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捕捉一只岁岁酱

3221浏览    95参与
是岁岁也是一舟

【良堂】打火机(二)

一直掉粉怎么回事?!晚安了各位

别上升,重度ooc

正文:

在那次活动后,孟鹤堂连着三天没见周九良,虽说那日心被伤着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孟先生,吃饭了。”李妈压着嗓子,生怕吓着孟鹤堂。

孟鹤堂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走向餐桌。坐在椅子上半天不动筷,“可是今天的不合胃口?”

孟鹤堂摇摇头,看向周九良吃饭的位置,意味明显。

“少爷出差了,具体多久也没个信儿。”李妈也不是傻子,自是看得通透。

得,李妈都比他这个枕边人更了解他。孟鹤堂心里难受,夹着土豆往嘴里送。

“孟先生,您二位怎么了?”

孟鹤堂摇摇头,苦笑。

李妈也不顺着他的意结束,“不是我李妈话多,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

一直掉粉怎么回事?!晚安了各位

别上升,重度ooc


正文:

在那次活动后,孟鹤堂连着三天没见周九良,虽说那日心被伤着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孟先生,吃饭了。”李妈压着嗓子,生怕吓着孟鹤堂。

孟鹤堂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走向餐桌。坐在椅子上半天不动筷,“可是今天的不合胃口?”

孟鹤堂摇摇头,看向周九良吃饭的位置,意味明显。

“少爷出差了,具体多久也没个信儿。”李妈也不是傻子,自是看得通透。

得,李妈都比他这个枕边人更了解他。孟鹤堂心里难受,夹着土豆往嘴里送。

“孟先生,您二位怎么了?”

孟鹤堂摇摇头,苦笑。

李妈也不顺着他的意结束,“不是我李妈话多,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少爷已经很久没这样了,您二位要有什么矛盾可得早些化解。少爷闷,什么话都不肯吐露出来,可心里通透着呢。”

话听进去了,心里也发酸。

平时最爱吃的土豆也不好吃了,苦的。不知道是李妈的厨艺倒退了,还是从心里苦到味蕾去了。

随便扒拉两口就饱了,没什么食欲。

















“孟哥,小姑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略带哭腔的女声。

“不是说情况好转了吗!?”孟鹤堂脑子一片空白,眼泪争先恐后都从眼眶里跑出。

孟晓晓的哭腔越来越明显,“医生说是回光返照,小姑现处于昏迷状态,如果叫不醒脑组织就会死亡。”

孟鹤堂抓着钥匙就往车库跑,泪水流过脸颊。最近的事太多了,他根本顾不上,先是感情受挫,再是母亲命悬一线,他真的太累了……太累了。


















“孟哥……”孟晓晓试图安慰奔波良久孟鹤堂。

孟鹤堂坐在病床前抚摸母亲的手,“妈,我不是说等我有钱了就带你们去度假吗?你醒来好不好……醒来了我们立马就去……”

孟晓晓也是个懂事的人,看这情景就悄悄的带上门去。

你无法安慰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毕竟他太懂了 所有安慰他都会在心里反驳。

“妈,你不是说你想去天安门看升旗仪式吗?等你醒过来了我们就去好不好?”

“妈,我还有个明星梦要和你一块儿做呢,没了你我着明星梦怕也是飘渺虚无的了……”

“妈,辉儿哥不要我了,你别再丢下我了好不好?我就剩你们了……”

……

















哭够了,声音也有些嘶哑,眼睛不住的疼。孟鹤堂揉揉发红的眼睛,翻了翻手机,没有一条信息,“唉,已经混到这般田地了吗?”

孟鹤堂人际广,联系人里少说也得上百,盯着周九良的电话号码出神,手一差就点了下去。

电话的彩铃响起,孟鹤堂这才缓过神来,想挂断电话,手悬在半空,终是垂下去。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待。

嘟嘟声每响一声,孟鹤堂的心就颤一下。

“还是…没接啊……”

“…是没听到……吧?”

找了无数的借口欺骗自己,却还是只剩下了叹息声。

是岁岁也是一舟
高老师怎么看都不像师叔,怼怼是...

高老师怎么看都不像师叔,怼怼是贴了保鲜膜了吧???

实名想看怼怼叫高老师小师叔

高老师怎么看都不像师叔,怼怼是贴了保鲜膜了吧???

实名想看怼怼叫高老师小师叔

是岁岁也是一舟

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在

不打单人tag了

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在


不打单人tag了

是岁岁也是一舟

南京德云社的后墙……都是民国老建筑被画成这样……

若非德云太有趣,谁与憨逼同粉籍

#感谢最右“Echo♀”的授权#

南京德云社的后墙……都是民国老建筑被画成这样……


若非德云太有趣,谁与憨逼同粉籍


#感谢最右“Echo♀”的授权#

是岁岁也是一舟

【良堂】打火机(一)


别上升,重度ooc不喜左转

正文:

孟鹤堂闻不了烟味,一听那客厅里传来打火机的声音,就急急忙忙出来制止:“不许抽烟!”

年轻人爱烟,周九良是嗜烟,按孟鹤堂的话来说,他上辈子本是不抽烟的,这辈子尝到了烟的好,想把上辈子没抽的都补回来。

周九良一挑眉,继续点着手里的烟。

“注意身份。”四个字,足以把孟鹤堂没说出来的话堵回去。

“是啊,您是金主,我怎么敢管呢?”孟鹤堂自嘲的笑笑,满是苦意。

周九良想反驳什么,又憋回去了。

“我以为你对我好是因为喜欢我呢,我以为……”孟鹤堂感极而悲。

周九良呼出一口烟,满是玩味。

“我明白了。”转身回房,把门摔的不轻。

孟鹤堂也是个可怜人,小...


别上升,重度ooc不喜左转

正文:




孟鹤堂闻不了烟味,一听那客厅里传来打火机的声音,就急急忙忙出来制止:“不许抽烟!”




年轻人爱烟,周九良是嗜烟,按孟鹤堂的话来说,他上辈子本是不抽烟的,这辈子尝到了烟的好,想把上辈子没抽的都补回来。



周九良一挑眉,继续点着手里的烟。



“注意身份。”四个字,足以把孟鹤堂没说出来的话堵回去。



“是啊,您是金主,我怎么敢管呢?”孟鹤堂自嘲的笑笑,满是苦意。



周九良想反驳什么,又憋回去了。



“我以为你对我好是因为喜欢我呢,我以为……”孟鹤堂感极而悲。



周九良呼出一口烟,满是玩味。



“我明白了。”转身回房,把门摔的不轻。
















孟鹤堂也是个可怜人,小时候家里穷,没办法供他上大学,在初中的时候就辍学打工,比较幸运的是这张脸被星探发现,结束了他的小时工工作。



辍学原因不止有家里没钱,孟鹤堂患有阅读障碍症,书是读不下去的,只能出来做些零工贴补家用。















“心~在一起~”孟鹤堂的铃声是他和周九良一起发表的《一起》,有些自嘲,“身份摆在那儿呢。”




是经纪人柒哥,孟鹤堂叹一口气,接听了电话。



“柒哥什么事儿啊?”语气雀跃。



柒哥翻了翻公文包,“是这么着,有个剧本我想签下来,大概就是什么古装剧,情情爱爱的小年轻喜欢。”



孟鹤堂顿了顿,有些小伤感,“柒哥,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嗐,管他呢,跟你家周总吹吹枕边风这投资就下来了,人家缺投资,我们缺机会,互补嘛~”柒哥想事情周到。



枕边风吗?哦,差点忘了,他要的就是解决xing//欲的工具而已,我……只是刚符合吧……



“再说吧。”没等柒哥回话,孟鹤堂就挂了电话。



心,一下子好疼呢。























是雇佣关系吧,孟鹤堂想了一晚上,才得出这个结论。



顶着个黑眼圈去出席活动的孟鹤堂算是比较亮眼了,在众明星中就显得气色不是那么的好,化妆也掩盖不了疲倦。



柒哥恨铁不成钢,“嗨哟我的小祖宗唉,你这样可怎么上台啊?昨天周总怎么不知道节制点呢……”



孟鹤堂笑笑,关于自己和周九良的传言他从来都不想解释。



柒哥当他是默认了,也无奈,谁让周九良是老板呢,听老板的话有饭吃。



“困吗?”栾云平在旁边化妆,孟鹤堂点点头。



“当公众人物这么久了,肯定很累吧。”孟鹤堂先是点点头,而又摇摇头,这工作可比零工强多了。



孟鹤堂闭目养神,“我爸妈最近怎么样?”



栾云平叹口气,“小辉的妹妹说伯母的状况还是很糟,虽然转去了大医院,但治疗还是跟不上。伯父现在不去工地了,怕有损你的面子,整日在医院照料伯母。”



“这钱是挣到了,但陪伴家人的时间就少了。”柒哥说这句话后,谁都没接话,没资格。















这次活动算是粉丝见面会,上部电视剧收视率很高,孟鹤堂用呆萌的小奶狗形象也圈了不少粉。



音乐在播放,孟鹤堂带着沉重的心情出席,嘴角的笑也有些牵强,还缺了眼睛里的光。



耳返里传来柒哥的声音,“别走神,好好笑,不然这颜值可浪费了。”



孟鹤堂眼里的光忽而恢复,笑如春风。可这笑还是没打动刚入场的周九良,周九良笑意盈盈的走来。



孟鹤堂的心跳的很快,再一步,再一步就到我这边了。



紧闭眼心里默默数到3……2……1……



再张开眼,周九良和他擦肩而过,走向了张九龄,这次的主演。



孟鹤堂愣了,柒哥也愣了,作为经纪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孟鹤堂,别管他,自己走。”走是向前走了,不过状态又比刚才差了。



栾云平见前面的人落单,又加快步伐往前去,笑意藏不住。



“久等了。”栾云平用记者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柒哥拍案叫绝。



说这栾云平情商高是真的,完完全全把前面的一系列举动解释清楚了。



“来了就好。”依是不在状态,脑子里回放着刚才周九良走向张九龄的片段。



两人并肩前行,这红毯倒也算是了了栾云平的愿了。

















这红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好就到了舞台中央,两人齐鞠躬,走向角落的座位。




两人不张扬,不跋扈,倒也是应了部分观众的胃口,有些较为疯狂的还拍了照上传到微博,发表关于两人的同人著作。



开始还有些忌惮,后来就形成“反正不是第一次了,磕他丫的”的心理。



出席前孟鹤堂手机都会被没收,所以也没得个消遣的。


“你有手机吗?”



栾云平一愣,拿出手机递给他,孟鹤堂轻车熟路的指纹解锁,打开了微博,看看今天的舆论变成什么。



#周九良   张九龄#     上了热搜榜,孟鹤堂心里一紧。



“人这种生物真奇怪。”




“怎么着?”



“偏要明白自己是某人心里最特殊的那一个才肯罢休。”



栾云平自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















手指在电话上滑动,又看见什么稀奇的东西,忙叫栾云平看。



“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想的,太可乐了。”看见周九良鬼畜视频,孟鹤堂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栾云平也被逗乐了。



周九良在另一个角落里瞧着两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柒哥拍拍周总的背,“明明是喜欢,怎么就不敢承认呢?”周九良没作声。



是喜欢的吧。



“之前丢下你的是孟祥辉,别把这个情绪转移到孟鹤堂身上,虽然两个人很像,但别相提并论,他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这点你自己最清楚。”柒哥是周九良多年好友,手底下不知道带红过多少艺人。



说实话,开始看中孟鹤堂是因为他长得像他的初恋孟祥辉,后来才晓得两人是同姓氏。



“我……喜欢吗?”周九良发问,柒哥叹口气,“如果孟祥辉和孟鹤堂掉水里了你救谁?”



周九良没说话,“选不出是吧?那这样,我这有一颗硬币,正门是孟鹤堂,反面是孟祥辉,投到谁就跟谁在一起。”




柒哥把硬币弹起来,手巴掌再接住硬币。



“你心里已经有结果了。”



周九良一愣,随即辩解:“我只是喜欢他的身体,我心里想的还是祥辉。”



柒哥语重心长,“我只是不想看到孟鹤堂那傻小子变成孟祥辉,你看看孟鹤堂的状态就明白了。”说完就走向

后台。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周九良听不出。再看向孟鹤堂,的确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劲。




“祥辉的死…是我造成的吗?”

是岁岁也是一舟

秦霄贤200万粉福利

我可以!!!!

秦霄贤200万粉福利

我可以!!!!

是岁岁也是一舟

周九良从17岁到25岁的小总结

#感谢微博“倩倩文文qqww”太太的授权#

周九良从17岁到25岁的小总结

#感谢微博“倩倩文文qqww”太太的授权#

是岁岁也是一舟

【良堂】不言(四)

别上升


早上好各位☀


正文:


如果这以后有了孩子,定不能住在总部。


孟鹤堂想着去看看房子,八个人的讨论结果很常规,无非就是在医院旁边,是学区房,还得有停车场,离购物中心也得近。这些都是为了孟鹤堂的生活更方便。


这些要求也算是苛刻的了,栾云平把这事儿交给了尚九熙。


即使是在巴黎,孟鹤堂也闲不下来,时不时去总部走走,去街上看看,美名其曰对孩子发育有帮助。


一提到对孩子好啊,这几个人就同意了,孟鹤堂瞬间觉得他们只是喜欢他的孩子,对最热情的大林就是一顿吐槽,大林委委屈屈,陶阳就会出来护大林哥哥了。


行呗,这也是个好事儿。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多...

别上升


早上好各位☀



正文:












如果这以后有了孩子,定不能住在总部。





孟鹤堂想着去看看房子,八个人的讨论结果很常规,无非就是在医院旁边,是学区房,还得有停车场,离购物中心也得近。这些都是为了孟鹤堂的生活更方便。





这些要求也算是苛刻的了,栾云平把这事儿交给了尚九熙。






即使是在巴黎,孟鹤堂也闲不下来,时不时去总部走走,去街上看看,美名其曰对孩子发育有帮助。





一提到对孩子好啊,这几个人就同意了,孟鹤堂瞬间觉得他们只是喜欢他的孩子,对最热情的大林就是一顿吐槽,大林委委屈屈,陶阳就会出来护大林哥哥了。





行呗,这也是个好事儿。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多月,尚九熙才把房子找好,时间太仓促来不及翻新,只能将就着住。





上个户主是一对夫夫,孩子考上重点大学就寻思着把房子卖了凑凑钱跟着孩子陪读。





孟鹤堂看了看墙上的墙贴,“高考倒计时【000】”。亲亲抚摸微隆的小腹,孩子三个月了,孟鹤堂也有些不方便,孕吐什么的通通来了。





过来参观的大林嬉笑道:“孟哥,这孩子可来得好啊,一下子就让我们八个人团聚了。”





孟鹤堂没再说话,陶阳用手肘轻轻碰了下大林,小声说道:“周九良。”,大林这才想起周九良这号人物,嘟囔着:“也不知那周九良有什么好的,把我们孟哥弄得鬼迷心窍的。”






“大林……”孟鹤堂见不得别人说周九良,大林依着怀有身孕的孟鹤堂,“好了好了,我以后不说这个了还不行吗。”




























郭麒麟自知孟鹤堂没问自己索要解药,那孟鹤堂要怎么做郭麒麟是最清楚的。





他们七个人没有一个对这周九良满意,只有孟鹤堂像着了魔似的,认定这个周九良了。




论财力吧,栾云平不输;论文化吧,栾云平也不输;论认识的时间吧,这栾云平也不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周九良就偏偏赢了孟哥的心。





私下里烧饼背着栾云平和孟鹤堂组建了个小群聊“栾堂按头小分队”,里面除烧饼外还有五个人,曹鹤阳、大林、陶阳、张九龄、王九龙。






这按头小分队是有,栾云平头也伸过来了,可惜孟鹤堂就是不愿意啊,一个劲儿的出任务,结果现在好了,碰到了周九良。





栾云平知道,自从孟鹤堂遇到了周九良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彻头彻尾的输了,但他仍在等孟鹤堂。





八个人中有了三对cp,这最后一对没成也是他们的遗憾。





按头小分队从未解散!

































待人散去,孟鹤堂躺在大床上深思,到底要不要打电话给周九良,见他最后一面,不然以后再见周九良可认不得他了,药效快生效了。





犹豫再三还是把视频电话拨了出去。





“我说孟哥,这可都一个月了,虽说你几乎每天都跟我视频,可这说好的三五天哪儿去了?”周九良视频中的背景是在办公室,手上还拿着一支笔在批改文件呢。





“多玩会儿没啥。”顿了会儿又说道:“怎么跟我视频电话还在批改文件呢,看腻我了?”语气有些调侃。





这可把周九良吓得哦,忙放下笔,解释道:“这不是怕你回来了我陪不了你嘛。我说你啊,赶紧回来,去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想我。”






得,句句离不开回家。孟鹤堂轻笑。





“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周九良一愣,随即笑道:“说实话我还真没考虑过,我不太喜欢小孩儿,也不希望你经历生小孩儿这个过程……”话没说完视频电话就挂了去。





又轻声把话说完,“因为我不想让你为了一个小屁孩儿冒险。”





怕孟鹤堂误会,正想发信息澄清自己的清白,却又停下了手。





“算了吧,等他气消了再说吧。”


是岁岁也是一舟

【良堂】不言(三)

“宝宝,给你一颗糖!”孟鹤堂扬着手上的小糖果,兴高采烈的说着。

周九良叹气一声,“孟哥,又想出去玩了?”嘴上有些不乐意,却还是把糖果的外壳剥开,含在嘴里让它慢慢融化。

“多久走啊,我好抽时间送送你,你去玩我可从来都没送你去机场啊。”周九良抬手戳戳孟鹤堂的肩。

孟鹤堂哈哈一笑,抱住周九良的手臂,一本正经的打马虎眼儿,“明天中午走,不用送啦,不出意外的话后天就可以回来。”

为什么孟鹤堂要瞒着周九良呢?因为ck是国际组织,里面的人员均不可透露身份,以防仇家找上门来。虽然孟鹤堂信任周九良,但组织上不信任,说观察观察。

“吃过饭就早睡吧。”

第二天下午五点过十分,孟鹤堂进了包厢两人就已经在那...

“宝宝,给你一颗糖!”孟鹤堂扬着手上的小糖果,兴高采烈的说着。

周九良叹气一声,“孟哥,又想出去玩了?”嘴上有些不乐意,却还是把糖果的外壳剥开,含在嘴里让它慢慢融化。

“多久走啊,我好抽时间送送你,你去玩我可从来都没送你去机场啊。”周九良抬手戳戳孟鹤堂的肩。

孟鹤堂哈哈一笑,抱住周九良的手臂,一本正经的打马虎眼儿,“明天中午走,不用送啦,不出意外的话后天就可以回来。”

为什么孟鹤堂要瞒着周九良呢?因为ck是国际组织,里面的人员均不可透露身份,以防仇家找上门来。虽然孟鹤堂信任周九良,但组织上不信任,说观察观察。

“吃过饭就早睡吧。”

第二天下午五点过十分,孟鹤堂进了包厢两人就已经在那儿等了,“我说从不迟到的孟哥唉,我们这都晚了十分钟了,您这可真够意思的。”大林开始损人了。

孟鹤堂打开电脑输入了些什么,“有人跟踪我,被我甩了。”陶阳欠过身去看,发现他在查附近的车辆。

“是宋雪派的人。”陶阳说这句话是陈述句。

敲键盘的手突然一顿,似乎是找到了答案,“嗯,是她。”

大林感到气氛有微妙的变化,“先去办李咏,还是把宋雪干一顿?”

孟鹤堂深吸一口气,“先完成任务吧,你们也能早些回总部,就怕这李咏牵扯太深。”

这句话让陶阳一愣,对啊,他们并没有查李咏的底,只是了解了他本人而已。

又是一阵沉默,打破这气氛的人仍是大林,“管他呢,再深能有我ck深?”

感到些许压力的三人也不耐了,孟鹤堂发话了:“先办了他再说,李咏等的了周九良可等不了。”

“呦呦呦,这才出来多久啊,就想你家九良想得不得了,要是去一趟总部,那泪可不得天天的流啊?”大林也好调侃人。

孟鹤堂噗呲一笑,“还好意思说我呢你,瞧瞧你俩,回回任务都要分在一起。”

大林也心虚,“我,我这不是需要人配合嘛。”

“哦?是吗?我可听栾哥说了啊,你俩当初来ck的条件是一起执行任务。”孟鹤堂倒也反调侃他俩。

陶阳见大林脸红,开始护犊子了,“来这儿可不是叙旧的啊。”

一个白眼翻上天,“您瞧瞧您瞧瞧,要是把这一幕拍到栾哥他们那去,你们可要被饼哥他们笑成啥样。”

天聊完了,该去办正事儿了。

孟鹤堂看看手表,已然是八点多了。

“我上,丸子在后头狙击备战,大林接应,有情况记得联系。”孟鹤堂三人在别墅后山讨论计划。

剩下两人一点头,孟鹤堂从后山翻上李咏卧室二楼。

说这李咏是有钱人也不为过,大晚上还有保镖在别墅前守着。

孟鹤堂进了房间,发现这房间挺大,床上还有两人在翻滚。

李咏听到声响翻过身来,身下的人儿也坐起来,这才发现身下的人是宋雪。宋雪见了孟鹤堂一惊,随即大叫。

房间隔音好,大叫房外的人都听不见。

李咏从抽屉拿出一把手枪,宋雪也从另一个抽屉拿出刀。两人赤luo着双面夹击,孟鹤堂许久没练的身手也有些生疏。

挨了宋雪一刀,险些被两人毙命就跳窗逃跑,保镖也被惊动。

陶阳一枪正中李咏心脏,李咏倒下,宋雪躲在墙边不敢动。陶阳低骂一声,也只好带着大林接应孟鹤堂。

三人身手了得,联手让十几个保镖当场死亡。

有个成了漏网之鱼,转身就向大林开了一枪,陶阳一见自己媳妇有危险,侧身一挡就跌入大林怀里。孟鹤堂见他险些跑走,一枪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两人带着负伤的陶阳回了桃林两人的家。

孟鹤堂开着车手有些颤抖,“大林,丸子没事吧?”郭麒麟作为ck医术担当,在后座给陶阳止血。

虽然没有回应孟鹤堂的话,但孟鹤堂也没再问。这时候有郭麒麟在,放心。

到了桃林两人的住所,孟鹤堂和大林合力把陶阳抬入手术室。没错,是手术室,郭麒麟的专属手术室。

期间孟鹤堂瞧瞧的瞟了一眼陶阳,看来伤口已经止血了。

大林在抢救自己心尖上的人,难免手会抖,孟鹤堂在一旁为大林递工具。

手术结束,陶阳胸口的子弹取出。但不幸的是孟鹤堂也昏迷,宋雪的刀上有毒。

郭麒麟端详着伤口,不久就得出结果。

大林心里发懵:“是道。”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苦心专研的毒药,居然会让自己的兄弟中招。

“道”是郭麒麟研发的一种毒药,但大林没预料到会中这种毒,也没带解药。

大林情绪复杂,随即打电话给身在总部的栾云平。

“栾队,任务成功。阿陶中弹处理完了,孟哥中了道,你赶快带解药来找我们。”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现在只能临时做出缓解的药,制作解药的时间很长,足足得三个小时,而现在材料又不齐全,他赌不起。

又是一阵忙碌,才把缓解的药做出来。

轻轻敷在孟鹤堂伤口表面,就连手都是抖的,“拜托了孟哥,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陶阳的咳嗽声响起,郭麒麟都快哭了,“阿陶,我对不起孟哥,我对不起孟哥……”

“怎么了?”陶阳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也给了郭麒麟一些安全感。

“孟哥中了道。”

陶阳自知道是什么,想起身胸口又是一阵疼痛,咬咬牙,道:“没事,我在。”

有我在你身边,别担心。

不知等了多久,孟鹤堂的唇发白,大林急忙用中医方法给他把脉。

第一次大林眉头紧锁,陶阳以为孟鹤堂有危险。又接着把了第二次,大林有些不可置信:“孟哥…这是有了。”

陶阳眼睛睁大,他不怀疑郭麒麟的医术,但还是有些惊讶。

栾云平终于来了,带了大包小包的瓶瓶罐罐。“我忘了哪个是解药,索性全给带来了,大林赶紧找找。”

郭麒麟跑去查看,不久就找到了那可以救孟哥命的瓶子。心里一喜,道:“没错,是它!”

看着孟鹤堂的唇色发白,栾云平有些心疼,自己守护了那么久的人,居然被一种毒给折磨成这个样子。

给昏迷中的孟鹤堂上了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栾云平作为总指挥员,威信还是有的。

大林拽拽衣角,“阿陶是为我挡枪……”陶阳摸摸他的头,“这不怪你。”

栾云平眼神有些变化,“谁伤的他?”他们自是知道栾云平口中的“他”是谁。

“宋雪乘着孟哥没注意就划了一刀。”陶阳的狙击枪可以看得见卧室里面的状况。

“宋雪?又是她。”栾云平有些微怒。

大林干脆把孟鹤堂的事情告诉栾队,“孟哥…他有了,大概一个多月了。”

栾云平有些惊,作为ck总指挥官,也迅速接受事实。

下定决心后,说了一句:“带他回总部去吧,他不会希望这件事被周九良知道的,这边是周九良的地盘。”栾云平考虑的还算周全。












孟鹤堂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想抬手伸个懒腰却发现胳膊疼得出奇。作为指挥官,第一反应是观察四周。而后又轻舒一口气,“是总部。”

穿上鞋子走向楼下,ck指挥官已经全部到齐了,就差他一个了。

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早。

栾云平也不打算隐瞒,“我在这里说个事,小孟坐下来挺好。”

“小孟有了,一个多月了。小孟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比较闹腾的烧饼就开始感叹了,“孟儿,行啊。但这孩子得认我做干爹。”

大林举手,有些兴奋:“我也要!”

“我也要。”张九龄不甘示弱的举手。

孟鹤堂这才回过神来,“这孩子我打算生下来,但不想让周九良知道,他现在真的不适合有孩子,这会是他的负担。”

画风一转,“我放话了啊,你们谁敢不当干爹干妈试试看!”

这句话倒是让在座的开心了。

曹鹤阳的想得最为周到,“但是你可想好了在哪儿生养这个孩子。”

“害,就在这巴黎他不香吗?全都是干爹干妈护着,还怕有什么闪失不成?”烧饼倒不想那么多,阖家欢乐最为重要嘛。

“好。”孟鹤堂应道。














孟鹤堂挺感动的,他自从有意识开始,就是他们几个人在一起。那时候的孤儿院穷,没饭吃,几个人就偷偷摸摸的去厨房偷东西吃。

后来他们陆续被领养,八个人就剩下了烧饼,栾云平,孟鹤堂三个人。

那天的食物最少,最小的烧饼开始哭闹,“栾哥,我好饿。”

院长阿姨说没钱了,吃不起东西,每天的食物脸填饱肚子都很难。阿姨经常把自己的食物分给这些可怜的小人儿,偷偷地擦拭她的眼泪。

其实栾云平偷偷攒了点,烧饼哭喊着饿,也只是这点馒头能补充点能量。

那天晚上三个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孟鹤堂有些感慨,眼眶里泛起泪花。

烧饼倒是个喜人的主儿,“咋了这是?孩子背景强大还不好吗?但是我得跟你商量个事儿,你这孩子要是是个女孩儿的话……能不能跟我家烧卖撮合撮合?”

“想都别想!我倡导婚姻自由!”孟鹤堂一口回绝,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成为包办婚姻。

烧饼瘪瘪嘴,看起来有些委屈。

“以前我们八个人那是要多苦有多苦啊,瞧瞧现在,吃穿不愁还能挥霍挥霍钱。”孟鹤堂感叹道。

“这是我们自己奋斗出来的。”栾云平有些小骄傲。

张九龄拉着王九龙转身就走,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你去哪儿啊龄儿!”

张九龄咬咬牙,恨恨的说道:“造人!”

众人的目光转向栾云平,栾云平感觉不自在,“怎么了?”陶阳嘿嘿一笑,“栾队,可就你没对象了啊。”

栾云平尴尬的咳咳了两声,“这不急,我长这样儿追我的人可都排着号呢。”













巴黎是夜,孟鹤堂打开手机,壁纸是他和周九良的合照,心里一颤。

翻开微信,拨打视频电话。

对方是秒接,“孟哥,你这会儿才想我啊?我可都等你电话一天了。”周九良扁嘴,看起来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孟鹤堂一笑,“说得好像你不忙似的,我想着晚上你肯定有空闲时间,这才打电话过来。 ”

“你在那边挺好吗?”

“挺好的,这边的人都很热情。”孟鹤堂答道。

周九良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孟鹤堂心里叹了口气,该来的迟早要来,长痛不如短痛。

刚想开口却又不忍,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反正他没有解药,药效一到他就会忘了我的。”孟鹤堂心里这样想。

“我们这快两点了,该睡了。”孟鹤堂不舍。

周九良哈哈一笑,“我们这儿八点,睡了也不早。”

“别想我了,拜拜。”孟鹤堂没说再见,他不确定他们之间还能再相见。

“不想是不可能的,这又不是我主动的。晚安了我的宝贝。”周九良还油腔滑调的。

孟鹤堂一闭眼,按了挂断键。

心里默念,“真的别想我,不值得。”

是岁岁也是一舟

【群向】不思量,自难忘

别上升,现实向,ooc

激情速打,把初稿发出来了,不想改

666粉感谢

正文:

如果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还好,但他们就偏偏是公众人物。

刚开始说相声也没那么拘谨,带色彩的话语满天飞也无所谓。后来德云社一夜爆红,有的人看着眼红啊,想着把德云社搞垮,所以他们的言行举止也得多加注意了。

以前做过的没办法弥补,现在怎么样就看你怎么做了。

其实同性恋在德云社来说还是挺多的,但是都一对一对的没了。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慢慢地红了,进入更多人的视野,一举一动都关乎着自己的未来。

1.祥林

先说说郭麒麟阎鹤祥这一对吧,双双在玫瑰园跪了三天,足足三天都没有进食。

阎鹤祥身体比郭麒麟好,耐操。亲儿子...

别上升,现实向,ooc

激情速打,把初稿发出来了,不想改

666粉感谢

正文:

如果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还好,但他们就偏偏是公众人物。

刚开始说相声也没那么拘谨,带色彩的话语满天飞也无所谓。后来德云社一夜爆红,有的人看着眼红啊,想着把德云社搞垮,所以他们的言行举止也得多加注意了。

以前做过的没办法弥补,现在怎么样就看你怎么做了。

其实同性恋在德云社来说还是挺多的,但是都一对一对的没了。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慢慢地红了,进入更多人的视野,一举一动都关乎着自己的未来。







1.祥林

先说说郭麒麟阎鹤祥这一对吧,双双在玫瑰园跪了三天,足足三天都没有进食。

阎鹤祥身体比郭麒麟好,耐操。亲儿子郭麒麟晕倒,郭德纲都未露面。不是不在家,是怕,怕自己心一软就给俩还在放生了。

郭麒麟昏倒,阎鹤祥是最愧疚的,为郭麒麟整顿好就收拾行李踏上了旅途。

除了一句话,其他什么也没留下。

“大林找个好姑娘结婚,我不想耽误你。”

三天改变心意,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

也不能说是有人变了心,都还是爱的,阎鹤祥为的就是不愿看到郭麒麟再为他受苦。

阎鹤祥没想到,他这么做,郭麒麟会更苦。

后来的郭麒麟也消沉了一阵,足不出户,整日在房里喝得烂醉。

谁劝都被赶出来,身强体壮的不愿出来,郭麒麟就把酒瓶子砸碎,拿小玻璃块放在自己脖子边威胁。想活着难,想死简单,谁也拦不住。

让郭麒麟释怀的也不是别人,还是阎鹤祥。郭麒麟的喜怒哀乐都与阎鹤祥有关,但是这次的悲可能就是他和阎鹤祥最后一次接触机会了。

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

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出来的时候郭麒麟眼睛的红的,不用说,哭过了。一向沉稳的老阎也哭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郭麒麟释怀了,但两人却没有在一起,但碰上眼神时,我觉得他们还是爱的,不是爱过。

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相爱的两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3.鸾凤和鸣(高栾)

高峰和栾云平的关系就更奇妙了,有时像情侣一样打打闹闹,恩爱得腻死个人;有时又像个小仇家,不仅刨亲搭档的活,而且还堵话,引起台下一阵又一阵的哄闹。

其实栾云平是知道高峰有对象,但就像不知道一样,和往常一般。后来好像是高老师的对象有些意见,两人就拘谨些了。

还记得那天栾师兄发了条微博,“你在这样我就要反击了!”配图是九宫格的“高峰捏栾图”。

高峰见他说这话就不乐意了,转发微博强占理去,“我这就是在反击!”

郭麒麟也是个明白人,拍手笑得不能自已,还在底下评论了个:“秀恩爱。”又想到什么,想撤回去,没想到这又看见一条回复:“老夫老妻秀个屁。”【具体可以看我合集《视频和图》】

这句话就是高峰和高嫂吵架的引火线,高嫂说这两人关系就是有问题,无论高峰怎么解释就是不听,还一定要让高峰约他出来谈谈。

那时候高嫂还是个爱吃醋的小姑娘,但凡丈夫周围露出一丁点不对劲就提高警惕,哪怕那是个男人。

栾云平受到高峰的信息也不慌张,笑笑就回了个好,准备明天要穿的衣服,盛装出席嫂子见面会。

高嫂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第二天见栾云平的时候也是笑着的,两人还唠了些家常才到主题。

“虽然嫂子我知道你们这开玩笑呢,但以后可别再有这种让人想歪的事了。”讲得很清楚了,言下之意就是——工作的事情我不管,但我才是他的夫人。给了个栾云平下马威。

这相声演员栾云平也不是吃素的,“观众爱看什么,我们就演什么。”高嫂的笑容僵了僵,这栾云平就是拿公事压她,可她就是过不去这里。

高峰见夫人不开心,连忙说讨好夫人的话:“老婆,我就说吧,我们就是同事。”

栾云平搅拌咖啡的手一顿,错愕的看向他。“只是……同事吗?”这句话说得及其小声,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

原来文章里写的是真的,心里不痛快是可以引泪的。

那就……只是同事吧。也只能是同事。







3.南甜

相对上面两对来说,南甜算是幸运的了。没有单恋,也没有舍弃。

张九南其实是个细腻的人,有樊霄堂在等场合会第一时间顾到樊霄堂的情绪。

樊霄堂不开心了?逗!

樊霄堂被嘲笑了?怼!

樊霄堂被欺负了?干!

关于樊霄堂,张九南从来不怂,除了表白。

表面上张九南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他怼天怼地怼空气,就是不怼他的甜甜,不为什么,他的甜甜是他的心头宠,怎么可能会用对待别人的方法去对待他呢?

别看张九南那么糙,表白却还是樊霄堂主动的。

那天爷儿们被甜甜叫去家里,说是对活,俩人搭档次数也挺多,都是张九南带着樊霄堂。

爷们儿这人傻啊,被叫去了还跟九成哼哼,说宝贝儿找他,那表情乐得出花儿来呦。

别看高九成张九南俩人是搭档,其实背地里却扛着南甜大旗呢!

张九南人情世故经历得多了,什么事考虑得都比较周到。就唯独在感情这件事上比较冲动,看到甜甜那委委屈屈的表情就不行了。

“那就在一起呗,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就算少块肉又不是不能吃回来。”张九南是这样回答的。

“猪肉涨价了,你这块肉可以让我拿去卖吗?”相声演员樊霄堂是这样说的。

“不可以。”





4.良堂,于郭

孟鹤堂周九良两人认识还是靠缘分。

有了郭麒麟这个前车之鉴,孟鹤堂和周九良足足有了近半年的地下恋。

后来啊,孟鹤堂俩人憋不住了,说着一定要告诉师父。

“师父,我想跟九良在一起。”孟鹤堂拉着周九良的手满脸坚定。

周九良的手抓得很紧,十六七岁的人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

良久郭德纲都没说话,周九良张开嘴:“师父,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于谦打断了,“那就在一起吧。”

那就在一起吧,一直…在一起吧。

郭德纲自是知道,他们所说的在一起不只是在一起做搭档,还有感情上的在一起。“谦儿哥——”明显有些不情愿。

“孩子的事情让孩子自己处理吧,现在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我们那个时候不能在一起,那就让孩子们好好活着,好好在一起吧。

这俩人得到确切答案还有些惊讶,“可以……吗?”

郭德纲长叹一声,想到往事,仰望天花板怕这泪花被谦儿哥见着了。“可以。”

两人十分幸运,在于谦和郭德纲两人看开的时候公开恋情。

再后来啊,两人出了一首歌,歌名是《一起》,变相来说算是干爹于谦取的。

“那就在一起吧。”嗯,在一起吧。一起,走下去。


是岁岁也是一舟

两位官宣了,要99哦

这是p的,私心打了那么多tag

红心小蓝手走一走(?)

感谢最右APP“白白嫩嫩张九龄”的授权

别随便转,要转自己找人授权去(嚣张)

两位官宣了,要99哦

这是p的,私心打了那么多tag

红心小蓝手走一走(?)

感谢最右APP“白白嫩嫩张九龄”的授权

别随便转,要转自己找人授权去(嚣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