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拟人

35万浏览    28401参与
苏酸酸
【星座盲盒—双子座♊️】成稿...

【星座盲盒—双子座♊️】成稿

已被抱走

【内容】

透明底人设图x1

自制ai矢量背景图x1

带背景人设图x1

其他盲盒详情主页(90r一抽)

卷发真的是我一生之敌

【星座盲盒—双子座♊️】成稿

已被抱走

【内容】

透明底人设图x1

自制ai矢量背景图x1

带背景人设图x1

其他盲盒详情主页(90r一抽)

卷发真的是我一生之敌

蒙格萨
摸鱼加精版论滤镜点满了究竟有多...

摸鱼加精版
论滤镜点满了究竟有多可怕
谁还记得刻耳柏洛斯在游戏里的样子

摸鱼加精版
论滤镜点满了究竟有多可怕
谁还记得刻耳柏洛斯在游戏里的样子

萌多
之前摸的长颈鹿拟人… 从光翼毕...

之前摸的长颈鹿拟人…

从光翼毕业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画画了…我太菜了…

之前摸的长颈鹿拟人…

从光翼毕业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画画了…我太菜了…

临渊
因为我家太太刚刚入坑的叨叨记账...

因为我家太太刚刚入坑的叨叨记账


人物设定就是燕承


未来可能尝试张垣等等等……


我的天啊这么暖这么撩就是小少爷本人了吧


真的这样的小少爷我可以磕一万年(◐‿◑)

因为我家太太刚刚入坑的叨叨记账


人物设定就是燕承


未来可能尝试张垣等等等……


我的天啊这么暖这么撩就是小少爷本人了吧


真的这样的小少爷我可以磕一万年(◐‿◑)

狐仙琳娜
熬夜画画秃头给BCY的小裙子头...

熬夜画画秃头
给BCY的小裙子
头皮发凉

熬夜画画秃头
给BCY的小裙子
头皮发凉

玮砸

【In His Golden Age】

p1黄金时代,与普希金,圣彼得堡的蚱蜢

后方全是彼佳的爽图

【In His Golden Age】

p1黄金时代,与普希金,圣彼得堡的蚱蜢

后方全是彼佳的爽图

长蘑菇的麻吉
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

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西山经》

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西山经》

邢_(:3」∠ )_

亲吻爱人(2)

毁灭窝瓜--

窝瓜喝醉了。

他本并不是个酒量差的人,虽然已经提醒他不要在庆功宴上闹过了头,但还是被后辈们怂恿着灌下啤酒,毁灭刚离开一会回来便看到他瘫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打了声招呼把他横抱到卧室,刚把他放上床就被对方猛地扑倒。

唇齿相依,淡淡的酒精味在他的鼻尖弥漫开。

“你……根本就没醉吧……?”

锢行笑着挑了挑眉,又吻上恋人的嘴角。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懂我意思?”

辣椒:师傅酒量一直很好的啊……今天怎么了?要不我去看看他。
大喷:别。会被毁灭杀掉的。

椒灯--

“约会结束以后,通常不还有一个‘仪式’吗?”

女孩笑嘻嘻地看着面前满脸困惑的少年,提示...

毁灭窝瓜--

窝瓜喝醉了。

他本并不是个酒量差的人,虽然已经提醒他不要在庆功宴上闹过了头,但还是被后辈们怂恿着灌下啤酒,毁灭刚离开一会回来便看到他瘫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打了声招呼把他横抱到卧室,刚把他放上床就被对方猛地扑倒。

唇齿相依,淡淡的酒精味在他的鼻尖弥漫开。

“你……根本就没醉吧……?”

锢行笑着挑了挑眉,又吻上恋人的嘴角。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懂我意思?”

辣椒:师傅酒量一直很好的啊……今天怎么了?要不我去看看他。
大喷:别。会被毁灭杀掉的。

椒灯--

“约会结束以后,通常不还有一个‘仪式’吗?”

女孩笑嘻嘻地看着面前满脸困惑的少年,提示性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是我嘴角沾到东西的意思……?

直男才明白不了小姑娘的心思,手胡乱抹了把脸,又是拿纸巾擦又是照镜子,愣是没发现什么。

“裂尘,你真的是很不懂女孩子啊。”

“唉?抱歉,我、……”

剩下的话被吻封在了心里,辣椒愣愣地看着路灯的脸颊泛起一层红晕,在对方离开之前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的手腕。

“再来一次,可以吗////?”

冰凌水母2号

他(幻影骑士)



——



·我流人设,幻影骑士,拟人设定。



·模棱两可,意向很俗



·即兴短打



·cp向……可能有高塔恶魂单恋幻影骑士,反正不明显我自己也不知道。



——



从高塔上往下鸟瞰,总是会发现那个反射出幽绿色光芒的家伙,优哉游哉地迈着步子在塔下徘徊。



便有人问我,究竟是谁时常于塔下走动呢。



他啊……



他是谁?



他是诗歌。



在这照不亮的寒夜里诗人泪湿的枕头下辗转的诗歌。是有着水晶心灵的冒...




——




·我流人设,幻影骑士,拟人设定。




·模棱两可,意向很俗




·即兴短打




·cp向……可能有高塔恶魂单恋幻影骑士,反正不明显我自己也不知道。




——




从高塔上往下鸟瞰,总是会发现那个反射出幽绿色光芒的家伙,优哉游哉地迈着步子在塔下徘徊。




便有人问我,究竟是谁时常于塔下走动呢。




他啊……




他是谁?




他是诗歌。




在这照不亮的寒夜里诗人泪湿的枕头下辗转的诗歌。是有着水晶心灵的冒险者昏厥时支离破碎的梦呓拼凑而成。是森林的女神对萤火精灵的浅唱低吟的曲调。融进了相思的青年对一张张发黄情书的青涩爱慕。




他是月亮。




是云鲸上下摆弄着湛蓝的尾巴吞没掉了所有的星辰后吐出来的宝石。是安睡着天使的摇篮。是金色蜂群翩翩起舞的蜜糖舞台。是断头台下的在冥河上被摆渡的灵魂。




他是梦。




是宇宙酣然入睡时眼角划过的泪滴。是童话家笔下最后一根点亮黑暗与孤独的火柴。是被雾霭吞噬被岩浆灼烧悲情绝望淹没时虚空的穹顶。是跋涉过层层叠叠的荆棘刺丛后清晨钻入鼻腔里的第一缕玫瑰芬芳。




他是影子。




是在漆黑矿坑里与蓝色幽灵会面的流浪人脚步的回声。是巨鹰的尸体在寒风中化为的彩虹泡沫。是激烈的火焰载着流星坠落熄灭前呼出的烟圈。是折花人站在阶梯上左顾右盼的踌躇不决。




亦是星尘细屑,浮云碎末。




亦是表盘上飞旋的指针。




亦是金色殿堂虚掩的门扉。




亦是山林间百灵鸟婉转的歌声。




亦是波光粼粼的潮汐与浅滩缤纷的贝壳。




亦是生长着苔藓与紫色伞盖的残破墙隅。




亦是未化的冬雪,稍起的春光。




……




抑或什么也不是,只留下无关痛痒的名姓。抑或只是尘世间万千漂亮皮囊中的一个。




他是最独特的,也是最平凡的。




那他究竟是谁呢?




他是世界的一个秘密。




——




我写的很爽,就是,很爽,完全不顾及什么东西,什么韵味,什么逻辑,什么线索,什么都抛开了,就是真的提起笔开始瞎写。




说是写幻影骑士,其实明明完全没有一点点他本人的内容,感觉我像在蹭热度,但这个北极圈人物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蹭热度的。




算了,就这样吧。

港式氢炒
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微尘故事
她的心辽阔得足以包容大地,又...

她的心辽阔得足以包容大地,又飘渺得触不可及。温柔——叫人能自在呼吸,也温柔——要到回首时才发现生命一隅已被锈蚀。

她可以彻夜为素未谋面的孤儿包装礼品,到访后却未记下一个名字。可替换的脸庞和过往,裁剪作陈设于她日记的收藏。

能让她托付真心的也许只有元素。只是少数。比如我——我想——比如海辰和苏菲。

比起怀特因好奇元素间的关系而默默观察,她更喜欢置身其中。品尝心绪起伏,凝神倾听曲折各异的心事。再回以最合时宜、让人舒心的言语、动作。[1] 任眼眸多灼热恳切,分开后就清朗深邃,仿佛所有悲喜都不让她迷失。[2]

不是刻意为之,她说,只是贯彻始终地在做自己。[3] ...

她的心辽阔得足以包容大地,又飘渺得触不可及。温柔——叫人能自在呼吸,也温柔——要到回首时才发现生命一隅已被锈蚀。

她可以彻夜为素未谋面的孤儿包装礼品,到访后却未记下一个名字。可替换的脸庞和过往,裁剪作陈设于她日记的收藏。

能让她托付真心的也许只有元素。只是少数。比如我——我想——比如海辰和苏菲。

比起怀特因好奇元素间的关系而默默观察,她更喜欢置身其中。品尝心绪起伏,凝神倾听曲折各异的心事。再回以最合时宜、让人舒心的言语、动作。[1] 任眼眸多灼热恳切,分开后就清朗深邃,仿佛所有悲喜都不让她迷失。[2]

不是刻意为之,她说,只是贯彻始终地在做自己。[3] 于是我不曾说穿她眼底的疲惫、空虚或心碎。

希律钦佩她对诗画的品味。海辰怜惜她剔透如溪流。但我和她是同类。我们心照不宣。

可我——她究竟是鉴赏故事的客旅,抑或故事里头的英雄——我不知道。
——卡尔

注:海辰——氢,苏菲——硫,怀特——水,希律——硅,卡尔——碳

(1)电子就是心事。氧化物性质各异,(2)氧助燃,但本身不可燃。也是接触置换反应给我的感觉x (3)氧化灾变——奥希未曾迎合生物的需要,而是生物适应了她。

是氧的同素异形体w 她叫奥希w
臭氧——主要存在于距地球表面20公里的同温层下部,所以有星光;气态淡蓝色、液态为深蓝色,氧化性比O2强。 
红氧——脚下的是结构,形成于室温压强10GPa以上或正常大气压54K以下。强烈吸收红外线,并有磁场缩灭

WB毛线团
我终于画gd了! 是沙雕向x...

我终于画gd了!

是沙雕向x

空间看到这个要被洗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终于画gd了!

是沙雕向x

空间看到这个要被洗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淳于

【人设草稿】枫林路街道拟

枫林路街道境内拥有丰富的医疗设施(市三甲四所:中山医院 肿瘤医院 龙华医院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和复旦附属儿科门诊等医院),也因为医疗设施的关系她有些洁癖,“文静的剪纸爱好者”和“枫林白衣”是枫林小姐给大家的印象,但民国年间曾沦陷为国民党在上海政治中心的她曾经目睹了数百名革命烈士在枫林桥畔的就义,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和隐情呢?枫林小姐也说不清楚。境内有15所研究所,又对救治有兴趣的她自然也有这些兴趣。枫林小姐也非常喜欢剪纸(社区特色,有剪纸博物馆和活动)。对于一小木桥路之隔的斜土有着无奈的看法,因为斜土的菜场小贩总是来枫林的路上摆秤称鱼菜之类统计完后去斜土的菜场卖,小贩来枫林躲斜土的城管也不足为...

枫林路街道境内拥有丰富的医疗设施(市三甲四所:中山医院 肿瘤医院 龙华医院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和复旦附属儿科门诊等医院),也因为医疗设施的关系她有些洁癖,“文静的剪纸爱好者”和“枫林白衣”是枫林小姐给大家的印象,但民国年间曾沦陷为国民党在上海政治中心的她曾经目睹了数百名革命烈士在枫林桥畔的就义,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和隐情呢?枫林小姐也说不清楚。境内有15所研究所,又对救治有兴趣的她自然也有这些兴趣。枫林小姐也非常喜欢剪纸(社区特色,有剪纸博物馆和活动)。对于一小木桥路之隔的斜土有着无奈的看法,因为斜土的菜场小贩总是来枫林的路上摆秤称鱼菜之类统计完后去斜土的菜场卖,小贩来枫林躲斜土的城管也不足为奇。枫林每次都会很生气,但也默许了。总之枫林小姐是一个白衣上点缀枫叶形象的女生,喜欢剪纸,有轻微的洁癖和一些难以开口的过去。和龙华先生有些相似的过往让他们有些共同语言,(但与龙华先生不同,他看开了并建造了烈士陵园,枫林桥的已经随着肇嘉浜路的填河造路一起隐去了。)


淳于

【人设草稿】田林街道拟

田林街道是徐汇区较早撤镇办街道的地区,田林小姐那早期都是一片农田,分布着9个村,大都是简陋低矮的平房农舍。境内道路多数系乡间泥路,但是80年代就开始了改造,建了几十万平方米的居民楼,田林小姐似乎很热衷于这些呢!(吸气……田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村!)其实是公房不是村,只是名字而已。田林小姐是比较粗的一个女孩子,虽然没有很精美奢侈高档的地方,但是社区内各种设施都很齐全,街道整洁,给人一种并不高调也不落后的感觉,不会担心生活不方便。(虽然算边缘了但徐汇区日月光中心在田林境内,在田林东路还有一家盒马生鲜)。值得一提,龙华烈士陵园在她境内,有时候会和龙华先生开玩笑“你的烈士陵园落在我家...

田林街道是徐汇区较早撤镇办街道的地区,田林小姐那早期都是一片农田,分布着9个村,大都是简陋低矮的平房农舍。境内道路多数系乡间泥路,但是80年代就开始了改造,建了几十万平方米的居民楼,田林小姐似乎很热衷于这些呢!(吸气……田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村!)其实是公房不是村,只是名字而已。田林小姐是比较粗的一个女孩子,虽然没有很精美奢侈高档的地方,但是社区内各种设施都很齐全,街道整洁,给人一种并不高调也不落后的感觉,不会担心生活不方便。(虽然算边缘了但徐汇区日月光中心在田林境内,在田林东路还有一家盒马生鲜)。值得一提,龙华烈士陵园在她境内,有时候会和龙华先生开玩笑“你的烈士陵园落在我家了。”关于田林街道小姐的名字由来,按上海一贯的取名习惯,西南部地区以中国西南部地名命名,于是她便以广西壮族自治区的田林县为名,但是好巧不巧,她70年代的确全是田和林,可能还是个取名废,并且以前全是农村的习惯让她的街道居民区一大半全是田林x村。总的来说,田林街道小姐已经在物质上成为了很完善的街道,但是总是还觉得自己是个可爱村姑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