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摄殓

827.2万浏览    28256参与
兰臻(๑´ㅂ`๑)

线稿vs草稿,究竟谁更胜一筹?
哎呀反正都是我最可爱的伊索哈哈哈
p3上课摸鱼,不要看左下角嘤嘤嘤因为没画辅助线而十分格格不入,怎么看怎么奇怪……

线稿vs草稿,究竟谁更胜一筹?
哎呀反正都是我最可爱的伊索哈哈哈
p3上课摸鱼,不要看左下角嘤嘤嘤因为没画辅助线而十分格格不入,怎么看怎么奇怪……

伊索卡尔XDD(考前复习,人间蒸发)

近期应该会开一个末世ABO坑

(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近期应该会开一个末世ABO坑

(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嘤樱君

大家是怎么对待自己不听话的伴侣的【又名:这恋爱的酸臭味】

大家是怎么对待自己不听话的伴侣的

一楼爪爪杰:

说真的,我男友总是不听话。

明明脸都红了还是嘴犟;明明身子都凑过来了脸还是别到一边。

自从我们开始交往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乖巧一点。

要说好点的方法,就是淦他,毕竟看着他满、脸娇、红的样子真的很爽。

但是……后来,后来就被踹了。

不说,宝宝心里痛,小兄弟也痛。

被艾米丽学妹艾特才发现我手机是被小奈布动过的,名字还改成了“爪爪杰”。

目前拼命自我安慰:这证明小奈布喜欢我、小奈布喜欢我,在乎我,才会给我改名字……

二楼:哇哇哇,发现一枚野生杰克学长!

三楼 鱿鱼摊主:这恋爱的酸臭味……

四楼 爪爪...

大家是怎么对待自己不听话的伴侣的

一楼爪爪杰:

说真的,我男友总是不听话。

明明脸都红了还是嘴犟;明明身子都凑过来了脸还是别到一边。

自从我们开始交往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乖巧一点。

要说好点的方法,就是淦他,毕竟看着他满、脸娇、红的样子真的很爽。

但是……后来,后来就被踹了。

不说,宝宝心里痛,小兄弟也痛。

被艾米丽学妹艾特才发现我手机是被小奈布动过的,名字还改成了“爪爪杰”。

目前拼命自我安慰:这证明小奈布喜欢我、小奈布喜欢我,在乎我,才会给我改名字……

二楼:哇哇哇,发现一枚野生杰克学长!

三楼 鱿鱼摊主:这恋爱的酸臭味……

四楼 爪爪杰:你和伊莱也是挺甜的?哈斯塔?看看你名字也被伊莱改了?

五楼 我又觉得我能扛刀了:杰克我现在想要一巴掌呼死你!私人事情私人解决!【撸袖子】

六楼 爪爪杰:奈布你是腰不疼了?话说你为什么会进这个论坛?是觉得我不停话吗我明明那么听话家务活都让我做,做饭也是我……

七楼: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八楼:是的我好像也发现了……

九楼 鱿鱼摊主:你们两个进度好慢……这个名字还是伊莱让我改的,我说什么了吗?我没有。

十楼 猫头鹰鹰鹰:哈斯塔好乖~下课回来让你揪一下!【比心】

十一楼 鱿鱼摊摊主:比心~好好上课,不要窥屏!

十二楼 爪爪杰:啊,这恋爱的酸臭味。【我才不会说我喜欢恋爱】

十三楼  不想被打:好了,主角估计都离开了?作为小道记者,我有必要爆料些什么了!

哎对对,艾玛乖点!别动我手机!哎?不要,不要亲上来啊!我可怜的嘴唇,不过挺甜的!
等一下我再爆料!等我!

十四楼:呵,女人。

十五楼 拍照的可爱狼约:楼上的那个,请问一下,你是有病吗?

猛然看到卡尔给我改的名字,好可爱~好含蓄,我没了!

十六楼 入殓的乖巧社恐:呜。先生抱抱!

十七楼: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他们都……给你们改了名称吗?其实我怀疑是艾米丽@了他们,原因是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十八楼 不想被打:说的好像真的挺有道理!我这里有一段音频:

奈: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转盘转动,指针指向奈布】

奈:额……

莱:别怕,自己立下的flag总是要还的!来吧,改自己男友的论坛名称!

奈:哎!我堂堂雇佣兵怎么会输?【闭眼紧张抽出一张特殊牌,是可以连累大家的牌】

卡:……

前:……

莱:……

顿:……

【大家犹豫着不知道该打谁好】

所以,我们小道记者有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十九楼:哎?那卢基诺学长怎么还没来?【一语道破天机】

二十楼 诺顿·坎贝尔:奈,奈布,我改了。

二十一楼 我又觉得我能扛刀了:那卢基诺怎么没来?

二十二楼 诺顿·坎贝尔:卢基诺……卢基诺他在我旁边睡着了。不说了,我收拾好去洗个床单。

二十三楼:是我想歪了还是你们真的做了那种事?【凝重脸】

二十四楼 诺顿·坎贝尔:真的。不说了,走了走了。

二十五楼 那不是血是口红:唉,看来威廉真的是直的,名字都没给我改得太好……

二十六楼 那不是牛奶是精、液:唔……兄嘚看过来!

二十七楼 校长:今天怎么那么多学生请假?而且这还有个论坛?让我翻翻……

二十八楼 爪爪杰:大家快跑!

【默契对视一眼然后跑了】

二十九楼 震慑师:克利切好可爱!根本不会不听话的说!

三十楼  诈骗师:等下,死大叔,谁是你伴侣了!本人不过被你太阳过几次,你不要太自以为是!【抱臂】

三十一楼  美智子:慕名而来,校长怎么没有封杀你们?

三十二楼 海伦娜:唔?美智子你不知道吗?校长是个主张自由恋爱的。我还听见了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有奇怪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三十三楼 美智子:ai?他们都干了,要不……我们也来?不同意妾身可是会伤心的呢~

三十四楼 海伦娜:好吧……哎?!别扑到我身上!“嗯啊~”温柔点……

【end】

我没准备结!想看的人多了【在评论】我就继续写!~

卡尔在康淑芬的果照

摄殓之本命(二)

简介请皇上们移驾到本命(一)

然后这章是坏蛋艾维西和伊索在社团的故事

评论没有链接的话就是被吞了

然后皇上们可以私聊小的

小的给您安排

(⌯꒪꒫꒪)੭ु⁾⁾

简介请皇上们移驾到本命(一)

然后这章是坏蛋艾维西和伊索在社团的故事

评论没有链接的话就是被吞了

然后皇上们可以私聊小的

小的给您安排

(⌯꒪꒫꒪)੭ु⁾⁾


璐咕咕今天做人了吗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约瑟夫娃娃...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约瑟夫娃娃

一家子必须要整整齐齐!(被打死


最近真的不知道该画啥了(´;ω;`)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约瑟夫娃娃

一家子必须要整整齐齐!(被打死


最近真的不知道该画啥了(´;ω;`)

苏酒仙.

宣群致歉
人不多皮多
欢迎来玩
群里并没有艾米莉小姐所以……

宣群致歉
人不多皮多
欢迎来玩
群里并没有艾米莉小姐所以……

中二病伊莱

画的小福蝶(  •̆ ᵕ •̆ )◞♡

画的小福蝶(  •̆ ᵕ •̆ )◞♡

阿腐脑壳有点疼

【摄殓】别来无恙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一个再次遇见对方的故事

*工作者与工作者

*短打我才不会写虐文:D

  随着闹铃声清脆的声音,约瑟夫准时起床洗漱。

  今天是他在这座城市生活的第637天。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了这里,凭借过人的才华与傲人的学历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清晨的阳光显得有些冷漠,与记忆深处那个美好纯净的他不同——怎么又想起他了...约瑟夫摇摇头,坐在驾驶座扣好安全带,开始了一天忙碌而又无味的生活。

早晨的公司显得格外安静,薇拉干练的吆喝声显得格外明亮。不愧是总裁玛丽眼前的红人,工作态度认真而严谨。 那又怎么样呢?这样的生活还是无味而干燥,远远不如伊索……约瑟夫又想起伊索了。很...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一个再次遇见对方的故事

*工作者与工作者

*短打我才不会写虐文:D

  随着闹铃声清脆的声音,约瑟夫准时起床洗漱。

  今天是他在这座城市生活的第637天。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了这里,凭借过人的才华与傲人的学历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清晨的阳光显得有些冷漠,与记忆深处那个美好纯净的他不同——怎么又想起他了...约瑟夫摇摇头,坐在驾驶座扣好安全带,开始了一天忙碌而又无味的生活。

早晨的公司显得格外安静,薇拉干练的吆喝声显得格外明亮。不愧是总裁玛丽眼前的红人,工作态度认真而严谨。 那又怎么样呢?这样的生活还是无味而干燥,远远不如伊索……约瑟夫又想起伊索了。很多时候,约瑟夫都会想起伊索,想起他们的过往。

毕竟那是他约瑟夫唯一喜欢过的人。

大学时遇见的第一眼,就迷恋上了。

可是他不敢说出口。

毕竟他不知道伊索是不是个gay。约瑟夫可不想他们会因此连朋友都做不了。

伊索是个极温柔的男生,安静内敛,不善交际和表达,可一旦亲近他,就会发现他身上隐藏的缱绻。

伊索犹如约瑟夫的小太阳。温暖的,只属于他的小太阳。他就这么以朋友的名义,在伊索身边粘了三年。    

其实那时候的他也不是没想过表白。

他还记得大四那天早晨,他打算和一所正式表白一次。他想过了,就算伊索不答应,他就凭本事追上伊索。然而正当他兴致勃勃的想要叫住伊索给他来个深情拥抱时,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

“学,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说着递出一分粉色的信件,看着伊索的眼神中夹杂着期待与担心。

不用猜也知道那信件里写的是什么。

约瑟夫知道这个女生。系花谁不认识。他看向比他矮一个头的伊索,忽然发觉有些尴尬,想要表白的勇气转眼间消失殆尽。

“那个打扰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说完约瑟夫逃也似的离开了。

因此他也没有看伊索所望向他的失望的眼神。

后来伊索经常和那个女生走在一起,约瑟夫连找伊索的勇气也消失了。

差一点点就在一起的人,忽然就消失在对方的生命里。 快两年了,约瑟夫任然放不下伊索。那些辛酸回忆犹如蛊虫般侵蚀着他的心。如果还能再来一次,约瑟夫一定会搂着伊索宣告这是他媳妇儿。

伊索于他而言是很重要的存在啊,有了伊索的约瑟夫才应该是一个真正活着的约瑟夫。

忙碌了一上午终于午休了。带着一丝疲惫,约瑟夫趴在办公桌上闭上了眼睛。

休息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洒在办公室内的阳光逐渐变得慵懒。

“请问,”门外响起一个清秀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吗?” 睡意本来就浅的约瑟夫深呼吸了一下后就准备迎接客人,“请进。”

  可开门进来的人让他呼吸凝滞。灰色半长的头发揪成一撮儿扎在脑后,面庞带着纯真且清秀,精致的眼睛配合长长的眼睫毛令人移不开眼睛,与记忆深处某个人影重合。

“好,好久不见,”面前的人也因惊讶而结结巴巴,“约瑟夫……”

“好久不见,伊索。”


  真是太惊喜了。伊索居然被调过来做自己的副总理。

  就像是许久未开门黑暗的房间,一下子被温暖而光亮的阳光洒进来,光鲜动人。

约瑟夫开始往办公桌上装饰一些花花草草,美名其曰防辐射,实际就是给伊索饱眼福。 约瑟夫绝对不会再放过伊索。绝对。至少伊索名片上的单身公寓和没有改过的号码给了他些许信心。



  伊索对于这个总是心不在焉想着嫖自己的上司感到非常无语。那天看见约瑟夫时他真的吓了一大跳。他以为这辈子他们不会在见到了...

  约瑟夫时常批评伊索工作上的错误,然后绕到伊索背后环抱着伊索,右手附在伊索的右手上,一本正经地交伊索工作。

  这样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怀中人的僵硬,然后似笑非笑的再挑逗一下。

  伊索:……

  早干嘛去了。

  当初他明明那么喜欢他……自己明明不擅长交往,却遭到了女生的表白,那么为难的处境,约瑟夫居然就……居然就自己走掉了..

  失望啊简直失望至极。约瑟夫居然就那么消失掉了。不是每天都需要星星月亮的,可是突然没了就是会让人很不适应。夜晚一下子变得非常漆黑。

  有约瑟夫的伊索,才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活着的伊索。

  每每被上司调戏时,伊索也只是低着头红着脸默不作声,然后趁人不注意偷偷溜掉。

  这一次又想故技重施,不料起身时被约瑟夫啪的一下抓住手腕。

  “又想跑?”约瑟夫挑挑眉,“眼看这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顺便一起吃个晚饭。”

  “嗯..”伊索就是没办法拒绝约瑟夫。

  毕竟他只喜欢过这一个人。

 

  餐厅婉柔的灯光撒在桌子上,两个人面对面,约瑟夫眼中带着笑意望向伊索,后者则是目光躲闪。

  什么嘛,明明就是喜欢自己的。约瑟夫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饮料端上来之后,伊索就不停的喝饮料缓解尴尬气氛,这一点与约瑟夫七记忆的一模一样。

  一杯饮料下肚,伊索嘴角有亮晶晶的水渍,约瑟夫直接挑起伊索的下巴吻了上去。

  “唔!”伊索试着挣扎却发现根本挣扎不开,只能任凭对方把自己吻的上气不喘下气后松开。

  “你干什么……”责备显得那么苍白弱小,伊索捂住嘴巴表示抗议。

  约瑟夫无奈的笑了笑,“真的不打算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伊索?”

  “欸?……”伊索想过这个场合,但还是不能灵活地做出应答。

  “你看我戒指都买好了!”约瑟夫郑重其事的一字一句说道,“这个戒指早晚都得送给你,伊索。当年是我的错,所以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保证这次不会再丢下你了,伊索。所以请相信我,好吗?”

  伊索早就被这一番说辞弄的耳面通红,“……那你不能和薇拉走太近哦。”


tbc


Luoxing

“先生!请把口罩还给我!”
“小伊索系上我的发带很好看呐!怎么,是不是我系的不好看啊。。。”(失落状)
“啊。。不是的。。我很喜欢的。。”
来自我的话☞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摸鱼了!

“先生!请把口罩还给我!”
“小伊索系上我的发带很好看呐!怎么,是不是我系的不好看啊。。。”(失落状)
“啊。。不是的。。我很喜欢的。。”
来自我的话☞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摸鱼了!

贵腐
色弱选手登场。 感谢约瑟夫先生...

色弱选手登场。


感谢约瑟夫先生为我们单手摄影🙏


/因为另一只手要牵紧小朋友吖_(:3」 L)_ 


本来想画同居小情侣逛超市结果不知道背景糊了啥玩意。


俺太弱了。

色弱选手登场。





感谢约瑟夫先生为我们单手摄影🙏


/因为另一只手要牵紧小朋友吖_(:3」 L)_ 




本来想画同居小情侣逛超市结果不知道背景糊了啥玩意。


俺太弱了。

妮编和如编

有小可爱要约稿吗?

只画第五人格。。

妮编如编不画CP:

杰园、佣园、蜥勘(其实是不会)、佣杰、蜥穆凯(这是什么奇怪的CP)

杰佣、摄殓、黄占、裘前也可以,但时间会有点长…

大多数是手绘,指绘就等吧嘿嘿…

约稿私信。

欢迎!

有小可爱要约稿吗?

只画第五人格。。

妮编如编不画CP:

杰园、佣园、蜥勘(其实是不会)、佣杰、蜥穆凯(这是什么奇怪的CP)

杰佣、摄殓、黄占、裘前也可以,但时间会有点长…

大多数是手绘,指绘就等吧嘿嘿…

约稿私信。

欢迎!

BLACK雷特

召唤师卡尔
(醒醒你是只是个梦中人)

亚兹拉尔:“魔力不够就不要学人家驱魔师!陪我的jio!凸(>皿<)凸”

召唤师卡尔
(醒醒你是只是个梦中人)

亚兹拉尔:“魔力不够就不要学人家驱魔师!陪我的jio!凸(>皿<)凸”

间间今天咕了吗?

[摄殓]我与学生会长那些事05(人设ooc慎入!)

*这两天因为过敏进医院了所以迟迟没有更新!各位小天使们千万要注意身体啊!

*咕咕精给你们道歉!

*冬天到了人真是越变越懒了呢~

*各位小天使要多穿衣服注意防寒保暖啊!


正文部分

05

  “哎哎,我跟你们说哦!”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将周围的女孩子聚在一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音量。

  “我还听说啊……这个人的私生活不检点,前段时间不来学校,是因为去做某种交……”

  “你有完没完啊!”坐在后排的威廉猛的拍桌,把八卦的女生们吓了一大跳。

  “你有病啊!那么大声干嘛!”

  “就是就是……”

  “你们女生怎么就那么多闲话?跟个三八一样!老子睡觉都给你...

*这两天因为过敏进医院了所以迟迟没有更新!各位小天使们千万要注意身体啊!

*咕咕精给你们道歉!

*冬天到了人真是越变越懒了呢~

*各位小天使要多穿衣服注意防寒保暖啊!












正文部分

05

  “哎哎,我跟你们说哦!”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将周围的女孩子聚在一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音量。

  “我还听说啊……这个人的私生活不检点,前段时间不来学校,是因为去做某种交……”

  “你有完没完啊!”坐在后排的威廉猛的拍桌,把八卦的女生们吓了一大跳。

  “你有病啊!那么大声干嘛!”

  “就是就是……”

  “你们女生怎么就那么多闲话?跟个三八一样!老子睡觉都给你们吵醒了,靠!”他闷闷的踢了踢桌子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本来睡觉睡得好好的,偏偏这女孩子说的话就那么刺耳。

  “我说威廉,你有病吧?”高马尾走到他的桌前,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这个叫卡尔的本来就是个扫把星,我们说两句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威廉掀开帽子,眼神里带有些警告,可这女生偏偏不知死活明知他头顶冒火星了,非要添一把柴火。

  “干什么?他是你谁啊?我们又没说你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高马尾用手指戳了戳威廉结实的肩膀,将最后的四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嚣之人,还是个女生。

  猛的站起身,威廉用力的揪过高马尾的衣领,生生的将她抬离至地面几厘米。

  “唉!你干什么呀!”一旁看戏的几个女生赶忙上前来想要拉开威廉和高马尾,可结实的威廉纹丝不动。

  “你……你干嘛!”高马尾的表情从嚣张跋扈秒变到受惊的小白兔,一双手试图掰开他。

  “那个….同学算了吧……她是个女孩子啊……”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卡尔明显也有些慌乱,其实他并不是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对于这些难听的话他早就行成一种免疫了。

  可他从来没有和威廉说过话,他却为了自己出头。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

  “女生?”威廉将高马尾丢在地上,摁着她的头凑到她的耳边,用一种极具威慑力的语气警告道:“别以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下次在乱说话,你试试。”

  “……”高马尾浑身发着抖,惊恐的望着面前的威廉直点头,连话都忘了说。

  几个一起八卦的女孩子想要上前扶起她,被瞪了一眼之后,也在无动作,看戏的群众识趣的散伙了,回班的回班,回座位的回座位。

  “打扰了老子的美梦。”双手插进裤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卡尔呆愣的望着威廉离去的背影,一句感谢也来不及对他说。

  ……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为了逃避值日,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的逃离了教室,只剩下卡尔一个人了。

  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四周,他无奈的拿起了扫把,默默的清理着教室里的垃圾。

  天边早已翻起了鱼肚白,对于今天发生的一些事,直到现在卡尔还有些耿耿于怀。

  应该向他道个谢,可具体怎么开口他还没有想好。

  “怎么办呢……”卡尔伤脑筋的挠了挠头,直接开口他实在是不敢……那就准备一份便当再写一封信?

  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那就这么做吧!”

  ……

  锁好了教室的门,转过身卡尔便看见了一个他在熟悉不过的身影。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走?”或许是心里对他有些过意不去,约瑟夫主动开了口。

  “管你什么事?”

  卡尔还没开口便听见另一个声音。

  威…威廉?








愫包子

【摄殓】庄园诡话 12

双更第二更

明天发最后一章,就完结了~

——————————————


十二、突变


“我们……报警吧!”


话音刚落,门后就传来碰翻东西的碎裂声,伊索暗道不好,他们的谈话内容可能被人听到了,瞬间脑补出一场杀人灭口的悬疑大戏。


果不其然,三人没跑出几步,那扇大门就“砰”地被撞开,那四个抬尸大汉冲了出来,手里提着铁棍和长刀,显然是不打算善了。


看来他们猜对了。


伊莱站在最前面,役鸟也在空中盘旋,蓄势待发。知道好友有外在特质,伊索没怎么担心,转而看向约瑟夫。却见他气定神闲,优雅的从上衣内兜里抽出一张照片,正是上次在图书馆偷拍他的那张。伊索此刻真想暴揍他一顿,发神经...

双更第二更

明天发最后一章,就完结了~

——————————————


十二、突变


“我们……报警吧!”


话音刚落,门后就传来碰翻东西的碎裂声,伊索暗道不好,他们的谈话内容可能被人听到了,瞬间脑补出一场杀人灭口的悬疑大戏。


果不其然,三人没跑出几步,那扇大门就“砰”地被撞开,那四个抬尸大汉冲了出来,手里提着铁棍和长刀,显然是不打算善了。


看来他们猜对了。


伊莱站在最前面,役鸟也在空中盘旋,蓄势待发。知道好友有外在特质,伊索没怎么担心,转而看向约瑟夫。却见他气定神闲,优雅的从上衣内兜里抽出一张照片,正是上次在图书馆偷拍他的那张。伊索此刻真想暴揍他一顿,发神经也不说看看场合,而且随身携带他的照片算怎么回事,真的不是痴汉吗?


没等他动手,约瑟夫两指夹着照片随手一划,周围的空气肉眼可见的扭曲了一下,接着,离他们最近的两名大汉就消失不见了。剩下两个对视一眼,抄起家伙就要开打。伊莱和约瑟夫一人一个缠斗起来,赤手空拳居然也没落下风。


从没动过粗的伊索,生怕自己碍手碍脚,小心翼翼的向后挪去,企图脱离战圈好去报警。但一声苍老的冷哼,让他计划落空。伊索转过头,那鬼媒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没等他有所动作,就甩了一道符纸过来。


符纸在空中化作一道闪电,伊索下意识抬臂去挡,心中却慌成一团。这时,口袋里突然金光大盛,将其弹了回去。伸手一摸,居然是那枚衔尾蛇金属圆牌,想起约瑟夫的那个拥抱,伊索心下了然,虽然时机不对,但还是忍不住泛起阵阵甜蜜。


约瑟夫见伊索这边有危险,一脚踢开手持长刀的大汉,向他跑去。眼看鬼媒人又要丢符纸,约瑟夫一把扛起伊索,先她一步划动照片。两人瞬间出现在宅院内,更令伊索惊异的是,刚刚举行完冥婚仪式的宅子,此刻却干净的出奇,棺材、尸体、长桌、红烛,统统没了踪影。不容他细想,约瑟夫便带着他从偏门溜了出去。


“伊莱怎么办?”伊索。


“别担心,他自有办法。”约瑟夫。


到了先前下车的地方,约瑟夫再次划动照片,马车凭空出现,伊莱也探着头招呼他们上车。


“特质不错嘛,我可以放心把伊索交给你了。”伊莱看着并排坐在一起的两人,和他们互相牵着的手,笑得一脸欣慰。


安全回去之后,伊索一行人报了警,警局三天之内就将其破获,只有那个年迈的鬼媒人不知所踪。由于案件性质极其恶劣,涉及拐卖人口,故意杀人,倒卖尸体等数项重罪,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事情结束的那日,伊莱留下衔尾蛇牌子,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说还得去酒吧和章鱼渣男斗智斗勇。伊索则睡了一整天才缓过神来,刚洗漱完就听到笃笃的敲门声,嘴角不由自主向上牵起,又退回卫生间整理了一下头发,这个时候会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不出所料,门外的约瑟夫一脸委屈的捧着个非常少女的盒子,“我在第六街区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闪电泡芙……凉了……”


伊索接过盒子,牵着他进门,有些疑惑的问:“第六街区离这边很近啊,怎么会冷掉?”


约瑟夫抽了抽鼻子,“我来的时候你还在睡,就坐在门口等,听到有动静了才敲的门。怎么办……不好吃了……”


看着这只可怜兮兮的大金毛,伊索又感动又心疼,一边抽了纸巾帮他擤鼻涕,一边故作生气地数落道:“又不是不知道备用钥匙在哪儿,杵在外面干什么,感冒了不还得我照顾,真会给人找麻烦……”


“我这不是怕不经允许登堂入室,你会讨厌我嘛。”约瑟夫深知对方刀子嘴豆腐心,更加卖力地博取同情。


伊索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出去,片刻后回来,朝着约瑟夫伸出手,掌心里躺着一把有些磨损的钥匙。


“归你了。”


这三个字在约瑟夫听来,基本等同于“我愿意”,他恨不得现在就化身为狼,扑上去亲亲抱抱。好在仅剩的理智让他冷静下来,一脸真诚的凝视着伊索:“既然你都做到了这个地步,有些事情,我也必须坦白才行。”


——————————————

TBC.

流流乱舞,生生流转

【占tag致歉】出这本摄殓合志《Starry Starry Night》



最近大出血想回血,闲鱼已发布。没有人想要的样子所以来lof康康有没有人想要……orz



全新,包装没拆过,原飞机盒有,所以原价出(´°̥̥̥̥̥̥̥̥ω°̥̥̥̥̥̥̥̥`)



全套=一本本子+一本漫画别册+三个吧唧+一个挂件+一套明信片95r,不单卖。不包运费



有意者来私我不要客气5555

【占tag致歉】出这本摄殓合志《Starry Starry Night》




最近大出血想回血,闲鱼已发布。没有人想要的样子所以来lof康康有没有人想要……orz




全新,包装没拆过,原飞机盒有,所以原价出(´°̥̥̥̥̥̥̥̥ω°̥̥̥̥̥̥̥̥`)




全套=一本本子+一本漫画别册+三个吧唧+一个挂件+一套明信片95r,不单卖。不包运费




有意者来私我不要客气5555

愫包子

【摄殓】庄园诡话 11

双更第一更

原因参见上条lo

——————————————


十一、仪式


马车行驶到城郊才停下,伊莱带着他们在错综复杂的巷弄里来回穿行,伊索正要询问他是怎么辨别方向的,就被什么东西晃了下眼。抬头便看到那只额头镶钻的白色猫头鹰,对方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热情地忽闪着翅膀打招呼。


约瑟夫见伊索一直看着上面,循着视线望去。飞檐翘角,鳞次栉比,与唐人街那些掺杂了本土元素的商铺相较而言,这些原汁原味的东方建筑更能凸显历史沉淀出的韵味,让人不得不赞叹他们的智慧与技艺。


伊莱停在挂有两盏红灯笼的大门前,门上的兽面衔环狰狞无比。伊索知道目的地到了,去扯还在用手比划取景框的约瑟夫。伊莱朝...

双更第一更

原因参见上条lo

——————————————


十一、仪式


马车行驶到城郊才停下,伊莱带着他们在错综复杂的巷弄里来回穿行,伊索正要询问他是怎么辨别方向的,就被什么东西晃了下眼。抬头便看到那只额头镶钻的白色猫头鹰,对方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热情地忽闪着翅膀打招呼。


约瑟夫见伊索一直看着上面,循着视线望去。飞檐翘角,鳞次栉比,与唐人街那些掺杂了本土元素的商铺相较而言,这些原汁原味的东方建筑更能凸显历史沉淀出的韵味,让人不得不赞叹他们的智慧与技艺。


伊莱停在挂有两盏红灯笼的大门前,门上的兽面衔环狰狞无比。伊索知道目的地到了,去扯还在用手比划取景框的约瑟夫。伊莱朝两人点点头,握住笨重的铜环扣了七下,不等有人回应,就径自将门推开,大概是先前约定好的暗号吧。


推门进去,迎面是一面高大的影壁,刻着繁复的花纹和一只巨大的野兽,似狮而带翼。绕过影壁,后面别有洞天,是座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其间行走的人全都面无表情,没有交流,默默做着自己的事。伊索数了一下,连上他们三个,总共49个活人。


冥婚仪式在占地最大的后院进行,比正常尺寸宽上一倍的无盖棺材放在正中央,后面是一张长桌,燃着两只小臂粗的红烛,一对小巧的铜制酒杯,还放着几盘水果点心之类的供品,跟那张照片中的场景十分类似。


一位年迈的东方老妪站在棺材前,眼神浑浊,满脸褶皱,身体佝偻,像个干瘪的倭瓜,应该就是所谓的鬼媒人。


她掏出个罗盘似的东西确认了时辰,抖着两只小得出奇的脚上前两步,双手一挥,四个大汉 两两一组进到东西厢房,其余的44人迅速分列棺材两侧,伊索和约瑟夫跟着伊莱站在队伍末端。


不多时,那四人抬出两具身着喜服的尸体,很年轻的一对男女,男的明显是东方面孔,女子五官深邃,发色浅淡,应该是个混血儿。女性尸体经过他们身边时,手臂垂了下来,手腕处一圈黑紫的印记在惨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伊索握紧拳头,心中惴惴不安起来。


老太太静静的看着两具年轻的尸体按照男左女右放进棺材,画面有些讽刺。接着从怀里摸出两张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在蜡烛上点燃,灰烬扫入两只酒杯内,与透明的液体摇匀,交换位置后,分别倒在两人面部,浇花了他们的浓妆,让脸看起来抽象又可怖。


这时,周围的人开始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低声念叨这什么,诵经一般。伊索想跟着张嘴又不知道内容,他瞥了一眼约瑟夫,发现这家伙居然在背九九乘法表,内心挣扎一番,跟着念了起来。


鬼媒人那边也没闲着,用剪刀各取了两人一缕头发,打结后塞到一个布娃娃体内,用一根长长的桃木钉,将布娃娃钉在女尸腹部。然后拿出一柄匕首,走到棺材尾端,在女尸脚踝处各划了一道。


最后一项流程,以鬼媒人为首,大家依次上前对着尸体鞠上一躬,就可以合棺下葬了,有点类似遗体告别。


伊索小心的跟着伊莱鞠完躬回到原来的位置,发现身后的约瑟夫有些欲言又止,奈何眼下没法开口,只是在他手背上轻点两下。


由于不能让外人知道墓穴的具体位置,之后的下葬仪式,他们这些“外人”是不能参与的。见人群散去,伊索受不了这压抑恐怖的氛围,拉住伊莱和约瑟夫就往外走。


一出大门,约瑟夫就忍不住对两人说道:“那女孩我见过。”


伊索讶异,最近碰到的死人,他都认识,未免太巧了吧?


约瑟夫在伊索脸颊上捏了一把,继续道:“别看我,你也见过的。那个跳楼的珍妮记得吗?我们去警局帮忙的时候,有一波学生也在那里做笔录,其中就有刚刚那个女孩。”


伊索没工夫吐槽他在别人办案时还有心情看漂亮妹子,有些激动地把自己的发现也说了出来:“那姑娘应该没去世多久,而且她手腕上有捆绑的痕迹。这尸体究竟是怎么来的,伊莱你……”


两人看向伊莱,才发现他双眉紧锁,一脸严肃。“事情有些不对劲,你们注意到鬼媒人割脚踝的动作了吗,据我所知,有些凶残的奴隶主对待想逃跑的奴隶时,才会用到这种刑罚。也就是说,这具女尸不是‘自愿’结冥婚的。”


约瑟夫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买卖尸体?或者……就是他们杀害了那个女孩。”


冥婚对象的条件十分苛刻,家底殷实的富贵人家因为爱子心切,往往不惜一掷千金,有心术不正之人想从中牟取暴利也不是不可能。


伊索听了两人的对话,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我们……报警吧!”


——————————————

都是我胡诌的,酒杯指交杯酒,娃娃指传宗接代……

——————————————

TBC.

承包欢笑.

hey。先生小姐们请停下来瞧瞧。有兴趣来到这个神奇的(?)庄园参加游戏吗。
这里不禁白。只要您肯学。咱们就肯教。大佬也不拒绝。不过来看看吗。
进来了就不要惹是生非。咱们都是和和气气一家人。
进群先看看那堵闪亮亮的许愿墙叭。
★占tag致歉。

hey。先生小姐们请停下来瞧瞧。有兴趣来到这个神奇的(?)庄园参加游戏吗。
这里不禁白。只要您肯学。咱们就肯教。大佬也不拒绝。不过来看看吗。
进来了就不要惹是生非。咱们都是和和气气一家人。
进群先看看那堵闪亮亮的许愿墙叭。
★占tag致歉。

楓玖
天冷了要记得多穿一点呀

天冷了要记得多穿一点呀

天冷了要记得多穿一点呀

不大心心

关于和先生一起过冬这件事

我北方人表示打雪仗的快乐。你们南方人是不会动得的

杰佣   摄殓    黄占  

奈布缩了缩脖颈,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和杰克一起出来看雪景,虽然这才是初冬,但是他也冷的要死

“杰克”奈布打了个喷嚏“我们该回去了”

杰克环抱着被冻到发抖的雇佣兵“小奈布,不要这么扫性嘛~不感觉这样的庄园很美吗~~”对温度没有感知的莫人毫不要脸的说

“我都快要冻死了,我要回去”

“可是我们都还没有去散步,没有去堆雪人,没有一起在雪堆里打滚,没有……

奈布头也不回的走,还想在雪堆里打滚,这个英国绅士脑子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看着奈...

我北方人表示打雪仗的快乐。你们南方人是不会动得的

杰佣   摄殓    黄占  

奈布缩了缩脖颈,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和杰克一起出来看雪景,虽然这才是初冬,但是他也冷的要死

“杰克”奈布打了个喷嚏“我们该回去了”

杰克环抱着被冻到发抖的雇佣兵“小奈布,不要这么扫性嘛~不感觉这样的庄园很美吗~~”对温度没有感知的莫人毫不要脸的说

“我都快要冻死了,我要回去”

“可是我们都还没有去散步,没有去堆雪人,没有一起在雪堆里打滚,没有……

奈布头也不回的走,还想在雪堆里打滚,这个英国绅士脑子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看着奈布在雪地里略显孤寂的背影,英国绅士突然玩心大起,脱掉了指刃,从雪地里团起了雪球

Biu~一发即中

“杰克!你大爷!”奈布一边摸着自己的头,一边到处乱扔雪球

此时此刻正在雾隐中看戏杰克表示有个好的技能真的很重要,你扔任你扔,能中算你赢(´-ω-`)

“先生,你该起床了……”伊索盯着天花板有些无奈的说“请放开我好吗”

“不要……伊索你身上好暖和”约瑟夫无耻的耍着无赖死死的抱着伊索不放手“再让我抱十分钟”

您十分钟前就是这么说的……

“可是……”伊索动了动腰,约瑟夫的手把他抱的有些喘不过气“能让我把衣服穿上吗……”这样赤诚相见他感觉好奇怪

“不要,小伊索你身上好暖和,好香……”约瑟夫舔了舔嘴角“想吃……”

“约瑟夫先生!”可怜小伊索被吓的一激凌“你在说什么……”

约瑟夫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上的力气又增加了几分,伊索见没有回应,也只能任他抱着,好想有什么东西咯到他的腿了……好硬…有点痒,能不能动下……

这件事情之后伊索表示冬天真的很容易让人赖床,约瑟夫表示冬天的早晨向爱人撒娇真的很容易成功

伊莱喜欢冬天可哈斯塔讨厌冬天,本体被封印在湖底的比谁都能感受到冬天的寒冷

“吾主……您还安好吗”伊莱抱着哈斯塔的头,轻轻的为他推拿“您的身体很冰”

“孤无事,伊莱你可感到无趣?”哈斯塔有些自责这几天因为他的身体伊莱好不容易盼来的冬天一次也没出门过“你若如此,可不必理吾”

“吾主为什么会这么想?”

“无事,伊莱,陪吾出去吧”

“噫?”

外面的雪景确实很美,平日里的庄园被染成了一片白色,哈斯塔和伊莱并排走着,旧日的支配者在这之前冬日都是在冰冷的湖底度过的,从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和别人在一起

“吾主,你若是感觉不好的话,我们回去吧”

“不,伊莱,我想陪你”

昨晚刚下了一场雪,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洒在两人的身上,哈斯塔从未有这温暖的感觉,被封印在深渊里,冰冷的心脏,仿佛重新获得了生命,伊莱,这个在他冰冷而又漫长的生命中掀起轩然大波的人,唯有他,能带给自己久违温暖

“伊莱”

“??”

“春日暖阳不如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