不要有事!!!
蛇恋没事我太开心了!!!
愈史郎NB!!!
无惨晒太阳吧(‵□′)

……我这跌宕起伏的心情……

炭炭的眼睛啊!!!
师兄千万不要有事!!!
蛇恋没事我太开心了!!!
愈史郎NB!!!
无惨晒太阳吧(‵□′)

……我这跌宕起伏的心情……

鹤鸣🎶

整个世界就我画画最烂。

整个世界就我画画最烂。


惟灯见

“我来寻……寻一个天生红发金瞳的丫头。”

“那丫头是个妖孽,需得我收了去,要不然呐……”

“她目光所及之处生灵涂炭,指尖所触之人家破人亡。”

沈七晃悠着刚从戏台子后面翻出来的拂尘,缓缓地说,似是这样、便可以藏住他的哽咽。

“我来寻……寻一个天生红发金瞳的丫头。”

“那丫头是个妖孽,需得我收了去,要不然呐……”

“她目光所及之处生灵涂炭,指尖所触之人家破人亡。”

沈七晃悠着刚从戏台子后面翻出来的拂尘,缓缓地说,似是这样、便可以藏住他的哽咽。


峰颖

五 维护

“原田熊二于香港造人刺杀,同天明楼由香港飞往上海。汪处长,你怎么看。”梁仲春拿出两份报纸,分别指了指原田熊二和明楼,对汪曼春说。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师哥。”汪曼春柳眉一竖。

“唉,汪处长,你难道就没怀疑过。原田熊二死了对谁好处最大,想必不用我多说。而且你想想,明楼身边跟着的是谁,是那个身手矫健,来无影去无踪的阿诚,那个明湛看起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样的人,像是搞经济的人吗?”

汪曼春沉默了。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明楼,这样一个人空降到76号,若是别人汪曼春恐怕连他祖宗十八代都会查个底朝天。但偏偏是明楼,这个她爱到骨子里的人。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他很可疑。但汪曼春又极度渴望明楼是和她站在一起的。这些年,她表...

“原田熊二于香港造人刺杀,同天明楼由香港飞往上海。汪处长,你怎么看。”梁仲春拿出两份报纸,分别指了指原田熊二和明楼,对汪曼春说。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师哥。”汪曼春柳眉一竖。

“唉,汪处长,你难道就没怀疑过。原田熊二死了对谁好处最大,想必不用我多说。而且你想想,明楼身边跟着的是谁,是那个身手矫健,来无影去无踪的阿诚,那个明湛看起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样的人,像是搞经济的人吗?”

汪曼春沉默了。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明楼,这样一个人空降到76号,若是别人汪曼春恐怕连他祖宗十八代都会查个底朝天。但偏偏是明楼,这个她爱到骨子里的人。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他很可疑。但汪曼春又极度渴望明楼是和她站在一起的。这些年,她表面上狠辣弑杀,实际上她心里恐惧极了,孤独极了。她多希望能有人真正关心自己,能有人在黑暗里陪着自己。可是,没有。叔父把她当作棋子,南田洋子表面上重用她,却渐渐将她打造成帝国最完美的杀人工具。汪曼春想反抗,她也不想整天与杀戮为伍。可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察觉,如果不和那些利用自己的人站在一起,那这个世上恐怕没人会理睬她,自己就真真正正是孤身一人了。所以她甘愿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只有如此,她才能感到自己活着。可现在,明楼回来了,汪曼春那早已死去的心仿佛又有了生机。只要明楼告诉自己,他是谁,汪曼春一定会帮他,不惜一切。可是几次交锋,让汪曼春感到自己这个师哥变了,变得陌生,变得可怕。他不再信任自己,做事都想方设法瞒着自己。呵,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如今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吧。

“好,我同意试试他。我派个人假装情报贩子?”

“可以。”

“派谁去?”

“你想让谁消失?”

 

“话说,曼春姐真的怀疑你了?”解决了试探明楼的人后,明湛问到。

“应该只是试探。至于怀疑,应该还说不上。”明楼依旧不慌不忙的洗着手,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你想怎么办?”

明楼笑了,“当然要陪她把这出戏唱完。”

 

“师哥,怎么去了这么久?”看到自己派去的人迟迟不见踪影,汪曼春心下已有了几分猜测。

“汪大小姐什么时候改行做清洁工了?”明楼反问。

“师哥难道随身戴着一副透视镜吗?”知道自己的计划被识破,汪曼春有点不好意思,略带娇嗔地问到。

“你为什么总把自己保持在工作状态。你是不是想对进入新政府的每个人,包括我进行身份甄别吗?”

“大哥,别那么大火气。曼春姐也只是公事公办吗。”听到明楼如此质问汪曼春,明湛听不下去了。是要演完这出戏,可也不能这么训她呀。

“跟你有什么关系。论级别还轮不到你来和我说话。”似是没料到明湛会突然跳出来,明楼皱了皱眉,示意现在没他的戏份。

明湛像没看到一般,自顾自地继续说:“突然从天而降这么大的官,搁谁谁不好奇。曼春姐也只是尽自己的职责,再说这件事恐怕梁处长也不干净。怎么大哥这是要拿亲人开刀?而且在76号我是你下属,出来了你就别拿领导身份压人了好吗?真老土。”说着,明湛还对明楼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的不满。又对汪曼春眨眨眼,笑了笑,示意她配合。

“嘿,曼春,你看看这小子,没大没小。你平常是不是对他太过放纵了!”

“呵。阿湛在我身边可是很乖的,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惯坏了,一遇到你就张牙舞爪的。”汪曼春一笑,也起了调戏明楼的心思。连她自己都没发现,似乎有明湛在身边的时候她就特别孩子气。

“你们两个,”明楼指了指一唱一和的二人,一脸无奈地说,“串通好了的吧。”明楼感觉自己又被自家弟弟给卖了,还是恶意的。

“你们几个,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汪芙蕖笑呵呵地走过来,那模样真是个十足的慈祥的老人。

“没什么,只不过曼春犯了点小错,我教训教训她,想不到却被他们两个联手捉弄了。”明楼也是一笑,好像真是什么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

“哈哈,小孩子,顽皮点没什么。倒是曼春我好久没看她这么开心过了。唉,当年要不是你大姐反对,你和曼春或许早就……”

“早就什么?要是没有我反对,汪家大小姐早就成了明家大少奶奶了吧。”明镜带着怒意冲了进来,身后是阻拦不及的阿诚。

汪曼春看到是她,心中恨意难平,不由把头撇到一边,不想再看。

这厢明楼明湛也是措手不及,两兄弟对望一眼,都乖乖地走上前去迎接。

 

“你们回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

只听一声脆响,明镜一巴掌扇到明楼脸上。至于为什么是明楼不是明湛,谁让他站得近呢。

“你凭什么打人!”汪曼春再也坐不住了,不顾自己说这话是站在什么角度,也不管那边的明湛疯狂使得眼色,直接脱口而出了。

“我管教自己的亲弟弟,碍着你汪大小姐什么事了?”明镜反唇相讥。

“您要管教您的亲弟弟,您回家管教去。你跑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借我师哥打我叔父的脸。可是你别忘了,今天是我们汪家请客,不是您明家做东。”汪曼春也意识到自己此时站出来多少有些不合适,但话都说了,总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更何况还是在明镜面前。

“呵,说得好。”明镜微微一笑,“我是要回家去管教他们两个的。”说着,瞪了眼一旁的明湛,“湛儿,你过来。”

“大姐。”

“你听到她说什么了。别人也许不了解你想什么,可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想什么我最清楚。今天我再告诉你一遍,不管是你还是你大哥最好和汪家人划清界线,过去的事还是忘了的好。”明镜的声音在明湛耳边冷冷响起。

从小到大,明湛对自己这个大姐一向尊重有加,知道明镜的艰难,所以他尽量事事都让大姐少操心,可是这一次,“大姐,对不起。”明湛扑通一下跪在明镜面前。

“你什么意思?”明镜看着他,语气越发冷淡。

“我不能。明汪两家的恩怨都是上一代的事了,和曼春姐没有关系,您就不能…”

“闭嘴!难道你连父亲的遗命都不听了吗?就为了一个女人,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跟我回家,以后不许再见她。”明镜怒不可遏,最后几乎要吼出来。

“对不起。”明湛深深低下了头,这一刻,他心里对明镜无比愧疚,可他知道对于汪曼春,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他不会放手。

至此,满堂宾客皆错愕,包括汪芙蕖。外界皆传汪大小姐与明家大少爷两情相悦,可今天为了汪曼春出头的却是名不见经传的明家二少,这……众人的脑子有点跟不上了。而稍灵光一点的都已经看明白,不禁感慨汪大小姐真是好本事。

而汪曼春此刻则有些感动,她本就做好了要被明镜羞辱的准备,正打算和她相争,没想到有人替她说话维护她,原来也是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的。可是望着跪下的明湛,她心中又不免泛上一丝酸楚。为什么师哥你就不能如此替我出头呢?当年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至于阿湛,汪曼春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可是自己这颗心早就给了别人,灵魂也早已不再干净,这样的自己怎么配的上如此纯粹的明湛呢?一瞬间,汪曼春的心如同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

 

峰颖

四 重逢

#不想写明楼和汪曼春重逢,所以跳过。

“报告,侦听组组长前来报到。”

“进。”

“汪处长,好久不见。”

“阿湛,怎么是你?”汪曼春吃了一惊。因为眼前的这个侦听组组长正是许久未见的明湛。

“怎么,很意外。”明湛看着汪曼春有些疑惑的脸,不由觉得自己这个惊喜很划算。“怎么觉得她这个时候的表情这么可爱呢。”明湛心想。

“当然。我知道你和师哥一起回来,也知道师哥也在76号任职。可是你怎么成了侦听组组长。明湛,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唉,别这么大火气吗。”看着汪曼春有些阴郁的脸,明湛怂了,“我跟着大哥在国外学了不少东西,这次跟他回上海也是要跟他工作的。可秘书有阿诚哥担任,大哥问我想做什么,我说想跟着曼春姐。正巧你这儿...

#不想写明楼和汪曼春重逢,所以跳过。

“报告,侦听组组长前来报到。”

“进。”

“汪处长,好久不见。”

“阿湛,怎么是你?”汪曼春吃了一惊。因为眼前的这个侦听组组长正是许久未见的明湛。

“怎么,很意外。”明湛看着汪曼春有些疑惑的脸,不由觉得自己这个惊喜很划算。“怎么觉得她这个时候的表情这么可爱呢。”明湛心想。

“当然。我知道你和师哥一起回来,也知道师哥也在76号任职。可是你怎么成了侦听组组长。明湛,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唉,别这么大火气吗。”看着汪曼春有些阴郁的脸,明湛怂了,“我跟着大哥在国外学了不少东西,这次跟他回上海也是要跟他工作的。可秘书有阿诚哥担任,大哥问我想做什么,我说想跟着曼春姐。正巧你这儿电讯组缺人手,我就来了。”明湛可怜兮兮地看着汪曼春,好像不收留他就是做了多残忍的事似的。

当然,事情的真实经过是这样的:首先,确实是明楼身边没有适合他的职位。明楼本想让他远离76号,到别处做些安全的工作。可明湛死活不同意,义正言辞地说不放心大哥和阿诚哥。又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汪曼春的电讯组缺人手,便毛遂自荐地要去帮忙。还美其名曰帮组织防患于未然。明楼不答应,他便要回家告诉大姐他们提前回来的事情。明楼只好妥协。虽然心知明湛在正事面前不会犯糊涂,可看着这小子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明楼有种被亲弟弟卖了的错觉。

看着眼前这人一副不收留他就不走的架势,汪曼春也妥协了,“好,你可以留下。”

“我就知道,曼春姐最好了。”

“油嘴滑舌,别高兴的太早。我告诉你我可是公私分明的。我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在76号跟着我汪曼春做事就是高风险,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现在反悔还来的及。”汪曼春说着,抬头看着明湛,颇有一丝威胁的意味。

“我知道汪处长做事风格,我来就是帮您分忧的。以后打打杀杀的事交给我。我会保护好汪处长的。”明湛说着,拍拍胸脯,好像小孩子一样向汪曼春保证。

“你是电讯处侦听组组长,打打杀杀跟你有什么关系,想出任务,滚去行动组。”听了明湛孩子气的话,汪曼春差点笑出来,但还是忍住,故意板着脸训起他来。

“好了,你先出去吧。”

“是。”明湛向汪曼春敬了个军礼,一本正经地走出去了。

“咳咳~”汪曼春看着明湛故作正经的样子差点又笑出来,“不能笑,要严肃。对,严肃。”

 

峰颖

三 前奏

香港某茶餐厅内。

“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快快,再变一次,我一定能看出来。”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子朝对面的男子兴奋地说

男子笑了笑,双手探到女子身后,一瞬,一支玫瑰花就出现在男子手里。

“太不可思议了。”

“喜欢吗?”“喜欢。”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想看清它,就会靠得越近。但当你靠得太近,你的视野就会变得狭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骗。”男子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


某晚会内,一名男子推着清洁车在相互攀谈的人群中穿梭,走到男厕门前,他把请勿进入的牌子放在了门口。

男厕内,一名中年男子走出,看身高只到清洁工的肩膀,略显老态的脸上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整个人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

那名清洁...

香港某茶餐厅内。

“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快快,再变一次,我一定能看出来。”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子朝对面的男子兴奋地说

男子笑了笑,双手探到女子身后,一瞬,一支玫瑰花就出现在男子手里。

“太不可思议了。”

“喜欢吗?”“喜欢。”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想看清它,就会靠得越近。但当你靠得太近,你的视野就会变得狭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骗。”男子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

 
 

某晚会内,一名男子推着清洁车在相互攀谈的人群中穿梭,走到男厕门前,他把请勿进入的牌子放在了门口。

男厕内,一名中年男子走出,看身高只到清洁工的肩膀,略显老态的脸上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整个人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

那名清洁工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有力的臂膀迅速勒住他的脖子,向上提起。中年男子脸上青筋暴起,双手不停挣扎,想摆脱牵制。

这时另一门内的人似乎听到动静,急忙冲出,看到眼前情景,迅速掏出手枪,可有人比他更快,手在他后颈重重一击,随着将他脖子一拧。这时另一男子也停止挣扎,双手慢慢垂下,闭上了眼睛。

“呼!阿诚哥,你这事先可没探好底。这可不像你”

“这不有你吗。”

“也对。”穿着蓝色西装的人爽朗一笑。

 
 

“巴黎有我很多美好的回忆。可德军入侵西欧是早晚的事了。所以现在真的是无从选择。因为我们脚下的路只有一条。不过,过山过水,总是要过的。除非,战争结束。”

“可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始啊。香港最近也一直在增兵。明先生,您觉得哪里才是安静的地方?”

“是啊,香港现在也面临战乱,不宜久留,不过你可以去……”

“先生,我们该走了,马上。”之前清洁工打扮的人换上西装革履,匆匆走进茶餐厅,对着侃侃而谈的人恭敬地说。

“太可惜了,好久没有和女孩子这么开心地谈话了。”

“这么开心的谈话下次邂逅可以再继续。”

“太遗憾了,战时的情况就是这么糟糕,身边的人就是这么没有礼貌。”说着二人就要离开。

“明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哪才是安静的地方。”

“去哪都行,只是不要去上海。”被称为明先生的人微微一笑,离开了。

 
 

“干得漂亮。”车上明楼说。

“他恐怕也没想到有人会在香港对他下手。”

“有的时候,真想自己动手。”

“切~”蓝色西装的男子似有不服气。

“原田熊二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您这几年的行踪了。幸好我们下手快。”

“呵,查的够仔细的。”

“好在是原田熊二一个人调查。”

“不,他是受命于人。”

“睡?”

“南田洋子。”

“特高课。”

“或许还有一个人在默默关注我们。”

 
 

“南田课长,我在76号电讯处发现有人秘密拍摄军用密码本。”

“重庆分子在大肆刺杀新政府官员。共产党的情报网已经渗入我们的军事经济领域。如今连你们76号情报处也混入双方情报人员。汪处长,你告诉我,哪里还是安全的地方?”

“南田课长,请您放心,我保证76号绝不会再出现类似情况。昨晚电讯组六名组员已被我处死。”

“全杀了。可我听说还有一个转变者。”

“没有转变者。”

“什么意思?”

“是我制造冒充了一个转变者。对外宣称,他已经叛变。这个重要位置的人叛变,一来会造成国共双方情报方面的混乱,使他们撤出上海。二来,我会带着他到处假装搜捕抗日分子,诱使他们进行锄奸行动。到时就是我收网的时候。

“好主意。”

 
 

“回到上海,一切情况都会不一样,遇事不许私自做决定,除非,遇到生死关头。尤其是你,明湛。”

“我怎么了?”

“汪曼春。”

“大哥,那你呢?你放下了吗?”

“家国为大。”

“可在我心里家国和她一样重要。”

几年的分离,非但没有减弱明湛对汪曼春的感情,反而使他疯狂地思念着汪曼春。他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的一切。尤其当他得知汪曼春加入76号以后,他更加自责。明湛认为是他和大哥没能保护好她。这次回去明湛就是要找回汪曼春,找回当年的她。这次,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汪处长,认识他们吗”南田洋子拿出一张照片 

汪曼春看到照片后沉默了一瞬,“他们是我师哥明楼,和他的管家明诚。”

“这个呢?”南田洋子指了指二人旁边。

“他,是明家二公子,明湛。”汪曼春好似又回到那个雨夜,想起那个抱着自己的男子。

“我听说你和明楼先生是曾经的恋人。”

“曾经的师兄妹。”

“令叔父汪芙蕖举荐明楼先生任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

“他们会回来吗?”

“你说呢?”

 

峰颖

二 分离

“曼春姐,你先起来吧。大姐正在气头上,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和大哥的。”

“不。我就在这求她。我要让她知道,我对明楼是真心的。”汪曼春说,“把伞拿开,不需要你可怜我。”

“我没有可怜你,我只是关心你。好,既然你想跪,我陪你。”明湛一把扔了手上的伞,又把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到汪曼春身上,和她一起在明家楼下跪着。

“你……”

“曼春姐,我陪你一起求大姐。大姐这个人嘴硬心软,放心,我会帮你,让你得偿所愿。”明湛坚定的说,此刻,他只想陪在汪曼春身边,他想让她知道,无论何时,她都不是一个人,只要她需要,自己永远是她最强大的后盾。


“大姐,您就算不关心汪小姐,也要心疼心疼阿湛啊。这么大的雨...

“曼春姐,你先起来吧。大姐正在气头上,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和大哥的。”

“不。我就在这求她。我要让她知道,我对明楼是真心的。”汪曼春说,“把伞拿开,不需要你可怜我。”

“我没有可怜你,我只是关心你。好,既然你想跪,我陪你。”明湛一把扔了手上的伞,又把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到汪曼春身上,和她一起在明家楼下跪着。

“你……”

“曼春姐,我陪你一起求大姐。大姐这个人嘴硬心软,放心,我会帮你,让你得偿所愿。”明湛坚定的说,此刻,他只想陪在汪曼春身边,他想让她知道,无论何时,她都不是一个人,只要她需要,自己永远是她最强大的后盾。

 
 

“大姐,您就算不关心汪小姐,也要心疼心疼阿湛啊。这么大的雨,他就在外面跪着,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阿诚啊,你说我们明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大的为了汪家人忤逆我,这小的也……这汪曼春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罢了,我不管他了,也管不了他了,就让他在外面跪着,好好清醒清醒。”明镜的声音有一丝哽咽,她何尝不关心她的两个亲弟弟,可明汪两家有深仇大恨,她决不能心软。

 

夜晚,雨停了,但寒风使本来就被雨淋湿的二人更加难熬。明湛还好,毕竟是男孩子,自小身子就强壮。可汪曼春就有些扛不住了,身子不由得开始发抖。

明湛本就一直在留意汪曼春的情况,这一异样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曼春姐,你还好吗?”

“阿湛,我好冷。”

“曼春姐,我送你回家,你不能再呆在这了。”说着,明湛就要抱起汪曼春。

“不行,我要等师哥。”汪曼春异常执拗。

明湛了解她,知道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可又舍不得看着她受冻,心一横,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别动。”感到怀中人的挣扎,“你想见到大哥就得保证自己能坚持到那个时候。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汪曼春感受着身后那人的气息,他的肩膀不如师哥宽阔,可此时此刻却让她感到无比温暖,让她有些舍不得推开。若干年后,汪曼春再回想起此情此景才明白,原来那时的明湛给予自己的不仅是那一时的温暖,他还在自己的心里点亮了一盏灯。让自己在最孤苦无依的情况下仍感受到原来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这对汪曼春来说好比即将陷入泥沼的人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她舍不得放手。

就这样,汪曼春在明湛怀里睡着了,她睡得很轻,甚至睡梦中仍在哭泣。明湛就这样抱着她,好似捧着举世无双的宝物一样,在寒风肆虐的夜晚,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第二天清晨,汪曼春渐渐醒转,发现自己仍在那人的怀里,脸微微一红,便要起身。

“曼春姐,你好些了吗?”

还没等她回答,就见明家院门驶出一辆车,明镜坐在车上,从车窗扔出一件衬衫,袖口浸着血。

“汪大小姐,明楼过几天就要出国了,你不要再纠缠他了。看看那件衬衫,上面是明楼的血,他所受的伤害全都拜你所赐。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仇人的劣种,下贱的女子,你永远都别想迈进我明家的大门。”

“大姐,曼春不是你说的那样,她……”

“你还替她说话,我看你也不用姓明了,你改姓汪吧。我已经想好了,你过几天就和你大哥一起出国,好好磨磨你的性子。”不等反驳,那辆车就已经载着明镜走远了。

“总有一天,我汪曼春会堂堂正正走进明家。”汪曼春看着驶远的车辆,心中充满恨意,她恨明镜,她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

明湛看着汪曼春走远,很想追上去,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等他再度清醒时,他和明楼,明诚已经在去法国的船上了。

 

惟灯见
草稿图 就是爽 这个爽完下个爽

草稿图 就是爽 这个爽完下个爽

草稿图 就是爽 这个爽完下个爽

zyl的fairy

正主发糖了
我不管
都给我磕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正主发糖了
我不管
都给我磕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zyl的fairy

【贤华】吃醋

第一次写

文笔渣

多多包涵


正文


  秦霄贤吃醋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何九华刚才看尚九熙的腰了。你说这事至于吗?至于。关键这事何九华还不知道,只是纳闷:旋儿怎么了?怎么对我突然爱答不理的了。“旋儿,你怎么了?”“……”

  到了车上,两人都不说话。何九华不说话是在想他最近怎么惹着旋儿了,秦霄贤不说话则是在想一会到了家该怎么办😏

  到了家鞋还没脱下来,小孩就急忙将何九华来了个壁咚,顺着大腿往上摸,嘴也不闲着,吻住了何九华的两片薄唇,吮吸,舔舐。直到两人快缺氧了,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分开时牵出了一条细细的银丝。秦霄贤把头埋在何九华的脖颈,闷闷的说:“华儿我吃醋了。...

第一次写

文笔渣

多多包涵


正文


  秦霄贤吃醋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何九华刚才看尚九熙的腰了。你说这事至于吗?至于。关键这事何九华还不知道,只是纳闷:旋儿怎么了?怎么对我突然爱答不理的了。“旋儿,你怎么了?”“……”

  到了车上,两人都不说话。何九华不说话是在想他最近怎么惹着旋儿了,秦霄贤不说话则是在想一会到了家该怎么办😏

  到了家鞋还没脱下来,小孩就急忙将何九华来了个壁咚,顺着大腿往上摸,嘴也不闲着,吻住了何九华的两片薄唇,吮吸,舔舐。直到两人快缺氧了,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分开时牵出了一条细细的银丝。秦霄贤把头埋在何九华的脖颈,闷闷的说:“华儿我吃醋了。”何九华轻声笑了笑,“我人都是你的了,你还吃谁的醋啊。”秦霄贤一想,也是。把何九华抱起进了卧室,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自行想象😜)


  处女作献给贤华

写的不好

多多包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