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撒野

231.8万浏览    11765参与
你是疯儿#我是傻

我,揭棺还魂(shut up)
图烂,拍照也烂,but求支持!!!

我,揭棺还魂(shut up)
图烂,拍照也烂,but求支持!!!

戏子qvq
“你是我用余光就能看清的人。”

“你是我用余光就能看清的人。”

“你是我用余光就能看清的人。”

千树万树莲花开

【撒野】兔飞飞和猫丞丞 兽化ooc预警

   “顾飞,中午咱俩吃什么?”蒋丞腿叉得老开,大赤赤地坐在床上,脸上堆积的阴霾显而易见。

  “煮面吧,家里也没别的了。”顾飞站起身来,上半身是件米色套头毛衣,下半身穿了条沙滩裤。

  但也好过蒋丞下半身那条还没过膝盖的小裙子。

  顾飞撇开眼,用手背抵住疯狂上扬的嘴角。

  他俩穿成这样的原因,说来话也长,不过单纯是为了舒服。

  顾飞和蒋丞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兔飞飞、猫丞丞。

  早上起床就这样了,蒋丞一睁眼看到垂在眼前的灰色兔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还没睡醒。

  伸手去捏,兔子耳朵措不及防...

   “顾飞,中午咱俩吃什么?”蒋丞腿叉得老开,大赤赤地坐在床上,脸上堆积的阴霾显而易见。

  “煮面吧,家里也没别的了。”顾飞站起身来,上半身是件米色套头毛衣,下半身穿了条沙滩裤。

  但也好过蒋丞下半身那条还没过膝盖的小裙子。

  顾飞撇开眼,用手背抵住疯狂上扬的嘴角。

  他俩穿成这样的原因,说来话也长,不过单纯是为了舒服。

  顾飞和蒋丞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兔飞飞、猫丞丞。

  早上起床就这样了,蒋丞一睁眼看到垂在眼前的灰色兔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还没睡醒。

  伸手去捏,兔子耳朵措不及防地动了,吓蒋丞一个机灵。

  这触感...蒋丞看看睡梦中的顾飞,看看从他头发里冒出来的兔子耳朵,上手又捏了捏。

  “嗯....”

  耳朵的主人动了,把眼睛眯开一条缝:“丞哥........我操。”

  “大清早的操啥啊?”蒋丞啧了一声:“起床起床...就这么躺着也不怕长肉...”

  “丞哥,耳朵!”顾飞眉头一皱,眯起眼睛确认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对哦你这个....卧槽这玩意是真的吗?!”

  蒋丞猛地撑起身来,突然感觉压到了什么。

  是条黑色的尾巴。

  顾飞也坐了起来,俩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珠子都快掉出眶了。

  ........

  由于蒋丞猫咪的尾巴比较长,塞内裤里根本塞不下,直接挂了空档。

  穿裤子尾巴挤成一团又难受,顾飞非常贴心的给另外一条沙滩裤剪了个破洞,让尾巴穿过去。

  结果给蒋丞一屁股坐裂了。

  “知道这叫什么吗?”顾飞观摩着蒋丞尾巴旁裂开的长缝,严肃地开口。

  “叫什么?”

  “气门。”

  “顾飞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最后选定了一条压箱底的短裙,是前年刘帆送给顾飞的生日礼物,说年轻人吧,总得尝试点新鲜东西。

  舒坦。

  “笑了?”蒋丞啧了一声,响得出奇,似乎是在表达着自身的强烈不满。

  “没有。”

  “笑了,你他妈耳朵都在抖。”

  蒋丞手臂往胸上一抱,叉着个腿,冷着张脸看他。

  “不行,这真的很好笑。”顾飞干脆就不装了,冲着蒋丞就是一顿乐。

  “丞哥你太拽了,我忍不住...”

  耳朵一颤一颤的。蒋丞把顾飞拽进怀里,使劲蹂躏他的耳朵。

  “再摸要硬了...”

  “给你大爷做饭去。”蒋丞看着顾飞不自然发红的耳廓,心满意足:“饿了。”

   “要不要喝兔兔的牛奶?”

  顾飞语出惊人,蒋丞愣了几秒后,朝他肩膀来了一拳。

  “我操你妈的兔飞飞。”这拳力道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可直接划分为调情,没有半点威慑力。

  顾飞脑袋上的耳朵突然就吧嗒下来,捂着肩膀不说话了。

  蒋丞试探着用尾巴戳他,尾巴一动便掀起一小片裙子:“打疼没?”

  “疼。”顾飞闷闷的鼻音委屈得很,动着耳朵笑了笑。

  好他娘可爱。蒋丞深吸了一口气,把小兔子揽入怀中:“胡撸胡撸毛,吓不着。”

  “丞哥你给我操一下。”顾飞一把抓住身旁晃来晃去的黑毛尾巴。

  蒋丞感觉全身的毛发都要立起来了,这种连着尾椎上头的感觉真是太奇妙: “凭什么啊?”

  “那你凭什么打我?”

  “因为你说什么牛奶....”

  “纯牛奶,你没喝过?”

  “喝过...不是,顾飞你挺牛逼啊?”蒋丞给气乐了。

  “操一下,就一下。”顾飞使坏地掐了一把蒋丞胸前的凸起,“哥……”

  蒋丞揪住顾飞的后颈肉:“行吧。”

  拿到通行证的顾飞

  收车了!睡觉睡觉Zzzzz

 

文素搬运工

“生日快乐丞哥,”顾飞在他耳朵上亲了亲,“我以前,希望你想起在钢厂的那段日子时没有遗憾,现在我希望,等有一天,你老了,回头看看,跟我在一起的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

“生日快乐顾飞,”蒋丞笑着轻声说,“跟着光。”


——巫哲《撒野》

“生日快乐丞哥,”顾飞在他耳朵上亲了亲,“我以前,希望你想起在钢厂的那段日子时没有遗憾,现在我希望,等有一天,你老了,回头看看,跟我在一起的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

“生日快乐顾飞,”蒋丞笑着轻声说,“跟着光。”


——巫哲《撒野》


英俊风流是大桶

今天开始疯狂加班,蒋丞选手下一步的骚操作待我慢慢挤时间画(缓缓下线.jpg

【“对我也有过吧?”蒋丞偏着头又问。 

这一刻顾飞有种应该去厕所接盆儿凉水泼到蒋丞脸上的想法,在这件事上一直避之不及的蒋丞,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假酒。 

顾飞往桌上的酒瓶上扫了一眼,56度的大二,要赶上搞活动一整箱12瓶也不过就是一百多,李炎不至于贪便宜买到假的…… 

蒋丞的手指在他脸上弹了一下:“问你话呢。” 

“没有。”顾飞回答。】

今天开始疯狂加班,蒋丞选手下一步的骚操作待我慢慢挤时间画(缓缓下线.jpg

【“对我也有过吧?”蒋丞偏着头又问。 

这一刻顾飞有种应该去厕所接盆儿凉水泼到蒋丞脸上的想法,在这件事上一直避之不及的蒋丞,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假酒。 

顾飞往桌上的酒瓶上扫了一眼,56度的大二,要赶上搞活动一整箱12瓶也不过就是一百多,李炎不至于贪便宜买到假的…… 

蒋丞的手指在他脸上弹了一下:“问你话呢。” 

“没有。”顾飞回答。】

朝阳有只咩咩俞

【丞飞】我一直在等你①⑨

#ooc & 私设 预警

顾飞飞追夫即将成功预警


       17:00 褀彧办公楼下

       一辆黑色的蒙迪欧·致胜停在了办公楼对面的人行道前,驾驶位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戴着墨镜,一身深灰暗条纹休闲西装的男人的脸露了出来,手臂架在车窗框上。男人摘下了墨镜,露出墨镜下深邃的眼眸和如刀刻斧凿般清晰分明而硬朗的脸部线条。墨镜被随手扔在了挡风玻璃下的隔板上,男人冲着窗外微微扬起头看向褀彧办公楼的某一个窗户,嘴...

#ooc & 私设 预警

顾飞飞追夫即将成功预警



       17:00 褀彧办公楼下

       一辆黑色的蒙迪欧·致胜停在了办公楼对面的人行道前,驾驶位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戴着墨镜,一身深灰暗条纹休闲西装的男人的脸露了出来,手臂架在车窗框上。男人摘下了墨镜,露出墨镜下深邃的眼眸和如刀刻斧凿般清晰分明而硬朗的脸部线条。墨镜被随手扔在了挡风玻璃下的隔板上,男人冲着窗外微微扬起头看向褀彧办公楼的某一个窗户,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顾飞扯了扯白衬衣的衣领,随手从车载收音机下的置物架里摸出了手机,按亮了屏幕,手指在屏幕上显现出的蒋丞的那张脸上轻柔地划了两下,然后输入密码解锁,点开微信给蒋丞发了个信息:

       我到了。下班后下来。

       于是江子源有幸再一次目睹了蒋丞的不正常——工作时从来心无旁骛的蒋总继上午不断发呆之后开始不断看表,以至于把文件拿进办公室给蒋丞签了字之后江子源都忍不住几次核对他家领导有没有签对位置。五点半一到,平日里的工作狂蒋丞选手拎着包冲到江子源他们的办公室说了一句“我今晚有事先走了,有要改的文件发我邮箱,要签的文件放我办公室我明天处理”之后就风风火火的跑了,留下一屋子一脸懵逼的下属。岳晓琦慢吞吞的保存文档,关机,慢吞吞的从电脑后抬起了头,说道:“你们说,会不会又跟早上来的那个顾帅哥有关系?”大家没说话是,只留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站在办公楼大门前,远远地蒋丞就看到停在马路对面那辆黑色轿车里那个低着头玩手机的人,仅仅只有一个侧脸,可脸上每一个弧度都恰到好处的让人心动。似乎是感应到了蒋丞的出现,顾飞把目光从手机上摘了下来看向马路对面那个一身板正的铁灰色西装的人,笑意从眼睛慢慢向下延伸扩展到了咧开的嘴角上。蒋丞快步走了过去,拉开副驾的车门坐进去的同时顺手把公文包甩在了后座上,扭头看向顾飞:“走吧。”顾飞的目光早在蒋丞出现的那一瞬就胶在了他身上,双眸仿佛被牵住了似的,随着蒋丞的移动而移动,在蒋丞扭头过来的那一瞬间嘴角上扬,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笑容缱绻。蒋丞一瞬间竟是有些看呆,在顾飞温柔如水的目光中放软了在办公室里凌厉的眉目。一个吻被轻轻的印在了嘴角,温热的唇在脸颊上轻轻一碰就松开,没有过多的纠缠,只是嘴唇上的温热带来的温柔与安心,让人留恋。蒋丞什么也没说,只是挑眉看着顾飞轻轻一笑——倒是顾飞却不好意思了,在蒋丞低低的笑声中迅速红了耳尖。


       潘智在蒋丞说要请客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今晚顾飞的出现,可真正看到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包间门口的时候心情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复杂——十年之后再次看到两个人同框出现,穿着同色的西装,近乎亲密的态度,只想道一句“久违”。“潘儿,恭喜啊!肖老板,要辛苦你了!”蒋丞一进门就熟稔的打着招呼。“爷爷,想敲你一顿也太不容易了!——该不会是……嗯哼?”潘智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顾飞,“顾飞,上次太匆忙,这次郑重地说一次:好久不见——老婆,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顾飞,丞儿的家属!”“家属”两个字被潘智刻意的咬的特别重,还戏谑的朝站在一块儿的两人笑了笑。顾飞倒是无所谓,甚至是求之不得,礼貌的朝肖罄点了点头,道了句恭喜;蒋丞抬脚朝潘智踹了过去,狠狠瞪了他一眼:“现在还不算!”——听听,还不算——“没事儿,早晚都要是的。”

       提前点好了菜,刚上桌没多久菜就上来了。潘智终于在时隔十年之后再一次清醒的意识到,以后吃饭绝不能跟这两个狗男男坐在同一桌——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俩是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互相喂,现在倒是不互相喂了,只是顾飞全过程一直在不断地给蒋丞夹菜盛汤,“丞哥多吃点这个”,“丞哥多吃点那个”——明明是他老婆怀孕了出来聚餐庆祝,为什么变成蒋丞顾飞这两个还没修成正果的在这儿狂撒狗粮了?蒋丞被伺候的舒舒服服,却也是不介意潘智从头到尾一直保持着的戏谑而嫌弃的目光。只是每次在顾飞给他夹菜的时候看向顾飞,顾飞也恰好转头看向他,眼里是满满的溢出来的欣喜与爱意,怎么藏也藏不住。








今天状态不佳,似乎有点烂尾了嘤嘤嘤~

顺道请假两天,毕业了要收拾宿舍搬东西还有毕业典礼,这两天可能会停更,我争取明天毕业典礼的时候更一章番外吧~以及,正文快接近尾声了,兔兔一出马,猫猫被攻陷根本不是时间的问题~

十尹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

仁青♡
《撒野》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

《撒野》
我想,
在你眼里,
撒野奔跑。

《撒野》
我想,
在你眼里,
撒野奔跑。

绸缪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丑字勿喷】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丑字勿喷】

十尹

闲的无聊乱写字ψ(`∇´)ψ

闲的无聊乱写字ψ(`∇´)ψ

银樱梦颖(LYT)

今天下午跟同学出去玩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这个!!!是在新华书店里!!!

今天下午跟同学出去玩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这个!!!是在新华书店里!!!

羽Wings
图源:遇见逆水寒

图源:遇见逆水寒

图源:遇见逆水寒

六金儿.
这个墨水好好看!!!!拿之前写...

这个墨水好好看!!!!
拿之前写的字做一下后期(∂ω∂)

这个墨水好好看!!!!
拿之前写的字做一下后期(∂ω∂)

六合青鸟
下次要好好练字啊练你妈个大鸡蛋

下次要好好练字啊
练你妈个大鸡蛋

下次要好好练字啊
练你妈个大鸡蛋

眸笑

用个梗 沙雕小剧场·你有吗

李炎: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戴扭扭花的帽子


蒋丞:好笑吗?男朋友给织的,你有吗?


李炎:你有病吧!


李炎:(顾飞名次超过自己的时候)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玩儿弱智爱消除


顾飞:好笑吗?男朋友帮玩儿的,你有吗?


李炎:你要死!有病吧!


王旭: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纹牙印这种幼稚的东西


蒋丞:好笑吗?男朋友咬出来的,你有吗?


王旭:没…没有。


花落:(正在看祁醉直播的时候)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穿有小熊的衣服


祁醉:好笑吗?于炀帮挑的,你有吗?来来来,我给你讲讲我和于炀的故事…


[您的好友flower已退出直播间]...

李炎: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戴扭扭花的帽子


蒋丞:好笑吗?男朋友给织的,你有吗?


李炎:你有病吧!


李炎:(顾飞名次超过自己的时候)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玩儿弱智爱消除


顾飞:好笑吗?男朋友帮玩儿的,你有吗?


李炎:你要死!有病吧!


王旭: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纹牙印这种幼稚的东西


蒋丞:好笑吗?男朋友咬出来的,你有吗?


王旭:没…没有。


花落:(正在看祁醉直播的时候)看你文质彬彬的,这么大了还穿有小熊的衣服


祁醉:好笑吗?于炀帮挑的,你有吗?来来来,我给你讲讲我和于炀的故事…


[您的好友flower已退出直播间]


薛蒙:呵,这么大了还用带小花的手帕,也不害臊


墨燃:好笑吗?师尊帮我绣的,你有吗?


薛蒙:师尊~我也要


狗子:呜呜呜嗷嗷嗷嗷[不许给他绣!]


The light in the night

数一数他们间的爱称

PRIEST家

《默读》

粥粥:费事儿,小兔崽子,王八犊子

嘟嘟:老大爷,骆队,警察叔叔,师兄,哥

《残次品》

陆比心:将军,统帅,哥

林静恒:陆必行(将军好直一弯的⊙ω⊙)

《杀破狼》

长庚:义父,子熹,将军

子熹:儿子,心肝儿

《大哥》

魏之远:哥,谦儿

魏谦:小远

《六爻》

严争鸣:铜钱

程潜:严娘娘

(这一对cp是什么神奇爱称?黑人问号jpg)

童如:小椿

韩木椿:师父

(这一对真的意难平啊啊啊啊)

《过门》

窦寻:(我只记得同学叫徐西临叫徐团座)

徐西临:豆馅儿

《烈火浇愁》(又名《开水烫头》)

宣玑:陛下,灵渊哥哥

盛灵渊:小鸡,彤,小妖

OS:《镇魂》,《天涯客》和《山河表里》我看过但不大记得了……其他没来得及去看

另外,顺便提一下...

PRIEST家

《默读》

粥粥:费事儿,小兔崽子,王八犊子

嘟嘟:老大爷,骆队,警察叔叔,师兄,哥

《残次品》

陆比心:将军,统帅,哥

林静恒:陆必行(将军好直一弯的⊙ω⊙)

《杀破狼》

长庚:义父,子熹,将军

子熹:儿子,心肝儿

《大哥》

魏之远:哥,谦儿

魏谦:小远

《六爻》

严争鸣:铜钱

程潜:严娘娘

(这一对cp是什么神奇爱称?黑人问号jpg)

童如:小椿

韩木椿:师父

(这一对真的意难平啊啊啊啊)

《过门》

窦寻:(我只记得同学叫徐西临叫徐团座)

徐西临:豆馅儿

《烈火浇愁》(又名《开水烫头》)

宣玑:陛下,灵渊哥哥

盛灵渊:小鸡,彤,小妖

OS:《镇魂》,《天涯客》和《山河表里》我看过但不大记得了……其他没来得及去看

另外,顺便提一下,皮皮好像挺喜欢哥这个称呼的说……反正我也喜欢(▰˘◡˘▰)


菜包家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这个攻受有点多(。ŏ_ŏ))

墨燃0.25(我听来的私设,说是中八苦长恨花之前的墨燃):仙君,玉衡长老

墨燃0.5(又名踏仙君):晚宁,师尊

墨燃1.0:(在下表示不想睬他)

墨燃2.0(又名墨宗师):恩公哥哥

《余污》(又名《大狗和他的孤狼师兄》)

墨熄(又名茜茜公主):师兄

顾茫:公主殿下,墨师弟


巫哲家

《撒野》

蒋丞:顾飞飞,花式帅,兔飞

顾飞:丞哥,猫丞

《炮楼》

齐越:二,串儿

顾中:齐哥


墨香铜臭家

《魔道祖师》

蓝忘机:(阿西吧我忘了他对羡羡的爱称)

魏无羡:蓝二哥哥


非天夜翔家

《相见欢》

段岭:老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爱称很戳我心)


漫漫何其多家

《AWM》

祁醉:童养媳

于炀:队长


虞翡

丞飞丞的50周年纪念日

有时候会不敢想这种少年cp老了的样子,但是偶尔想到又觉得应该会很暖。


比如↓


纵然是表面看似狂拽霸气什么事都云淡风轻的猫丞丞依然会每年都小心翼翼地记好他们俩的纪念日。


而已经不是青皮而是白皮的钢厂兔霸天也照顾着男朋友昙花一现的小小少女心把这个特殊的日子记在心里。


星期六的早晨,几缕阳光敲响了老猫丞丞的生物钟。猫丞丞回手一捞,并没有捕捉到自己的小兔子。


年老的身体支撑不起他想像从前那样活蹦乱跳的心,于是猫丞丞静静地在铺满阳光的温暖的卧室里坐了一会儿,让被照得雪白发亮的灰尘在白色的发丝周围飞来飞去。


手机铃声措不及防地响起,亮起的屏幕上是一张年老而英...

有时候会不敢想这种少年cp老了的样子,但是偶尔想到又觉得应该会很暖。


比如↓





纵然是表面看似狂拽霸气什么事都云淡风轻的猫丞丞依然会每年都小心翼翼地记好他们俩的纪念日。


而已经不是青皮而是白皮的钢厂兔霸天也照顾着男朋友昙花一现的小小少女心把这个特殊的日子记在心里。


星期六的早晨,几缕阳光敲响了老猫丞丞的生物钟。猫丞丞回手一捞,并没有捕捉到自己的小兔子。


年老的身体支撑不起他想像从前那样活蹦乱跳的心,于是猫丞丞静静地在铺满阳光的温暖的卧室里坐了一会儿,让被照得雪白发亮的灰尘在白色的发丝周围飞来飞去。


手机铃声措不及防地响起,亮起的屏幕上是一张年老而英俊的微笑的脸庞。


猫丞丞笑了笑。


不似少年时那般朝气蓬勃的声音依然很有磁性:



“男朋友,下来吃早点。”

沐糖

撒野,丞哥,大飞。

丞哥抱

顾飞,跟着光。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我想左肩有你 右肩微笑

我想一睁开眼你就能听到

撒野,丞哥,大飞。

丞哥抱

顾飞,跟着光。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我想左肩有你 右肩微笑

我想一睁开眼你就能听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