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拾光

1608浏览    271参与
子瓜口十

【原生之罪/池陆】笑一笑吧,让我把阳光照进你的旅途


(其实原生之罪是一个天台爱情故事吧23333手动滑稽)


【原生之罪/池陆】笑一笑吧,让我把阳光照进你的旅途


(其实原生之罪是一个天台爱情故事吧23333手动滑稽)


阿和

气象恋人

我帮你擦唇膏吧

我帮你擦唇膏吧


小鱼

雪太大了,回不了家。

迷途的人大概是需要困境,来不断提醒自己到底还有什么是真正想去完成的吧。

雪太大了,回不了家。

迷途的人大概是需要困境,来不断提醒自己到底还有什么是真正想去完成的吧。

昶暮

【原创】拾光01

   我喜欢的人,终会骑着高头大马,前襟系了红花,身后是红妆十里,爆竹声鸣,笑着,挑起一室红妆,一世顺遂平安。

    是和,别人家的姑娘。


    或许是青春年少的无知有关,我总是无法确定我是否喜欢一个人。

    是为他的一颦一笑暗自欣喜或黯然神伤?

    还是心脏在他出现的那一瞬便如同踩上了蹦蹦床? ...


   我喜欢的人,终会骑着高头大马,前襟系了红花,身后是红妆十里,爆竹声鸣,笑着,挑起一室红妆,一世顺遂平安。

    是和,别人家的姑娘。

    

    或许是青春年少的无知有关,我总是无法确定我是否喜欢一个人。

    是为他的一颦一笑暗自欣喜或黯然神伤?

    还是心脏在他出现的那一瞬便如同踩上了蹦蹦床? 

    是会在他面前紧张,还是总做出一些幼稚的事情来引起他的注意?

    亦或是,在想到这些的同时,就压抑着,束缚着,无法呼吸,想要哭泣。

    这是,喜欢吗?

    那喜欢似乎就变成了一件简单而广泛的事了,

    又或许,

    本该如此。

    

    我,黎笙,高三。

    如果喜欢美色也可以称作一种恋情的话,初恋大概是在小二,对某次回眸惊鸿一瞥的同班漂亮小男孩,n见钟情。

    不过那仅仅是对漂亮事物的欣赏罢了,为它安一个早恋的名声实在过分委屈自己, 同时我到现在也保持着对定义早恋的老师和家长的不齿。以他们的龌龊思想来审判一个孩子对于未知领域的好奇和对美的发现,实在有失公允。

     假若适当的两性关系是真正从课本上学到的,而不是从网络上、大人们口中经过有色加工的,或许有些人会知道如何不伤害他人,或许我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或许,早早的明了,那根不不算爱情。

    随着年月一轮轮过去,好奇逐渐占了上风。

    初中的少年少女,青涩的年纪,是刚刚开始发育的果实,课本上遮遮掩掩的生理知识,私下里的刨根问底。我们开始逐渐的了解人与人之间是天堑鸿沟,我们开始欣赏起别人所拥有的部分,认同与自己相似的理念,一点一点的,被吸引。

    是一种互相欣赏,惺惺相惜的感情,却被那份认可感冲昏了头脑,那时的我们,叫它爱情。

     为了获得更多的认可感,为了得到更多的注视。

    不经意,男孩子在女孩们面前相互嬉戏扭打,女孩子的笑声在男孩们面前放大。

    现在的我无所谓承认这些,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如此,简单粗暴的,索取爱,各种意义上的爱。谁都有过世界为自己旋转的时期,那是一个勇敢把欲望表达出来的真正的自己,坦率可爱至极。

    一群人,变成了两两成双的样子。

    或许异性的拥抱和同性无异,或许接吻的感觉像是在舔一个星球杯,但这都阻止不了我们对它的向往。

    原理不明的,就形成了找不到对象不如狗的错误认知。

    我们便迫切的想要归于潮流,融入人群。

    只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不如别人,只是为了证明我也有吸引别人的地方。

    如此被迫的,去喜欢一个人。

    人很奇妙的是,你不断催眠自己一件事情,十足真心,最终你就会深信不疑。

    大概这就是我下面这段恋情的开始,带有目的的喜欢着一个人。

    如今,在这里,为我的无理取闹,说声抱歉。 



小鱼
不知道会色差成什么鬼(つд⊂)...

不知道会色差成什么鬼(つд⊂)……

不知道会色差成什么鬼(つд⊂)……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二)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二)
.
六十二
.

软磨硬泡地玩了几天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不得不的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了——寒假作业。
“大孙!”
“我懂。”
好的,现在张佳乐同学已经开始在写数学了,而孙哲平同学也用样不甘示弱,拿起物理卷子就是开始写。
两个半小时后……
“数学,你的我干脆直接帮你抄了,你乐哥够意思吧。”
“等会,我生物这快帮你抄完了。”孙哲平头都没抬,人不动,笔不停。张佳乐简直要为孙哲平的效率感动哭了,翻了翻化学的卷子继续做。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
“很好现在还剩下……语文……历史……政治……英语……地理……”张佳乐刚刚燃起的斗志一下子全灭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孙哲平想了想然后打开了聊...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二)
.
六十二
.

软磨硬泡地玩了几天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不得不的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了——寒假作业。
“大孙!”
“我懂。”
好的,现在张佳乐同学已经开始在写数学了,而孙哲平同学也用样不甘示弱,拿起物理卷子就是开始写。
两个半小时后……
“数学,你的我干脆直接帮你抄了,你乐哥够意思吧。”
“等会,我生物这快帮你抄完了。”孙哲平头都没抬,人不动,笔不停。张佳乐简直要为孙哲平的效率感动哭了,翻了翻化学的卷子继续做。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
“很好现在还剩下……语文……历史……政治……英语……地理……”张佳乐刚刚燃起的斗志一下子全灭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孙哲平想了想然后打开了聊天组。群名:什么妖魔鬼怪。孙哲平忍着想抽死这个改了群名的人的心,努力地,和善地敲出一行字。
孙哲平:@河南小哥 救命,文科作业。
张佳乐:@河南小哥 救命,文科作业。
天津小哥:@张佳乐 @孙哲平 @河南小哥 兄弟们救救我文理作业,感激不尽。
孙哲平:我靠,你这小子还差几天作业一点都没写啊。
天津小哥:我我我其实每个作业都写了一点……我下午就到北京了,孙哥你要救我!!!
孙哲平:得了,@河南小哥 什么时候回来?
河南小哥:同下午,不是你们这么大了也不能长点心吗?寒假作业都写不完。
河南小哥:算了,我下午两点多的高铁四五点应该到了,到时候作业给你们行了吧。
张佳乐:感谢作业奶爸
天津小哥:感谢作业奶爸
孙哲平感谢作业奶爸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天津小哥就打了个车直接打到孙哲平家楼下了。
“我靠,不是吧,孙哥家这是真气派啊。”天津小哥感慨万千然后掏出手机给孙哲平打电话:“喂孙哥!我到了我到了我打了!”
“不在火车站,我在你家楼下。”
孙哲平刚吃了一口苹果进去听了这话差点没被呛死。“孙哥学校还没开宿舍,我是跟我妈说我同学找我出来玩我才能来的……”
“哈哈哈哈你究竟在家里地位多低下这样才能出来?”张佳乐在一旁听着实在是忍不住了。
“哎,你俩呆一块呢。”
“你先去学校吧,我俩在那个小馆里吃混沌。”
然后又过了半小时,三人终于团聚了。
“孙哥,乐哥——我——想——死——你——们——了——”
“靠,这孙子。”张佳乐表示非常气愤。
“我就知道。”孙哲平一脸料事如神地笑了。
其实呢这个事还是要从半小时前说起。孙哲平挂了电话,然后张佳乐说:“赌不赌,天津小哥第一句绝对是说你家房子的。”
“从何见得?”孙哲平问。
“因为我就是这样啊!见了你家房子,当天晚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少槽可以吐!”张佳乐选手非常理直气壮地回答。
“成,他来了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房子你就喊我爷爷。”孙哲平也很理直气壮地说。
然后……
“爷爷……”
“乖孙子。”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一)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一)
谴责自己,又把这个坑忘了

.
六十一
.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逛了一圈四合院,也就出去了。其实是张佳乐自己不好意思,一直小声念叨:“哎哎,大孙,差不多就行了,你看还有人住这的。”
等他们出来,张佳乐却又后悔了。“唉,多好一房子啊,怎么就没好好看看呢?”
孙哲平乐了,“张佳乐。”
“哎!”
“你是不是属欠的?”
“去你大爷的。”
“走,正好我一家子全在。”不知道为何说完这话孙哲平和张佳乐俩人都笑了。站在通风口吹着冷风大笑,好的,这俩人是从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吧。
笑了一会张佳乐嚷嚷了一句要吃烧饼,孙哲平就说:“哎,你前脚刚吃了冰糖葫芦,后脚这就要吃烧饼了?”话虽这么说着,可步子却...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一)
谴责自己,又把这个坑忘了

.
六十一
.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逛了一圈四合院,也就出去了。其实是张佳乐自己不好意思,一直小声念叨:“哎哎,大孙,差不多就行了,你看还有人住这的。”
等他们出来,张佳乐却又后悔了。“唉,多好一房子啊,怎么就没好好看看呢?”
孙哲平乐了,“张佳乐。”
“哎!”
“你是不是属欠的?”
“去你大爷的。”
“走,正好我一家子全在。”不知道为何说完这话孙哲平和张佳乐俩人都笑了。站在通风口吹着冷风大笑,好的,这俩人是从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吧。
笑了一会张佳乐嚷嚷了一句要吃烧饼,孙哲平就说:“哎,你前脚刚吃了冰糖葫芦,后脚这就要吃烧饼了?”话虽这么说着,可步子却是迈的地大大的,张佳乐就跟在他身后许久也没有说话。
“前头右拐那家不好吃,但是你要是饿的话也能先垫……”孙哲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佳乐横空飞来的一句话打断了。
“大孙,你喜欢吃烧饼吗?”
孙哲平转过身看着张佳乐没说话。张佳乐挠挠头,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文科生,这种事他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昨天你爸跟我说,你小时候爱吃老城区的烧饼。还有你小叔说,让我帮着缓和你俩气氛。”张佳乐也不知道怎么说干脆就一股脑全说出来算了。“说实话,我觉着你俩站一起我真的不敢靠近,毕竟比外头暴风雪还冷。”
孙哲平听着张佳乐这么一出本来阴着的脸似乎动容了几分。
“说实话,我没想怎么样,就是不想什么事从小都要这样令人摆布。”孙哲平开口了,声音低沉沉的。
张佳乐挠了挠头,似乎有些纠结“我这……算了谁也不帮,你们家家大业大的事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选择了自己走出来,那么就做到别让你自己失望。”张佳乐此话一出觉着浑身轻松,他没法告诉孙哲平他的选择或者是他爸妈的选择是对是错。“但是说真的,整天摆着个臭脸给家里人装样子,大孙,你不是幼稚园的小孩子。”但是他想告诉他的,无论如何父母都想自己的儿女好好的,能出人头地,既然不想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而选择了另一条更艰辛的路,就好好走下去。“别把什么叛逆当借口,这种打诨的人你乐哥见一个打一个。”
“嗯。”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说得两个眼睛都瞪起来一下就乐了,“我会告诉我爹,他帅气儿子走的路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张佳乐一句“孺子可教也”,硬生生憋在了嘴边说不出来。
靠,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不等张佳乐吐槽完,孙哲平就开口了:“那么好了,话说回来,你的问题是我喜不喜欢吃烧饼?好的,现在我说我不喜欢吃,行了我们打车回家,别吃了。”
“我去你的,你乐哥要饿死了喂!”

Ø

           自在飞花轻似梦

           

           自在飞花轻似梦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
我回来啦!
我还没忘记我的坑!努努力今天把李杜也写了!
.

糖葫芦化在嘴里头,甜甜的。走近是一栋栋的四合院了,不似平日他处闭着门,高楼里头的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清晨的风带着些许凉意,门口的狗伸着懒腰一下打了个激灵。大院的门是敞开着的,里头有人已经起了洗漱着。
张佳乐头还没探进去,就被孙哲平拍回去了。“哎,大孙你拍我干嘛!”张佳乐揉着吃痛着的脑袋问道。
“你这样子,小心人家告你偷窥。”
“我,我哪里有!”张佳乐气呼呼地继续往前,啥也不看了埋这头就是走。
“张佳乐你去哪?”孙哲平在后头喊。
“一会人家告我偷窥。”张佳乐回了一句。
孙哲平听完笑了,脚步停了下来。“那你不看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六十)
我回来啦!
我还没忘记我的坑!努努力今天把李杜也写了!
.

糖葫芦化在嘴里头,甜甜的。走近是一栋栋的四合院了,不似平日他处闭着门,高楼里头的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清晨的风带着些许凉意,门口的狗伸着懒腰一下打了个激灵。大院的门是敞开着的,里头有人已经起了洗漱着。
张佳乐头还没探进去,就被孙哲平拍回去了。“哎,大孙你拍我干嘛!”张佳乐揉着吃痛着的脑袋问道。
“你这样子,小心人家告你偷窥。”
“我,我哪里有!”张佳乐气呼呼地继续往前,啥也不看了埋这头就是走。
“张佳乐你去哪?”孙哲平在后头喊。
“一会人家告我偷窥。”张佳乐回了一句。
孙哲平听完笑了,脚步停了下来。“那你不看了?”
“你还好意思说?”张佳乐转过身,蹭蹭蹭地跑到孙哲平的跟前就是要破口大骂的趋势。
不等张佳乐动手,孙哲平便开口道:“我是问我家的四合院你也不看了,嗯?”
只见张佳乐一挥拳头就是要往孙哲平身上砸,下一秒,手便落在了孙哲平的肩膀上。
“嗯,捏的不错,右肩可以再用力一点。”张佳乐只觉着自己手都要废了,但也只能赔着笑脸给孙哲平捏肩。
孙哲平这他妈的绝对是属王八的。
张佳乐原本以为孙哲平家里头的四合院应该是因为没什么人住有些老旧的,但当张佳乐看到院子的时候,张佳乐就把刚刚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唉,小孙来啦,来,坐。”里头的人笑着,张佳乐很是尴尬的在一边站着。看着孙哲平朝着里面的人点点头,张佳乐更尴尬了。随后只见里面的人转过头去看着张佳乐,张佳乐恨不得立马有条缝给他钻一钻。
见孙哲平和里头的人像是交流完了,张佳乐才小心翼翼地蹭到孙哲平的身边。“大孙,大孙,你们家不是都住在那个别墅里吗?”
“是啊。”孙哲平答。
张佳乐看看孙哲平又看看这个四合院。“这些人是你家亲戚吗?”
孙哲平摇摇头,“不是,我家的亲戚基本都在那边别墅区里,基本上都有和我爸妈走动的。”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那这个……”
孙哲平挥挥手,“租客而已。”
“租客?”张佳乐震惊了,他一直以为像这种老院基本都是老人家什么的住一住,不住了也就放在那。租,张佳乐觉着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经过孙哲平这么一席话,张佳乐突然觉着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以后买不到北京的四合院也要租一间。
“哎哎,大孙,咱考上大学后也租一栋这种四合院吧”张佳乐很是开心地说。说完还吃了一口糖葫芦。
孙哲平简直不想打击张佳乐那小小的心灵。“年租金大概一百七十多万。”
“咳咳,你说什么?”张佳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算上水电费差不多一百九十万。”
行了,土豪的世界他真的不懂。从此张佳乐的人生目标从在北京买栋四合院到在北京租栋四合院。
天津小哥和河南小哥听闻之后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天津小哥说:“生容易,活容易。”
河南小哥说:“生活,不容易!”

故事里的事

总觉得每首歌都有令易

总觉得每首歌都有令易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九)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九)
我回来水更新啦
.
五十九
.

当天晚上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好像也就是吃饭然后就是和孙哲平他爸爸扯着去聊天了,聊到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只知道是挺晚的,当时挨着床边就睡了,也不知道自己躺那,滚到地上了也只知道呼呼大睡,倒是辛苦孙哲平把他扛到床上好是折腾了一番。
孙哲平本以为张佳乐这人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估计没个几斤几两重的,然而事实上,张佳乐真的只是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而已。
扛完张佳乐到床上之后,孙哲平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孙哲平大半夜发了一条消息在群里。
“添加一条宿舍挑战,背张佳乐绕宿舍走一圈,大气一声不喘的,晚上请海底捞。”
后来开学的时候天津小哥和...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九)
我回来水更新啦
.
五十九
.

当天晚上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好像也就是吃饭然后就是和孙哲平他爸爸扯着去聊天了,聊到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只知道是挺晚的,当时挨着床边就睡了,也不知道自己躺那,滚到地上了也只知道呼呼大睡,倒是辛苦孙哲平把他扛到床上好是折腾了一番。
孙哲平本以为张佳乐这人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估计没个几斤几两重的,然而事实上,张佳乐真的只是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而已。
扛完张佳乐到床上之后,孙哲平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孙哲平大半夜发了一条消息在群里。
“添加一条宿舍挑战,背张佳乐绕宿舍走一圈,大气一声不喘的,晚上请海底捞。”
后来开学的时候天津小哥和河南小哥挣着背张佳乐。后来……他们就明白那是多么痛的领悟。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就醒了,起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侧头一看差点又摔下床去。“大……大大孙?”
说实话,张佳乐第一反应就是……
我靠,我不会被卖了吧!
不得不说,张佳乐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
如果没把孙哲平吵醒的话……
“大孙……你听我解释啊!”
“现在几点?”
“大概六点多吧,哈哈。大孙,你冷静,真的冷静,我下次……”
“你还想有下次?”
“呜呜呜大孙……”
“行了不逗你了,起床,你不是要去看四合院吗?”
那一刻,张佳乐感受了来自北京人民的温暖。
刚出了房门张佳乐就发现其实孙哲平一家气得都挺早的,二老正坐在外头看电视。“呦,小乐起来了,昨天睡得还好吗?”孙哲平的妈妈见着张佳乐下楼问了句。
“当然,一早起来神清气爽特别舒服。”张佳乐笑眯眯地回。
“哈哈,那就好,哎,昨天哲平不是说要去老院逛逛吗?”孙哲平的妈妈笑起来特别好看,虽然已经有些年纪但是眉眼间还有那余留的风韵和岁月留给她的温柔。
张佳乐点点头,“那要早些去,老城区晚了去一时半会还到不了。”这会倒是孙哲平的爸爸说话了。
虽然昨晚只是聊了一些但张佳乐还是很明白的,孙哲平的爸爸不仅仅是为商业大亨还是个很会教育人的父亲啊。即使在商业圈里叱咤风云,在家里依然是个听妻子话的好丈夫。
“哎,搁着要不让孙哲平他小叔送送你们?”孙哲平妈妈问道。
“不用不用……”张佳乐连忙摆手,“张佳乐,走了。”没等张佳乐说完话,孙哲平已经准备走了。
“哎哎,那个阿姨再见。”张佳乐一边跑着一边跟孙哲平的妈妈道别。
“路上小心……”
……
走出别墅区到了马路上,张佳乐才看到了北京清晨时的模样。因为还是年间火红的灯笼仍是高挂着,北京是不许放鞭炮的,但也同样年味依旧。
公交坐到了老城区里头,年味就更甚了。当时已经七点多了,巷子里头隐隐约约有叫卖的声音。
那是个买糖葫芦的老人,说是闲不住早起做了些糖就赶上来买了。
孙哲平和张佳乐每人买了一个吃得乐滋滋的。

昊

自是不愿寻名艳之物
在绿草丛中
自有芬芳

自是不愿寻名艳之物
在绿草丛中
自有芬芳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八)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八)
.
五十八
.
转进拐角,张佳乐和小叔已经聊了不少。“哈哈你这孩子可是太有趣了。”小叔在前面的驾驶座上哈哈大笑。
“小叔你下次来昆明我再给你讲别的好玩的。”张佳乐也笑得可开心了,手舞足蹈得。
“成啊,有机会我一定去。”小叔说完转头看了看孙哲平,接着又朝着张佳乐挤眉弄眼。
张佳乐在这么些对话中也大概了解了一点,孙哲平是没听他爸妈的话考了另外的学校的,他和他爸争执不下,他爸想让他上一高将来直接进大学出来就接管自己的职位,但是孙哲平不愿意。
他不希望自己是任何人的影子。
两人吵了几天,最终孙哲平离开了,这几天虽然在家但基本也没怎么和他爸爸说过话。
其实也挺简单,年纪轻不服输,...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八)
.
五十八
.
转进拐角,张佳乐和小叔已经聊了不少。“哈哈你这孩子可是太有趣了。”小叔在前面的驾驶座上哈哈大笑。
“小叔你下次来昆明我再给你讲别的好玩的。”张佳乐也笑得可开心了,手舞足蹈得。
“成啊,有机会我一定去。”小叔说完转头看了看孙哲平,接着又朝着张佳乐挤眉弄眼。
张佳乐在这么些对话中也大概了解了一点,孙哲平是没听他爸妈的话考了另外的学校的,他和他爸争执不下,他爸想让他上一高将来直接进大学出来就接管自己的职位,但是孙哲平不愿意。
他不希望自己是任何人的影子。
两人吵了几天,最终孙哲平离开了,这几天虽然在家但基本也没怎么和他爸爸说过话。
其实也挺简单,年纪轻不服输,什么都要去闯一闯,低头?怎么可能!
张佳乐侧头瞥了一眼孙哲平。此时的他正眼睛正外向外头,不知在想什么。
张佳乐思索了一下朝小叔点点头。其实小叔的意思不难懂无非是让他劝劝孙哲平让他和他爸和好什么的,不得不说作为孙哲平的好兄弟,张佳乐这忙也是必须帮的。
小叔将头转了回去又继续开车了,不过一会车稳稳当当停在一处别墅前。
如果可以张佳乐很想喊一句真他妈的气派!
张佳乐一下车就拉着孙哲平说悄悄话去了。“哎哎,你们家这么气派啊。”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那栋张牙舞爪的别墅。
孙哲平挠了挠头,“还好吧,这房子没怎么住过以前住校不怎么和爸妈住。”
张佳乐倒吸了口凉气,土豪的世界看来他是真不懂。不过转念又觉得没什么了。
那小小的转变被孙哲平收进眼底,“咋了不觉气派?”
“不是……就是感觉其实也见惯了,倒是挺喜欢老北京巷子里的很老的屋子的,四四方方那个!不瞒你说当时我来北京上学盼的就是这种房子!多好啊!”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给孙哲平比划着,生怕他不知道似得。
“张佳乐……”孙哲平叹了口气。
“咋啦!”张佳乐问。
“第一,我是一个正宗的北京人,另外明确的告诉你那个叫四合院。”孙哲平说着,“第二,你说的四合院我们家似乎也有一栋。”
张佳乐眼睛都亮了。
“卧槽大孙!明天我们去你家好不好,可不可以!”张佳乐晃着孙哲平的手臂说道。
孙哲平没理他。
张佳乐一咬牙。“一个月的值日。”
“还有呢?”
“我靠大孙你这是在欺压穷苦人民啊!歧视贫穷人家有没有犯法啊!”张佳乐开始喋喋不休地开始说。
“所以……你去不去四合院?”孙哲平直接打断了张佳乐的话当机立断。
“必须的!”
“一个月值日外加每周六日早晨给我打早饭。”孙哲平说道。
“成交!不准反悔!”张佳乐说完生怕他反悔似得特地把这个事情发到群里。
“明天我要去看四合院了!@全体成员”
“河南人民发来贺电。”河南小哥敲字道。
“天津人民发来贺电!”天津小哥敲字道。“昆明也有四合院?”紧接着天津小哥又道。
“我回北京了啊,明天大孙带我去看四合院!”张佳乐很开心地把这段文字发过去之后下一秒。
“记得一个月的值日和外带的早餐。”孙哲平发的。
随后……
“河南人民发来贺电祝贺孙哲平同志。”河南小哥道。
“天津人民发来贺电祝贺孙哲平同志。”天津小哥道。
“我爱人民谢谢。”孙哲平敲字回复。然后孙哲平别墅门前就听到一句你们大爷!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七)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七)
.
五十七
.

一月份的北京还是挺冷的,早晨的时候下了场雪,薄薄的没什么积雪却是冷的慌,张佳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孙哲平瞥了一眼张佳乐,“我去趟便利店。”跟张佳乐说完就跑开了。
等待的时间其实挺无聊的,张佳乐搓了搓手踮起脚看看马路上孙哲平他小叔有没有驾车过来。可不过一会这便无趣了。
北京这冰天雪地的,除了冷之外对于张佳乐来说还有一个意义——北京有雪,听说雪是甜的。其实张佳乐还没有见过雪,这是第一次。所以张佳乐挺想吃一次雪的。
瞅着左右没人,张佳乐便悄悄蹲了下了,猛地抓了一把雪就是往嘴里塞。
不过一会……
谁他妈告诉老子雪是甜的!
张佳乐此时心里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

【全职/双花/私设高中背景】拾光(五十七)
.
五十七
.

一月份的北京还是挺冷的,早晨的时候下了场雪,薄薄的没什么积雪却是冷的慌,张佳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孙哲平瞥了一眼张佳乐,“我去趟便利店。”跟张佳乐说完就跑开了。
等待的时间其实挺无聊的,张佳乐搓了搓手踮起脚看看马路上孙哲平他小叔有没有驾车过来。可不过一会这便无趣了。
北京这冰天雪地的,除了冷之外对于张佳乐来说还有一个意义——北京有雪,听说雪是甜的。其实张佳乐还没有见过雪,这是第一次。所以张佳乐挺想吃一次雪的。
瞅着左右没人,张佳乐便悄悄蹲了下了,猛地抓了一把雪就是往嘴里塞。
不过一会……
谁他妈告诉老子雪是甜的!
张佳乐此时心里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他简直快吐了。
“我发现你真的是不作死会死。”好巧不巧地孙哲平的声音从张佳乐身后传来。“大冬天的把雪往嘴里送,北京三岁小孩都不干这种事。”
“我靠,你都看到了什么。”张佳乐欲哭无泪。
“大概从你蹲下捡雪的时候吧,”孙哲平很是无所谓地道。
张佳乐很是难受。“我靠,我的一生英明啊!”说完不出所料地张佳乐打了一个喷嚏。
“喝点水。”孙哲平说完从怀里拿出来一瓶矿泉水,递给张佳乐。张佳乐接过孙哲平的矿泉水,暖的,是用体温热的。
张佳乐接过也不别扭地到了声谢,车也就缓缓开来了。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他们的跟前,车窗轻轻地摇下,里头有个男人探出头来:“哎哲平,这就是你说的那小子?”
孙哲平没答他的话,只是弯头看着张佳乐道:“走,上车。”
张佳乐拖着行李把东西放了上去,自己再一溜烟地钻进车子里头。车里开了空调,暖喝的,如同他怀里的水一样。张佳乐定声声地喊了人,“小叔好。”
其实抛开张佳乐的性格不说,光是这副模样还是很讨喜的。
“哈哈哈好,都好,你既然叫我一声小叔,喏,红包收好。”坐在驾驶座的男人笑眯眯地,眼里满是慈祥和善意。
但是张佳乐不能要啊,这像是什么话。
“不了不了,小叔您大老远开车也不容易的,那个大……孙哲平你说是吧。”张佳乐无奈只好搬出孙哲平来,希望他能给点面子。
“你这孩子太可爱了。”张佳乐不收小叔也不强求,只是他很久也没见着这么好玩的孩子了。
“开车吧,爸妈他们该着急了。”孙哲平漠然开口,却是这么一句话。
“你小子还记着你爸你妈呢,当初咋不这样想。”小叔一边说着一边开了车。
孙哲平没说话,把头垂了下去。张佳乐看得出来他不高兴,于是张佳乐把他的手握住,牢牢地放在手心里。
孙哲平转头来看他。只见张佳乐给他坐了一个口型:“别不开心了。”
孙哲平原本想煽情一点跟他说点什么,结果张佳乐就来了一句:“你他妈这手真硌人。”
孙哲平笑了。

小鱼
此间春 (参考风景图片)

此间春

(参考风景图片)

此间春

(参考风景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