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撒路

6567浏览    63参与
鬼灯同学今天信仰之跃了吗

早餐

同居设定,现代pa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被吵醒的是撒旦。 缓缓抽开被旁边的人压住的手臂,顺手关掉闹钟。 随手披上睡衣外套,踩上毛茸茸的红色恶魔拖鞋。 轻悄悄的关上卧室的门,走下楼梯。

拿起水果刀,轻轻的在烂熟的小番茄底部划上漂亮的十字刀,番茄流出丰厚的汁液。空气中弥漫着番茄独有的清新和香味。在烤盘把这些红色果实摆好,送入已经预热好的烤箱。随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溅到果汁的手,又将它丢弃。转身取了袋培根肉,取出两片放入了被融化的黄油铺满着的平底锅。培根在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散发着肉香味。煎好的培根取出放到简式浅盘上。

从铺着白色桌布上的饭桌上,拿来昨天刚买的切好的吐司,用吐司刀去掉吐司边,毫不留...

同居设定,现代pa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被吵醒的是撒旦。 缓缓抽开被旁边的人压住的手臂,顺手关掉闹钟。 随手披上睡衣外套,踩上毛茸茸的红色恶魔拖鞋。 轻悄悄的关上卧室的门,走下楼梯。

拿起水果刀,轻轻的在烂熟的小番茄底部划上漂亮的十字刀,番茄流出丰厚的汁液。空气中弥漫着番茄独有的清新和香味。在烤盘把这些红色果实摆好,送入已经预热好的烤箱。随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溅到果汁的手,又将它丢弃。转身取了袋培根肉,取出两片放入了被融化的黄油铺满着的平底锅。培根在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散发着肉香味。煎好的培根取出放到简式浅盘上。

从铺着白色桌布上的饭桌上,拿来昨天刚买的切好的吐司,用吐司刀去掉吐司边,毫不留情的把吐司边投送了垃圾桶的怀抱。又重新拿了一个平底锅抹上点黄油放上吐司。煎到两面焦黄色后出锅。

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剩余的的茄汁黄豆,倒入小玻璃碗内,给它敷层保鲜膜,送入微波炉让它温暖片刻。

此时的番茄已经烤好,烤箱发出“叮——”的声音提醒正在忙碌麦片粥的撒旦。把这些果实的外衣剥掉,切成块放进盘子中央。

煎的焦黄的吐司上放着松软滑嫩的炒蛋,番茄酱和黄芥末酱淋在煎蛋上面,带着些许油光的培根随意的摆放着,麦片粥已经加了些枫糖浆,拿铁咖啡上面还有一个漂亮的白色爱心的拉花。

不忘在花瓶里加点清水以滋养这些娇嫩漂亮的花儿。

背后传来下楼梯的声音

“早啊,Luci”


君学之道唯刷题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p1p2米加,p3撒路,p4轮姜,都是以前的练笔……

萌胧凋零

落与光

随便写写,因为马上要滚去学校了摸个鱼放松一下自己没有做作业的心情(

顺便有太太产粮吗我好饿ಥ_ಥ

……………………

一朝梦醒,檐外鸟雀呼晴。

怎么可能。

地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光景。

哪怕是“神的子女”,也从未在故土感受过人间那般的翠绿得要低垂下坠的灵力。天堂的云雾厚重又飘渺虚无,脚踩在上面感觉既踏实又虚幻。天使们在每周日向神祈祷,为神歌颂着他和他创造世界的丰功伟绩。

这其中最受神青睐的自然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完美最得意的产物——路西菲尔。他是整个天堂的光芒,是“光耀晨星”。即使在第七天那样璀璨亮丽的地方,也没有人能够刻意忽略掉他周身盘绕的闪耀。

所以说啊,这样的人的堕落才是那些个心理变态的人们最为渴望的场景。...

随便写写,因为马上要滚去学校了摸个鱼放松一下自己没有做作业的心情(

顺便有太太产粮吗我好饿ಥ_ಥ

……………………

一朝梦醒,檐外鸟雀呼晴。

怎么可能。

地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光景。

哪怕是“神的子女”,也从未在故土感受过人间那般的翠绿得要低垂下坠的灵力。天堂的云雾厚重又飘渺虚无,脚踩在上面感觉既踏实又虚幻。天使们在每周日向神祈祷,为神歌颂着他和他创造世界的丰功伟绩。

这其中最受神青睐的自然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完美最得意的产物——路西菲尔。他是整个天堂的光芒,是“光耀晨星”。即使在第七天那样璀璨亮丽的地方,也没有人能够刻意忽略掉他周身盘绕的闪耀。

所以说啊,这样的人的堕落才是那些个心理变态的人们最为渴望的场景。

疼……

这是路西法坠落圣剑山时的最为直接的感受。五感都像离他远去了一样,所有的感官都只剩下胸口那里被圣剑刺过的扭曲痛苦。圣剑对恶魔有灼伤的效果,那叛徒呢?

也一样,说不定效果更甚。

他能感到周身的光芒在一点点消散,最后与天堂顶端的神融为一体,回归他们最该存在的位置。昔日的天堂的光啊,如今落得这般田地。他在混沌里煎熬了整整九个昼夜,这也是为什么地狱同天堂的纪年隔了刚刚好九个日出月落。他是地狱的七亲王之首,当年引诱他堕天、背弃神的那个家伙是他上司。

当然当然,只是暂时的。他随时等待机会自立门户。

路西法也不明白当年成为堕天使的理由,究竟是本意,还是这个家伙的蛊惑真的有那么诱人?

……………………

瞎写写。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明明撒根本没出场但我就是想打TAG(理不直气也壮jpg.)关键是我要滚去学校了……

名字是瞎起的,为了凸现逼格(ntm)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太太们来分析一下吧

另外最后一P是梗

给太太递笔 JPG.

Ling Lan

撒路日常(?)

感觉有点OOC啊##

希望没有……不过还是希望各位喜欢!!


以下正文!!


——————————————————————————————

地狱,这诅咒之地从不安宁,尤其是撒旦的宫殿中。


一阵玻璃的碎裂声传来,不久便是一声撞击岩石的巨响。


地狱六亲王们各自站在原地互看,始终不敢出声,只有玛门露出戏谑的微笑与别西卜的苦笑,毕竟这“夫夫”大型吵架现场也只有玛门认为有趣。


正当剩下的的五位亲王正在用眼神交流是否该离开此地时,一声怒吼使他们愣在原地。


「我说过不准提到那个战争!」


路西法展翅六翼,那乌黑的羽翼反射出些许光泽,似乎可锐利的将人轻易切割杀死。


澄清的...

感觉有点OOC啊##

希望没有……不过还是希望各位喜欢!!


以下正文!!


——————————————————————————————

地狱,这诅咒之地从不安宁,尤其是撒旦的宫殿中。


一阵玻璃的碎裂声传来,不久便是一声撞击岩石的巨响。


地狱六亲王们各自站在原地互看,始终不敢出声,只有玛门露出戏谑的微笑与别西卜的苦笑,毕竟这“夫夫”大型吵架现场也只有玛门认为有趣。


正当剩下的的五位亲王正在用眼神交流是否该离开此地时,一声怒吼使他们愣在原地。


「我说过不准提到那个战争!」


路西法展翅六翼,那乌黑的羽翼反射出些许光泽,似乎可锐利的将人轻易切割杀死。


澄清的蓝色眸子中宣泄着愤怒,怒视着眼前依旧平静不慌的恶魔之首,被路西法狠狠拍打的岩石也碎裂一地。


「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让那群天使他们溃不成军!并且臣服在我的脚下!」


「我倒是挺想看看的,来人,给路西法送上新的白衬衫。」


话音刚落,撒旦便将自己碎裂一半的玻璃杯丢向一旁,任由一旁的小兵收拾,看着眼前的刚发怒的堕天使拿过新的白衬衫与燕尾服时,忍不住笑出了些声音。


「笑什么?」


眼前的堕天使在穿上衬衫后,便向一旁依旧悠悠哉哉坐在王位上的撒旦投射出冰冷且不悦的眼神。


「没什么,我期待看见你的表现,路西法。」


……不,等等,你把那打量我的眼神收起来,路西法心中的警铃大响,他只想快离开那恶魔的视线外。


可傲慢亲王却只是向撒旦冷哼一声,而撒旦也并不觉得觉得意外。


「别西卜,走。」


路西法走到暴食亲王面前,却没有正面看向对方,只是用余光看见一眼,别西卜也是习惯自己的主人如此对待自己,可这次他看见那冰冷的蓝瞳中虽然更多的是无奈与不悦,却还有着刚一闪而过的……羞涩?


「是,吾主。」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别西卜在心中催眠着自己。


路西法走远后,撒旦便仔细地看着其余的地狱亲王,最终目光落在了贪婪亲王身上。


「玛门,跟上路西法,并确保他的安全。」


「是,大人。」


在一阵红光后,橘发少女便消失在原地,其他亲王中除了阿蒙去人间玩乐外都回房了。


「路西法,你是我亲手带来这里的,你认为我不够了解你?」


语毕,撒旦大笑了几声,这笑声使一旁的地狱兵不免颤抖了几下。


我亲爱的光明之星,过度傲慢可不是一个好事情,毕竟你的小心思被我看在眼里了。


我期待您的下一次行动。


璲辰

你以为这是刀吗?想多了嚯嚯嚯

血,一滴滴的滴下来。

路西法已经牵制地府的三人很久了。

当然,他也受了重伤。

“喂,你还好吗。”身旁的撒旦关心的问他。

“废话。”路西法懒得理他。

躲在暗处的战小癸看准时机,扣动了扳机,一颗狙击枪子弹嗖的飞了出去。

她的目标是路西法。

完了,怎么也躲不开了。

撒旦脸色一沉,身形一闪替路西法挡住了子弹。

“你在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撒旦倒在了自己身边,路西法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了。

“傻瓜。。。为什么不躲开呢。。。”撒旦却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我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撒。。撒旦。。。”

虽然他不相信,但是。。。

他真的死了。

路西法没有流泪,但吐出的鲜血在地上溅起了一朵盛开的血花。


“妈的,撒旦你...

血,一滴滴的滴下来。

路西法已经牵制地府的三人很久了。

当然,他也受了重伤。

“喂,你还好吗。”身旁的撒旦关心的问他。

“废话。”路西法懒得理他。

躲在暗处的战小癸看准时机,扣动了扳机,一颗狙击枪子弹嗖的飞了出去。

她的目标是路西法。

完了,怎么也躲不开了。

撒旦脸色一沉,身形一闪替路西法挡住了子弹。

“你在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撒旦倒在了自己身边,路西法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了。

“傻瓜。。。为什么不躲开呢。。。”撒旦却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我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撒。。撒旦。。。”

虽然他不相信,但是。。。

他真的死了。

路西法没有流泪,但吐出的鲜血在地上溅起了一朵盛开的血花。























“妈的,撒旦你一残血射手你挡什么子弹,你死了留我一辅助在这里挨打啊,还能不能好好打一局王者了!!!”


鬼灯同学今天信仰之跃了吗

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继第一季结尾

#撒旦第一视角

当圣剑刺入心脏的那一瞬间

我的身体开始化为粉末

不知道我死后会去哪

火湖底下与那沉睡许久的哈迪斯作伴?

又或是到黑色伊甸与那些希腊神一起

马上地狱之主就要换了

是在我背后的那个人

为什么有点舍不得他?

圣剑的效果很强

顷刻之间我的半个身子已经是粉末了

好久没看到他笑过了

哦对了

圣战时他说什么来着?

好像是“宁在地狱称王,也不在天堂为奴”

现在你完成了你的诺言

路西法

“你会后悔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来这一句

我从未后悔过认识你

下一次见面就是敌人了

路西法:

当圣剑插入他的心脏那一瞬间

我竟然有一丝后悔?...

#继第一季结尾

#撒旦第一视角

当圣剑刺入心脏的那一瞬间

我的身体开始化为粉末

不知道我死后会去哪

火湖底下与那沉睡许久的哈迪斯作伴?

又或是到黑色伊甸与那些希腊神一起

马上地狱之主就要换了

是在我背后的那个人

为什么有点舍不得他?

圣剑的效果很强

顷刻之间我的半个身子已经是粉末了

好久没看到他笑过了

哦对了

圣战时他说什么来着?

好像是“宁在地狱称王,也不在天堂为奴”

现在你完成了你的诺言

路西法

“你会后悔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来这一句

我从未后悔过认识你

下一次见面就是敌人了

路西法:

当圣剑插入他的心脏那一瞬间

我竟然有一丝后悔?

当然这种情感被我否定掉了

我根本不喜欢他

是的我不喜欢他

再次否定了此事后

我捅的更深了点

直到,大半个剑身露出他的胸膛

他不会复活了

不会了

啧,为什么又后悔了呢

我看着他在我眼前化为灰烬

我看着他们向我单膝跪地誓忠

我拿着圣剑向我的属下们宣布

“这在天堂混的名字早该改改了,从今以后我才是撒旦”

原本打算把这把剑留下来的

不知为什么突然不想看到这把剑了

于是我把它给了米迦勒

现在的地狱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撒旦已经死了的事实


绫罂Cranberry

是校园pa✨

撒旦
是三界高中恶名昭彰的不良学生,抽烟喝酒纹身翻墙逃课打架总之啥都干过,虽然是校霸但其实很好说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招惹是非,性格算比较和蔼随和,特别讨厌穿校服但因为路西法穿所以不得已才披个外套,特意在高一留级一年就为了和路同班,虽然打架斗殴但成绩意外很好

路西法
是个标准的优等生各科成绩都十分优秀,前学生会会长,后来因为看不惯学生会所设置的古板条规选择自行退出后来又因为和校霸同班逐渐同流合污,也很不喜欢穿校服但看见连撒旦都穿了自己不穿显得很特立独行才不情不愿穿的

欢迎太太们补充设定我好菜我太难了

是校园pa✨

撒旦
是三界高中恶名昭彰的不良学生,抽烟喝酒纹身翻墙逃课打架总之啥都干过,虽然是校霸但其实很好说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招惹是非,性格算比较和蔼随和,特别讨厌穿校服但因为路西法穿所以不得已才披个外套,特意在高一留级一年就为了和路同班,虽然打架斗殴但成绩意外很好

路西法
是个标准的优等生各科成绩都十分优秀,前学生会会长,后来因为看不惯学生会所设置的古板条规选择自行退出后来又因为和校霸同班逐渐同流合污,也很不喜欢穿校服但看见连撒旦都穿了自己不穿显得很特立独行才不情不愿穿的

欢迎太太们补充设定我好菜我太难了

彦梓。

【撒路】桎梏


  他是天堂的囚鸟。


  恶魔撕开光明一隅,些许奇妙的黑暗涌进了笼子。比起漫无边际的无害纯白,蕴含着极彩色的黑暗更具吸引力。


  他开始对生活多了点期待。


  撒旦来访的间隔缩短,感觉上却愈加漫长。他们对对方产生了兴趣,却仍按兵不动做着自己的事,因此世界尚且遵守秩序,而两颗心中混乱伊始。


  天使和魔鬼各自藏着好奇心。这玩意像一对磁石,把他们自然地吸在一起,然后成为对方无法挣脱束缚的囚徒。这次的囚笼之坚固远甚于天堂和地狱的互相孤立,可他们正竭尽全力互相吸引,不计后果地尝试所有无耻的不堪的精妙的方法,一...

【撒路】桎梏


  他是天堂的囚鸟。


  恶魔撕开光明一隅,些许奇妙的黑暗涌进了笼子。比起漫无边际的无害纯白,蕴含着极彩色的黑暗更具吸引力。


  他开始对生活多了点期待。


  撒旦来访的间隔缩短,感觉上却愈加漫长。他们对对方产生了兴趣,却仍按兵不动做着自己的事,因此世界尚且遵守秩序,而两颗心中混乱伊始。


  天使和魔鬼各自藏着好奇心。这玩意像一对磁石,把他们自然地吸在一起,然后成为对方无法挣脱束缚的囚徒。这次的囚笼之坚固远甚于天堂和地狱的互相孤立,可他们正竭尽全力互相吸引,不计后果地尝试所有无耻的不堪的精妙的方法,一次又一次推翻沙盘,皆无暇顾及这点。


  地狱之主想摘一颗天上的星为伴,天国副君则对黑暗中孕育的罪心向往之。他是主,所以要最亮的晨星;他是君,所以要最纯净的罪。他们膨胀的野心或许超越对彼此的感觉,但这又如何呢,副产品并非不可能举足轻重。


  于是无论如何,那只被傲慢酸蚀已久的、精细的金色囚笼终于在路西法飞进黑暗后崩毁。那曾经是他的全部。


  世界还年轻时撒旦与他偶尔会约在地狱。那块地界路西法并不熟悉,撒旦就引着他来到某处尸骨堆砌成的山谷,光是拣出头骨便能聚成沙漠。他让路西法坐在某块庞大的龙肋骨上,神秘地笑了一下。


  “你想去哪?”路西法在他转身的瞬间展开羽翼,怀疑这里是某种仪式的法阵中央。长年担任领袖使他养成了谨慎的思维方式,怀疑成为条件反射。况且比起威胁他更不能容许背叛,尤其当对方是撒旦。他有点慌乱,“假如你敢一个人……你怎么敢?”


  然而恶魔只是在骨殖顶上坐下,心情舒畅地摇了摇尾巴。他取过靠在烛台边的黑红色吉他,缓慢而轻柔地扫弦。他就坐在尸山上为他低唱了一支情歌,歌词所用的语言似乎来自久远的过去,来自无底的深渊,因此能听懂的只有如尸骨血肉般赤裸的爱意。那不需要经由语言表达,他们之间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就凭这种背德的关系还渴望爱?简直像个拙劣的悲喜剧。可惜他们身在剧中,无人生还。


  路西法的脸颊被血色的天穹映得有点红。他把微笑扭转成嘲笑,嘲讽对方小题大做无聊透顶简直有病。可是撒旦,他只是站起身来,那把魔兽肋骨制成的琴被他折作两半扔向远方。他们在无数亡魂的见证下拥吻,然后撒旦捧着路西法的脸说:“我也爱你。”可能在那一瞬间,这是句无可置疑的真话。


  那段回忆后来变成了噩梦的一部分。有段时间路西法常常梦到那把该死的吉他,拦腰断在尸山上,断口处源源不断地流出鲜血,浸染了每一只亡魂的眼窝。他独身一人惊醒在地狱的永夜里,咒骂身边不存在的那个人,最终强迫自己重新睡去。他不可说不愿想的思念在睡眠中兑现成一团乱麻。


  夜以继日的工作和无休止的思考是路西法发泄的主要途径。可是偶尔,也有那么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某一小片过往会猛然闯入他飞速运转的大脑。他把整个杯子向镜子抛去,只因里面看到一片模糊的、凝视着他的红影。


  他在人间订购了蛋糕,就是那种缀满了糖霜和珍珠糖,截面是彩虹的白痴一样的蛋糕,跟某年圣诞节撒旦送他的那种挺像。路西法切下一小片扔进垃圾桶,拿着塑料刀把它捅得稀烂,然后一把火烧掉那堆残骸。他在心里默念,圣诞快乐,去死吧撒旦。你这种东西干脆消失不就好了……我是说,你凭什么赖在我的生活里迟迟不肯离去?


  撒旦。他想,你那堪称高尚的爱情被随意丢弃在水沟里曝尸荒野。哈,惊喜吗?


  他费力地挤出一个笑容,胸腔里空无一物。


  什么都不想,只是像个冒充学识渊博的伪绅士那样喝着红酒看星空,这是路西法偶尔会背着撒旦做的事情。唯一的区别是他确实认得夜幕上每一颗星星,并且这项活动往往排在检查过圣剑确保万无一失之后。


  破闸行动刚开始时,一切小事都易出差错,他甚至会故意弄错什么来推迟计划中那一天的到来。可越是接近尾声,他反而冷漠地快马加鞭,日程提前又提前。他在试图摆脱任何犹豫的依据,并且成功了。


  后来夜莺把玫瑰扎进心脏。停止歌唱的前一秒,路西法忽然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正在被爱凌迟,割舍,尽管血已经止住了,胸口还是传来一阵阵钝痛。


  偌大一个神殿里只有路西法和被绑在十字架上的烛九阴,显得空空荡荡。猎物踏入圈套时蛛丝震颤,路西法显然是感知到了。他得意地挑挑眉,下意识偏过头想说什么,做好的口型却僵在空气中。他想说撒旦,可是余光里是空着的,身后那个唯一能用戏谑的口吻应答他的人不在。于是呼之欲出的“S”变成撕咬下唇。


  有一瞬间他恍然以为他站在惯待的地狱大殿,身旁僵立着战小癸的躯壳。那时七亲王差不多都在场,他与地狱之主靠得最近。傲慢亲王要说什么不必转身也不必行礼,只需开口,身后有人在听。他若想要得到褒奖则只需一个微笑,太自然不过了。


  从来如此,不是吗?从天上到地下,一次又一次,他总是不耐烦地把自己身边一切值得一个平凡的微笑的东西反手挥开,不知疲倦地索求更多价值、价值和价值……不,停,他喝止自己的思绪。他现在是地狱的王,是罪人之主,不能把任何一点思考匀给不必要的情绪。齿轮带动所有信者转动,容不得他为私情停下。换句话说,现在不管为了什么都不能停下了。


  思念带着令人反胃的温热。路西法恨不得剜出自己所有关于撒旦的无用想法扔掉。只有一个人也就这么回事吧,比起在天上时还好一点,至少现在还有属于他的王座可坐。


  一切总归要改变的,总归会结束的。与当初一样的是,要使其终结得要天地颠倒。


  红色的洪流中他终于又看到撒旦。恶魔带着熟悉又陌生的笑容掐住他的脖子。为什么?怎么会?什么时候?跳动的心脏代替他说出无法开口的词语。明晰的阴谋重新模糊起来。一切思念与思绪被阻断,然后决堤,从指缝间流淌下来;逝去就是逝去,没有倒流的道理。可另一股滚烫的血液却适时地涌进胸腔:倘若与我作对,你倒还算够格。


  缺氧带来的窒息中,路西法想起曾透过教堂彩窗向外眺望,那天他第一次,忽然意识到自己并非自由。那个早晨透进来的阳光多么温暖啊,他应当感到救赎的,却只感到一股清醒的寒冷从脊骨上攀援而下。


  他们都曾被好奇心杀死过。




—————————————


##以下是万米滤镜选手发言。

##复习阎王第二季的时候,看到第49话小阎王说了句“这场景还挺熟悉啊小癸……”我:卧槽。

虽然几分钟后撒旦就回来了但我还是能喂自己一刀。(假如)他们之间真的存在爱情,路西法在刺杀撒旦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是否也曾被一点挥之不去的想法或回忆困扰过?虽然后悔是不可能的,但把自己产生的负面情绪迁罪到撒旦头上似乎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yellow的歌词就迷之契合,听歌的时候脑内持续描绘手书…我不会画画所以只能写出来了,辞不达意还ooc,跪求评论跟我唠一唠这两个人顺便指正我的ooc……

  我流原著向撒路爱情是那种,撒对路一直抱有极大的兴趣,就是觉得他这人很有意思所以想看看他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算是兴趣使然的爱情;路对撒则似乎一直有点没辙,看他对其他人都是撩得飞起浪得一批,对撒旦:你闭嘴你走你干嘛灵魂三连(?)似乎撒旦对他来说也算个特别的存在?所以假如撒旦真的不在了,他也不会特别轻松吧。况且他们相遇之后撒旦有过什么改变我不清楚,但是路西法总不会做天使时就那么sao吧(?)对猎物的戏弄和恶趣味应该也是愈演愈烈。因此可能表面上兴趣使然/意在权&力&利,一拍两散若无其事;潜意识里还是会在意,怎么挣扎也过不去这道坎。这也就是标题想表达的了,他们束缚对方,互相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并且(路)始终没能挣脱出来。

  现在撒旦回来了,他们有了各自的新阴谋。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这次他们不再有名存实亡的上下级关系,应当能心无芥蒂地博弈了?互相欺骗利用黑吃黑什么都好,谁都不用违心地假装服从,这一点可能会很好磕。

  行 我bb完了 我准备好被官方打脸了:D


  



绫罂Cranberry
来和两个带坏蛋一起喝奶茶吧xd

来和两个带坏蛋一起喝奶茶吧xd

来和两个带坏蛋一起喝奶茶吧xd

璲辰

论高中生谈恋爱是真的要命【五】

接上文

【嗨,你好啊撒旦同学,我们真是好久没。。没见了。。】路西法努力装出一副轻松的亚子,无奈脸上不停滚落的汗珠却毫不犹豫的出卖了他。

撒旦往前迈了一步。【你怕我?】

【哪有哪有,我怎么会怕。。。你。。好吧我是有点怕你。】不习惯撒旦离自己这么近,路西法试探性的往后退了一步。

撒旦本来就黑的脸变得更黑了。

【但是。。。但是你是混社会的啊!一般学生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呃有点怕你们啊。。】

【我想请你帮个忙。】撒旦试着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和善【不难,你听我说的来就行。】

【呃。。。那你都开口了我也不好推辞,我要做什么?】

撒旦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去最近的宾馆。】

【?!?!】路西法蒙了。

(作者:接下来的事就不用我描...

接上文

【嗨,你好啊撒旦同学,我们真是好久没。。没见了。。】路西法努力装出一副轻松的亚子,无奈脸上不停滚落的汗珠却毫不犹豫的出卖了他。

撒旦往前迈了一步。【你怕我?】

【哪有哪有,我怎么会怕。。。你。。好吧我是有点怕你。】不习惯撒旦离自己这么近,路西法试探性的往后退了一步。

撒旦本来就黑的脸变得更黑了。

【但是。。。但是你是混社会的啊!一般学生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呃有点怕你们啊。。】

【我想请你帮个忙。】撒旦试着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和善【不难,你听我说的来就行。】

【呃。。。那你都开口了我也不好推辞,我要做什么?】

撒旦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去最近的宾馆。】

【?!?!】路西法蒙了。

(作者:接下来的事就不用我描述了吧:))

结束之后,撒旦微笑着附在气喘吁吁的路西法耳边轻声说【路西法,你是我的,你也只能是我的。】

———————————分割线———————————

别西卜:学长他出去买菜怎么还没回来???(一脸懵逼)


璲辰

论高中生谈恋爱是真的要命【四】

接上文

【一连三四天都呆在我家蹭吃蹭喝不太好吧,别西卜?】路西法冷笑着说。

【我。。我主要是怕撒旦啊。。。】别西卜毫无底气的弱弱的回答。【不,不然我早就回去了对吧学长。。?】

路西法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我出去买菜。】

———————————分割线———————————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无比普通高三学生,路西法。

我学弟别西卜招惹了我们学校的校霸撒旦,连带着我,也一起遭殃了。

搞得我现在出来买个菜都要偷偷摸摸的防涩会人。

嗯,他们都认识我。没错。

我在撒旦口中的出场率那么高,不认名的也认长相吧。

等。。等等,我怎么遇到boss了?!不是应该先刷一波小怪耗尽我的战斗力然后boss才登场吗?!

他还看见我了!

他朝...

接上文

【一连三四天都呆在我家蹭吃蹭喝不太好吧,别西卜?】路西法冷笑着说。

【我。。我主要是怕撒旦啊。。。】别西卜毫无底气的弱弱的回答。【不,不然我早就回去了对吧学长。。?】

路西法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我出去买菜。】

———————————分割线———————————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无比普通高三学生,路西法。

我学弟别西卜招惹了我们学校的校霸撒旦,连带着我,也一起遭殃了。

搞得我现在出来买个菜都要偷偷摸摸的防涩会人。

嗯,他们都认识我。没错。

我在撒旦口中的出场率那么高,不认名的也认长相吧。

等。。等等,我怎么遇到boss了?!不是应该先刷一波小怪耗尽我的战斗力然后boss才登场吗?!

他还看见我了!

他朝我走过来了!!

这不符合剧情发展顺序啊!!!

所以说。。。

我现在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绫罂Cranberry

让喜欢的人撑起一座动物园🦁🐯

让喜欢的人撑起一座动物园🦁🐯

璲辰

论高中生谈恋爱是真的要命【三】

接上文

【撒。。撒旦?】路西法显然是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

【来这看你们撒狗粮啊。】

【这位学长,其实你误会了我和学长之间的关系。。。我们其实是在。。。】别·我现在很慌·西卜连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你们当我眼瞎就好。】撒旦看来是真的火了,把路西法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西卜疯狂的用眼神问路西法【怎么办,学长?!】

【我怎么知道啊!!!】路西法差点当场扑街。

撒旦内心:mmp别西卜你小子好大的胆,敢跟小爷我抢人来,谁给你的勇气。

【你们继续,我先走一步了。】撒旦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等,撒旦。。。】路西法赶紧开口叫住他。

撒旦像是没听到一样,越走越远了。

凉了。路西法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别...

接上文

【撒。。撒旦?】路西法显然是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

【来这看你们撒狗粮啊。】

【这位学长,其实你误会了我和学长之间的关系。。。我们其实是在。。。】别·我现在很慌·西卜连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你们当我眼瞎就好。】撒旦看来是真的火了,把路西法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西卜疯狂的用眼神问路西法【怎么办,学长?!】

【我怎么知道啊!!!】路西法差点当场扑街。

撒旦内心:mmp别西卜你小子好大的胆,敢跟小爷我抢人来,谁给你的勇气。

【你们继续,我先走一步了。】撒旦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等,撒旦。。。】路西法赶紧开口叫住他。

撒旦像是没听到一样,越走越远了。

凉了。路西法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别西卜。撒旦是混黑道的。


璲辰

论高中生谈恋爱是真的要命【二】

接上文

【学长我在这!】

路西法默默的推开差点贴到自己身上的别西卜,【不是在你家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昨天晚上别西卜临时更改见面地点,路西法只得不情不愿的跟他去了市郊的一个公园。

【呃。。。我家里有事,没法去我家了。】别西卜支支吾吾的解释道【这。。。这边比较清净,人比较少,怎么样,理由够充分吧?】

【。。。】路西法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

在一条长椅上给他的红毛学弟补了半个小时的课后,天色已晚了。

【我先走了,家里比较忙。】路西法淡淡的说着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突然别西卜叫住了他。

【等,等等学长!】别西卜说这一句话似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学长我想和你说个事!】

路西法转身,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学,学长,我其实。。。】...

接上文

【学长我在这!】

路西法默默的推开差点贴到自己身上的别西卜,【不是在你家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昨天晚上别西卜临时更改见面地点,路西法只得不情不愿的跟他去了市郊的一个公园。

【呃。。。我家里有事,没法去我家了。】别西卜支支吾吾的解释道【这。。。这边比较清净,人比较少,怎么样,理由够充分吧?】

【。。。】路西法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

在一条长椅上给他的红毛学弟补了半个小时的课后,天色已晚了。

【我先走了,家里比较忙。】路西法淡淡的说着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突然别西卜叫住了他。

【等,等等学长!】别西卜说这一句话似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学长我想和你说个事!】

路西法转身,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学,学长,我其实。。。】别西卜死盯着路西法旁边的绿化带【我其实挺喜欢你的。】

话一出口,路西法看他的眼神就越发奇怪了。

【学,学长?】别西卜蒙了。

学长干嘛要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他。。。或者是,他后面的树?

【当着我的面表白,真的好吗?】撒旦黑着脸靠在树上,用冷冰冰的语气说话。


璲辰

论高中生谈恋爱是真的要命

学院风

撒旦:暗恋路西法,在七夕节时准备表白路西法。

路西法: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人。。。是看起来。

别西卜:​崇敬他的学长路西法,当然也有一点点喜欢。。。


【学长,我能不能问你个事。。。】​电话里,别西卜犹犹豫豫的问道。

【问。】路西法很干脆的说。他就算闭着眼也能看到那个红毛少年紧张的六神无主的亚子。

【呼啊。】电话那头,别西卜长舒了一口气。【星期天下午学长能不能到我家来帮我补补课?】

路西法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可以。】

所以你是把撒旦彻底忘了吧?

​未完待续

只是个开头,往后还会往下写。

学院风

撒旦:暗恋路西法,在七夕节时准备表白路西法。

路西法: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人。。。是看起来。

别西卜:​崇敬他的学长路西法,当然也有一点点喜欢。。。


【学长,我能不能问你个事。。。】​电话里,别西卜犹犹豫豫的问道。

【问。】路西法很干脆的说。他就算闭着眼也能看到那个红毛少年紧张的六神无主的亚子。

【呼啊。】电话那头,别西卜长舒了一口气。【星期天下午学长能不能到我家来帮我补补课?】

路西法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可以。】

所以你是把撒旦彻底忘了吧?

​未完待续

只是个开头,往后还会往下写。


绫罂Cranberry
七夕🎋✨表达不出意境的美好黄...

七夕🎋✨
表达不出意境的美好黄河的水我的泪你们好好在一起我鹊桥给你们搬来🙏

七夕🎋✨
表达不出意境的美好黄河的水我的泪你们好好在一起我鹊桥给你们搬来🙏

璲辰

一个短小粗糙的脑洞

其实是在刚看第三季的时候就想到了,写的不好请见谅蟹蟹😂

地狱众人的国王游戏

别西卜随手一抽居然抽到了鬼牌【我是国王哎】​

然后地狱众人就用充满暗示性的​眼神盯着他。

别西卜被盯得后背发凉【那那那,那选三和七吧,七号穿女装,然后三号公主抱他】​

路西法黑着脸站起来。

撒旦一看七号是路西法立刻笑的像朵花​。

路西法冷笑一声呵呵【很好啊别西卜,选的真好】​

别西卜崩溃状【等等,吾主听我解释啊!!!】​

​撒旦呢?撒旦已经癫了。

阿加雷斯和阿斯蒙蒂斯立即凑了上去【吾主用不用我们帮你挑女装?】​

期待的小眼神。

路西法表示:这都没法拒绝啊。

半个小时后。。。

​路西法表示想借用一下陆判的面具。

两位神奇的色欲亲王​在讨论了二十分钟...

其实是在刚看第三季的时候就想到了,写的不好请见谅蟹蟹😂

地狱众人的国王游戏

别西卜随手一抽居然抽到了鬼牌【我是国王哎】​

然后地狱众人就用充满暗示性的​眼神盯着他。

别西卜被盯得后背发凉【那那那,那选三和七吧,七号穿女装,然后三号公主抱他】​

路西法黑着脸站起来。

撒旦一看七号是路西法立刻笑的像朵花​。

路西法冷笑一声呵呵【很好啊别西卜,选的真好】​

别西卜崩溃状【等等,吾主听我解释啊!!!】​

​撒旦呢?撒旦已经癫了。

阿加雷斯和阿斯蒙蒂斯立即凑了上去【吾主用不用我们帮你挑女装?】​

期待的小眼神。

路西法表示:这都没法拒绝啊。

半个小时后。。。

​路西法表示想借用一下陆判的面具。

两位神奇的色欲亲王​在讨论了二十分钟后得出了共同结论:洛丽塔。

路西法一身女装的亚子还真没人见过。

于是路西法刚刚从更衣间里出来时把众人都吓到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玛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抓起手机来疯狂的拍照。

拍下来的照有一半都发给了小阎王。

于是这就是为什么第三季序章上有路西法女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