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撒旦

11284浏览    363参与
飞羽觞。

我爱我儿子


我想上他


(三年起步

我爱我儿子


我想上他


(三年起步

浮夕

疼痛

我过得已经比大部分人要顺心了

所以我没有资格哭


...为什么?


我生来注定要支离破碎去填补别人的那一块遗憾吗

可我不想这样

我要我自己的圆满 我要采更多的雏菊


撒旦违背上帝的旨意:“我一定要下地狱。”


于是世界抛弃撒旦


...


我不能反抗 我没有翅膀了

我不能吼叫 我没有热血了

我不能逃避 我没有腿脚了

我不能自暴自弃 大家都希望我变成那个样子呢


...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等我彻底碎了 左边的我就会安慰右边的我

那样至少还有一半仍然是星辰


剩下的

就任由它流血 布满牙印 被踹倒 被拧起


都不会再让我完完全全陷入绝望了


我还有一半

它...

我过得已经比大部分人要顺心了

所以我没有资格哭


...为什么?


我生来注定要支离破碎去填补别人的那一块遗憾吗

可我不想这样

我要我自己的圆满 我要采更多的雏菊


撒旦违背上帝的旨意:“我一定要下地狱。”


于是世界抛弃撒旦


...


我不能反抗 我没有翅膀了

我不能吼叫 我没有热血了

我不能逃避 我没有腿脚了

我不能自暴自弃 大家都希望我变成那个样子呢


...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等我彻底碎了 左边的我就会安慰右边的我

那样至少还有一半仍然是星辰


剩下的

就任由它流血 布满牙印 被踹倒 被拧起


都不会再让我完完全全陷入绝望了


我还有一半

它是完好无损的 有人爱它

它可以下地狱 我不会阻拦的


艹哭狄怀英

占tag抱歉
本来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王者语c然后莫名来了一群西方私设皮……所以一群小天使和小恶魔打来打去?
为了重振群风来宣一波ing
各位康康许愿墙吧

占tag抱歉
本来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王者语c然后莫名来了一群西方私设皮……所以一群小天使和小恶魔打来打去?
为了重振群风来宣一波ing
各位康康许愿墙吧

隱無_

如果说撒旦是神(一)

 (原创)就当我瞎编吧


我是路西法。是个堕天使。

  曾经我也是个地位最接近上帝的天使。掌管黑暗与灾难。不过也是一神之下,万人之上。

  后来我被那家伙贬出天堂,就成了地狱小霸王。听说世人都为我冠上恶魔之名,我也懒得去向愚昧的家伙们争辩堕天使与恶魔的区别了。

  

  我以人类的精神为食。所以经常在人间游荡。教堂之类的地方往往会有祈祷者贡献大量的这种食粮,可是那种地方好像不太能容得下我。里面的人信仰的是带来美好与光明的上帝,唾弃我这落魄撒旦。可我也算是个地位最高的灵啊。至少在地狱里是。

  

  某个夜晚我偶然在一个偏僻之地碰上一个废弃的小教堂。令我感到诧异的是我居然没有在这里嗅到上帝信徒的那股恶臭...

 (原创)就当我瞎编吧


我是路西法。是个堕天使。

  曾经我也是个地位最接近上帝的天使。掌管黑暗与灾难。不过也是一神之下,万人之上。

  后来我被那家伙贬出天堂,就成了地狱小霸王。听说世人都为我冠上恶魔之名,我也懒得去向愚昧的家伙们争辩堕天使与恶魔的区别了。

  

  我以人类的精神为食。所以经常在人间游荡。教堂之类的地方往往会有祈祷者贡献大量的这种食粮,可是那种地方好像不太能容得下我。里面的人信仰的是带来美好与光明的上帝,唾弃我这落魄撒旦。可我也算是个地位最高的灵啊。至少在地狱里是。

  

  某个夜晚我偶然在一个偏僻之地碰上一个废弃的小教堂。令我感到诧异的是我居然没有在这里嗅到上帝信徒的那股恶臭气息。

  我看得见教堂内部的景象ーー一个十分棒的地狱。本来钉在墙上的十字架倒了下来,变成了逆十字。有大片烧毁的痕迹,连圣母像都被烧掉了大半。这里没有可笑的救赎,只有大片的蜘蛛网。

  

  我坐在逆十字下的台上来俯视这被自己曾掌管的灾祸所腐蚀的上帝信徒之席,觉得很有趣。因为上帝他自己的尊严也可以被他创造的我毁灭。

  这里还真是个舒适的地方。

  已经是迫近启明的时候了。我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准备小憩一会。

  醒来的时候却看见夕阳余晖的颜色反射在简单的玻璃花窗上,还有面前跪在自己面前闭眼作祈祷状的黑裙少女。

  为什么这样的教堂还会有人过来祈祷?而且……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身上丝毫没有基督教徒的那样令自己讨厌的气息。不过难得的佳肴摆在自己面前,不享用岂不可惜。

  可我刚刚开始进食,她就睁开了眼睛。

  那对血色罂栗在对着我笑。

  “我就知道啊,您果然是神明,是存在的。”

  她能……看见我?

  我的错愕被她所察觉到了。

  “因为我感觉到了,您在接受我的祈祷,所以您一定是我的神啊”

  我有些困惑又有些明白了。不过这是个将她归于自己专属食粮的好机会。她的精神力异常强烈。

  “那么……你就是我的信徒吗”

  

  “是的哦,是您的信徒。是只相信着您的信徒吗”

  ……耐人寻味的回答。基督教徒明明信仰的都是他们唯一的神ーー上帝。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你不是基督教徒吗?为什么不信仰上帝呢?”

  

  “上帝……只会带来灾难吧。我的父母为他奉献了一生,他却让他们死于那样意外的火灾。”


“这个教堂,本来一直是由我们家经营的。我在那次火灾中幸存。被孤儿院的玛格里太太养大。这些年我一直持续地祈祷,并不是向上帝,而是向着……本应该与我灵魂相连的那位神明,我的精神产物,也就是您。”

  

  呵呵……真是个好孩子。灵魂相连?注定是我的专属信徒(食粮)吧。

  

  “很好,很好。”我笑了笑

  “既然你如此诚恳,我即允许你,成为我的唯一的信徒吧。”

  

  我看见她雀跃着扬起笑颜,又双手合十

  “万分感谢您能收下我!”那双血红眼瞳在显现惊喜之后又闪过一丝悲哀。

  

  

  我问了她的名字。

  “吾名,耶和华”她平淡的语气和她所吐出的字眼的反差,令我都感觉到了战栗。

  耶和华,即造物主的本名。在基督教中是极其忌讳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任何事物的。她拥有那样虔诚的基督徒父母,怎么会被命名为耶和华?

  

  “为什么会……取一个这样的名字?”

  “我的父母死于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当时我被发现时候,据说我紧紧抱着一个小匣子不放手。玛格里太太收养我之后,发现小匣子里面是一张被烧损的纸片和一个已经碎裂的蓝色宝石制成的十字架。纸片上的字几乎已经完全被黑色的烧痕遮掩了,唯一留下的就是'耶和华'这三个字。玛格里太太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是她却认为这个词与我有连接,是上天,是父母赐予我的,于是将我命名为耶和华。”

  

  她连上帝的名字都不知道,果然她并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而且看样子,她只是在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进行祈祷。她的神,不是别人口中或者圣经中规定的“上帝”,而是……而是她自己“创造”出的神。她只是恰好把她的意念出的神的形象安放在了我身上。

  

  “那么……您呢”

  连神的名字都敢问么?真有趣

  “我叫路西……菲尔。”

  

  “路西菲尔大人……路西菲尔大人……”她反复地小声念叨着

  “请多关照!”

  哪有对神说“请多关照”这种话的……真的是个不太聪明的孩子。


  –––

一点点说明

1路西法和其他部分天使曾因为与上帝夺权而被贬为堕天使。被贬之前他是地位仅次于上帝的天使,名为路西菲尔。被贬后掌管地狱

2如果正十字代表上帝(耶和华,那么逆十字即代表堕天使(撒旦\路西法

3罂栗花,恶魔之花

4圣经中的宝石是指发光体。宝石本无光,是神创造的光照在宝石上它才能够发光的。意为教徒成为发光体,要反映神的光来彰显。这里宝石十字架碎裂,是混乱中出现裂痕,那时女主耶和华已经不是反映神的光的宝石了。也不会是基督教徒了。


  


喝酒烫头

【撒旦x耶路撒冷】金像

预警:耶路撒冷不是女的,虽然也不是男的。


“只是你仗着自己的美貌,又因你的名声就行邪淫。你纵情淫乱,使过路的任意而行。 你用衣服为自己在高处结彩,在其上行邪淫。这样的事将来必没有,也必不再行了。 你又将我所给你那华美的金银、宝器为自己制造人像,与他行邪淫; 又用你的绣花衣服给他披上,并将我的膏油和香料摆在他跟前; 又将我赐给你的食物,就是我赐给你吃的细面、油,和蜂蜜,都摆在他跟前为馨香的供物。并且你将给我所生的儿女焚献给他。 你行淫乱岂是小事,竟将我的儿女杀了,使他们经火归与他吗? 你行这一切可憎和淫乱的事,并未追念你幼年赤身露体滚在血中的日子。”(以西结书 十六章)


1....



预警:耶路撒冷不是女的,虽然也不是男的。



“只是你仗着自己的美貌,又因你的名声就行邪淫。你纵情淫乱,使过路的任意而行。 你用衣服为自己在高处结彩,在其上行邪淫。这样的事将来必没有,也必不再行了。 你又将我所给你那华美的金银、宝器为自己制造人像,与他行邪淫; 又用你的绣花衣服给他披上,并将我的膏油和香料摆在他跟前; 又将我赐给你的食物,就是我赐给你吃的细面、油,和蜂蜜,都摆在他跟前为馨香的供物。并且你将给我所生的儿女焚献给他。 你行淫乱岂是小事,竟将我的儿女杀了,使他们经火归与他吗? 你行这一切可憎和淫乱的事,并未追念你幼年赤身露体滚在血中的日子。”(以西结书 十六章)


1.

这不是撒旦第一次被召唤。


有人在心中呼唤主,就有人在心中呼唤恶魔。而恶魔比那唯一的真神要忙得多——他们极少对那些呼唤置之不理,不像祂。


在那个年代,只要你用血写出他的名字,就有机会卖掉自己的灵魂。撒旦乐于到人间去,嘲笑上帝为这种东西耗费六天的苦功。


但这是他第一次遭遇无法拒绝的邀约。


没有人向他祈求,没有人念他的名字,没人邀请他——至少他没有听到邀请——但也不算不请自来。就像人类被死亡与自己的罪拉进地狱一样,撒旦被某种相似的东西带到了人间。但不可抗拒的不是他人的手,而是自己的脚。他是自己走过来的。


一只手抚摸他的脸,芳香的油涂在他额角上。撒旦睁开眼,看见那手带着金镯,镯子叮当响,敲醒了他的耳朵,在他眼前晃。那淋在他头上的油膏是被这只手涂匀了的。润泽的指尖划下来,从额角到眉骨,缓慢如蜜坠下蜂巢。撒旦闭上一只眼睛,让那手指能落在他眼皮上,他觉得自己的睫毛被粘住了,眼珠在指尖下骨碌碌转,浑身为一种懒洋洋的温顺所摄。他嗅到牛乳,没药,冷冰冰光灿灿的金与银。撒旦眨眨另一只眼,看向坐在他对面的人。正在膏他的是个孩子,口角有未擦净的蜜,穿绣花衣服,本当遮住额头的纱巾批在肩上。撒旦从这孩子身上闻到禁果未成熟时的那种属于伊甸园的不知羞耻。不晓得美貌和那天国来的味道哪个先把他击中。


他意识到那只抚摸着他的手属于一座圣城。



2.

耶路撒冷满意于这尊塑像:它是用金和银和圣城的戴戒指的双手造出来的,经过好半天劳作,才成了这么个漂亮模样。那枚戒指也被取下来了,融了去点它的眼睛。耶路撒冷看它许久,伸手摸它,发现金制人像的睫毛软如羊毛。于是那手指缩回又再探过去,圣城睁大眼睛,觉得这是独属于自己的小型奇迹。于是一个吻落上去,黄金塑的骄傲的嘴唇被驯服了,就连冰也不会这样快地向太阳投降。


神所赐给这座城的金啊银啊都被浪费了,人像的睫毛被油膏坠弯,黑发柔软可梳,耶路撒冷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它,发现自己的镯子再也不会在它身上磕响。



3.

那只手仍在他脸上摸索。耶路撒冷五指芳香,油膏被抹匀时,恍如手指化在他脸上。撒旦觉得自己像只玩偶,或者另一座城,正被结彩,被孩童装点,一场雨遭风吹来,从东落到西。耶路撒冷为他梳了头,又把自己的冠摘下给他戴。圣城似乎不晓得什么叫滑稽,觉得这顶不断从他头上滑下的金冠很是与撒旦相宜。现下是正午,光从殿外来,照在耶路撒冷身上。撒旦一动不动,像条温暖的、软和的、皮毛软如羊羔的、冬眠的蛇。耶路撒冷把蜜涂到他唇上,像母亲引孩子张嘴。又在他面前摆上糕饼细面,那是两个女孩对坐游戏时会想要的装饰。耶路撒冷绝美,撒旦只能低头去看拿糕饼的手。头上金冠滑落,耶路撒冷附身去捡,于是撒旦不敢再低头。耶路撒冷有时吻他,蜜粘在他脸颊上又被抹去,撒旦便又觉得那手指像蜜。吻过他的圣城看他的眼神中有期待,于是他知晓,这城想让他活过来。


圣城吻过他,又开始打扮他。他的手被拉住了,接着便有戒指套上去。然后耶路撒冷又把头巾解下,头巾是细麻的,压住撒旦的发。耶路撒冷又去解耳上的金子要给他戴,手被撒旦捉住,魔鬼说:我不像女子一样能戴耳环。


魔鬼的手发热,掌心沾着油膏,指上有戒指。耶路撒冷惊奇地看着他,心中欢喜,仿佛活过来的是羔羊或鸽子。撒旦确实有绵羊的橫瞳,瞳仁与鸽眼一色。但现下,那看着耶路撒冷的眼睛是黑色的,长在人脸上的眼睛。因那眼睛是圣城的戒指铸的。


耶路撒冷开始微笑,另一只手解下自己的绣花衣裳,要披在魔鬼身上。撒旦极驯服,躬下身子,等候加冕似的等候那块精绣的布。华冠落在地上,无人捡。圣城的一只攥着耳环的手被撒旦捉住,另一只手替魔鬼披上衣服后,也被他抓在手上。当时是正午,日头极大,撒旦用耶和华赐的衣盖住他们,为他们遮丑。耳环掉在地上,又被扫进墙角的尘土里。





骨空strAnger
拉贵尔:(听着当然耳熟,祂是我...

拉贵尔:(听着当然耳熟,祂是我副手,你还在圣战中打伤过祂)

小孩子的友谊,是会终结在姐姐手上的(笑

注: 锡布-天国七重天中的第四重天

大概能解释为什么梅丹佐在撒旦头上(并不能)

拉贵尔:(听着当然耳熟,祂是我副手,你还在圣战中打伤过祂)

小孩子的友谊,是会终结在姐姐手上的(笑

注: 锡布-天国七重天中的第四重天

大概能解释为什么梅丹佐在撒旦头上(并不能)

骨空strAnger

利维坦:再成长下去就不用再带孩子撒旦了,希望你们每年都带祂来

梅丹佐和撒旦的友谊之源


利维坦:再成长下去就不用再带孩子撒旦了,希望你们每年都带祂来

梅丹佐和撒旦的友谊之源


骨空strAnger

阅读顺序默认靠上的框优先,无关左右

路西法:没想到你这么擅长情景再现

贝利尔:哪凉快滚哪去

利维坦:不用带 小孩 撒旦真好

米迦勒:我能扔了这个混小子吗

拉贵尔:不能

梅丹佐:撒旦哥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撒旦:哼哼,我可是最早的那批天使之一啊,你这种小天使怎么能和我比

玛门:天冷了,该讨债了

别西卜:(我太难了)

读这条知道贝利尔为什么生气


阅读顺序默认靠上的框优先,无关左右

路西法:没想到你这么擅长情景再现

贝利尔:哪凉快滚哪去

利维坦:不用带 小孩 撒旦真好

米迦勒:我能扔了这个混小子吗

拉贵尔:不能

梅丹佐:撒旦哥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撒旦:哼哼,我可是最早的那批天使之一啊,你这种小天使怎么能和我比

玛门:天冷了,该讨债了

别西卜:(我太难了)

读这条知道贝利尔为什么生气


绫罂Cranberry
日常吸魔王💕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日常吸魔王💕
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日常吸魔王💕
发图证明我还活着🌚✨

君学之道唯刷题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骨空strAnger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你·死·定·了”——贝利尔

“别西卜,我们去下一家!”——撒旦

“(我好累)”——别西卜

“真不愧是我呢”——路西法

“你·死·定·了”——贝利尔

“别西卜,我们去下一家!”——撒旦

“(我好累)”——别西卜

寒魇

【爱】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