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摄影师

73838浏览    18859参与
摄影师°少林

特羡慕两种人:有能力不当废物的,和有条件当废物的。

特羡慕两种人:有能力不当废物的,和有条件当废物的。

摄影师°少林

你以为有的人变了,其实不是他们变了,而是他们的面具掉了。

你以为有的人变了,其实不是他们变了,而是他们的面具掉了。

摄影师°少林

宁愿像个孩子,不肯看太多的事,听太多的不是,单纯一辈子。

宁愿像个孩子,不肯看太多的事,听太多的不是,单纯一辈子。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八十一章—人偶的规律

第八十一章—人偶的规律

卡尔现在很懵,莫名其妙被传送到植物园之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手持弓箭的人偶大军,

卡尔觉得他的心中有无数只草你马奔腾而过。

“小棺材!”当下他立刻使用小棺材来进行防御,

弓箭的杀伤力并不足以打破小棺材的防御,

只可惜卡尔小看了人偶军团的反应力,

眼见普通的攻击无法奏效,

人偶军团立刻改变了箭的种类,不再只是普通的箭,

而是附加各种不同属性魔法的特制弓箭,

看到如此变故的卡尔只觉得自己凉凉了⋯⋯对一个新生有必要这么狠吗!

如雨般的箭矢全部射向卡尔,

卡尔闭上眼睛不敢面对,

但是预期的疼痛却一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刀刃画过空气的声音和箭矢断掉的...

第八十一章—人偶的规律

卡尔现在很懵,莫名其妙被传送到植物园之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手持弓箭的人偶大军,

卡尔觉得他的心中有无数只草你马奔腾而过。

“小棺材!”当下他立刻使用小棺材来进行防御,

弓箭的杀伤力并不足以打破小棺材的防御,

只可惜卡尔小看了人偶军团的反应力,

眼见普通的攻击无法奏效,

人偶军团立刻改变了箭的种类,不再只是普通的箭,

而是附加各种不同属性魔法的特制弓箭,

看到如此变故的卡尔只觉得自己凉凉了⋯⋯对一个新生有必要这么狠吗!

如雨般的箭矢全部射向卡尔,

卡尔闭上眼睛不敢面对,

但是预期的疼痛却一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刀刃画过空气的声音和箭矢断掉的坠地声。

“学弟,战斗中切记绝对不可以闭上眼睛喔。”

熟悉的学生会会长出现在卡尔面前,

银白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摆动,

华丽的剑法搭配上学长灵活的身手就如同在跳舞一般,轻易就能让人看着着迷。

“动起来吧学弟,它们并没有那么难以对付。”

约瑟夫的话语流进卡尔的耳中,明明正在战斗中,

卡尔却觉得约瑟夫就像正在他耳边一样,

拉了拉口罩将脸庞更加遮挡起来,

他冷静下来观察着人偶们的行动。

瑞丝主任没有办法同时操控所有正在学校中的人偶,

(其实是她懒得控制)

所以她一定会编制好一套系统让人偶去服从,

那么人偶的行动就一定有规律可言,

卡尔一边防御一边思索着人偶们的行为模式,

人偶的随机应变能力非常高,

基本上只要攻击无效超过三次就会自动改变招式,

它们甚至还会自己重新组合攻击产生新的招式,

这些能力和活生生的人一样,

真是不得不佩服瑞丝主任能够制造出如此了不起的工业结晶,突然间,

一个想法在卡尔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根据他的观察,

人偶似乎会有判定眼前敌人实力等级的机制,

面对敌人时,

它们会选择将火力集中在实力较强的人身上,

就像现在正被围攻的约瑟夫学长一样。

“小棺材,吸引它们!”卡尔像小棺材发出了指示,

只见小棺材缓缓的将棺材板翻开,

浓厚的魔力从其中散发出来,

人偶军团明显侦测到这极高的魔力值,

所有人偶纷纷转移攻击目标。

“学长!”卡尔向约瑟夫喊道,同样清楚卡尔替自己创造机会的约瑟夫露出了微笑,

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按下快门。

“游戏开始。”一瞬间,

约瑟夫学长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但卡尔知道约瑟夫学长去哪里了,

下一秒,人偶像是被不知名的力量给攻击,

它们纷纷肢解倒下,水晶糖果从它们身上滚了出来。

“反应的很好呢,卡尔。”

约瑟夫学长出现在卡尔身后夸奖他,

这个小学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你的使役有着很大的可能性呢⋯⋯很值得期待。”

约瑟夫看着小棺材说,

但是卡尔并没有很仔细去听对方说了什么,

他在刚看完约瑟夫的战斗之后更加想确定一件事情。

“学长,请问你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被卡尔的问题愣住,

约瑟夫没想到这个小学弟会问这个问题。

“硬是要说的话⋯⋯我的能力可以分成两个来说明,

一个是你看过的镜像世界,而另一个则是⋯⋯”

“时间。”没有等学长说出来,

卡尔自动自发的接下了学长的话。

“⋯⋯正确答案,正是为什么我的镜像世界里的时间能随我控制,你想知道什么呢?”

察觉到卡尔似乎有些话想要,约瑟夫看向这位一向不爱说话却时常能勾起他兴趣的学弟。

“学长⋯⋯能请你帮个忙吗⋯⋯这件事恐怕⋯⋯只有学长你办得到。”


咎宴°

手机屏幕坏了只能手绘了,上色渣p1是私设魔法学园的阿约,以及稿子都不打直接画的亚兹和原皮阿约

手机屏幕坏了只能手绘了,上色渣p1是私设魔法学园的阿约,以及稿子都不打直接画的亚兹和原皮阿约

伏特加酒

殓摄相性一百问【11~15】

*ooc警告【前十问走合集】


*鸽王横空出世【其实是忘了。】 @千希酱 我没弃!没弃!


千希:渐入佳境——第十一题,您怎么称呼对方?

约瑟夫:伊索?有时候也会喊入·殓·师【笑】这样的,太多了数不过来,随心情喊吧。不过不管怎么喊他都会回应就是了。

卡尔:【无奈】因为只有您才会给我起这样奇怪的外号。

祭酒:那么卡尔先生呢?

卡尔:约瑟夫先生、德拉索恩斯先生、摄影师先生。

约瑟夫:看吧,屈指可数。

卡尔:【偏过头不语】

约瑟夫:但只要是伊索喊的我都喜欢。【用指甲顺了顺人扎起的小辫】


祭酒:跳过跳过。第十二题,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约瑟夫:这个倒真没仔细想过,只要是伊索...

*ooc警告【前十问走合集】


*鸽王横空出世【其实是忘了。】 @千希酱 我没弃!没弃!


千希:渐入佳境——第十一题,您怎么称呼对方?

约瑟夫:伊索?有时候也会喊入·殓·师【笑】这样的,太多了数不过来,随心情喊吧。不过不管怎么喊他都会回应就是了。

卡尔:【无奈】因为只有您才会给我起这样奇怪的外号。

祭酒:那么卡尔先生呢?

卡尔:约瑟夫先生、德拉索恩斯先生、摄影师先生。

约瑟夫:看吧,屈指可数。

卡尔:【偏过头不语】

约瑟夫:但只要是伊索喊的我都喜欢。【用指甲顺了顺人扎起的小辫】


祭酒:跳过跳过。第十二题,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约瑟夫:这个倒真没仔细想过,只要是伊索的声音就好~

千希:那老·婆之类的呢——【摆手势让观众们停下起哄声】看吧,不许逃避,观众们的呼声很高呢!

约瑟夫:我是个男人,为什么一定要分这些无聊的称位呢。Tous les êtres humains naissent égaux.(人生而平等。)我与伊索相恋不是为了抢占女孩们的特定称位,也不是为了让自己能多受照顾一点而甘愿将自己女性化。我和他是对等的关系,我是个男人,我也能够负起男性的责任。

卡尔:我赞同先生的观点。

约瑟夫:哈哈,不过平日来也的确是多受了伊索的照顾就是了。

卡尔:您也教会了我很多。【顿】我的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要是约瑟夫先生的声音我都能分辨出来。

祭酒:令人落泪。

千希:感人肺腑。


祭酒: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约瑟夫:黑猫。

卡尔:白兔?抱歉我沒怎么注意过这方面。

千希:因为太忙了?突然好奇——

卡尔:【打断】下一个问题。


千希:嗷?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约瑟夫:书吧,空闲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读。【笑】

卡尔:我的话,一只猫?有时太晚回家了让先生等太久了。

约瑟夫:那不就更像老年人了。【不满】

卡尔:我希望猫能够弥补我不能陪着您的时间,抱歉。

约瑟夫:【撇过头】好的好的,我原谅你了。


祭酒:好的,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约瑟夫:虽然很伤人,但我想要的我都有了。【把手覆上卡尔的手】包括这个,也是我的了。【笑】

卡尔:【任约瑟夫把指节扣进自己的指缝间】我没什么想要的,先生能够不离开我就足够了。

千希:柠檬树上柠檬果,嘤。


末璐灵Cynthia

《为什么灵不更新的原因》

我是真的太难了!现在几乎全科不及格了,都快要会考了!我感觉我真的要凉了(哭)

《为什么灵不更新的原因》

我是真的太难了!现在几乎全科不及格了,都快要会考了!我感觉我真的要凉了(哭)

唐艝

截图磕粮真爽!!!*٩(๑´∀`๑)ง*
友情提示先看白色字体哦!
更正:第一张图卡尔的话“我不习惯与别人接触……”

截图磕粮真爽!!!*٩(๑´∀`๑)ง*
友情提示先看白色字体哦!
更正:第一张图卡尔的话“我不习惯与别人接触……”

裤子晚梦

写纳

原推@Luna.W🌙10月かご荘【赤の教会01a】 (@luna_w27)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luna_w27/status/1122067278197956609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写纳

原推@Luna.W🌙10月かご荘【赤の教会01a】 (@luna_w27)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luna_w27/status/1122067278197956609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裤子晚梦
夏日(这样的痛包请给我来一打!...

夏日(这样的痛包请给我来一打!)

原推@Luna.W🌙10月かご荘【赤の教会01a】 (@luna_w27)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luna_w27/status/1160016117865123840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夏日(这样的痛包请给我来一打!)

原推@Luna.W🌙10月かご荘【赤の教会01a】 (@luna_w27)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luna_w27/status/1160016117865123840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有害垃圾

是游戏中的小脑洞xx
吵架好可爱我好喜欢!!!
约式蒙逼)
含微量摄殓

是游戏中的小脑洞xx
吵架好可爱我好喜欢!!!
约式蒙逼)
含微量摄殓

有个死给追我

画了一下兽和球队pa

我太难了,卑微到上面棉袄下面短裤

画了一下兽和球队pa

我太难了,卑微到上面棉袄下面短裤

行かないで

不得不承认,短头发的约瑟夫是年轻可爱的www但是我更喜欢原来的发型,看起来毛茸茸的ฅ˒˒
———————————————————————
产粮地:Instagram      作者:tory_c44
链接    已授权✔️

不得不承认,短头发的约瑟夫是年轻可爱的www但是我更喜欢原来的发型,看起来毛茸茸的ฅ˒˒
———————————————————————
产粮地:Instagram      作者:tory_c44
链接    已授权✔️

Eli拾きゅう

继“父”(3)

★抱歉啊!

★这么久才更……

“……”

“……”

餐厅一片寂静。

来让我们看看时间倒回术吧!

由于被约瑟夫压着,常年不运动,吃得又不多的伊索起不来了……

然后……

就这么愉快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约瑟夫不禁尴尬。

伊索也不禁尴尬。

“伊,伊索……”

“我很好,谢谢关心。”

“可是!”

“没事的!”

约瑟夫按照以前的经验从伊索的语气中,明显感到。

伊索生气了!嘤嘤嘤……

虽然约瑟夫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态度强硬地提高了音量。

“不行!我要检查一下!”

“不用!!!”

约瑟夫不管伊索怎么拒绝,怎么叫,硬是把他按在餐桌上检查了。

“嗯……”

约瑟...

★抱歉啊!

★这么久才更……

“……”

“……”

餐厅一片寂静。

来让我们看看时间倒回术吧!

由于被约瑟夫压着,常年不运动,吃得又不多的伊索起不来了……

然后……

就这么愉快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约瑟夫不禁尴尬。

伊索也不禁尴尬。

“伊,伊索……”

“我很好,谢谢关心。”

“可是!”

“没事的!”

约瑟夫按照以前的经验从伊索的语气中,明显感到。

伊索生气了!嘤嘤嘤……

虽然约瑟夫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态度强硬地提高了音量。

“不行!我要检查一下!”

“不用!!!”

约瑟夫不管伊索怎么拒绝,怎么叫,硬是把他按在餐桌上检查了。

“嗯……”

约瑟夫一只手按着伊索 手,另一只手翻开了伊索 衣服。

“你看!都青了!还不让我检查!”

伊索红着脸,转过头去。

“你……你放开!”

“等一下……”

说着,约瑟夫的手摸上了伊索的颈椎骨。

“有点弯了……”

约瑟夫露出心疼的亚子。

“下次你叫醒我!知道没!”

伊索没说话。

“?”

约瑟夫低了低头。

伊索俩眼圈红红的。泪珠挂在眼睫毛上,为跳水做准备。桌子也湿了一片了。

惨了!忘了伊索的社恐和肌肤敏感了。

“伊,伊索,那个……”

趁着约瑟夫的手松开了一点,伊索挣开约瑟夫的手,回了房间 。他现在不想看见那家伙的脸。

惨了,生气了……(你就追妻火葬场吧,帮不了你了。)

伊索回到房间,又研究起了那台机子。

“嗯……未来有所不同啊……”

第二天……

“伊索!我求求你了!出来吃点东西吧!”

从昨天早上开始,伊索就没有吃过一次东西了。

“BOSS,该出发了。”

“闭嘴!”

“BOSS……”

“那……伊索,我出门了,你一定要出来吃点东西啊!”

“终于走了……”

伊索理了理衣服。走到了餐厅正准备吃饭。

“当!”

盘子子掉地上了。

“子弹!”

伊索下意识地跑向了旁边的厨房。

可是,厨房这边也有人!

咚!

大门开了……

★真的!很抱歉!这么晚才更……

★跪求评论啊!!!





NkLz💤
混更?不是。我连混都懒凌晨的排...

混更?不是。我连混都懒
凌晨的排位和匹配 很肝的感觉?

混更?不是。我连混都懒
凌晨的排位和匹配 很肝的感觉?

小壶妖七允
2019.10.17 摸鱼,依...

2019.10.17

摸鱼,依旧是美丽的约约

2019.10.17

摸鱼,依旧是美丽的约约

摄影师°少林

有些事放开就好,看开就好,不必计较太多。心宽,就是对自己最好的礼物。

有些事放开就好,看开就好,不必计较太多。心宽,就是对自己最好的礼物。

一筐小杏

第一章:暗箱


现代pa


庄园约x社畜卡


(生活不易,卡尔叹气)


这是位高傲的贵族绅士在庄园内开启传送时被空军一枪打断,技能发动出现故障,误入次时空,改变卡尔处事态度的同时也在此世界越陷越深的故事。


将箱外的景色投射到箱内,形成颠倒且两边相反的奇妙影像。 


———————————————————


“你可终于来了!”站在门口不住张望的同事一见的士车门开,里头的人正是自己翘首以盼的人,还未等人后脚落地就等不及的拽着人的胳膊往楼里跑去。


卡尔被拽得一个踉跄。


这时已过凌晨一点,门内却传来刻意压低后的细杂声音,这种人多时的交谈声对卡尔无疑是...

第一章:暗箱


现代pa


庄园约x社畜卡


(生活不易,卡尔叹气)


这是位高傲的贵族绅士在庄园内开启传送时被空军一枪打断,技能发动出现故障,误入次时空,改变卡尔处事态度的同时也在此世界越陷越深的故事。


将箱外的景色投射到箱内,形成颠倒且两边相反的奇妙影像。 


———————————————————


“你可终于来了!”站在门口不住张望的同事一见的士车门开,里头的人正是自己翘首以盼的人,还未等人后脚落地就等不及的拽着人的胳膊往楼里跑去。


卡尔被拽得一个踉跄。


这时已过凌晨一点,门内却传来刻意压低后的细杂声音,这种人多时的交谈声对卡尔无疑是一种折磨,但现在似乎也不是能够计较这些的时候了。


这样的深夜,只要有人唤他,就意味着——有难修补的死者被送来。 


“人齐了,大家动工吧。”


卡尔双手扶着膝盖靠着背一旁的架子大喘着气并在脑海中飞快的消化着接收的讯息。


是一具卧轨自杀的女性尸体,看台上白布明显凹下去的一块,面部大概要全部重塑。


卡尔终于平稳了气息后,上前与同伴们围绕着手术台站齐,例行默哀后掀开白布,入眼尽是不忍睹,没跟过两次工作的小实习生面色骤白,虽然忍了回去但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反呕声,得到卡尔一个不满的眼神后委屈的低头往旁边人身后躲了躲。


“好了,大家先开始还原整体面部结构吧,死者脸骨完全凹入颅内……”


“啊,好累,背都僵了。”新来的女助手将手里的细刷放回工具盒内,摘了手套双手反过背用力够了够,像是卸下重担似的对着右手边的实习生说。


同组的同事正是此件修补工作的负责人,但他放下手里工具时瞟了眼身旁的卡尔后顿了顿。


“今天也算是还原出了个大概吧,大家收拾收拾下班吧,卡尔,今天你再帮我值次班,我有个很重要的约会,拜托了。”同事用力拍了拍卡尔的肩,转身便走像是知道卡尔一定会答应。


“嗯。”卡尔淡淡的嗯了声算是回应,蚊呐般的声音细弱的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好哥们!你这么强,后续处理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了。”到了门口将手套一丢,同事连头都没回,撇下句话便火急火燎的跑走了,生怕卡尔反悔似的。


“总是仗着卡尔学长脾气好,将工作甩给卡尔学长的前辈真是太差劲了。”看人一走立刻和身边实习生吐槽的女助手愤愤不平道。


伊索·卡尔,是比她大三届大学学长,是那年她刚入学时的优秀毕业生代表,演讲时那文弱有礼的语气,台上的人不宽不厚的肩,挺拔柔韧的腰身,笔直修长的双腿被黑西裤紧紧包裹,一切都深深印刻在台下人的心上,那次过后,就在也没见过了,杰出的青年总会早早被好的用人单位要走,直到她努力学习进入这里。


学长还是那年留在她心中的样子,浸在社会中却并未被雕琢半分,当初的文雅安静却成了好被人催使的错误。


“嗯,是啊,话说姐你相亲相的怎么样了?”实习生的话拉回了女助手的思绪,这才发现她已经直勾勾的看了对面那个身影许久。


“别提了,去老地方喝一杯吧。”女助手收回了视线装作不经意转移了话题,她还是不想在学长面前谈论这个,虽说她在意的那个人可能并没听进去她们的谈话,处理工作时的学长就是个专注到极致的疯子。


“卡尔前辈,一起去喝一杯吧……下班收拾收拾先去吃个晚饭?”意识到卡尔还需要值班,实习生及时改了话头。


专注修补眼前死者面容的卡尔似是并没有听见般,令门口叫他同行的小实习生有些尴尬。


“咱们走吧,整天阴阴沉沉的也不说话,平时我们跟他说话连眼神都欠奉,就是个怪人,别管了,走了。”拿着文件的另一人走到门口,将文件抽出扔到桌子上拉了拉实习生的胳膊意识她别再搭话直接走人。


“那我们先走了,前辈你最后一个别忘将尸体放回冷藏库。”说完半晌,又无任何回应,门口小实习生叹了口气,被身边人搭了肩拉扯着走了。


‘整个工作室又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本就阴冷封闭的工作室少了人气配着正中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更显阴森可怖,卡尔却像不知所觉般环顾了四周复又低下了头专心手头的事,眉骨,颧骨处都凹陷了大块,要是彻底还原可是个不小的工程。


身边没了人,卡尔反而松了口气,他还是无法适应人多的环境,只有在自己一个人时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细瘦的指节抚过凹入颅内的额骨,抹去了被鲜血浸的湿润的泥土,卡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小块夹杂着碎石颗粒的肉沫仔细的刷着。


给生者慰藉,予亡者尊严 。


这是卡尔研究生时期的导师在第一次授课时便着重强调的,也让卡尔多年奉行。


因为这些日子的连续值班,即使是偶尔得来的休息时间,也都套着蓝色入殓服,合衣而睡,以便随时开始工作,好不容易回了趟家,刚打算粘枕头又被叫了过来,卡尔看着面前死者脸上的污渍愈发不清,大脑有些浑浊。


“好晕。”身体过于沉重冰冷,大概是着凉了吧,今天看来不能再继续了。


将尸体收回冷库内,检查好仓库门锁后,卡尔换下那身沾染了腥臭的外套,最后一个出了楼。


为了抄近道回家,卡尔出了门口习惯性往左一拐进了后巷,小巷子狭窄漆黑,常有抢劫盗窃等恶性事件发生,就算有同伴女性也是万不敢走这条路的,而卡尔仗着自己身无分文,这条夜路走了上百次也未有过事发生,作为一名常年与尸体打交道的入殓师,接到的总是些面目肢体残缺破烂不堪需要他们这种职业整理仪容,所以卡尔不信鬼神也是不怕黑的。


到了家门口翻钥匙的卡尔就已经是烧糊涂的了,开了门对着房内半晌未动。


‘出门……忘关灯了么?’好像自己从来不开餐厅灯吧。


浆糊胶住了卡尔的大脑,意识也有些不清晰了,凭着感知找对了拖鞋往前挪动了几步扑通一声栽倒在沙发上。


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不分时间的加班,或是突然殡仪馆来了电话,来了位棘手的“客人”要他去帮忙,可能也是知道他个性腼腆不善言谈不懂得拒绝所以总是使唤他做这做那。而他也是为了处好同事关系对一切都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也没了时间去注意自己的身体。


额头一片滚烫,一只冰凉的手触到高热的地方,卡尔如炎夏时贪取温凉的的猫咪般感觉到额头上的冰凉若远若离,难耐的伸长了颈子探过头来回蹭动着,急促的喘息夹杂着热气,高热让趴在沙发上的卡尔浑身既热却又感到冰冷乏力。


大概自己也记不得什么时候有好好休息过了。


已经听不清耳旁在说些什么了,只记得是个十分有磁性的声音,升降优雅,带了些古欧的味道,很好听。


可能是身旁依稀有人的气息,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以摔在地上脆裂的响声而告终。


阳光从窗帘缝隙出射入室内,晃得熟睡中的人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啊……我好像昨晚……发烧了’卡尔瞅了瞅天花板,抬起右小臂遮住被光线刺激到的眼睛刚要睡去,突然又忽的坐了起来,怔了半晌。


这是……


卧室!昨晚我好像直接倒在了客厅……很好听的声音,身体悬空的感觉……


卡尔猛地掀开被子,就算暖在被子里也是一片冰凉的脚却反常被捂得温热,本应触及地上的脚却踩中了一双毛绒拖鞋。


家里进来人了。


卡尔来不及多想,没等站好一把拉开卧室门冲了出去,刚到楼梯处却闻到一股浓浓的米香,‘现在的贼这么有素质么?拿了东西还要留下报酬再走?’


卡尔不切实际的想着,一低头却对上了一双如深潭般不可见底的碧色眸子,突然和“贼”打了个照面的卡尔差点一个没踩稳滚下楼,楼梯下浑身散发着一股子不容忽视的艺术气息的青年却不合时宜的端着一碗粥,看见他醒了亮到发光的视线让卡尔避无可避。


“你是?”理智回笼的卡尔咽了咽口水,忍住肚饿的叫嚣问道。


“我……”约瑟夫愣了愣,本来见他醒来惊喜的面色突然变得阴沉,高高挑起的嘴角也落了下去。


“什么味道?”还没等他开口说完,卡尔闻到一股焦糊的味儿,“你做完粥是不是忘关锅了!”


一串短促的拖鞋声从身边闪过,约瑟夫不明所以的跟了过去,看到卡尔站在本是自己弄的一片狼藉中央,此时却有些不敢抬头对上面前人的视线的感觉。


撒的到处都是的米,五颜六色的,他分不清是哪种所以一样拿了点都煮了进去,炉具近火处还散着几粒爆米花,水池里碎裂的碗,仍呲呲冒水开到最大的水龙头,咕嘟咕嘟冒泡已经很大一股焦糊味的锅,锅底也有些发黑,看来火已经被很快的关上了,明明很难弄的啊?他也是摆弄了好久才不知道碰哪了才出火了。


抬头悄悄瞄了眼熟悉的身形,那个无奈控诉的眼神,果然还是他熟悉的卡尔,本质都一样,没有变。‘但……好像,犯错了’




这章是卡尔视角,下章老约的。


无厘头小剧场


本来是想做顿爱心早餐的约瑟夫:honey!看我看我!(这个卡尔怎么好像不认识我的亚子)


是心动啊~糟糕眼神躲不掉~


卡尔眼神死亡的看着端着粥一脸无辜的人:毕竟粥也是为我做的,不生气不生气。


约瑟夫:尝尝我做的粥(递过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分不出来是什么的一团……粥?)


卡尔:……


约·居家好窃贼·瑟·拆厨房·夫:TAT ?


(可不看)↓


来自卑微小杏的深夜吐槽:


本来只想写个一发完,结果脑洞太大收不住只能成中短篇,我能说我一开始的设定是be么,有些纠结的弱弱举手(一个赛车手怎么能莫得驾照呢,qing到浓时自然do,去污粉要大袋那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