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姆

98953浏览    5658参与
六角铜铃

达摩克里斯之剑(番外二)

巴拉克开着车,挂上蓝牙耳机拨通克洛泽的电话:“米洛,你在哪?”

“我还在队里,怎么了?”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现在溜出来别被发现。”

“去哪?”

“北郊废仓库,去接我的线人,先到的在南边等。”

“好。”


克洛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穿便装?”他完全没有多想走过去,那人转过身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巴拉克走的城郊公路没有任何预兆的封路了。他不得不绕走一条山路,虽然距离不远但路很难走而且没信号。

巴拉克觉得不太妙,他努力加速往北郊赶。等再有信号时克洛泽的电话已经没人接。


在约定的地方巴拉克见到了克洛泽的车却不见他的人。

巴拉克转身掏枪走向仓库虚掩的铁...

巴拉克开着车,挂上蓝牙耳机拨通克洛泽的电话:“米洛,你在哪?”

“我还在队里,怎么了?”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现在溜出来别被发现。”

“去哪?”

“北郊废仓库,去接我的线人,先到的在南边等。”

“好。”


克洛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穿便装?”他完全没有多想走过去,那人转过身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巴拉克走的城郊公路没有任何预兆的封路了。他不得不绕走一条山路,虽然距离不远但路很难走而且没信号。

巴拉克觉得不太妙,他努力加速往北郊赶。等再有信号时克洛泽的电话已经没人接。


在约定的地方巴拉克见到了克洛泽的车却不见他的人。

巴拉克转身掏枪走向仓库虚掩的铁门。

门被踹开,他看到失去意识的克洛泽被铐在生锈的铁栏杆上生死不明。随即枪声响起。

巴拉克迅速退守到铁门后并还击,他听出枪声和自己是一样的,应该是克洛泽的配枪。敌情不明,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克洛泽的情况。

这时身后传来动静,巴拉克回身果断开枪,一胖一瘦两人包夹而来。

巴拉克又连开数枪,胖子中枪还是扑了过来。

带着手套的枪手从仓库里走了出来,继续用克洛泽的枪向被胖子按倒在地的巴拉克射击。

胖子失血过多没劲儿了,巴拉克扭过胖子的身体当了肉盾挡枪。

他刚舒一口气又被瘦子从身后勒住了脖子。他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巴拉克身上,巴拉克几乎无法呼吸枪也脱了手。

枪手丢下克洛泽的枪,捡起巴拉克的枪转身瞄准克洛泽。

巴拉克急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背起瘦子极速向后退,把他狠狠撞在车上。瘦子的后脑勺磕在倒车镜上,把倒车镜都磕掉了,才撒开了巴拉克。

巴拉克猛扑向枪手,枪已经响了。堪堪避开要害打在了克洛泽肩膀上。

巴拉克和抢手在地上扭打,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掰过枪口打爆了那人的脑袋。

克洛泽因为剧痛恢复了意识,他看到巴拉克正在给自己止血。

“米洛,你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你快走。”

“不着急我叫了救护车。才三个人就想对付我,做梦。”

“我们的电话被监听了,他们早有准备要陷害你。”

“我知道,现在我家肯定已经摆好脏物了。”巴拉克说的满不在乎,心里凉透了。

他从克洛泽怀里取出钥匙帮他打开手铐,又把他的枪捡回来。

“你说过要搞的那个内鬼,是什么大人物?”

“别问了。”

巴拉克把枪塞在克洛泽手里开了一枪,“好了这样你身上就有硝烟反应了。”

“你打算怎么办?”

巴拉克紧紧抱住克洛泽在他耳边说:“记住我从来没跟你提过内鬼的事,这三个人是你杀的,你是我打伤的。你发现了我收黑钱的事,我要灭口。”

克洛泽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办?”

“我一定会回来的。”

远处传来绵长的警笛声。


夜晚巴拉克回到暂时栖身的地下室,发现门缝里夹的没了。他若无其事的进屋关上门却没有开灯。

手扣在扳机上,看着眼前的黑暗他问:“是哪位不清自来啊?”

“是我想跟你谈谈。”他听出克林斯曼的声音微微放松了些。

“有什么好谈的,新闻我看了,来抓我领赏的吧。”

“别说气话了,买张机票去海关绕一圈,让人以为你逃出国了,其实找了这么个灯下黑的地方,不愧是我教出来的。”

“那么您想谈什么?”

“整件事疑点太多,首先我打死也不信你会向米洛开枪,他自己说的我也不信。还有当天报警的人说他刚好路过听见了枪声,之后我们再也联系不上报警了,我猜他其实就是三个死者之一,正好有一个人的电话不见了,是被你捎走的吧。米洛什么也不肯告诉我还悄悄销毁了你的一些文件,上面催着定你的罪。你到底是惹上什么人了?”

“不愧是我的老师,精彩。”巴拉克把事情简单的讲给克林斯曼。听到议员名字时,克林斯曼皱起来眉头。

“跟我回去吧,米夏。”

“这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我现在回去不是找死吗。”

“你还信不过我吗?”

“我不信你能摆平这件事,背后的人是谁你已经知道了。为我辩白就是把你们都搭进去。”

“那你怎么办!如果你黑警的身份坐实了,以后就再难翻案了。你不在乎自己的情白吗,你打算一辈子流亡生活中黑暗中吗?”

“您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即使在黑暗中我也会好好活下去,活的比那些想我死的人长。”




“天哪,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为了他的安全,巴拉克从没有直接与他联系过。克洛泽只知道他还活着,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这些你到时候自己问他吧,白手起家混成黑道老大,一定很精彩。几年前达摩克里斯行动成功的时候就是靠他搜集的证据最后搬到当初要害你们的议员的。他早就想回来了,先是清理余孽,再说黑道上仇家也不少,光是要让小弟们接受大哥要回去当警察了这点也不容易。就这么耽搁到现在。”

“是呢。”克洛泽兴奋的笑了。

拉姆看了看天边。

“天要亮了,我该走了。”


Ink喝红颜料

是参与手书企划时负责的部分x悄咪咪放上来然后开溜x
【试图放上链接】
https://b23.tv/av70600501

是参与手书企划时负责的部分x悄咪咪放上来然后开溜x
【试图放上链接】
https://b23.tv/av70600501

瑞冰
蕾姆与爱蜜莉雅都被主角莱月昂保...

蕾姆与爱蜜莉雅都被主角莱月昂保护的严严的
那我只好跟罗兹瓦尔争一下拉姆了。😂😂

蕾姆与爱蜜莉雅都被主角莱月昂保护的严严的
那我只好跟罗兹瓦尔争一下拉姆了。😂😂

包子桥的颓废时刻

接下来是比较杂 有很多角色 详情见tag
1. 阿神(YOUTUBER)
2. 萌王(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这档事)
3. 轰焦冻(我的英雄学院)
4. 贱贱(死侍 漫威)
5. 6. 拉姆 蕾姆(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7. 祢豆子,善逸(鬼灭之刃)
8.敖丙,哪吒
9. 哪吒
打字好累哪吒敖丙真的打不下了我只能打藕饼了非常抱歉

接下来是比较杂 有很多角色 详情见tag
1. 阿神(YOUTUBER)
2. 萌王(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这档事)
3. 轰焦冻(我的英雄学院)
4. 贱贱(死侍 漫威)
5. 6. 拉姆 蕾姆(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7. 祢豆子,善逸(鬼灭之刃)
8.敖丙,哪吒
9. 哪吒
打字好累哪吒敖丙真的打不下了我只能打藕饼了非常抱歉

职业鸽王宝庆酱

初来乍到发点以前做的_(:з」∠)_
不太会打tag

初来乍到发点以前做的_(:з」∠)_
不太会打tag

汐邻
因为背景太白了只用署名的话看不...

因为背景太白了只用署名的话看不见,我又不知道其他那种要怎么选择,于是手动打个水印。

因为背景太白了只用署名的话看不见,我又不知道其他那种要怎么选择,于是手动打个水印。

Fleur•Sylvia

#cos##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脑洞向#
捉迷藏.
拉姆:原Po
蕾姆:蒲依

#cos##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脑洞向#
捉迷藏.
拉姆:原Po
蕾姆:蒲依

朝颜的搬运日常

作品:蕾姆&拉姆

画师:ふわり

来源:Pixiv[75330839][70837870]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作品:蕾姆&拉姆

画师:ふわり

来源:Pixiv[75330839][70837870]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六角铜铃

达摩克里斯之剑(番外一)

因为正文卡了决定先更番外,共两节

讲述老k,拉姆,巴熊之间过去的事

这里老k是希姐的,无cp


好不容易把两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哄睡着了,克洛泽打算先洗个澡,想想明天周六是去钓鱼呢,还是钓鱼呢,还是钓鱼呢。

走出卧室就见到妻子希尔维娅神色慌张,她把丈夫拉到窗户边指着花园里堆放割草机等杂物的储藏间小声说:“我看见好像有个人翻墙进来躲在那里。”

克洛泽安抚了妻子,一个人到花园查看。

他一手举着手电,一手背后握着枪。

围墙内侧沾有新鲜的血迹,血迹下方的花草被压倒了一片。

克洛泽用手电照向没有门的储物间小声喝到:“谁,出来。”

拉姆从黑暗中走到光束下,不适的眯起眼睛。他轻依在门框上,右手按在左肩上,血从指缝渗出顺着...

因为正文卡了决定先更番外,共两节

讲述老k,拉姆,巴熊之间过去的事

这里老k是希姐的,无cp


好不容易把两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哄睡着了,克洛泽打算先洗个澡,想想明天周六是去钓鱼呢,还是钓鱼呢,还是钓鱼呢。

走出卧室就见到妻子希尔维娅神色慌张,她把丈夫拉到窗户边指着花园里堆放割草机等杂物的储藏间小声说:“我看见好像有个人翻墙进来躲在那里。”

克洛泽安抚了妻子,一个人到花园查看。

他一手举着手电,一手背后握着枪。

围墙内侧沾有新鲜的血迹,血迹下方的花草被压倒了一片。

克洛泽用手电照向没有门的储物间小声喝到:“谁,出来。”

拉姆从黑暗中走到光束下,不适的眯起眼睛。他轻依在门框上,右手按在左肩上,血从指缝渗出顺着手臂蜿蜒而下。

“Hi,Miro.”他有气无力的说到。

克洛泽连忙上前扶她坐下,查看他的伤势。

是刀伤,很深。

“要去医院吗?”

“不,他们知道我受伤了,一定派了人盯着医院。”

“那进屋吧。”

“不,会吓到人的,你终于有了这样好的家庭别跟我扯上关系。”

克洛泽见拉姆不便移动也只能依他,自己回去拿药品食物。他好不容易才让妻子相信真的没事先去睡觉了。

拉姆猛灌了好几口白兰地,摇晃着酒瓶问:“剩下的我能带走吗?”

“当然。”

克洛泽仔细帮拉姆处理好伤口,又给他换了干净衣服。

克洛泽挨着拉姆坐下,看向他看的方向,远方的天空有一轮朦胧的月亮。

他们坐在蝉鸣的花园里,就像许多夏夜里出来避暑的男孩一样。

“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哦,你说的是哪个第一次?”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克洛泽看着最后一发光荣弹,心里凉了半截,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克洛泽靠在一堆纸箱后听着人声一点点临近,握枪的手浸满了汗。

忽然,身侧的墙动了一下,开了一扇小门,门口站着一个人。他连忙调转枪口对准门口,那人也不慌张,向他招了招手。

克洛泽小心翼翼的靠过去,门口的人怎么看都跟这里的毒贩是一伙的。

“十一点钟方向,跑步十分钟就能见到一条公路。如果能搭上车的话向东天亮前能回到城市。”

“你为什么……”

“没时间了。”

克洛泽还在犹豫那人干脆一把把他推出门外然后关上了门。




又过了很久,有一次克洛泽接到上级指令去取一份情报。

与克洛泽接头的人正是拉姆,对完暗号他很快得到了密文。

为了显得自然一些他们没有着急走,继续坐在咖啡厅聊天。

“上次谢谢你。”

“小意思,不客气。”

“我们其实更早以前就见过,对吧。”

“谁知道呢,我不记得了。”

“是在警校的毕业典礼上,我是毕业生代表你是优秀学员代表,你给我献过花。”

拉姆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好像伪装被拆穿了一样。

克洛泽又问:“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卧底?线人?还是……”

“我只想做个好人。”




“你还在乎我的答案吗?”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这样……也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我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拉姆无奈的笑笑,“我爷爷战后做起了走私生意,逐渐坐大,有了自己的帮派势力。我出生后,他觉得现在经济好了不想我的未来在黑暗中。于是他把我送走,让我从小便与家族撇清关系。谁知道我自己报上了警校,造化弄人啊。后来我父亲死于械斗,我被接回去继承家业。在克林斯曼老师的帮助下我以特殊身份受聘于情报部门。这些年我出卖过兄弟,错杀过无辜的人。我这样的背景,只能被利用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信任。我为我认同的正义而战,我为我的信仰骄傲,我不后悔。任务没有尽头,有一天我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家族的悲剧命运就能真正终结。”

克洛泽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拉姆很轻松的对他说:“我都不在乎你就甭操心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他要回来了。”

“谁?”克洛泽有些诧异。

“米夏埃尔巴拉克。”


——————————————————

今天国庆过得很开心

祝拜仁药厂好运


EZ不是小姐乁( ˙ω˙ )厂

邪教女孩·当cp们被绑架了(幻数)①

涉及cp:阿修罗×吉德列
             阿勒法×拉姆
             知修×美娜
(注意避雷,有ooc和Bug)
由于是第一次写文,所以可能写得不怎么好,见谅。
好了,下面开始











阿修罗×吉德列

绑匪:歪?你的好朋友吉德列在我这里,速打100万,...

涉及cp:阿修罗×吉德列
             阿勒法×拉姆
             知修×美娜
(注意避雷,有ooc和Bug)
由于是第一次写文,所以可能写得不怎么好,见谅。
好了,下面开始











阿修罗×吉德列

绑匪:歪?你的好朋友吉德列在我这里,速打100万,否则撕票!!

阿修罗:……

“嘟……”

绑匪:什么?!挂掉了?!

吉德列:先生,您后面……

绑匪(背后阵阵寒气)

阿修罗:卡尔达诺,干掉他。

绑匪: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手手手手下留情哎,,,,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阿勒法×拉姆

绑匪:歪?你的好朋友拉姆在我这里,速打100万,否则撕票!!

阿勒法:放了他……

绑匪:想得倒美,先给一百万!

阿勒法:我再说一遍……放了他

绑匪:想得美!!

“嘟……”

绑匪:歪?歪?怎么挂掉了?!

拉姆:先生,您知道您惹了谁吗?

绑匪:?(发现拉姆已经解开了绳子)

拉姆:法老王是宁能惹的?!宁怕是不想活了?!宁以为我没带阿梅斯草纸书吗?!

绑匪:(woc,赶紧跑)

拉姆:阿梅斯草纸书第五式,太阳之箭!

(15分钟后)

阿勒法:拉姆!

拉姆:哎?阿勒法你来啦

阿勒法:没受伤吧?

拉姆:啊,我没事

拉姆:对了,阿勒法,帮我干掉他。(指着墙角不成样的绑匪)

阿勒法:好的~

①结束
还有什么cp(幻数)告诉我叭,可能在②写
今天就先到这里啦~


闲哉就这样被盐酸征服
@盐酸今天也在吹闲哉 劳斯的画...

@盐酸今天也在吹闲哉 劳斯的画👌🏻
是《Dusty》幕后的演员pa故事。和盐酸老师快乐看图对戏。(涉及一点《信任危机》的拉姆设定。)
盐酸→知修        闲哉→拉姆


拉姆:
口中发涩的咖啡味淡了,目光也随之从窗外几分深邃的晚红上落到面前一脸认真地盯着夜景的少年人身上,垂目又抿了一咖啡,回想间终究忍不住打断对方有些傻乎乎的举措。...是没有坐过火车吗?开口又觉得自己和这孩子说话应当委婉一些,悄悄滑眸也扫了一眼窗外,趁他还没回应换了话题。下一幕的剧本都已经背下来了?要拍战斗戏啊...想不想分享一下感想?

知修:
【被...

@盐酸今天也在吹闲哉 劳斯的画👌🏻
是《Dusty》幕后的演员pa故事。和盐酸老师快乐看图对戏。(涉及一点《信任危机》的拉姆设定。)
盐酸→知修        闲哉→拉姆


拉姆:
口中发涩的咖啡味淡了,目光也随之从窗外几分深邃的晚红上落到面前一脸认真地盯着夜景的少年人身上,垂目又抿了一咖啡,回想间终究忍不住打断对方有些傻乎乎的举措。...是没有坐过火车吗?开口又觉得自己和这孩子说话应当委婉一些,悄悄滑眸也扫了一眼窗外,趁他还没回应换了话题。下一幕的剧本都已经背下来了?要拍战斗戏啊...想不想分享一下感想?

知修:
【被身边人的突然发声吓了一跳,肩膀抖了抖后又缓缓放松,旋即扭头看向对方】“感想?”【微微蹙眉,视线左移,看向窗外】“要说是感想的话,你知道的,我的话多得都可以单挑十个凯伊。”【轻咳】“只是觉着,一个不带感情的人造人……也未免太难诠释了。”

拉姆:
难?听到他说这句话不禁笑出来,捧着杯子的手合拢摸索杯壁。你在片场的表现可让我看不出你一点“难”。想到对方在片场的调皮行为有些无奈地耷了耷眉,又抬手用食指蹭了蹭下颚。...我觉得这个角色也并不是不带情感吧,也算被培养得很成功了。而且如果是由你来演他的话,一定能驾驭的,有什么能帮上的,只要你一句话,我随叫随到。

知修:
哈…那你呢?‘上校先生’?”面对对方的调笑,歪头耸肩并毫不留情反击回去:“你在片场的表现也丝毫看不出是第一次饰演‘上位者’呀?我也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意识到了自己一直看着窗外犹如乡下人第一次进城的行为极其惹人发笑,又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对方变相夸赞了以后,不自在地抿了抿唇:“这种漂亮话可不是你的风格……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有问题我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的。无论如何,尽力就好。”
直视对方的时候被窗外的霞光晃了眼,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转回开始的话题:“战斗轮啊…也就是大家的角色的心理表现会相对少一点罢了,毕竟重点在于互搏和战略战术的表现吧。啊,也要拜托伟大的后期制作。”

拉姆:
听闻对方话里的回讽意味也不恼,任对方做着评价,半晌后抬手捧起杯子又抿了一口咖啡。..说到互搏,你应该听说了吧,这次拍摄组给咱们安排了老师,要进行两个星期的格斗训练。

知修:
“我知道啊……”一手撑着下巴一边叹了口气。“那可简直是任重道远,我可一点基础都没有。你倒还好,好歹学过一点射击。”盯着那杯似乎冒着黑气的清咖颇纠结地看了半晌,喝了口凉白开。

拉姆:
听了他的话嗤笑出声,轻轻摇了摇头。大概因为你这家伙是特效王子吧,我每次的角色似乎都要用个什么需要瞄准的武器。...说到这里不禁心下一凛,回忆起每次拍戏都要进行战斗训练便不禁有些排斥,正神游时倏地发觉他目光黏在自己双手上,突然回想起什么似的,捧起杯子对他挑眉。..想尝尝?

知修:
“…加奶了吗。”沉默了几秒,小心翼翼地问。

拉姆:
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美式怎么能....听到他这么问不禁“啧”了一声,转瞬又顿住,轻笑一声改了话语。..不加奶呢?

知修:
“那…加糖也成。”闭上眼睛自暴自弃说道。

拉姆:
嗯。加糖了。看到他谨慎的样子觉得更加有趣,抬手直接将杯子递到他面前。

知修:
右手接过咖啡杯,顺便试了试杯子的温度——嗯,在可接受范围。带着些许欣喜,像平时喝速溶一样抿了一口。
从舌尖开始,清冽的咖啡香气和浓重的苦味如同狂风过境席卷了整个口腔,合适的热度更是促使这份清苦渗透得更加深入。喝完那一口后整个五官都皱成了一团,迅速把咖啡杯放到一旁的靠窗桌上推远,同时狠狠瞪了对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某人一眼,恨不得将他凌迟千百遍。
“大骗子!”在心里这么怒吼着。

拉姆:
自他端起咖啡便凝视着他的表情想看看他的反应,对面人意料之内的愁苦表情打散了心里近来工作的压力,诡计得逞的得意与喜悦不禁漫上眉梢。哈哈哈,所以说你真的是蠢得可以。再者,多大的人了,还总是喝甜的像什么样子?

知修:
“喝甜的怎么了!大人就不可以喝甜的了吗!”灌了自己一大口水以缓和苦味带来的毁灭性身心冲击,“亏我还相信你喝了一大口!”
不过,愤怒归愤怒,见对方少见的放松,心中也安下了心——
自《Dusty》开拍以后,已经很少见他出现这种放松的状态了……看来这个故事对他的影响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哎呀不行,还是好气啊。
“……你等着,明天我给你泡杯奶咖,我一定要看着你喝下去。”
“加三包糖的那种。”

拉姆:
见他一秒停顿不禁有些哑,猜不透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人佯装生气的模样仍是让自己心口暖暖。听到他的威胁反倒垂眸笑了。...嗯,都听你的。不过啊,到时候要是甜到发腻了,我也许还得靠某人来帮我中和一下。说完这句话又挑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后作势去看窗外最后的余晖。

知修:
“那可就说定了!”见对方没有反对不禁有些小得意,内心小算盘噼里啪啦作响,然后决定终止这个话题,继续看风景。“那么,明天就要开始训练了。”歪头,目光移向视野左下角,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对方:
“一起加油吧。”


(其中夹杂了两个编剧非常ooc的下皮尖叫及恋爱脑xxx)

骑着毛驴的在修仙
一年半前画的蕾姆拉姆。(好像还...

一年半前画的蕾姆拉姆。(好像还有没画完的地方,扶额。)

一年半前画的蕾姆拉姆。(好像还有没画完的地方,扶额。)

破碎瓷片r

暑假画的。
原图p2。
画世界真好使。

暑假画的。
原图p2。
画世界真好使。

淡墨轻殇灬渡鹊

谁能告诉我拉姆女仆装的c服咋穿嘛(我太难了)

谁能告诉我拉姆女仆装的c服咋穿嘛(我太难了)

颜安青
瞎画的雷姆拉姆,我是垃圾临摹怪

瞎画的雷姆拉姆,我是垃圾临摹怪

瞎画的雷姆拉姆,我是垃圾临摹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