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撒旦

11079浏览    35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5 23:05
车双双
把几个化灰的反派拉出来画了个茶...

把几个化灰的反派拉出来画了个茶话会。
英国人爱喝茶是个刻板印象我只是感觉好玩所以玩个梗。
好兆头剧里撒旦大概应该是消失了,我按照死了就会回地狱的设定画了(就跟传送回城一样(?)

把几个化灰的反派拉出来画了个茶话会。
英国人爱喝茶是个刻板印象我只是感觉好玩所以玩个梗。
好兆头剧里撒旦大概应该是消失了,我按照死了就会回地狱的设定画了(就跟传送回城一样(?)

发酒疯教主

《我的》

别西卜安安静静的坐在烹饪教室里,看见撒旦熟练的烹饪着他喜欢的甜食。

不一会儿,烤炉散发出甜甜的气味。撒旦将刚烤好烫手的马卡饼干拿出,放凉一下,最后把饼干馅抹上去,大功告成!

撒旦做了6人分的,一份给席琳,一份给学长,一份给啾,两份给别西卜,还有一份留给自己。nice~

撒旦把马卡龙包装好,把二人份的交给别西卜后就走去社团那里。

别西卜走在撒旦后面边吃边跟着撒旦到社团。看见撒旦分好马卡龙后,他们就坐在一起吃东西。

一直不想说话的别西卜今天突然说话了。

“这个是我的吗?”

撒旦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回复他说“对啊,就是你的。”

“那,这也是我的吗?”别西卜又指了指撒旦。

撒旦看见别西卜...

别西卜安安静静的坐在烹饪教室里,看见撒旦熟练的烹饪着他喜欢的甜食。

不一会儿,烤炉散发出甜甜的气味。撒旦将刚烤好烫手的马卡饼干拿出,放凉一下,最后把饼干馅抹上去,大功告成!

撒旦做了6人分的,一份给席琳,一份给学长,一份给啾,两份给别西卜,还有一份留给自己。nice~

撒旦把马卡龙包装好,把二人份的交给别西卜后就走去社团那里。

别西卜走在撒旦后面边吃边跟着撒旦到社团。看见撒旦分好马卡龙后,他们就坐在一起吃东西。

一直不想说话的别西卜今天突然说话了。

“这个是我的吗?”

撒旦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回复他说“对啊,就是你的。”

“那,这也是我的吗?”别西卜又指了指撒旦。

撒旦看见别西卜袋子里所剩无几的马卡龙以为别西卜不够吃所以说“对你的。”随后也把剩下的马卡龙也给别西卜了。

别西卜接过后回应了一下“嗯”。别西卜看见撒旦去泡红茶的身影小声道“我的。”


喂,撒旦有兴趣做我家的点心师吗?每个月有40000工资哦”席琳坐在椅子上喝着撒旦刚刚泡好的红茶。

“打工吗?说真的最近自己的零花钱有点不够用,别西
卜太能吃了!”撒旦在心里算着他的小九九然后得出一
个结果。“去打工!”

“可以啊。”撒旦愉快的答应了。一直安静坐在旁的别西卜站了起来走到撒旦身旁,突然抱住了撒旦!像小孩子宣告主权一样说道“我的。”

“哈?”席琳被别西卜突然的动作和语言吓到以为自己看错和听错了。撒旦被别西卜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忘记挣扎。席琳揉了揉眼睛看清楚后说“你刚刚说什么?!”

“别西卜别开玩笑了!放开我!”撒旦反应回来后开始挣扎。席琳坐得比较远可能没听清楚,可以这句话可是别西卜在撒旦耳边说的他怎么可能没有听清楚!撒旦被别西卜只是抱住了腰,手还是可以活动的,撒旦不断拍打掰都弄不开别西卜禁锢的手。

“这是我的。”别西卜这次很明显声音的分贝高了不少,是足矣听清楚的分贝。

撒旦用手扶着三条竖下来的黑线额头,内心想道“别西卜今天是不是脑子抽筋了。”

席琳慢慢的喝完杯里的红茶,然后像龙卷风一样一走了。

“妈的(ノ=Д=)ノ┻━┻我喜欢的人是弯的!”这是席琳走时想到话。

——————————————————————————————
自己产粮(*´﹃`*)丰衣足食ヾ( ̄0 ̄; )ノ应该有下文(´▽`)ノ♪

Naomi

p3才是正经蛤蛤蛤蛤蛤不好意思原谅我的魔性改图

画的是《恶魔也要义务教育》漫画中撒旦剧情相关的同人

算是半临摹吧因为天使抱着撒旦的动作是参考漫画

超!喜!欢!他!

p3才是正经蛤蛤蛤蛤蛤不好意思原谅我的魔性改图

画的是《恶魔也要义务教育》漫画中撒旦剧情相关的同人

算是半临摹吧因为天使抱着撒旦的动作是参考漫画

超!喜!欢!他!

路西法 野狼 LW

85%的影响力

→大概是哨向背景

→哨兵别西卜x向导撒旦

→目前《恶魔也要义务教育》我只吃别撒谢谢

→正文一发完,但可能有相关小段子或者番外

→私设哨兵可变成与自家量子兽相同的动物

→无文笔 叙述式(⑉꒦ິ^꒦ິ⑉)

→第一次写别撒有点抓不准感觉,欢迎抓虫!

以下正文

     别西卜是军营里最强的哨兵,却也因为过于强大而找不到合适的向导做匹配。理论上来说,没有向导的哨兵是活不久的,但别西卜显然打破了这层认知。他今年二十五岁了,距离十五岁觉醒成为哨兵已有十年之久,这十年里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哨兵,却也活得好好的。

    ...

→大概是哨向背景

→哨兵别西卜x向导撒旦

→目前《恶魔也要义务教育》我只吃别撒谢谢

→正文一发完,但可能有相关小段子或者番外

→私设哨兵可变成与自家量子兽相同的动物

→无文笔 叙述式(⑉꒦ິ^꒦ິ⑉)

→第一次写别撒有点抓不准感觉,欢迎抓虫!

以下正文

     别西卜是军营里最强的哨兵,却也因为过于强大而找不到合适的向导做匹配。理论上来说,没有向导的哨兵是活不久的,但别西卜显然打破了这层认知。他今年二十五岁了,距离十五岁觉醒成为哨兵已有十年之久,这十年里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哨兵,却也活得好好的。

     他总是孤身一人,不论是吃饭、睡觉、出任务,都是独自一人完成的。和他搭档的哨兵向导都见识过他冲锋陷阵的英姿,完全搞不清他是怎么时刻保持冷静的。哨兵的体质让他们获得力量,但这些力量是伴随着代价的。

    过于敏感的五感对他们而言是双刃剑,尽管军方科技部研发出了隔绝装置,但精神疏导、情绪安抚都得由向导们进行,这是科技无法到达的高度。然而所有的规则似乎都对别西卜不起作用,他不曾暴走过、每次的身体检查都显示他的意识海能量稳定,像是不会出错的机器人。

      没有情感的克隆人,那些妒忌他的人如此说道。别西卜对这个称呼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甚至,他觉得这个戏称也没有什么不对,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呆板的人造人,应该说,他的确是一个克隆人。

      直到他被匹配了一个名为撒旦的向导。


      「太容易曝露了。」第一次和撒旦见面,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地莫名其妙。是的,别西卜觉得那头白发过于刺眼,虽然看起来手感不错,但还是太刺眼了。撒旦闻言愣了愣,有些不解地看着身形高大壮硕,却神色淡然的新搭档。他试着缓解气氛,欲开口却见自己的量子兽已经靠到别西卜脚下,一边发出软软的叫声一边撒娇似得磨蹭着。

     别西卜看着脚边的白猫,倒没有抗拒,不过也没有其他的反应。「咳,别西卜,撒旦。资料显示你们的匹配度高达85%,不论你们愿不愿意,接下来都必须要成为搭档一同执行任务。」负责人打断二人之间那尴尬的气氛,略强硬地说着说着,他不给他们任何反驳的机会,快速地行了个军礼就把两人送了出去。

      「我叫撒旦,今年21岁!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向导了。」撒旦有些紧张地看着别西卜,带着十足的礼貌向他自我介绍,企图打破僵硬的氛围。别西卜却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又把视线转回脚下乖巧坐着的白猫。见他对自己投来视线,白猫「喵」了一声,歪了歪脑袋眨着蓝眸和他对望。

      「别西卜,25岁,哨兵。」别西卜说完,就弯腰抱起白猫塞进撒旦的怀里,接着大步离去。

     撒旦看着别西卜的背影,抱紧了怀里的猫,默默地将心里的激动压下。

      「布勒,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哨兵了。」撒旦对怀里的猫说,捏了捏它的耳朵,「要努力不给他添麻烦,所以你别动不动就贴上去!」

     「喵——」布勒用肉球推了推撒旦,表示抗议,他可是一只高贵的猫,不喜欢的人,他从来不贴!


      对于要和撒旦一起出任务,别西卜是不赞同的。虽然他是战斗主力,但任务中不乏需要潜行、隐藏的时候。他的向导却有着一头白发和蓝眼,怎么看都过于显眼了,对他们的任务没有任何帮助。然而,别西卜是不能抛下对方的。向导固然拥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但和哨兵相比还是弱上一截。这也是为什么别西卜长期以来选择独自作战,还要费力保护他人太麻烦了,会拖后他的进度。

      与撒旦相处半年以后,他们已经一起进行过几次任务了,而别西卜意外地接受了他。因为,新配的这个向导虽然不强,但从来不会给他拖后腿。纵然跟得吃力,却从不抱怨,偶尔还会在适当的时间给予支援,让他感到稍稍舒心。撒旦利落的身姿与精准的枪法总会给他一种致命的吸引,那双微眯的蓝眸中闪现的精光也格外赏心悦目。

      别西卜有时候不禁思考,是因为那85%的匹配度吗?每当脑海里闪出这个问题时,他给自己的回答却是:「比起匹配度,他做的薄煎饼或许更有说服力。」


      阴暗的地下走廊里,不远处传来了人群躁动的声响。别西卜悄无声息地通过走廊,转身躲进一个死角,一只白色的猫轻巧地跳上他的肩膀又跳到他身边,几秒之后白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撒旦。

     「前方五百米确认安全,实验室就在左边。」撒旦的声音传进别西卜的脑海里,他应了声,二人随即迅速往实验室移动。这是他们俩第十次出任务了,后天还是他俩配对满一年的日子。按规定,每对搭档的哨兵向导都有一年的时间去决定要不要进行精神与身体结合,如果其中一方不愿意,那么至多三个月二人就必须解散搭档关系以进行新一轮的匹配。

      撒旦对别西卜除了满意以外就没有其他的感想了,虽然他觉得他们可以再亲密一点点,但他从来不强求。像如今默契极佳,又有人愿意吃他做的食物,他已经很满足了。他私心希望别西卜也愿意进行结合,仅仅是精神结合也好,因为他一点都不想和别人配对了。

      有这事搁在后头,让撒旦近日不住地紧绷,甚至巴不得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别西卜面前。所以,这次的任务是绝对不能出错的!

       此次的首要目标是窃取一个非法的生物科技。别西卜对于这次的任务依旧没有太大的感觉,但他感受到了从撒旦身上传来的紧张。

      长期的成功让他在出任务时甚少觉得紧张或不安,对于自己的能力别西卜亦从不怀疑。毕竟他不曾懈怠,而任务失败的下场极有可能是以死亡为代价的。纵然他的存在并不被期许,但不代表他会轻易放弃,他便是这样一路撑过来的。身边的向导是第一次执行高危任务,所以别西卜觉得他紧张是在所难免,男人下意识地安慰撒旦:「别怕,抓紧时间拿到东西就撤,不会有事的。」

      撒旦抿唇点点头,不忘注意着周围,谈话间他们已来到目的地,别西卜警戒着周围而撒旦則是拿出解密工具破译密码。就在那刻,远处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二人显然都听见了,却没有表现出慌乱的模样。别西卜相信撒旦可以做到,不过就算真的曝露了,他亦有自信能够带着撒旦全身而退。

    撒旦极力稳住自己的手,一会儿后机械的电子音响起,二人在巡警到来前迅速闪身进入实验室。「好险……」撒旦深吸一口气,略带懊恼地说着。他的脸颊因为紧张而泛着粉色,额头、鼻尖、下巴都有细小的汗珠。别西卜望着他,想要开口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奇异地闪过撒旦的笑容。别西卜愣了一瞬,完全不明白自己突然腾升的情绪从何而来。按捺住自己的私情,他开始搜刮有用的资料并找出需要窃取的科技,然而心绪却总不自觉往撒旦哪儿飘去。

     『……该死的!』别西卜为自己的分神感到焦躁,一边利落地复制他需要的资料,却没有注意到他的量子兽已悄悄具现化。「唔……别西卜?」巨大的狼贴到撒旦身边时,他极力忍住了尖叫的冲动。看着撒娇似地蹭他的巨狼,撒旦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没有让自己昏倒。

     他男神的量子兽,在对他撒娇!

     别西卜递来一个威胁的眼神,巨狼身形微顿,不太情愿地拉开了与撒旦的距离。但几秒之后,撒旦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惊呼。当别西卜的视线接触到那几个巨大的玻璃容器时,他瞬间就看清,且认出了里面的东西。

       人造人。


      安全屋二号,泛黄的灯光时不时地闪烁着,将撒旦脸上的表情衬得阴晴不定。周围很安静,也很安全,但撒旦几乎是使了吃奶的力气才堪堪将别西卜安抚住。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撒旦意外发现了隐藏的人造人储藏室,而别西卜在看到人造人的瞬间,莫名其妙地暴走了。但撒旦不得不感叹最强哨兵果然不是虚名,暴走的别西卜居然能顶着巨大的不适,极力控制自己失控的能量,完美地玩成任务之后才陷入狂躁症。

      他们来到安全屋的时候,撒旦因为毫无防范,硬是被别西卜砸到了角落。撒旦疼得差点爆粗,但还是发挥了专业知识为别西卜进行精神疏导与安抚。

     别西卜四肢着地,微微卷缩着身体一边痛苦地吼着。那是一种近似野兽的嘶吼,甚至几次试图攻击撒旦。撒旦放出量子兽,用精神丝进入别西卜的意识海。不意外地,那里一片混沌。撒旦放低身子,做出一副臣服的姿态然后慢慢接近别西卜。暴走的哨兵会变成最原始的动物,而此刻向导只能以动物的方式来接近哨兵以进行更深入的治疗。

      撒旦的精神丝不断地安抚、梳理着别西卜的意识海,不忘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记忆。这是一种基本的礼貌,也是为了确保哨兵不会被二次刺激,「嘿……没事的,是我……撒旦,你的向导。慢点,我们慢慢地、慢慢地……对,就是这样,很好……」随着撒旦的精神梳理,别西卜冷静了不少,神情也不复当初痛苦。他粗喘着,全身发红、青筋暴起,忽然狠狠抽搐了下。

     一个记忆的碎片撞上撒旦的精神丝。

      别西卜因而猛地睁开眼睛,对撒旦吼了一声,但蓝眸的青年却死死地皱着眉头,嘴唇也抿得死白。他望着正在颤抖的别西卜,忽然明白对方暴走的原因。那一刻,无数的心酸与苦楚涌上心头;撒旦只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然后他仿佛忘记所有专业知识,顺着自己的欲望上前一把抱住了别西卜。

     「没事的,别西卜,没事的……我会陪着你,所以不要难过了……」撒旦颤抖着嗓音说,将别西卜抱得更紧,但他还是忍不住落泪。他不想别西卜看见他这脆弱的模样,于是将脸埋进别西卜的肩膀,也不管他还处于暴走中,仅是肆意地拥着他。

      别西卜在撒旦的拥抱中,渐渐安静下来并奇异地脱离了狂躁症。他抬起手轻抚撒旦的后背,来不及说什么就晕了过去。


      黑白的世界里,女人将一个男孩从玻璃容器里拿出来。她细心地为他擦拭身上残留的营养液,带着愉悦与骄傲,在男孩睁眼之际说道:「我亲爱的宝贝,从今天起,你的名字是别西卜,我,是你的母亲。」

      男孩看着一个个被运送进来的男孩而感到有些害怕,但他不能展露出恐惧,因为那样他只会遭受更多的折磨。

      「好了,我的宝贝,躺上床,我们该进行正事了。」别西卜压下不安,躺在冰凉的手术床上,他甚至不被允许注射麻药,理由是要训练他对疼痛的忍耐度。当锋利的手术刀划破肌肤,别西卜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他挣扎着,却因此被刺破了脏器。

      他的「母亲」用一种审视的、厌恶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和手下一起为他止血,却没有停止这残忍的实验。

      一直到后来,他学会了沉默。不论再怎么痛,只要保持沉默,咬牙忍一忍就会过去的。他倒是觉得自己习惯了,也麻木了。等他懂事以后他开始明白,「母亲」将他当成战争机器来培养,再高价卖出。在别西卜之前还有好几个这样的存在,他亦不会是最后一个。

     利益当前,生命算什么呢?


     「喏,都给你。」别西卜隐匿在黑暗中,一道稚嫩的声音闯入他耳中。

     「我叫撒旦,你叫什么名字?」伴随着问题,有细微的光点在黑暗中闪烁。

      「怎么会有人不记得自己几岁?」

      「你喜欢吗?那我明天再做给你吃!」

       「薄煎饼怎么样?好吃吧?不过也就你喜欢吃薄煎饼。」

       「谢谢你喜欢我做的东西,超开心的!」

       「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

    「好。」

     别西卜听见自己这样回答,那个瞬间,白光像是爆炸,似是幼苗疯长,无声地照亮了虚无的空间。

     照亮了别西卜。

     男人看着自己的脚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尝试移动自己的双腿却倍感酸麻,发现自己的腿竟在这虚无之地生了根。他的身体僵硬不已,动一动就疼,但那照亮他的光开始缩小,并且有移动的痕迹。莫名地,别西卜不想失去那一抹光明,他试着抬起腿,努力地想要抓住那道光。

      他脚下的根被他拔起些许,传来了蚀骨的疼痛,他踉跄着,忽然听见有人在喊他。

      「别西卜,别西卜。」

      「你在哪儿?为什么失约了?」

       「别西卜!救我,救我!」

        「别西卜——」

        那人在哭,伴随着小声的央求。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弱,而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最后一个句子。

      「别西卜不是怪物!我也不是!」

      

       男人微微一颤,使劲全力与无数的根须抗争。他拔腿奔跑,纵使双腿献血淋漓也挣扎着想要抓住那道光。他的身体伤痕累累,却在一步步的奔跑中仿佛蜕皮似得掉落在黑暗之中。

      冥冥之中,他又听见一段对话。

     「你那么喜欢吃薄煎饼,你的代号就叫煎饼好了。」

        「好。」

       「我……我要叫,甜点超人!」

        「……」

        「你那是什么表情!太过分了!」

        「蓝色,你的代号。」

         「为什么呀,一点都不酷!」

         「你的眼睛,好看。」

         「也只有你不排斥我的眼睛和头发啦!」

         「布勒,蓝色的别名,很酷了。」

         「哇,还有别名!好!就叫布勒!」

   

           他终于看见了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


     撒旦悬着的心在看见别西卜醒来了才放下,他一连问了几个问题,打算再做一次精神疏导,却被男人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于是他又开始紧张,担心别西卜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狂躁后遗症。正当撒旦准备直接联络总部请求支援,他猛地被别西卜抱进了怀里。

      「别,别西卜?」撒旦僵着身子,惊疑不定想,别西卜该不会是坏掉了吧,他该咋办?!

       「布勒。」

        「哈?」撒旦只能发出疑惑的单音,然后他看见布勒扑到别西卜怀里,全身有些炸毛,却发出堪称甜腻的猫叫。

         撒旦忍不住脸一红,杀死自己量子兽的冲动都有了。

        「……代号薄饼请示布勒长官,为什么您的量子兽也叫布勒?」别西卜放开怀里的人,用一种十分认真的语气味道。撒旦瞪大双眼,被揭穿身份让他觉得尴尬又无助,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你,我!我,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了……」撒旦结巴了一阵,最后还是逃避似得小声嘟囔。

       「刚刚想起来的。」别西卜也有点懊恼,他被卖出以前的一次「训练」让他身受重伤,醒来不就就被卖了出去,他只能推断是那时候造成的部分失忆,细节之类的或许他还需要再详查,但大致上的情况应该差不了太多。

        「抱歉。」其实别西卜也很慌。那段记忆的浮现让他想起自己也曾经开心的日子,也有些不适应。还有他刚刚听见的呐喊,大约是撒旦被欺负的记忆吧?撒旦的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对他也不怎么上心,周围的人亦是纷纷避开父子俩,小孩学着大人,就开始排挤他。

           同样不被接受的俩人相遇了,就未免生了亲切感。对于其他的小孩来说,别西卜比撒旦还奇怪。别西卜在的时候,他们不能怎么样,但当撒旦落单,就是他们复仇的时刻。撒旦从没和别西卜说过这事,他想着见到别西卜就好了,他们还可以继续玩游戏,他还会给别西卜做甜点。

       直到别西卜忽然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别西卜的存在是他支撑自己的其中一个原因,而与他失去联系无疑让撒旦消极了很久。但另一方面,他学会了反抗,学会了保护自己。因为他想要活着,活着才有找到别西卜的希望。

       直到他分化成向导;既不是普通人,也不是战斗力高的哨兵,但却最为珍贵的向导。他被保护起来,接受一系列的教育。撒旦在看见自己的量子兽时,毫不犹豫就为它取名为布勒,并又一次告诉自己,他一定可以找到别西卜。

        当他发现别西卜似乎不认得他的时候,说不难过那是假的,他为此还偷偷掉过眼泪。撒旦的心情是复杂的,既开心又难过,花了他好一段时间才平复下来。

      他告诉自己,至少现在看到别西卜了,不会再糟糕了。

      事实证明有的时候不能心存侥幸。当撒旦面对陷入狂躁症的别西卜,他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恐惧。纵然身体本能地为他的哨兵梳理精神和意识海,但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自己有多么害怕失去这个人。

       这让撒旦感到为难,他的感性想要靠近别西卜,他的理性则认为别西卜也有自己的权利。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他就已经自我纠结得胃疼,此刻也是闷闷不乐地坐在别西卜身边。

          「你知道,我们的适配度有85。」别西卜突然的开口让白发的青年「啊?」了一声。他疑惑地看着别西卜,等着他的下文。

         「这一年我总是在想,适配度对我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别西卜抬手,略带迟疑,但最后还是轻抚上撒旦的脸。「现在我明白了。」别西卜看着对方染上红晕的脸,嘴角微勾:「最吸引我的,是你这个人。」


       今天是别西卜和撒旦报道和确认结合与否的日子。撒旦躲了别西卜一整天,最后还是不得不见面。那天,别西卜说出近似告白的话之后,撒旦涨红着耳朵捂着脸夺门而出,留下别西卜思考怀疑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别西卜觉得,他只是说出了心里话,所以他不是很理解撒旦的反应。而撒旦这边其实也不复杂,他只是沉浸在「男神跟我告白了」的不敢置信与激动中无法自拔。

       在配对司见到别西卜的时候,尽管撒旦一再克制,但他还是不争气地脸红,并且各种想要逃开。别西卜却默默地挡住了他唯一的逃离出口。

       「所以,两位的答案是?」

         「愿意结合。」别西卜率先说出口,并目光如炬地盯着撒旦,仿佛只要撒旦说出一个「不」字他都会吃掉他。顶着那充满期待的闪亮眼神,撒旦完全没法拒绝。虽然他本来也没想过拒绝就是了。

          「愿意结合。」

            配对司的一众人员,见证了撒旦被别西卜抱出去的画面,但大都了然一笑。

           看来,他们的最强哨兵也不如传闻中那么冷漠嘛。

——ENDLESS

后记:撒旦发现不管答应或拒绝,他都会被吃掉。

           

2787983918

一组天堂地狱表情包,喜欢拿去用吧自己截要用的部分,禁止未授权搬运

一组天堂地狱表情包,喜欢拿去用吧自己截要用的部分,禁止未授权搬运

莫怀仙

「 Do you want to be my believer?」



    私设撒旦伊莱 


先知厨走得安详/再见/再见


可能后面会有天使黄衣哈哈哈哈哈哈咕咕咕咕(

「 Do you want to be my believer?」




    私设撒旦伊莱 


先知厨走得安详/再见/再见


可能后面会有天使黄衣哈哈哈哈哈哈咕咕咕咕(

喝点水活动活动呢

时隔多年我cp终于同框了(涙)


高考前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涙)

时隔多年我cp终于同框了(涙)


高考前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涙)

福贵老爷

撒旦十一诫
1. 除非你被询问,否则不要发表意见或给予建议. (自觉)
2. 除非你确定别人想听,否则不要对别人诉苦. (尊重)
3. 在别人的地盘中,要显示对他的尊敬,否则别去那里.(尊重)
4. 如果一个客人在你的地盘惹恼了你,不要仁慈,要残忍地对待他.(原则)
5. 不要与别人发生性行为,除非你得到了发生关系的信号. (自律)
6. 不要拿不属于你的东西,除非这对其他人是种负担,且他们哭求着解脱.(计谋)
7. 答谢能让你成功的达成你的欲望的神奇能力.如果你在获得他赐与的成功后,否定这神奇的能力,你会损失所有你获得的东西. (感恩)
8. 不要抱怨不关你事的事.(自觉)
9. 不要伤害小孩. (仁慈)
10...

撒旦十一诫
1. 除非你被询问,否则不要发表意见或给予建议. (自觉)
2. 除非你确定别人想听,否则不要对别人诉苦. (尊重)
3. 在别人的地盘中,要显示对他的尊敬,否则别去那里.(尊重)
4. 如果一个客人在你的地盘惹恼了你,不要仁慈,要残忍地对待他.(原则)
5. 不要与别人发生性行为,除非你得到了发生关系的信号. (自律)
6. 不要拿不属于你的东西,除非这对其他人是种负担,且他们哭求着解脱.(计谋)
7. 答谢能让你成功的达成你的欲望的神奇能力.如果你在获得他赐与的成功后,否定这神奇的能力,你会损失所有你获得的东西. (感恩)
8. 不要抱怨不关你事的事.(自觉)
9. 不要伤害小孩. (仁慈)
10. 不要杀害不是人类的动物,除非你被它们攻击,或你是为了得到食物. (仁慈)
11. 当走在公共的地方,不要打扰别人. 如果某人打扰了你,要求他停止. 如果他不停止,就揍扁他.(原则)
九训
1,撒旦代表了放达,而不是节制。
2,撒旦是一位现今后著具体的一位而不是一个属灵的理想。
3,撒旦代表最清明的智慧,而不是自欺的假冒伪善。
4,撒旦代表了对那些应该对他们友善的人友善,而不是把自己的爱浪费在去爱那些忘恩负义的人。
5,撒旦代表有仇必报,而不是把自己的另一半脸伸出去。
6,撒旦代表了所有所谓的罪,而他们都带来了身体上的、心灵上的和情感上的舒适。
7,撒旦代表人类和动物是一样的,有时甚至不如动物。
8,撒旦代表务实而不虚幻的心思
9,撒旦教是基督教最好的朋友,多年来他们一直经营着这份友谊。

75度Alcohol

About:撒旦、路西法与萨麦尔

鉴于基本每周都会有人问撒旦、路西法、萨麦尔的问题,以及我在外地玩没有网也没有ff14,于是写了关于他们仨的一个简陋的小科普,可能存在某些错误请引述文献指正!

p2科普正文
p3是最近网上在传的一个关于路西法的梗2333很多人艾特我来着
p4雕塑
p5是之前关于萨麦尔被阉的梗

About:撒旦、路西法与萨麦尔

鉴于基本每周都会有人问撒旦、路西法、萨麦尔的问题,以及我在外地玩没有网也没有ff14,于是写了关于他们仨的一个简陋的小科普,可能存在某些错误请引述文献指正!

p2科普正文
p3是最近网上在传的一个关于路西法的梗2333很多人艾特我来着
p4雕塑
p5是之前关于萨麦尔被阉的梗

Moon_Moth

『Sweater』

让撒旦酱穿一下传说中的露背毛衣~

与之前封面设定相同的“if”世界,《Devil&Man》杂志内页⑦。

p.s:摄影地点在了的公寓卧室。虽然明没出镜,但能让他这样脸红的,想来想去也只有明了……私心多加个双人tag_(:з」∠)_

『Sweater』

让撒旦酱穿一下传说中的露背毛衣~

与之前封面设定相同的“if”世界,《Devil&Man》杂志内页⑦。

p.s:摄影地点在了的公寓卧室。虽然明没出镜,但能让他这样脸红的,想来想去也只有明了……私心多加个双人tag_(:з」∠)_

Moon_Moth
『Reunion』 动画结局后...

『Reunion』

动画结局后的“if”世界。重逢的两人,新的开始。

『Reunion』

动画结局后的“if”世界。重逢的两人,新的开始。

Moon_Moth
『Hydrangea』 动画结...

『Hydrangea』

动画结局后的“if”世界。转生的两人再次相遇。这次治好了猫猫~

P.s:撒旦酱是双性的😳~小裙子是因为照顾他的珍尼觉得这样比较可爱【

『Hydrangea』

动画结局后的“if”世界。转生的两人再次相遇。这次治好了猫猫~

P.s:撒旦酱是双性的😳~小裙子是因为照顾他的珍尼觉得这样比较可爱【

先代
满级勇者自信满满的出现在了魔王...

满级勇者自信满满的出现在了魔王面前

满级勇者自信满满的出现在了魔王面前

Kurodiya库罗迪亚
画的时候想的一位信徒以自身和祭...

画的时候想的一位信徒以自身和祭品作为媒介召唤撒旦,最终身体扭曲成现在这个样子。
正面看身体呈现逆十字,反着看就是正十字,动作和骷髅都暗示耶稣。
因为只是大概了解了下没有深入研究,就没有想背景故事,如果对不上就当我放屁吧_(:3 」∠)_ 

画的时候想的一位信徒以自身和祭品作为媒介召唤撒旦,最终身体扭曲成现在这个样子。
正面看身体呈现逆十字,反着看就是正十字,动作和骷髅都暗示耶稣。
因为只是大概了解了下没有深入研究,就没有想背景故事,如果对不上就当我放屁吧_(:3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