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拉拉

54932浏览    1511参与
外套さん
11/17夏亞生日快樂!阿姆羅...

11/17夏亞生日快樂!
阿姆羅為了砸夏亞興奮得模糊.jpg

確確實實的鴨騾哦(幹

11/17夏亞生日快樂!
阿姆羅為了砸夏亞興奮得模糊.jpg











確確實實的鴨騾哦(幹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1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1.

周四就技能高考了,周一的时候顾嘉斐模拟礼仪和宴会摆台,何妤早上本来在教室,但是她来了实训楼这里。

顾嘉斐出来的忘了带制服外套,只穿了衬衫,在实训楼的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何妤拦住顾嘉斐,说:“你冷不冷啊,快去把衣服穿起来。”


晚自修的时候,有学妹来找何妤,顾嘉斐那个时候在门口,那个学妹顾嘉斐也认识,不过没有参与讨论,只是听着。

突然何妤伸过手来,拉着顾嘉斐一边的衣领,然后将它翻出来。

顾嘉斐这才发现可能是自己出寝急,衣服随便套上拉了个拉链就走了,衣领有一边是折在里面的。

“怎么穿的衣服的。”何妤把顾嘉斐领子翻出来以后,说。


周二那天何妤模...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1.

周四就技能高考了,周一的时候顾嘉斐模拟礼仪和宴会摆台,何妤早上本来在教室,但是她来了实训楼这里。

顾嘉斐出来的忘了带制服外套,只穿了衬衫,在实训楼的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何妤拦住顾嘉斐,说:“你冷不冷啊,快去把衣服穿起来。”


晚自修的时候,有学妹来找何妤,顾嘉斐那个时候在门口,那个学妹顾嘉斐也认识,不过没有参与讨论,只是听着。

突然何妤伸过手来,拉着顾嘉斐一边的衣领,然后将它翻出来。

顾嘉斐这才发现可能是自己出寝急,衣服随便套上拉了个拉链就走了,衣领有一边是折在里面的。

“怎么穿的衣服的。”何妤把顾嘉斐领子翻出来以后,说。


周二那天何妤模拟礼仪和中式铺床,距离技能高考出发倒计时一天。

顾嘉斐周一模拟过了,周二只是保持手感,没有穿制服练,何妤大概是在隔壁顾嘉斐训练练累了,转头看了看门外。

中班实训室的门是玻璃门,实训室的侧面有多大,门就有多长,一个面都装的推拉门。

顾嘉斐看着何妤路过去了另一边。

过了一会,看见何妤又从另一头走了回来,顾嘉斐想着要不要出去找她,恰好这个时候另一个和何妤一样也选了客房的女孩子从实训室出来,顾嘉斐看到何妤和她在透过中餐实训室的玻璃在看顾嘉斐她们实训。

顾嘉斐看了看老师没在看着自己,就推开边上的一扇门溜了出来,然后冲到何妤身边把何妤一把抱住。

何妤把冲过来的顾嘉斐接住,一只手护着顾嘉斐腰,转头问:“怎么了?”

“没,就是突然想抱一下你。”顾嘉斐说。

何妤没说什么,由着顾嘉斐抱着,然后跟那个女生接着说事情。

过了一会顾嘉斐松开,说:“去上个厕所,我要去接着训练了。”

“嗯。”何妤说道。


出发前的晚上,何妤跟包子在外面聊天,顾嘉斐恰巧在教室外面和如如聊天。

后来如如和何妤打闹起来,顾嘉斐在包子右边,何妤在顾嘉斐右边。

如如打了何妤一下,何妤立刻转头跟顾嘉斐控诉说:“你看她,她欺负我!”

顾嘉斐将何妤揽过来,手撑在走廊平台的瓷砖上挡住如如,说:“你干嘛欺负她?”

“我就欺负她怎么啦?”如如开玩笑地说。

“你不准欺负她!”顾嘉斐抱住何妤,盯着如如说。

“何妤你怎么一动不动的?”包子问。

“问你们寝室长,她困住我了。”何妤说,靠在顾嘉斐肩上,“好累啊。”

如如视线下移,看到顾嘉斐抱着何妤,便说:“你们俩这样不要在我面前好吗!!到边上去。”


后来聊天说到如如是小恐龙。

“我不是小绿龙吗?”何妤转过头看着抱着自己的顾嘉斐,说。

“你是啊,你是小绿龙,如如是恐龙。”


晚自修上课了,顾嘉斐问自己百分之二的手机电怎么办,一个同学说可以允许少数同学去充个电。

顾嘉斐说自己手机壳是绿色的龙的图案。

后来那个同学来问是不是一个龙的英文的。

“那个是何妤的,我的是龙的图案,有一个hug me的英文。”顾嘉斐说。

“你拿的是那个有带子的吧。那你顺便帮我充了吧。”何妤在边上补充说。

“你们俩……?一个是绿色的龙,图案的,一个是龙的英文的,是吗?”那个同学再确认了一遍。

“嗯。”俩人同时点头。


因为训练,何妤没时间吃饭导致胃痛,顾嘉斐第二天早上记挂着她,起床后穿了衣服洗漱了以后就马上去隔壁。

“你怎么样了?”顾嘉斐推开门后,跑过去抱住何妤的腰问。

“没事,没关系。”何妤把头靠在顾嘉斐肩膀上,说着,“别担心。”


周三上午,大家集合,顾嘉斐去帮何妤手机从办公室拿过来,数学老师正好刚刚过来给他们送巧克力吃。

数学老师特别喜欢给他们送吃的,上次去z市也是送了士力架。

这次送的德芙。

何妤拿着德芙,问刚回来的顾嘉斐,说:“你知道德芙是什么意思吗?”

“嗯?巧克力和音乐更配?”顾嘉斐问。

“不是。”

“那是什么?”

何妤向顾嘉斐招了招手,顾嘉斐凑过去,何妤靠在顾嘉斐耳边,手中的巧克力转过来放在她面前,用只有顾嘉斐听得到的声音说:“是Do you love me的意思。”


出发了,晚上到酒店,两人没有太多的接触。

只有在服务区的时候,顾嘉斐买了一份炒豆腐,那个酱有点粘在脸上了,何妤说:“怎么吃的,脸上都有。”


晚上十点多,何妤问顾嘉斐包子在不在房间,想要她的创口贴。

“给你送过去?”顾嘉斐问。

“送过来吧。”何妤回复。

顾嘉斐睡衣外面套了条外套,出门去敲响斜对面的房间,何妤把门打开让顾嘉斐进去。

她的两个舍友已经盖了两条被子,没有留给何妤的被子了,她的舍友说:“顾嘉斐你把何妤带走吧,没地方给她睡了。”

“何妤你再不洗澡我就睡了,你就和你同桌去睡觉。”

何妤转身拉住顾嘉斐的手,说:“你看,她们都欺负我。”然后抱住顾嘉斐,靠在她身上。

顾嘉斐揉了揉她的头发。

过了一会,何妤说:“你回去吧,早点睡。”


周四早上顾嘉斐礼仪考试,何妤实操考试。

顾嘉斐早上化妆出了点状况。(可能是很大的状况。毕竟顾嘉斐不会化妆。)

如如过来给她拿东西的时候,说:“寝室长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何妤跟在如如身后进来,说:“知道她不让人省心还不照顾着她点。”


周四那天考完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顾嘉斐打算在学校睡一晚周五再坐动车回w市。

早上起来整理包的时候,发现何妤当时放在自己这里的巧克力还在自己包里,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就去敲了敲隔壁的门。

何妤带着耳机没听见顾嘉斐进来了,顾嘉斐叫了她也没听见,直到顾嘉斐戳了戳她,她才发现顾嘉斐来了。

何妤转过身来摘下耳机,向顾嘉斐伸出了手,顾嘉斐俯下身,何妤掐了掐顾嘉斐的脸颊。

“你是不是等会要走了?”何妤问。

顾嘉斐低下身子,上半身靠在何妤的身上,脸埋在她的肩窝处,说:“嗯,等会就走。”

“几点的车?”何妤手搭上顾嘉斐的后背,问。

顾嘉斐轻轻用唇碰了一下她的脸颊,起身说:“还没买票。”

何妤拉住顾嘉斐的手轻轻摩挲着,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路上小心。”何妤睁开眼,对顾嘉斐说。

“好。”顾嘉斐起来,揉了揉何妤被子盖着的肚子。


顾嘉斐到校门口才发现自己包忘记带了。

跑回宿舍楼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拿完又赶回学校门口,出租车已经到了,看了看手机是何妤两分钟前发来的微信。

“你能让你省点心吗”「一个“承受不住”的表情包」何妤问。

“可能最近脑子不太好”「一个捂脸的表情包」顾嘉斐回。


这个时候,一个留校的室友发了微信来,说刚刚就在顾嘉斐走后,何妤来了顾嘉斐寝室,然后在顾嘉斐床上躺了一会又走了。


TBC


北北北星

【今日的彩虹分外美丽】

————————————————————

*    北星有话说  .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选择看百合文

但是这个小故事是某天晚上在图书馆突然想到的

很简单的小故事

比较治愈和温暖

没有过多复杂的东西

简单看看  |

————————————————————

“感受到了吗?”

屋檐下两个人对立站着,屋檐外是倾盆大雨,雨伞立在一边,没有有多余的心思去顾及它,任由它被风吹得摇晃,欲坠不坠。

宇抓着橙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动作不大,力气也没有多重,一瞬的功夫便让橙抽回了手。

血液也即刻将脸颊染成了粉红色,延续到耳根。

“...

————————————————————

*    北星有话说  .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选择看百合文

但是这个小故事是某天晚上在图书馆突然想到的

很简单的小故事

比较治愈和温暖

没有过多复杂的东西

简单看看  |

————————————————————


“感受到了吗?”

屋檐下两个人对立站着,屋檐外是倾盆大雨,雨伞立在一边,没有有多余的心思去顾及它,任由它被风吹得摇晃,欲坠不坠。

宇抓着橙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动作不大,力气也没有多重,一瞬的功夫便让橙抽回了手。

血液也即刻将脸颊染成了粉红色,延续到耳根。

“你这是做什么?!”

抽回手的橙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干嘛?她让自己摸到她……哪里了。

看到橙这副模样,宇低下头笑了笑,嘴角上扬着看着她,似乎心情好了很多。

“你笑什么?”

本来就被刚才的举动吓到的橙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嘴里吐出这么四个字。而话音刚落,宇再次抓起她的手。

这次,依旧,她反抗了。

而宇,也用力了。

终是再次被宇抓着手,放在了她的胸口。准确来说,是心口。

“没有感受到,就再感受一次。”

这次,橙才明白,她是让自己,感受她的心跳。

可是,这……

她不敢想。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来接你。你以为,为什么在去年那次比赛不小心撞到你之后我们会那么巧合的遇见那么多次。你以为你生病我知道以后会出现在你宿舍……”

原本还打算挣脱的橙在她开口以后,便由她抓着放在心口,听她一句一句说着,虽然……她真的不愿如此。

“除开第一次遇见你,此外的每一件‘偶然’碰见,都不是偶然。”

宇看着她。

眼里只有她。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碰见你的时候,是你比赛结束。你们拿了冠军,你很开心,开心到没注意到前方有人,就撞到了我,也撞坏了我的作品。你拼命道歉,说你赔我。虽然那个作品花费了我很多时间,也让我原本参加的比赛泡汤了。但就在你慌乱道歉的时候,我就做好了第二年重新比赛的打算。虽然备用的作品获了奖,但我还是打算让你赔我。”

“你说我真厉害,其实和身边的朋友比起来,和你比起来,又算什么。但我很喜欢你的赞扬。”

“你生病那次,你说你很困,想要休息。可我听出了你声音的沙哑,也察觉到那并不是你的作息。晚上七点,前一天没熬夜当天也没忙碌。我去宿舍阿姨不让我进,我告诉她我是你姐姐,撒了好多谎才勉强同意我进去。”

“没想到我赌对了,你生病了,而且发烧了。那个晚上,在医院里,我没敢睡,也不愿睡,只想守着你。”

“今天这么大的雨,我如果不来接你,你一定会和其他人一起走。”

“可我,不愿见着你和其他人一起。”

大雨哗啦啦地打在地上,也随风飘了少许在两人的身上。

橙其实有过假设,也猜到过这份感情,可她在回避,拼命回避,每一次都如此。

而这次,她无处可逃。

“可……我们都是女生,我们性别相同啊……”

“啪——”

原本摇摇欲坠的伞,终于坚持不住,在风中倒下,却无人扶起。

橙不知道怎么回答宇,她有些慌乱,依旧不知所措。

“可你不也早猜到了吗?既然不愿接受为什么还要和我一起?为什么不离我远一点。”

每一次橙的退缩,都让她让步,不愿逼问,也不忍等回答。

可这次,她不愿退步,也不愿再等了。

这情形,她猜到过,但她还是照做了。

“仅此一次,就一次,我的心,就捧在这里,只给你。如果你不要,就丢下便好。”

她看着橙,她在等着回答,但眼前的人终是没有吐出一个字。

橙感觉到宇放开了自己的手,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是很自然的放在她的心口,急忙抽回手。

宇又一次低头笑了笑。

你看你,虽然我都那么难过了,但还是觉得你可爱到不行。

但我希望我不再难过了。

也不愿难过了。

实在不行,就将捧出来的心,放在此处。

反正,风也大,雨也大。


宇蹲下身将倒下的伞捡起,放在橙的手里。

这把倒下的伞,终于有了温度。

“好了,快回去吧,刚才淋了点雨,回去泡一杯药喝,上次买的药,还够。”

她转过身,往雨中走去。

她在赌,她将全部,都赌在了这一刻。

但她仿佛输了。

“你去哪儿?”

身后那个人终于说话了,这一声有紧张和担心。

“我还没回答你,你就要将捧出来的心丢下了吗?”

正抬脚准备跨出去的脚步就这么顿在原地。

“你……说什么?”

她回身,声音有些颤抖。

“我说,我接住了你的心,你等等我。”

好像……

没有输。

而且,她赢了。

宇,这么想。


屋檐外的雨也渐渐小了。

阳光也穿过了乌云。

天边挂起了一道很美的彩虹。


橙说,今天的彩虹好美。

宇说,是啊,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彩虹。






【完】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0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0.

顾嘉斐去教室上晚自修的时候,带了瓶酸奶过去,顾嘉斐坐下喝了一口,然后放在桌角,何妤拿过顾嘉斐的酸奶,直接对嘴喝了一口,顾嘉斐看了一下,何妤把酸奶放下,嘴里含着酸奶好像在憋笑。

“怎么了?”顾嘉斐疑惑,拿起酸奶喝了一口,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啊。

等何妤笑着把酸奶咽下去以后,她说:“你刚喝的时候没觉得酸奶轻了很多吗。”

顾嘉斐看了看手中的酸奶,转头看了看她,笑得无奈。


在手机偶尔还能拿来打个电话的时候,顾嘉斐那天肚子疼,想打电话,结果发现何妤的手机变了位置,移到了她手机边上。

哦早上好像是她去买了个动车票来着的。

然后手机被她放在了自己手机边...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0.

顾嘉斐去教室上晚自修的时候,带了瓶酸奶过去,顾嘉斐坐下喝了一口,然后放在桌角,何妤拿过顾嘉斐的酸奶,直接对嘴喝了一口,顾嘉斐看了一下,何妤把酸奶放下,嘴里含着酸奶好像在憋笑。

“怎么了?”顾嘉斐疑惑,拿起酸奶喝了一口,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啊。

等何妤笑着把酸奶咽下去以后,她说:“你刚喝的时候没觉得酸奶轻了很多吗。”

顾嘉斐看了看手中的酸奶,转头看了看她,笑得无奈。


在手机偶尔还能拿来打个电话的时候,顾嘉斐那天肚子疼,想打电话,结果发现何妤的手机变了位置,移到了她手机边上。

哦早上好像是她去买了个动车票来着的。

然后手机被她放在了自己手机边上。

顾嘉斐蹲在手机柜前,默默地笑了起来。


何妤要背书,顾嘉斐帮她抽,何妤要一段时间准备,顾嘉斐就在背自己的题,突然何妤看了过来,把头埋在顾嘉斐锁骨边上,顾嘉斐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感觉自己的脸在一点点慢慢慢慢地变红。

虽然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虽然大部分课都在背书了,但是数学课还是风雨无阻地上了几节。

顾嘉斐听得有些累,大脑疲惫地很,就在看窗外楼下零星的人走着。

“看什么呢,听课。”何妤拍了拍她,说。


今年的英语竞赛有新人上来,只有吴筱丹接着去参加了,顾嘉斐何妤今年一样去做小品的计时员。

和去年一模一样。

有个小品里面提到了w市,偏偏那句台词是:“I hate w

.”

????

顾嘉斐感觉自己那一刻肯定狠狠地剜了一眼那个念台词的男生。

何妤在边上笑作一团,还重复了几遍:“I hate w.”

顾嘉斐笑着掐了一下何妤的腰,说:“打你哦?”

何妤摁住顾嘉斐的手,说:“公众场合注意一点。”


那周顾嘉斐和何妤都回家,本来是想着一起拼车,结果有五个人一起,最后分开打两辆。

结果在快到高铁站的时候,顾嘉斐听到顾筱曦在叫自己名字,顾嘉斐转头看,发现边上那辆出租车上是顾筱曦何妤和何妤一个室友。

何妤在副驾驶座,转头看着她,笑了笑。


从家回来的时候,顾嘉斐和何妤没有联系过,顾嘉斐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坐公交车,还在想说不定能碰巧碰见何妤可能和她室友在等别人。

结果正好想到这,突然前面出现一双手,那双手的主人打了个响指,顾嘉斐懵了一下,才顺着这双手看过去。

何妤笑眼盈盈地看着自己,另一只手搭在她自己的行李箱上。

感觉像是从顾嘉斐的脑海里跳出来的。上一秒还在想着,下一秒就出现了。

“你……怎么……”顾嘉斐甚至都结巴了,何妤带她到边上。

“顾筱曦他们那辆车晚点了。”何妤说。

顾嘉斐好不容易从何妤从天而降的惊喜中走出来后,看了看她的衣服,这次陷入了震惊。

这件衣服上不多,也就大概二十个猫字吧,还有黑猫和白猫掺在一起的图案。

震惊!!!

“一起等他们吧,等会再分开打车回去。”何妤说了一句,把顾嘉斐的思绪拉了回来。

“好。”


最近学校里有一对暗戳戳的情侣,暗戳戳的原因是虽然他们被人看到了在一起出去玩,但是都不牵手的。

顾嘉斐刚一听还觉得正常吧,结果看到身边的何妤,嗯……

好像暑假那次是一直拉着手的。


南方的冷是在室内待一会不动,就会感觉自己进去了冰窖,而且是潮湿的冰窖。

顾嘉斐和何妤课间都在睡觉,睡着睡着顾嘉斐感觉有点冷,便把自己缩了缩,过了一会感觉身边何妤在动,睁开眼看见何妤整个人站起身靠了过来。

“嗯?”

“关窗户。”她手撑在窗台上,另一只手把窗户关了,“接着睡。”


上课了,顾嘉斐迷迷糊糊抬起头,好像听见后面的同桌说:“她们经常都是下课一起睡着的。”

????

顾嘉斐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捏了捏何妤的脖子把她叫醒,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后面的那对同桌有次说:“把我们杀了对你们好处最大。”

现在顾嘉斐明白为什么了。

因为她们知道太多真相。


“冷,太冷了。”顾嘉斐吸着鼻子说。

“我没衣服给你了,要是是昨天我还有件衣服可以给你披着。”何妤听后说。

“不过我突然好想吃冰淇淋啊。”顾嘉斐看着小卖部的方向,说。

“就你这身体还吃冰的啊?”何妤意味深长地笑着。

哦对啊,她最近周期不太规律来着。


终于停课了,何妤问顾嘉斐下午要不要去实训室。

两人一个是摆台,一个是铺床,虽然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但是顾嘉斐他们要和另一个班合着练,有时候何妤不用去的时候,顾嘉斐也要去。

“应该要去的吧?下午是那个班,但我们也要去。”顾嘉斐想了想说。

何妤沉默了一会,最后嘟了嘟嘴轻声说:“可不可以不去啊……”

“那我考虑一下?”顾嘉斐顺了顺她的头发,说。

“你别去吧,你去了没人帮我抽题了,过去陪我玩吧。”何妤再次轻声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不心软啊!!!


何妤把英文题都跟顾嘉斐顺了一遍以后,顾嘉斐看着厚厚一叠的中文题,说:“我想睡觉了。”

本以为何妤会说:“睡什么睡起来嗨”,但是她今天却格外贴心地说:“睡吧。”

顾嘉斐还在疑惑为什么,结果看她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


顾嘉斐本来想小睡一下,但是太累了,虽然精神醒了过来,但身体却醒不过来,于是很多时候都是顾嘉斐转个头,接着睡着了。

最后以何妤醒了去了趟卫生间,顾嘉斐才彻底醒过来。

等何妤回来的时候,顾嘉斐问:“我们睡了多久?”

“一节课吧。”

“哦……”顾嘉斐看了看闹钟,快放学了,“你等下回寝室吗?”

“回啊,回去睡觉。”


下课铃响了,何妤把凳子翻上去,随口跟顾嘉斐交代了一句:“回家了。”

“嗯?”顾嘉斐笑着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何妤也反应过来,手搭在顾嘉斐后腰上,却还是笑着重复了一遍:“回家。”

“嗯,回家。”说完,揉了揉何妤的头发,想要出去扔个垃圾,结果两人的手却都放了下来,手指在别人的遮挡下勾了起来,然后变成手掌握手背,互相捏了一下才松开。


下一届的学妹们很多认识何妤,下课的时候有时候会来找何妤。

顾嘉斐恰巧路过,那几个学妹顾嘉斐也认识,心里不知是酸溜溜还是单纯想打趣,就说:“你看,你又在沾花惹草。”

何妤在学妹中向自己投来像是哀怨的目光,目光中像是蕴含着:“我没有!!”的意味。


周五那天晚上顾嘉斐看到有几个学妹在何妤寝室里,顾嘉斐想可能是她们要一起出去玩吧,叹了口气会寝室吃着外卖。

吃完以后,有几个同学约了去实训室那里玩,顾嘉斐去何妤寝室叫人的时候,发现何妤没跟学妹出去,而是在自己床上睡觉。

她好像是半梦半醒的,顾嘉斐跟她舍友说了话后,看到何妤把一只手向她伸过来,顾嘉斐一愣,过去握住她的手,因为在被窝里的原因,她的手很暖,顾嘉斐用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臂,何妤往被子里缩了缩,再次闭上了眼睛。

顾嘉斐到了要走的时候,轻轻把她的手松开,但又怕她着凉,还好她自己往被子里缩进去了。


何妤拿着顾嘉斐的手机打开,说:“我好像有段时间没看了。”

于是她当着顾嘉斐的面用顾嘉斐的手机打开了顾嘉斐的某软件。

“怎么用你的号看你的啊?”何妤看了看页面,问。

“额……就是在那个主页看。”

“哦。”何妤打开最新的一个开始看,顾嘉斐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挺尴尬的,不过来不及顾嘉斐尴尬,何妤就说,“这篇我好像看过了啊,运动会的,这么早?你怎么都没写啊。”

“这周可能也不会吧……”

“为什么啊?”何妤问。

顾嘉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她好像听出了点失望的语气。

“那我看情况吧。”


顾嘉斐摆台要穿制服,但是那个制服是有点v领的,上面要用一个领花系住。

顾嘉斐的领花落在教室了,那天从实训室回教室背书,顾嘉斐想着反正快放学了,就懒得做领花,但是低头又发现这个衬衫有点低,想着还是把领花带上吧,何妤在边上说:“你是不是傻,你把外套拉链拉到顶。”

周六那天加训一天,顾嘉斐好不容易把领花带回了寝室,结果忘了带去实训室,听何妤舍友说何妤还在寝室,就直接打了个电话给何妤。

结果她忘了她手机偶尔会抽风,要么是对方听不到自己声音,要么是自己听不到对方声音。

“喂?怎么啦?”何妤接起来问。

“你能不能帮我拿个领花啊?在我床上。”顾嘉斐这么说着。

“你说话呀?什么事?”

????

顾嘉斐这才想起来自己手机可能又间歇性抽风了,挂了电话转微信给她打字,没想到她的信息来的更快。

“说话啊。”何妤说。

顾嘉斐把刚电话里的重复了一次,后来何妤回复说没找到。

“我都快给你重新铺一次床了,没在床上啊。”


昨天晚上仍然是一批选了摆台的同学约了在实训室玩,结果还在等人到齐的时候,何妤给顾嘉斐发了条信息来。

一个疲惫的表情包。

因为顾嘉斐手机连着教学区的网,所以可能不稳定,在流量和网络中跳动,何妤的信息是两分钟前发的。

顾嘉斐连忙给她打字回复,速度快到输入法都还没反应过来出现字,顾嘉斐已经按了发送键。

“在哪?”

顾嘉斐把手机关了,走出实训室,看隔壁那个实训室没开灯,估计何妤是在楼上那个实训室,就直奔楼上。

打开那个实训室的门,顾嘉斐看见她背对着门坐在角落玩手机,这时她收到了何妤的下一条微信:“打单室。”

顾嘉斐笑着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何妤转头,站起身委屈巴巴地把手伸出来,给她指:“你看我这里出血了,这里也出血了,还有这里也是,痛死了。”

顾嘉斐心疼地给她摸摸手指头,问:“吃过了吗?”

“没有,我今天就只吃了早饭,一直练到现在,外卖也还没到。”何妤扯了扯她的衣角,说。

“帮你去拿?”顾嘉斐拉住她的手问。

“好啊。”

顾嘉斐这才发现两人都穿的黑色长袖。


何妤她们训练强度很大,何妤练到后面都快走不动了,顾嘉斐在她打完的时候站她边上,她都会直接靠过来。

“我快死了。”何妤抓住顾嘉斐的衣服,说着。

在最后何妤终于练完了,舍友让顾嘉斐先回去洗澡,顾嘉斐走到何妤边上,何妤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的,她抬起头,顾嘉斐将她揽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我走了。”

“嗯。”何妤本来是侧脸靠着顾嘉斐胸口的,她转了转,变成了正脸埋在顾嘉斐怀里,她蹭了蹭,过了会才闷闷地说:“你回去吧。”

“辛苦了,早点回去。”顾嘉斐最后顺了顺何妤的头发,说。

“嗯,知道。”


早上顾嘉斐在床上写文的时候,何妤来敲门,说是来拿一个舍友的衣服。

拿完以后,她在寝室里看了会手机,然后把手伸过来,说:“还是好疼。”

顾嘉斐回想了一下她以前上的铺床课,想了想何妤手指出血的原因,说:“我要不给你拿几个创口贴?”

“你有吗?”

顾嘉斐打开药箱,给她拿出来,顺便帮她撕开。

“帮我这个边撕一下。”何妤贴上一个已经打开外包装的创口贴,对顾嘉斐说,“我要不就贴两个吧,那个伤口不贴了,毕竟感觉在浪费你家创口贴。”

顾嘉斐一顿,心里想的是无论是不是浪费我家的,结果是一样的。

后来想了想觉得不太对还是没说,而且边上还有舍友在,只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被何妤看到了,何妤问:“想说什么?”

“没有。”顾嘉斐本来想镇定地回答,但是却忍不住露了点笑意。

“想说就说啊。”何妤还是看着顾嘉斐的脸,问。

顾嘉斐笑着摇了摇头,站在何妤身后环住何妤去拿了桌上的创口贴,然后撕开,给她贴上。


TBC

我终于写完了到目前为止的糖点,我太棒了。



97
分手了 要不要删掉前任的微信?

分手了 要不要删掉前任的微信?

分手了 要不要删掉前任的微信?

池鱼
我的文笔不如我的爱人好,这就算...

我的文笔不如我的爱人好,这就算一个……真实经历或者原创女同第一人称日记的一个序好了 @故渊

我的文笔不如我的爱人好,这就算一个……真实经历或者原创女同第一人称日记的一个序好了 @故渊

虎鲸老大

空欢喜

1vs1,百合,he
恶霸女汉子x绿茶小姑娘

13

    被宋淑仪一闹,秦时月在后来的高中生涯里,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她与人交往,本来就不是出于对他人的欣赏和爱慕,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玩,所以当这事变得没那么好玩了,就是时候舍弃了。
   
    纵使秦时月单身还是恋爱,跟宋淑仪关系都不大。但她依旧欢天喜地,幸福的坐不住。
   
    爱上秦时月以后,她变得格外容易满足。
   
   ...

1vs1,百合,he
恶霸女汉子x绿茶小姑娘

13

    被宋淑仪一闹,秦时月在后来的高中生涯里,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她与人交往,本来就不是出于对他人的欣赏和爱慕,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玩,所以当这事变得没那么好玩了,就是时候舍弃了。
   
    纵使秦时月单身还是恋爱,跟宋淑仪关系都不大。但她依旧欢天喜地,幸福的坐不住。
   
    爱上秦时月以后,她变得格外容易满足。
   
    高三是忙碌的一年。
   
    宋淑仪没再去打扰秦时月,现在是所有人的关键时刻,她自个为情所困是她的私事,但要是把秦时月也一块拖下水,那可就是缺德了。
   
    宋淑仪有时也会阴暗的想:缺德也是秦时月缺德在先,以牙还牙很公平,凭什么秦时月作孽,遭殃的却是她。
   
    她也只是想想。
   
    秦时月气性大,宋淑仪不想惹她不开心。
   
    高三也是平静的一年,沉重的学习压力让大多数人都无瑕顾及其他,也只有少数几个不读书的,还揪着秦时月和宋淑仪那点事不肯放。
   
    自然,他们还是不敢去招惹秦时月,只能对着宋淑仪指指点点。还有的女生开始有意排斥她,这种排斥跟秦时月领头的那种霸凌不一样,而是发自内心的嫌弃和害怕。
   
    怕什么?怕宋淑仪爱上她们呗。
   
    宋淑仪一直没整明白她们的逻辑。
   
    从根本意义上来说,宋淑仪并不是纯les,她以前是喜欢男生的,并且坚定不移的以为自己是个异性恋。直到遇上了秦时月,她才发现,自己好像是个双性恋。
   
    这一点也不稀奇,忘记是从哪儿看来的,这个世界上纯异性恋和纯同性恋都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有潜在的双性恋倾向,只是碰不到心动的人,因此从不曾发觉。
   
    宋淑仪就碰到了,发觉了,沦陷了。
   
    但她一点也不想这样谢谢!
   
    尤其她还喜欢了个什么玩意?秦时月!还他妈的是秦时月!日哟!
   
    好吧,吐槽明恋对象的话暂且不说了,回归正题,就算秦时月是个辣鸡,那也是个美女辣鸡,学霸辣鸡,文武双全的优秀辣鸡。
   
    而其他那些人,平常丢异性堆里都无人问津,凭什么还觉得自个能压过光芒万丈的秦时月,得到宋淑仪的青睐呢?
   
    说到底,还是心中少了些b数。
   
    宋淑仪的心理素质在秦时月的打磨下,已经变得很是强大。无论周围人是什么看法,她反正喜欢的旁若无人,眼睛只围着秦时月打转,硬生生把秦时月给看毛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从来就没有体会过寒毛耸立的滋味,以前宋淑仪爱盯着她看,她就大大方方的给她看,全然不管对方的内心活动如何,宋淑仪就算恨她恨进了骨子里,又能耐她何?有本事来咬她啊!
   
    可现在是宋淑仪爱她爱的疯狂,秦时月也不是没体会过狂热的爱,只是宋淑仪不同。那丫头看上去纯净的跟白纸似的,心眼却真不少,谁知道她眼珠子一转,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秦时月很有危机感,总觉得自己早晚哪天得被她下药给强了。
   
    片刻的惶恐过后是铺天盖地的愤怒,入戏很深的秦时月把牙咬的嘎吱响,宋淑仪她敢!反了天了是不是?!
   
    另一头明恋毫无进展的宋淑仪沉浸入了即将与秦时月分离的悲伤之中,完全不知道对方此时此刻在脑补些什么狗血虐恋。她刷化学题刷的怅然若失,干脆发呆休息一会。
   
    宋淑仪很不介意上演千里追妻的戏码,去跟秦时月上同一所大学。但骨感的现实条件不允许她这么做,首先她想上的大学就在本地,多年来一直是她努力奋斗的目标,她妈也不希望她一个人去太远的地方,一年到头见不着人。其次用脚来想,都知道秦时月肯定不会告诉她,自己将去哪里,宋淑仪有心追,都找不到目的地。
   
    但再怎么惆怅,日子也得一天一天的过。
   
    高中三年,眨眼间就到了尽头。
   
    高考完后的那天下午,宋淑仪远离了人群,孤独的站在走道上晒太阳。六月的天明媚晴朗,阳光金灿灿的,覆上她的长睫毛。
   
    整栋教学楼的人都在欢呼,书扔的到处都是,吵闹的像一锅热粥。只有宋淑仪的冷淡,在这种热烈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
   
    宋淑仪考的还行,毕竟她学习一直挺认真的,哪怕高一时备受秦时月的压迫,也没有自暴自弃忘记读书,她都考不好,简直有些说不过去。
   
    秦时月就更不用说了,她天生的脑子好使,还勤奋好学,就是“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的人”的典型。高考结束了,她显得得意洋洋,正跟朋友说笑着,一眼瞥到了窗外,瞧见宋淑仪跟演偶像剧似的站在走道的阳光里,满眼生离死别的悲怆。
   
    没心没肺的秦时月并没有被对方的低落所感染,恶狠狠的剜了她一眼,想表达的意思是:看看看!看个头啊看!
   
    宋淑仪就更悲伤了。
   
    经过高三一年的缓冲,她俩的事情已经很少会有人再提。宋淑仪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找秦时月,就算周遭人又想起了以前的那一茬,也不太敢吱声。毕竟惹火了秦时月,大家都得跟着完蛋,这位小祖宗能文能武,没谁是她不敢锤的。
   
    可周围人的目光肯定会让秦时月不高兴,宋淑仪就不想这么做。她脑袋懵的狠,见秦时月背书包,她就也背书包,秦时月走出了教室,她就也跟着离开了。
   
    秦时月的家离学校有些远,她家境也很是优越,平时都是司机接送,难得她这次接了一回地气,选择跟同伴们一起挤公交。
   
    宋淑仪的家和秦时月不在一个方向,可她也晕乎乎的上了车,站的比较靠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的秦时月和小伙伴有说有笑。
   
    今天的人多的出奇,挤的几乎喘不上气来。大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个个兴致高涨,车厢内喧闹极了,宋淑仪根本听不清秦时月在说什么。
   
    后来人一站一站的减少了,她站的有些难受,好不容易在最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胃里空的厉害,她不得不微微蜷缩起来,无精打采的继续盯着前方。
   
    秦时月也抢到了位置,她的同伴一个个下了,最后只剩她一个人,占着老弱病残孕的专座,拿后脑勺对着宋淑仪。
   
    车开了停,停了又开,车厢外的光线渐渐昏暗下来,城市的建筑物上将会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将夜晚染的流光四溢。宋淑仪全然不在意,很俗套的想,如果这班车永远没有尽头,就这样一直一直开下去,就好了。
   
    如果这话让不解风情的秦时月听见了,肯定会说“你要累死司机啊?”之类煞风景的回答。她还是不说话的好,不说话的秦时月最可爱了,像一个漂亮的布娃娃,连生气起来的样子都好看,那样鲜活动人,是宋淑仪生命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幻想终归只是幻想,现实中这班车不但有终点,而且到的很快。秦时月终于下了车,宋淑仪自然继续尾随,到了一个她完全陌生的马路边。
   
    算得上繁华的地区,公交车在路上堵了很久才顺利抵达。秦时月背着书包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将毫无准备的宋淑仪抓了个正着。
   
    她早就发现宋淑仪在跟踪她了!之所以一直装作不知情,就是希望她识趣些,省的在这个快乐的日子里,还要最后为自己找点不自在。
   
    但宋淑仪这坚持不懈的架势,就像是要跟着她回家,以后再抽空时不时来偷窥,或者匿名寄送小礼物什么的。能耐了呀宋淑仪,以前只是个绿茶婊,现在都升级为变态了!下一步是不是要开始囚禁play,爱我就要吃掉我了啊?!
   
    秦时月气势汹汹,打算重操旧业,再霸凌她一次,将她那些邪恶的念头都掐死在摇篮里。
   
    结果秦时月还没动手,宋淑仪先发制人,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
   
    她哭的太伤心,太难过,仿佛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硬生生把秦时月哭懵了。
   
    在她的记忆里,宋淑仪是个不爱哭的人。哪怕别人欺负她,她也只是冷淡到冷漠。秦时月一直觉得她这点挺有意思的,明明是个软包子,偏偏还挺憋的住。同时也觉得没意思,揉捏锤打都是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孔,把她欺负人的乐趣都剥夺了大半走。
   
    此刻宋淑仪哭的梨花带雨,像是要把这三年所压抑的眼泪一次性流干。秦时月的思想太跳脱,已经奔向了十八禁,宋淑仪明显跟不上她的步伐,还停留在纯情的层面上。
   
    她跟踪秦时月,并不是为了尾随而尾随。她只是不想让她的身影,彻底从她的视线里消失,因为秦时月这一走,说不定就是永别。可宋淑仪还没有做好准备。
   
    她总觉得,她和秦时月还有很多时间,总觉得在将来,她们会有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不管是喜是悲,至少是纠纠缠缠,大起大落,印在生命的章落里,时光也无法磨灭和忘怀,她觉得她们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可事实上,已经没有了。
   
    她甚至改变性取向去喜欢的人,跟她也就到此为止了,不出意料的话,以后的余生也不会有交集。
   
    她们一点也不特别,也不够刻骨铭心。就是千篇一律的青春校园故事,概括起来都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曾经上学喜欢的人,没有在一起。
   
    宋淑仪实在难以接受,这个平淡的黄昏,就是她们的结局。
   
    不少路人被她旁若无人的哭声所吸引,纷纷回头看向她们,这让秦时月觉得很丢脸,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离开,也没有说话,只站在离宋淑仪不远不近的地方,静默的看着她。
   
    等着那哭声从嚎啕变成啜泣,宋淑仪哭饱了,没有力气再发声了,人还是控制不住的抽抽搭搭,她一抹眼泪,哽咽着对秦时月说:“祝你前程似锦。”
   
    刚好一辆公交车驶过,秦时月都没反正过来,宋淑仪已经飞快的蹿了上去。
   
    秦时月看着车子短暂的停留过后,又消失在了车流之中,无语的撇撇嘴。
   
    她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了。
   
   
   
   

sky blue
分手 当你和一个人分分合合了很...

分手

当你和一个人分分合合了很多次之后,最后剩下的可能就是苟延残喘的感情了,可是已经麻木了,可是我还爱着对方,可是对方已经先退出了,看得出来她已经打算放下我了,其实如果又和好对她对我也不好,但是不和好就真的要开始重新生活,对我来说未知的恐惧笼罩着我,因为我自己本来也有焦虑倾向。

我们应该都尽力了,但是她应该付出得比我多,我觉得自己也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但是不管怎样,我从来没有对不起她什么,就算她提了很多次分手。


一般一段感情里面提分手很多的人可能也没有多爱吧,而被分手的人一定很爱对方,更在乎对方吧,也或者她更没有安全感,想通过分手来博取我的爱吧,有时候真的挺羡慕别人长长久久的感情,而我...

分手

当你和一个人分分合合了很多次之后,最后剩下的可能就是苟延残喘的感情了,可是已经麻木了,可是我还爱着对方,可是对方已经先退出了,看得出来她已经打算放下我了,其实如果又和好对她对我也不好,但是不和好就真的要开始重新生活,对我来说未知的恐惧笼罩着我,因为我自己本来也有焦虑倾向。

我们应该都尽力了,但是她应该付出得比我多,我觉得自己也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但是不管怎样,我从来没有对不起她什么,就算她提了很多次分手。


一般一段感情里面提分手很多的人可能也没有多爱吧,而被分手的人一定很爱对方,更在乎对方吧,也或者她更没有安全感,想通过分手来博取我的爱吧,有时候真的挺羡慕别人长长久久的感情,而我和她的感情,总是飘忽不定,让人特别没有安全感,加上我们都是女人,很多时候处理事情又特别情绪化,容易对客观的事情理智不清。


这段感情是我今生所有感情里面谈得最虐的,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碰了,太痛苦了,我们从三角恋、办公室恋情、同居、养宠物死了两只猫咪,丢了两只狗狗,也许我们都太不成熟了,我们也无法互相满足对方的需要,可是我还是在侥幸对方可以回头,但是obviously对方已经在逐渐放下我了,可能这也是好事情,因为我们都在经历现在的低谷,过了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吧。


如果可以做朋友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我还是爱着你,虽然你现在觉得我很烦,很厌恶我,但是我知道都是因为我没有及时做到位才让你对我产生各种不满意的结果,不过我已经看明白,我们互相都不是对方的真爱,因为太虐,到最后越来越像仇人,而不是越来越亲密。


很难过的是只能来生和你再续前缘了……


我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因为是爱,但是和你在一起也让我看到,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可以如此真挚,我也想为了你改变,可是你已经不给我机会了,也许就算我改变了,你也没有为我改变,失衡的天平也会倾斜。我只能祝福你早日找到真爱吧。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89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9.

这周的前两天是上课的。

顾嘉斐最近实在是感觉自己顶不住了,困得要命,几乎一有空就趴在桌子上补觉。

何妤回来了,看顾嘉斐在睡觉就锤了她一下,顾嘉斐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转过头接着睡,何妤再次锤了一下,顾嘉斐睁开眼回头看她。

挺皮的。

顾嘉斐伸手想去掐她耳朵,却被她给躲开了。

??

“躲开你。”何妤一边像嫌弃般地摸了摸刚刚被顾嘉斐碰到一下的耳朵,一边说。


第二天顾嘉斐早上去的比何妤晚,何妤刚准备坐下,见她来了就站起来让顾嘉斐进去,等顾嘉斐坐下,何妤在身边说:“你今天差点见不到你同桌了。”

“嗯?为什么?”顾嘉斐问。

“你同桌四点才睡的...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9.

这周的前两天是上课的。

顾嘉斐最近实在是感觉自己顶不住了,困得要命,几乎一有空就趴在桌子上补觉。

何妤回来了,看顾嘉斐在睡觉就锤了她一下,顾嘉斐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转过头接着睡,何妤再次锤了一下,顾嘉斐睁开眼回头看她。

挺皮的。

顾嘉斐伸手想去掐她耳朵,却被她给躲开了。

??

“躲开你。”何妤一边像嫌弃般地摸了摸刚刚被顾嘉斐碰到一下的耳朵,一边说。


第二天顾嘉斐早上去的比何妤晚,何妤刚准备坐下,见她来了就站起来让顾嘉斐进去,等顾嘉斐坐下,何妤在身边说:“你今天差点见不到你同桌了。”

“嗯?为什么?”顾嘉斐问。

“你同桌四点才睡的,你说呢。能活着不错了。”何妤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三天是运动会。

两人没有啥交集,只是偶尔打个照面,顾嘉斐觉得开个运动会简直是在把自己的身体掏空,好不容易才到了星期五,顾嘉斐留校,运动会结束就先是在寝室里睡了个觉。

结果晚上刚吃完饭没多久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何妤专属的敲门声。

顾嘉斐懵了一下,何妤除了上次过来给她送了两个快递来,基本就没来过了。

上个学期她来的时候是她们关系还没冷下来的时候,何妤要么是过来哄她睡觉,要么是手机在充电,过来找她玩会。

这次何妤来是第二个原因。

顾嘉斐那个时候在看直播,何妤看她在看游戏直播,就说:“你一个手残看什么直播啊学不来的。”

“人家厉害啊!!他才刚成年两天!!”顾嘉斐感觉那一刻她就是追星典范。


后来顾嘉斐去外面拔充电宝,把直播暂停了,手机放在鞋柜上,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何妤偷笑着出来,顾嘉斐很奇怪,结果回去以后发现自己看着的直播又打开了。

“何妤……”顾嘉斐打开自己的手机,“开过我手机?”

“好像吧。”

顾嘉斐低头笑了笑。

何妤是知道顾嘉斐手机密码的。

顾嘉斐自从设了那个她知道的密码后,就没换过。


后来何妤又来了一次,这次拿了充电宝和手机来。

她笑着在门口没进来,顾嘉斐勾唇笑了笑,说:“怎么不进来?”

“怕你打我。”何妤说。

“打你干嘛,怎么开了我手机?”顾嘉斐问。

“用了指纹,结果一按就出了密码锁,就试着开了。”何妤慢慢走进来,笑意加浓。


何妤做椅子上坐下,和顾嘉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莫名聊到了吃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醋,然后说起何妤吃小笼包的时候特别能吃醋,是醋浸小笼包,顾嘉斐就说:“你是受什么感情刺激了这么能吃醋?”

“还能什么刺激,吃你的醋不?”何妤很快接了上来。

顾嘉斐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接,何妤接着说:“你简直就是一个bug,是感情之路上的一个bug。”

顾嘉斐慢慢将目光移开,何妤说得很快,顾嘉斐没有细究,毕竟边上还有人。


顾嘉斐看着自己的手机,说:“想换个微信头像。”

“不准换,谁让你换的?”何妤抬头说,“你看你换的这么频繁,哪里像我,从一而终。”

顾嘉斐连忙说:“好好好不换了。”于是切到主页,主页是那个游戏主播的照片。

何妤看到皱了皱眉,站起身来,踱到她面前,说:“看来我在你这里是真的没有一点存在感了啊……”

顾嘉斐瞬间感觉自己头皮都发麻了。

何妤走到门口,做了一个谢幕的动作,顾嘉斐一瞬间感觉自己心软得一把糊涂,把主屏幕的壁纸换成了她和何妤的签名那张图。


后来何妤再来了一次,顾嘉斐手机没锁屏,何妤可能是看到了她的桌面。

顾嘉斐在等八点半洗澡,何妤也在等八点半洗澡,结果何妤突然说了一句:“八点半应该也就回来了。”

顾嘉斐心里拍了一下,心里酸涩地出了一个猜想,抬头和何妤对视了一会,然后低下头去。

“干嘛啊,想什么呢。”何妤笑了笑,似乎是从她的表情上看懂了什么,跟她解释说,“是室友要回来了。”

顾嘉斐发现自己被看穿后,咬了咬唇,没有底气地说:“我在想是不是你另一个室友。”

何妤笑出声来,说:“你那表情我会不知道?”

“哎呀看破别说破啊。”


TBC


晴空万里不复醒
告诉大家,我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

告诉大家,我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了!我追了她两个月,她答应我了!!!喜欢一个女孩子真的不会累,答应和我在一起时因为我带给她的快乐!

告诉大家,我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了!我追了她两个月,她答应我了!!!喜欢一个女孩子真的不会累,答应和我在一起时因为我带给她的快乐!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0.24 你的...

龙和猫的日常

10.24

你的学号是24,我的是10


龙和猫的日常

10.24

你的学号是24,我的是10



千梦一夜

部分高达卡扫图文字整理 - 鸭骡鹅篇

扫描了一些自己收集的高达卡片,不过仅限卡背,卡的封面除少数几张为自扫外,基本都是骏河屋的样图。文字也是我自行录入,因此可能有各种疏漏。

有喜欢的卡还是建议自己入一张,毕竟like it & buy it,而且实物的细节也很多。

卡背的文案大多是以高达世界中的无名人士/旁观者的角度写就,常见的如两军士兵、战舰乘员等,有些文案很有意思。

这篇集中收录鸭骡鹅(及其机体)相关的卡。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 第0弾

00-012 - ザクⅡ(シャア・アズナブル専用機)


「無駄のないスロットワークで操縦しないと、すぐ...

扫描了一些自己收集的高达卡片,不过仅限卡背,卡的封面除少数几张为自扫外,基本都是骏河屋的样图。文字也是我自行录入,因此可能有各种疏漏。

有喜欢的卡还是建议自己入一张,毕竟like it & buy it,而且实物的细节也很多。

卡背的文案大多是以高达世界中的无名人士/旁观者的角度写就,常见的如两军士兵、战舰乘员等,有些文案很有意思。

这篇集中收录鸭骡鹅(及其机体)相关的卡。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 第0弾

00-012 - ザクⅡ(シャア・アズナブル専用機)



「無駄のないスロットワークで操縦しないと、すぐに燃料切れするジャジャ馬だよ、あんなの!でも乗りこなせる天才はいたのさ、くやしいけど……尊敬するよ」

(ジオン軍モビルスーツテスト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鉄華繚乱2弾

TKR2-008 - νガンダム



『リセット』すれば

「あれもこれもと色々なものを付け足し過ぎて、ガンダムはある意味で身動きが取れなくなっていた状況にありました。そういうものを一度すべて取つ払って、シンプルに立て直したものがこのνガンダムなんですよ」「ということは、ここからまた色々付け足せるんですよね?」「そんな必要がないほどの完成度さ、νは」「……ちょっと残念だなあ」

(アナハイム・エレクトロニクス社の社員た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鉄華繚乱4弾

TKR4-001 - RX-78-2 GUNDAM



味方すら『恐れ』を

「とても頼りになる味方?……違いますよ、そんな感覚じゃない。ア・バオア・クーの決戦で、ジオンの足無しと絡みあうガンダムの戦闘機動は、友軍の僕ですら恐怖感を抱くものだった。次元が違うって言うでしょう?あそこまで非現実的なものを見せられば……理解しようとする前に、怖さがさきに出てくるんだ」

(地球連邦軍の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BUILD G 第1弾

BG1-015 - サザビー



「最大の『チャンス』を」

「アムロ大尉がνガンダムから降りて生身でアクシズの内部へ入ったとき、シャア・アズナブルも同様に機体から降りて、その後を追いました……ええ、そうなんですよ、なぜ無人のガンダムをその時に破壊しなかったのかって」「ま、新米のお前にもライバルって存在が出来たら、赤い彗星の気持ちが分かるだろうよ」

(連邦軍のパイロットた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レア/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1弾

B1-044 - アムロ・レイ



「ガンダムの『教育者』」

「教育型コンピューターのデータを記録させたパイロットの操縦も興味深いものでな。はじめは基本動作から、戦闘を重ねるたびに応用を……ようする素人から戦闘のプロへと、段階を踏んで解析しやすいデータを残してくれた。まさか本当に素人だったわけでもあるまいに……名はしらんが、手練れのベテランパイロットだろうさ」

(連邦軍の技術者)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1弾

B1-045 - シャア・アズナブル



「かき乱す『存在』」

「必死だったジオンの中でも、大佐は常に冷静を保たれた。あのお方にとって戦争の勝敗はどうでもよく、お父上を葬ったザビ家への復讐という別の目的があったからなんですが……ただ、連邦の白い奴(ガンダム)が関わった際に限っていえば、とたんに冷静さを欠いていたようにも見えます」

(元ジオン軍の士官)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1弾

B1-046 - ララァ・スン



「時が見える『目』?」

「ララァと話しているとき、わたしのすべてを見透かすような目で見つめてくるんだ。彼女にその自覚があるのかはわからないが……生まれ持ってのものか、想像もできない過去を経験したからこそなのか。どちらにしろ、小娘だと思って侮っちゃいけないよ」

(ジオン軍の兵士)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レア/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1弾

B1-051 - アムロ・レイ



「『伝説』を作ったパイロット」

「伝説的なモビルスーツ、ガンダムを語る上でアムロ・レイというパイロットの名を外すわけにはいかない。RX-78-2を駆って連邦反攻のきっかけを作り……RX-93で人々に虹を見せ、地球を救ったのだから。彼でなければ、ガンダム歴史をも動かせた機体にはならなかっただろうな」

(連邦軍の幹部)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レア/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1弾

B1-052 - シャア・アズナブル



「彗星では届かぬ『高み』」

「赤い彗星といえば仮面の男……?はは、確かにそういうイメージもありましたが、今回の大佐は包隠さずに全てをさらけ出している。かって勇名を馳せた赤い彗星の異名だけで括るには、今のシャア・アズナブルという人間は大きすぎる存在なのです」

(新生ネオ・ジオン軍の士官)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BUILD MS 第2弾

B2-019 - νガンダム


「最後の『武器』は」

自分はアムロ大尉と赤い彗星の最後の戦いを艦から見ていた。そしてモビルスーツが人型である本当の意味を、ようやく理解できた気がする。拳で殴って、足で蹴る……当たり前のことだが、彼らはモビルスーツを使ってそれをやっていた。本当の人間同士のように戦っていたんだ。

(ラー・カイラムの乗組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マスターレア/モビルスーツ/BUILD MS 第5弾

B5-020 - サザビー



「宇宙世紀では『普通』」

「ジオンのギレン・ザビや連邦のレビル将軍が、一年戦争でモビルスーツに乗って戦っていたら、だって?将棋でいうなら王将が前に出るみたいなものだ、普通は考えられんが……宇宙世紀の歴史には、新生ネオ・ジオンのサザビーをはじめとする『戦う王将』が成立していた例が多数あるだけに、意外とやれ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士官学校の教官)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BUILD MS 第8弾

B8-044 - アムロ・レイ


「おとぎ話の『人物』?」

「へぇ、これが初めてガンダムに乗った、アムロ……レイっていうんだ。連邦の人間である以上、何度か話には聞いていたけど、こんなに可愛い顔した子供たったのね。この坊やが大きくなって、地球に落ちようとした隕石を止めたんてしょう?ふふ……わたしが生まれる前、ホントにそんなことがあったの?まるでおとぎ話だわ」

(連邦軍の女性兵士)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16 - νガンダム



「技巧は『新機能』を付加する」

「ロンド・ベルの新型が持つライフルには2モードの射撃機能があるのか……?いや、それにしても機械的なシステムだけであれほど的確、そして迅速に切換が行えるとは到底思えん。パイロットが自ら撃ち分けているとすれば、もはや神業だな」

(新生ネオ・ジオン軍の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17 - サザビー



「運命は『定め』た」

「νガンダムとサザビーか。得体のしてないサイコフレームを互いに採用しただけじゃなく、モビルスーツとしての基本的な総合性能を高める、なーんて根本的な設計思想まで似通っちまったのは、もはや偶然だけじゃ片付けられない『何か』を感じちゃうんだよねぇ……おたくもそう思わない?」

(民間のジャーナリス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マスターレア/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46 - アムロ・レイ



「身内だけが『知る』強さ」

「アムロが弱々しく見えた、って……おいおい、民間人の子どもがいきなり戦争に巻き込まれて、しかも大人たちから望んでもない期待をかけられ、さらには責任まで負わされる。あんたがそういう立場になったら、耐えられると思うかい?あいつほど強い男なんて、そうそういないさ」

(元ホワイトベースの乗組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47 - アムロ・レイ



「戦士たちを『見た』男」

「は、はい。この店にとつぜんジオンの軍人さんたちがいらしたときは、わたしなんて小心者の人間はどうなることかと気が気でなりませんでしたが、カウンターに座る少年はまったく動じす……さすがは連邦の軍人さん……なんですよね?」

(ソドンの飲食店店主)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マスターレア/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51 - ララァ・スン



「『戦い』の才覚」

「まったく驚きました。エルメスへの適応というより、戦いに対しての飲み込みが早い。大佐もどこからあの少女を連れできたのか……木馬の連中も民間人の集まりだとうウワサがありますが、ララァ・スンを見ているとその信憑性が増しますな」

(フラナガン機関のスタッフ)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レア/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1弾

Z1-052 - アムロ・レイ



「『親』讓りのセンス」

「さすがはテム・レイさんのご子息だ。RX-93の開発に対する彼から意見は、わたし達のような技術屋の都合をくんだ上での、きわめて現実的かつ的確なものだった。知識があっても、センスがなければこうはいきません」

(フォン・ブラウン工場の整備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レア/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2弾

Z2-050 - ララァ・スン



「彗星に『添う』もの」

「ジオンの『とんがり帽子(エルメス)』に乗っていたパイロットは元々民間人で、しかも女性だったというじゃないか……彼女の戦う理由がなんだったのか今は知るよしもないが、ソロモンの亡霊と恐れられるまでの結果を残したのだ、よほど強い意志があったとみえる」

(連邦軍の士官)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4弾

Z4-052 - アムロ・レイ



「年月と共に得る『力』」

「ロンド・ベルの隊長は、一年戦争の白い奴に乗ってたガキなんだろ?……へっ、恐いさ。あの頃はセンスだけで戦ってきたんだろうが、今は違う。死線をくぐり抜けて得た戦いの経験ってのは、身体の衰えなぞ簡単に打ち消してくれるものだからな」

(新生ネオ・ジオン軍の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パイロット/ジオンの興亡 第4弾

Z4-055 - シャア・アズナブル


「彗星が『向かう』ところ」

「赤い彗星は恐ろしいパイロットには違いないが、あの戦場ではそれほど危険視する必要はなかった。何故かって……はは、そりゃ、アムロ大尉の陰だよ。シャア・アズナブルはネオ・ジオンの総帥である前に、因縁の相手とケリを付けたかった。オレたち一般兵など、視界にも入っていなかったのさ」

(連邦軍の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BUILD MS 第1弾

B1 - 017:リ・ガズィ



「『双眼』の恐怖」

「連邦は一つ目を怖がってるだって?……オレたちだってそうさ!長く戦ってきた奴ほど、連邦の二つ目にゃあビビっちまうもんだ。白く塗られこそしてなかったが、ロンド・ベルの量産機に混ざるあいつのツラ見たときは……イヤな予感しかしないんだよ」

(新生ネオ・ジオン軍のパイロット)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BUILD MS 第3弾

B3-013 - リ・ガズィ



「宇宙世紀『0096年』にて」

「ん、このリ・ガズィかい?キミは他の新型モビルスーツの取材に来たはずなのに……ふふ、目ざといな。いわゆる予備機ってやつだよ。3年前のシャアの反乱で、このラー・カイラムを守ってくれた機体だからな。艦の連中にもやはり愛着があるのさ。こいつを使う時がくることは無いと信じたいがね」

(ラー・カイラムの整備士)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鉄血の2弾

TK2-001 - ガンダム



神話を『生み出した』のは

「どんなに優れていても、ひとりだけでは何も出来ないんだ。アムロのガンダムにしてもそうさ、どこの誰かが言い出したガンダム神話なんて言葉はあいつ1機だけで打ち立てたものじゃない。同様に死線をくぐり抜けた僚機の存在が……いや、もっと平たく言うなら、頼りになる『仲間』がいたからなんだよ」

(ホワイトベースの元乗組員)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キャンペーンカード/モビルスーツ/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 第6弾

06-072 - サザビー



総帥シャア・アズナブルが搭乗する、新生ネオ・ジオンの象徴ともいうべきモビルスーツ。

「ファンネルか……わたしにはあまり合わない武器のようだ。戦いでは使い慣れたもののほうが生き残れるだろう?ただ、いずれこれに頼らねばならぬ相手にめぐり合うだろう。その男はきっといま……わたしを止めるための準備をしている」

(新生ネオ・ジオン軍総帥)

————————

ガンダムトライエイジ/コモン/モビルスーツ/OPERATION ACE 4弾

OA4-008 - Zガンダム3号機



白い「ユニコーン」

「ホワイト・ユニコーン?RX-0の1号機のことではなく?……へえ、白いZガンダムの3号機か。レッド・Zにグレイ・Zと揃って、しかも搭乗しているパイロットは伝説の英雄かもって……ははは、ホントに存在したのかい?まあ夢があって良いけどね、そういうのもさ」

(ネエル・アーガマの乗組員)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88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8.

考专业前一天晚上,顾嘉斐的床上放着小桌板,上面有专业书和一本草稿本。

顾嘉斐随意翻开一页,看到何妤在上面写的自己的名字。

一瞬间呼吸似乎都变得不平稳了。

虽然好像只是一天没跟她讲话了,可是突然就好想她。

复习也复不下去了。

满脑子都是她笑的模样。

干脆桌子推开,睡觉了。


月考。

位置拉开,何妤被拍到后面去了,从周三到周五,两人都没怎么说过话。

顾嘉斐去后面倒水,是会经过何妤的位置的,余光中何妤把脚伸了出来,顾嘉斐顿时停住,还是笑着说:“我是不是该走过去然后绊倒?”

何妤没有细究,放顾嘉斐去接了水,然后回去的路上,何妤再次伸出了...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8.

考专业前一天晚上,顾嘉斐的床上放着小桌板,上面有专业书和一本草稿本。

顾嘉斐随意翻开一页,看到何妤在上面写的自己的名字。

一瞬间呼吸似乎都变得不平稳了。

虽然好像只是一天没跟她讲话了,可是突然就好想她。

复习也复不下去了。

满脑子都是她笑的模样。

干脆桌子推开,睡觉了。


月考。

位置拉开,何妤被拍到后面去了,从周三到周五,两人都没怎么说过话。

顾嘉斐去后面倒水,是会经过何妤的位置的,余光中何妤把脚伸了出来,顾嘉斐顿时停住,还是笑着说:“我是不是该走过去然后绊倒?”

何妤没有细究,放顾嘉斐去接了水,然后回去的路上,何妤再次伸出了脚。

顾嘉斐跨过去,不过目光却被何妤另一只架在桌上的脚吸引,过去戳了戳,说:“放下来啦,跳舞了。”


跳的是运动会的舞。

顾嘉斐以前练过大概三四年的舞蹈,虽然是大班开始练的,但是练过舞蹈的话,其实对舞蹈动作记和踩拍还是有帮助的。

因为月考拉了位置,何妤站在顾嘉斐身后,顾嘉斐因为之前晚上拉整个寝室练过,所以跳的时候是不看前面人动作的,导致偶尔一走神,动作就串了,人一慌,后面的动作就接连出错了。

于是可能导致在后面的何妤跟着她错了。

跳完后,何妤过来轻轻踢了踢她,说:“打你哦,错了这么多,跳的什么鬼。”


语文考试试卷下发。

100分的卷,顾嘉斐85。

顾嘉斐先看了下作文,还不错的分,虽然作文题简单,但是这个只扣两分差不多是她初中的得分率。

不过再看自己的作文,感觉结构有点散,看来字数不够自己发挥啊。

再看前面,课内题只拿可一分。

明明说考古诗的啊???考了成语是什么鬼?

白背了古诗了呗。

要是看课文了就能拿四分回来了。

结果就在这时语文老师说全班最高分是何妤和另一个何妤很喜欢地女生。

最高分恰恰是89。

恰恰是如果顾嘉斐看了课文,就能拿4分回来的89。

算了算了,三个人一起,尴尬的是她。反正4分也丢了,下次注意好了。

结果又看到一题自己回答已经跟答案一字不差,只是多了半句描述的题被扣了一分。

按理说不该扣的,结果老师说是回答不够简练,所以扣一分。

顾嘉斐吐了。

罢了。这一分拿了,好像是第三的成绩。

记得上次也是这样,也是何妤和那个女生同分,顾嘉斐第三。

算了算了。

孽缘也是缘。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87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7.

开始降温了,顾嘉斐坐在风口,有时候不动,身上就凉凉的。

大概是在上数学课吧,顾嘉斐在抄题,何妤看了眼题以后说:“恕我直言,这题初中水平,没有抄的意义。”

顾嘉斐这个时候抄题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睡着,压根就没进脑子,听何妤这么一说就停笔看了看题,发现的确就是一点套路都没有的题,不禁有些无语。

还真差不多初中水平吧。

顾嘉斐叹了口气放下笔:“不抄了。”

何妤笑了笑,掐了掐顾嘉斐的脸,顾嘉斐被她的突然袭击愣了一下,“嗯?”

“你脸好冰啊。”何妤松了掐着顾嘉斐脸的手,转向她的耳朵,捏了捏,“真的好冰。”

顾嘉斐的耳朵很怕捏。

好的这下肯定会暖起来...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87.

开始降温了,顾嘉斐坐在风口,有时候不动,身上就凉凉的。

大概是在上数学课吧,顾嘉斐在抄题,何妤看了眼题以后说:“恕我直言,这题初中水平,没有抄的意义。”

顾嘉斐这个时候抄题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睡着,压根就没进脑子,听何妤这么一说就停笔看了看题,发现的确就是一点套路都没有的题,不禁有些无语。

还真差不多初中水平吧。

顾嘉斐叹了口气放下笔:“不抄了。”

何妤笑了笑,掐了掐顾嘉斐的脸,顾嘉斐被她的突然袭击愣了一下,“嗯?”

“你脸好冰啊。”何妤松了掐着顾嘉斐脸的手,转向她的耳朵,捏了捏,“真的好冰。”

顾嘉斐的耳朵很怕捏。

好的这下肯定会暖起来的。

因为肯定红了。


“饿了。”何妤上着专业课,突然对顾嘉斐说。

“等会就吃饭了。”顾嘉斐安慰她说。

“想吃肉,可是肉好贵。”何妤趴在桌子上,闷声闷气讲着。

“现成猫肉。”顾嘉斐开了句玩笑。

“想吃吃不到啊。”何妤听后直起身来,没再说话。


终于到中午吃饭了,顾嘉斐跟吴筱丹顾筱曦和自己寝室的人去吃饭了,何妤也跟自己寝室的去吃饭了,结果两群人都去食堂三楼吃,顾嘉斐当时没注意看,想着省钱就去了自选套餐那里排队,结果在拿托盘的时候看见何妤就在自己身后。

“嗯?”何妤看顾嘉斐愣住了,说,“往前走啊别愣着。”

“嗯。”顾嘉斐往前走了点,拿了一碟大白菜,何妤也拿了一碟,然后顾嘉斐在纠结到底是吃鱼豆腐还是肉丸子的时候,,何妤已经选完了,但她还是跟在顾嘉斐后面。

鱼豆腐吧。顾嘉斐伸手将鱼豆腐拿了过来,听见何妤在身后说:“这个不划算啊,它算荤的。”

“可是肉好贵,还是吃这个吧。”顾嘉斐想了想,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到前面去拿饭。

顺便给何妤递一碗,然后再去刷卡。

突然有种老夫老妻逛菜场为着柴米油盐而讨论不休的感觉。


有天不知道顾嘉斐是怎么了,衣领可能只是拉了一下没有翻好,有一边是翘着的,顾嘉斐也没发现,课间转过去和何妤说话的时候何妤突然伸手,越过顾嘉斐的肩膀将顾嘉斐的领子翻好,然后说:“傻子。”

之后有次是何妤的领子没翻好,顾嘉斐想上手给她翻,结果边上有人,正好两个人是面对面站的,于是就指了指自己的领子,何妤看到了低头,明白了顾嘉斐的意思。


有天下午还没上课的时候,何妤趴在桌上睡午觉,脸是朝着顾嘉斐的,顾嘉斐一转头就能看到她的睡颜。

写作业也写的有些心猿意马,更何况何妤似乎在睡梦中梦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又挑了下眉。

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吧。

看着她皱着的眉头,顾嘉斐很想伸手给她抚平,却又生生遏制住自己,怕吵醒她。


顾嘉斐头发挺长的。

长到腰的位置。

顾嘉斐这周回去剪了头发,剪头发的时候,想起前两天两人的聊天。

“我头发太长了,回去要剪。”顾嘉斐上课不经意提了一句。

“待你长发及腰……”何妤接了下去。

按现在两人状态,顾嘉斐估计她会说出“我就咖嚓一刀”这种话。

果不其然。

“我就把你头发一刀剪掉。”


TBC

明天还有一章,明天回校看了本子再更,有点描写还不太对。


97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虎鲸老大

空欢喜

恶霸女汉子x绿茶小姑娘
1vs1,百合,he

11

宋淑仪喜欢秦时月的事情,立马成为了话题在班级,甚至年级里流传起来。

这诡异的cp,哪怕只是宋淑仪单相思,都够吸引人注意的。他们像亲眼目睹了一样,编造出各种版本的故事,传的神乎其神。

然而所有的故事框架都差不多,大概是宋淑仪如何苦苦追求秦时月,为她要死要活,把秦时月恶心的不行,就没搭理过她。

虽然很多事情都真实性不高,但宋淑仪还是有些佩服他们,至少一下就抓住了故事的精髓。

高年级的程淼也有所耳闻。

他在路上偶遇宋淑仪的时候,换上了从所未有的复杂神情。

宋淑仪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程淼也毫无歉意。每次都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心里却有些黯...

恶霸女汉子x绿茶小姑娘
1vs1,百合,he

11

宋淑仪喜欢秦时月的事情,立马成为了话题在班级,甚至年级里流传起来。

这诡异的cp,哪怕只是宋淑仪单相思,都够吸引人注意的。他们像亲眼目睹了一样,编造出各种版本的故事,传的神乎其神。

然而所有的故事框架都差不多,大概是宋淑仪如何苦苦追求秦时月,为她要死要活,把秦时月恶心的不行,就没搭理过她。

虽然很多事情都真实性不高,但宋淑仪还是有些佩服他们,至少一下就抓住了故事的精髓。

高年级的程淼也有所耳闻。

他在路上偶遇宋淑仪的时候,换上了从所未有的复杂神情。

宋淑仪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程淼也毫无歉意。每次都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心里却有些黯然。

虽然她处处都瞧不起程淼,却不得不面对事实,程淼才是秦时月喜欢过的人,而她一辈子只能呆在角落,看她爱的人避她如蛇蝎,厌她如蝼蚁。

秦时月又分手了。

她不能再忍那个傻逼哪怕一天,前男友纠缠不清,她也不在怕的,直接把照片贴他面前了,言简意赅:“滚。”

小混混略有几分讪讪,就此作罢。

按理来说这事应该算过去了,但总有好事人群,喜欢兴风作浪,有意无意的向他透露了一下,这照片是谁拍的。

为了增加爆点,果然又拿宋淑仪是同性恋的事情出来说道了:“她可惦记你女朋友很久了,难怪逮个机会可劲的挑拨离间,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宋淑仪她就是个变态,看不得别人好。”

小混混听的眉头直皱。

女人跟女人,硬是把他恶心坏了。

出于好奇去校门口看了看那个同性恋,结果出乎意料的长的还不错,唇红齿白,眉清目秀。

这么个小美人居然喜欢女人。

“就是没尝过男人的好。”小混混没见面前是想抽宋淑仪,见到后,反而想教她做人。他大言不惭:“看老子给她点教训。”

于是立刻有人出谋划策。

宋淑仪每次体育课后,都要留下来整理器材,那个时间段,鬼才去体育馆,想做什么都可以。

当时宋淑仪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她还以为最糟糕的状况也不过如此了。

秦时月也没留意她,她自己最近在忙个竞赛,也是在一次回家的路上,才再次听到了宋淑仪的名字。

有人得意的跟她邀功:“有人去给宋淑仪那个婊子一个教训了,等着明天她哭瞎眼吧。”

秦时月对此嗤之以鼻。

她就不信宋淑仪会哭。当初她可劲的折腾她,她不也抗过来了么。

“这次不一样了,帮她破个处。”

秦时月脑袋卡了,等她反应过来,突然停下不走了。

脑海里放电影般闪过了无数画面,让她压制不住胸腔内汹涌的怒意,在所有人的惊呼中,秦时月一拳打向那人得意洋洋的脸。

她扑过去揪着那人的衣领,将他拖起来,咬牙切齿的问:“宋淑仪现在在哪里?”






秦时月并不是关心宋淑仪,她只是对强奸这事,容忍度为零。

因为太恶心了。

实在太恶心了。

尤其对方还打着为她报仇的旗号,秦时月才不背这个锅。她不介意侮辱宋淑仪,却从来没有想过毁掉她。

在朝着体育馆跑去的路上,她的心脏快的要跳出胸膛。

她不断想着假如。

假如今天那个人没有告诉她。

假如她去晚了。

假如宋淑仪没有奋力反抗。

宋淑仪悲惨的下场,让她背后甚至都冒出了冷汗。

可以说,秦时月这一辈子,最惊慌失措,紧张不安的时刻,居然是与宋淑仪挂钩的。

还没靠近体育馆,那尖利的呼救声已经让秦时月心头一紧,她几乎是一脚踹开了门,朝着衣服都脱了一半的小混混扑过去。

论战斗力,秦时月在天生体能偏弱的姑娘中算强的。因为她本来就是个强势的人,自幼便有着当恶霸的潜质,连打架也不愿意落下风,还专门报了个班,学习格斗的技巧,美名其曰防身,其实是用来欺凌弱小。

小混混都被她的突然出现和袭击给吓懵了,虽然他并不弱小,却也因为不在状态,结结实实的挨了好几拳。

秦时月不愧是从小扎扎实实练出来的,拳头落下来跟铁做的一样,还专挑脆弱的地方打,比如鼻子,腹部。

小混混一时间招架不过来,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秦时月!你就是这小婊子姘头吧,还装你妈的不熟,你也是个恶心的同性恋!”

秦时月气的眼睛发红,差点一脚让他断子绝孙。但理智阻止了她,她终究还是意识到,自己是个大恶霸,但不是龙傲天,把人家真打出个好歹来,是得付出代价的。

小混混还想口不择言,突然脖子一凉。

秦时月已经到了他面前,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的小刀,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眼神阴冷的如同阿鼻地狱里永不超生的恶鬼。

她轻声说:“我认识的人里,喜欢玩漂亮男人的同性恋也不少,你不要逼我。”秦时月认真的看着他:“再有下次,老子也让你尝尝被强奸的滋味。”

目睹了这一幕的宋淑仪久久没有回神。

她从秦时月破门而入的那一刻,就已经处于恍惚状态。

她不明白这一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被不熟悉的人堵住,最绝望的时刻,居然是秦时月出现了。

比起现实来说,更像一场梦吧。

直到秦时月走到了她的面前,宋淑仪还呆愣愣的看着她,甚至想伸手去捏一把,试探一下虚实。

秦时月一看她就烦的不得了,没好气的说:“你他妈还不快点穿好衣服?”

宋淑仪小心翼翼的把扣子扣好,看到秦时月脸上有擦伤,想要去碰碰,被她一扭头,厌恶的躲开了。

秦时月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宋淑仪说清楚:“那傻逼不是我找来的,我救你也没别的意思,老子忍不了强奸,跟你是谁没关系,你没事别瞎感动。”

宋淑仪感动死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次,秦时月奋不顾身的从另一个地方赶过来,是为了救她。

是为了她。

什么原因都好,只要她来了。

秦时月看宋淑仪的眼泪汪汪的样子,烦的都快上火了。事情一过,她心安稳下来了,又开始想假如。

假如没人告诉她,那傻逼把宋淑仪先奸后杀,处理的干干净净,别让她秦时月知道,倒也挺不错。

秦时月一烦,就想挤兑宋淑仪几句:“你挖我墙角不是挺能耐么,打你你都不怵,现在怂给谁看啊?真没用。”

她小嘴巴巴的,宋淑仪压根没有在听。

她在想那小混混的拳头也毫无章法,有没有打伤秦时月哪里。结结巴巴的问:“你身上……没事吧?我们去医务室看看。”

秦时月一脸轻蔑:“就他?能把我怎么?”

她好像永远都是这么狂妄。

因为实力摆着,说什么做什么,都底气满满。

宋淑仪顿时觉得两人的距离,又被拉开了好长一段。

她正出神呢,秦时月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宋淑仪的脚就跟自己有了生命一样,飞快的追了过去。她的跟随又让秦时月不痛快了,干脆停下来看着她,满脸都写着“你还要干什么”的不耐。

“谢……谢谢……”

秦时月哼了一声:“不稀罕。”

说完便不再回头,快步离开了。

12

传闻再火了一波,是因为故事发生了转折,开始有人改口秦时月的态度,说她俩两情相悦、正在交往,反正啥尺度都有。

秦时月的班主任从学生嘴里听到的时候,都震惊了。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班主任,第一次听说两个女生传绯闻传的沸沸扬扬。

秦时月用脚想都知道在外乱讲的人是谁,就她的前男友咯,强奸不成反挨打,咽不下这口气就可劲的泼她脏水。

老师找她聊天的时候,秦时月也就照实说了,唯一隐瞒的事情,就是宋淑仪是真的喜欢她。

她不想搞得那么复杂,刺激班主任的心脏。

这方面宋淑仪也很有默契,她把那天的事情告诉了家里,家里人扭头报警了,现在正查监控找证据。

秦时月以为这么折腾一圈,可算了结了。

宋淑仪却好像没听到她那日的话一样,打着感谢的名义,又开始对她好。

她越这样,秦时月越后悔。

闲的没事去救她干嘛,救个大麻烦。

可说句实话,她看宋淑仪,没以前那么不顺眼了。

大概是因为跟她的强奸犯前男友比起来,宋淑仪还是不错的。

秦时月想,那傻逼可真是把她恶心坏了。

细数起来,她前男友里面没几个好东西,不是移情别恋就是满脑子龌龊心思,以前秦时月没当一回事,真心是要用真心去换的,她自己的感情都水分满满,凭什么要求别人情真意切啊。

可现在有了宋淑仪,秦时月就开始怀疑人生了。

为什么一个没有受过任何她恩惠的人,会这样死心塌地?说的难听点,撵都撵不走。

秦时月直接问过宋淑仪,她的姿态一向都是高高在上,就连问问题,也总带着倨傲:“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宋淑仪是个实诚人,她就不学其他人,说些肉麻兮兮的话。而是仔细思考后,认真的回答:“因为我瞎啊。”

那么多美少年不去喜欢,偏偏看上恶霸级别的秦时月。

秦时月对这个答案,说不上满意。她当然是不希望宋淑仪喜欢她的,也一度认为宋淑仪是瞎了眼,但真听别人这么讲,就好像在作贱她一样。

秦时月怎么听怎么别扭,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她恶狠狠的凶宋淑仪:“那你还喜欢!有病吧你!”

宋淑仪习惯了她说话难听,而且听久了,就知道秦时月这个人没什么新意,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个词。只是气势汹汹,所以杀伤力比较强。

宋淑仪送的东西,秦时月从来不收。宋淑仪的关怀,秦时月也一并漠视。

相比起以前,似乎没有任何进展。唯一变的,是宋淑仪的胆量,她越挫越勇,哪怕秦时月不搭理她,她也能一个人说一大堆话,换来秦时月一个看精神病的眼神。

在那一大堆话里,宋淑仪几乎把她的前半生都给交代了。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小学上的断断续续,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里躺着,当时每天做检查,人瘦的都快脱型了,我妈每次来看我,眼睛都又红又肿,她怕我会早早夭折。后来我病好了,这恐惧却永远扎根在她心里了,所以我一直被保护着,很多事情没人教我,我不需要考虑太多,自然会有人帮我解决。”

秦时月想起,她刚开始,怎么看宋淑仪都不顺眼,大概就是那股不喑世事的单纯懵懂。太她妈做作,像装出来的。

“要不是遇到你,说不定我能在象牙塔呆一辈子呢。如今我成长了,但这不能感谢你,都是我自己的努力,秦时月,你不知道我以前有多讨厌你。”

听听,这种大实话一般人在心里想想就算了,宋淑仪还非得说给她听。

秦时月在心里骂了句脏话,特想找点东西去堵她的嘴。

宋淑仪仍不自知:“可不知道怎么了,我突然就喜欢你了呢。其实喜欢你也没什么稀奇的,你虽然是个人渣,但架不住你长的漂亮成绩好,优点一大堆啊。”

秦时月说:“你滚好么。”

能把人夸的这么恶心,也只有宋淑仪了。

“秦时月,你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抢过我的钱,找人轮奸我什么的,甚至还救了我。”

“那我以前还孤立你呢?我还骂你了呢。语言暴力就不是暴力了?你心这么大?”

“是啊,所以我还是觉得你是个人渣。”

简直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秦时月没给好脸色:“宋淑仪,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同性恋,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宋淑仪有些挫败,她从来没指望过秦时月有一天会为她变弯,她只想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多跟她说几句话,多做件事,以后怀念起来,至少没有遗憾。

秦时月瞥了一眼她暗淡下去的眼睛,把话说的更绝了一点:“就算我是,也不会喜欢你的。”

宋淑仪对这句就很不服气了:“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秦时月戳了戳她毫无力气的小胳膊:“你在我心中就是傻逼和弱鸡的结合体,我跟你在一起,每天得多糟心。”

“我不傻啊。”宋淑仪自认智商正常,这辈子就在秦时月身上傻逼了一回:“而且我绝对是最喜欢你的人,不管男的女的,肯定没人比得上我。”

“反正吹牛又不需要证据。”秦时月每当一回事,从小到大对她有好感的人海了去,宋淑仪凭什么当这个第一名。

她没耐性了,不想再听这些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的废话。

“宋淑仪,趁我现在还好好跟你说话,马上死心吧,别成天惦记我了。”秦时月难得好心:“大不了我以后不欺负你了。”

宋淑仪想回,谁稀罕。

但求生欲让她闭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