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撒旦

10687浏览    351参与
骨空strAnger

阅读顺序默认靠上的框优先,无关左右

路西法:没想到你这么擅长情景再现

贝利尔:哪凉快滚哪去

利维坦:不用带 小孩 撒旦真好

米迦勒:我能扔了这个混小子吗

拉贵尔:不能

梅丹佐:撒旦哥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撒旦:哼哼,我可是最早的那批天使之一啊,你这种小天使怎么能和我比

玛门:天冷了,该讨债了

别西卜:(我太难了)

读这条知道贝利尔为什么生气


阅读顺序默认靠上的框优先,无关左右

路西法:没想到你这么擅长情景再现

贝利尔:哪凉快滚哪去

利维坦:不用带 小孩 撒旦真好

米迦勒:我能扔了这个混小子吗

拉贵尔:不能

梅丹佐:撒旦哥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撒旦:哼哼,我可是最早的那批天使之一啊,你这种小天使怎么能和我比

玛门:天冷了,该讨债了

别西卜:(我太难了)

读这条知道贝利尔为什么生气


绫罂Cranberry
日常吸魔王💕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日常吸魔王💕
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日常吸魔王💕
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君学之道唯刷题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骨空strAnger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你·死·定·了”——贝利尔

“别西卜,我们去下一家!”——撒旦

“(我好累)”——别西卜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你·死·定·了”——贝利尔

“别西卜,我们去下一家!”——撒旦

“(我好累)”——别西卜

寒魇

【爱】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骨空strAnger

惯例万圣节搞撒旦,用了不少纯度高的颜色希望电脑色差不要鲨我(),p2是调亮后的

惯例万圣节搞撒旦,用了不少纯度高的颜色希望电脑色差不要鲨我(),p2是调亮后的

uni_落落落落落子!!!

万圣节快乐 关于撒旦和杰克是怎么在一起的这个问题

#万圣节快乐


我是杰克,你们听说过我吧,就是万圣节起源的那个,牛逼哄哄的杰克。看过圣诞夜惊魂吗?里面的那个骷髅,我好像是什么骷髅王,我奇奇怪怪的外号多了去了,但是我确实是最年长的骷髅,当然也最厉害。


和传闻不同的是,我,杰克,是个女生。对,女生。至于怎么传的我是男生,…有天我跟地狱门口溜狗的撒旦先生唠嗑说我长这么帅怎么没人来追我。怎么说呢,因为我是骷髅,然后,他生物没学好。就以为我是男生了。然后我就是男生了。但是传闻我还蛮大佬的,所以我也不太在意这种小细节啦。


今天是万圣节,我们按照惯例来说每年的今天是可以出去看看人间的,当然不能露面,不然会得到“十八层地狱一日游”的奖励一份...

#万圣节快乐


我是杰克,你们听说过我吧,就是万圣节起源的那个,牛逼哄哄的杰克。看过圣诞夜惊魂吗?里面的那个骷髅,我好像是什么骷髅王,我奇奇怪怪的外号多了去了,但是我确实是最年长的骷髅,当然也最厉害。


和传闻不同的是,我,杰克,是个女生。对,女生。至于怎么传的我是男生,…有天我跟地狱门口溜狗的撒旦先生唠嗑说我长这么帅怎么没人来追我。怎么说呢,因为我是骷髅,然后,他生物没学好。就以为我是男生了。然后我就是男生了。但是传闻我还蛮大佬的,所以我也不太在意这种小细节啦。


今天是万圣节,我们按照惯例来说每年的今天是可以出去看看人间的,当然不能露面,不然会得到“十八层地狱一日游”的奖励一份,撒旦先生对于这方面管理的还是很严格的,

(啊对了,还没有介绍他,撒旦先生是管理地狱的坠天使,很厉害的。但是我也不怕他,因为我也很能打。)

我们鬼对于人都是很和善的,我们其实很喜欢人类的。但是有些时候会从十八层那边偷跑出来一些恶鬼出去吓人,所以他们会觉得我们很吓人吧,撒旦先生已经警告过很多次十八层的保安再放出去一个就要拉成四方形下油锅炸饼吃了,但是还是会放出去一些。


不管如何,我现在要准备回我的城堡打扮打扮去人间逛逛了。


我的城堡很大,房间布局充斥着一股浓郁的不规则感,这种歪歪扭扭的设计和城堡整体黑色的调子让我感到一种安心感。这才是家嘛。虽然当年很多,但是我真正用到的只有顶楼的衣帽间和卧室。哦还有后花园,我种了很多萤火虫的尸体在里面,晚上会发出幽绿色的光光,特别美。


我的衣帽间有很多衣服,男装,女装,甚至童装。不过今天我不能露面,从衣服堆里翻腾出来了一件比较可爱的吊带裙,果然还是吊带裙比较好看一些。我从衣柜上挂着的袋子里拿出一顶镶着蜘蛛的帽子,(这个是撒旦先生送给我的礼物,不得不说他的品味真的很不错。)踩上一个恨天高的高跟鞋就出地狱了。


嗯……不对。


我刚出门口的一刻突然想起来我现在还是骷髅的样子,不对不对,这样会吓到人类的。他们胆子真的太小了。


我回去找看门婆婆要了杯让我回复人形的泉水,不得不说我生前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回去绝对能把地狱里的那群呆瓜全都吓一跳。他们肯定想不到。


踏入人间的一瞬间,街上的灯光实在是很刺眼,他们和地狱的火焰不同,地狱的火焰是暗沉的亮,但是人间的霓虹灯就是刺眼的亮,我一度怀疑这是不是他们预防恶鬼而发明出来的道具。他们好像还有灯光节,想不懂,他们难道不觉得很刺眼很讨厌吗?


我谨记着第一次来人间的时候被差点晃瞎的经历,掏出我从家里带出来的墨镜。这个小玩意也是撒旦先生送给我的,是他有一次出去处理恶鬼的时候偷偷拿回来的小玩意。


不知道今天撒旦先生会不会出来逛逛。


几天不见还是有点想他了啊。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人类的服饰真的很好看,比我们地狱卖的好看多了,有很多新奇的颜色,款式也很奇妙,风格种类也有很多。我停驻在一家装饰和地狱风格完全相反的服装店面前,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颜色,是蝴蝶结么,那个有两个三角中间一个圆球的东西。还蛮好看的,这种东西在地狱从来不可能看见的。


“想要吗?”


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我背后传过来,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撒旦先生,你出来怎么都不跟我说。”

我有点不开心,我还以为他今年要宅在自己的城堡里了,本来还打算带一堆人间好玩的新奇玩意回去给他得瑟。


“我出来为什么要跟你说?”

他挑了挑眉,将帽子摘下来,盖在我头上。


“我又不是吸血鬼,不怕光。”

我想把帽子摘下来,那顶帽子实在是有点大,我带着不习惯。


“带着,”撒旦先生按着我的手不让我把帽子摘下来,“人间的男人有很多比恶鬼还恶心,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我看了看自己的小裙子…怎么样了?

“先生,你是指什么啊?”我抬头看着他,眨巴了下眼。


撒旦先生皱了皱眉,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身上,有点大。

“拖到地上了,我还是不穿了吧。”

我将外套摘下来。


“给我披着。”撒旦先生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看我了,说实话我们的身高差距很悬殊,导致他不看我的时候我必须要抬点头才能确认他是否要和我一起走。


“撒旦先生什么时候回去?”我小碎步跑到先生身边,大概就是他迈一步我迈两步的差距。


“这么盼着我回去?”他扭头看我,刚好帮我把讨厌的灯光遮住了。


“不是,”我看着撒旦先生,尝试让他隔着墨镜看出我眼中就要化成水的真诚,“我想请先生吃顿火锅。听说人类很喜欢吃,很适合冬天吃。”


“你也毒不死我。”他笑了笑,步调似乎慢了一点。


“我可是要请先生吃饭的,这么说也太伤人心了。”我假装很委屈的说,


“你一个骷髅有什么心。”

他静静地说,仿佛很遗憾的样子。


“不一样的,心是维持生理身体的运作,但是它也可以附着在我们的灵魂上。”我摇了摇头,我很不喜欢这个说法,我们骷髅时常因为我们这一副骨头架子而被人有意无意地调侃没有感情只是一副行尸走肉,甚至连肉都没有。


“哦,那还不错。”

他的语气稍微欢快了些。


“先生,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我跑到他前面拦住他,把墨镜摘下来瞪着面前这个比我不知道高出来几头的俊朗男人。不,天使。“你为什么在知道我是女生后并不去修改那个传闻?”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笑着说,“如何,你是有喜欢的男生碍于传闻无法开口吗?”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生物差到看门婆婆都比你厉害。”我瞪着他说道。


然后我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刷刷刷三条黑线冒出来。


“我懒得改。”

他轻蔑地看着我说,语气有明显的针对。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让我改也可以。”

他突然俯身看着我,瞳子里映着我的身影。

“让全世界都知道杰克永生永世附属于我撒旦。”


“…?”我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鬼要求?你图什么啊??”我实在想不清楚这位高大的坠天使脑子突然连接到了哪个服务器。


“我的意思是,做管理地狱的另一个人。”

他眉头轻皱,看着有点难为情。


“…?我现在不也差不多吗?”

我再次挠头,不解地问,我越来越怀疑他喝药的时候是不是不小心吃进去了奇怪的东西,脑子变差了。


“…我的意思是!做撒旦的夫人…”


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说话后面几个字的声音就跟萤火虫一样小。


“什么?”

我大声了问,生怕他听不到。万一他也聋了怎么办。


“做我媳妇儿。”

他突然靠在我耳朵旁边说,完事瞪着我,好像再说我再听不见我就要成为今年第一位荣获“十八层地狱一日游”的幸运狱民了。


“…?哦…”

我有点难为情,这倒也不是不行,从得失的角度上来讲,这样确实可以实现两人的利益最大化。“成交。”


他好像是看我这么干脆突然愣住了。

“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吗?”


我再挠了挠头。

“知道啊。”


他也挠了挠头。

“你原来就喜欢我吗?”


我又挠了挠头,这个问题难住我了。

“好像?我也不知道,这么做不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利益吗?”


他听完我说最后一个字突然伸出手来作势要掐死我的样子。

“日你妈,老子是真喜欢你。”


我感觉我要挠秃我的头了。

“唔,其实我可能也有点?”

我很认真的说。


他瞪着我,我觉得我离自由行越来越近了。


“好的我喜欢您尊敬的撒旦先生。”

我低下了头,还是自由行更吓人些。


撒旦先生挑了挑眉。

“啧。”

拍了拍我的头。

“那走吧媳妇。”


江山

志愿

    撒旦和路西法的相遇只能说是缘分。

    为了响应学校的活动,撒旦拎着满满一袋子的魔方站在了安徽省肿瘤医院的门口,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他迟疑着戴上黑色的口罩,踏进楼层。隐隐的压抑感和一些家属的复杂目光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

  “就像我是人贩子的一样……”撒旦伸手拨拨自己的头发,让刘海遮住自己红褐色的瞳孔,心里烦躁。

    在前面的节目中,撒旦并没有过度的关注互动的效果。他对那些幼儿园年龄的小孩的幼稚的故事和问答毫无兴趣。他的目光一直锁在一个大...

    撒旦和路西法的相遇只能说是缘分。

    为了响应学校的活动,撒旦拎着满满一袋子的魔方站在了安徽省肿瘤医院的门口,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他迟疑着戴上黑色的口罩,踏进楼层。隐隐的压抑感和一些家属的复杂目光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

  “就像我是人贩子的一样……”撒旦伸手拨拨自己的头发,让刘海遮住自己红褐色的瞳孔,心里烦躁。

    在前面的节目中,撒旦并没有过度的关注互动的效果。他对那些幼儿园年龄的小孩的幼稚的故事和问答毫无兴趣。他的目光一直锁在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少年怯怯的站在屋子最远的那个角落,纤细的手臂上连着一根未拔出的针头,另一头却没有连着输液管。深褐色的看上去有些毛茸茸的头发称着少年橄榄绿的眼睛,眉眼精致的像一个女孩子。纯白色的异常宽大的T恤衫松松垮垮的罩在他的身上,露出小巧的锁骨和小半白皙的肩膀。他对台上的志愿者讲的故事似乎没有任何的兴趣,但要他回答问题时又会用软软的嗓音回答几声,仿佛来这里只是想靠近人群。“这种故事对他来说,好像太简单了。”撒旦看着他,不举手,不拿奖励,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靠着雪白的墙壁。

    撒旦环顾了一周,旁边的女生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又或者只是想和他搭讪。“那个孩子很奇怪吧?”女孩儿一边说,一边拿余光偷偷瞄撒旦。这里的家长都不敢接触这个男孩,他没有什么病,住在这里是因为他在几年前倒在医院门口,被肿瘤系主任捡到了,就把他带了回来。没有父母,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而且…….撒旦不动声色的阻止女生继续说下去。他轻轻扫过少年橄榄色的瞳孔,看见他温柔弯起的眼睛,手指节紧攥成了青白色。

    撒旦上场时,满眼只有那个角落里的天使。

  “那么,各位小朋友手中应该都有一个魔方了,对吧?”撒旦第一次温柔的笑起来。由于口罩的缘故,其他人只能看见他一双弯弯的眼睛。“现在,哥哥就来帮你们所有人刚才打乱的魔方复原,好不好?”

    魔方在小孩子们的手上转了一圈,六个面上整齐的色块变得七零八落。那个纤细的少年好奇的用苍白的手指拨开魔方的色块,眼睛里闪着淡淡的好奇的光。当撒旦轻轻地曲起手指,娴熟的将色块慢慢的转回原位,少年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

    当最后一排整齐的色块在修长右手食指下乖乖的回到原位。撒旦抬起头,接受者属于他的掌声。少年的眼睛第一次变得明亮起来,撒旦似乎能看见他身上散发出少年独有的碎光。

  “现在,有没有想让哥哥教他怎么还原的啊?”撒旦抬头,眼神稳稳的落在少年的眼底。一些家长的眼神顺着撒旦看向少年,这让少年看上去有些惊慌。少年的手指不安的搓动两下大拇指的关节,撒旦直接向他走了过去。但是后来的教学,撒旦感觉自己教的挺失败的,因为他总是忍不住看路西法那一层密密长长的睫毛和温柔的眼睛,没顾上手中的动作,错了好几下。但少年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手。在撒旦教完离开的时候,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少年的头顶揉了一把,把自己的魔方也留给了他。撒旦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依稀可以看见少年苍白的耳根慢慢的泛起粉粉的颜色。

    接下来的环节,无论是唱生日歌还是分蛋糕,少年的手一直摩挲着撒旦的魔方。有时候他想把它打乱,但转了一下就赶紧把它复原,像是害怕自己打乱后就再也无法复原了。

    撒旦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撒旦从来没有在别人分蛋糕的时候凑过去要一块的习惯,少年好像也没有。他正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一把椅子上,远远地看着台上围成一圈要蛋糕的小孩子。撒旦的心慢慢的疼起来,第一次大步走上台,加入要蛋糕的人群。

    但等他回头想把蛋糕给少年的时候,少年已经走了。

    撒旦突然感觉心慌。他一步也没有犹豫,追出了会议室。空空的走廊上已经根本找不到那个苍白的少年了。撒旦顶着一张痞帅的脸,端着一块反差可爱的蛋糕,陆陆续续问了三个护士,然后开始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询问,“打扰一下,您有没有看到一个十几岁的褐色头发的男孩?”。当出去送蛋糕的一个女生告诉撒旦她看见那个少年在52病房时,撒旦大步的走过去,毫不犹豫的推开病房。而少年看到撒旦时眼睛里闪出的温柔而晶亮的碎光,让撒旦更加坚定了刚才那个疯狂的想法。

    少年嗫喏着红着耳根说谢谢的时候,撒旦轻轻的弯下腰,修长的带着一层薄茧的手指温柔的戳一下少年白皙的脸。

  “你叫什么名字?”

  “路西法……”

  “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

    撒旦离开医院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天上,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栋被月光沐浴着的住着小天使们的大楼。

    路西法乖乖的让他牵着。十六岁少年的身高只比撒旦的肩膀高了几公分。撒旦回头,用另一只手揉了两下路西法的头顶。

  “那么,我们回家吧,天使小朋友。”

EDEN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北陌城
璲辰

你以为这是刀吗?想多了嚯嚯嚯

血,一滴滴的滴下来。

路西法已经牵制地府的三人很久了。

当然,他也受了重伤。

“喂,你还好吗。”身旁的撒旦关心的问他。

“废话。”路西法懒得理他。

躲在暗处的战小癸看准时机,扣动了扳机,一颗狙击枪子弹嗖的飞了出去。

她的目标是路西法。

完了,怎么也躲不开了。

撒旦脸色一沉,身形一闪替路西法挡住了子弹。

“你在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撒旦倒在了自己身边,路西法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了。

“傻瓜。。。为什么不躲开呢。。。”撒旦却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我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撒。。撒旦。。。”

虽然他不相信,但是。。。

他真的死了。

路西法没有流泪,但吐出的鲜血在地上溅起了一朵盛开的血花。


“妈的,撒旦你...

血,一滴滴的滴下来。

路西法已经牵制地府的三人很久了。

当然,他也受了重伤。

“喂,你还好吗。”身旁的撒旦关心的问他。

“废话。”路西法懒得理他。

躲在暗处的战小癸看准时机,扣动了扳机,一颗狙击枪子弹嗖的飞了出去。

她的目标是路西法。

完了,怎么也躲不开了。

撒旦脸色一沉,身形一闪替路西法挡住了子弹。

“你在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撒旦倒在了自己身边,路西法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了。

“傻瓜。。。为什么不躲开呢。。。”撒旦却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我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撒。。撒旦。。。”

虽然他不相信,但是。。。

他真的死了。

路西法没有流泪,但吐出的鲜血在地上溅起了一朵盛开的血花。























“妈的,撒旦你一残血射手你挡什么子弹,你死了留我一辅助在这里挨打啊,还能不能好好打一局王者了!!!”


骨空strAnger
接上条 → 加百列(1) 不管...

接上条 → 加百列(1)

不管是哪的首领都很难伺候,尤其是地狱的(笑)

撒三岁和路七岁(确信)

改了一下草稿大概再两天就画完了

接上条 → 加百列(1)

不管是哪的首领都很难伺候,尤其是地狱的(笑)

撒三岁和路七岁(确信)

改了一下草稿大概再两天就画完了

张蔺先生

米埃尔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别急,明天再告诉你。”

说完他就拉着我回了房间。

果不其然桌子上放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盒子,看起来像是个古董。

等我走进了仔细的观察那个盒子才发现它不仅看起来像个古董,还像一个工艺品。

上面雕刻的藤蔓十分精细,藤蔓上的花仿佛随时都要开放一样。

“这个盒子是什么?”

“是你的成人礼。打开它。”

看着米埃尔那认真的样子,我竟有些害怕,打开盒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打开了盒子之后我居然有些失落,就是一条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项链。

我以为米埃尔会送给我他的血或者牙齿什么的,我更希望米埃尔是吸血鬼。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期待着。

不过项链很好看,链子和盒子上的藤蔓一模一样,中间...

米埃尔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别急,明天再告诉你。”

说完他就拉着我回了房间。

果不其然桌子上放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盒子,看起来像是个古董。

等我走进了仔细的观察那个盒子才发现它不仅看起来像个古董,还像一个工艺品。

上面雕刻的藤蔓十分精细,藤蔓上的花仿佛随时都要开放一样。

“这个盒子是什么?”

“是你的成人礼。打开它。”

看着米埃尔那认真的样子,我竟有些害怕,打开盒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打开了盒子之后我居然有些失落,就是一条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项链。

我以为米埃尔会送给我他的血或者牙齿什么的,我更希望米埃尔是吸血鬼。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期待着。

不过项链很好看,链子和盒子上的藤蔓一模一样,中间坠着一块小小的黑色……石头。

我不太清楚那是什么,不是宝石也不可能是塑料,就勉强把它归结为石头吧。

米埃尔从背后给我戴上了项链。那块黑色的石头居然不是冰冷的,它贴在我的胸口暖暖的。

可能是我的错觉,那块小石头在跳动,像人类的心脏一样跳动。

我不解的看着米埃尔。

“以后都不可以解下来。”

可他还是那副什么都不会解释的样子。他像往常一样亲了亲我的额头同我道了晚安,就离开了。

好像他就是想看看我戴上项链的样子。

我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和项链,不得不说,这条项链做工实在是太精美了。

藤蔓就像是攀附在我的锁骨上,野蛮的生长。石头就像是一颗小小的心脏,同我的一起跳动。

躺在床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米埃尔的时候,他穿着黑色的大衣,那顶黑色的礼帽压的很低,乍一看就像是死神来了一样。

可当我看清他的面容时忍不住惊叹出声。虽然我那时只有十岁,但也分的清美丑。他的眼睛是暗红色的,被看上一眼就像是被猎人盯上,那种从后背散发出来的凉意我还记得。

那时候的他和现在的他完全像是两个人。

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凉意了,当然我也不想感受。

不禁我陷入了回忆之中。

等我从回忆里挣扎着醒来,已经过了一夜。

一睁眼就看到米埃尔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玩味。

“你猜猜我为什么不老。”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我要是猜的到就不用问他了,这个问题也不会困扰我这么多年了。

“佐伊,你不怕吗?”

“怕什么?”

“我可不是人类。”

“那你是什么?”

“魔鬼。”

困扰了这么多年的问题就这么两个字就被解答了,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不过也好在他好像不需要我回答,居然自己就开始说了起来。

“你的父亲用你换回了他的妻子,可是他不打算遵守诺言,打算愿望实现之后就掐死你。我从他许下诺言之后就一直在你身边。”

一直在我身边吗?听到这里忍不住松了口气,肯定是因为他在保护着我所以父亲从来没有成功杀死过我。

“你居然笑得出来?”

“抱歉,我应该哭的吧?”

“算了,你从小就是个古怪的孩子。被掐住脖子居然不会挣扎不会哭不会叫,我只能把你救下来。你那个好父亲发现了我,就干脆带着被复活的妻子远走高飞了。”

米埃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坐到我身边搂着我,手指来回摩挲着脖子上他送我的项链。

“我想想啊……后来我们就生活在了一起。说起来那封你父亲的手信还是我逼着他写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喜欢我,我也不太想明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