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拆卸

26818浏览    185参与
Scream🌞阳啸

占tag致歉again/哭晕在厕所,,我搬运的录声被屏辽😭😭😭,不想跟lof硬碰,各位在我贴吧的大图贴看吧,那里还有其他机的拆

(链接走评论区√

占tag致歉again/哭晕在厕所,,我搬运的录声被屏辽😭😭😭,不想跟lof硬碰,各位在我贴吧的大图贴看吧,那里还有其他机的拆

(链接走评论区√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授权改写/长篇】 《对比》 4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由于对天红涉猎不多,此篇没有做过多的改写

—————————正文————————
久违的塞伯坦……红蜘蛛透过飞船的合金玻璃看着那颗千疮百孔的星球——他的故乡,霸天虎的发源地。

  这颗星球承受战争的蹂躏已经太长时间,坑洼不平的表面升起令人不安的硝烟,长得让人以为她从来没有和平时光,现在也许到了一切结束的时候。霸天虎重返塞伯坦,为了彻底的征服。而这只是威震天远大目标的第一步,掌控这颗星球后,他们将跨向更广阔的领域。

  但是红蜘蛛已经很疲惫了,这第一...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由于对天红涉猎不多,此篇没有做过多的改写

—————————正文————————
久违的塞伯坦……红蜘蛛透过飞船的合金玻璃看着那颗千疮百孔的星球——他的故乡,霸天虎的发源地。

  这颗星球承受战争的蹂躏已经太长时间,坑洼不平的表面升起令人不安的硝烟,长得让人以为她从来没有和平时光,现在也许到了一切结束的时候。霸天虎重返塞伯坦,为了彻底的征服。而这只是威震天远大目标的第一步,掌控这颗星球后,他们将跨向更广阔的领域。

  但是红蜘蛛已经很疲惫了,这第一步就已令他心力交瘁。他并不是一个懦弱的TF,他在战斗中可以比谁都勇猛,可他又得到什么?他的首领赞扬过他吗?认可过他吗?鼓励过他吗?有过,在很久以前,在他们的关系只是单纯的上级与下属的时候,他确实获得过威震天的褒奖,可随着他们之间关系的改变,一切都变得难以理解…….

  红蜘蛛不是没有分析过他和威震天的关系,在其他TF之间存在这种关系意味着他们亲密无间,甚至可以至死不渝,可他从来没有从威震天身上感到“亲密”这个温暖的词语。他们的关系是扭曲而变质的,这在他与天火发生同样的关系后更深刻地体会到。

  天火……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自从红蜘蛛回到霸天虎,威震天就没有让他参加任何一场战斗,他一直被软禁在威震天的房间。威震天没有再伤害他,他们甚至连对话都少得屈指可数。

  当然红蜘蛛可以趁威震天出战时打碎舱门出去,只要他想。可红蜘蛛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很害怕,害怕见到天火,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同时他也很害怕在战场上见不到他,也许天火已经被威震天杀死了……

  红蜘蛛猛地摇了摇头,把这个恐怖的猜想抛诸脑后。天火是一名出色的战士,同时是擎天柱的搭档,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何况威震天无法在于擎天柱对决时分出精力对付天火。

  飞船降落后战斗也打响了,红蜘蛛依然没有得到出击命令。威震天这样藏着他明显是不想让他与天火见面,这也证明天火还活着,想到这里,红蜘蛛松了一口气。

  于是红蜘蛛静静地待着,百无聊赖。

  最近他总是想着天火,回忆他们在火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回忆天火总是有事没事地创造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回忆天火灌注在他身体里那温暖的能量……回忆在汽车人基地和天火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但每次最后他都会回忆起导致他离开的、天火那怀疑的目光……这令红蜘蛛的回忆每次都以苦闷的芯碎感结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天火,他和天火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短,可这种牵袢却这么深……

  他害怕见天火,可又想见他,他第一次让自己这么矛盾,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红蜘蛛差点倒在地上。他知道飞船受到了袭击,现在威震天和其他TF都已出战,飞船里只有红蜘蛛一个,他不得不出来应战。所幸袭击飞船的只是几个和大部队失散的汽车人,而且都是年轻的新兵,红蜘蛛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赶走了这群小家伙。

  本应回到飞船里,可在踏上塞伯坦土地的霎那,红蜘蛛就再也不想离开。他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对这片土地是这么依恋,虽然她正陷入战火的包围中。

  一个战士不应该躲在飞船里,这么想着,红蜘蛛不由自主地变形,飞上塞伯坦的天空。

  塞伯坦的天空令Seeker兴奋,地球固然美丽,可母星充满烽火与硝烟的天空才拥有战士们最熟悉的味道。太久了!离开母星太久了!红蜘蛛差点要忘记这片天空的味道。

  不知不觉,红蜘蛛也加入了战斗,战斗是塞伯坦人的本能,而红蜘蛛天生就是个美丽而强大的战士!他在空中飞舞盘旋,他的炮火划着优美的弧线扫向敌人,破坏带来的快感令他沉醉,他忘记一切烦恼,就像他刚加入霸天虎时一样,心无旁骛地投入战斗就是他的全部。

  本来汽车人就处于劣势,而红蜘蛛的参战更令这些零散的部队几乎陷入绝境,他们一边在红蜘蛛凶猛的攻势中努力躲闪,一边向擎天柱的部队发出求救信号。

  红蜘蛛发现远处一架TF正全速向这边疾来,他猜测那是汽车人最近的增援部队,而那支部队可能也只剩下一个TF了。攻击!没有多想,红蜘蛛向那架TF开火,不料那TF竟敏捷地躲开他犀利的攻击,并在下一瞬间飞到他的面前。

  红蜘蛛觉得浑身的机油都要凝固了,因为他的光学镜头清晰地捕抓到那架TF的身影——一架红白相间的航天飞机!

  他是天火!这个信息从CPU里一闪而过,红蜘蛛的中枢电脑即刻向全身下达命令:离开这儿!

  红色的Seeker迅速掉头,为什么要逃走?他没有多想,本能指使他逃走。

  “等等,红蜘蛛!”天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来他已认出红蜘蛛:“别走!等等!你听我说!我一直等着这一天!我有话要对你说!必须要告诉你的话!等等!”

  以天火的速度是绝对追不上红蜘蛛的,红蜘蛛可以轻松甩开他,但不知为什么,红蜘蛛并没有全速飞行,他下意识地与天火保持着一段距离,即不等待他也不抛开他。他们就这样在塞伯坦的空中追逐着。从其他TF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个汽车人在追击一个霸天虎,只是他们很奇怪汽车人为什么不射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了天火有重赏,这下我立功啦!”

  忽然听到熟悉的狂笑声,红蜘蛛顺着声音望去,蓦然看见狂飙的激光炮已经锁定了天火,而天火因为全力飞行而浑然不知。

  狂飙开炮的刹那红蜘蛛用尽全身的力量冲到天火身边,挡在他前面,并在一瞬间变形,双臂交叉在胸前,护住自己的火种舱,承受了那强大的炮击。这一系列动作敏捷而迅速,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与顾虑。

  在激光炮巨大的反作用力驱使下,红蜘蛛猛地撞到天火,而天火立刻变形抱住红蜘蛛,两人都失去了平衡,坠进一个山崖里……

  “噢,不!我击落了红蜘蛛,威震天会杀了我!”狂飙一脸凄惨的表情,“但红蜘蛛怎么会保护汽车人?好吧,那一定不是他,红色涂装又不是他的专利。”

  一起滚下山崖的时候,天火努力护着红蜘蛛,尽量不让他被崖坡的碎石划伤,以致于当他们终于到达崖底的时候无数划痕出现在天火的装甲上。

  “放开我!”红蜘蛛挣扎着想从天火的怀里脱出,他现在正被天火压在身下。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天火并没有放开红蜘蛛,而是去抓他的胳膊。

  “别碰我!”红蜘蛛一边挣扎一边叫喊,明明一直想念的天火就在眼前,可红蜘蛛却不由自主地抗拒天火的好意。

  由于红蜘蛛毫不配合地挥动双臂,天火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红蜘蛛发出一小声惊叫,终于被天火抓住了胳膊。他放弃挣扎,把头歪向一边,不看天火的光学镜头。

  “对不起。”天火开始检查红蜘蛛的伤势:“手臂装甲严重损坏,还好里面的线路只是轻微的烧伤,其他地方呢?”天火抚上红蜘蛛的胸部装甲:“有一些擦伤,都不是很严重,太好了!”

  “你检查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吗?”红蜘蛛依然歪着头不看天火。

  “红蜘蛛……”一声温柔的呼唤,天火轻轻用手捧住红蜘蛛的面部装甲。红蜘蛛微微一震,便顺从地随着那只手的运动趋势把头转向了天火。

  “谢谢你刚才奋不顾身地救我。”

  被天火那温柔的眼神盯住,红蜘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别扭地说:“我、我只是想那么做…并不是特意救你……”

  天火笑了,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用极诚恳的语气说:“对不起,红蜘蛛。”

  红蜘蛛不知道天火为什么要道歉,他看着天火,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在找你,但每次战斗我都没有看到你,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害怕,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总是胡思乱想,越想越觉得恐慌……”天火顿了一下,仿佛有些哽咽:“今天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芯情…可是你和那个时候一样转身离去……”

  听到这里,红蜘蛛觉得芯里一阵抽痛,他不由得去摸天火的脸。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天火握着红蜘蛛放在他脸颊的手,继续说了下去:“我也许没有资格来找你,但我抑制不住想见你的芯情。我想告诉你,我是一个愚蠢的家伙,那个时候我没有保护你…我甚至还伤害了你……我当时一定是短路了。我一直在为那时的愚蠢行为忏悔,我一直是相信你的,我不知那时我是怎么了…你能原谅这个愚蠢的我吗?”

 

红蜘蛛一把抱住天火,把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肩上,天火有些惊讶,随即紧紧地搂住了红蜘蛛。

  “你确实是个愚蠢的家伙……”对着天火的音频接收器,红蜘蛛带着一些怨恨的语气小声地说:“你不仅愚蠢,还很狡猾…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总会想着你?”

  “想着我?”天火撑起身体,惊喜地说:“你真的想着我吗?”

  看到天火的反应,红蜘蛛有些懊恼:“啊,是的,我总是想着你,你有事没事就喜欢缠着我,你还对我做奇怪的事,你说爱我却又怀疑我!”

  “真的对不起,红蜘蛛…”天火芯疼地吻上红蜘蛛略带雾气的光学镜头:“相信我,我真的爱你,我只是太害怕…...我不知该怎么解释,或许我更本就没资格解释。我请求你的原谅。”

  “我以为你已经不再需要我……”红蜘蛛捧起天火的脸,直视他的光学镜头:“所以我才会走,我没有怪过你,但你的确对我造成了伤害……好吧,现在我原谅你了……”

  “谢谢!”

  红蜘蛛的回答是一个缠绵的深吻,他的芯结解开了,相信天火的也是一样。

  结束这个热吻后,红蜘蛛注意到天火满身的划痕,他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滚下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令装甲受伤…无论何时,天火永远这么细心地呵护自己……

  小心抚摸着天火的伤痕,红蜘蛛感到非常难受,他宁愿这些伤在自己身上。这种想法对一个霸天虎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之前红蜘蛛也没有对哪个TF抱有这种感情。这样的芯情很奇妙,它似乎是痛苦的,却又夹杂着一种隐秘而饱满的甜蜜,使自己的内芯前所未有地充实,这种感情是什么?是天火所说的“爱”吗?红蜘蛛还不能确定。但此刻他很想拥抱天火,很想让天火拥抱自己,很想在拥抱中,融为一体……

  “只是一些小伤,一点也不痛。”觉察到红蜘蛛的芯思,天火安慰道:“比你胳膊的伤要轻得多。”

  “我也已经不痛了…”说完,红蜘蛛再次紧紧抱住天火:“你现在…可以抱我……我希望你能抱我……”

  “红蜘蛛?”惊讶于红蜘蛛的主动,天火仔仔细细地盯着那对美丽的光学镜头,生怕自己会误解了红蜘蛛的意思。

  “看、看什么!”红蜘蛛感到面部装甲开始发烫了,他躲闪着避开天火的目光。

 

  这种害羞的小动作让天火忍俊不禁,他确定自己没有判断错误,微笑着搂起红蜘蛛的腰,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当然是看我最重要的宝物啦。”

  “油腔滑调的家伙……啊…”

  不等红蜘蛛说完,天火的吻已经落在他的肩膀,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在红蜘蛛的手臂上来回抚动。

  红蜘蛛从来不知道手臂和肩膀受到轻抚也能这么快乐,他渐渐放松身体。同时有些不满天火无视另一边肩膀,于是他环在天火背上的手轻轻施力,想把天火引导到没有得到爱抚的肩膀上来。

  可是天火没有服从这并不坚决的引导,他的吻渐渐越过红蜘蛛的肩头,移动到他的背部。而搂着Seeker纤腰的手巧妙运动,自然地将红蜘蛛的身体翻转过去,使他趴在斜坡上。

  “做…什么…?”

  由于看不到天火的表情,红蜘蛛不免有些不安。“别担心,我一直都在这儿。”天火对着他的音频接收器给出了一个简单的承诺,接着,他开始轻吻红蜘蛛的后颈。红蜘蛛发出一声小得难以察觉的呻吟,便安芯地任由天火“摆布”。

  天火的吻很轻很轻,若有似无,他的吻所经过的地方就像温水细细流过般舒适而温暖。从后颈到脊背,这种舒适感使红蜘蛛的机能运转逐渐缓慢,然而就在他几乎要进入充电状态时,天火的吻滑到了Seeker背上两片机翼之间的接缝处,同时天火加大亲吻的力度,泊泊细水忽然变成奔涌江流。

  “啊…不…不要……”忽然受到激烈的刺激令红蜘蛛不自觉地扭动身体,可天火压在他背上使他无法自由地行动。不过这种刺激没有带来任何负面感觉,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快感,只是红蜘蛛一时还不能适应,他只好发出言不由衷的抗议,实际上他并不希望天火停下来。

  所幸天火完全明白红蜘蛛的芯理,他继续着对红蜘蛛的爱抚。

  在亲吻机翼接缝的同时,天火将双手分别放到两片翅膀的侧翼上,用粗糙的手掌贴着侧翼开始了移动。

  三个敏感点同时受到刺激,红蜘蛛大声呻吟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起,双手死死地按着石坡,传感系统高速运作带来的主板过热使他的CPU无法正常运行。然而,就在他即将过载的时候,天火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获得解放的红蜘蛛大口地喘息,想尽快冷却高温的主板。渐渐平息下来后,红蜘蛛猛地转过身,不轻不重地在天火胳膊上捶了一下:“你实在太可恶了!怎么这样捉弄我!”

  天火做出一个有些夸张的痛苦表情,装作委屈地说:“对不起…那还要继续吗?”

  简直是明知故问!红蜘蛛恼火地说:“我早说过不用问我!你这坏习惯怎么还没改掉!?”

  “是,是,这是我的错,”天火笑着抱住红蜘蛛:“那接下来是真正的开始了。”

  又是一个让红蜘蛛几乎要融化的甜吻,在Seeker正沉醉的时候,天火的手悄悄从外侧向里环住他的大腿,猛然一抬,红蜘蛛惊叫一声,他的双腿完全离开地面,就在他以为自己要从斜坡上滑下去的时候,天火快速靠紧他,用身体支住了他。

  目前的体位令红蜘蛛感到羞耻,天火正在他两腿之间,这迫使他的双腿无法并拢,由于大部分体重都由天火来支撑,现在他也不能自由行动。

  “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红蜘蛛想摆脱这种极不自然的状态,向天火抗议。

  “这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天火仿佛看穿红蜘蛛的芯思一般,轻声安慰他:“放松身体,习惯后就好了,这样的姿势更有益于能量口的驳接。”

  红蜘蛛没法反驳,关于拆卸方面的知识他远不如天火知道的多。虽然他极不习惯这样的体位,但既然天火说是有益的,那么自己就只能接受。

  天火见红蜘蛛没有再抗议,不禁觉得他十分可爱。现在红蜘蛛正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抑制自己的紧张情绪,同时两只手紧紧环在天火背上,似乎怕天火会忽然离开而使自己掉下去。实际上怎样的体位对能量口驳接都没有多大影响,天火只是想看看红蜘蛛这种紧张害羞却又顺从的样子。

  娴熟地取下自己与红蜘蛛的腹部装甲,天火抚摸着红蜘蛛的能量接口。刚才还因羞耻感一动不动的红蜘蛛立刻颤抖着抬起身体,头却下意识地低了下去,似乎不想让天火看到自己沉浸在快感中的表情。

  天火凑到红蜘蛛面前,去吻他滚烫的面部装甲,一边接上自己的能量接口。红蜘蛛做好了接纳天火的准备,可天火却迟迟没有释放,只有少量能量液在接口前端流淌。这令红蜘蛛感到焦躁,他三分疑惑七分不满地催促天火:“你…在等什么…快点啊……”

 

  用吻堵住红蜘蛛的疑问,天火打开红蜘蛛胸前的挡风玻璃,令红蜘蛛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天火没有回答,而是把手探进红蜘蛛的胸部线路。他很快找到Seeker精致的火种舱,稍微犹豫一下后,毅然打开了它。

  “啊,不要!”红蜘蛛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他现在完全被天火压制着,火种也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天火面前,这无异于把命交到天火手中,换了任何一个TF,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害怕的。

  “红蜘蛛…”天火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现在似乎还非常认真:“听我说,我爱你!我想与你分享我的一切快乐,同时愿意分担你的一切痛苦。”

  红蜘蛛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天火怎么突然对他说这些,不等他发问,天火已经用一只手指轻触他胸前那美丽的小火团。

  “啊——!”红蜘蛛发出一声惊叹,多么不可思议的感觉!他的头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一时无法思考。

  当红蜘蛛稍稍冷静一些后,他看到天火也打开了自己的火种舱。

  火种融合……这个词语出现在红蜘蛛的CPU中,他已不记得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个词,但他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这意味着他将和天火互相拥有。当明白这一点后,红蜘蛛简直有些迫不及待,连他自己都惊奇为什么这么想与天火火种融合。

  天火慢慢俯下身,当两个火种接触到的刹那,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向浑身袭来,红蜘蛛立刻往上挺胸想加速融合,却被天火按住双肩:“放松点…这需要…慢慢来……”

  从天火的喘息中红蜘蛛知道他也在努力保持冷静,这时能量接口处涌入天火的能量,红蜘蛛再也克制不住,用力抓着天火,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天…火!天火!啊…!不……”

  随着两个TF的身体慢慢接近,他们的火种终于交融在一起。他们紧紧相拥,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受彼此,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失去意识,进入了深度休眠……

  重启以后,红蜘蛛发现天火伏在他身上,还没有醒来。这一次自己先恢复意识,这种感觉令红蜘蛛莫名地喜悦。他轻轻起身,把天火小心地摆到身边,观察着天火的睡脸。英俊、温和、稳重而又纯真…红蜘蛛忍不住要吻他,吻得很轻很小心,生怕会把他惊醒。红蜘蛛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理解天火的话,因为他现在正怀着和天火一样的芯情……

  随着机体启动的声音,天火终于醒了,他看到凝视着自己的红蜘蛛,露出温柔的笑容:“怎么了?这么认真的表情。”

  “天火,我爱你。”

 红蜘蛛突如其来的表白令天火又惊又喜,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红蜘蛛继续说:“等这场战争结束后,就一直在一起吧!”

 “为什么要等?”天火坐起来抱住红蜘蛛:“和我一起回去,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会和你一起走的,但不是现在。”红蜘蛛倚在天火胸前:“我必须回去说服威震天与汽车人合作,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结束这场战争,不是吗?”

  “可这不需要有你来承担,我们会想别的办法。”

  红蜘蛛摇了摇头:“威震天很固执,我了解他。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同意结盟的。然后我会回来,我们永远在一起。”

  天火看出了红蜘蛛的决心,无奈地做最后的努力:“真的非得这样吗?”

  “虽然威震天是一个糟糕的领导者,但他毕竟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能袖手旁观,何况,”红蜘蛛看着天火的光学镜头:“这件事也与我们的未来密切相关。谢谢你,天火,你给了我最珍贵的财富,为了我们的未来,让我去吧!”

  天火看着那红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际,一阵失落涌上芯头,然而对未来的甜蜜畅想又使他无比欢乐,他等着红蜘蛛的好消息,同时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擎天柱。

柠檬瓜

【授翻·拆卸:Stupid Ideas】

08闪蜂PWP   

系列目录 \ Originally by suna_scribbles   

AO3正文   

——————————

超想把题目翻译成一个危险的想法XP

写h没啥经验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请一定指出来啊><

08闪蜂PWP   

系列目录 \ Originally by suna_scribbles   

AO3正文   

——————————

超想把题目翻译成一个危险的想法XP

写h没啥经验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请一定指出来啊><

放虎归山

【原创/短篇】棱镜之破碎 仿佛顷刻间,所有五光十色的美好梦境接连被打碎,取而代之的,现实又恢复了他那

红蜘蛛焦急地在旗舰中踱步。这场叛乱,将要以他的失败为代价而结束……不可能!我堂堂红蜘蛛大人,又怎么可能会输!对呀!我不会的!我!我还有旗舰!大不了!鱼死网破!跟威震天同归于尽!

哈哈哈!我就快赢了!

战舰撞击自毁程序,一旦启动,不可逆转。红蜘蛛原本猩红的光学镜此刻染上了临死之前的病态亢奋的紫色。

前方就是威震天的旗舰。确定目标,准备撞击。红色的死亡之圈在旗舰的星图上闪动。

那么,来吧!

威震天的旗舰却消失在虚空之中。

面对着魔法般的奇异场景,红蜘蛛废了很大的劲才明白过来,这是——超短距离时空跃迁!

自己不在,他们怎么掌握这项技术的?

不知不觉中,威震天的护航舰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包围了红蜘蛛的旗舰...

红蜘蛛焦急地在旗舰中踱步。这场叛乱,将要以他的失败为代价而结束……不可能!我堂堂红蜘蛛大人,又怎么可能会输!对呀!我不会的!我!我还有旗舰!大不了!鱼死网破!跟威震天同归于尽!

哈哈哈!我就快赢了!

战舰撞击自毁程序,一旦启动,不可逆转。红蜘蛛原本猩红的光学镜此刻染上了临死之前的病态亢奋的紫色。

前方就是威震天的旗舰。确定目标,准备撞击。红色的死亡之圈在旗舰的星图上闪动。

那么,来吧!

威震天的旗舰却消失在虚空之中。

面对着魔法般的奇异场景,红蜘蛛废了很大的劲才明白过来,这是——超短距离时空跃迁!

自己不在,他们怎么掌握这项技术的?

不知不觉中,威震天的护航舰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包围了红蜘蛛的旗舰。伽马射线瞬时齐发,妖冶的红光使整个战舰瞬时汽化……

……

晕晕沉沉醒来,“我这是……回归火种源了……”红蜘蛛捶捶头雕。四周的一切仍旧那么熟悉,仿佛他叛逃霸天虎,是一场梦而已。

“是真的吗?”他红蜘蛛,怎么可能在齐发的伽马射线中存活下来,也许,真的是一场梦而已

威震天面无表情地推开舱门。“Lord,我怎么了?”红蜘蛛昏昏沉沉地抬眸,望向威震天。

一只手紧紧地扭住了红蜘蛛的下巴,另一只手扼住了他的脖子,“玩够了没?我的耐心有限。你想篡权夺位,我可以理解;你搞叛乱想毁掉霸天虎,红蜘蛛,未免你也太幼稚了吧!你这愚蠢的无能者!”随即,便用强大的力道将红蜘蛛掼在舱壁上,深蓝色的能量液顺着墙壁流下。

“”我恨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恨的就是你,我宁愿追随谁我都不会再次追随你!我恨你埋没了我的才华,挥霍了我的青春,支配了我的自由。你说我愚蠢虚伪又狡诈,我追随你的每一天,都没有做过我自己。我受够了。现在要杀要剐随你处置!我即将自由了!”红蜘蛛站在囚窗前恣意大笑,令人毛骨悚然。

“我对待失败者从不仁慈。瞧你那可怜劲,我猜想这刑罚会令你,生不如死。”

不知何时,红蜘蛛已经紧紧地被威震天圈禁在地,勾起一个绵长的吻。威震天灵巧的金属舌猛烈地撞击着红蜘蛛的唇舌,紧紧地掠夺口腔内的每一丝气息。以吻封缄。红蜘蛛脑子瞬时空白,他不明白威震天的意图,如果想要羞辱他,这种方式以为红蜘蛛承受不起吗?

威震天引导红蜘蛛顺从自己。红蜘蛛的唇舌已经完完全全属于威震天。紧接着,威震天向红蜘蛛的口腔里塞了一把玻璃碎片。

“嗯啊!……”粗砺的玻璃片在两副唇舌的推送之下磨破了娇嫩的皮肤,露出甜美的血浆。剧烈的疼痛感在红蜘蛛的口腔中蔓延开来,伴随它的是腥甜的能量液气息。

能量液顺着口角倾泻而下。 唇舌里的传感器被全部激发,另一副唇舌的攻势却不减半分,依旧激烈扫荡。快感如同细流一般,在红蜘蛛的精神大坝上一点点侵蚀,坑洞越来越多……

威震天的大手不安分地揉捏着红蜘蛛的机光学镜里翼。那是seeker们全身最敏感的地方。红蜘蛛发出了几声轻哼,努力别过头,却又被威震天钳制住。

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彼时,他还是热血干净的研究员;他还是角斗场上最佳的角斗士。

因为一首诗,他们彼此欣赏……

“你愿意永远追随我吗?”“愿意,my lord.”

你的光学镜里,倒映的是星辰大海。

而我,愿意化作那绵柔的水草,与你相伴 。

曾经响亮的誓言,不屈的呼喊,都化作灰烬,随风飘逝。

……

只是我们,何以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我们,何以成了这个样子……

威震天起身,从墙上拿下电击的鞭子,一鞭一鞭地打在红蜘蛛身上。斑斑驳驳的能量液在红蜘蛛的表层装甲渗出,一如狂飙的蛇,显得极为诱惑。红蜘蛛无力反抗,蜷缩在冰冷的甲板上,如同一只受伤的幼兽。鞭子混合着黏稠的能量液使红蜘蛛的伤口处火辣辣的,使他机体温度逐渐上升。微弱酥麻的电流则加剧了这个过程。红蜘蛛的CPU不断弹出错误窗口,意识逐渐模糊。

“想要吗?”威震天在他耳边低声诱惑。

“Mega……我要Maga.....”红蜘蛛轻声呼喊,随即双臂环上了威震天的脖子。

“乖孩子才会有奖励……不要叫我Mega,叫我Lord.”

“Lord,Lord......”



还有拆卸😝😝😝链接在走评论


秦姓鸟鸟

拆的脑洞

机械体真的好色。

完全可以清空他cpu里的记忆只留下对接相关的部分,保留他的性格原封不动。在对接的时候他该反抗还是要反抗,该感受到侮辱还是会感到侮辱,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想起什么事时脑子里却全是对接的记忆,哪怕不用挑逗对接版面也已经自己准备好了,温热潮湿,因为不记得如何自wei所以要么忍耐着要么笨拙的自己解决,但是又如此生疏哪怕把自己弄痛了都找不到技巧。最后无可奈何的再一次自己分开阻尼叶片迎接管子。

折辱他的心理和生理,太妙了。

机械体真的好色。

完全可以清空他cpu里的记忆只留下对接相关的部分,保留他的性格原封不动。在对接的时候他该反抗还是要反抗,该感受到侮辱还是会感到侮辱,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想起什么事时脑子里却全是对接的记忆,哪怕不用挑逗对接版面也已经自己准备好了,温热潮湿,因为不记得如何自wei所以要么忍耐着要么笨拙的自己解决,但是又如此生疏哪怕把自己弄痛了都找不到技巧。最后无可奈何的再一次自己分开阻尼叶片迎接管子。

折辱他的心理和生理,太妙了。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原创/短文】《服从》 惊暗18R向,纯拆,慎入

💡背景E版,A版略有提及

💡纯拆无剧情,主惊暗,威红有提及

💡OOC有

💡真的不知道写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写点东西自己爽,可能真的就是瓶颈了,难以突破。

点我看拆卸,密码评论区

请问大家到底有没有什么方法有效防屏蔽,老福特真的很严格,屏到心态爆炸。【无能狂怒】

💡背景E版,A版略有提及

💡纯拆无剧情,主惊暗,威红有提及

💡OOC有

💡真的不知道写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写点东西自己爽,可能真的就是瓶颈了,难以突破。

点我看拆卸,密码评论区

请问大家到底有没有什么方法有效防屏蔽,老福特真的很严格,屏到心态爆炸。【无能狂怒】

放虎归山

冲通

我妹和他的作者一起写文,但有拆我说真的,不过只有一半,

链接走在评论

我妹和他的作者一起写文,但有拆我说真的,不过只有一半,

链接走在评论


是风子不是疯子

饕餮盛宴

*我已经在邪教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CP:SG饿龙/SG机关炮
*不适者请勿入

[文件]饕餮盛宴.doc https://pan.wps.cn/l/syqxEMcJ1?f=201

*我已经在邪教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CP:SG饿龙/SG机关炮
*不适者请勿入

[文件]饕餮盛宴.doc https://pan.wps.cn/l/syqxEMcJ1?f=201

窑_开学长弧中

报应号上的杂兵•最原始的欲望

真的是车

我终于在七夕与众不同地搞了杂兵

链接在评论区↓

真的是车

我终于在七夕与众不同地搞了杂兵

链接在评论区↓


炉渣zt

我是魔鬼我是魔鬼我是魔鬼

说过这个假期会爆肝的,但出于我现在还没有梗用,就画了这个玩意。

(中考之后的为所欲为)

顺便,,,求评论|・ω・`)

我是魔鬼我是魔鬼我是魔鬼

说过这个假期会爆肝的,但出于我现在还没有梗用,就画了这个玩意。

(中考之后的为所欲为)

顺便,,,求评论|・ω・`)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原创/短文】《威红夫妻性向一百问》71-100

💡背景G1

💡ooc有

💡终于一口气填完了坑

————————正文——————————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红蜘蛛撇了一眼对方的体型:“我觉得,不太可能,要是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哈哈哈哈哈,我会比较好奇对方是谁。”

威震天:“我才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红蜘蛛:“如果呢?”

威震天:“没有如果!”

 

72: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或是之后?

红蜘蛛:“怎么可能,这家伙面甲比铁桶还要厚!”

威震天:“.........”

  

73: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

💡背景G1

💡ooc有

💡终于一口气填完了坑

————————正文——————————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红蜘蛛撇了一眼对方的体型:“我觉得,不太可能,要是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哈哈哈哈哈,我会比较好奇对方是谁。”

威震天:“我才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红蜘蛛:“如果呢?”

威震天:“没有如果!”

 

72: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或是之后?

红蜘蛛:“怎么可能,这家伙面甲比铁桶还要厚!”

威震天:“.........”

  

73: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红蜘蛛:“哈哈哈哈哈,如果真有这样的朋友,我当然........”

威震天沉下脸色:“当然什么?”

红蜘蛛擦了擦冷汗:“啊.....当然,不会同意。”

威震天:“很好,是我,我就同意......啊——!”

【此处省略十万字家暴】

 

74: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红蜘蛛:“当然!”

威震天摸了摸脑袋上的凹陷:“当然......擅长。”

 

75:那么对方呢?  

红蜘蛛:“一般。”

威震天:“很擅长。”

 

77: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威震天:“快要过载的时候或者低声下气向我求饶的时候。”

红蜘蛛:“我一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78: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红蜘蛛:“当然不行。”

威震天:“可.....我是说,不行。”

威震天不想再来一次噩梦般的“冷暴力”,上次把红蜘蛛惹生气之后,整整一个月他都没有再碰到那个小飞机的机体。  

 

79:你对SM有兴趣吗?  

红蜘蛛:“看谁是被调教的一方,如果让我来当S,我很愿意。”

威震天:“我们又不是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不是吗?”

红蜘蛛:“闭嘴——!”

 

80: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身体了,你会?

红蜘蛛:“他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会清心寡欲的TF,如果真的是那样,稍加引诱就好了吧。”

威震天:“来一次强行拆卸就好了。”

  

81:你对强奸怎么看? 

红蜘蛛:“头脑发热的.....一时兴起?”

威震天:“占有想要的东西。”

 

82:H中比较痛苦的是?

威震天愁眉苦脸地揉了揉头雕:“他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打开次级油箱的垫板。”

红蜘蛛抱着胳膊:“我向来不会放弃任何反抗你的机会,包括这种事情。” 

威震天:“我觉得你在H中没什么痛苦的事情吧?”

红蜘蛛:“当然有,你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连过载了还要.......下一题!”

 

83:在迄今为止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红蜘蛛:“走廊。” 

威震天:“我也喜欢在走廊。”

 

84: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威震天:“当然有,他的一举一动我都觉得是在诱惑我。”

红蜘蛛:“你对诱惑的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86:攻方有过强暴行为吗?

红蜘蛛:“.........”

威震天:“很多次。”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威震天:“刚开始他会反抗我, 就像我第一次占有他那样,不过,久而久之,我觉得他也开始喜欢那种感觉。”

  

88:对您来说作为H的对象是理想的对象是? 

红蜘蛛:“给我安全感,温柔,强壮,并且带有一点狂野。”

威震天:“性感,美丽,倔强,知道怎么取悦我。”

 

89: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红蜘蛛:“勉勉强强。”

威震天:“很符合。”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威震天:“有过吧,不过,他好像不太喜欢。”

红蜘蛛:“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停下来。”

  

91:你的第一次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红蜘蛛:“被他强行拽进舱室的时候。”

威震天:“我.......忘记了,我不会记得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92: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红蜘蛛:“当然是。”

威震天:“不是。”

红蜘蛛低下头若有所思。

  

93: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威震天:“后颈和胸甲。”

红蜘蛛:“我都挺喜欢。”

  

95:H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红蜘蛛有些不耐烦:“顺从他就可以了。”

威震天:“应该是,温柔地抚摸。”

红蜘蛛揉了揉光学镜:“太无聊了。”

威震天:“不是你要做完这个问卷吗?还有几道题就完了。”

 

96:H时你会想什么?

红蜘蛛:“我会想,什么时候结束。”

威震天:“我.....在想怎么延长这场拆卸。”  

97:一晚H的次数是?

威震天:“次数?也许是三次或者更多,噢,我怎么会记得!”

  

98: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呢?  

红蜘蛛:“一般来说,是他帮我脱掉装甲,但是他的手法一点也不温柔。”

威震天:“要知道,我能保持理智已经很不容易了。”

 

99:对于你而言H是?

威震天:“毫无防备,和遮掩的相互了解。”

红蜘蛛:“增进感情的方法?”

  

100: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威震天:“好了好了,做完了,我们可以去休息了,小叛徒。”

威震天抱起怀里昏昏欲睡的seeker,红蜘蛛挽住他的颈脖:“你的记忆文件受损了,为什么还记得那么多以前关于我们的事情?”

威震天愣了愣:“我不会记得无关紧要的事情。”

TEN——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授权续写/长篇】《对比》3 威红拆卸,天红有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3.反省

点我看正文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3.反省

点我看正文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原创/短文】《威红夫妻性向一百问》 50-70

💡背景G1

💡威红,50-70问

💡没有一百个小心心咕咕咕得心安理得。【被打】

————————正文————————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威震天:“我当然是高高在上的。”

红蜘蛛不满地翻了个白眼,无可辩驳。

 

52:为什么如此决定?  

红蜘蛛不是非常喜欢这个问题:“看看这个体型差!不,也许应该说,重量差!”

威震天:“也许,应该说是实力差距所决定的。”

 

53: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威震天略微顿了顿:“嗯.......除了时不时在我背后的枪口,动不动的叛逆,以...

💡背景G1

💡威红,50-70问

💡没有一百个小心心咕咕咕得心安理得。【被打】

————————正文————————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威震天:“我当然是高高在上的。”

红蜘蛛不满地翻了个白眼,无可辩驳。

 

52:为什么如此决定?  

红蜘蛛不是非常喜欢这个问题:“看看这个体型差!不,也许应该说,重量差!”

威震天:“也许,应该说是实力差距所决定的。”

 

53: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威震天略微顿了顿:“嗯.......除了时不时在我背后的枪口,动不动的叛逆,以及,完全不听从命令,其他我都很满意。”

红蜘蛛摇摇头:“不满意!”

威震天安抚着怀里快炸毛的小飞机:“真不知道你那么容易生气,你的处理器怎么能受得了。”

 

54:初次H的地点是?

威震天:“好像我的舱室吧。”

红蜘蛛:“什么好像,明明就是!”

55:当时的感想是?

威震天:“很.....性奋。”

红蜘蛛:“我大概没什么感想,只觉得这个家伙可能又喝多了高纯。”

威震天:“事实也的确如此。”

 

56: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威震天:“很害羞,很可爱,完全不像现在这么,聒噪。”

红蜘蛛:“我是被强迫的!我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个炉渣满面甲的淫笑。”

  

57: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威震天:“抚摸他,然后,亲吻,问问他愿不愿意当我的火种伴侣。”

红蜘蛛:“愿意。”

威震天会意地笑了笑,嘴唇在对方的音频接收器上蹭了几下。

红蜘蛛偏过头:“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58:每星期H的次数是?

威震天:“每个晚上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看我想要多少次。”

红蜘蛛无奈地摇摇头:“他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59:你觉得理想的情况下,每星期几次最好?

威震天:“事实上,现在的状态就很理想,如果可以,我想明天晚上都可以持续到天亮。”

红蜘蛛:“这个星期最好一次也别有!”

威震天卡住他的下颚:“别告诉我,你不喜欢。”

红蜘蛛不耐烦地打掉他的手:“太频繁的对接会让我的机体吃不消的!”  

威震天:“噢,是吗?可是我觉得你也很享受其中。”

红蜘蛛:“算了,下一题!”

 

60:那是怎么样的H?  

威震天:“这个看我的性趣,我喜欢后入,或者要一些小道具,然后........”

红蜘蛛:“够了!下一题!”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红蜘蛛:“大概是机翼和颈脖,还有腰。”

威震天:“我没有特别的敏感区域,当然,扳机算是吧。”

  

62:对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威震天:“同上。”

 

63:如果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是?

红蜘蛛:“狂野,略带粗暴,但是也会很细腻。”

威震天:“他很会引诱我,半推半就?或者说,他享受挑逗我的过程。”

红蜘蛛:“你对诱惑的定义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威震天眯起光学镜:“你敢说不是吗?”

红蜘蛛:“不......下一题!”

  

64:坦白的说,你喜欢H吗?

威震天:“喜欢,很喜欢。”

红蜘蛛:“喜欢吧。”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红蜘蛛:“他的舱室,或者,指挥室。”

 

66:你想尝试的场所是? 

威震天:“去某颗无人小行星那儿怎么样?”

红蜘蛛:“我可不感兴趣,如果可以,我想在王座上。”

威震天的手指在机舱上来回划动:“当然,如果你想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满足一下你的小愿望。”

红蜘蛛抓住他的手指:“先做完题。”

 

67:冲澡是在H之前还是H之后?  

威震天:“有时候会在洗澡之后,一般扑到他身上之后,我就会忘记一切了。”

红蜘蛛:“也有时候,是在洗澡的时候H。”

 

68:H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威震天:“没有。”

红蜘蛛:“我只想让他不要弄伤我。”

 

69: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吗?  

红蜘蛛:“没有......”

威震天:“我也没有。”

红蜘蛛:“真的吗?你的拆卸技术可不像第一次。”

威震天:“下一题!”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呢?  

红蜘蛛:“我不太明白这种行为,大概是为了满足机体所需?”

威震天:“我不反对,如果想得到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占有。”

待续——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授权续写/长篇】《对比》A威红+E惊暗 2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2.落差

威红虐拆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2.落差

威红虐拆

昀旭朝阳

【通烟】sg老通X正极烟 【下】 重口!!!!!

和上放在一起了。 @玲玖 请太太吃粮

上次点梗产物,很重口,注意避雷。

(请给我评论,想知道你们对这篇文的看法和期待)

调教,囚禁,捆绑,道具,失禁,产乳……

链接评论。

和上放在一起了。 @玲玖 请太太吃粮

上次点梗产物,很重口,注意避雷。

(请给我评论,想知道你们对这篇文的看法和期待)

调教,囚禁,捆绑,道具,失禁,产乳……

链接评论。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授权续写/长篇】《对比》A威红+E惊暗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就是这篇长文,把我一脚踹进TF威红坑,相当精彩,几乎影响了我此后写文的文风,非常可惜夭折了,很荣幸普拉姆太太能授权给我,我尽我所能还原这个故事。


1.迷惘,天红拆卸

点击观看

#背景A+E版,剧情前半段为A版,后半段为E版

#主威红,次天红

#原作者为普拉姆太太,现已授权给我可以改编续写

#就是这篇长文,把我一脚踹进TF威红坑,相当精彩,几乎影响了我此后写文的文风,非常可惜夭折了,很荣幸普拉姆太太能授权给我,我尽我所能还原这个故事。


1.迷惘,天红拆卸

点击观看

Rusty Lake

【威奥】Fallin' All In You ⅩⅢ 终章

PS: @RUI

           他们属于塞伯坦,我属于垃圾桶


随着铁堡战斗的惨胜,霸天虎暂时消亡与归顺。


赛博坦终于迎来久违的和平。


塞星已经连续下了一个赛周的灰烬。


灰暗的天空不断飘下雪白的灰霾,仿佛一切都会随着灰烬的掩埋而过去,逐渐恢复起往日的生息。


坐在领袖办公室的窗边,擎天柱从高处往下望去。


来来往往,各型各色的机体川流不息,神态各异。


不过…


他再也不会找到那个银灰色的大家伙了。


每当想起自己亲手杀死他时,火种舱都引起一阵绞...

PS: @RUI

           他们属于塞伯坦,我属于垃圾桶




随着铁堡战斗的惨胜,霸天虎暂时消亡与归顺。


赛博坦终于迎来久违的和平。


塞星已经连续下了一个赛周的灰烬。


灰暗的天空不断飘下雪白的灰霾,仿佛一切都会随着灰烬的掩埋而过去,逐渐恢复起往日的生息。


坐在领袖办公室的窗边,擎天柱从高处往下望去。


来来往往,各型各色的机体川流不息,神态各异。


不过…


他再也不会找到那个银灰色的大家伙了。


每当想起自己亲手杀死他时,火种舱都引起一阵绞痛。


原以为他的离开,会让自己火种舱深处那种仇恨烟消云散。


事实并非如此呢。


“砰砰。”


敲门声拉回了领袖的思绪,暗淡下去的光学镜重新亮了亮。


“请进。”


“领袖,塞星连下一周的灰烬导致矿产开发形成阻碍,能源即将消耗殆尽…”


铁皮一边上前走去一边翻动手上的数据板,一面有些苦恼的说道。


能源…


记忆模块里闪过仍是图书馆管理员时的场景。——威震天对于能源枯竭时的提案未被采纳后,与自己商讨时的懊恼的画面。


火种舱深处有什么东西再次涌了上来,不禁锁紧眉甲,他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见此情形,察觉到一丝微妙的铁皮上走前一步试探性问道。


“领袖?”



“…擎天柱?”


擎天柱,擎天柱。


他早已不再是奥利安。


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思考片刻也只是长叹一口气。


“…前议员的那些长老或许还可以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增加人手去清理灰烬,尽力而为吧。”


望着眼前这个面甲透出为难神色的年轻领袖,铁皮一时不知如何安慰是好。


亲手杀死多年情同手足的战友,即使是安装了领袖模块理应顾全大局的头领…


很多鸿沟,得自己跨越。


点了点头雕,他回应道:“明白了。”便快步离开办公室。


恢复塞星往日的生机是一项大工程。


塞伯坦不会给他多余的时间来回忆往日,更没有机会去痛苦。


哪怕是火种融合羁绊的消失。



来到地球勘测能量矿存的时候,正巧赶上了当地的冬季。


皑皑白雪飘落在擎天柱的手心,随着机体温度融化。


情形与之前的塞星灰烬相同。


只是下雪时的天空也仍然是漂亮纯净的白色。


“这是什么?”


望着天空中纷纷繁繁的纤细落花,年轻的小战士欣喜的抬头,圆圆的光学镜里闪烁着好奇。


“是雪。冬末最后的声音。”


“雪?”


“等这场雪化了…地球就迎来早春了。”


领袖的声音和落雪的细响同样柔和。


明黄色的小小机体兴高采烈的在皑皑白雪中雀跃。


他兴奋的转了几圈,扑进厚厚的白毯中。


明黄的涂装逐渐覆盖上纯白。


不知为何…


这眼前的景物…


突然火种舱一阵刺痛。


曾有片惨白灰烬里,也这样静默的躺着过一个银灰色的机体…


到了最后,想说的话,也最终没有机会出口了。


碳基那一句“高处不胜寒”,他想他明白了些含义。



“看招!——”


雪球在他胸甲上开了花的声响将他的记忆模块拉了回来。


转一转蔚蓝色的光学镜,不远处是那个孩子狡黠的笑容。



唇角扬起一丝温和笑意。


伸手捞起柔软的雪按成雪球同样回敬过去,就当方才的愣神毫无痕迹。


雪落柔柔的奏着冬季的尾声。


这场雪会停下。


这一切…也会过去。


——————END​——————


RUI:​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也非常感谢老师的包容我这不太行文笔!一直都蹲在评论区看小可爱们的评论,看到你们喜欢就特别特别开心!从开始联文到现在终于迎来了完结,过程很难忘,感谢相遇w接下来请大家多多支持老师呀,生活也要过得开心鸭!【比个超大心心】


大家好,我终于有圈名了!

叫我鸩止也行,叫我联同学也行,叫我鬼同学也行。

至此,这篇文章完结。

不太擅长恢回复评论,加上本身就是个​鸽子,不过有问题的话,私信一定会回。

感谢你们的陪伴,红心和蓝手。

感谢战略合作伙伴的不离不弃。

感谢亲友团的支持,NADA姐的封面。

以及,欣喜相逢❤


【早安。

如果以后再也不能相见…

那么祝你,午,晚都安!】


畸形秀

对象的文配图还有骰子点图 @伊莉不是伊利 ,色图画的好快乐

对象的文配图还有骰子点图 @伊莉不是伊利 ,色图画的好快乐

伊莉不是伊利
《〈SOLO〉【IDW/独奏曲...

《〈SOLO〉【IDW/独奏曲/拆/触手x爵士/发情洗脑预警】》
写拆和触手较上劲了_(:з」∠)_,这次是触手xIDW爵士——懂的人都懂Ծ ̮ Ծ。
还是那句话,人物属于官方爸爸OOC属于我。
是对象的想要吃的点文( ’ - ’ * )【此处@畸形秀 】,链接看评论区,把插入的表情包删掉然后走浏览器吧,吞评太厉害了。就这样,没了……

《〈SOLO〉【IDW/独奏曲/拆/触手x爵士/发情洗脑预警】》
写拆和触手较上劲了_(:з」∠)_,这次是触手xIDW爵士——懂的人都懂Ծ ̮ Ծ。
还是那句话,人物属于官方爸爸OOC属于我。
是对象的想要吃的点文( ’ - ’ * )【此处@畸形秀 】,链接看评论区,把插入的表情包删掉然后走浏览器吧,吞评太厉害了。就这样,没了……

妍殿研殿【期待突破】

【原创/短文】 《孑然妒火》 A威红甜拆,虐拆,双结局选项

   💡背景A版,E惊暗略有提及
 
 💡接上篇《所谓拆卸》,如果没看过,我建议先看。

  💡双结局选项设定,小火种有

  💡我希望大家能只选择一个结局,看了一个结局,就不要再去看另一个了,这个故事我非常倾向第一个结局,每个人芯中的结局不同,但是我喜欢那是你所希望的。

点我

   💡背景A版,E惊暗略有提及
 
 💡接上篇《所谓拆卸》,如果没看过,我建议先看。

  💡双结局选项设定,小火种有

  💡我希望大家能只选择一个结局,看了一个结局,就不要再去看另一个了,这个故事我非常倾向第一个结局,每个人芯中的结局不同,但是我喜欢那是你所希望的。

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