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提灯映桃花

42.3万浏览    1398参与
予扇是个咕咕咕
滴滴这位可爱的太太 超爱这段!...

滴滴这位可爱的太太

超爱这段!!

这个凤凰爱了爱了

 @江上 

滴滴这位可爱的太太

超爱这段!!

这个凤凰爱了爱了

 @江上 

予扇是个咕咕咕

【表白】

不管你是谁,同时站提灯和二哈的人,我们都是好姐妹!!!

啊啊啊啊啊姐妹我爱你们!!!

吧唧一大口啊啊啊啊啊!!!

噫呜呜噫我爱你们!!!

不管你是谁,同时站提灯和二哈的人,我们都是好姐妹!!!

啊啊啊啊啊姐妹我爱你们!!!

吧唧一大口啊啊啊啊啊!!!

噫呜呜噫我爱你们!!!

-無端-

“我就是觉得,怪不得你老婆变成了前妻。”

———————————————

100年过去了我还在因绝美凤凰上头,试问哪个脆皮鸭女孩能拒绝战场求婚?

P.S. 葭霏啥时候给我的竖排桃花放行

“我就是觉得,怪不得你老婆变成了前妻。”

———————————————

100年过去了我还在因绝美凤凰上头,试问哪个脆皮鸭女孩能拒绝战场求婚?

P.S. 葭霏啥时候给我的竖排桃花放行

是岸杉啊

周戎:我对象曾经把我打晕之后绑起来,拿了我的装备,带走了我的人质,让我输了国际特种兵丛林竞赛。


单超:我对象曾经在我后脑勺扎了十二根针,封了我的记忆,把我丢到寺院当了两年的和尚。


周晖:我对象曾经跟我闹完离婚之后在我围剿地狱道的时候阵前反水跟我死对头跑了。


严峫:我对象曾经瞒着我跑去对他有意思的变态du枭手下做卧底,还拿枪怼我脑袋。


韩越:我对象曾经把我哥大卸八块之后又把我爸一刀捅了个对穿,后来一声不吭扔下我跑了两年。(楚工🐂🍺)


前辈们共同点播一首《阳光总在风雨后》送给阿花,与君共勉。

周戎:我对象曾经把我打晕之后绑起来,拿了我的装备,带走了我的人质,让我输了国际特种兵丛林竞赛。


单超:我对象曾经在我后脑勺扎了十二根针,封了我的记忆,把我丢到寺院当了两年的和尚。


周晖:我对象曾经跟我闹完离婚之后在我围剿地狱道的时候阵前反水跟我死对头跑了。


严峫:我对象曾经瞒着我跑去对他有意思的变态du枭手下做卧底,还拿枪怼我脑袋。


韩越:我对象曾经把我哥大卸八块之后又把我爸一刀捅了个对穿,后来一声不吭扔下我跑了两年。(楚工🐂🍺)


前辈们共同点播一首《阳光总在风雨后》送给阿花,与君共勉。

高产卫星
提灯吞破残暑,夏末荷香不死...

提灯吞破残暑,夏末荷香不死

浓云转淡,秋风薄凉,天地始肃

最是养生时节


飞鸟逐前侣,夕岚无处所

小山枝秋发,瓷盏盛青茶

风过荷婷婷,金销藕叶希

放河灯一盏,夜里欢月寒

魇梦无处寻他,醒来莫忘归家

琴音深处,烟卷云舒

蓦然回首,原来已是飞渡千山


-staff- 


策划: @高产卫星 

美工: @琴阿宋 


6:00   @欢月无疆 

7:00   @夜里开车去看海。 

8:00 ...


提灯吞破残暑,夏末荷香不死

浓云转淡,秋风薄凉,天地始肃

最是养生时节

 

飞鸟逐前侣,夕岚无处所

小山枝秋发,瓷盏盛青茶

风过荷婷婷,金销藕叶希

放河灯一盏,夜里欢月寒

魇梦无处寻他,醒来莫忘归家

琴音深处,烟卷云舒

蓦然回首,原来已是飞渡千山

 

-staff- 


策划: @高产卫星 

美工: @琴阿宋 

 

 

6:00   @欢月无疆 

7:00   @夜里开车去看海。 

8:00   @飞鸟合鸟子🕊 

9:00    @高产卫星 

10:00  @Chihiro  

11:00  @希语qwq 

12:00  @应如是. 

14:00  @祝颜岚 

15:00  @门文草青 

16:00  @莫筱紫🍡珍珠奶茶不加冰 

17:00  @-BRANCH- 

18:00  @老寒腿 

19:00  @邶风 

20:00  @岩浆太可了 

21:00  @看我干嘛,看吞海啊! 

22:00  @乱云飞渡 

23:00  @🚬1000% 

 


 

8月23淮上处暑养生24时,敬请期待!


一条咸鱼祁轩
搞沙雕比写段子好玩嘻嘻(。-`...

搞沙雕比写段子好玩嘻嘻(。-`ω´-)
其实刺刀龙应该放在第三个的,我们龙一开始真的很高贵冷艳一男的,都是玄鳞这个沙雕给人带坏了

搞沙雕比写段子好玩嘻嘻(。-`ω´-)
其实刺刀龙应该放在第三个的,我们龙一开始真的很高贵冷艳一男的,都是玄鳞这个沙雕给人带坏了

苏子忱会努力的.
『不周山,地方大,你我都埋得下...

『不周山,地方大,你我都埋得下。』

《提灯映桃花》淮上

手写。
淮上家受都要跑呜呜呜。
绝美虐恋hhhh
(好啦其实不虐
凤凰涅槃后就可爱多啦!

『不周山,地方大,你我都埋得下。』

《提灯映桃花》淮上

手写。
淮上家受都要跑呜呜呜。
绝美虐恋hhhh
(好啦其实不虐
凤凰涅槃后就可爱多啦!

Lightern

【迦楼罗x摩诃】归(八)

突然从一个季更选手变成一个日更选手?

Emmmm……只能尽量坚持这样子。以及欢迎催更,因为我是那种,不催就懒得写的人😂

地狱道中天不似天,地不肖地,万物生而凌厉,大概比较符合正常审美的,只有那成团成簇的凤凰花了。

小木屋目光穷尽之处的湖泊边,生长了大片的凤凰花,倒是让这满目猩红都显得柔和了许多。不过,湖泊依旧是那样让人心生恐惧和恶念的红,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湖水红还是天地红。

迦楼罗不管不顾地拽着摩诃一路冲到湖边,却在即将碰到那团凤凰花时停住。

“你怎么不往前走了?”

“我怕像之前一样突然想起来什么事,忘记现在我要去湖边了。这种情况发生次数有点多,我想先酝酿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没...

突然从一个季更选手变成一个日更选手?

Emmmm……只能尽量坚持这样子。以及欢迎催更,因为我是那种,不催就懒得写的人😂

地狱道中天不似天,地不肖地,万物生而凌厉,大概比较符合正常审美的,只有那成团成簇的凤凰花了。

小木屋目光穷尽之处的湖泊边,生长了大片的凤凰花,倒是让这满目猩红都显得柔和了许多。不过,湖泊依旧是那样让人心生恐惧和恶念的红,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湖水红还是天地红。

迦楼罗不管不顾地拽着摩诃一路冲到湖边,却在即将碰到那团凤凰花时停住。

“你怎么不往前走了?”

“我怕像之前一样突然想起来什么事,忘记现在我要去湖边了。这种情况发生次数有点多,我想先酝酿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没做的事情。”

摩诃听罢一脸呆愣,随后毫不留情地踢了迦楼罗一脚:“你是不是傻!发生那么多次了明显是术法导致的!你现在想个什么事情!!!你这个脑子竟然还能活到现在,你怎么不回家团个毛线球回去玩躲猫猫呢?!都是千年的神鸟你在这跟我装什么baby呢?!”

“哦,有道理。”迦楼罗真诚认为摩诃说得很对并严肃回了一句:“那你帮我记着,我要看自己现在多老了。如果我忘了,你就一脚把我踢到河边。”

“……呵,求之不得。”摩诃翻了个白眼抱着手臂,然后又分了点目光瞄了一眼迦楼罗,“去吧,我的脚已经等着了。”

迦楼罗刚碰到花丛就停住了,摩诃以为迦楼罗又开始复制之前的情况了,正准备给他一jio的时候,迦楼罗突然出声:“那是……什么?”

“靠,我崴着脚了。”摩诃甩了甩崴了的右jio,蹦蹦跳跳站到迦楼罗身边,不耐烦的问:“看什…”

不需要问出口了,湖下面那两只神兽太过庞大,没有人能够忽略。好巧不巧,那两只神兽一个长得像一个叫周晖的地狱魔一个长得像叫楚河的凤凰……水下的两只紧紧搂在一起,好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一只狐狸蹭着迦楼罗的脚踝冲向了水中,完全不顾身上的皮毛被打湿,在它踏进湖里的时候,水花飞溅,染红了原本白色的狐狸。

原来,湖水本来就是红色的。

狐狸不要命地向前冲去,沉入湖底……

摩诃隐隐有种感觉,这个梦境正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无论他有多么恨,多么不甘,都从未想过这样的场景。他开始动摇了,这里真的是他的梦境么?

“请问,你能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梦里,会有这样的场景?”迦楼罗显然受到极大的震撼,连说话时的声音都在抖。

“只是梦境而已,本身就是没有逻辑的。”摩诃有点心虚,却还是笃定地说:“我刚坠入这里的时候,试过了。这梦境里所有的人,只有你是我能真真正正地触碰到的,也只有你能看得见我。所以,这里除了你我,都是假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说这是梦境,那你证明给我看啊!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母亲送我的衣服,现在还在我身上。”迦楼罗似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说越激动:“你所谓的梦境,对我而言,是我的人生。”

“你犯什么傻?这地方邪门的很,我们回去。”摩诃心头火逐渐旺盛,强硬地将双臂搭在迦楼罗肩膀上,要揽他回去。

“你究竟是谁?我从来没有哥哥,我是母亲的独子,如果非要说梦境,这也该是我的梦境。”迦楼罗岿然不动“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出现在这里?”迦楼罗抬眼盯着摩诃双瞳,冷酷地质问着。

“……”摩诃渐渐松了手,“我没必要和你解释,迦楼罗,你真是很讨厌。”说罢转头独自往小木屋走去。

---------------

Tbc

上班摸鱼真刺激,写得这么ooc还有人喜欢,你们真的是天使了😂







敬启

皮一下很开心

魏之远:我上了我哥

长庚:我上了我爸

江停:我出过车祸

楚慈:我得过胃癌

顾昀:我差点死了

楚晚宁:我死过两次

祁醉:他们说我不是人

楚晚宁:我是木头做的

楚河:我是凤凰

于炀:队长夸我发育好

周戎:小南说我是打桩机

严峫:不大 顶两下

墨燃:绝非俗物 令人叹服

司南:我以前不吃巧克力

吴雩:我不吃肉

费渡:我不吃这个 我不吃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之远:我上了我哥

长庚:我上了我爸


江停:我出过车祸

楚慈:我得过胃癌

顾昀:我差点死了

楚晚宁:我死过两次


祁醉:他们说我不是人

楚晚宁:我是木头做的

楚河:我是凤凰


于炀:队长夸我发育好

周戎:小南说我是打桩机

严峫:不大 顶两下

墨燃:绝非俗物 令人叹服


司南:我以前不吃巧克力

吴雩:我不吃肉

费渡:我不吃这个 我不吃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世菩提净三生

【提灯映桃花】学校生活与家庭矛盾(五)(一个脑洞/瞎写)

★在(四)后补了一点内容(从“关于李湖”到最后),没看过的朋友可以折回去看一眼,不然就接不上啦=w=

————————————————————

        可怜迦楼罗才逃出李湖的魔爪,转眼间又遭受了一波来自亲爹的沉重打击——他打算报个课外兴趣班,却被周晖无情地驳回了。

        具体对话如下——

        迦楼罗:“我要学笛子。”

   ...

★在(四)后补了一点内容(从“关于李湖”到最后),没看过的朋友可以折回去看一眼,不然就接不上啦=w=

————————————————————

        可怜迦楼罗才逃出李湖的魔爪,转眼间又遭受了一波来自亲爹的沉重打击——他打算报个课外兴趣班,却被周晖无情地驳回了。

        具体对话如下——

        迦楼罗:“我要学笛子。”

        周晖:“你闲着没事学这玩意干啥?”

        迦楼罗:“我要学舞蛇。”

        周晖:“就你?得了吧,估摸着还没两天那蛇就先被你吃干净了。”

        迦楼罗:“……不会的。”

        周晖:“……呵呵。”

        就这样,周晖十分残忍地将小儿子嘲讽了一番。这是楚河不在家,要是他在跟前,给周晖一万个魔兽胆他都不敢这么干。

        至于摩诃……他很可能除了吃人和果奔之外就没有别的兴趣了,而这两项是绝不可能有相应的培训班的。再说了,他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孔雀明王,能如他一般同时具有这两点习惯的,恐怕……只有食人族了(喂)。

(周晖冷笑一声:人家食人族至少还知道拿片叶子遮羞呢好吧?他却是连片叶子都没有!

张顺:这难道不是你自己教子无方惹的祸吗……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吐槽……

周晖:……教子无方?内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要知道,当年摩诃几乎都是你哥在带,照你这么个说法,难道他也教子无方吗?

张顺斩钉截铁:不,教子无方的只有你而已。

周晖:……

周晖幽幽道:……内弟,你这是在逼我弑佛吗?

张顺:……)

        然而,这天晚上摩诃被周晖从血海公园拖进家门后,对楚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母亲,我要学烹饪。”

        一句话惊呆了家里三个人。爱吃人的孔雀大明王要学烹饪……细思极恐好吗!

        周晖冷哼一声:“学烹饪?你真学吗?说这话之前先摸摸自己的良心,把这高中三年的学费都给我吐出来!那可是我和你妈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

(李湖翻了个白眼:血汗钱?那是你私下接活时坑来的吧!一只跳尸六百万啊,啧啧啧……

周晖神情阴鸷:互相伤害有意思吗?你伤害我,我伤害摩诃,要不最后再让摩诃小小地伤害一下你,咱仨干脆凑个环儿得了。

李湖瞬间变脸,笑得谄媚:周老大是我错了……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是吧?)

        摩诃不知是不是吃错了药,居然难得好脾气地答道:“我是真心想学烹饪的。”

        周晖又冷哼一声:“就你这不穿衣服的形象,根本进不了人家培训班的大门。”

        摩诃咬牙:“我可以穿的。”

        周晖仍旧冷哼一声:“就你?得了吧,估摸着还没两天那老师就先被你吃了(……)吧。”

        摩诃强压下心头怒火:“……不会的。”

        周晖:“……呵呵。”

        这句“呵呵”终于成为了压死大毛的最后一根稻草——面对周晖的嘲讽与压迫,摩诃终于忍无可忍,长啸一声,揭竿而起(不是),浓烈的火药味顿时弥漫了客厅。

        眼见周晖也眼神冒火,几欲磨刀霍霍向大毛,楚河赶紧摁住他让他千万别冲动。

       摩诃瞅着他爹,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听说血海地狱魔营养丰富,尤其富含蛋白质,而且吃起来口感特别好,嘎嘣脆鸡肉味。”

(迦楼罗:你知道蛋白质是什么吗……

摩诃:……对哦,蛋白质是什么?

楚河:……

周晖:……)

       迦楼罗面无表情:“……所以说人丑(并不)还是要多读书。”

       下一秒,摩诃凌空飞来一脚将自己亲弟弟踹出三米远:“管他呢,反正知道能吃就行了,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正当周晖家里鸡飞狗跳之时,李湖的公寓里却是一片宁静与温馨。

        就在李湖的卧室里,两人在床上……聊天。

        没错,就是十分纯洁的聊天。

        “张二少你知道么,‘李湖’是我在人间用的名字,其实我真名叫胡晴……”

        “哦。‘胡晴’比‘李湖’好听啊,为什么不用真名?”

        “我也是没办法嘛,‘胡晴’这个名字在六道中太响亮了……”李湖一边和张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边趴在床上玩手机,冷不防张顺的爪子悄咪咪摸了过来。

        他回头一记眼刀飞过去,却见摸完了狐狸屁股的张顺一脸无辜地坐在床边,这会儿正冲他这边望过来。

        李湖……胡晴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直勾勾瞪着张顺:“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顺小声道:“想看……想摸你的尾巴。”

        胡晴一时无语,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一直以为偏爱毛茸茸的东西的只有周晖……”

        “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不是人类的天性吗……”

        “滚蛋!你是人吗!”胡晴没好气地一爪子摁在他脸上就往外推,“你身为无色天正佛,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你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张顺的脸可疑的红了。

        “……行行行!爱怎么瞅怎么瞅,爱怎么摸怎么摸,都随你!”胡晴被他红着脸盯了半晌,终于没了脾气,自暴自弃地“biaji”一声栽回床上,化作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少年,九条毛蓬蓬的白色大尾巴铺了满床。

        张顺坐在床边,一边听音乐一边摸得不亦乐乎,满脸幸福与陶醉的神情。幸亏此时胡晴是背对着他的,不然看到他这个样子,估计掉下来的鸡皮疙瘩能盛满一只大浴缸。

        不过……这画面竟然还蛮和谐的。

        “胡晴啊胡晴,你说你好好一只公狐狸,为啥非要变个女人呢?”张顺手上忙着给狐狸尾巴顺毛,嘴上也闲不下来,“你就这个样子不好么?明明这么有爱……”

        “那还不是看在你喜欢美女的……”垂头丧气趴在床上的胡晴随口答道,话说了一半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时他再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已经太迟了。

        “……哦?原来你一早就看上我了?”张顺愣了一秒,只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继续摸了两把手下毛茸茸的尾巴,内心世界却是波涛汹涌,“变做女人……是想诱我上钩?”

        “呃这个……算是……吧?”胡晴欲顾左右而言他,忽然想到对自己至关重要的尾巴还捏在张顺手里,遂在花三秒钟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还是乖乖承认了。

        “不愧是只九尾狐狸,果然狡猾得很。”张顺说着翻身上床,将毛茸茸的大尾巴裹在身上,“……哎,咱商量个事呗?”

        “……嗯?”

        “你就保持着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抱着睡一个晚上好不好?让我抱一晚上,我就原谅你之前对我隐瞒性别这件事,怎么样?”张顺怀里抱一条,身上搭一条,肚子下边还垫着一条,仿佛一头扎进了毛茸茸的海洋里,幸福得几乎要晕死过去了,“真的好舒服哎……”

        胡晴:“……”

        ……他突然好想拿尾巴捂死这个不要脸的。

        胡晴一甩尾巴:“让你抱一会就行了,别得寸进尺。”

        张顺冷不防给白毛糊了一脸,却也没恼,只用脸颊轻轻蹭了蹭那条温软的尾巴,喃喃道:“……可我想抱一辈子。”

        胡晴突然不说话了。他将自己烧得熟透了的脸深深埋进枕头里,任凭张顺怎么叫他都不抬头。

        ——这真的是以前那个傻fufu的张二少么?他什么时候学会说情话了?

TBC.

BY一世菩提净三生

2019.8.19

Lightern

【迦楼罗x摩诃】归(七)

相遇了相遇了相遇了,然后稍微兄弟齐心破个幻境,再小虐个一下,就可以开起小che che了哈哈哈哈哈。


1.


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迦楼罗依旧每天坐在小木屋前吹花瓣……上回爹妈明明说要送他去无色天,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不仅这件事情不了了之,迦楼罗这两天甚至连周晖和楚河的影子都没见过。


哦,唯一不同的是手上多了个毛茸茸的狐狸团子,随便撸不咬人那种。


“小狐狸,你说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这个脑子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迦楼罗一脸严肃,嘴上问着小狐狸,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号质问自己……


“因为你在我的梦里。”身边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把迦楼罗晃得抖了抖。转过头才发...

相遇了相遇了相遇了,然后稍微兄弟齐心破个幻境,再小虐个一下,就可以开起小che che了哈哈哈哈哈。


1.


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迦楼罗依旧每天坐在小木屋前吹花瓣……上回爹妈明明说要送他去无色天,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不仅这件事情不了了之,迦楼罗这两天甚至连周晖和楚河的影子都没见过。


哦,唯一不同的是手上多了个毛茸茸的狐狸团子,随便撸不咬人那种。


“小狐狸,你说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这个脑子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迦楼罗一脸严肃,嘴上问着小狐狸,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号质问自己……


“因为你在我的梦里。”身边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把迦楼罗晃得抖了抖。转过头才发现,说话的是个……几乎裸着的男人?!


“……你谁?”某大鹏鸟面不改色地问。


“……你哥。”某孔雀不屑地瞥了一眼状况外的弟弟,随口一答。


“哪个哥?”


“……算了”某孔雀觉得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当哥哥的自觉,弟弟再傻能怎么办?那也不敢吃了啊。


“咳咳”迦楼罗稍微稳了一下心神,仔细打量那个男人。刚刚被赤裸的身体给镇住了忽略了那张脸,迦楼罗心里不自觉的感慨:他真漂亮啊~


“我不管你是谁,你说我在你的梦境里,可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我会在你梦里,你又怎么能证明我在你梦里呢?”迦楼罗:越好看的人越危险,我要问清楚。


摩诃此刻真的非常想打死这只傻鸟,天知道这傻孩子怎么敢在他面前素质好几连的。摩诃很暴躁,想吃鸟,尤其是金翅大鹏鸟。


“懒得解释。”摩诃一个白眼翻过去,“你要是想搞清楚自己是谁从哪来我和你什么关系,就帮我破开这个梦境。”


“……”


看迦楼罗不做声,摩诃更加暴躁了,上去就扯着迦楼罗的耳朵大喊:“傻x我好久不吃人了最近心情又不好不想亲自动手!你必须陪我破开这个劳什子鬼梦!!!”


“话说,这位大哥,你要不要穿一下衣服。这个……我父亲母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但如果被我母亲看到你……这样,父亲大概率会把你打回原形。”


“呸!周大傻x我还怕他?!”但摩诃还是自觉地进屋从迦楼罗的包里掏出来了套衣服胡乱穿上了。“还行吧,傻弟弟好歹还记得给我带套衣服,暂时不吃他了。”


屋外迦楼罗还在当机状态,“周大傻x这个称号怎么这么似曾相识呢?”脑壳又开始疼的某只大鹏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好像抓得怀里那只母狐狸毛都炸起来了……


2.


“我这几天有仔细的逛过周围,发现我的梦境只局限在这房子到那边的湖那里。”摩诃夺门而出那天本来想直接劈了这梦算了,结果常规操作根本不好用,这反倒是让他起了兴趣。


“傻鸟,你在这梦里多久了?”摩诃踢了踢一旁吹花的迦楼罗。


“我不知道。在我的记忆里,我一出生就住在这了。”迦楼罗百无聊赖,左手捏着花茎,右手揪起一片花瓣,仔细观察了一下花瓣的褶皱,把花瓣摆了一个角度,冲着花瓣吹了口气。


“……”摩诃此刻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bug了竟然能容忍这么无聊的人。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对劲的,我觉得我的记忆有问题。”


“嗯哼?”摩诃哼了一声,示意某只继续说。


“老实说,我到现在都还在困惑,说好了送我去无色天呢?怎么才一晚上爹妈就都不见了,无色天也没有影。”


“哦还有,我觉着我生下来到现在时间过得好快,怎么突然我就长这么大了,这是神鸟的正常生长进度么?”


“哦还有,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子了,之前想去湖边看,可每次一走到那就会被别的事情打断。”迦楼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个漂亮孔雀出现之后,自己下意识地愿意和他聊天,告诉他这段时间所有的疑问和不安。


“按照你的说法,那个湖大概就是这个梦的边界。你是被什么东西困在我的梦里了。可是我这两天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前两天你都看不见我,就像我是空气一样。”摩诃感觉脑子有点乱,本能地有点抗拒动脑子,又开始暴躁了……害。


“我觉得既然我现在能看到你,说不定就是这个梦有什么变化了。走吧,我想去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摩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迦楼罗拽着宽大的衣袖往湖边走去了……


------------------------

TBC


当事孔雀:怎么肥四?

当事某鹏:好乖哦

对不起,我已经彻底沙雕了








我是每天都在丢脸的黎云生

【桃花/骨科】迦楼罗是小鸟④

草 弟弟小时候到底什么样 枯了


沙雕无脑,笑笑就好


OOC❗呜呜呜我真的OOC了草

——————————————————————

“啾啾啾”小迦楼罗发出了快活的鸟叫。


摩诃点点菜单上的蛇干:“上一盘,打包十份。”


迦楼罗快乐蛇。


“啾——”迦楼罗坐在干净的汤都不剩的盘子边说道。


摩诃一下一下戳着手机道:“蛇,蛇,整天就知道吃蛇,我看你长得倒像个蛇。”


迦楼罗鸟丝毫不心疼之前辛辛苦苦挣钱的自己,大有一个月内吃光一年存款的势头。


迦楼罗大声地打了一个嗝,恰好菜在这时候上了,他又蹭一下飞扑过去。


“哟,美女您这鸟不错啊。”服务生一手掇下菜一手收起空盘...

草 弟弟小时候到底什么样 枯了


沙雕无脑,笑笑就好


OOC❗呜呜呜我真的OOC了草

——————————————————————

“啾啾啾”小迦楼罗发出了快活的鸟叫。


摩诃点点菜单上的蛇干:“上一盘,打包十份。”


迦楼罗快乐蛇。


“啾——”迦楼罗坐在干净的汤都不剩的盘子边说道。


摩诃一下一下戳着手机道:“蛇,蛇,整天就知道吃蛇,我看你长得倒像个蛇。”


迦楼罗鸟丝毫不心疼之前辛辛苦苦挣钱的自己,大有一个月内吃光一年存款的势头。


迦楼罗大声地打了一个嗝,恰好菜在这时候上了,他又蹭一下飞扑过去。


“哟,美女您这鸟不错啊。”服务生一手掇下菜一手收起空盘子。


摩诃并不介意食物们对自己的称呼,反倒是迦楼罗像一束金光一下子冲过去,被摩诃掐着yi(第三声)巴拽了回去


又不是你哥哥,有什么话好说的。


“……您这鸟不大,脾气倒不小啊!”门外的声音渐行渐远。


摩诃:血海脏话


他一转头瞪已经吃了十几盘的迦楼罗:“其实你是傻逼周晖和一个十万八千斤的母猪精的私生子吧。”


“啾!”

——————————————————————

哈哈我又来丢脸了/……


要不end?


明天返校 弧到25号 正在搞骨科皇瑟


纤歌在扩列!

占tag致歉
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帮忙宣群……
原耽语c
群规见p2
新群就俩人
进群就是元老(?)
不禁小白!
欢迎各位(。・ω・。)ノ♡

占tag致歉
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帮忙宣群……
原耽语c
群规见p2
新群就俩人
进群就是元老(?)
不禁小白!
欢迎各位(。・ω・。)ノ♡

闰土胯下那只猹
随手一张酒吧楚河,今天也是画不...

随手一张酒吧楚河,今天也是画不出漂亮凤凰的一天。

随手一张酒吧楚河,今天也是画不出漂亮凤凰的一天。

远辞

语c新群求大佬康康

新建语c群,只有一个人,来了就是朋友,不禁白,群号:658521712

群名:来一杯崂山白花蛇草水,皮可重二,详细见群公告,如有意来送管理。

另:群主超好相处滴,没什么事儿聊天也可以,qq号:1763796319,欢迎各位大佬扩列鸭(比心

想要评论和私信,可怜可怜孤寡新人吧各位大佬?
占tag致歉

新建语c群,只有一个人,来了就是朋友,不禁白,群号:658521712

群名:来一杯崂山白花蛇草水,皮可重二,详细见群公告,如有意来送管理。

另:群主超好相处滴,没什么事儿聊天也可以,qq号:1763796319,欢迎各位大佬扩列鸭(比心

想要评论和私信,可怜可怜孤寡新人吧各位大佬?
占tag致歉

弹钢琴的虎鲸



不好意思打扰了

请问在哪里可以找到《提灯映桃花》的番外篇呢?我刚看完正文,但是一直找不到番外,真的好想看番外啊啊啊啊qwq



不好意思打扰了

请问在哪里可以找到《提灯映桃花》的番外篇呢?我刚看完正文,但是一直找不到番外,真的好想看番外啊啊啊啊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