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摘录

24278浏览    9064参与
等风来

他们一无所知,深信世界毫无变化照常运转。其实并非如此。世界正在他们并不知晓的地方发生变化,直至无可挽回。

——《眠》

他们一无所知,深信世界毫无变化照常运转。其实并非如此。世界正在他们并不知晓的地方发生变化,直至无可挽回。

——《眠》


王大眼獸

其实生活就和打游戏一样,该进则进,该退则退,有的时候就要猥琐发育不要浪,整理好思路总会明白该做什么的

---网易云评论

其实生活就和打游戏一样,该进则进,该退则退,有的时候就要猥琐发育不要浪,整理好思路总会明白该做什么的

---网易云评论


白木叶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仓央嘉措

★可惜,有些路,走上去就不能回头,决绝的人可以砍掉自己的脚,但是心还是会继续往前。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人对本来就槽糕的东西有一种天性中的放弃。这大概是为什么好的总是容易更好,坏的总是容易更坏。
——七堇年《平生欢》

★不管昨夜的你是有多么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的世界依旧车水马龙。
——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月亮是一段隐喻,一种修辞,一团坍缩的波函数,一个来不及折叠的错误,一行写在水面的诗,一小把悲哀的种子。
——高述《文学灯笼》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仓央嘉措

★可惜,有些路,走上去就不能回头,决绝的人可以砍掉自己的脚,但是心还是会继续往前。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人对本来就槽糕的东西有一种天性中的放弃。这大概是为什么好的总是容易更好,坏的总是容易更坏。
——七堇年《平生欢》

★不管昨夜的你是有多么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的世界依旧车水马龙。
——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月亮是一段隐喻,一种修辞,一团坍缩的波函数,一个来不及折叠的错误,一行写在水面的诗,一小把悲哀的种子。
——高述《文学灯笼》

赐苦厄

“你多厉害。”他说:“一个眼神便可攻城掠地,一个吻便令我溃不成军,但我从未想过防守。在我心上一直插着以你为名的旗帜,那是你俘获我的证明。” 
——傅雁眉

“你多厉害。”他说:“一个眼神便可攻城掠地,一个吻便令我溃不成军,但我从未想过防守。在我心上一直插着以你为名的旗帜,那是你俘获我的证明。” 
——傅雁眉

赐苦厄

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只有一个知道,爱绝非巧合。
——《暗恋 橘生淮南》 

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只有一个知道,爱绝非巧合。
——《暗恋 橘生淮南》 

傲娇昕

一桶香芋草莓混合的霞光

二勺梅子味的晚风

三颗冰蓝色星子

四盏少女心事

五瓶冒泡的白桃汽水

六次发红的耳尖

七杯甜腻的奥利奥奶盖

八下漏掉的心跳

九盘马卡龙蛋糕

十回名为恋爱的晚餐

以及数不清的悸动,碰撞

和对面的你

一桶香芋草莓混合的霞光

二勺梅子味的晚风

三颗冰蓝色星子

四盏少女心事

五瓶冒泡的白桃汽水

六次发红的耳尖

七杯甜腻的奥利奥奶盖

八下漏掉的心跳

九盘马卡龙蛋糕

十回名为恋爱的晚餐

以及数不清的悸动,碰撞

和对面的你


似山河压我

誓而不诺,贼家国?

成长始终是个纠结余生的命题。光影想要直射,却始终被层层反射,每天人都在艰磨着自己的内心,只是内心的皮层太弱,用力不得,轻则无用。人的想法就纠结在力度如何适可,但是现实的力度却并不是可以把控的,所以有人为内心多裹了层掩盖,想试图做到内心疼痛的掌控,只是可惜人的疼痛始终不是独立的,内因和外因组成冲击绝好的方案。但是一个人可以掌控不了疼痛,确是可以对症下药,而问题在于疼痛了是否是深究出了原因,是否有在寻找着药,而是否又按时吃了药,想想成长亦如是,我们会疼会痛会难受一个夜晚去葬送,去难过一个夏天去祭奠,但是有是否真的去深究过难受的根源去做一对症下药,去坚持服药呢?誓而不诺?便是自己浅...

誓而不诺,贼家国?

成长始终是个纠结余生的命题。光影想要直射,却始终被层层反射,每天人都在艰磨着自己的内心,只是内心的皮层太弱,用力不得,轻则无用。人的想法就纠结在力度如何适可,但是现实的力度却并不是可以把控的,所以有人为内心多裹了层掩盖,想试图做到内心疼痛的掌控,只是可惜人的疼痛始终不是独立的,内因和外因组成冲击绝好的方案。但是一个人可以掌控不了疼痛,确是可以对症下药,而问题在于疼痛了是否是深究出了原因,是否有在寻找着药,而是否又按时吃了药,想想成长亦如是,我们会疼会痛会难受一个夜晚去葬送,去难过一个夏天去祭奠,但是有是否真的去深究过难受的根源去做一对症下药,去坚持服药呢?誓而不诺?便是自己浅层的疼痛分析,看不到病症,治不好病,只是一味的呻吟去舒缓疼痛而已。很喜欢短跑冲刺的感觉,或许和从小就喜欢奔跑逐风有关,每次百米跑的时候,加速加速,直到身体飘飘然,对地面的接触越来越少,速度越来越快,人便不是人了,只是一支飞射出去的箭,穿破气流从而直达目标,人的专一性可以给人很大的力量,现在或许我也该专一于成长,看到看懂每一个病症,寻找开出适合自己的药,然后一一坚持吧。岁月不长,不过老是誓而不诺,贼家国吗?喜欢的东西很多,其实现在感觉挑灯夜读,寒士风雪依,似乎也不错吧?人生终是在取舍,疼痛吧也是始终客观存在的,那就让岁月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阿城
在一般情况下,对个人来说,数量...

在一般情况下,对个人来说,数量就是力量。数量在人类社会中经常性地产生一种充足的理由,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这使其中的成员敢于不负责任,也敢发泄出自己本能的欲望。但在群体中,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彻底消失了一样,他没有什么理由再约束自己,更无法控制内心的放纵与不羁。
      ——《乌合之众》

文素 @摘纪录

在一般情况下,对个人来说,数量就是力量。数量在人类社会中经常性地产生一种充足的理由,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这使其中的成员敢于不负责任,也敢发泄出自己本能的欲望。但在群体中,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彻底消失了一样,他没有什么理由再约束自己,更无法控制内心的放纵与不羁。
      ——《乌合之众》

文素 @摘纪录

阿城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它会不会造成近视,它会不会成瘾,我们只需要一个背锅侠,一个可以掩盖家庭教育失败,学校教育失败,社会教育失败的东西,现在它叫游戏,十五年前是早恋,三十年前它是偶像,三十五年前它是香港电影,四十年前它是武侠小说。”

文素 @摘纪录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它会不会造成近视,它会不会成瘾,我们只需要一个背锅侠,一个可以掩盖家庭教育失败,学校教育失败,社会教育失败的东西,现在它叫游戏,十五年前是早恋,三十年前它是偶像,三十五年前它是香港电影,四十年前它是武侠小说。”

文素 @摘纪录

罚求其罪

  “我回答你了,但你假装不明白,要写东西,需要渴望留给后世一些什么东西, 我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我从来都没有像你那么强的生活欲望。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假如我能把自己删除了,我会更高兴的,我怎么可能会写作呢。”

她经常说想把自己删除掉, 但从九十年代末开始,尤其是2000年之后,这成了她开玩笑的口头禅。那当然是一个比喻,她喜欢这个比喻,在不同的情况下她都使用过这个比喻。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里,我从来都没听她说过她想自杀,即使是蒂娜失踪后那些可怕的日子里。“自我删除是一种听起来很美的计划,”她说,“我再也受不了了,电脑看起来是那么干净,但实际上很脏,非常脏, 你不得不到处留下痕迹...

  “我回答你了,但你假装不明白,要写东西,需要渴望留给后世一些什么东西, 我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我从来都没有像你那么强的生活欲望。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假如我能把自己删除了,我会更高兴的,我怎么可能会写作呢。”

她经常说想把自己删除掉, 但从九十年代末开始,尤其是2000年之后,这成了她开玩笑的口头禅。那当然是一个比喻,她喜欢这个比喻,在不同的情况下她都使用过这个比喻。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里,我从来都没听她说过她想自杀,即使是蒂娜失踪后那些可怕的日子里。“自我删除是一种听起来很美的计划,”她说,“我再也受不了了,电脑看起来是那么干净,但实际上很脏,非常脏, 你不得不到处留下痕迹,就像你不停拉屎撒尿一样,但我不想留下任何东西,我最喜欢的键是删除键。” 这种狂热的想法在有些阶段非常真实,在其他时候没那么较真。

《失踪的孩子》

一桶冲啊啊啊啊啊

从今天起,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准情绪化,

不准偷偷想念,

不准回头看。

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你要听话,

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

从今天起,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准情绪化,

不准偷偷想念,

不准回头看。

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你要听话,

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村上春树


赐苦厄

“我建议你还是去打仗别去爱了,因为在战争里不是死便是活,但是在爱里,你既死不了也活不好。”——希特勒

“我建议你还是去打仗别去爱了,因为在战争里不是死便是活,但是在爱里,你既死不了也活不好。”——希特勒

@江海下百川

萧驰野像是烈日,又像是来自草野的风,他与众不同。

在阴郁潮湿的雨雪里,沈泽川藏着那条帕子,像是藏着个激昂热烈的梦。这梦里有千里草野的纵马酣畅,还有万里晴空的展翅翱翔,最终变成了他不可细说的窥探。

————《将进酒》

萧驰野像是烈日,又像是来自草野的风,他与众不同。

在阴郁潮湿的雨雪里,沈泽川藏着那条帕子,像是藏着个激昂热烈的梦。这梦里有千里草野的纵马酣畅,还有万里晴空的展翅翱翔,最终变成了他不可细说的窥探。

————《将进酒》

罚求其罪

从来不讲什么你好,晚安,拜年。从来不说一声谢谢。从来不说话。从来不感到需要说话。就那么待在那里,离人远远的,一句话不说。这个家庭就是块顽石 ,凝结得又厚又硬,不可接近。我们没有一天不你杀我杀的,天天都在杀人。我们不仅互不通话,而且彼此谁也不看谁。你被看,就不能回看。看,就是一种好奇的行动,表示对什么感到兴趣,在注意什么,只要看,那就表明你低了头了。被看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去看。看永远是污辱人的。交谈这个字眼是被禁止的。我认为这个字在这里正表示屈辱和骄横。任何一种共同关系,不论是家庭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对于我们这一家人来说, 都是可憎的,污蔑性的。我们在一起相处因为在原则上非活过这一生并为之深感耻辱不...

从来不讲什么你好,晚安,拜年。从来不说一声谢谢。从来不说话。从来不感到需要说话。就那么待在那里,离人远远的,一句话不说。这个家庭就是块顽石 ,凝结得又厚又硬,不可接近。我们没有一天不你杀我杀的,天天都在杀人。我们不仅互不通话,而且彼此谁也不看谁。你被看,就不能回看。看,就是一种好奇的行动,表示对什么感到兴趣,在注意什么,只要看,那就表明你低了头了。被看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去看。看永远是污辱人的。交谈这个字眼是被禁止的。我认为这个字在这里正表示屈辱和骄横。任何一种共同关系,不论是家庭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对于我们这一家人来说, 都是可憎的,污蔑性的。我们在一起相处因为在原则上非活过这一生并为之深感耻辱不可。我们共同的历史实质上就是这样的,也就是这个虔诚的人物——这个被社会谋害致死的一一我们的母亲的三个孩子的共同历史的内涵。我们正是站在社会边将我们的母亲推向绝境。正因为人们这样对待我们的母亲,她又是这么好,这么一心信任人,所以我们憎恨生活,也憎恨我们自己。


《情人》


北方安娜°

森林燃烧——

他们却

像玫瑰花束

彼此相拥。

人们奔向掩体——

可他却说

妻子的头发

足以藏身。


——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两滴》

森林燃烧——

他们却

像玫瑰花束

彼此相拥。

人们奔向掩体——

可他却说

妻子的头发

足以藏身。


——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两滴》


南城散人

荆浩:画者,画也,度物象而取其真。......苟似可也,真图不可及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着气质皆盛。


苏轼:绘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


董其昌:“真图”太过匠气,应绘“心中沟壑”


禅语:世间万物皆是由心而起、由心而灭。如镜花水月,虚实难分、真假难辩。


客观现实的真比不了内心的真,绘画当是一种冲动,一种自我的内心独白。

荆浩:画者,画也,度物象而取其真。......苟似可也,真图不可及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着气质皆盛。


苏轼:绘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


董其昌:“真图”太过匠气,应绘“心中沟壑”


禅语:世间万物皆是由心而起、由心而灭。如镜花水月,虚实难分、真假难辩。


客观现实的真比不了内心的真,绘画当是一种冲动,一种自我的内心独白。

沉入湖底的坡猫Poe

O Death, that is the cooling night,

And Life, that is the sultry day.

Heinrich Heine


死亡是凉爽的夏夜

生活是痛苦的白天

海因里希·海涅

O Death, that is the cooling night,

And Life, that is the sultry day.

Heinrich Heine


死亡是凉爽的夏夜

生活是痛苦的白天

海因里希·海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