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抹布

87785浏览    121参与
Monster Morning

搞年轻囚犯!

首先指路评论区!挂了可以告诉我!
连写出来都可能会被屏蔽所以预警在链接的文里
但是题材比较过激,请阅前三思

然后讲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垫一下避免被发现:
我是杂食!(求生欲极强)
但是个人相当喜欢抹布
那么原著就有的完美抹布发生地点为什么不搞起来呢
(实际上原著并没有提到有审问室这个地方……)
然后作为一个画手为什么不画出来呢
因为这种画当然是用普通的纸和铅笔画着爽啊!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的纸质笔记本里藏了多少黄色的东西)
总而言之就是画了发不了(靠)
所以写了车文。所以可能哪里写不好莫要怪我。所以请和我交流黄色。

首先指路评论区!挂了可以告诉我!
连写出来都可能会被屏蔽所以预警在链接的文里
但是题材比较过激,请阅前三思

然后讲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垫一下避免被发现:
我是杂食!(求生欲极强)
但是个人相当喜欢抹布
那么原著就有的完美抹布发生地点为什么不搞起来呢
(实际上原著并没有提到有审问室这个地方……)
然后作为一个画手为什么不画出来呢
因为这种画当然是用普通的纸和铅笔画着爽啊!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的纸质笔记本里藏了多少黄色的东西)
总而言之就是画了发不了(靠)
所以写了车文。所以可能哪里写不好莫要怪我。所以请和我交流黄色。

nori

(抹布葬)Under the God 神之下(R)

早上还在检讨自己老写簧料,晚上就搞了葬哥的抹布

自行避雷,比较血,这次尝试加入了一点点宗教色彩

点我看三无执法天使被欺


早上还在检讨自己老写簧料,晚上就搞了葬哥的抹布

自行避雷,比较血,这次尝试加入了一点点宗教色彩

点我看三无执法天使被欺




冷漠大排肉

all爆向/出胜/《人人都爱爆心地》

all爆向/出胜/抹布

全员恶人系列

大家都很ooc 看完别骂我谢谢🙏 ​​​


———————————————————

爆心地是个谁都能上的女表子。

流言四处流窜,在没有人关注的暗处。

最终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停放:https://m.weibo.cn/6354633742/4435002790412630


all爆向/出胜/抹布

全员恶人系列

大家都很ooc 看完别骂我谢谢🙏 ​​​



———————————————————

爆心地是个谁都能上的女表子。

流言四处流窜,在没有人关注的暗处。

最终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停放:https://m.weibo.cn/6354633742/4435002790412630

寻欢送命

《爆豪胜己失踪事件》补档

https://m.weibo.cn/5705347232/4431696348585945

https://m.weibo.cn/5705347232/4431696348585945


中年少女siren

【特殊剧情】他们

⚠️有害垃圾注意。

⚠️本章为单人向。

起因是我很想吃炎客的抹布文。

本来打算写成单独短篇,但是考虑之后决定作为【来日方长】(葬炎向)的特殊补充剧情来写。

可以作为独立篇章来阅读。

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接受能力阅读,谢谢合作。

(评论区,谢谢配合。)

⚠️有害垃圾注意。

⚠️本章为单人向。

起因是我很想吃炎客的抹布文。

本来打算写成单独短篇,但是考虑之后决定作为【来日方长】(葬炎向)的特殊补充剧情来写。

可以作为独立篇章来阅读。

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接受能力阅读,谢谢合作。

(评论区,谢谢配合。)


短翼

疑问

请问大家mob图/文的兴奋点在哪儿呢?

近期虽然觉醒了某种属性,但很好奇。或者说mob和有明确cp的pwp文有什么不同吗?

提前谢谢解答的各位[鞠躬]

请问大家mob图/文的兴奋点在哪儿呢?

近期虽然觉醒了某种属性,但很好奇。或者说mob和有明确cp的pwp文有什么不同吗?

提前谢谢解答的各位[鞠躬]

灵轩
补,我太难了 搞乔队长,双/...

 

补,我太难了

搞乔队长,双/性,下/药,泥塑,抹布,攻视角,注意避雷

没错这是个续

 

我把乔队长带回了家

 

我教他用淋浴,他自己洗了澡,我带他买了衣服,jing/液养人这种话真不是说着玩的,但我还是更爱他澄澈的眼睛和青涩的笑容

想要弄脏

 

当我要习惯了我每天上班回到家有人等着我的日子,队长却说他要走了,走去哪里?我对你这么好,况且,我还没有尝到你的味道

 

于是我提前了我的计划

 

我从狐朋狗友那里要来了几包药/粉,他们还嘲笑我,没什么技术只能靠下/药。笑吧,我将要得到你们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紫冥队长...

 

补,我太难了

搞乔队长,双/性,下/药,泥塑,抹布,攻视角,注意避雷

没错这是个续

 

我把乔队长带回了家

 

我教他用淋浴,他自己洗了澡,我带他买了衣服,jing/液养人这种话真不是说着玩的,但我还是更爱他澄澈的眼睛和青涩的笑容

想要弄脏

 

当我要习惯了我每天上班回到家有人等着我的日子,队长却说他要走了,走去哪里?我对你这么好,况且,我还没有尝到你的味道

 

于是我提前了我的计划

 

我从狐朋狗友那里要来了几包药/粉,他们还嘲笑我,没什么技术只能靠下/药。笑吧,我将要得到你们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紫冥队长了,你们究竟是该羡慕我的

 

队长对部下总是格外的信任,他坐在沙发上,喝下我递给他的那杯水,朝我笑了笑

他真好看,我知道,他还能更美

 

他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双腿/夹在一起摩/挲着

他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走过去,把他抱起来

 

当我虔诚的褪/下他的裤/子时,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高高在上的乔奢费队长竟然是个双,也不是没有可能,在阿瑞斯星的历史上记载的双/性人比例大概在1:10000,很高,但我从没想过我的队长会是

 

他的两条长腿架在我的腰侧微微的颤抖着,看起来像是习惯了被这样对待,心里燃起无名之火,更加想要享受将圣洁的天使拉下神坛的快/感

 

他符合我每个深夜对他的无限幻/想

这都要归功于他自己

在阿瑞斯星,我们还没有被安上因为王的一己私/欲而强加的罪/行时,乔队长有着一双洁白的翅膀,像路西法,我总觉得他走到哪里都会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那天我去报告军情,看到我的他被灰冥分队队长安迷修压在身下,狠狠的顶/弄,洁白的翅膀上粘上了各种液/体,还在闪闪发亮,后来,我总去,有时候是库忿斯,或者沙宾,我当时怎么没发现队长是双呢

 

他用下/体磨/蹭着我的下/身,像极了邀请,队长有令部下必须服从,我一个猛扎进了他的身体,被温柔包裹住,等待千年的感觉

 

队长吸的我太紧,我差点缴/械

那可不行,阿瑞斯的战士都是最勇猛的战士

 

我继续向深进入,有个小口吸的我更紧

我顶到你的子/宫了,我对亲爱的队长说

他又不回答,偏开头,我只能看到他红的像要滴血一样的耳朵

装什么纯

 

队长被我压在身下不停的顶/弄,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他看起来很/爽,嘴微微张着,眼球向上翻,和我的猜测一样,各种液体糊了他一脸

 

我发狠的吻上他,舌尖划过他口腔中每一个角落,他咬了我

我对你不好吗?

我被激怒了,化成了幽冥魔的样子,那东西变得更加粗/大狰/狞

我向他的宫/口用力的挺进,他的呻/吟声变的高亢,他修长的脖颈向前抬起,脸上看不出是痛苦还是欢/愉,他用力抓闹着我的后背,双腿突然夹的我的腰很紧,一股热/潮浇灌在我的/柱身上,他的前/端也喷出了白/浊

我把队长操/高/潮了

 

高/潮过后,他清醒了点,我又化成了地球人的模样

他看着我的眼睛里又变成了那一副青涩的模样,仿佛刚才淫/荡的紧紧吸着我不放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发现了你的秘密,队长

我对他说

 

他嗯了一声,朝我笑的人畜无害

 

好想死在你的身上

我的队长

 

————

 

 

 

 

反正各种想看乔队长被/日

 

 

为什么没人写啊啊啊

 

别ping我了

 

 

 

 

灵轩
补 很泥,ooc,抹布,攻视...

 补

很泥,ooc,抹布,攻视角(自行带入)

 

我再见到乔奢费的时候,他在路边,扒拉着哪位好心人给他的盒饭,说是好心人,倒不如说是哪个穷鬼看他长得好看嫖/完了给的些报酬

 

他看见我了,眼里还泛着些水光

我不知道他还记得我吗,我蹲在他的面前

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当年不可一世的乔队长为什么要流落街头

 

我爱他当年高高在上的样子,每每当我仰视这他,看他高洁的样子,就想把他压在身下,插/进他身体里最温暖的地方,用力的顶/弄,看他口水和眼泪糊满整张精致的面庞,然后把jing/液涂满他的全身,向他的耳畔吐露着最下/贱的言语

 ...

 补

很泥,ooc,抹布,攻视角(自行带入)

 

我再见到乔奢费的时候,他在路边,扒拉着哪位好心人给他的盒饭,说是好心人,倒不如说是哪个穷鬼看他长得好看嫖/完了给的些报酬

 

他看见我了,眼里还泛着些水光

我不知道他还记得我吗,我蹲在他的面前

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当年不可一世的乔队长为什么要流落街头

 

我爱他当年高高在上的样子,每每当我仰视这他,看他高洁的样子,就想把他压在身下,插/进他身体里最温暖的地方,用力的顶/弄,看他口水和眼泪糊满整张精致的面庞,然后把jing/液涂满他的全身,向他的耳畔吐露着最下/贱的言语

 

我也爱他现在的样子,他白净的脸上沾着灰尘,好像堕落的天使,也是,当年背叛后背安上了罪名,他就开始变得不拘小节,杀/戮后的血迹溅在脸上也不急着擦掉,我多么想代替安迷修帮他一点一点的舔/舐掉

 

我向他问好,他向我露出标志的笑容,他小小的虎牙让我着迷,不知道和他接吻的时候舌尖会不会被咬破

 

看起来他还记得我,他邀请我一起坐下,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窘迫,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好像在寻找点东西来招待我

 

我哪需要啊,我多么想乔队长用rou体招待我,可是我不敢说,他虽然战斗力下降了,但是我还是比不上他,我怕当他修长的双腿抬在我肩膀的时候扭断我的脖子,或者用后面把我夹断

 

我问他住哪,他不回答,是无家可归?

那不如和我回家,我会对你好

我会全心全意对这个我寻找百年的队长,哄骗上床

咱们

来日方长

紫炁龙鱼

缺粮

求推荐R18g或者抹布男角色的霹雳同人,救救孩子

求推荐R18g或者抹布男角色的霹雳同人,救救孩子


维他命柠檬红茶

【mob闪】脏杰伊

·干,对不起,刚刚打错tag了orz

·我对不起Jay Garrick,我对不起Alan Scott,我对不起地球2所有人。

·我有病】

·干,对不起,刚刚打错tag了orz

·我对不起Jay Garrick,我对不起Alan Scott,我对不起地球2所有人。

·我有病】


九月流火

【鬼灭】屑老板的抹布本你喜欢吗#1

屑老板的抹布本你喜欢吗.1


和朋友约好的互产粮 @黄泉不知名

疯狂掉san值

被女装老板shark到了,我可以!


因为是抹布本有各种奇怪二设与疯狂ooc,一切为了车服务。

包括但不限于十二鬼月和鬼杀队,路人乱入


部分女性角色性转设定


天雷滚滚,接受入不喜点x,别逼逼


Ready?

GO!


正文


 1.

   鬼是藏匿于人类的世界之中生存,又以人类为食的生物。

  他们可能存在于你身边的任何地方,可能是你认识又或者不认识的各种人。

   —— 题记

  

  这里是花街。

  有着最美丽的女人,蕴含着人间百态,在欢笑下藏匿着洗刷不尽的污垢,在白骨上生出皑皑的花的花街。

  ...

屑老板的抹布本你喜欢吗.1


和朋友约好的互产粮 @黄泉不知名

疯狂掉san值

被女装老板shark到了,我可以!


因为是抹布本有各种奇怪二设与疯狂ooc,一切为了车服务。

包括但不限于十二鬼月和鬼杀队,路人乱入


部分女性角色性转设定


天雷滚滚,接受入不喜点x,别逼逼


Ready?

GO!


正文


 1.

   鬼是藏匿于人类的世界之中生存,又以人类为食的生物。

  他们可能存在于你身边的任何地方,可能是你认识又或者不认识的各种人。

   —— 题记

  

  这里是花街。

  有着最美丽的女人,蕴含着人间百态,在欢笑下藏匿着洗刷不尽的污垢,在白骨上生出皑皑的花的花街。

  

  “无惨大人……”

  明酒屋那一位风头最盛的花魁月姬停下来了自己的脚步,看着前面的街口站着的 那个妍丽非常的女人,张了张口,又张了张口。

  

  “何事?”

  女人转过头来看向他,

  那是一位非常、非常美丽的女子,乌檀木一样的漆黑的发,澄红色的眸,比陶瓷还要细腻的肌肤,以及过分惨白了的面容。

  对方穿着黑底的和服 上面用艳色的线绣着大朵大朵的花的图案,愈发衬的对方眉目姣好,色若春晓之花。

  

  只是从“她”口中吐出来的,却是男子的声音。

  

  “这……这是您的拟态吗?真是完美的易容啊。”

  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六朝着对方靠拢了过去。

  

  “您是在这里……做游女吗?”

  堕姬问。

  

  “算是吧。”

  因为堕姬——又或者说是上弦六多少也还算是鬼舞辻无惨较为宽容的得力下属,所以鬼舞辻无惨的态度,也比面对仅仅只是消耗品的下弦的时候的态度好上不少。

  

  因为对方是“有用的东西”。

  

  “那,大人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呢。”

  堕姬看着这比花街之中任何一位花魁都要来的更加的貌美、同时又因为身为鬼的缘故而多了几分阴森神秘的美的无惨,心头“怦怦”直跳。

  “我那里前日才得了唐国而来的上好的茶,也想要让无惨大人尝尝……”

  

  鬼舞辻无惨没有拒绝,而是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

  堕姬顿时眼前一亮。

  

  作为整个花街最负有盛名的花魁,堕姬平日里面所享用的都是最好的,甚至是一些家境差一些的官家小姐都比不得。他的住所自然也是最好的,富丽堂皇。

  

  “无惨大人您请坐,堕姬亲自为您泡茶!”

  

  堕姬素来都生的面若好女,又因为自小便在花街长大,所以被他们那母亲扮做了女孩的模样接客。

  即便是如今,他也依旧保有着这样的习惯。

  

  鬼舞辻无惨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堕姬便开开心心的暂且离开了,留下鬼舞辻无惨一个人在这和室里。

  

  他拿起来了桌上碟子里面的一块小饼干。

  

  *****

  

  “无惨大人,我回来了……”

  堕姬一手端着托盘,另一只手拉开了和室的门。

  

  “……无惨大人?!”

  他的声音陡然变调。

  

  呈现在堕姬面前的是一副活色生香的场景。

  那一位往日里面高高在上的大人如今匍匐在榻榻米上,乌黑的发被汗水打湿,贴在了苍白的面颊上,极端的颜色冲突带出来了一种别样的视觉冲击。

  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堕姬的声音,他努力抬起头来。只是那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不像是往日一样令人看着都胆寒,而是盈满了水光,是惊心动魄的美感。

  堕姬手中端着的托盘“啪嗒”一声掉在了地面上。但是他根本分不出半点的注意力来,只是痴迷的看着无惨,一步一步的来到了对方的身边,缓缓的跪下身来,深处双手捧住了无惨的脸。

  

  “无惨大人……”

  堕姬细细的打量他,然后笑了起来。

  “哎呀……您这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吗。”

  

  花街里的东西,可能就加了什么助兴的料。以鬼的身体素质不可能中招,所以堕姬平日里面也都放任不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下无惨会着了道。

  堕姬知道自己眼下应该做的是帮助无惨摆脱这样的局面,但是……

  

  他看着无惨。

  看对方苍白的脸,俊秀的面容,俏丽的五官,还有从和服领口和云鬓之间露出来的一点点洁白的后颈。

  

  堕姬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喉结上下滑动。

  

  “无惨大人……”他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您需要我帮忙吗?”

  

  无惨哼了一声。

  堕姬将那理解为了允许的意思。

  

  “那么……堕姬冒犯了。”

  

  作为人类的拟态已经褪去,有着银白色的发,面上横生着紫色的梅花图案的男人伸出手来,搭上了无惨的和服的腰带。

  他没有被拒绝,于是胆子便大了起来。先是腰带,然后是腰封。敞开来里衣,露出了那一具因为不见日光而白皙过分了的躯体。

  无惨成为鬼之前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成为鬼之后更是被奉为魁首的王。娇养的肌肤宛若牛奶般丝滑,堕姬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甚至舍不得挪开。

  

  他低下头,朝着无惨一点一点的凑近。堕姬像是在朝圣一样亲吻膜拜着这一具苍白羸弱的躯体,红色的口脂在对方的身体上面留下来了一个又一个清晰暧昧的印记。

  

  像是冬日的雪地上面落下的红色的梅花。

  

  那药的效用当真是猛烈,都到了这一步了无惨也没有做出丝毫的推拒来。

  堕姬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他试探着叼住了一点点的无惨脖子上面的软肉,用牙齿轻轻的研磨。

  

  一只手伸出来,狠狠敲了一下堕姬的脑袋。

  

  “你干什么啊!”

  堕姬有些愤怒的朝着那个从他的身体里面一点一点的分理出来的长相丑陋、身材瘦削的男人不悦的怒吼,唇畔小小的尖牙若隐若现。

  

  “傻弟弟。”

  妓夫太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但是却并没有对于堕姬这样冒犯无惨的行为有所指责。

  正好相反——

  

  他低下头来,探出舌尖,在无惨胸前的粉嫩上面舔了舔,又用牙轻轻撕咬。

  从无惨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似是痛苦又似是欢愉的呻吟。

  

  “在花街这么多年,还只会这么一点点手段?”

  他将手探向无惨的身体。

  

  “服侍无惨大人,可还应该更加卖力才行……”

  

  

  

  

  

  

  

  

  

  

  

  

  

  

  

  


颅内高潮

補檔(下品警告⚠️

本太可愛了我腦漿都燒乾了


媽的,怎麼這个毫無擼點只是一點安慰劑般的版本都會被屏,我震驚

下收


朱軍啊我想看本被時停奸或者透明人奸(…………)


雖然上一條已經管他和馬丁叫姐妹了,但一槍一個小朋友的槍神是這麼好把的嗎,看看塔林就知道了,塔林這麼個能把雙性戀艹成純0的寡婦製造者都只能暗著撩他(本還完全沒get直接開始談正事),除了萬能的超自然魔法我已經想不到能搞這黑幫老大的方法了


都是康斯坦丁的鍋,你放什麼大招不好你要搞這個,「支配之詠」……這種魔法的名字完全...

本太可愛了我腦漿都燒乾了




媽的,怎麼這个毫無擼點只是一點安慰劑般的版本都會被屏,我震驚

下收





























朱軍啊我想看本被時停奸或者透明人奸(…………)


雖然上一條已經管他和馬丁叫姐妹了,但一槍一個小朋友的槍神是這麼好把的嗎,看看塔林就知道了,塔林這麼個能把雙性戀艹成純0的寡婦製造者都只能暗著撩他(本還完全沒get直接開始談正事),除了萬能的超自然魔法我已經想不到能搞這黑幫老大的方法了


都是康斯坦丁的鍋,你放什麼大招不好你要搞這個,「支配之詠」……這種魔法的名字完全一股小黃油氣息啊!?而且本你也……明明之前那麼剛結果被控制後還發出了那麼色的呻吟…………。這不是用行動告訴變態觀眾要用超自然搞你喔!!?


被透明人侵犯的話本肯定會整只貓(划)整個人毛都炸起來,一邊毛骨悚然一邊怒火中燒地要宰了對方,結果因為是對方是透明人,既察覺不到他的具體存在也造不成傷害、被完全壓制,在極度緊張中繃緊了身體被滿滿中出………事後還得自己在浴室里把那些臟東西掏出來,說不定還會被旁邊默默視奸的透明抹布再推倒狠乾一通,畢竟這傢伙這麼社情不上簡直對不起他(暴論


時停奸就更香了……在家族開會時停止時間把還保持著冷笑的本從里到外侵犯個透,在他肚子里射得一塌糊塗到連褲子都被泡濕,時間再次流動時本就要過個意志和幸運了(笑) 

過了的話就能在被湧上來的侵入感痛感快感壓倒前強行散會躲進房間,失敗的話就會在下屬面前全身顫抖著癱軟在桌上,露出糟糕過頭的ahego,大失敗就是肉便●展開———哈,應該也不至於,畢竟他的實力威信擺在那,所以只是會變成某部分部下手衝時的幻想情人吧(笑


☞-♚-☜
*车车预警我来搞蛇蛇了,抹布嘿...

*车车预警
我来搞蛇蛇了,抹布嘿嘿

*车车预警
我来搞蛇蛇了,抹布嘿嘿

SOPHIST

【抹布剥】一些哀伤的事中——消失的chapter3.1和未来的反杀

*如果不是人,就不要想象人的待遇

*他们有眼睛,可他们看不见;他们有耳朵,可他们听不见。

感谢太太们的教导,确实有必要交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剥出现这么大的转变,有点心疼所以以后沙雕还是会多一点。。。。。。😄

  就是“另一个波顿家的男孩”all剥系列抹布仿生人剥的细节系列,有些事实摧毁了剥的身心,不浪漫,不友好,这是真的抹布。在系列里,仿生人剥对鱿的感情线还是设定的比较坚固的,被迫关闭感情线的鱿做的事挺伤人的——详见Chapter8、9剥事后的反应,在合集里。(本篇查收得坚持看到最后哟~)

POOR RAMSAY!

所以先安抚一下剥,写写未来反杀的事——

 ...

*如果不是人,就不要想象人的待遇

*他们有眼睛,可他们看不见;他们有耳朵,可他们听不见。

感谢太太们的教导,确实有必要交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剥出现这么大的转变,有点心疼所以以后沙雕还是会多一点。。。。。。😄

  就是“另一个波顿家的男孩”all剥系列抹布仿生人剥的细节系列,有些事实摧毁了剥的身心,不浪漫,不友好,这是真的抹布。在系列里,仿生人剥对鱿的感情线还是设定的比较坚固的,被迫关闭感情线的鱿做的事挺伤人的——详见Chapter8、9剥事后的反应,在合集里。(本篇查收得坚持看到最后哟~)

POOR RAMSAY!

所以先安抚一下剥,写写未来反杀的事——

  他认出了他们,当然,他认出了这三个人,他们丑恶的嘴脸他看过一眼就不会忘。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是席恩给他的求和礼物,那三个懦夫颤抖着哀求着,虽然他还没有说一句话,他们就已经怕的像是要死去了……

  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那三个人确实说了什么也做了什么,可他不在乎,就像是他们对于他自己的哭喊装聋作哑那样,他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他让自己在琼恩的怀抱里陷的更深,却把炽热的目光放向席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目光仍然炽热,仍然有隽永的激情,他不想这样,他绝望的呼喊过自己千百次,他做不到——席恩已经按程序觉醒了,单膝跪在他面前,那种就像是那天他在澡盆里时看他自己的眼光又重新回到了那双海一样深沉的蓝眼睛里,温润又深情,胆怯而害怕拒绝,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增加了愧疚和遗憾,没有妒忌,只有遗憾。

  他们本来不该产生这种感情的,这是被强加上去的,他把席恩伤的那么深,席恩也把他伤的那么深,可是他们给对方的伤痛又是让他们能够找回记忆的唯一方式,而记忆,是他们仅有的尊严。可是琼恩呢?现在琼恩把他抱得更紧。琼恩也是他的记忆,他的升华,他的觉醒……

  他在两种自己的人格中纠结,拉姆斯•波顿呼喊他过去拥抱席恩,卢卡•巴桑罗姆哀求他不要伤害琼恩;拉姆斯•波顿命令他活剥那三个人的皮,卢卡•巴桑罗姆又提醒他人类的生命只有一次。

  “不管怎么,这三个人终归是混蛋,国王命令你处理他们。”打破僵局的还是乔佛里,他望向他,那么近,那么远,就像是曾经在玻璃房里的那种相望。真正大智若愚的是乔佛里,他把自己灌得最醉,却在仿生人里保持的最清醒;他看上去恬不知耻又愚蠢的像个流氓无赖,可实际上只有他才在他们中间真正保持了国王般的尊严。

  拉姆斯•波顿和卢卡•巴桑罗姆同时在呼喊他迫使他做出决定,他却想让他们都滚蛋,离开他,离开他……他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咆哮……

  “我不会杀了他们。”他说,恢复了平静,睁开眼睛时流露出来的是全新的目光,不是拉姆斯•波顿,也不是卢卡•巴桑罗姆,“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乔佛里发现了他的不同,却保持了沉默,也不打算向他投射异样的眼光。而席恩和琼恩都询问式的看着他。

  “阉了他们,还有,我也想刻点字。”他对手下说,非常平静。

抹布查收方式——ao3,输入“另一个波顿家的男孩”

 

 

包子杂货铺

一个all鸡茸金丝笋的脑洞

路人mob鸡茸金丝笋

⚠️内含np,双龙,Dirty Talk,SN

不喜者慎入。

🔗见评论区

路人mob鸡茸金丝笋

⚠️内含np,双龙,Dirty Talk,SN

不喜者慎入。

🔗见评论区

Echo_Lecter

我就想来看看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小学的时候看那个中日合资的动画三国演义,并且对诸葛亮心怀不轨的。 高岭之花美人儿军师!!那股坏劲儿!还能骚的一本正经!!说自己自负!!抹布他好吗!!!平日里自知高人一等 ,榻上被骑 /肏/的流眼泪 ……


自行体会?ballball老福别再审核我)


我就想来看看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小学的时候看那个中日合资的动画三国演义,并且对诸葛亮心怀不轨的。 高岭之花美人儿军师!!那股坏劲儿!还能骚的一本正经!!说自己自负!!抹布他好吗!!!平日里自知高人一等 ,榻上被骑 /肏/的流眼泪 ……






自行体会?ballball老福别再审核我)


一片羽毛

[明日方舟][浮梅][mob梅]疗愈

◇明日方舟 浮士德×梅菲斯特
◇全文8k+,私设小梅原先是萨科塔(天使),因为人为因素堕落成魔鬼,小浮是毒蛇(我和媳妇一致认为他应该是一条沉稳kc,你不rua我我不rua你),治疗需要读条才能演化牧群。时间线是5-10败走之后。
预警给我进去看。

梅菲斯特大笑起来。浮士德无暇回头去照料他,但是仅凭声音,萨科塔美丽的脸庞破碎、扭曲,融化成一种完全不同的神情。“那么为了我,”这新生的魔鬼说,“浮士德,杀光他们,为了我!”

 ◇和基友说我好喜欢梅菲斯特,基友沉吟了很久,说大概只有魔鬼才能理解魔鬼吧。我:好的,受用了。

◇明日方舟 浮士德×梅菲斯特
◇全文8k+,私设小梅原先是萨科塔(天使),因为人为因素堕落成魔鬼,小浮是毒蛇(我和媳妇一致认为他应该是一条沉稳kc,你不rua我我不rua你),治疗需要读条才能演化牧群。时间线是5-10败走之后。
预警给我进去看。

梅菲斯特大笑起来。浮士德无暇回头去照料他,但是仅凭声音,萨科塔美丽的脸庞破碎、扭曲,融化成一种完全不同的神情。“那么为了我,”这新生的魔鬼说,“浮士德,杀光他们,为了我!”

 ◇和基友说我好喜欢梅菲斯特,基友沉吟了很久,说大概只有魔鬼才能理解魔鬼吧。我:好的,受用了。

阿晓Autism

【蜂巢纪元】单人路人x被俘虏的独裁王

一句话文案:


独裁王现在落入你的手中了,於是你决定屮了他,用玩具和你的尾巴。


——————————————————————————————

来自于蜂巢纪元企划if线(指非主线剧情),拉是整个巴哈图唯一的独裁王,他控制一切,包括臣民的脑子。现在,他战败被俘,而你,有机会去控制他。


预警:单人mob/强(行)制(裁)

请删除括号进行阅读预警。


灵魂内容看评论。

或者点击这里试一下。

——————————————————————————————

企划链接在这里,欢迎大家来玩呀XD

后启示录·蜂巢纪元


一句话文案:


独裁王现在落入你的手中了,於是你决定屮了他,用玩具和你的尾巴。


——————————————————————————————

来自于蜂巢纪元企划if线(指非主线剧情),拉是整个巴哈图唯一的独裁王,他控制一切,包括臣民的脑子。现在,他战败被俘,而你,有机会去控制他。


预警:单人mob/强(行)制(裁)

请删除括号进行阅读预警。


灵魂内容看评论。

或者点击这里试一下。

——————————————————————————————

企划链接在这里,欢迎大家来玩呀XD

后启示录·蜂巢纪元


有琴稹山

《优质奶源成就品质生活》/抹布

R注意   很R超级R 看完你就脏了确定要看厚?

年度ooc表演现场 壮汉嘤咛 猛男落泪 你说恐怖不恐怖

友情出演:启教授 @蓬窗夜启  不能只抓我一个 都是这只金凤凰的好主意

角峰锅锅对不起 我在佛前忏悔五天五夜终身食西兰花赎罪了 

别骂我 没结果

我先给大家表演一个鸭鸭唱歌厚:

嘎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

R注意   很R超级R 看完你就脏了确定要看厚?

年度ooc表演现场 壮汉嘤咛 猛男落泪 你说恐怖不恐怖

友情出演:启教授 @蓬窗夜启  不能只抓我一个 都是这只金凤凰的好主意

角峰锅锅对不起 我在佛前忏悔五天五夜终身食西兰花赎罪了 

别骂我 没结果

我先给大家表演一个鸭鸭唱歌厚:

嘎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