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挽歌的偶尔感叹一下

52浏览    36参与
纯白的挽歌

。。。。。。

今天我出门踩狗屎了,没有运。

考了两个小时的试,一大半不会。

出了考场去班级找周五因为急着去上大提琴课没有拿到的数学卷子,可是没找到。

找不到公交卡了,而且钥匙也和那张正面贴德国国旗反面贴普鲁士国旗的卡挂在一起了。

没带手机。

走了五百米到车站,连着问了四个人都不愿意借手机给我,我看起来就这么像一个可疑人物吗?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身上除了草稿纸和笔袋就只有十块钱了。

没办法了,打车,借了司机的手机。

问爸妈,他们说在新房子那边,要我去姐姐家。

到地方了,七块,我把十块都给了司机,我很感谢他。

走到姐姐家楼下,又翻了书包,最后发现卡和钥匙被卷在笔袋上面,压在最...

。。。。。。

今天我出门踩狗屎了,没有运。

考了两个小时的试,一大半不会。

出了考场去班级找周五因为急着去上大提琴课没有拿到的数学卷子,可是没找到。

找不到公交卡了,而且钥匙也和那张正面贴德国国旗反面贴普鲁士国旗的卡挂在一起了。

没带手机。

走了五百米到车站,连着问了四个人都不愿意借手机给我,我看起来就这么像一个可疑人物吗?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身上除了草稿纸和笔袋就只有十块钱了。

没办法了,打车,借了司机的手机。

问爸妈,他们说在新房子那边,要我去姐姐家。

到地方了,七块,我把十块都给了司机,我很感谢他。

走到姐姐家楼下,又翻了书包,最后发现卡和钥匙被卷在笔袋上面,压在最底下了。

然后在姐姐家看了一小时电视,六点多吧,蹭了他们家的晚饭。

用姐姐的手机打电话给爸妈,他们说还没有出来。

可是我还有五分钟就要上网听课了,我的课是六点半的,没有电脑密码。

我五分钟走回家了。

六点半整,家里的灯是关着的。

十五分钟后,妈妈回来了,课前测已经结束了。

我说:把电脑打开吧。

她:你是不是有病?!你不知道早点回来吗?!我可以告诉你电脑密码你开开听课啊!!!

我:。。。

我二十分钟吃完晚饭,五分钟走回来,坐着等了十五分钟,要的不是这句话。

胃好痛。

你心情不好吗,为什么要冲我撒气?

我特别没有出息地哭出来了,我真的好委屈。

我被连扇了五个耳光,然后我哭得更凶了,头晕脑胀地好像看到她踢倒了一个椅子,拿上钥匙掼上了防盗门。

我躺到地上,打电话给我爸,他去喝酒了,刚打通,我哭得缓不过气,他就挂了,连打了好多个都不接。

他终于被吵烦了,接通了,骂了我一顿。

他回来开了电脑,课已经过去一半了。

现在终于上完课了。

我把这些写在这里,不是求同情和宣泄负能量情绪,只是想让自己不要忘了今天。

真是倒霉出境界了。

我真的太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纯白的挽歌

如果哪天我一声不吭地消失了,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那,请你取关,因为我大约已经死了

如果哪天我一声不吭地消失了,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那,请你取关,因为我大约已经死了

纯白的挽歌

好的,我作业写完了,现在开搞——

预计今天或者明天搞完

(没错我咕咕咕了)

还有,是这样的,这篇独普灵感来自于以前看过的关于一个初音亚种的设定,具体我记不清楚了

也和n年前看过的独普本有关

是这本:https://pan.baidu.com/s/1AI-3g-r_ptlH87evjQTeww

没有车,最多打个啵,走网盘

提取码:7092

解压码:elegy


好的,我作业写完了,现在开搞——

预计今天或者明天搞完

(没错我咕咕咕了)

还有,是这样的,这篇独普灵感来自于以前看过的关于一个初音亚种的设定,具体我记不清楚了

也和n年前看过的独普本有关

是这本:https://pan.baidu.com/s/1AI-3g-r_ptlH87evjQTeww

没有车,最多打个啵,走网盘

提取码:7092

解压码:elegy


纯白的挽歌

宅男独和歌姬普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甚萌?

好,等我把作业写完就来写

宅男独和歌姬普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甚萌?

好,等我把作业写完就来写

纯白的挽歌

干枝梅【耀诞贺文】

赶工


“您知道干枝梅吗?那是一种花,我曾在西北草原的山上看见过。”

“那里没有人烟,暗涌的雾弥漫,十步开外一片茫然。那沟壑里生着些什么,星星点点,走近一看,却是‘干花’。”

“是的,干花。当我看到她时,我心生慌乱——周围人行走过的足迹只有我一个的,这座山上连活物都没有几个,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干花?”

“紧接着,我就发现,那花竟是生了根的,是长在沟里的泥土中的。”

“这里暗无天日,浓雾遮住了冰冷的阳光,还时时干旱。这花竟也学会了缩枝剪叶,就这么开着小小的脸庞,在这里,在这孤寂的天地间等着我一个人看她。”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

王耀敲敲旱烟杆,轻轻咳嗽一声——他许久...

赶工





“您知道干枝梅吗?那是一种花,我曾在西北草原的山上看见过。”

“那里没有人烟,暗涌的雾弥漫,十步开外一片茫然。那沟壑里生着些什么,星星点点,走近一看,却是‘干花’。”

“是的,干花。当我看到她时,我心生慌乱——周围人行走过的足迹只有我一个的,这座山上连活物都没有几个,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干花?”

“紧接着,我就发现,那花竟是生了根的,是长在沟里的泥土中的。”

“这里暗无天日,浓雾遮住了冰冷的阳光,还时时干旱。这花竟也学会了缩枝剪叶,就这么开着小小的脸庞,在这里,在这孤寂的天地间等着我一个人看她。”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

王耀敲敲旱烟杆,轻轻咳嗽一声——他许久没有抽过烟,今日缅怀往事,便需借这吞云吐雾里的细小尘埃折射昨日。

“那是什么时候?我记不清了。只约莫着是朱厚熜先生在位之时吧。那时不太平啊……”王耀抬手,衣袖滑落,那腕子细瘦,有一道,或两三道浅色的长长的疤痕,蜿蜒,过了肘,没入阴影。他又笑,一抖手腕,那衣袖盖回手背上,再看不见仿佛可怜虫子的痕。

“怎么说呢?沿海有倭寇来犯,我在西北草原上抗敌——那里一直都不太平。在我孤身一人,脱离了浩荡大军独自行走时,那花儿也是我的一个慰藉吧。她又像在嘲笑我,笑我不豁达,不通透,不懂事理。”

“后来我懂了,但是迟了。”

窗外阳光正好,有只翠绿的雀在啾啾啼鸣。他回头看看,又笑的更欢了。

“我就像那干枝梅,孤独,清冷,身在山中不自知,还去嘲笑那过路的明白人。现如今我成熟了,又明白那山中天堑是最好的屏障,幸福的摇篮。”

“可为什么还要拼命把根拔出来呢?缩枝剪叶不饮一滴只为了在花瓶里更多地待着?”

“是因为要看世界。”

“是为了看河清海晏,万世太平。”


纯白的挽歌
是教师节的德育作业。。。要求做...

是教师节的德育作业。。。要求做一张贺卡送给老师于是我就随便画了。。。
我是真的不想把莫娜送给我们班主任,因为我讨厌她。。。(哭)

是教师节的德育作业。。。要求做一张贺卡送给老师于是我就随便画了。。。
我是真的不想把莫娜送给我们班主任,因为我讨厌她。。。(哭)

纯白的挽歌

我太难了,为什么我这么穷,要连着坐五六个小时的高铁却买不起三小时的飞机票

然鹅到蚌埠再转到凤阳还得陪家长去和他们工作单位的领导吃饭,我不活了,我现在只想回家洗澡睡觉

死亡逼迫我等(什么)

我太难了,为什么我这么穷,要连着坐五六个小时的高铁却买不起三小时的飞机票

然鹅到蚌埠再转到凤阳还得陪家长去和他们工作单位的领导吃饭,我不活了,我现在只想回家洗澡睡觉

死亡逼迫我等(什么)


纯白的挽歌

今日脑洞【鲸歌】

其实是前段时间就开始YY的鲸组了,关于诺和冰的名字我准备使用在外网比较常见的卢卡斯和埃米尔w

是科学家冰和化成巨型白鲸鱼的海神诺的故事

更详细的请等我写出来吧,所以可能永远都没有更详细的了(×)(打死拖走)

今日脑洞【鲸歌】

其实是前段时间就开始YY的鲸组了,关于诺和冰的名字我准备使用在外网比较常见的卢卡斯和埃米尔w

是科学家冰和化成巨型白鲸鱼的海神诺的故事

更详细的请等我写出来吧,所以可能永远都没有更详细的了(×)(打死拖走)


纯白的挽歌
去圣亚海洋公园啾然后又是饭局,...

去圣亚海洋公园啾
然后又是饭局,我默默地玩手机和神游天外

去圣亚海洋公园啾
然后又是饭局,我默默地玩手机和神游天外

纯白的挽歌

今天到大连啦,亲戚在这边所以顺道来拜访一下啾

然后就是极度不舒适的饭局了。。。烟味呛死我了。。。

游神天外.jpg

今天到大连啦,亲戚在这边所以顺道来拜访一下啾

然后就是极度不舒适的饭局了。。。烟味呛死我了。。。

游神天外.jpg


纯白的挽歌

今天买到的胡桃夹子www真的好可爱啾

今天买到的胡桃夹子www真的好可爱啾

纯白的挽歌
为什么我总是把西崽子画秃。。。...

为什么我总是把西崽子画秃。。。
然后溜了,现在在出远门,所以下星期回去再画完www
我,咸鱼王,每天都在乱涂乱画——根本不会画画的我今天也很快乐

为什么我总是把西崽子画秃。。。
然后溜了,现在在出远门,所以下星期回去再画完www
我,咸鱼王,每天都在乱涂乱画——根本不会画画的我今天也很快乐

纯白的挽歌

想搞独普be(什么)(你还嫌独普的be不够多吗)(打死拖走)

阿普的最后一天,他的弟弟带着他去看了所有朋友,然后在午夜的十一点五十九,普从轮椅上站起来对西崽子说要和他跳最后一支舞。

然后十二点的钟声在唱片旋转中敲响,西崽子的泪留下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连存在都被抹杀了

想搞独普be(什么)(你还嫌独普的be不够多吗)(打死拖走)

阿普的最后一天,他的弟弟带着他去看了所有朋友,然后在午夜的十一点五十九,普从轮椅上站起来对西崽子说要和他跳最后一支舞。

然后十二点的钟声在唱片旋转中敲响,西崽子的泪留下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连存在都被抹杀了

纯白的挽歌

哪有人会喜欢孤独,只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哪有人会喜欢孤独,只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纯白的挽歌

唉,也许我永远都长不大。

这样也挺好的。

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

唉,也许我永远都长不大。

这样也挺好的。

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

纯白的挽歌

她身处冰冷的棺中【普娘独&后期露→普娘】 1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要死了。而且她家的孩子们有来自父族的四分之一犹太血统——虽然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也是自杀——她是纯血但是她有亲犹嫌疑,不自杀也活不下去。” 他拿起面包掰了一半,把另一半递给露出难过表情的尤露希安。“真可怜。”

尤露希安接过半块面包,看了一会,又掰下三分之一,又把剩下三分之二放进路德维希盘子里:“吃吧。”她说,“明天我会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好果酱给你补充营养。”

“比起那个,我们上个礼拜才因为‘面包该不该均分’的问题争吵。”十五岁的大男孩一脸严肃地瞪向尤露希安。

“路茨,我改主意了不行么?”尤露希安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他,“你,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今年十五岁,正是抽条发育的开端;而我,你的姐姐,尤露希安·贝什米特,今年二十,已经成年了,不长骨骼也不发育胸部。综上所述,你应该多吃,在食物有限的时候我也应该将我的食物分给你,不论是作为姐姐还是作为监护人;而且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没有经历战争,比你吃的好得多,我不缺营养。”

“经济萧条和极端通货膨胀比战争更难熬。而且你是一个白化病患者,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没有任何信服力;你身体很差而且你很瘦。”今天的战斗是路德维希占了上风。

尤露希安拗不过也不想和他拗:“好吧,好吧,”她用叉子叉起那块面包:“这么一块六口吃完,我四你二,行不行?”

“不想,”路德维希眉头拧的更厉害了,“说好的对半分,这块应该全是你的才对。”

“你只比我多吃两口,有什么差别。”

“事实上我比你多吃了四口,也就是这块面包的九分之二。这不公平。”

“听话!不要反驳本小姐!”尤露希安不耐烦了。

“不要!我是十五岁不是五岁!”路德维希大声抗议,却被尤露希安抓住破绽,那一块面包被叉子叉着狠狠塞进路德维希的嘴里。叉子含在嘴里,还有干硬的面包,路德维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表达他的愤怒。

“行了,今天你洗碗。”尤露希安扒完那盘土豆,将最小的那块面包扔进淡汤里泡发然后飞快吃完,就逃离了餐厅,只留路德维希还气鼓鼓地坐在餐桌前用力咀嚼嘴里的干面包。

…………

“不生气了?”尤露希安合上日记本时,薄门板被轻轻敲响。

“我不生姐的气……”门外的路德维希没有底气地小声嘟囔。

“好吧,进来。”尤露希安转过身,意料之中地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的路德维希。“看来你是想和我一起睡,坐床上吧。”她叹口气,挠挠头。

“我想和你多聊一聊。我平时在少年队里,你知道的,在周末,我不和他们一起到镇上玩,但我平时也要住在他们中间。”路德维希走进来把枕头放在床上坐上去,然后又挪了一下,更靠近尤露希安。“他们”指的是党卫军少年团里其他的半大小伙们,那些孩子更暴躁,更忠于元首,更亲近法|西|斯,更厌恶犹太人和残疾人。他们在周末放假的时候会跑到镇上作威作福;而路德维希从不和他们混,他会坐大半天的马车回到边境的这栋房子里,和他的姐姐尤露希安待在一起。

“看来比起性格恶劣的同龄人,你觉得我这样严厉的监护人更好一点咯。”尤露希安看看桌上的马灯,又看看路德维希。“想聊什么?”她问。

“姐姐,你觉得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路德维希嘬喏一会,慢慢开口。

“为什么问这个?”尤露希安没有想到一向理性的无神论者的路德维希有一天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她笑了。

“没什么……今天又有人死了,我有点难过。”路德维希小声说。

“每天都有人死,路茨,因为饥饿和残暴的统治。”尤露希安摸摸他的头,“你是不是担心有一天我也会死?”

“是的,姐姐。”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不避讳这样的话题,但是提到死亡,他还是小小打了个寒颤。“种族优化政策会在未来的一天伤害你。”

“不会的,我不会死。”尤露希安沉默了一会,突然微笑起来,“我有身体的残疾,但是我好歹也是贝什米特小姐,是东|普|鲁|士名门贝什米特家的族长,虽然这个家族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我们还是最优秀的日|耳|曼人,这个事实不可改变。”

她顿了一会,又说道:“大不了我不结婚生孩子,在我身上的白化基因是显性遗传,不能将和我一样的痛苦带给孩子。”她拧灭马灯,“但是你不一样,路茨,你是健康的孩子,你是希望。”

“现在很晚了,该睡觉了。”

路德维希先躺倒,往左挪了一点,靠在墙旁边,尤露希安躺上去,拉过厚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用绒毯把路德维希裹个严实。

路德维希转过脸看看姐姐,银白的发丝散落在泛黄的枕套上:“姐,你的头发长了。”

“因为这该死的战争,边境城市里的理发馆基本都倒闭了,我又不能自己剪成原来那个长短。”尤露希安愤愤地撇嘴。

“战争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的。”她最后下了一个定论,然后偏头在路德维希的额头上亲吻:“好了,晚安,男孩,主保佑你做个好梦。”

“晚安,姐姐。”

男孩轻声说,然后缩到虽然有点旧但经常晾晒的好闻的被子里,挨近他的姐姐。

右耳侧传来有力的心跳,他放下心:鲜活的生命,虽然常常板着脸但非常温柔的姐姐,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右侧的人沉默了一下,回答:“至少在你长大前我会和你在一起。”

“我会和你一起活下去,路茨。”

 

 

纯白的挽歌

嗷呜疫病黑塔真的太好了!我吹爆太太们!怎么能搞出这样的脑洞!

然后。。。原谅我画风丑到爆吧,我只是想搞一下普。。。(钻进烤土豆)

草稿,人体什么的被我混着土豆泥吃掉了!(理直气壮)

没有上色因为色废。。。(我拿不准到底是用彩铅还是水彩)

溜了溜了


嗷呜疫病黑塔真的太好了!我吹爆太太们!怎么能搞出这样的脑洞!

然后。。。原谅我画风丑到爆吧,我只是想搞一下普。。。(钻进烤土豆)

草稿,人体什么的被我混着土豆泥吃掉了!(理直气壮)

没有上色因为色废。。。(我拿不准到底是用彩铅还是水彩)

溜了溜了


纯白的挽歌


emm我发一下最近的画

p1是骑士团普(写错字了随手描一下,反正是草稿流)

p2是磨了一下午的奥匈夫妇,大佬给我改了一下(真好看)

p3是临摹的去年的米诞(我在法诞画米诞)

p4是美国甜心(她真好)(腿上的团子是亮点2333)






emm我发一下最近的画

p1是骑士团普(写错字了随手描一下,反正是草稿流)

p2是磨了一下午的奥匈夫妇,大佬给我改了一下(真好看)

p3是临摹的去年的米诞(我在法诞画米诞)

p4是美国甜心(她真好)(腿上的团子是亮点2333)


纯白的挽歌


意呆利:战术后仰

马修:我不存在,不用关注我,你们继续

(在微博上搜到的2333)


意呆利:战术后仰

马修:我不存在,不用关注我,你们继续

(在微博上搜到的2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