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排球少年

145.7万浏览    26716参与
焼肉定食
虽然迟到,聊表心意。 木兔大天...

虽然迟到,聊表心意。

木兔大天使生日快乐啦。

虽然迟到,聊表心意。

木兔大天使生日快乐啦。

nothing无序

😭肝完了!还好赶上了!
兔兔生日快乐鸭!我爱这个大可爱!
时间稍赶,细节还没做完😭早上惊醒想起今天是木兔可爱的生日,军训杀我!

😭肝完了!还好赶上了!
兔兔生日快乐鸭!我爱这个大可爱!
时间稍赶,细节还没做完😭早上惊醒想起今天是木兔可爱的生日,军训杀我!

累了

366话是过渡,大概下一话就会让我们哭了,不管是输还是赢。

366话是过渡,大概下一话就会让我们哭了,不管是输还是赢。


你看看你

[HQ!!][赤葦+木葉] 可以的話真希望笑容別只用在這種事情上

⠀⠀⠀▼ 非CP向
⠀⠀⠀▼ 噗浪點文,tag是赤葦單人+飯糰
⠀⠀⠀▼ 沒有多正經


⠀⠀⠀赤葦最近過來學校的時間提早了。

⠀⠀⠀明明以前都是六點四十分左右到,混在其他陸續抵達部活室的人群之間,如今倒成了整個男子排球部第二個早到的成員,這讓負責保管體育館鑰匙的木葉有些好奇。

⠀⠀⠀原以為只是偶發狀況,可當他算算時間發現學弟已經連續提早到一個多禮拜後,還是忍不住在某天赤葦向他道早的時候順口提問了。

⠀⠀⠀「赤葦,最近你變得特別早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沒想到被學長發現了。」

⠀⠀⠀不,因為最近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特別...

⠀⠀⠀▼ 非CP向
⠀⠀⠀▼ 噗浪點文,tag是赤葦單人+飯糰
⠀⠀⠀▼ 沒有多正經

 

 

⠀⠀⠀赤葦最近過來學校的時間提早了。

⠀⠀⠀明明以前都是六點四十分左右到,混在其他陸續抵達部活室的人群之間,如今倒成了整個男子排球部第二個早到的成員,這讓負責保管體育館鑰匙的木葉有些好奇。

⠀⠀⠀原以為只是偶發狀況,可當他算算時間發現學弟已經連續提早到一個多禮拜後,還是忍不住在某天赤葦向他道早的時候順口提問了。

⠀⠀⠀「赤葦,最近你變得特別早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沒想到被學長發現了。」

⠀⠀⠀不,因為最近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特別早來啊,不注意到都很難吧。

⠀⠀⠀很懂得人情世故的木葉默默把吐槽放在心裡,眼看身上穿著梟谷學園高中制服赤葦慢條斯理放下自己肩上的黑色後背包,到自己的置物櫃前開始解鈕扣換衣服時,赤葦才邊脫西裝外套的空檔邊側過臉來看木葉。

⠀⠀⠀「因為最近發現上學路上開了一間新的便利商店。」

⠀⠀⠀「喔?便利商店啊。」

⠀⠀⠀這個回答一下就讓人明白了。

⠀⠀⠀做為每天早上都會留有一小時左右晨練的運動社團,無論木葉還是其他人都已經很習慣在到校之前去咖啡廳或便利商店買早餐了,畢竟不能在家吃飽嘛。出門前頂多喝杯牛奶吃根香蕉補充血糖他們就得出門,正式早餐往往都是練習結束後在上課或是下課時間吃,這點誰都很明白,所以木葉很理所當然地認為赤葦的回應是這意思了。

⠀⠀⠀「原來是新開的店交通更方便的關係,我還想說你怎麼突然一口氣早到二十分鐘呢。」

⠀⠀⠀「不,不是的木葉學長。」

⠀⠀⠀「嗯?」

⠀⠀⠀只是沒想到他很普通地延續話題的發言被對方否認了。木葉有點意外地看著赤葦,就看那個襯衫脫到一半的學弟穿著運動短褲邊往櫃子翻找東西,抓出一條淺灰色的毛巾後又皺著眉頭把它塞到隔壁的木兔櫃裡。

⠀⠀⠀「新開的便利商店其實比原本常去的那間還遠。」

⠀⠀⠀「啊?原來比較遠嗎?」

⠀⠀⠀「是的。」

⠀⠀⠀還真是遠遠超出預期的答案,木葉不是很明白地發出感嘆,只見終於換好衣服的赤葦闔上鐵櫃,見到木葉的表情,竟有些得意地露出了笑容。

⠀⠀⠀「學長想知道為什麼嗎?」

⠀⠀⠀「不……你這種問法,我不就非得知道了嗎。」

⠀⠀⠀「請看這個。」

⠀⠀⠀也沒打算賣關子,赤葦神秘兮兮地打開自己的後背包,接著就在木葉面前拿出一袋裝滿三角飯糰的塑膠袋。

⠀⠀⠀上頭印有木葉還算認得但不熟悉的商標圖案,雖然沒有多做說明,但木葉猜這應該就是赤葦口中所謂的新開的便利商店吧。果不其然,赤葦把袋子裡的飯糰一一擺到部活室的桌子上後,就彷彿大功告成似地宣布了真相。

⠀⠀⠀「木葉學長,你知道一個飯糰要多少錢嗎?」

⠀⠀⠀「呃……一百多?印象中含稅大概一百三或一百四十元吧。」

⠀⠀⠀「是的,可是這些飯糰。」

⠀⠀⠀赤葦滿臉正經嚴肅地展示桌上擺得端正的五個飯糰。

 

⠀⠀⠀「這些飯糰……居然……!只要五百元……!」

 

⠀⠀⠀「……噢、噢喔,真是太好了,很便宜呢。」

⠀⠀⠀對不起,原諒他除了意識到價格便宜以外完全不知道赤葦在興奮什麼。

⠀⠀⠀木葉這時格外清晰地體會到經理們原來之前偷偷說赤葦有時感覺怪怪的是指這方面問題,雖然是真的很怪,但基本上還是很愛護學弟的他覺得自己不能在這時候潑對方冷水,硬是配合地說出能讓話題繼續下去的發言,然後就看到赤葦心滿意足地對他點了點頭。

 

⠀⠀⠀「很棒吧!」

⠀⠀⠀「對啊,很棒。」

 

⠀⠀⠀真是可惜了這張長得特別好看的臉。

⠀⠀⠀只能當作這是飯糰狂人的特殊嗜好了,木葉失禮地想著眼前的畫面該不會是網路常說的殘念帥哥之類的東西,邊聽見語氣難得充滿驚嘆的赤葦說了話。

⠀⠀⠀「多虧這間便利商店特別便宜的關係,平常最多只能選三個口味的限制放寬到五個了。」

⠀⠀⠀「很好啊,就算吃不完也能當點心。」

⠀⠀⠀「而且選口味的時間也不會那麼長了,這就是我最近提早到校的原因。」

⠀⠀⠀還在不經意的對話間暴露了某種在木葉耳裡聽起來特別詭異的事情,等等,原來你省下來的二十多分鐘平常都花在便利商店選飯糰嗎,明明只是選口味就花快半小時……?

 

⠀⠀⠀震驚過後木葉突然也覺得赤葦把時間省下來真是太好了。

⠀⠀⠀他忍不住 (關愛的) 拍了拍赤葦肩膀,用著不曉得是以學長還是爺爺寵乖孫居多的語氣稱讚對方,同時想著下次要是有點零錢的話,就偶爾買買飯糰給赤葦吧。

 

 

 

⠀⠀⠀Fin. 


Rou
木兔前輩生日快樂💕抓住小尾巴...

木兔前輩生日快樂💕
抓住小尾巴

開學之後壓力實在太大了>人<
努力把生賀好好畫完w
給最好的光太郎

木兔前輩生日快樂💕
抓住小尾巴

開學之後壓力實在太大了>人<
努力把生賀好好畫完w
給最好的光太郎

九鸟不飞

【月日】太阳与向日葵

#cp月日,对月日交往的一点幻想,简简单单,可可爱爱就好了,不长#





#喜欢评论,特好勾搭#





月岛萤以前绝对不会想到未来会和日向翔阳交往、牵手、接吻,做各种各样情侣之前会做的事情。





“明明就只是个小不点。”为什么放不开手了呢?





他们会开始交往是因为一个误会,单纯的只是因为在集训的时候日向把月岛的“陪我一下”理解成了“和我交往”,重复了两次惊讶地甩头之后,脸红着点了点头。



之后日向稍微变得粘人了一些,午餐的时候会跑来找月岛,功课也喜欢追着他问,虽然不一定能听懂,但是问完后总是露出满意的笑脸。





月岛没有在意这些变化,日向...

#cp月日,对月日交往的一点幻想,简简单单,可可爱爱就好了,不长#





#喜欢评论,特好勾搭#





月岛萤以前绝对不会想到未来会和日向翔阳交往、牵手、接吻,做各种各样情侣之前会做的事情。





“明明就只是个小不点。”为什么放不开手了呢?





他们会开始交往是因为一个误会,单纯的只是因为在集训的时候日向把月岛的“陪我一下”理解成了“和我交往”,重复了两次惊讶地甩头之后,脸红着点了点头。



之后日向稍微变得粘人了一些,午餐的时候会跑来找月岛,功课也喜欢追着他问,虽然不一定能听懂,但是问完后总是露出满意的笑脸。





月岛没有在意这些变化,日向也没有什么其他亲密的表现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直到有一天回家,山口生病了,影山先回家了,路上就只剩月岛和日向两个人。





“月……月岛。”日向突然叫了他。





“嗯?”





“能不能……牵手啊?”日向小心翼翼的询问。





“哈?为什么我非得和你牵手不可啊?”月岛嫌弃道。





日向冲月岛嘟起了嘴,似乎有点生气地说:“我们都已经交往了三个礼拜了诶!”





月岛有点跟不上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啊?”





“合宿的时候。”





这时候月岛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当时好像用了非常模棱两可的说法让日向陪自己练球。





沉默了好久,月岛没有听见日向继续说话,抱怨也好,责怪也好,说笑也好,这个时候沉默还真的有人让人害怕。月岛看向日向——他在哭,很安静的留着眼泪,鼻子红红的,双手紧紧的攥住衣角。





“原来,原来一直都是我的误会啊。”日向轻轻说道,想要露出笑脸却扬不起嘴角,眼泪反而流的更凶了。





月岛这才觉得自己似乎闯了大祸。他大可和日向说那是他自己擅自误会,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然后转身离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不知道是罪恶感驱使,还是本能行动,他抱住日向,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实话,他不讨厌和日向在一起的时候,但是他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的心情。





被突然抱住的日向吓了一跳,停止了哭泣,缓缓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月岛。





月岛才开口:“我们在交往的吧?拥抱什么的不是小意思吗?”





“月岛你的耳朵红了。”





“啰嗦。”





日向笑了,像太阳一样。





月岛萤这才意识到,他差一点灭了乌野的太阳。



太阳太过耀眼炽热,想要靠近只会遍体鳞伤,所以向日葵只敢远远的,绕着太阳转。





不只是乌野,还有其他校的人或多或少都受到过日向的感染,月岛不得不承认,他不喜欢热血的笨蛋,但是他不讨厌太阳的照耀。



好不容易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两个人走在回家路上,晚风轻轻拂过,掀起了夏季夜晚的热浪。





“月岛,”日向突然开口,伸出他的右手,“手。”





月岛没说话,伸出左手牵住他的右手。





日向看了看牵住的手,抬起头,冲月岛一笑。





“感谢,今天的养分。”月岛说,日向有点摸不着头脑,感觉是很深奥的事情就不过问了。





日向很开心,一路上不停的说着今天发生过的事情,激动的时候还跳了起来。





“呐呐,月岛你好安静啊,说点什么吧?”日向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月岛。





我还能说什么呢?月岛想不到怎么接日向的话,原本就没有想过,如此不同的两个人能够走在一起,交往,牵手,还有……





“月岛?”





月岛突然附下身子,把脸凑上去亲了日向,右手按住他的后脑勺不让他逃跑,左手紧紧的继续牵着,看着日向放大的惊讶地脸,月岛有点想笑。





许久,他们才分开。





一向别扭的月岛,看着日向说道:“我喜欢你,日向。”





愣了两三秒,日向的脸腾地就红了,胡乱的摆着手道:“突然怎么了?今天的月岛被附身了吗?”





“我会好好负起,偷走太阳的责任的。”





“月岛你今天好文艺啊。”





“啰嗦。”





日向突然松开月岛的手,跑到他的面前面对他,双手叉腰说道:“为什么要对太阳负责啊?对我负责不就好了。那就,罚你一辈子不能喜欢其他人。”





夕阳的金光正好从他的后面照来,耀眼的让月岛张不开眼睛。





这是他的太阳,只属于他。





月岛一勾嘴角,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那罚你一辈子都不能被别人喜欢上。”





“这算什么啊?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日向轻笑。



太阳和月亮本在地球的两端,永远不会相会。热情的太阳却自告奋勇跑去找月亮,太阳和月亮碰在一起,世界就暗了下来,然后……然后就是他们自己的故事了。





羊羊辣椒铲

想了一个月的西谷夕生日要画点啥都没想明白😷

(所以大家有没有什么想点的内容!!我到时候找一个看起来很好玩的画(?

((没有我就瞎画去(🔪🐑)

想了一个月的西谷夕生日要画点啥都没想明白😷

(所以大家有没有什么想点的内容!!我到时候找一个看起来很好玩的画(?

((没有我就瞎画去(🔪🐑)

e/m酱也爱草莓蛋糕

via:twi@やまうえ,无授权侵删


(每一次被迫营业的背后都有一个想吃粮但看不懂只好嘤嘤嘤给你发图的小姐妹)

via:twi@やまうえ,无授权侵删


(每一次被迫营业的背后都有一个想吃粮但看不懂只好嘤嘤嘤给你发图的小姐妹)

不如择日疯🏐

木兔生日快乐!!!🎂🎂🎊🎉永远闪耀的STAR ACE⭐!!!

猫头鹰元素明年我会努力加上的!因为现在还画不好……

明明想要说些什么,明明平时也没少和排友谈到木兔没少夸他,但真要正式说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总之——我们木兔就是——可爱又可靠!帅气又耀眼!!
是光一样的存在啊
总会不由自主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跟随他的存在

木兔生日快乐!!!🎂🎂🎊🎉永远闪耀的STAR ACE⭐!!!

猫头鹰元素明年我会努力加上的!因为现在还画不好……

明明想要说些什么,明明平时也没少和排友谈到木兔没少夸他,但真要正式说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总之——我们木兔就是——可爱又可靠!帅气又耀眼!!
是光一样的存在啊
总会不由自主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跟随他的存在

芍凜

【排少/黑研】相依相生的魂魄(4)

√惡魔黑尾×魔法師研磨


√中世紀架空設定


√上回在這裡→1 2 3


  如果沒問題的話,就看下去吧!


==========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不知輪轉了幾次春夏秋冬,成天處在一起的兩人,關係比起主僕,更接近朋友之上。


  黑尾在沙發上一手支著頭,看著另一端正沉迷在書中的研磨。


  他很喜歡研磨。


  不管是外表、個性,甚至是一舉一動,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但總是能緊緊吸住黑尾的目光。...


√惡魔黑尾×魔法師研磨


√中世紀架空設定


√上回在這裡→1 2 3


  如果沒問題的話,就看下去吧!


==========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不知輪轉了幾次春夏秋冬,成天處在一起的兩人,關係比起主僕,更接近朋友之上。


  黑尾在沙發上一手支著頭,看著另一端正沉迷在書中的研磨。


  他很喜歡研磨。


  不管是外表、個性,甚至是一舉一動,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但總是能緊緊吸住黑尾的目光。


  像是現在。


  從窗戶透進的午後陽光灑落在金色的髮絲上,搭著他專注的神情,就像從天上下凡的天使般美麗且不可侵犯,又讓他更著迷了些。


  既然人就在眼前了,那為什麼要遠遠的看呢?


  立刻把想法付諸行動,黑尾往旁邊靠了些,一手攬過研磨,將人摟在懷中。


  「你幹嘛啊。」


  傳來細細小小的抱怨聲,但已經習以為常的他還是在黑髮那人懷中找了個好位置,翻過下一頁的紙張。


  「沒幹嘛啊……等等,研磨,你體溫是不是有點高?」


  滿足的將頭靠上對方頸邊蹭了蹭,在自己的臉頰貼上他的時,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因而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好燙。


  「研磨,你發燒了。」


  「才沒有。」


  但研磨只是撥開黑尾擋住他視線的手,並沒有要休息的意思。


  挑了挑眉,黑尾難得強硬的抽走研磨手上的書,利用身高優勢舉得高高的。


  「去休息。」


  「書還我。」


  「快點去啦。」


  「……」


 金色的大眼怒瞪黑色的。


  然而黑尾卻不為所動,很順手的將書丟到桌上,一手伸過研磨的膝後,一手則是在背後,一個使力便將人抱起。


  「喂!放我下來!」


  「生病了就給我乖乖去睡覺。」


  說著,用了點小法術讓臥房的門打開,黑尾輕輕的把人放到床上,反抗無效的研磨生悶氣似的拉起棉被蓋過頭部。


  見到自家主人終於有睡覺的打算,黑尾便離開了床鋪,悄聲往門口走去。


  突然的,感覺到自己的衣擺被扯了下,回頭一望,研磨那雙已經闔上的眼睛微微張開。


  「……都把我丟過來了就陪我睡啊。」


  看著對方彆扭的別過頭,他不禁勾起了嘴角,重新坐回床邊、鑽進被窩。


  棉被下的兩人緊緊的相依著,隔了件衣服,黑尾還是能感受到研磨過高的體溫,他試圖回想最近有什麼可能會讓研磨著涼的機會。


  等到懷中那人的呼吸逐漸平穩,確定已經睡著之後,黑尾才悄悄的離開床鋪,去找點什麼冰涼的讓研磨退燒些。


  然而他才離開沒三步遠,強力的魔法波動突然的遍佈整個房間,連探查都不需要,來源很明顯的就是床上那人。


  一個不祥的暗紅色法陣從研磨皺著的額上浮現。


  「那是什麼……」


  才想湊近看,黑尾眼前突然閃過了幾個畫面。




  『等我。』


  有著一頭金髮的少年急急忙忙的拉著畫面中的那個黑尾鐵朗進到書庫,在地上畫下潦草的陣法。


  『我先把你封印在書裡,沒有人會找到你的。』


  隨著他的話語,守護莊園的結界搖晃了下,這讓他加緊了動作,不顧黑尾的反抗,硬是將人拖到陣法中。


  『等我,我會回來找你。』




  最後的畫面停留在代表陣法啟動的金色光芒,好像剛才沒發生任何事一般,法力波動消失了探了探研磨的額頭,溫度已降至常溫,那些片段的畫面也無影無蹤。


  「什麼東西啊……」


  剛才那個,根本是研磨吧?


  湊近比對了一下床上的那人,黑尾確認了這個想法。


  雖然說他覺得以前發生了什麼事不太重要,但如果這是讓研磨發燒的原因的話,他就得好好查清楚才行了。


===========


  大家好這裡是愛上社課的芍凜


  我們學校的漫研真的超讚,學長姐都超可愛的!教室還是榻榻米地板喔!


  然後覺得好對不起大家,一個星期才更文一次而已,我真的對不起關注我的那25人(跪


  然後今天是木兔生日對吧,我賀文生不出來了啦


  總之木兔光太郎生日快樂!


  很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Keeong

求问

*占tag致歉


我想写一个偷窥梗

研日的,翔阳性转,研磨有点病


类似电影登堂入室那种感觉

不是死变态,但是确实有点失常


安排性转是因为想把洛丽塔的感觉揉进去,就是花季少女又纯又欲的感觉


但是我觉得可能会有很多人雷…

我就出来问问,如果支持的少,我就内部消化了(群更选手)


另外打算搞姊妹或者兄弟,可能all日,可能研日,亲情向那种

和我妹妹出游有感

*占tag致歉


我想写一个偷窥梗

研日的,翔阳性转,研磨有点病


类似电影登堂入室那种感觉

不是死变态,但是确实有点失常


安排性转是因为想把洛丽塔的感觉揉进去,就是花季少女又纯又欲的感觉


但是我觉得可能会有很多人雷…

我就出来问问,如果支持的少,我就内部消化了(群更选手)


另外打算搞姊妹或者兄弟,可能all日,可能研日,亲情向那种

和我妹妹出游有感


_2Wings_
草稿纸上的老及…… 真的太无聊...

草稿纸上的老及……

真的太无聊了,学习什么的……

好吧,认清现实,继续学……

草稿纸上的老及……

真的太无聊了,学习什么的……

好吧,认清现实,继续学……

akusasinn
🐰🐰生日快乐!最近在忙保研...

🐰🐰生日快乐!最近在忙保研的事一直没画图..还好赶上生贺了(。


我真的好喜欢🐰,看到他就会感觉开心🥳

🐰🐰生日快乐!最近在忙保研的事一直没画图..还好赶上生贺了(。


我真的好喜欢🐰,看到他就会感觉开心🥳

:3c

庇护所 -4

战争背景

1  2  3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当夜晚到来,住所总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他们不再有工厂的声音作遮掩,因此一切要在悄无声息中进行。他们不敢开灯,唯一能点亮的是客厅的一根蜡烛,其他的光源都太过靠近窗户,他们不能冒险让任何一点光线透出去。


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在晚饭后留在客厅。夜晚是难熬的,没人愿意过早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或者失去黑暗中最后一点光明。山口记得许多这样的晚上,当他们只是聚集在一起,坐在那唯一的光源旁。有些时候没人说话,研磨闭着眼睛靠在黑尾身上,像是已经睡着了。日向和影山飞快地夹杂着手势做一些低声的交谈,...

战争背景

1  2  3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当夜晚到来,住所总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他们不再有工厂的声音作遮掩,因此一切要在悄无声息中进行。他们不敢开灯,唯一能点亮的是客厅的一根蜡烛,其他的光源都太过靠近窗户,他们不能冒险让任何一点光线透出去。

 

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在晚饭后留在客厅。夜晚是难熬的,没人愿意过早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或者失去黑暗中最后一点光明。山口记得许多这样的晚上,当他们只是聚集在一起,坐在那唯一的光源旁。有些时候没人说话,研磨闭着眼睛靠在黑尾身上,像是已经睡着了。日向和影山飞快地夹杂着手势做一些低声的交谈,他们比划得不像山口见过的任何手语,因此他猜测那是他们自己发明的一套符号。黑尾和木兔会想出一些办法来娱乐其他人,不论是他们就地取材发明的游戏(用木兔花了一阵刻出来的骰子),或者是讲述他们听过的故事。最开始,及川也会加入这个行列,直到菅原发现他更多在从讲述恐怖故事并吓到他们四个中获得乐趣,那之后及川就被勒令在这个时间段闭嘴。

而山口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开始逐渐喜欢上这些时间。在来到住所前,他们完全不认识这些陌生人,但如今他们之间产生一种连接,让山口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他愿意信任这里的所有人。有些时候,山口想他事实上不介意继续呆在这里。他珍惜这些微小的安宁和喜悦,从菅原每天试图给他们用同样的食材做出不同的东西,到他和日向、影山、月岛每天睡前在黑暗里的聊天,从赤苇和他好像装下了全世界所有知识的大脑,到木兔总能在他们每天学习的时间找到机会干扰他们(而他们对此很欢迎)。这甚至包括及川。山口起初觉得他相当可怕,因为他像是总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似乎比他们的现实还要糟糕和黑暗。他鲜少和他们说话,当他事实上开口,那又总是咄咄逼人。但现在他们也学会和及川相处。及川并不是一个糟糕的人,他想,他只是经历了比他们更多的事情。

 

山口记得一个晚上,空中传来比以往都多的机关枪声和飞机的轰鸣声。他们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没有地窖,或者防空洞。如果他们离开住所,他们会被发现,因此所有人只能沉默地坐在客厅中。

没有一个人开口,但死亡几乎可以在空气中被嗅到。‘那些飞机的目的不是这里’山口想,但很快,他又因为这个想法感到愧疚,因为那只意味着他在祈祷其他地方的人们因轰炸死去。‘那些飞机不会杀死任何人’于是他换了一个念头,‘它们不会杀死任何人’。

然后他们听见爆炸声。

透过窗户的缝隙传来火光,每一声爆炸都仿佛即将落在他们头顶,山口不受控制地想:如果火势发展,他们也只能被烧死在这里。他忍不住开始想象那个场景,想象当第二天别人来到这里,只能发现几具烧焦的身体,他立刻警告自己不要去想,于是又想起另一个记忆:一次,一个工厂的员工经过这里,试图弄明白为什么有一扇门被封上了。那是他们最接近被发现的一次,那时所有人也像这样坐在一起,他们在黑暗中屏气凝神,寂静如此厚重,山口以为他会喘不过气来。他不确定他们那样坐了多久,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几十分钟,直到他们听到屋外泽村的声音。“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对那个厂员说,“那是一个不用的仓库。如果你要找文件,它们现在都被搬到办公室去了。”

等到泽村和那个厂员的声音都远去,山口才意识到他几乎在月岛手上勒出印子。

他很难说哪一次让他感到更深的恐惧,是他们感到卫队随时会破门而入,还是感到炸弹随时会将他们掩埋。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人都握起了手,他能听见有谁在喃喃,但分不清是谁,他左面的人的手汗津津的,右面的则冰得发烫。山口猜他的脸色一定惨白,当他抬起头,他看见菅原在对面试图朝他露出笑容,那并没能真的带来任何安慰,但他还是感觉好了一些。所有人中看起来最镇定的是木兔,直到现在,山口也没能明白他当时到底在想什么:他是完全自信他们不会被轰炸波及,还是他已经把生死看淡?他没有问过木兔,也没有那个机会问出口,因为就是那时黑尾突然抬起头,说:“及川,把你的收音机拿过来。”

“什么?”

“你的收音机。”黑尾重复。

“你需要收音机做什么?”及川问。

“我觉得我们可以听点音乐,我们不会找到比这更好的机会了,没人会听到这里的声音。”黑尾回答,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走过去,伸手从及川身后拿过收音机,他的动作轻松,就像爆炸声和火光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你们要听什么台?”

“你疯了。”及川说。

“没人有提议?那让我看看有哪几个台我还能接收得到。”黑尾继续。他把天线掰直,一阵沙拉声后,收音机里开始传来音乐声。在住所,他们从未允许收音机发出过那么大的声音,但山口看到黑尾还在把音量调大,就像他正试图盖过屋外的声音。他将收音机放在桌上,旋钮转到极限,山口听到手风琴和小提琴的声音,“巴黎天空下!”黑尾高兴地说。“我知道这首歌。”

山口转过头,这时发现几乎每个人的注意力都被收音机吸引。

「巴黎天空下,风中回荡着一首歌,」收音机中的男声唱道。黑尾站起来,跟着节奏挨个经过他们的椅子,将他们拉起来。

“你做什么?”及川问。

“我知道你也会这首歌,”黑尾回答。“就算不会唱你肯定也听过。”

“我是不会跟着你一起唱的。”及川抱着手臂说。

“它于今天诞生在一个男孩的心中。”黑尾没有理他,他跟着收音机,大笑起来。“他们是那样幸福,只因这婉转旋律。”

“在贝西桥下,一位哲学家静坐。”当间奏结束,木兔回应了他。他不太标准地吐出小舌音,和黑尾对视,同时咧嘴,他们一起接上下一句,“还有两名乐手,以及游荡的行人——”

“——人群聚集,逐渐成百上千。”然后山口听到另一个声音。他惊奇地看过去,发现那是菅原,嘴角噙着笑意。黑尾走过去,拉着菅原的手将他也带起来,菅原发出笑声,这是山口第一次见到菅原这样开怀大笑。黑尾松开手,他朝菅原欠身,菅原配合地回应他,他们跟随旋律迈步。

“在巴黎的天空下,人们直到夜晚都在歌唱,”他身旁响起第四个轻声哼唱的声音。山口转头,月岛朝他耸了耸肩,“我会唱这个。”他说,难以察觉地晃了晃膝盖。

“几缕阳光,来自夏日晴空,”音乐声逐渐増响,“伴着水手的手风琴声——”又一声爆炸,但这次没有人退缩,黑尾举起双手,就像那些轰鸣都只是音乐的伴奏。“各式各样的希望绽放在巴黎的天空上!”

他在窗外的火光中看向其他人,于是所有人都笑起来。

 

“然而巴黎的天空,也有着自己的秘密。”接着,赤苇开口。山口第一次听到他唱歌,他更像在念出歌词,“自二十世纪以来,他就一直爱着圣路易斯岛。”他看向木兔,后者朝他灿烂地咧嘴,于是赤苇也弯起嘴角。“当她对他微笑,他便展露晴天。”

“当巴黎上空落雨,就知道他正在伤心,”黑尾转到研磨的座位前,研磨接过了他的手,但只是略微哼出那两声间奏。“他在我们头顶发出隆隆轰鸣,那便是电闪雷鸣。”

“但巴黎的天空,从不会冷酷太久,”最终,山口听到影山一板一眼地开口。他的发音并不标准,因此山口又听见日向惊讶地问“你会这个?”影山没来得及回答他,只跟上最后一句,“为了得到原谅,他最终送出一道彩虹。”

他们听到一阵手风琴声,音乐尾音扬起,然后电流的沙沙声重新明显起来。

 

“换一首?”黑尾问。

 

当那一晚的轰炸减弱,黎明的阳光重新从窗户的缝隙中穿过,他们所有人都精疲力竭,同时又兴致高昂。收音机很快就不能提供他们都会的歌曲,因此他们开始轮流唱不同语言的歌,再纠正彼此的发音。山口在那个过程中睡着,等到他醒来时,已经看到泽村焦急地走过前门。

“谢天谢地。”他说,看到客厅内所有人安然无恙。

“昨天炸了哪里?”黑尾问。

“上城区。”泽村回答。“没有波及到这边。”

 

而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夜晚同样寂静。

 

泽村不是住所的一员,但他们早已习惯每天泽村都会出现,尤其在天黑后的客厅里。通常他都会在那时过来,即使是空袭的那一晚,也只是将他阻拦到了第二天清晨。

但今天,直到现在泽村都没有出现。

 

山口能感到紧张的氛围第三次在这样的夜晚蔓延。和前两次一样,他说不清哪次最令人不安。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提起“泽村去哪了?”尽管他们知道这都是他们脑海中的问题。菅原从餐桌旁站起来,走到水池边上,然后又走回来,他重复了这样的来回几次,没人阻拦他。当他最后一次坐下来,他笑了笑,并说“他很可能耽搁了”。

山口看向月岛,月岛朝他摇头。

 

等到他们不得不点亮蜡烛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有什么事情不对。

泽村从没耽误过那么久,而在这种时候的异常能意味着什么?山口不敢往下去想。他在心里决定,这或许比他们差点被发现那次更难熬,因为这次不仅是关乎他们的安危,还有一直帮助他们的人。当他们遇到泽村和菅原,并第一次被告知他们从现在开始可以依赖其他人,山口感到那几乎是一种奢侈。他们太累了,也已经走了太远,是泽村和菅原最先让他们有了住所是家的感觉。如果任何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山口想他都会感到难以估量的痛苦。

 

黑尾站起来更换了烛台,除此之外没有人做任何事。过了一阵,研磨从他的房间走出来,他朝客厅看了看,径直走到黑尾旁边。他凑近黑尾说了什么,黑尾看向他,他们一同走开。一会之后,黑尾独自回来。菅原和及川走廊,他们在那里低声交谈了一阵,山口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当他们回来,菅原走向木兔,这次山口听见了他们的交谈:

“如果明天早上大地还没回来,”菅原说。“我们就必须离开。”

山口攥紧手指,他看见木兔朝菅原点头。

 

很快,时间已经过了通常山口他们睡觉的点。菅原开始催促他们上楼,但他们四个中没一个想离开。

“我根本睡不着。”日向说,抗议。“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睡着?”

及川在桌旁嗤了一声。“你睡不着会让泽村回来吗?”他问。日向和影山都愤怒地瞪向他。

“你们需要休息,我们一会也会需要,”菅原说,“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今天晚上出现任何状况,我们可能都随时要离开。所以你们必须保证你们至少获得了一点睡眠。”

“离开?”影山问。“离开这里?”

“我们会直接过边境线吗?”日向问。

“也许。”菅原回答,他的目光闪烁。“这个地方或许不再安全,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只要我们有了消息,我们就会叫醒你们。”他飞快地拍了拍他们的头顶。“去睡吧,我们会轮班等他。”

 

在他们上楼的过程中,月岛忽然停下来。他站在原地想了想,随后回身向下走。

“怎么了,阿月?”山口问。

“我想确认一个东西。”月岛回答。他瞥向他。“你先上去,我很快上来。”

 

他们来到楼上,山口爬上床,过了一阵影山和日向也回到房间。月岛最后一个回来,他听到黑暗中月岛翻过床架。山口想问:‘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但他知道他不会获得回答,于是他只是把手伸过去,月岛握住了他的手。

“我睡不着。”山口轻声说。

“我也是。”月岛回答。

 

他们没人再说话。然后月岛开口。

“山口。”他说。

“恩?”山口问。

“如果我们离开这里。”月岛说,看向天花板。“我们一定会和我们的家人重逢。”

 

山口在黑暗中无声地咧嘴。

 “我相信你。”他回答。

 

 

木兔坐在桌子上,低头研究桌上的纹路。菅原靠在水池边,大多数时间从窗户的缝隙看出去。黑尾坐在椅子上,将脸埋在手掌中,他中间睡着了一会,很快又惊醒。及川坐在地上,屈起一条膝盖,盯着桌上的蜡烛。赤苇站在靠门的墙边。

在他们头顶,住所唯一的钟走着。

 

接近午夜,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所有人站起来。

他们互相看了看,及川熄灭桌上的蜡烛。黑尾举起一只手,其他人站在原地,他缓缓走向门口,屋内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等待,钟走着。然后黑尾的声音传来。

“是牛岛。”他说。             

 

牛岛走进室内,他的大衣淌水,领子立起。所有人盯着他,没有人开口,没有人询问。

他摘下帽子,朝客厅看了一圈。

 

“泽村被捕了。”他说。“有人告发了我们。你们必须全部今晚离开。”

 

 

他们听见一声水滴声,那是菅原的手碰到了水龙头。

 

 

“楼下有动静。”日向对影山说。“是泽村回来了吗?”

 

“别下去。”月岛在上铺回答。

 

 

最初的寂静过去后,黑尾开口。

“去哪里?”他问。

“下城区还有一个点。”牛岛回答,朝菅原看去。“你知道路线,你带他们过去。”

“是谁?”菅原问,声音很轻。

“什么?”

“是谁告发的?”及川替他说。

牛岛看向他。“是我们的人。”

菅原低下头,这次没有再问是谁。他点头,消化这个信息,然后看向牛岛。“那我们不能去下城区,”他说。“如果是这样,所有藏匿点都不安全,”他抬起头,“你能带走两个人吗?”他在牛岛的神情中搜索,“一个?”

“我很抱歉。”牛岛回答。

“好的,没关系。”菅原笑了一下,“我们会想其他办法。”他看向桌子。“你带了证件过来吗,牛岛?”

“不,”及川尖锐地打断。“为什么?”他问。

“他被怀疑了。”在牛岛回答之前,赤苇开口。“他的住所很可能被监视。”牛岛看过去,赤苇朝他点头。“你的大衣,和你进门的方式。”他解释,“我认得出来。”

黑尾问。“情况有多严重?”

“他们很可能拿到了名单。”牛岛回答,他解开大衣,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折叠的纸袋。“被抓的有三个,两个逃跑,我们还没能确定那两个是谁。他们看上去想一举找到整个地下网,保险起见所有人都切断了联络,我今天晚上也只见过天童。他给了我这个。”他把那个纸袋放再桌上。“你们的证件。章全都盖好了,名字还没有写,你们要自己贴照片。”

菅原走过去,将纸袋打开。证件有三份。他又朝纸袋里看了一眼,确认没有更多的。他盯着那些东西看了一阵,然后果断地抬起头。

“把山口和日向的照片拿过来。”他对赤苇说,又看向黑尾。“研磨的照片你那里有没有?”

“等等。”黑尾说。

“研磨,那个生病的?”牛岛问,“别写他的名字。”

“又要替别人决定生死了?”及川讥讽。

“他过不去。”牛岛陈述。“我见过他的情况,他走不了,也不认识路。现在没有多余的人手可以把你们送到边境,让他离开只会浪费三个人的机会。”他思考,决定。“把你的名字写上去,菅原。”他说。“你带那两个男孩走。你在这里没有有效的身份,泽村被捕,现在你也不安全,你同样需要离开。你熟悉路线,这是最好的——”

“你在这件事上没有发言权!”及川压抑着声音吼道。“我知道你是负责人,但别以为你真的能掌管这里的所有事!”

黑尾站起来。“给我们三分钟,牛岛。”他说,“让我们自己讨论一下这个。”他示意,住所的其余人跟随他走向走廊。及川看了牛岛一眼,跟上其他人。

“及川。”牛岛开口。

及川停下来。“什么?”

“我知道你因为京谷和失巾的事情恨我。”牛岛平静地说。

“我怎么会?”及川丑陋地咧出笑容。“你救了我的命,我需要谢谢你。”

“及川。”黑尾警告地开口。

“怎么了?如果你担心我会打他,我早那么干过了。”及川说。

“没事,我们需要单独谈一下。”牛岛抬起头。

菅原碰了碰黑尾,黑尾最后确认地朝及川看去,然后离开。及川阴沉地转过头。

“什么事?”他问。

 

当牛岛看向及川,他想起来他上一次和及川这样对峙。

 

他刚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影就大力把他撞上车门。他抬起眼睛,并不意外看见是及川抓住了他的领子,他的眼睛通红,因为枪伤依然站不稳。在他身后,几个人赶来想分开他们。牛岛抬起手制止。

“及川。”他开口。

及川盯着他。“我的组员呢?”他问。“你告诉我们他们从其他途径撤退了——他们在哪?”

“我给了他们掩护任务。”牛岛回答。

“你让他们去送死!”及川咆哮。他挥出一拳,砸在牛岛旁边的车门上。“你越过我给我的组员下命令,你让我不知道我的组员的下落,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我是你的上级。”牛岛平静地说,“也是他们的上级。我有所有权利这么做。他们知道那个任务的性质,他们自愿接下。总有人要牺牲。”

“那你也应该把那个命令下给我!”及川吼出来,“是我负责他们,他们对我负责!如果你要让我的组做什么,为什么不把命令给我?如果你告诉我,我会替他们那么做!”

“我知道。”牛岛回答。

“什么?”这让及川愣住。

“我知道。”牛岛重复,对上及川的视线。“所以我才这么做。”

及川松开手,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牛岛。

“我们需要你活着,及川。”牛岛说。“你的价值比他们更大。如果这需要隐瞒他们的死讯,我们就会这么做。”

及川后退一步。他失去支撑伤腿的重心,因为疼痛而跌倒,他在地上蜷缩起来,爆发出难以估量是痛苦还是愤怒更多的嘶吼。牛岛注视着他。

“你一点也不明白人的价值,牛岛。”及川说。

“这是战争。”牛岛回答。“这就是战争时一个人的价值。”

 

而现在当他看向及川,他从及川的目光中看到时间没能带走的痛苦和仇恨。这让他思考:他做得是否正确。

这让他思考:他即将做得是否正确。

 

“你是要道歉,还是要给我上一课?”及川站在他对面。

“我需要告诉你一个信息。”牛岛回答。他抬起头。“关于岩泉。”

 

 

及川记得他的风筝。

准确而言,他不是记得那个风筝。如果真的要他回忆,他不仅想不起来它的形状,甚至想不起来颜色。他记得的是他和岩泉站在草地上,及川兴奋地喊道,“它比上次飞得高,小岩!”

 

“你不应该站在那个位置。”岩泉说,手臂下夹着他自己的风筝。“今天风太大了,线会被吹断的。”

“但正是这样它才能飞得高。”及川执着地说,“这已经超过了上次的记录!把你的风筝拿出来,我的肯定飞得比你高。”

“我才不和你做一样的蠢事。”岩泉回答。“你应该担心你别被一起吹跑。”

“那怎么可能?”及川转头,他退后,没注意身后有块石头。“即使你只是害怕被我比过去,小岩,你也应该找个更好的——”

他朝后跌倒,手松开来。及川大喊了一声,伸出手去抓风筝的线,岩泉冲过去接住他。他们一起摔倒在草地上。

 

“好极了。”岩泉说,看着风筝飘过水库,落在对面的一棵树上。他低头看向及川。“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垃圾川。你根本就不应该在这样的天放风筝。”

“那根本不是天气的问题,小岩。”及川生气地回答。“那是因为我在和你说话——事实上,这全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一直在那里干扰我——”

“哦。”岩泉恼怒地抱起手臂。“这怎么成了我的错?如果你这么说的话,也许我根本就不应该在你要出来的时候答应你。”

“也许你就应该这么做!”及川跳起来,绝不肯在一场针锋相对中落下风。“如果你出来就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干——那太没劲了,你还不如不出来!”

他们愤怒地对视了一阵,然后岩泉站起身。

“好吧,”他说,“那我回去了,”他拍了拍尘土,夹着他的风筝转身走去,“你可以自己想你的风筝怎么办,那太高了,你爬不上去,我是不会帮你的。”

“你这么觉得?”及川对着他的背影喊。“也许我根本不用你帮我!因为我会自己把那个风筝拿回来,小岩,”他信誓旦旦地说。“我会拿回来给你看!”

 

及川在岩泉能作出反应前跑开。风确实很大,因此他奔跑得更用力。他从那样的速度中获得一种挑战的刺激、自由、还有他知道岩泉会为此担心的报复般的快乐。他听见岩泉喊道“喂!”,于是及川大笑出来。他沿着堤坝和水面之间的一小截平地过去,一只手扶着石墙面。那条路并不好走,及川在踏上它时打滑,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因此他很快稳住平衡。而当他的视线完全盯着他的风筝,及川意识到他可以走得比平常更快更稳。

他在抵达对岸后胜利地回头,发现岩泉确实跟了上来,他甚至忘了放下他的风筝,走上堤坝后才意识到一只手难以保持平衡。“看谁先到树底下,小岩!”及川大喊。岩泉恼怒地抬起头,同样朝及川喊了什么,但及川已经继续向前。

 

当他站在树下,他抬头朝上看,那确实是一棵很高的树,而且下方没有太多枝杈。爬树是岩泉教会及川的,并且及川从未在这方面超过岩泉。岩泉的攀爬能力不可思议——他仿佛能登上任何不可能的地方。但及川不打算此刻让这个念头劝阻他。他站在树根上,仰头评估他的对手,然后试探性地找到一个落脚点。离他最近的枝杈至少在他头顶一米,他试着学习岩泉,单纯靠手臂的力量在没有支点的树干上将自己撑起,但他很快失败了,他依靠将指甲扣进树皮又坚持几秒,随后彻底跌落下来。他听见岩泉大喊了他的名字,但及川没有回头,他退后几步,重新思考他的策略,然后他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及川继续后退,直到他感到他已经有足够的距离助跑:既然他无法在攀爬上做到岩泉那样,那他就会靠其他方式抓到那根枝干。

他估算他的距离,全神贯注,然后他起跑。他留意着地上的树根,在他判断最合适的地方跃起——他盯着他的头顶,手臂伸展到极限,几乎让他的肩膀疼痛——他成功了。及川没来得及感受他的喜悦,立刻借力让另一只手也抓住,双脚蹬着树干将他的身体托上去。他有些狼狈地翻上那根树枝,绝对没有岩泉的动作灵敏,当他终于跨坐在他新的制高点上,及川才允许自己低头寻找岩泉:不知道什么时候,岩泉已经在堤坝上停下脚步,他仰起头看着及川,风筝依然夹在手臂下,他的眼睛因为风眯起来,脸上挂着及川确定岩泉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

“我做到了,小岩!”及川喊道。

“好吧,你是做到了。”岩泉喊回来。

“现在我要去把风筝拿回来。”及川宣布。

“我会看着。”岩泉把手插到裤兜里。

 

于是及川转身。

他站起来,抓住更高的树枝。他在枝杈间穿行,很快就忘记了岩泉的注视,同样忘记了他原本的目的是风筝。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有树冠的顶端,那是他全新的顶点,为此他感到兴奋,还有即将实现他的征服的渴求。

等到他终于抵达目的地,及川抬起头,惊讶地注视他眼前的风景。他还从没在这个高度见过他生活的城镇,这让他感到他的奖励不仅是拿回了风筝。他允许自己花了一阵欣赏这一切,随后才看向岩泉的方向:

岩泉依然站在先前的位置,他注视着及川,就像他从刚才起就没有将视线移开过。

 

及川回应了岩泉的注视。在这个距离,他知道岩泉听不见他说的话,因此他什么都没说。

之后及川回想起这个时刻,思考他当时试图从视线中传达什么。他想也许有独属他们那个时候的竞争,也许有证明,也许有炫耀,骄傲,和一点难以察觉的期待。这是及川的荣誉时刻,及川把这个时刻和岩泉分享。

 

他不确定岩泉接收到了什么,因为岩泉只是依然像之前那样看着他。

 

 

“下午他们带走泽村的时候,死了一个人。”

 

“我不能确定那个人是谁,这是为什么我没有在其他人也在的时候说。”牛岛说。“他是被卫队枪杀的,两枪,胸口,还有头部,他们没有给我机会长时间察看尸体,因此难以判断他的身份。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他持有武器-”

“那不可能。”及川说。“我们的人不可能持有武器。”

“是的。”牛岛回答。“尸体在工厂前面,因此我想唯一合理的理由是他看见了卫队从街上过来,然后想出去拦住他们,或者想警告其他人。我想他多少成功了,至少引发了足够的动静,因为不然,或许我们都不会还有那两个逃走的人数。”

“他抵抗了。”及川说。“所以他们杀了他。”

他抬起头。“你不知道那是谁,为什么要把这个告诉我?”

 

牛岛对上他的视线。

 

“因为我今天晚上没有在工厂见到岩泉。”他回答。“所以他或者是逃走的两人中的一个,或者他死了。我没能在尸体上看见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但我看到了这个,”他撩起袖子,在手肘处比划了一下。“这里,这么长的两道伤疤,右手,有一些弧度,一道很新,像是这半年才受的伤,一道比较淡了。”及川看着他。“这能给你带来任何判断吗?”

 

 

他的胜利是短暂的。及川踩错了地方,一截树枝掉下去。

 

在岩泉看见及川晃动的那一刻,他朝着及川的方向跑去。他没有思考他还夹着他的风筝,没有思考他的手放在裤兜里,没有思考堤坝并不好走,没有思考他是否真的来得及在及川掉下来前接住他。此刻他全部关注的只有树冠的顶端,他知道他无论如何他会抵达那里。他在苔藓上滑到,手肘撞到石头,他没来得及重新掌握平衡,他落进了水库里。

 

恐惧让及川僵在原地。他看到岩泉出现在离岸边有些距离的水面上,然后反应过来,不顾一切地返回地面。他把风筝留在了树顶上,树枝刮过他的衣服和四肢,等他回到最开始他抓住的树枝,他只犹豫了一下,便直接从那里跳向地面。他的膝盖撞到树根,及川吃痛地大喊一声,但立刻爬起来冲向岸边。岩泉是他们中更擅长攀爬的那个,但及川的水性一直比岩泉好,而初春的水库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半新手历险的地方。他把他的衣服扔在地上,水比他想象得还要冷。他喊着岩泉的名字,判断他在的位置,尽全力朝那个方向游过去。

 

当他们精疲力竭地爬上岸边,岩泉的手肘流着血,及川的膝盖则肿着,他们的指尖都冻得通红。岩泉躺在草地上,他看向及川。

“你真是个疯子。”他说。

 

“这能给你带来任何判断吗?”

 

“这不是该对你的救命恩人说的话。”及川抱起手臂。

“你完全有可能把自己淹死。”

“但我没有。”

“还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也没有。”及川转身。“你就不能只是说声谢谢?”

“如果这会激励你以后继续做这种事的话,”岩泉回答。“不能。”

“好吧,”及川说,“但你也没有阻止我,小岩。”

“我阻止了。”岩泉指出。“不然为什么我会去堤坝上?”

“你没有真的阻止我。”及川说,“不然为什么你会停在那里?”

岩泉看向他。

“你没有真的阻止我,”及川欢快地继续。“因为你其实觉得我能爬上去,小岩。你觉得我能,而且你想看那会不会真的实现。”他转了转眼睛。“事实上,你喜欢我做的那些疯狂事,你喜欢我异想天开。所以你从来没想着真正阻止我,”他眯起眼睛看向那棵树,风筝依然挂在树顶,“你也不能,没有人能。”

“我觉得我比较想把一些常识打进你的脑子里。”岩泉回答。“然后我们会来看看能不能。”

“拜托,小岩,”及川说,“你得承认你并不真的讨厌这些,哪怕就一点点?我绝对是你生活中最有趣的事情了。”

岩泉转身,在水库上还飘着他自己的风筝的残骸,他看向及川的膝盖,又看了看他自己的手肘。

“好吧。”然后他说。“我不完全讨厌。但那不妨碍我依然认为你很蠢,而且迟早有一天会把我们真的都弄死,”及川委屈地抱怨,岩泉没理他,他捡起及川的外套。“不过是的,我不完全讨厌这些。”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手将及川也拉起来。“走吧,”他说。“在你膝盖上的淤血下去之前,别再想着爬那棵树了。”

“风筝怎么办?”及川追上他。

“我会帮你的。”岩泉回答。

“但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小岩帮我了。”及川说。

“我是说我会教你爬上去,呆子。”

“真的?”

“真的。”

他们朝着山坡走去,在寒风中缩着脖子。“你事实上真的很喜欢我的冒险,对吧,小岩。”及川说。

“我现在不会打你,仅仅是因为你已经受了够多的伤。”

“小岩完全喜欢我的冒险!”及川歌唱般说。

“仔细一想,你的脑袋还并没有受伤。”

及川逃开,又折返撞了一下岩泉,岩泉撞回去,及川打了个喷嚏,岩泉笑了一下,然后也打了个喷嚏。他们对视,同时大笑,岩泉捶了一下及川的肩膀,及川捶回去。他们开始朝着山顶奔跑,在追逐的同时又互相凑近,为了在初春的冷风中获取一点温暖。

 

他们登上坡顶,很快消失在那一头。

 

 

他们躺在住所的床垫上。岩泉靠墙坐着,窗外能透进来的光只有一小缕,刚好在他左手旁边。他伸出手碰了碰及川的膝盖。

“怎么了?”及川歪过头。

“你这里还会不会疼?”

“这样碰的话不疼。”及川翻了个身,把腿搭在岩泉的腿上。

“下去。”岩泉说。

“而我刚刚还以为小岩也会心疼我。”

岩泉把他的腿挪开。

“你记不记得你这里以前也伤到过?”他问,“一模一样的地方,小时候。”

“什么时候?”及川看过去。

“你有次一定要爬一棵很高的树。”

“我把你从水库里救出来那次!”及川坐起来。

“我觉得更像是‘我阻止你把自己弄死’那次。”岩泉看他,然后补充。“哦,等等,这有好多次。”

及川拿他盖在身上的衣服打岩泉。岩泉躲过去,飞快地用帽子盖住及川的脸,及川抓起离他最近的毯子罩住岩泉。在岩泉能从其中挣脱,并继续报复他之前,及川举起手,提醒他现在已经是晚上,他们真的不应该弄出太大动静。

“我是在想,”岩泉卷起毯子,扔回及川怀里。“你总在同样的地方受伤,这太蠢了。”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那你也是。”及川指出。“你记得你那时候就——”他扯过岩泉的手臂,在手肘处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哈!”他说,指着岩泉的疤痕,“差点被带去缝针,然后现在又被工厂的机器切到。你太蠢了,小岩。”

岩泉将刚才及川放开的衣服掀过去,及川假装吃惊地看向他,立刻伸手袭击岩泉的领子。他们很快四肢交缠着倒在床垫上,岩泉喘着气看向及川,说:“够了。”

“够了。”及川点头,然后又把一快毛巾扔过去。

岩泉跳起来,翻到及川身上去打他,及川压低声音吃吃笑着,转过身躲避。他们全程弄出的声音都很小,就像他们还是孩子,正呆在岩泉家的阁楼上,因为怕被大人责骂而在黑暗中打闹。

当岩泉终于放开及川,及川举起手。“真的够了。”他说。

岩泉重新在及川旁边躺下,他们花了一阵从混乱中解开,辨别出谁的手是谁的,然后在黑暗中又无声地笑了一阵。

及川转过头。

“小岩。”他说,现在正躺在那一缕光底下。他伸手滑过岩泉手肘上的疤痕,仰起头。“为什么我们总在同样的地方受伤?”

岩泉看向他。

有一会,及川以为岩泉又要拿什么东西打他,但岩泉只是重新把视线移向天花板。

 

“可能因为你总会爬上最高的树,”他回答,“而我也总会在你掉下来时接住你。”


“你没接住我,”及川说,“是我救了你。”

 


他看向牛岛。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他问。

“那是岩泉。”牛岛说。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及川重复,他抬起头。“这算什么补偿吗,牛岛?因为上次你什么都没说?因为上次我什么都没能做?”

牛岛看向他。

“这不是。”他说,然后回答。

“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


及川注视着牛岛的眼睛,然后他大笑起来。他笑得声嘶力竭,就像他从未曾这么笑过。

 

“我果然是应该恨你的,牛岛。”他说。

 





走廊里,黑尾对菅原开口。

 

“研磨不打算走。”他说。“牛岛说得是对的,你应该带日向和山口离开。”




tbc



唱歌剧情来自 @凝梦绯色 的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