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掰啊掰

93浏览    13参与
张夫人的balance

HERO

  HERO


  架空


  🈶私设


  01


  夜已深,明月微亮。


  性懒未卷帘。窗外开始稀零落雨,这是盛夏的第一场雨。王琳凯听见它敲打在玻璃板上,几滴雨珠聚成一股水流,然后坠落。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仔细辨别雨滴落下的频率。


  现在是十一点整,王琳凯失眠了。


  雨还在不停的下,王琳凯揉了揉眼后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后冷风直往衣襟里钻,他蹙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按开了房间的灯。


  这个房子他已经快要十年没有来了,巷子里的人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些人了,隔壁的老爷爷在四年前就去世了,还有他和那人最喜欢吃的煎饼果子,就巷口那家的小卖部,也倒...

  HERO


  架空


  🈶私设


  01


  夜已深,明月微亮。


  性懒未卷帘。窗外开始稀零落雨,这是盛夏的第一场雨。王琳凯听见它敲打在玻璃板上,几滴雨珠聚成一股水流,然后坠落。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仔细辨别雨滴落下的频率。


  现在是十一点整,王琳凯失眠了。


  雨还在不停的下,王琳凯揉了揉眼后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后冷风直往衣襟里钻,他蹙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按开了房间的灯。


  这个房子他已经快要十年没有来了,巷子里的人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些人了,隔壁的老爷爷在四年前就去世了,还有他和那人最喜欢吃的煎饼果子,就巷口那家的小卖部,也倒闭了。


  家里的摆设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没有生气了,太久没人住的房子,冷冷清清,一点人情味也没有了。


  王琳凯在衣柜上抹了把灰,打开了柜门,灰尘迎面扑来,呛得王琳凯咳了起来,里面只有一件牛仔衣,虽然洗得有些发白了,但是还能凑合着穿。


  兴许是方才咳嗽咳的有些厉害,他红了眼眶,慢慢眯起眼,直到眼球有酸胀的感觉,才起身将外套穿好,随后拿着手机走出家门。


  月亮沉下去了。或者说,是被云彩挡住了。巷子里大多是无业游民,自顾自地来回晃着,淋着雨还在抽烟喝酒打麻将。


  麻辣烫。王琳凯莫名就想到了巷尾的那家麻辣烫,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打烊。


  驻足在店门口,一中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熟悉的招牌,熟悉的味道,只是心里空落落的,缺失了些什么。


  鼻尖有些酸胀。


  可能今天晚上的风太大了吧。王琳凯心想,于是抹了把眼睛,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机看了好久,确保自己的鼻尖不红了才往店里走。


  “琳凯,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和星杰走了就再不会回来了呢。”大叔的热情让王琳凯措手不及。


  “嗯…房子没卖,回来看看。顺便想把房子转手卖出去。”王琳凯避开了这段话里的另一个主人公。


  “我还要和以前一样的。”他加快了语速说完这段话,然后低头扣着袖子上的纽扣。


  不一会儿一碗麻辣烫就摆在他的面前,他看了很久,又吸吸鼻子,和大叔道谢。大叔忙不迭地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


  “琳凯,我前阵子还在和你大婶说想你和星杰了呢。你大婶还说,你们俩啊,肯定在大城市混出出息了,这才不愿意回这个破巷子了。对了,星杰怎么没一起来啊?”王琳凯呆滞了一瞬间,大叔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哎呦我这脑子,星杰当宇航员是不是每天都没有时间陪你啊,我听说英雄每天都很辛苦的,你一定要多体谅他啊。”


  王琳凯一直低头吃着,嘴唇已经被辣的通红,可他还是一刻不停地吃着,然后咀嚼,吞咽。仿佛一系列动作都只是由身体自动完成,他的眼神放空,里面没有一点意识。可是头脑却清醒的听着大叔说话。店门口的音响里放的音乐有些聒噪,不知是音乐还是这些话语,刺的王琳凯耳朵疼。


  “星杰当年怎么样,还顺利吗?”


  王琳凯停下了不断进食的嘴,放下了筷子。耳边的音乐声愈发刺耳,耳鸣和眩晕感一瞬间钻入王琳凯的脑袋。


  


张夫人的balance
夜里没有星光,只有一片漆黑,月...


夜里没有星光,只有一片漆黑,月亮不知所踪,乌云却鸠占鹊巢,突然你来了,天空像破了被撕开了一块,光漏了出来,全数倒在你身上。


夜里没有星光,只有一片漆黑,月亮不知所踪,乌云却鸠占鹊巢,突然你来了,天空像破了被撕开了一块,光漏了出来,全数倒在你身上。

张夫人的balance
光怪陆离的水波像泡泡那样漂移在...


光怪陆离的水波
像泡泡那样漂移在湿漉漉的空气中
画出一圈一圈霓虹

月牙儿浮上眼眶
沾湿了白花花的羽毛
酝酿出半边澄亮的霞

轻纱披着星光
赤足走在江河湖海
鱼儿身上藏着粉扑扑的阳

新叶欲语还羞地牵着裙摆
雎鸠衔着木槿花
一针一线绣到了山枝桠上

你是梦
是藏匿井中的点点萤火
是温柔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ps:图片与文章没有任何联系只是我很喜欢这个摄影博主!


光怪陆离的水波
像泡泡那样漂移在湿漉漉的空气中
画出一圈一圈霓虹

月牙儿浮上眼眶
沾湿了白花花的羽毛
酝酿出半边澄亮的霞

轻纱披着星光
赤足走在江河湖海
鱼儿身上藏着粉扑扑的阳

新叶欲语还羞地牵着裙摆
雎鸠衔着木槿花
一针一线绣到了山枝桠上

你是梦
是藏匿井中的点点萤火
是温柔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ps:图片与文章没有任何联系只是我很喜欢这个摄影博主!

张夫人的balance
我曾许下承诺,当夜晚降临我就融...

我曾许下承诺,当夜晚降临我就融入黑夜。取一勺月光撒入海底,任海水把我埋没。让冷风鞭笞灵魂,让血液内所有的细胞都用来示爱。要让你明白你是潮边喑声浪,你是心底白月光。

我现在问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奔向月亮。

我曾许下承诺,当夜晚降临我就融入黑夜。取一勺月光撒入海底,任海水把我埋没。让冷风鞭笞灵魂,让血液内所有的细胞都用来示爱。要让你明白你是潮边喑声浪,你是心底白月光。

我现在问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奔向月亮。

张夫人的balance

最后一瓶星光

•瞎写(别理我)


01


一开始,我是个收集星光的人。


我把从破酒馆边捡回来的玻璃瓶子洗得干干净净,用它来收集每一个晴朗的夜晚或明或暗的星光。


收集来的星光躺在瓶子里,慵懒得不太愿意流动。在白天,这压根就是一瓶再普通不过的河水,只不过要清澈一些罢了。但到了晚上,发生的变化足以让所有人改观。


瓶子是用没有颜色的透明玻璃做的,这也就使得『我的』星光总在最黑最冷的夜里兀自闪烁着,孤独而纯净。每一个见过我的星光的人都赞叹说,我的星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它们这么美丽,就像上帝的泪水一样。”


他们总在夜里一窝蜂挤进我狭小的屋子里,夸赞着,指点着,好像这样能使他们...

•瞎写(别理我)




01


一开始,我是个收集星光的人。


我把从破酒馆边捡回来的玻璃瓶子洗得干干净净,用它来收集每一个晴朗的夜晚或明或暗的星光。


收集来的星光躺在瓶子里,慵懒得不太愿意流动。在白天,这压根就是一瓶再普通不过的河水,只不过要清澈一些罢了。但到了晚上,发生的变化足以让所有人改观。


瓶子是用没有颜色的透明玻璃做的,这也就使得『我的』星光总在最黑最冷的夜里兀自闪烁着,孤独而纯净。每一个见过我的星光的人都赞叹说,我的星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它们这么美丽,就像上帝的泪水一样。”


他们总在夜里一窝蜂挤进我狭小的屋子里,夸赞着,指点着,好像这样能使他们身上也沾上一圈光似的。


02


很久很久之后的一天,我变成了一个购买故事的人。


我把我的小破房子稍稍修补打理了一下,从此就成了我的故事采购屋。


来的人有血气方刚的少年或是兴致盎然的孩子,絮絮叨叨地讲着零碎或枯燥的生活琐事。其他的也有,但总是很少,那大约是因为大人总是疲惫,老人则往往安详。


每个故事都被我细细地记录下来,订成厚厚一叠。而作为交易,我便把之前收集的许多瓶星光取出来,赠与他们。


当然,愿意时刻揣着星光的人实在是太少。星光对他们来说充其量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既不能用来买面包,又不能当作首饰佩戴——更何况,星光离了夜色,是会日复一日变黯淡的。


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没等捂热就又把星光转手卖回给我,用来购买一些笑话,用以消磨工作结束后了无趣味的晚饭时间。


而我,就趁着夜色把一瓶瓶星光摆到窗前晾晒,借着它们的清辉阅读一页页故事,试图找到我自己的踪迹。


我没有自己的故事。


或许是遗忘了,或许是从来就没有。无论如何,只能借着阅读别人的故事,希冀找回一点熟悉的记忆。


03


又过了不知多久,所有人的大事小事都卖完了,我的生意日渐萧条。于是我开始经营修补梦想的活计。


奇怪的是,与来卖故事的人截然相反,来托我修补破碎得一塌糊涂的梦的往往是大人——孩子们的梦总是完整无缺的,闪耀着炽热迷人的光芒。


星光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细小的碎片被我用星光黏合修复,变回了最初的样子,但不再耀眼,只是在黑暗中默然地幽微着。


除非破损严重,一般的梦想都是能修复的,虽然它们往往再也不会发光了。然而即便如此,大人们仍坚持要来,踩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在我刚开门时把碎片送来,披着清晨最早的一片薄雾在我快关门时把梦领走,绝不耽搁。


这大概是因为收费低的原因吧,我想。一朵花,一片叶,抑或是天空中并无归属的云的影子,都可以作为报酬。


可惜在这成千上万的碎片中,我依然找不到自己曾经的样子,更遑论想起些什么了。


这样的日子又不知有多少逝去了,而玻璃瓶日渐一日地空了。


04


似乎已经过去好长好长时间了,再没有人愿意贩卖故事或是修补梦想了。


最后一瓶星光仍没有用,满满地装在那里。要不是那时不时温柔地散发着的光芒,我甚至怀疑它快要生锈凋亡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来了。


他是踏着满庭夜色来的,那天没有月亮,他的身影像是山水画上浓重的墨色。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总觉得是见过的。


他在我门口踌躇了好久,在全身上上下下摸索着,终于从口袋里翻出一缕阳光来,小心翼翼地递给我——我的店只在漆黑的夜里营业,他是从哪儿带来的阳光呢?


“我没有梦想,也没有能用来交换的故事。但是,能不能请你、帮我新织一个?”


他很小声、很小声地问。


我当时应该是站着没动——还没来得及动,却听身后的屋里有玻璃瓶沉重落地后清脆的破碎声。


05


最后一瓶星光流得满地都是,映亮了屋前我和他的脸。


我终于找到我的故事了。


故事在少年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我的样子。


——那是流淌着的万千星河。


张夫人的balance
月亮和星星在宇宙里约会蟋蟀躲在...


月亮和星星在宇宙里约会
蟋蟀躲在草丛里演奏自己的喜悲
空调外机声如鸣雷
飞蛾与我共享虚假太阳的光辉
播放器倒解风情
不知名的爵士在耳机里纷飞
这样千篇一律的夜晚
我于不眠中窥见夏日的末尾


月亮和星星在宇宙里约会
蟋蟀躲在草丛里演奏自己的喜悲
空调外机声如鸣雷
飞蛾与我共享虚假太阳的光辉
播放器倒解风情
不知名的爵士在耳机里纷飞
这样千篇一律的夜晚
我于不眠中窥见夏日的末尾

张夫人的balance
琴弦被拉起柔情缱绻着山色在簌簌...


琴弦被拉起
柔情缱绻着山色
在簌簌的风声里
把乌云描摹
任清秋改换
在聚散无常中
那抹月光
带着四季的思念
揽抱光明与黑暗


琴弦被拉起
柔情缱绻着山色
在簌簌的风声里
把乌云描摹
任清秋改换
在聚散无常中
那抹月光
带着四季的思念
揽抱光明与黑暗

张夫人的balance
我真的很怀念平房的日子,都过...

      我真的很怀念平房的日子,都过去这么久了以往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那是离家不远的一块空地上一下午的玩耍,是普通的那根能那在手上玩老久的木棍,是伙伴间肆意地嬉笑打闹声,是枝头树丫间偶然瞧见的不知名的小花,是俯身草坪上看那透过叶片的阳光,是稚嫩脸庞上随心所欲的喜怒哀乐。

       下过雨后的屋顶上有水洼,晚上爬到房顶上看星星,抬头就是明亮的星星,那时候路灯没有那么亮,所以星星格外的闪亮。低头在水里也...

      我真的很怀念平房的日子,都过去这么久了以往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那是离家不远的一块空地上一下午的玩耍,是普通的那根能那在手上玩老久的木棍,是伙伴间肆意地嬉笑打闹声,是枝头树丫间偶然瞧见的不知名的小花,是俯身草坪上看那透过叶片的阳光,是稚嫩脸庞上随心所欲的喜怒哀乐。

       下过雨后的屋顶上有水洼,晚上爬到房顶上看星星,抬头就是明亮的星星,那时候路灯没有那么亮,所以星星格外的闪亮。低头在水里也可以看见闪闪发亮的星星,光着脚丫踏在干净的水坑里,水是温热的。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星星。我对它有着别样的情愫。

     

      黄昏时家家户户的烟囱升起的袅袅炊烟也在我心里定格成画卷。

(图是昨天照的,好久好久没去平房了,那里的小伙伴全部搬走啦…)

张夫人的balance

我如果爱你



在那如云似雾的窗纱后

烛火隐约透了出来

把老树下的那道影子

渐渐拉长

在月光里抽芽

生长在清秋时节里

从天光破晓至晚霞万里

在每个呼吸间心潮澎湃

从天涯到咫尺

一眼便是万年

我如果爱你

就把永恒的期盼归于初见




在那如云似雾的窗纱后

烛火隐约透了出来

把老树下的那道影子

渐渐拉长

在月光里抽芽

生长在清秋时节里

从天光破晓至晚霞万里

在每个呼吸间心潮澎湃

从天涯到咫尺

一眼便是万年

我如果爱你

就把永恒的期盼归于初见








张夫人的balance

停格


太阳停格在你亮闪闪的脸颊上

你伸手遮住了太阳

月亮停格在深蓝色的井水中

你伸手搅碎了月亮

那天他哭了很久

眼泪停格在他的眼角

你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泪花

却把温暖的双手

停格在他的脸颊

后来我听你说

你说如果可以

你希望那时的时间

都停格


太阳停格在你亮闪闪的脸颊上

你伸手遮住了太阳


月亮停格在深蓝色的井水中

你伸手搅碎了月亮


那天他哭了很久

眼泪停格在他的眼角

你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泪花



却把温暖的双手

停格在他的脸颊


后来我听你说

你说如果可以

你希望那时的时间

都停格




张夫人的balance

你要等啊(致所有星鬼女孩)


我想对大家说的话

以下

/

你要等,你当然要等啊。

你要等到他们,久别重逢,别来无恙。

你要等到他们,陪对方经历风霜雨雪。

你要等到他们,陪对方看过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你要等到他们,再次唱起Bingo cash。

你要等到他们,肆无忌惮,握手撞肩。

你要等到他们,促膝把酒,彻夜聊天。

你要等到他们,不顾一切,飞奔拥抱。

你要等到他们,相视微笑,互相依靠。

也等他,“Shout out to my homie”
也等他,“What's up my boy”

还有他只会骗到他的魔术,
和他奶声奶气的“6”。

还有他曾和他一起吃过的饺子,
和他煮给他的面条。

还有他...


我想对大家说的话

以下

/

你要等,你当然要等啊。

你要等到他们,久别重逢,别来无恙。

你要等到他们,陪对方经历风霜雨雪。

你要等到他们,陪对方看过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你要等到他们,再次唱起Bingo cash。

你要等到他们,肆无忌惮,握手撞肩。

你要等到他们,促膝把酒,彻夜聊天。

你要等到他们,不顾一切,飞奔拥抱。

你要等到他们,相视微笑,互相依靠。




也等他,“Shout out to my homie”
也等他,“What's up my boy”

还有他只会骗到他的魔术,
和他奶声奶气的“6”。

还有他曾和他一起吃过的饺子,
和他煮给他的面条。


还有他们,
好到别人无法打扰的感情。




你要等啊,当然要等,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你要等到他们,心有灵犀,惺惺相惜。

你要等到他们,走在一起,叱咤风云。

你还要等到他们,

双剑合璧,

天下无敌。

/

你要等啊,你当然得等了…

张夫人的balance

老友

背景ooc


正文


/


朱星杰拉开窗帘,望着天上的满月,一如纤尘不染的玉盘,独悬于藏蓝的夜空中,温柔的月辉倾泻而下,揉碎在了梦一般的池塘里。


好一个美丽的夜晚。


朱星杰又忆起了曾经。


灯火通明的老平房,熙熙攘攘的人群,黄昏时刻房顶上升起的炊烟袅袅,黑夜中显得格外皎洁明亮的月和那闪耀着金色光辉的篝火,还有那个让自己不再孤寂的老友。


那是一位…朱星杰好久没有见过的老友。


/


他与那位老友在春天相遇。


那天傍晚他抱膝蹲在路沿石边,用手拔着草地里新生的小草。


成绩又不理想,家里人的质问和老师的怀疑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半坏的路灯一...


背景ooc


正文



/




朱星杰拉开窗帘,望着天上的满月,一如纤尘不染的玉盘,独悬于藏蓝的夜空中,温柔的月辉倾泻而下,揉碎在了梦一般的池塘里。


好一个美丽的夜晚。


朱星杰又忆起了曾经。


灯火通明的老平房,熙熙攘攘的人群,黄昏时刻房顶上升起的炊烟袅袅,黑夜中显得格外皎洁明亮的月和那闪耀着金色光辉的篝火,还有那个让自己不再孤寂的老友。



那是一位…朱星杰好久没有见过的老友。



/




他与那位老友在春天相遇。


那天傍晚他抱膝蹲在路沿石边,用手拔着草地里新生的小草。


成绩又不理想,家里人的质问和老师的怀疑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半坏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前两天刚下了一场春雨,路面的积水还有很多,灯光折射在水面上,仿佛洒落了一地的星星碎片。





“喂,这草和你有仇啊?”


一个有些稚嫩的少年音在他耳边响起,水坑中的星星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一个人影,他抬眸看见了一个少年,少年逆光而立,像极了电影里的场景。昏暗的逆光晕影里有一个人周身仿佛镀着光圈,就那么站在那一片晕影里。


路灯一闪一闪的,打在少年的脸上,他站起来与少年对视。这才发现刚刚消失的星星碎片,似乎是钻到这人的眸子里了。那人朝他笑了笑,眼睛里似乎有星河运转,俏皮地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你为什么大晚上一个人蹲在这里啊,家人不着急啊?哦对,我是才搬来的!我叫王琳凯,你叫什么啊?你在哪上学啊?你住哪啊?你今年多大了啊?”


朱星杰一个字还没说,面前这人的嘴就跟放烟花一样,噼里啪啦说个没停。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失态,王琳凯挠挠头。


“我叫朱星杰,梨花坞只有一所学校。我住在那个巷子的十号,我今年17。”朱星杰看着王琳凯一字一句的说。


“哇真的啊!我在九号!咱不会还是邻居吧!”王琳凯激动的瞪大双眸,一蹦一跳的。“我16!”


“那个…你刚刚怎么在这里蹲着啊”王琳凯蹲到刚才朱星杰拔草的地方,拨拉了两下小草,发现什么也没有,疑惑地起身“也没有钱啊”


“谁给你讲我在捡钱。”朱星杰转身。


王琳凯忙抬脚追去。


“你去哪啊?”


朱星杰转过身,朝他歪了歪脑袋。


“回家,一起吗?”


“好啊”




/



王琳凯的成绩不是很好。


家人总是担心他可不可以上大学。


但是他总会说“我不想上大学,我想当rapper,我想去通利福尼亚北漂,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


父母这时总会揪着他的耳朵,劝诫他好好听课认真学习,把他流里流气的穿衣风格改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磁带扔掉。


当然,王琳凯才不会听。


/


梨花坞学校的学习风气很好,朱星杰在里面就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


他无聊时总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写歌词,嘴巴里快速唱着父母听不清的词语,晃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近一次考试他成绩有些下滑。父母认为罪魁祸首是这些歌词,于是公开处分,当着朱星杰的面把歌词本撕的很碎。


朱星杰推门跑了出去,一个人蹲在路沿石边,一直蹲到那盏路灯亮起。


然后就遇见了那个叫做王琳凯的男孩。


/


春天,一切都是崭新的。


前些天春雨洗刷过这个村落,新生的树芽泛着嫩绿的光,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


王琳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早晨被老母亲从被窝里揪起来的感觉还真不怎么好。


“妈,我就不吃饭了,我今天第一天报道要迟到了,走了啊。”王琳凯站在镜子前理了理自己乱蓬蓬的头发。


“琳琳,你今天要去新学校了,好好和同新同学相处,要听老师的话,听到了吗?”王爸爸语重心长地对自家儿子说。


“听到了听到了…你比我妈还唠叨。”王琳凯啃着一个苹果,肩上松松地挎着一个书包,晃悠着出了家门。


“诶?这孩子…书包给我好好背!”王爸爸在后面喊着。



/




朱星杰擦了擦车座上的雨水,推着车子走出家门,正好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人肩上挎了一个书包,啃着苹果,脚下不安分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我说,王琳凯,你知道你要迟到了吗?”


王琳凯抬起头来,擦了擦嘴角的苹果汁,把书包正正经经地背好,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站在朱星杰面前。


“杰哥你也没走啊,要不…捎我一段呗?”王琳凯眨了眨眼睛。


“那你只能坐车把上。”朱星杰上了自行车,拍了拍车把。


“行呗”王琳凯二话不说把手中苹果啃完就跳上了车把,转头对朱星杰露出了八齿微笑。“你可别把我摔下去了”


朱星杰笑了笑,不语。


春天的风很舒服,光也变得很温柔,王琳凯第一次这样看这个村庄,路边梨花星星点点的开了一些,还没到开得最旺盛的时候,雪白雪白的,就像女孩子的纱裙,当然,也像他背后那人的皮肤。


北边那颗最大的树下有个拉二胡的老爷爷,朱星杰路过的时候那个爷爷对王琳凯笑了笑,然后看着朱星杰说“小杰,去上学啊?”


朱星杰轻轻点头“嗯,爷爷您又来拉二胡啊?我上学快要来不及了,有时间来找您啊。”


那个爷爷挥挥手“快去吧快去吧,哪天把你前面那个小家伙介绍给我认识一下,看着怪机灵的呢。”


“嗯,好。”朱星杰又开始蹬自行车。


王琳凯疑惑地转头,刚要开口,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脸,再近一点点,王琳凯的嘴唇就可以贴在朱星杰的脸颊。


朱星杰看见前面的人突然转头,朝他歪了歪头“怎么了?快坐好,别摔了。”


王琳凯匆匆扭过头,耳朵根却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到了学校朱星杰和王琳凯道了再见正准备走,身后的人就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后背。


“杰哥,我晚上还能和你一起走吗?”


“那我去找你。”


“嘻嘻…好!我在五班,那我走了啊拜拜!”王琳凯蹦蹦跳跳地跑上楼梯。


朱星杰在原地微微勾起了嘴唇,心情愉悦。



/


王琳凯到班里时,班主任李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她对王琳凯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王琳凯,王琳凯同学,你和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yo,这里是王琳凯,今年16岁,来到这个新班级很开心,大家多多关照。”


王琳凯被安排坐在靠窗的位置,刚好可以看清操场。


大课间的时候,班里几个女孩子在聊八卦。

男孩子都跑去篮球场上打球。

王琳凯往窗外往,刚好看见了朱星杰。


身边的八卦传入自己耳朵“诶,你说前面校花黎恬给朱星杰表白,被拒绝了?”


“对对对,黎恬回来哭的可惨了”


“天啊…校花表白都不接受…”







朱星杰打了会儿篮球,蹲在树底下。


王琳凯挥挥手,朱星杰没看见他。王琳凯就大声喊“朱—星—杰—”


朱星杰转过头来,对王琳凯笑了笑,殊不知身后女生们已经悄悄蹲在窗边偷窥楼下的朱星杰和窗边王琳凯的一举一动。


“怎么样?新班级还可以吗?”

“嗯。”

“放学了别乱跑,我去找你。”

“好。”

“乖,那我打篮球去了啊,你玩去吧。”

“嗯!”


王琳凯弯了弯眼睛,朝他挥挥手。


朱星杰刚转身,王琳凯班里的女孩子就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在一旁窃窃私语,好像是在讨论他和朱星杰的关系。



/


晚风很温柔,伴着半落的夕阳,王琳凯路上和朱星杰谈起今天在班里聊到的八卦,咯咯地笑着,车子到了下坡路,他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不知是王琳凯凌乱的发丝还是他清脆的笑声,勾的朱星杰心痒痒,他总感觉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杰哥,你晚上有时间吗?”安静了一会儿的王琳凯轻轻开口,眼眸微微发亮。


“干嘛?晒月亮啊?”朱星杰打趣道。


“都行,不想在家待着,闷得慌”


“月亮可没时间让你晒”


“那看个星星呗”王琳凯舔了舔小虎牙,眼眸又亮了几分。


“行呗,你等我写完作业找你。”


“好!”王琳凯咧着嘴巴笑。




/


那天晚上月亮被云朵遮盖,可是星星很亮很亮。遮住朱星杰和王琳凯爬上屋顶,王琳凯手中拿着一只磁带机,只有星光洒在屋顶。


他把耳机递给朱星杰,和朱星杰一起并肩坐在屋顶的瓦片上,朝他歪脑袋“你听听,我喜欢的歌。”


朱星杰接过耳机,神情很是惊喜。


“你也喜欢说唱啊,我超喜欢的!”


“对啊!我特别想要去通利福尼亚,我要是考大学我一定往北京考,考不上我就到北京北漂去。”




通利福尼亚,我也挺想去。





“嘿,朱星杰,你说,你是不是学习很好,在我们学校人气超高啊?”


朱星杰伸手弹了王琳凯的脑门“叫杰哥。”


王琳凯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杰哥~”


朱星杰笑了“还好吧,只是没人和我走太近。”


王琳凯拔掉耳机站了起来,和初遇的时候别无两样。遮住月亮的云朵散开了,王琳凯逆光而立,这一次,是月光。他笑得眉眼弯弯。


“你有我啊!”说完便又是咯咯地笑起来。


朱星杰也不自觉地同他一起笑。


/



春天总是过得那么的快,梨花开了又落,朱星杰和王琳凯也越来越熟络。


“杰哥!”王琳凯一下课就疯疯癫癫地冲到他杰哥的怀抱里,挂在他身上,像个小女孩。


“王琳凯你个臭崽子你给我撒手!”朱星杰总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撞的回不过神来。


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一起爬屋顶,他们形影不离。




/



夏天悄然而至。


“朱星杰朱星杰朱星杰!快来吃西瓜!快快快!我妈刚买的,贼大。”王琳凯这个大喇叭也如期而至。


朱妈妈看见王琳凯,笑道“琳琳,星杰睡午觉呢,你坐着等下,我去叫他。”


朱星杰揉揉惺忪的睡眼“不用了,他嗓门太大了,早被吵醒了。”


王琳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你这午觉睡得好,太阳都下山了…”


朱星杰笑着揉了把王琳凯的头发,推着他出了家门。


“妈,我晚点回来。”




/


王琳凯拿着两半被刀切的平整的西瓜,里面各放了一只小勺。


他和朱星杰坐在墙边的台阶上,王琳凯拿着勺子笑得灿烂。


“终于到夏天了!我真的等了好久好久了,我妈妈说夏天就应该吃西瓜,吃西瓜解渴,她说她今天去挑西瓜,还遇见一个老太太为了挑好吃的西瓜,拍来拍去,你知道最后咋了吗,最后她把西瓜给摔坏了哈哈哈哈哈,然后我妈就…唔…”


朱星杰听着王琳凯讲个不停,拿着勺子挖了中间那一块最甜的瓜瓤,送进了王琳凯滔滔不绝的嘴里。


“甜吗?”朱星杰微微敛眸,温柔的像只大猫。


“甜!”王琳凯眯着眼笑,沾上瓜汁的嘴角在夕阳下显得格外好看。


“诶你看今天的云真的好漂亮!”王琳凯起身,往台阶上边走,朱星杰也跟在他的身后。


他看见王琳凯对着夕阳微笑,余晖洒满他的脸庞。


远处的云被夕阳烘成了桃色,王琳凯跑着笑着闹着,映着远处天边的晚霞。


朱星杰按住他的肩“别乱跑,乖一点。快吃,吃完回家了。”


王琳凯瘪了瘪嘴,低头吃着西瓜。朱星杰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怎么啦?不让你乱跑还生气了不成?难道你想…”他凑近王琳凯“跟我多待一会儿?”


“我才没有。”


“你有。”


“才没有呢!”


“就是有。”


王琳凯用勺子戳着已经吃干净了的白色瓜瓤,不说话了。


“我说你不会真的吧?”


王琳凯还是不说话。


“那…我带你转转呗?”





/


北边,大树下。





“爷爷,我来了。”


拉着二胡的老人看见朱星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王琳凯笑了笑。“我说星杰,你可算愿意把这个小家伙介绍给我认识了。”


“早就想来陪您聊天了,主要是前面一直没时间,这不,今天有时间了就来了。”


王琳凯乖巧地点头“爷爷好。我叫王琳凯。”


“好好好…琳琳啊”老爷爷笑了起来“你们哪是没时间啊,两个孩子每天形影不离的,要是琳琳是个女孩子,你们俩早都谈恋爱去了吧,哈哈哈…”


“男生也可以谈恋爱吧?”王琳凯突然问。


朱星杰和老爷爷都石化在原地。


王琳凯有些窘迫地开口“不是,我只是好奇,是不是只有男生和女生可以在一起。”


“其实这个不一定,你们年轻人嘛,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不像我们那会儿,封建思想,什么都不准做,家人安排婚事就必须同意。要是你们俩想在一起,挺好的,挺好的。”


王琳凯连忙摆手“不不不,爷爷您理解错了…理解错了…”可是话到最后却越来越没底气。


朱星杰认真地望了望王琳凯眸子。


王琳凯回望。


两人视线交错,又闪躲开来。


“嘿,要不我拉曲子给你们听?”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老爷爷拉起了二胡。





炊烟袅袅升起,有些屋里闪烁着暗黄的灯光,晚饭后的人们,三三两两地信步在田埂上或坐在树底下,手中轻摇着的小扇像盈盈翻飞舞动的蝴蝶,韵情十足。悠扬的二胡声和着明月,伴着微风在寂静的夜空画出了一条空灵的弧线。


王琳凯看眨眨眼睛,转头去拉朱星杰的衣角,朱星杰侧耳倾听。


王琳凯在他耳边问“如果可以,你愿意吗?”


王琳凯知道,他的话毫无头绪,朱星杰或许连他在说什么都不懂。


可他分明就看见了,朱星杰颔首微笑。


/


tbc.


二月到三月份瞎写的,tbc没错,会填的。



张夫人的balance

•ooc

•勿上升真人

朱星杰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

“朱星杰。”

“你不是说好了演唱会叫我吗。”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朱星杰演唱会结束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点开微信置顶的那个人,语音猝不及防的从手机听筒传出。他许诺过王琳凯,他的第一场演唱会,一定会叫王琳凯。他还说,他们要一起合唱Bingo cash。

只是他没想到一年的变化会是这么的大。他和王琳凯竟然已经到了要避嫌的地步。“蹭热度”等击性言语,他不是不知道。他其实不在意的,他只是怕小孩知道了会难受。

这次公司给他安排演唱会,他问,可以有嘉宾吗。

公司说,可以,如果你不在意那些。

他不在意的,他真的不...

•ooc

•勿上升真人

朱星杰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

“朱星杰。”

“你不是说好了演唱会叫我吗。”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朱星杰演唱会结束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点开微信置顶的那个人,语音猝不及防的从手机听筒传出。他许诺过王琳凯,他的第一场演唱会,一定会叫王琳凯。他还说,他们要一起合唱Bingo cash。

只是他没想到一年的变化会是这么的大。他和王琳凯竟然已经到了要避嫌的地步。“蹭热度”等击性言语,他不是不知道。他其实不在意的,他只是怕小孩知道了会难受。

这次公司给他安排演唱会,他问,可以有嘉宾吗。

公司说,可以,如果你不在意那些。

他不在意的,他真的不在意的。他真的好想好想再搂一次那人的肩,在他唱歌时给他垫音,他也想要在freestyle结束时与那人握手撞肩。

只是他不可以。

他们本就分道扬镳了不是吗。

“别闹,以后还有机会。”朱星杰打字回复他。

他看到“对方正在讲话…”

然后是“对方正在输入…”

“我问你为什么这一次不叫我”消息发来了。

为什么?

“忘了。”

朱星杰不会也不能告诉他,他们直接其实早就相隔十万八千里,他们的轨道越来越偏离,什么各自为王,顶峰相遇。怎么可能。

王琳凯的电话打进来。

“朱星杰你他妈的怎么可以忘!公司所有人都知道是吧?就唯独没告诉我是吗?公司宣传屏蔽我了对吗?还是你们当我是傻子啊?”

“以后会有机会的。”朱星杰还是这样说。

“哪来那么多以后,朱星杰。”王琳凯声音突然很虚弱,就像是病入膏肓的人在诉说着自己所剩的时间。

但其实就是这样。

“我没以后了。”王琳凯说。

“什么?”朱星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我没时间了,我要死了。”

/

朱星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坐在医院的等候区。真是,今天不是王琳凯胃不舒服让他陪着来检查吗,自己怎么就在这睡着了。

懊恼地起身,正好看见王琳凯从就诊室走出,把化验单往口袋使劲塞。

“王琳凯你塞啥呢?”朱星杰走过去作势要抢他手上的单子,却看见王琳凯抬起头时无助的,迷茫的,微微泛红的眼睛。

“没啥。”

“那你他妈的哭啥!”

“胃疼。”

“操。走,回家。”

朱星杰骂了句脏话,把王琳凯口罩向上拉了拉。“上来”他蹲下身子背起王琳凯。

“你是不是担心被人偷拍啊?你就这么怕和我走一起啊…”

“屁。胃不舒服别灌着凉风了。”

似乎还挺满意这个答案,王琳凯不说话了。

可一会儿他又说“朱星杰。”

王琳凯眼角划出一滴泪,隐没在口罩里。“你怕不怕我死掉啊…”

朱星杰听到后脚步顿了顿“不怕。”他微微侧过头“你不会。”

王琳凯咯咯地笑起来,眼泪越流越多。

回到通利福尼亚的大房子,朱星杰睡在王琳凯身边,他把自己的手搓热,给王琳凯揉着胃部。揉着揉着,不知是王琳凯先停下絮絮叨叨说着往事的嘴,还是朱星杰先合上充满遗憾的眼。

反正朱星杰是睡着了,他起来后也没见着王琳凯。

桌上有一张皱巴的化验单。

“我会死的。”

是王琳凯的字迹。

/

朱星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去往墓地的车上。

真是,今天不是要去墓地看王琳凯的吗,怎么就在车上睡着了。

王琳凯不是早就不在了吗。

他怎么还在做这样的梦。

朱星杰捧着一束白菊,放在王琳凯的墓碑上。墓碑上一个字也没刻,他知道王琳凯的粉丝一定会发疯般的找王琳凯的墓。

王琳凯被一场突入其来的车祸夺走了生命,他正要去看朱星杰的第一场演唱会呢。最后医院交给朱星杰的,死者的遗物,有几个破碎的红色塑料片,还有几张破损的钞票。

想起了什么呢。

cash,cash。

不,应该还有更多的。

“变好一下就喷一下钱。”

“woo~”

“太6了。”

不止这些,还有的。

那年在台上的演出,他们肆无忌惮的撞肩,握手。在台上抖肩,拍手。

“我希望下一次是我们一起唱好不好?”

“就像在ktv一样。”

可他还是失约了。

朱星杰坐在王琳凯墓前,天空阴沉沉的,天上的云朵似乎在等待着甩干。

朱星杰又看了看墓碑。

墓碑上王琳凯对他轻轻微笑。

不对,墓碑上明明就没有任何东西。

/

朱星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通利福尼亚的家里。真是,这个梦到底有完没完了。

他看向窗边,王琳凯站在那。

他白发苍苍,一步步走向朱星杰,朝朱星杰微笑。

微笑?

“杰哥他特别逗哈哈哈哈…”

“把头练小哈哈哈哈…”

“杰哥除了头大哪有什么优点哈哈…”

“他说梦话你知道吗,贼炸哈哈哈…”

朱星杰向他伸手。

朱星杰根本没有犹豫。

朱星杰知道,王琳凯要带他去流浪。

“你要去天堂了吗?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

朱星杰从梦中惊醒。

真是,王琳凯呢?

王琳凯去哪里了,王琳凯怎么可能会走。

他不是说要和自己叱咤风云的吗?演唱会还没走起呢,人呢?

我在哪,怎么白茫茫的一片啊。

什么也看不见。

头好疼啊。

/

朱星杰从梦中醒来。

真是…

等等啊。

王琳凯是谁啊?

/

朱星杰再也没醒来。

2019.04.0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