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报君仇

25浏览    2参与
淮北温良

【报君仇】[上卷-皇城相府]贰

“震惊!谢少公子他!带了个奴隶回来!”

“再度震惊!这个奴隶是个男的!”

“!!!!!!!!!!!”

一时间人尽皆知。

“……听说还跟少爷一起住东院……”一奴弱弱说。

“!!!!!!!!!!!”

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谢少公子身为纨绔却也从不在西院过夜了!

原来他根本就是个断袖!

断得透透的那种!

你看这下好了吧,人们都知道了!

但是也没人敢去东院凑热闹。

万一……他们是说万一,万一撞见什么不好的画面该怎么办?

事实上,他们如果过来的话,真的会看见不好的画面。

事实上,现在谢君安的身上,真的骑着一个人。

“咳咳咳我居是瞎嗦你这哼衣梳挺好康的……”谢君安被狠狠地捏着脸导致...

“震惊!谢少公子他!带了个奴隶回来!”

“再度震惊!这个奴隶是个男的!”

“!!!!!!!!!!!”

一时间人尽皆知。

“……听说还跟少爷一起住东院……”一奴弱弱说。

“!!!!!!!!!!!”

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谢少公子身为纨绔却也从不在西院过夜了!

原来他根本就是个断袖!

断得透透的那种!

你看这下好了吧,人们都知道了!

但是也没人敢去东院凑热闹。

万一……他们是说万一,万一撞见什么不好的画面该怎么办?

事实上,他们如果过来的话,真的会看见不好的画面。

事实上,现在谢君安的身上,真的骑着一个人。

“咳咳咳我居是瞎嗦你这哼衣梳挺好康的……”谢君安被狠狠地捏着脸导致吐字不清。

我就是想说你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陆封桥压在谢君安身上,青丝垂下,不挡眼中厉色而过:“何可信?”

无缘无故买来他只是因他声音好听的纨绔,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信了?

就算是把他卖去做苦力也认,有尊严的活下去,而不是被卖给断袖去昧着心讨好。

“里瞎松擞。”

你先松手。

陆封桥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把谢君安那张好看的脸揉得不像话。

“特特特特特!”

疼疼疼疼疼!

“我弟可四薛遥王!”

我爹可是逍遥王!

陆封桥顿了顿。

要是掐死逍遥王的长子,怕是以后的日子也难说过不过的下去。

但假如眼前的纨绔要辱他,他便只可自尽而死。

陆封桥松了手。

反正家国俱亡,他生死与否,其实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谢君安翻身起来就开始咳嗽一边还数落陆封桥:“咳咳……我这么好一人、你是打算恩将咳仇报啊咳咳咳——”

陆封桥微微颔首,瞪着谢君安。

刚刚他洗干净脸,犹豫再三换上了谢君安给他准备的衣服,便走出厢门,正巧碰上了过来看看的谢君安。

谢君安看见他愣了一下。

好好打扮竟还是个美人。

他本是图着声音买下的陆封桥,长得竟也不赖。

他还打量这那双狭长的凤眼时,就被陆封桥掐到地上了。

莫非是他图谋不轨的心思明显到都能看出来了?!

不至于吧!

他没有白日宣淫!

没有!

绝对没有!

谢君安又睁开眼打量。

真的好看诶。

陆封桥:“……”

谢君安拍拍他肩膀,陆封桥下意识地躲闪,谢君安满脸不在意:“没事的啊兄弟,我这里又不是狼窝,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像西院里我那些姐姐妹妹们,实际上我都没有对他们动手动脚……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跟你保证,我确实是个纨绔,但是特别正经,我不是断袖。”

陆封桥静静地听。

“诶,听到了没有?”

谢君安使劲意会陆封桥。

“我就是想找个陪读公子——你说我一个人和我几个皇兄天天听翰林院那些先生讲课,人家都有陪读的,我又没有——我总不好意思叫那些姐姐妹妹们来,所以?你懂我意思吧。”

如果那个奴仆在旁边眼角一定会抽搐地上窜下跳。

少爷,你不是说找个卖猪的吗?

你的信誓旦旦被猪吃了吗!!!

显然陆封桥是不知道的,只是犹豫了许久。

他堂堂八尺男儿,忍辱负重来到敌国做奴隶……最后竟成了陪读公子?

造化弄人。

谢君安看陆封桥犹豫着,连忙说:“你现在不是阶下囚,你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帮我朋友赎身而已……现在我请你当陪读公子——决定权在你。”

说完补:“不是白当,有工钱的,怎么样,陆公子?”

仿佛不是在跟奴隶说话,是跟认识了的熟人说话一样。

陆封桥僵得厉害。

他何德何能?

莫只是因为声音?还是长相?

他便再想不出其他了。

自小来说他也就是个官宦子弟,在府中一个人读闷书,说是读书是唯一的出路。

然而现在看来,却也没那么可信了。

他连书都读不成了。

连家都回不了了。

无家可归,无书可读。

他仿佛,成了一个笑话。

沉默片刻,陆封桥垂头认真看着稍稍比自己略低的谢君安——只能说是他太高了吧,谢君安已经算是生得挺拔俊俏了,他轻声说话,怕让谢君安一个不高兴就反悔了:

“……真的吗?”

现在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像渴求。

他也只是个平民百姓,国家对他来说是一个过于沉重的名词,好像平时并没有觉得和他有什么天大的关系——直到国亡,他才知道,他是要么殉国,要么苟活。

他又不是什么精忠烈士。

却又得承受一切。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谢君安万万没想到陆封桥安静沉默这么久就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来,愣了一下。

他那么像不守诚信的奸诈小人吗?

他寻思着也没有啊?

于是他拼命朝陆封桥点头:“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是真的呢。”

够不够诚信了?

够了吧。

他抬起头来瞄了一眼陆封桥。

陆封桥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

突然就很安静。

“你的意思是……”陆封桥开口道:“我有别的选择了?”

“……”

又是一片死寂。

“额……好像没有……”他不是做慈善啊他才不想把美人放出去啊!

陆封桥轻声道:“你说的那样就很好了。”

谢君安顿了顿,抬起头来看陆封桥。

陆封桥道:“谢谢。”

风悄悄地吹过,把他头上束起的发高高吹起,露出他发丝下隐着的明亮的瞳眸。

谢谢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给我我期望的选择。

尽管,名义上我们有……

不共戴天之仇。

尽管,名义上我应该……

恨你入骨。

淮北温良

【报君仇】[上卷-皇城相府]壹

“……少爷昨日买了一奴隶回来……”

某小厮小声道。

“……少爷没事儿买的奴隶还少吗,你看那西院子里美人如云,个个儿不都是少爷为讨美人欢心买回来——”

本来是有人想反驳他的,那小厮急急向后看了一眼,确认那游手好闲的谢少爷不在附近,才护住嘴巴小声道:

“这次不一样!这次买回来的——是个男的!”

“!!!!!!!!!”

众人皆惊!

要说这谢君安……

此时正在坐在厢房内,咬着毛笔摇脑袋。

这皇城相府的少公子当真是比世人好看个七八分的,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头发高高束起,精神奕奕。

然而平摊在面前的是一个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得记着谢君安此月开销。

其实因为他……

他谢君安大概,是真的...

“……少爷昨日买了一奴隶回来……”

某小厮小声道。

“……少爷没事儿买的奴隶还少吗,你看那西院子里美人如云,个个儿不都是少爷为讨美人欢心买回来——”

本来是有人想反驳他的,那小厮急急向后看了一眼,确认那游手好闲的谢少爷不在附近,才护住嘴巴小声道:

“这次不一样!这次买回来的——是个男的!”

“!!!!!!!!!”

众人皆惊!

要说这谢君安……

此时正在坐在厢房内,咬着毛笔摇脑袋。

这皇城相府的少公子当真是比世人好看个七八分的,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头发高高束起,精神奕奕。

然而平摊在面前的是一个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得记着谢君安此月开销。

其实因为他……

他谢君安大概,是真的,钱多的,没地方花了。

倒也不浪费,像隔壁的纨绔子弟和下人出去,买面条一次买十碗,吃一碗,当着眼巴巴馋着的下人倒九碗。

这样的行为应该遭受天打雷劈!太不珍惜农民公公的劳动成果了!你妈妈没教过你粒粒皆辛苦吗!

于是谢君安清新脱俗——

“来人,十碗面,打包,回府。”

喂猪。

你以为谢君安是浪费吗???

错!大错特错!!!

他从小接受粒粒皆辛苦的教育,怎么可能会浪费!!!

你太天真了,具有经济商业头脑的谢君安少爷绝不可能做亏本买卖!

于是他把刚吃了三个多月面条的小猪给宰了。

……

宰错了宰错了,这条我们过,下一条。

于是他把吃了六个多月面条的瘦猪给宰了。

……瘦肉更营养。

谢君安派手底下的人,去街上,叫卖。

“皇皇城相、相府亲亲自培、培养的瘦猪呜呜呜呜……”

没过多久,一个月左右吧,无论给多少工钱,没人再替谢君安去集市上卖猪肉了。

你他妈你个皇城相府的少公子养猪卖猪干什么吧!你丫要怎么样吧!怎么样吧!

太他妈的丢脸了吧!

于是谢君安思索了足足半日。

最终临近傍晚,下人都昏昏欲睡时,谢君安拍案而起!

“对!一定是他们的体质不够好!”

“……”

你有钱,你说什么都对。

你说的话都对,你花的钱真多。

隔日一早,谢君安大张旗鼓去了东边的奴隶市场。

有小厮斗胆问了一句:“少爷啊,我们这次买什么样的美人?”

谢君安瞪了他一眼:“买什么美人!我们是来买卖猪的!”

小厮点头哈腰:“对对对……”

“——什么???买卖猪的???”

无人不知谢少爷就是卖猪玩的,一年做不少亏本买卖。

你要是再告我一句,谢少爷除了买西院那群美女不仅要管她们生活起居,还要买面卖猪倒贴本金,还要告诉我他还要买个能吃能喝不一定能干活的劳动力???

就算你叔叔是陛下你也不能这么挥霍——

……好吧,你能,你能。

谢君安今日好好打扮一番,就是要给众人一个良好的印象。

活脱脱一个贵公子模样。

他大摇大摆带着下人在奴隶市场里打转,转了半日,眼睛最终定格在了一个人身上。

连脸都没看清,那人只是在万众喧嚣中安安静静地坐在笼子的一角,长发零落遮住了脸。

没人对这种明明就是个奴隶却垂头丧气凌拉着脸的奴隶感兴趣。

就算有人注意到他,也只是嫌恶地看一眼。

偏偏叫谢君安来了兴趣。

谢君安不顾众人目光,大步上前,敲了敲那人的笼子:“嗨?有没有兴趣抬个头?”

众目睽睽之下。

那人久久不曾同人说话,这时反倒惊着了,一刹那缩了缩身子。

蜷缩在笼的一角。

谢君安锲而不舍:“露个脸露个脸,万一你是个美人不叫人看见岂不可惜?”

那人沉默半晌,竟憋出一个令人发笑的借口:“……我丑。”

且不说这借口好笑,搁过这些,这声音是当真低沉好听的。

谢君安像是发现了宝贝——

“嚯!!!”

于是叫下人给了奴隶贩子几锭金子,挥挥手道:“他,我要了。”

贩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公子,他就是敌国的一个小官员的儿子,您也不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好处……”

谢君安摇了摇头:“不用。”

“哪怕他长得再丑再没用,声音好听能让我喜欢他就行了,哪还要求那么多。”

谢君安对贩子伸手,道:“钥匙。”

贩子反应过来,连忙道:“公子,实不相瞒,这奴隶力气大的很,您最好还是别解开他的锁链了,不然他要是跑了您岂不是亏了。”

谢君安颇为赏识道:“你可真是个良心商人——好了,帮我给他打开锁链吧。”

贩子愣了愣,收了钱,战战兢兢地去把锁链打开了。

下人在谢君安身边耳语道:“少爷,他若是真如所说那般力气大,跑了可怎么办?”

谢君安看着笼子里的人,摇头道:“你光看他力气大,却不好好看看,他身上受了多重的伤。”

下人闻言看了看,那人果真是浑身的鞭伤,连脸上,手上,腿上都是破皮红痕,青红发紫。

他腿上受了伤,自己是起不来的,所以才整日整日坐在笼中。

于是谢君安在打开笼门之后,当着惶恐不安的下人,直接钻进了笼子——

他蹲在那人面前,轻声道:“公子,你叫什么名字?”

区区一介奴隶怎么可能被成为公子?

那人因这个称呼愣了片刻,缓缓沙哑着那谢君安喜欢的不得了的声音开口:

“……陆封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