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捅刀不会被打吧

7浏览    1参与
慕

【寡红】Copy that

 

*中秋节快乐

 

 

 

 

 

 

*

 

额角温柔的亲吻和低唤将熟睡的Wanda唤醒,温热呼吸扑在项间的微痒让她笑起来,闭着眼睛准确地环抱住来人的脖颈,吐字不清地昵呐,“Nat。”

“早安,little princess.”充当闹钟的Natasha坐在床边俯着身任她搂着,看小女巫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地笑,探手进赖床小朋友肩头和床垫之间,稍稍用力把她抱起来搂进怀里,“不考虑睁开眼睛跟我打个招呼吗?”

Wanda轻笑着窝进她怀里,鼻尖轻轻蹭着训练官耳后的发丝,然后仰起头在...

 

*中秋节快乐

 

 

 

 

 

 

*

 

额角温柔的亲吻和低唤将熟睡的Wanda唤醒,温热呼吸扑在项间的微痒让她笑起来,闭着眼睛准确地环抱住来人的脖颈,吐字不清地昵呐,“Nat。”

“早安,little princess.”充当闹钟的Natasha坐在床边俯着身任她搂着,看小女巫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地笑,探手进赖床小朋友肩头和床垫之间,稍稍用力把她抱起来搂进怀里,“不考虑睁开眼睛跟我打个招呼吗?”

Wanda轻笑着窝进她怀里,鼻尖轻轻蹭着训练官耳后的发丝,然后仰起头在她颈边落吻,唇齿间甚至能感觉到特工轻微跳动的脉搏,“早安Nat,I love you.”

“I love you too,小懒虫。”温柔地点了点眯起眼睛的小女巫的鼻尖,Natasha把「树袋熊」从自己身上拉下来,顺便使坏地把Wanda本身就乱糟糟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些,“如果你能马上起床吃早餐的话,我会更爱你的。”

又轻轻吻了吻睡眼朦胧的小女巫,Natasha起身离开卧室回到厨房,吐司跳出来的时间刚刚好。前苏联特工熟练地把吐司切成薄片抹上果酱,然后歪着头想了想,把甜腻的过分的果酱抹掉一部分,抱着手臂看平底锅里的蛋液在高温下逐渐焦黄了边角,香气钻进鼻翼。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下一秒她就被拥进一个湿漉漉还带着沐浴露香味的怀抱,Wanda还滴着水的发丝扫过皮肤带着凉意。

Natasha不由得心情更好起来,转身过去反客为主把女孩圈在手臂中——Wanda只穿着件略微有些不太合身的白衬衫,刚洗过的长发随意披散着,打湿了部分布料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极好的身体曲线,搭配上刚刚睡醒面上带出的软糯,像极了粘着七彩糖霜的棉花糖,“Sweetie,这是你第几次穿错我的衣服了?”

Wanda张嘴咬住训练官递过来的吐司,闻言眨眨眼睛满脸写着无辜,含糊不清地耍赖,“倒数第9999次?”

 

 

*

 

似乎是为了尽快消耗掉那看起来遥遥无期的「倒数第9999次」,Natasha在出门试了试温度后,从衣柜里拎出自己的外套把小家伙裹了个严实。

“热。”

被‘武装’起来的Wanda试图反抗,伸手想要去解最上面的扣子,下一秒就被握住了掌心。训练官带着薄茧的手心扣紧她的手,温暖沿着皮肤攀上脖颈,连声带都沾染上燥热,Wanda轻轻咳嗽一声,顺从的被Natasha牵出门。

许是因为秋风夹杂着细雨,空无一人的街道格外静谧。

她们漫步在暮秋的巴黎,彼时青石铺就的小径被厚厚的落叶掩盖着。

可能是心灵感应者带来的细腻,Wanda对于踩踏满地的枫叶总带着不忍,只得小心地循着过往者踏过的印记缓慢前行,踩踏间发出叶脉支离的微响。

而此时落后半步的Natasha被牵着手前行,噙着笑意看女孩小心翼翼地走路,然后在Wanda突然松开手跑开的时候,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身影。

被迫少年老成的Wanda从不吝啬于对她展现心底最纯粹甚至幼稚的一面,正如此刻,小女巫跑到高高的大理石台阶上,转过身扬起灿烂的笑容,手撑在嘴边充当喇叭,“Natasha Romanoff!我—爱—你——”

突如其来被告白的Natasha站在几步远的树下,被秋雨沾湿红色短发,她遥望着高处的爱人,笑意温柔的像团软软的棉花糖,米白色围巾的一端垂在身前,衬着肤白如雪,身后是漫天枫红。

连着喊过好几遍后,Wanda弯下腰撑着膝盖略微有些喘息,看训练官迈步走近,她索性在台阶上坐下来等。

Natasha走到台阶下,张开手臂仰头望她,“要下来么?”

抬手接住扑下来的女孩,Natasha紧紧搂住她的腰后退几步,轻轻落吻在她唇间,“我也爱你,my little witch。”

 

 

*

 

看着雨势有渐大的趋势,Natasha拉着Wanda推开咖啡屋的木门。

这是她们最常去的咖啡屋,熟悉到老板望见她们都会遥遥点头致意,然后遣侍应生送两杯温水和点单来。

Natasha道了谢就低头去看那本五颜六色的饮品单,任由身边的Wanda揪了她几缕湿发擦拭,顺便在小女巫试图恶作剧的把擦干的头发绑出蝴蝶结的同时抬手拍在女孩手背上以示惩戒。

“美式和热牛奶,谢谢。”

“我也要喝咖啡!”Wanda满脸写着不乐意,严正抗议训练官还把她当小朋友。

然而Natasha完全无视她的抗议,把饮品单还给侍应生后,捉了小女巫来擦头发,“小孩子少喝咖啡。”

“我已经成年了!”

“可你还赖床。”Natasha半秒钟都不带犹豫的怼回去,从侍者手里接过牛奶握在掌心试过温度后,扭头看到撇着嘴却无法反驳的小女巫,抿起唇露出几分坏笑,“小朋友多喝牛奶会长高哦~”

“…我比你高啊喂!”

实际上并没有自己学员高的训练官笑眯眯地把牛奶推过去,“长点力气也行啊,每次那么轻易被压不觉得很丢脸么?”

“还不是因为你说卧室不许用魔法!!!”Wanda·炸毛绿眼睛猫咪·Maximoff强烈指责自家训练官不讲道理。

“这不能怪我啊Sweetie。”Natasha慢悠悠地搅拌着泛起苦香气的咖啡,端起杯子满脸无辜的笑意,“谁让你第一次就撕碎我衣服的?总不能让我每天去买身新衣服吧?”

Wanda的亲身实践无数次证明,和一个间谍,尤其是不讲道理的间谍斗嘴就等于找怼。小女巫气鼓鼓地撇着嘴,随即就被训练官揽进怀里,唇间被塞来根吸管,耳边是熟悉的温度和带着轻笑的低语,“听话把牛奶喝完,今晚主动权交给你,好不好?”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Wanda咬着那根吸管探身从桌上拿起玻璃杯,攥着Natasha的手腕塞进她手中,然后就往后靠在她臂弯间,把训练官的手拉到面前来充当吧台慢悠悠地把温度正好的牛奶吞下去。

Natasha失笑,但也顺从地任由她折腾,乖乖地给她举着玻璃杯,待到小女巫真的喝完整杯牛奶,间谍女士才凑过去在她唇角轻吻,顺便偷走些唇齿间的奶香味。

 

淅淅沥沥的细雨停下就已经是午后,待到两人踏过微湿的台阶重新回到青石板路上时,乌云散尽竟然还有了几缕阳光,果然欧洲大陆的天气和英格兰的烹饪水平一样,永远是个谜。

“阿嚏!”

几丝秋风过去,Wanda莫名地感觉有点发冷,打了个喷嚏后下意识紧了紧衣领。

Natasha已经关切地望了过来,不经意间就微蹙起眉,一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另一只手把女孩的手握在掌心暖着,还不忘抱怨几句,“整天手冷得像个雪娃娃,你就应该明天早上起床跑几公里,对你改善体质有好处。”

“但对我顺利活到早餐时间大概没什么好处。”很清楚训练官狠不下心真让自己长跑,Wanda笑盈盈地赖在她怀里拿俏皮话反驳,然后伸手拂上她的眉心,“再皱眉就变成老婆婆啦。”

难得孩子气的Natasha闻言还专门皱了皱鼻子以示反驳,拽下小女巫的指节转过去戳戳她的眉心,“本来就比你大很多,怎么?嫌弃我了?”

“当然不会。”Wanda往前跨了两步挡在Natasha身前,手臂搂紧她的脖子,凑近后像猫咪一样亲昵地蹭蹭她的鼻尖,“我亲爱的训练官哪怕变成老婆婆,也是最酷的老婆婆。我怎么会不爱你呢?”

随口的玩笑话换来女孩如此认真的回复,Natasha意外之余倒是有几分突如其来的羞涩,掩饰地摸了摸鼻子然后重新握住Wanda的手,沿着石板路慢慢往回走。

原本并不长的小路在两人慢悠悠的速度下变得格外漫长,但路总是有尽头的,迈过最后一块青石板,她们总算是踏上门前的草坪。

并没有直接回家。

Natasha被Wanda扯到草地上躺下来,被秋雨沾湿的草叶隔着衣服泛上寒意来。虽然两个人都不是很在意,但仰面躺下的Natasha还是刻意将小女巫搂入怀中。

Wanda靠在训练官胸前仰面望着,天空中飘过几朵胖乎乎的白云,看起来就是软软甜甜的模样。

突如其来的疲惫席卷上眼角,她靠在训练官怀里闭上眼睛,熟悉的温度和味道萦绕在身畔,她很快就坠入沉睡。

感觉到被抱起的时候,Wanda并没有丢弃训练官教给她的警觉,但还没等她从朦胧中抽身,耳边就传来熟悉的声线,“我在,睡吧。”

她重新沉沉睡去。

 

 

*

 

Wanda骤然侧过身剧烈地咳嗽起来,伴随着涌上喉头的腥甜和撕心裂肺的疼,她死死地攥紧手边的床单,手背都暴起青筋,白色地毯也染上星星点点的血迹。

约莫两分钟后,面色惨白的Wanda才脱力地重新躺回枕上,略喘息十几秒,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然后把外套丢到地上去掩盖那一点血星。

门外传来几声轻微的脚步声,Wanda迅速地躺回薄被里,闭上眼睛装睡。

卧室门被推开,明显放轻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几秒钟的安静后,什么东西被放在了床边的木柜上,温热的手指轻柔地捏捏Wanda的脸,“说了很多次了,装睡不要抖睫毛。”

小女巫笑着睁开眼睛,抱住训练官的腰,头枕在她腿上,不服气地嘟囔,“不公平!谁能瞒过你的眼睛啊?”

Natasha温柔地笑,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向另外一件事,“感觉你最近总是精力很差又犯困,不舒服?”

“明明是你让我睡得太晚了。”虽然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原因,Wanda还是笑着跟训练官插科打诨。

“是你在这里待得太久了,Wanda。”Natasha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着纵容她的小无赖,而是安静地垂眸轻笑,抬手揉了揉Wanda的长发,指尖落在她的唇角——那里还残留着Wanda慌乱中没有擦干净的血迹——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小女巫瞬间脸色惨白,前苏联特工也露出一丝凄然的笑意,指腹温柔地蹭了蹭她的脸颊,把女孩拥入怀抱,“回去吧。”

耳鬓厮磨间,Wanda清晰地听到身边人的低语,训练官比素日更温柔十分,一字一句都像是被微风吹近她耳畔眼角。

Wanda就在这温柔中迅速红了眼眶。

 

Wanda抬起手轻轻咬住拇指的关节,拼命压住眼睛和喉咙里的难受的酸胀,张了张嘴低下头又很快抬起,攥了拳抵在唇角清清嗓子,只感觉到渗进嘴里的水滴咸得发苦。

“Look at me,little one.”微凉的指尖轻轻托起Wanda的脸,Natasha垂眸看着她,微黄的灯光映出前苏联特工脸上的那道泪痕——从眼角到唇角,勾起清浅的笑意,“回去吧,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她们再也没有未来。

Wanda扑进Natasha怀里,死死地搂住她的腰,压抑着歇斯底里地绝望,只剩喉间破碎的呜咽。

Natasha知道,Wanda也知道,只是舍不得。

这里从来都不是现实,混沌魔法强大到足以构筑庞大而完美的虚拟世界,一切只不过是Wanda的执念和Natasha残留在灵魂宝石中的一缕残魂罢了,就像是泡沫映出的倒影,绚烂璀璨但转瞬即逝,她们从来没有机会如此彼此守望。

你看,现实永远不是童话。

混沌魔法能构筑起世间万物,唯独守不住她此生挚爱。

“…你舍得我吗?Nat?”

Wanda哽咽的几乎咬不准单词发音,只是直直的盯着面前的人,望着她的眼睛。

心底像是被狠狠地捅了刀,Natasha抬起头看着Wanda,眼眶通红,僵硬地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眼泪瞬间又夺眶而出。她猛地把Wanda又一次抱紧,死死咬住下唇也没能止住哽咽。

她怎么会舍得?怎么可能舍得?

——从此之后,她再也见不到Wanda了。

眼泪浸湿Wanda肩头的衣服,怀里的女孩不住地发着抖,沙哑的呜咽扯得Natasha心脏生疼,“…走吧,听话。”

埋头在她怀里的Wanda,抱紧她一瞬间痛哭失声。

Natasha轻轻抱着她,俯身吻她,一言不发。

 

 

*

 

Wanda知道她留不住Natasha了。

 

混沌魔法再强,她也终究只是人类躯体,对能量的承受是有限度的,长久停留在幻境中对她真实的身体会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

她早就察觉到这一点。

只是不能放手。

Natasha留下的只有那一缕残魂,那才是真正的Natasha,一旦她收回混沌魔法回到现实,残魂也将消耗殆尽。

从此之后,哪怕寻遍天上人间走过千山万水,她也再找不回她爱的那个人了。

Natasha Romanoff,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她开口轻轻唤身边人,“Nat。”

“嗯?”

Natasha偏头看过来。

“Nat。”

再一次。

“嗯哼。”

Natasha依旧应声。

“Nat。”

第三次。

“I‘m here。”

Natasha索性侧过身去吻她。

“我爱你。”

她终于要失去Natasha了。

“我也爱你。”

「我亲爱的小姑娘,请你永远平安快乐,走向一个没有我的世界」

窗外的晨曦透过窗纱,在卧室泛起些许的白光。

“训练官布置的新课题,”探身按灭床头的灯,Natasha抬手遮住Wanda的眼睛,笑得格外温柔,稍稍歪头在Wanda唇角轻吻,白得透明的手指轻轻点在她的眉心,“好好活下去。”

Natasha的温度在唇齿间淡去,但Wanda依旧闭着眼睛,直到眼泪溢出眼角,才喃喃自语的轻轻颤抖着嘴唇,“…再见。”

再也不见。

Wanda终于想起构筑这个空间的执念:最初的最初,她只是想要一个告别——让她可以真正和Natasha告别,而不是任由她孤独的留在那个陌生的星球。

她们都需要一个结局。

 

 

*

 

“Wanda!醒醒!Wanda!”

“醒了醒了!”

“你终于醒了小祖宗,你要吓死我们啊!”

“你要是出事我们怎么对得起…OK我闭嘴。”

“诶!怎么哭了?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

 

 

「训练官布置的新课题,好好活下去。」

 

抬起手轻轻拂过眉心,Wanda垂下眼睛,绿眸中一汪水色同时扬起笑涡,攥紧戴在脖颈间、原本属于Natasha的那枚项链,“Copy that,教官。”

 

 

 

 

 

 



 

 

 

*梗源幻红剧那个怎么看都诡异到爆炸的概念海报

*就是故意在月饼节撒玻璃渣的~~

*备注放最后就是要猝不及防的捅刀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