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挂件拟人

27.2万浏览    185参与
今天葭岚画画了吗

2019.10.3,想画一个调香师最近出的挂件拟人。


2019.10.3,想画一个调香师最近出的挂件拟人。


小莫君

红蓝玫瑰
手杖冥冥之中我好像给组了cp
红玫瑰:美丽的小姐,想被我抱一下吗?

蓝玫瑰:呵~都喜欢杰克干嘛?还不是因为有我和我哥他哪来的公主抱了,哦~对了~我哥,我的!

红蓝玫瑰
手杖冥冥之中我好像给组了cp
红玫瑰:美丽的小姐,想被我抱一下吗?

蓝玫瑰:呵~都喜欢杰克干嘛?还不是因为有我和我哥他哪来的公主抱了,哦~对了~我哥,我的!

浅忆/🍂一只约约
临摹一张大大的挂件拟人。玫瑰手...

临摹一张大大的挂件拟人。玫瑰手杖返厂!祝大家七夕快乐!!!

临摹一张大大的挂件拟人。玫瑰手杖返厂!祝大家七夕快乐!!!

鱼姆雷特

异瞳开眼小猫头…

有喜欢的可以出价格美丽…

异瞳开眼小猫头…

有喜欢的可以出价格美丽…

墨溟郎

【唤逐】沧海成灰

本文又名《正在发生的事情》,近期被环保宣传题材漫画洗脑的产物。

主cp唤潮x逐香尘,唤逐tag的开山之作

同时含大量副cp范无咎x谢必安

我流挂件拟人注意!

唤潮:一个妹子,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模样,阅历丰富而且怎么看怎么攻。

逐香尘:是男孩子,外貌年龄大概十五六岁,见识方面远不如唤潮,而且……受。

……

……

……

下面正文

……

……

……

大海不会死去,但生命会沉睡。

 

众所周知,自从唤潮跟在谢必安和范无咎身边之后,逐香尘就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曾经,他作为他们身边最出色的那个,每次庄园的游戏,逐香尘几乎都会被谢必安和范无咎从地府...

本文又名《正在发生的事情》,近期被环保宣传题材漫画洗脑的产物。

主cp唤潮x逐香尘,唤逐tag的开山之作

同时含大量副cp范无咎x谢必安

我流挂件拟人注意!

唤潮:一个妹子,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模样,阅历丰富而且怎么看怎么攻。

逐香尘:是男孩子,外貌年龄大概十五六岁,见识方面远不如唤潮,而且……受。

……

……

……

下面正文

……

……

……

大海不会死去,但生命会沉睡。

 

众所周知,自从唤潮跟在谢必安和范无咎身边之后,逐香尘就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曾经,他作为他们身边最出色的那个,每次庄园的游戏,逐香尘几乎都会被谢必安和范无咎从地府带到庄园。但是现在,似乎不论在什么方面,唤潮都能压他一头。

凭什么?!每次都是唤潮?!

英国某庄园里的游戏出场的是唤潮!虽然按照那边的物件等级唤潮的确更高……

接地府外快帮主人们减轻工作压力的是唤潮!虽然无薪无酬,唤潮本人还管着叫“赎罪”……

就连吃个海鲜改善伙食还是找唤潮?!好吧……虽然的确地府没人她更了解海鲜……

但,凭什么,唤潮一来就让他逐香尘变成了一个家里蹲?!

逐香尘很酸,非常酸。

对此,长年家里蹲的封情,只想笑而不语。

但是能怎么样呢?去找唤潮的麻烦?

属性克制,唤潮分分钟浇灭他那本来就烧的不是很旺的火苗。然后捧出一大堆海鲜,再在他脸上亲一下,笑着说:“逐香别生气,下次我和主人们说说,让你上场好不好?”

天啊……小萝莉一撒娇,这谁顶得住啊?!何况这还是一个方方面面都比你强的小萝莉。

然后小姑娘就开始蹬鼻子上脸,缠着要他给她讲她还没来的时候地府都发生过什么事。

逐香尘表示,他就算被水泼灭了,就算淹死,就算这辈子再也吃不到海鲜,也绝对不会对这个小妮子透露一个字!

然后他就一边泛酸,一边收下一大堆海鲜,最后……真香!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逐香尘已经逐渐适应了家里蹲的生活。但最近他却突然经常需要陪同主人们前往庄园了。

而后……

开始一边享受国外旅行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乐趣”,一边感受这两位主人漫天挥洒的狗粮。

逐香尘忽然觉得自己突然有点怀念家里蹲的日子TwT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唤潮在众人的眼中,已经静静地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唤潮病了。

最开始,谢必安先发现的不对劲。

原本那是个元气满满的小姑娘,可最近却吃的越来越少,带着一起出个外勤发觉她睡觉也越来越不安生。

不过唤潮自己没说有什么不舒服。

范无咎也劝谢必安,说不定只是唤潮到青春期了,内分泌有点失调,别想太多了。

然后发生的事情,范无咎也没办法不想太多了。

渐渐的,唤潮从时不常的食欲不振,变成了经常性的反胃、恶心,伴随着整夜整夜的失眠。

“小妮子!你是不是背着我们把逐香尘上了?!”范无咎把唤潮提溜起来,让她的高度足够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并如是怀疑道。

“我不是!我没有!说好过的!我们发育到成年之前我不会把他上了的!”

“那你怎么解释你自己这种宛如意外怀孕的失足少女似的症状?”

“我怎么知道?!虽然我真的想把逐香推倒,但是至今为止我没付诸实践!好多海螺都是雌雄同体,就算真怀了我也一定是自交!”

“那你是不是一边自己解决,一边用道具对逐香尘做了什么「哔——」「哔——」「哔——」的事情?!”

“我没有!都说了我没碰他!就算碰了我也应该「哔——」!你们俩才是「哔——」「哔——」和「哔——」!”

“咳……”

范无咎和唤潮的话题越发的黄暴,虽然知道小孩子总有一天要懂得这些东西,但是谢必安还是有点听不下去了。从范无咎手里抢过唤潮,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身体不舒服的话,明天带你去就医。无咎,你也别和唤潮吵吵了。”

……毕竟,再让他们吵吵下去,自己和范无咎的那点私生活就要被曝光完了。

 

“小姑娘,如果老身记得不错,你成为拥有灵魂的时候,已经不是个活物了吧?”

唤潮看看孟婆,点了点头。

在家里,唤潮早就能放开了,和逐香尘或封情一起笑闹,跟范无咎斗嘴,在谢必安身边撒娇,怎么看都是一个挺活泼的小姑娘。但见了外人,她瞬间就沉静下来了。

唤潮忘不了,刚刚来到地府的时候,因为杀害鬼差的前科,多少地府官吏都盼着把她处刑。如果不是当初谢必安执意维护,她早就不知道魂飞魄散多少遍了。

所以在家怎么闹都好,见了外人就必须乖乖的,少说话,多做该做的事,不能给主人们添麻烦。

“在那之前,就只剩一个螺壳了。”

“所以,你想想看,你既然没有肉身,那么你的身体是什么构成的呢?”

唤潮疑惑,看了看谢必安和范无咎,然后又看了看孟婆。显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

“大家都是灵魂,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人类天生就有灵魂,气连接着三魂七魄聚而不散。但别的生物,灵魂是后天来的,没有先天的气作为支撑,就必须寻找其他的东西构成身体来保存灵魂。你自己想想看,构成你灵魂的是什么?支撑你灵魂的是什么?你能调动的是什么?你力量的本源是什么?”

唤潮皱起了眉头。

自己的灵魂来自谢必安和范无咎的感情,是那份另海螺都为之动容的感情,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而真正让这个灵魂聚而不散的,是范无咎的火热的血,是谢必安冰冷的泪;支她撑行动的赐予她力量的,是南台桥那下一直流向大海的水。

一五一十的都告诉孟婆,就听到一声叹息。

“孩子啊!放到以前或许还能有机缘救你,现在……恐怕大罗神仙也治不好你了啊……”

“怎么回事儿?”范无咎吃了一惊,忙问孟婆,“怎么?是我们带她来您这晚了吗?怎么她就治不好了?”

谢必安拍拍范无咎的肩膀,神情苦涩而凝重:“无咎,孟婆说的对。你没注意,这一百多年来,闽州的变化吗?”

 

“所以……唤潮到底怎么了?”

了解了事情的过往,逐香尘依旧是一脸懵。

那天从孟婆那里回来,不论是主人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后来一段时间,唤潮开始频繁的呕吐,最开始只是一些气味难闻的液体,后来在那些呕吐物里又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例如塑料吸管、旧电线、啤酒瓶盖、塑料袋、废鱼线……

逐香尘记得自己当时还嫌弃过,和唤潮抱怨说消化不了的东西不要乱吃之类的。

他以为唤潮会和以前一样,一股清水给他浇个透心凉,然后或吵闹着反驳,或拿出一堆海鲜以示歉意再在自己身边撒个娇。

但这次什么都没有,唤潮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默默从众人的目光里消失了。

其实唤潮没有消失,只是变得异常的低调,不再笑闹,不再撒娇,不愿意见人了。

他还是见过她的,只是不经意。现在回想起来,唤潮看上去明显是憔悴了,亮蓝色的头发似乎逐渐变成了一种非常恶心的黄绿色;原本白皙干净的皮肤变的蜡黄,身上好像还起了黑斑,长了脓疮。

一个女孩子变成这样,怪不得不愿意见人了。

逐香尘有些无法理解这种变化。毕竟他一直过的是从庄园到地府两点一线的生活,他没有唤潮那份在人间的阅历,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你知道她病了,就成了。”

当逐香尘追问的时候,范无咎明显失去了继续解释下去的耐心。

但这显然不能阻止逐香尘继续追问。

“唤潮和人间有什么关系啊?人间怎么了让她生病了?为什么孟婆说以前治得好现在治不好啊?”

“聒噪……”

“无咎!”

好在谢必安对待追问依旧保持了良好的耐心,瞪了范无咎一眼之后,又看了看逐香尘。

“逐香尘,下次收魂,我带你去见识一下现在人间吧……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如今的人间,比一百多年前热闹多了。

那以前只有瓦房的南台县,已经成为了更庞大的闽州城市群的一部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仿佛一切都在彰显这个时代是多么的太平鼎盛。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化工厂老板的魂魄。

逐香尘不明白,那分明是随便一个鬼差都可以完成的任务,为什么黑白无常一定要揽在手里。难道平时的工作还不够忙吗?

不过能来人间挺不错的,至少汽水很好喝。

逐香尘这么想着,顺手就要把刚刚喝完汽水瓶扔进闽江,却被一把范无咎夺了过去。

“你他妈的干嘛呢?!”

“我怎么了?!”

“无咎!他还不知道这边的规矩!”

范无咎默不作声,将那个废瓶子拎了几百米,扔进了画着绿色三角符号的箱子里。

面对迷惑不解的逐香尘,谢必安耐心的解释道:“以后假如再到人间来,废弃的东西不要随时乱丢,记得找对应的垃圾桶。”

子夜,化工厂的老板因为心梗去世。

就算生前赚的盆满钵满,也延长不了自己的阳寿。

那脑满肠肥的化工厂老板对着谢必安和范无咎说着自己生前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让多少工人吃得起饭,住的起房,祈求着无常老爷来世能让他投个好胎。

谢必安对化工厂老板笑笑:“好啊,来生你会投胎成一条鱼。”

范无咎把拿老板的头摁进闽江,然后又抬出来。

“你会变成出生在这样的水里的鱼。”

逐香尘觉得那闽江的江水散发着一股异味,虽然要淡一些,但闻起来真的很像前些日子唤潮的呕吐物。

 

唤潮挑破了身上的脓疮。

那脓疮里流的是什么呢?可能是甲醛水、废硫酸、尿素、汞化物溶液、重铬酸钾……或者别的奇奇怪怪的液体。

唤潮很难受,身体难受,心里也难受。

头晕、恶心、腹痛、胸闷,一天十二个时辰,十个时辰都昏昏沉沉,清醒的两个时辰里四肢百骇里的筋骨仿佛一寸寸被卡死,每一次呼吸仿佛都在撕裂身体。

她知道,卡死筋骨的,是无数滥建的水坝;呼吸作痛的,是还在发生反应的化学溶液。

她知道,那些让她变成这样的人,最终会收到惩罚,但是那样又有什么实际作用?

世人认知不到,唤潮依旧无比痛苦。

更加折磨的是,唤潮知道,这无法医治的病痛不仅仅在折磨她,更是在折磨身边那些疼爱这她的存在。

若是放在以前,人们信仰着神仙,唤潮或许会亲自跑到闽江下游,掀起一场洪水,让那些往闽江排放工业废水的人亲自尝尝那脏水的滋味。世人或许会因为忌惮她而吓的不敢再那么干。

但现在,谁还相信世道轮回?谁还相信山川有灵?

恐怕答案是——没有人。

“唤潮……”

“逐香,你从人间回来了?玩的开心吗?”

“不开心……你受苦了……”

“我不想再让别人为我受苦了。”

 

众所周知,唤潮的能力是水。

很多人都以为,逐香尘的能力是火。

实际上,那能力更加贴切的叫法,叫做“成灰”。

“逐香,我记得你其实一直不太喜欢我的,因为我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位置。不论我有多喜欢你,缠着你多久,撒多少次娇,和你闹腾多少次,这一点都不改变。”唤潮淡淡的笑着,说出的话却令人心疼,“不过我现在挺高兴的,幸好你不喜欢我,否则现在你也要因为我而心疼了。”

不……不是这样的!

如今,逐香尘希望自己能这样说,但事实却不支持他说出这样的话。他曾经的确非常不待见唤潮,刚刚知道唤潮生病的时候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现在的疼惜,来的真的太晚了。

晚到,唤潮已经不希望也不相信他会疼惜她了。

“逐香,但是仅仅你不心疼不行啊!还有封情,还有主人们,他们还有他们的生活,我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了他们啊……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唤潮小心翼翼的去牵逐香尘的手,庆幸于对方没有躲开,于是将那双手放在了颈间。

“逐香,帮帮忙,把我变成灰吧……”

逐香尘猛的缩回了手。

“你知道,我是没办法把水变成灰的。”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还是水做的吗?”

唤潮拿起了一把美工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流出异味浓重的黄绿液体。

“你看看我的身体里,哪里还有水?!里面早就都变成工业废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恶心吧?很恶心吧!

恶心到……逐香都扭头跑掉了……

 

“唤潮……唤潮……”

“……嗯……逐香?你在哪?”

唤潮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

“现在是半夜,我偷偷过来的……假如你的身体变成了灰,你的灵魂会安放于何处呢?”

“啊……大概是回到螺壳里吧……啊……对了,记得帮我给主人们带个话……”

 

「大海不会死去,但生命会沉睡

生命会沉睡,但总有再次苏醒的时候」

 

“嗯,他们会知道的。”

唤潮感觉到一双滚烫的手捧住了自己的脸,然后一个亲吻落在了额头上。

然后那双手慢慢滑向她的颈间,并且越来越烫。

谢必安死死咬住嘴唇,没发出一丝声音,背过身不愿意去看。范无咎将他搂在怀里,安抚似的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毕竟,这是养在身边很多年的海螺啊……

他们带她来到了这个世界,如今却又要亲眼看着,送她离开。

让她这么比死了还痛苦的活着,他们于心不忍。

唤潮原本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长得和范无咎一模一样。

如今这双眼睛,却也已经变成了两汪混浊的液体。

 

女孩化为了尘土,但海螺还在。

保留在海螺里的,依旧是干净的液体,一半是范无咎的火热的血,一半是谢必安冰冷的泪。

“谢必安,别难过了,说不定哪天水干净了,你把她再从桥上扔水里,她就回来了。”

“还有你,逐香尘你小子也别哭了,等她回来,记得下次别负了她!”

“走了走了,该上班了。 ”

“淦,求你们别这样了,老子也好难受啊!”

……

世人对这个世界改变有多大呢?

大约便是:

青山变荒岭,碧水更颜色,沧海化为灰

 

 

end

九烟zfyg
【唤潮】拟人,只是草稿,后续会...

【唤潮】拟人,只是草稿,后续会上色

【唤潮】拟人,只是草稿,后续会上色

九烟zfyg

想画挂件拟人

想画星见

想画赵四的遗嘱

想画玫瑰手杖

想画不朽之羽

想画焚樱

想画生日快乐

想画封情

想画唤潮

想画逐香尘

想画噬魂

想画幸运符

想画黑胶碟

想画金翼之球

想画舞会彩球

到底画什么呢?

算了

都画吧

想画星见

想画赵四的遗嘱

想画玫瑰手杖

想画不朽之羽

想画焚樱

想画生日快乐

想画封情

想画唤潮

想画逐香尘

想画噬魂

想画幸运符

想画黑胶碟

想画金翼之球

想画舞会彩球

到底画什么呢?

算了

都画吧

玲音楽蚀

第五人格人类挂件拟人脑洞汇总(2版)

截至第七赛季,只选择了部分挂件

——————————(「・ω・)「——————————


通用:小丑风车♀、侠探烟斗♂、周年蛋糕♀

园丁:海盗旗♀、迷你锤♀、赝品圣杯♀

医生:海盗酒壶♂、尼古拉斯的遗嘱♀、誓言♀、听诊器♂

律师:海盗罗盘♀、祖传怀表♂

“慈善家”:舞会彩球♂、钱袋♂、焚火♀、粘土皇冠♂

幸运儿:婚礼请柬♀、破船素描♂、幸运转盘♀、四叶符♂

魔术师:手杖伞♂、兔宝宝玩偶♀

冒险家:金质玫瑰♂、急救包♂ 、转相仪♀

佣兵:军刀♂、鹰羽♂

空军:雷电生成器♀、火焰精灵♀、古典配枪♂、纸飞机♀

前锋:金翼之球♂、酒瓶♂、斗牛布♂

机械师:父亲的怀表♂、猎人的箭囊♂、口琴♀、电阻表...

截至第七赛季,只选择了部分挂件

——————————(「・ω・)「——————————


通用:小丑风车♀、侠探烟斗♂、周年蛋糕♀



园丁:海盗旗♀、迷你锤♀、赝品圣杯♀



医生:海盗酒壶♂、尼古拉斯的遗嘱♀、誓言♀、听诊器♂



律师:海盗罗盘♀、祖传怀表♂



“慈善家”:舞会彩球♂、钱袋♂、焚火♀、粘土皇冠♂



幸运儿:婚礼请柬♀、破船素描♂、幸运转盘♀、四叶符♂



魔术师:手杖伞♂、兔宝宝玩偶♀



冒险家:金质玫瑰♂、急救包♂ 、转相仪♀



佣兵:军刀♂、鹰羽♂



空军:雷电生成器♀、火焰精灵♀、古典配枪♂、纸飞机♀



前锋:金翼之球♂、酒瓶♂、斗牛布♂



机械师:父亲的怀表♂、猎人的箭囊♂、口琴♀、电阻表♂



盲女:甜筒♀、黑胶碟♂



祭司:长生♀、信物♂



先知:白羽(红色)♀、不焚之羽(蓝色)♂、圣躯♂、涅槃♂



调香师:海螺♂、凝聚之水♀、玫瑰之下♀



牛仔:针线包♀、曼陀林♀



舞女:皮鞭♀、金铃♀、稻草人偶♂



入殓师:圣判♂



勘探员:远古琥珀♀



咒术师:诅咒图腾♂


玲音楽蚀

第五人格屠夫挂件拟人脑洞汇总(2版)

截至第七赛季
——————————(「・ω・)「——————————

通用:公正之哨♂、古眼烟斗♂、周年蛋糕♀

厂长:园丁娃娃♀、望远镜♂

小丑:荒诞之令♂、炸药桶♂、铃鼓♀、脚踝终结者♂

杰克:玫瑰手杖(红)♂、玫瑰手杖(蓝)♂、鬼脸披肩♀

鹿头:黄金号角♀、护林人之弓♂、鬼灵枯枝♂

蜘蛛:冰冻之心♀

红蝶:蝶影♀、彼岸花♂、含桃♀、厌离♀、焚樱♀、镜中人♂

黄衣之主:古石面具♂、黯岩护符♀

宿伞之魂:封情♂、逐香尘♀、唤潮♂

约瑟夫:星见♀、雪人♂

建筑师:雅典娜之盾♂

梦之女巫:暗影娃娃♂

爱哭鬼:鸟巢♀

把新随从(镜中人)也加上去了(「・ω・)「

截至第七赛季
——————————(「・ω・)「——————————

通用:公正之哨♂、古眼烟斗♂、周年蛋糕♀

厂长:园丁娃娃♀、望远镜♂

小丑:荒诞之令♂、炸药桶♂、铃鼓♀、脚踝终结者♂

杰克:玫瑰手杖(红)♂、玫瑰手杖(蓝)♂、鬼脸披肩♀

鹿头:黄金号角♀、护林人之弓♂、鬼灵枯枝♂

蜘蛛:冰冻之心♀

红蝶:蝶影♀、彼岸花♂、含桃♀、厌离♀、焚樱♀、镜中人♂

黄衣之主:古石面具♂、黯岩护符♀

宿伞之魂:封情♂、逐香尘♀、唤潮♂

约瑟夫:星见♀、雪人♂

建筑师:雅典娜之盾♂

梦之女巫:暗影娃娃♂

爱哭鬼:鸟巢♀


把新随从(镜中人)也加上去了(「・ω・)「


核平鸽儿

抽到什么画什么,把一个金色挂件画成这样我也是很抱歉了……

抽到什么画什么,把一个金色挂件画成这样我也是很抱歉了……

核平鸽儿

前锋的小破布,我就是那种抽到什么画什么的人_(:з」∠)_

前锋的小破布,我就是那种抽到什么画什么的人_(:з」∠)_

流年戏
医生挂件,尼古拉斯的遗嘱 我画...

医生挂件,尼古拉斯的遗嘱

我画得好烂啊。

医生挂件,尼古拉斯的遗嘱

我画得好烂啊。

烧栗家

感谢 @边境牧歌 可以和我一起画联动哈哈,大家戳他戳他画的超级棒的!
不过我的出图是太慢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很快……但是大大小小的问题也都有,我看得出来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会改!还是需要继续去提升,画这张图真的经常意识到自己的东西不够用了,我加油吧!再次谢谢牧歌的联动!!!你真的画的超级好看!

感谢 @边境牧歌 可以和我一起画联动哈哈,大家戳他戳他画的超级棒的!
不过我的出图是太慢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很快……但是大大小小的问题也都有,我看得出来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会改!还是需要继续去提升,画这张图真的经常意识到自己的东西不够用了,我加油吧!再次谢谢牧歌的联动!!!你真的画的超级好看!

烧栗家
再不发一发最近的小东西我就要蒸...

再不发一发最近的小东西我就要蒸发了(´ . .̫ . `)

再不发一发最近的小东西我就要蒸发了(´ . .̫ . `)

玲音楽蚀

【D5挂件拟人】人类方一览(1)

因为求生者这边有、、多,就分开放了
依旧cp滤镜强烈
注意避雷
【辣鸡老福特吞我排版】
重新编辑了一下下……
————————————————————————
【小丑风车】喜欢小孩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在外面浪,找不到她已经成为日常
【侠探烟斗】,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谜一样的男子,据说是只有特别的人才能拥有的挂件(我是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园丁:
【海盗旗】园丁的第一个限定挂件,财迷,经常和酒壶喝酒,酒量不小,喜欢看彩球吃醋的样子
【迷你锤】一点都不迷你,三姐妹中个子最高的,甚至和钱袋齐平,本人对此十分苦恼
【赝品圣杯】喜欢吐槽海盗旗和迷你锤,在某些方面十分没自觉(比如爱情)

医生:...

因为求生者这边有、、多,就分开放了
依旧cp滤镜强烈
注意避雷
【辣鸡老福特吞我排版】
重新编辑了一下下……
————————————————————————
【小丑风车】喜欢小孩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在外面浪,找不到她已经成为日常
【侠探烟斗】,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谜一样的男子,据说是只有特别的人才能拥有的挂件(我是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园丁:
【海盗旗】园丁的第一个限定挂件,财迷,经常和酒壶喝酒,酒量不小,喜欢看彩球吃醋的样子
【迷你锤】一点都不迷你,三姐妹中个子最高的,甚至和钱袋齐平,本人对此十分苦恼
【赝品圣杯】喜欢吐槽海盗旗和迷你锤,在某些方面十分没自觉(比如爱情)

医生:
【听诊器】看孩子专业户一号,急救包的难兄难弟(单方面),是“如果是gay就一定会爱上他”的类型
【海盗酒壶】千杯不倒,经常不在家,喜欢往家里带各种神奇的东西,甚至曾经拿回一根哈斯塔先生的触手(?!)
【尼古拉斯的遗嘱】鹿头家常客,常常给号角买礼物,来无影去无踪的奇女子,沉迷炼金术
【誓言】象征美丽的往日时光,医生家三观最正的一个,为哥哥姐姐的情感问题操碎了心

律师:
【海盗罗盘】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色诱过酒壶(本人亲口承认)
【祖传怀表】三观超正,商务人士,对焚火和幸运转盘避而不及,不擅长应对女孩子,容易脸红

慈善家:
【舞会彩球】喜欢蹦迪和土嗨视频,正在和海盗酒壶争风吃醋,本人表示旗子小姐求你看看我
【钱袋】“爱她就要宠她上天”的典范,追求迷你锤中,大有成功趋势,目前正花重金寻找长高的方法
【粘土皇冠】手杖伞的难兄难弟,三个兄弟中唯一的现充,经常遭受社会主义的毒打
【焚火】目前慈善家唯一的限定,万年老幺,喜欢调戏祖传怀表,喜欢恶作剧,虽然看起来很嫌弃三个哥哥但一有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情她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

幸运儿:
【幸运转盘】喜欢调戏祖传怀表,表面看不出来的壕,不知道从哪来的钱(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丑挂件:原来你就是二哥的狐朋狗友)
【婚礼请柬】少女心十足,甜筒的好朋友,经常奇怪为什么姐姐从来没有输过钱
【破船素描】经常找鬼脸披肩探讨绘画的艺术,有些强迫症,对转盘的性格很伤脑筋,担心大姐的感情生活

魔术师:
【兔宝宝玩偶】看孩子专业户二号,听了海螺的故事而向往深海,“但是为什么每次我都会在他眼中看到难以释怀的悲伤呢?”
【手杖伞】粘土皇冠的难兄难弟,三番四次被凝水和姐姐嫌弃气味和直男审美,恶心帅

冒险家:
【金质玫瑰】和两位手杖的关系意外的好,经常一起喝男人之间(?)的下午茶,正好是三原色的玫瑰呢
【 急救包】不擅长应对小孩子,与听诊器形成鲜明对比,对于听诊器经常把小孩子塞给他的行为很头疼

牛仔:
【针线包】有点抠门的欺诈师,她说的话十句有九句不能信,资深演员,牛仔经常因此祭天,真是大快人心(嗯?)
【曼陀林】和金铃、铃鼓有很多共同话题

舞女:
【皮鞭】超A的大姐头,也是赌场常客,男友是荒诞之令,酒量极好,有谜之吸引飞禽猛兽的气场
【稻草人偶】比起舞女更愿意让自己受伤,想要守护舞女,有一些复杂的感情,即使知道自己只是那个人的替身也不愿放手
【金铃】温柔有耐心,和炸药桶的暴躁形成鲜明对比,喜欢小动物,经常和铃鼓、曼陀林一起玩

不吃茄子皮٩(๑òωó๑)۶

私设的黑胶碟,以及各种草稿本上的涂鸦(((超级喜欢她呀!!!
本来就是一个盲吹,,,

有大佬看到了无耻求画!!!

私设的黑胶碟,以及各种草稿本上的涂鸦(((超级喜欢她呀!!!
本来就是一个盲吹,,,

有大佬看到了无耻求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