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支仓未起隆

16035浏览    123参与
科加斯吃饱了吗

救世主

四部的快乐小男孩们,无cp
请小粥吃开心乐园餐!@土豆刹车片

有一天,叫作外星人领袖的家伙降落在杜王町的麦田上。麦田忽然变得乖顺,像海浪迷宫一样软绵绵地摊开。怪圈!这是怪圈!铁塔上的人正在打盹,被风搔到了眼睫毛,摇着头回醒。看见塔边的麦田荡出怪圈,他不由叫出声来,连忙扯起电话听筒,用腿抵住铁栏,把自己也变成铁棍一根,支成最平稳的三角形。风在高处掀动号码簿,他瞟到一串数字,于是很快把电话拨给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在夏天的尾巴上得到了父亲的零花钱,用来买了一只移动电...

四部的快乐小男孩们,无cp
请小粥吃开心乐园餐!@土豆刹车片
      
   
有一天,叫作外星人领袖的家伙降落在杜王町的麦田上。麦田忽然变得乖顺,像海浪迷宫一样软绵绵地摊开。怪圈!这是怪圈!铁塔上的人正在打盹,被风搔到了眼睫毛,摇着头回醒。看见塔边的麦田荡出怪圈,他不由叫出声来,连忙扯起电话听筒,用腿抵住铁栏,把自己也变成铁棍一根,支成最平稳的三角形。风在高处掀动号码簿,他瞟到一串数字,于是很快把电话拨给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在夏天的尾巴上得到了父亲的零花钱,用来买了一只移动电话机。除了电话和短讯,女孩子们打着“玩一玩贪吃蛇”的旗号,把他的号码拨给自己的手机。手机捧在手里,嘟噜噜地响起来,像一只小小的动物。女孩子们拨的号码被覆盖掉,只能遗憾地还给东方仗助,又问他:“明天!明天我们可以再来找你玩吗?”仗助接过手机,还没有说话。虹村亿泰坐在讲台上晃腿,插嘴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Of course!”
  
外文课上教了许多句新的英文,亿泰记住一些,像仗助喜欢说“Great”一样挂在嘴边。女孩子们歪过头看看他,捂起嘴咯咯笑了起来,笑声像裹了蜂糖。她们几个人簇拥在一起跑出了教室。
  
仗助接通了电话,里面有呼呼的风声。钢田一丰大在另一头说:“请你务必来一趟!这里又有新的怪圈!”
  
仗助问:“喂,在哪里?是铁塔旁边吗。”钢田一丰大的牙齿切切地抖动着,盯着怪圈,他身体里油油地滋生出恐惧,漫成一条蛇,把他缠紧。仗助又催问道:“你还在铁塔里面吗?”他努力咬紧后槽牙,含混地憋出几个单词:“外星人!麦田!UFO!”说着挂断了电话。
  
亿泰把女孩子们留下的谢礼糖果拆开,丢进嘴里,桔子汽水的味道就在口腔里漫漫腾腾。糖果和女孩子们有着一样的味道。他同样含混不清地问仗助:“怎么了?”又把一颗糖果抛给他。仗助把手机揣回裤兜里,尚有余裕捻开玻璃糖纸,说:“有外星人,我们走。”
  
天凉起来,女孩子们应景地流行起毛绒绒的挂件,像蜷成一团的兔子或者小鼠,挂在包上。未起隆征得了仗助的同意,变成了一样的米黄色绒球,吊在他的提包上。仗助和亿泰拎着包逃课,翻过葡萄丘低低矮矮的窗台。绒球问:“今天我们去哪里?冰淇淋店已经歇业了。”仗助把包夹在胳膊下,和亿泰一路跑向车站。未起隆感觉自己轻飘飘地、被风托着绒毛,像鸟一样飞起来。这种感觉让他头昏脑胀。
  
仗助和亿泰赶上了车,告诉他:你的家人……不,不对,你的朋友?或者同事、同乡?唉,总之是外星人,过来这里了。
 
未起隆卧在皮包的拉链边,公车一颠一颠,小绒球好像还在飞,拉链的金属扣凉凉地搔着他的脊背。仗助伸出手来挠了挠他的肚皮,绒球吓了一跳,骨碌碌转起来,问他:“怎么了,仗助?”仗助摸了摸后脑,说:“什么嘛,原来你没听到。那我再说一遍——外星人过来这里了,在你来的麦田里。”
  
   
公车很快开到郊区,大片大片的麦田俯低下去。钢田一丰大站在铁塔里,对仗助和亿泰挥手。他的声音被风扯成几瓣,亿泰听不清楚,同样远远地骂他:“说响一点!”仗助站在原地仔细听了一会,苦恼道:“他在说什么?”
  
绒球从提包上脱落下来,变回人的模样。未起隆告诉仗助:“他说:‘他们有一只黑色的怪兽’。”
  
仗助问:“是大象?犀牛?”
  
未起隆说:“这是地球才有的生物。”
 
仗助瞪大了眼睛:“难道是……恐龙!”
 
未起隆糊涂起来:“什么恐龙?”
  
亿泰忽然在前面说:“是这里!仗助!在这里!”仗助立刻拉住未起隆的衣袖,朝前跑过去。未起隆跟着他的力道,感觉自己又变成会在风里飘飞的绒球。他心想:等一会,我要变成一只麻雀。
  
他们撞到了一个路人,路人抽着烟,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撞飞出去。但这不重要,高中生们道过歉,飞一样地离开了。路人也许骂了他们,也许没有。亿泰带着仗助和未起隆冲向麦田的中央。仗助忽然拦住他:“等一下!”然后走到亿泰的前面,蹲下身来用麦秆挡住自己,从缝隙中朝里望。未起隆趴在地上,指着黑色果冻一样的阴影,小小声地说:“那是‘飞碟’。”
  
飞碟边有几个穿着青色西装的人,有着和未起隆同样金色的长发。仗助托着下巴想了一会,说:“你认识他们吗?”
  
未起隆说:“我去问一问。”
  
仗助点点头:“你要是有危险,就喊我们。”亿泰连忙附和,在旁边比划起拳头:“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未起隆很郑重地谢谢他们,从麦秆后面站起身走过去。穿青色西装的外星人们听见动静,一齐回过头。亿泰锤着仗助的膝盖说:“快看!他们长得都一样!”
 
七个外星人站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怀疑眼花。领头的一个正在和未起隆说话。他说:“你在地球的卧底工作做得很好。”
  
外星人刚刚学会新的语言,说得慢悠悠的。亿泰听了一会就觉得没趣,于是舒舒服服地躺进麦田里,抻直了腿,地上细小的杂草搔着他的脸颊。“卧底?”他忽然听见,“他们说卧底?”
  
仗助说:“啊,是卧底。”说着把亿泰抬起来高过麦秆的头按了下去。
  
外星人领袖不知道这里蹲伏了两个人,他接着说:“我们决定派出更多的代表——来确定我们应不应该迁徙到地球。之后我们会发起‘总攻’,是这个规则吗,地球上其他势力的吞并。”
  
未起隆说:“不,还有一些,‘条约’还有‘谈判’。”他从包里拿出高中生的历史书来翻给他们,“但是这里住不下那么多人,而且有很可怕的东西。”
  
七个外星人一起问:“是什么?”
  
未起隆缩起脖子:“是警报!”
 
领袖:“我们把飞碟带了过来!在进攻之前,我们要先消灭‘警报’!”
  
未起隆说:“它不能被消灭,因为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
  
领袖打断他:“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很饿了,请带我们去品尝地球的食物。”
  
未起隆看向一丛簌簌乱动的麦秆:“我的朋友可以一起去,他们都是很好的人类,请不要伤害他们。”
 
七个外星人又一起点头:“没问题,但我们真的很饿了,请快一点。”
  
领袖对着巨大的黑色飞碟招了招手,飞碟立刻变成软绵绵的一蓬黑雾,钻进他胸口挂着的莫比乌斯环里。麦田的怪圈渐渐消失了,麦秆依次直起来。铁塔上传来煤气灶烧水的声响,很细小的气泡破碎了,上面的人重新开始生活。仗助和亿泰跑出麦田,亿泰恶狠狠地走到未起隆耳边警告:“你居然是卧底!”
 
未起隆说:“很多星球都有‘卧底’……这很坏么?”
 
仗助同样恶狠狠地压低声音:“如果你们进攻地球,我们就放警报!”
 
未起隆立刻露出惊惶的表情,他想起一些东西:漫天的火焰、消防车、刺耳的警报,还有疹子和鸡皮疙瘩。他瑟缩着说:“地球并不适合麦哲伦星云人,你们不用担心。”
  
仗助和亿泰得逞地笑起来,一人一边搭住未起隆的肩膀,押着他到了意大利餐馆门口。期间路过一片坟场,七个外星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这究竟是信号塔还是科研站:阴森森的土地里为什么会长出形状不同的石碑!他们一路争论,认为地球人的科技已经到达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这样的信号田居然不需要人类时时监控,随意就让外星人看到了,这太可怕!
  
亿泰忍不住嘲笑他们:那片地里都是人!
  
领袖似懂非懂,点了点头。七个外星人排着队,紧张地跟着他们走进餐馆。东尼欧为他们做了托斯卡纳烤面包。外星人们坐成一排,整整齐齐地一起端起盘子:面包变成了果酱,盘子变成了面包。他们迅速把面包连着盘子吃完。领袖舔干净了粘在手指上的鸡肝酱,说:“这太硬了,地球的食物都是这样?”
  
旁边的外星人说:“我们吃完就会变成石头吗?”
  
另一个外星人说:“像那片地里的一样!”
  
也许吧,仗助撑着脑袋,把意大利面卷在叉子上,像猫挠了一个毛线球,塞进嘴里。接着他们又吃了肉酱千层面、青豆米汤,七位外星人游客终于学会怎样才能不把刀叉和盘子吃掉,但未起隆还是热衷于吃掉汤勺。领袖有备而来,带了许多地球的货币,乱七八糟的英镑、欧元、日元混合在一起,付清了餐费。
  
最后一道菜是撒丁岛的羊奶饺子,外星人们用捉鱼的方法捉起饺子丢进嘴里。吃完之后,他们胸口的皮肤开始一层层剥落,露出黑漆漆的洞。等了一会,没有内脏掉出来,也没有血,洞自顾自地又慢慢地合上。
  
领袖问:“怎么回事,我们会变成那片地里的石头吗?”
  
东尼欧说:“你们很健康,我亲爱的朋友。”
 
亿泰的嘴上还黏着鲜红的番茄肉酱,他把脑袋歪到仗助耳边,抱怨道:“替身居然对他们没有用!”
 
仗助用手挡住嘴,压低了声音,像要密谋什么东西:“他们可能真的比你健康。”亿泰于是露出很愤懑的表情,朝仗助的胸口锤了一拳。这时店外难得地吵闹起来,有汽车从远处呼啸而来。
  
“怎么了?”仗助问道。
 
未起隆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仗助和亿泰立刻意识到了是什么东西。外星人们的皮肤一阵一阵泛红,随后像液体一样,从椅子上滑落,躲到桌子下。那是火警警报。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某日,杜王町郊区的麦田因为有路人乱丢烟头引发了火灾。当事人陈述:有逃课的高中生撞到自己,才会让烟头脱手。住在铁塔上的目击者却说:自己没有看到什么高中生。火势很快得到控制,事故最终让四分之一的麦田被烧毁,所幸没有人员伤亡。秋冬季节容易引发火灾,请大家注意防控。
  
警报终于彻底远去了。外星人领袖突然对仗助和亿泰说:“如果我们没有过来,飞碟可能就被烧毁了。”
 
另一个外星人插嘴道:“我们就永远也不能够回去。”
 
从桌子底下慢慢冒出头来的外星人说:“就要永远住在有‘警报’的地方!这太可怕了!”
 
领袖说:“感谢救世主,你们就是我们的救世主。现在我们决定立刻逃离地球,等到‘警报’灭绝再来定居。地球果然不适合麦哲伦星云人居住,这是我一千两百九十六年来听过最可怕的声音。”
 
领袖又说:“我们会回来,到时候再对地球发起总攻——”
 
仗助和亿泰捂着嘴模仿警报的声音,领袖立刻不再说下去,缩成小小的一个球夺门而出。
  
夜里,麦田再次充当发射台,仗助、亿泰和东尼欧为外星人们送行。仗助叮嘱未起隆:回去要学会变骰子,不要每次都是三个六了!等到能变成任何组合的时候,一定要回来杜王町玩。亿泰更加想念未起隆能像冰柜一样变出冰淇淋的提包,让他下一个夏天一定要再来葡萄丘上学。
  
  
时间过得很快,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是跨世纪的大日子,杜王町到处都放起烟花。乔瑟夫从美国给东方仗助寄来可以互通视频的笔记本电脑。小男孩对电子产品总是有天生的直觉,不需要看过说明书就可以熟练使用。远远地,仗助把摄像头掰向天空,对空条承太郎说:“我们在放烟花!”
  
承太郎在晃来晃去的画面里看见宽阔的日本小镇的夜空,很干净的青黑色,没有挡在四周的高楼,中央不停亮起烟花:红色、橘黄、还有翡翠一样的晶绿色,一朵接一朵挨上去,腾起一小团白雾。夜空永远是亮的。东方仗助又把摄像头掰回面前,高中生们的脸挨在一起,笑声和烟花的声音也混在一起。承太郎问他:“你们那个叫支仓未起隆的朋友呢?”
  
东方仗助忽然站起来,把摄像头对着天空举高,几乎将电脑整个抛起来:“上面,更上面!”然后他抱住电脑笑起来,这一刻钟声敲响,广场上其他人们一齐点燃了烟花。烟花呼啸着,一簇簇淹没了深夜。
 
九九年最后的夜晚很快结束,像所有平常的夜晚一样——没有什么世界末日到来。也许像外星人领袖说的一样:地球上有着救世主。

  

  

  

END

Bxw🌈🌈

送给美美父亲的 @貝阿提斯。 ,请原谅我这垃圾的画工

是亿泰✖️未起隆,最后一p只有一点点的仗露

让我来开一个全新的tag哈哈哈哈

送给美美父亲的 @貝阿提斯。 ,请原谅我这垃圾的画工

是亿泰✖️未起隆,最后一p只有一点点的仗露

让我来开一个全新的tag哈哈哈哈

米阴郁琪罗✧*。

欢迎来到JOJO宠物店!
(是连黑白漫都算不上的简笔画啦,边框的线条是故意没去拉直的,感觉扭扭曲曲更符合整体气质一点x)
然后有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苳苳太太的脑洞的影响(特别是仗仗部分)画得太棒印象深刻在脑子里萦绕不去【?
太太lofid4噔 噔 苳就不艾特乐感觉太像蹭热度了x

欢迎来到JOJO宠物店!
(是连黑白漫都算不上的简笔画啦,边框的线条是故意没去拉直的,感觉扭扭曲曲更符合整体气质一点x)
然后有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苳苳太太的脑洞的影响(特别是仗仗部分)画得太棒印象深刻在脑子里萦绕不去【?
太太lofid4噔 噔 苳就不艾特乐感觉太像蹭热度了x

硫氰酸钾
因为明天没空所以提前放上来大家...

因为明天没空所以提前放上来
大家节日快乐哦❤

让杜王町的小朋友们博饼啦!好像是只有闽南的姐妹才可以看懂的梗。大概就是说仗助博到了最大的状元?(有的地方好像六博红最大诶,搞不懂)反正就是故技重施啦。。

漂泊在外的厦门姐妹们,你想念小岛此时的骰子声了吗?

因为明天没空所以提前放上来
大家节日快乐哦❤

让杜王町的小朋友们博饼啦!好像是只有闽南的姐妹才可以看懂的梗。大概就是说仗助博到了最大的状元?(有的地方好像六博红最大诶,搞不懂)反正就是故技重施啦。。

漂泊在外的厦门姐妹们,你想念小岛此时的骰子声了吗?

Hz_hibiki4444

【JOJO乙女】得知你出轨后的拥抱

$ooc ooc ooc ooc

$第二人称

$内含仗/露/亿/未起隆/吉良

$剧情狗血

$私设有

$四部JO的场合

#仗助的场合#

     “你最近和C班的木村关系不错嘛,欸?”
     “那家伙待人不差…啊哈哈哈。如果你开心的话,我当然……”仗助牵强的笑凝在脸上,剩下的话被你用巴掌扇回肚子里,他脸上那份局促使你红着眼眶跑开了。让你扇出那一巴掌的是愤怒,你气他轻信子虚乌有的谣言,更气他就这样把你推开。也许一切的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

$ooc ooc ooc ooc

$第二人称

$内含仗/露/亿/未起隆/吉良

$剧情狗血

$私设有

$四部JO的场合


#仗助的场合#

     “你最近和C班的木村关系不错嘛,欸?”
     “那家伙待人不差…啊哈哈哈。如果你开心的话,我当然……”仗助牵强的笑凝在脸上,剩下的话被你用巴掌扇回肚子里,他脸上那份局促使你红着眼眶跑开了。让你扇出那一巴掌的是愤怒,你气他轻信子虚乌有的谣言,更气他就这样把你推开。也许一切的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那之后你们每一次见面的空气都分外灼人,你们的相处变得像点头之交的熟人,不说太多,不做更多,也没法做更多。
      再然后,他看见你坐在其他男生的自行车后座。
      他告诉自己,他等来了真正的背叛。
      那天他的卧室出现了很多坏掉的东西。譬如一对摔碎的同样款式杯子,一双开线的深蓝色毛线手套,一支半成新的钢笔,再比如一堆没开始玩的双人游戏。还有一张已经被撕成两半的游乐园合照,照片背面用秀气的字体写着‘两周年纪念日快乐’……
      最后,这些坏掉的东西依旧被他单独保存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收纳箱,只有那张被撕成两半的照片被他用替身修好,夹在一本日记里,从此他再没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你知道他会记日记,却从来不知道那本没写完的日记后半部分全是写给你的情书。就像他只看见你坐在别人自行车的后座,却从来不知道那人是你因为父母离婚而好久不见的亲生哥哥。
       你们的感情输在了信任。
       他什么时候会再翻开那本日记呢,也许是下个周末,也许永远不会,也有可能就是他知道真相后抱住你道歉的今天晚上。

#亿泰的场合#

      亿泰拽住你的手腕,不让你走:“我脑袋不太灵光,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就说吧”他瞪大了眼睛,眼白有些泛红。
      你希望在离开日本之前让亿泰忘了你,你很自私。想骗他说你从没有一刻真正属于他。用绝情的方式结束这段莫名其妙的恋情。
     “我已经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这算什么!我绝对不承认!虽然我脑子不太聪明,也别用这么瞧不起人的谎话来骗我”
       你有点惊讶,这个笨蛋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亿泰的手拽得更紧了,你的手腕被他捏的生疼:“老妈和老哥都走了,你我绝对不放手”
       真是没办法啊。
       于是你再次拥抱了他。

#露伴的场合#

      早上起床时,心里空落落的,你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刷牙时你在想自己的名字,可你想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呢
      当你的男朋友一如既往冷淡地向你道早安时,你凑上去亲吻他的脸颊。你知道这个男人叫作岸边露伴,你们彼此相爱,你们通过一个人认识,你们交往超过一年,你很爱他……以及你不能背叛他。
      你好像只认识岸边露伴,所有记忆都被他占据,这是为什么。你没有细想。
       他向你伸出了手:“今天陪我取材。”你把手搭了上去,然后愣住了。这句话好耳熟,好像在某一个和煦的晴天,也有人曾这么对你说过。
       露伴抱住呆滞的你,深吸了一口气:“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未起隆的场合#

     未起隆愣了愣,然后瞬间一副释然的表情,勾起唇角:“今天是愚人节吗,以前听你说过,地球的节日真是奇妙啊。”
      “不,不是的。”
       你的手开始有些发抖,无法下定决心。直到现在你还是无法感受到未起隆的爱意,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荒唐的不安全感 。未起隆聪明又木讷,你痴迷于此。但他对你真的是爱情吗?也许某一天你和其他人交往,他也丝毫不介意。
      于是为了试探他,你说出了最可笑的谎话。
      他轻轻皱起眉头:“那是…”你读不透他皱起眉头的原因,但还是抢先一步回答:“我是认真的。”
      如果他挽留你,那你一定会笑着说是骗他的,然后像往常一样拉起他的手。
      “如果有人比我能给你带来更大的帮助,那么我不介意。”但未起隆是这么回答的。
       “对不起。”
        自那以后你很少见过未起隆,‘对不起’也是你最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虽然见不到他,但你学校的鞋柜里总是会多出一些东西,比如巧克力棒,一面精美的小镜子,甚至是一只装在笼子里的圆滚滚的仓鼠。你当然知道是谁放的。
     放学时下起了瓢泼大雨,你庆幸自己带了雨伞。准备整理东西回家,打开鞋柜,里面挂着一件鹅黄色的半透明雨衣。你看看手里的雨伞,还是选择披上了雨衣。
       雨越下越大,尽管穿了雨衣也还是有雨水钻空子流进衣服里。你把书包护在怀里,跑了起来。你早习惯了有未起隆陪你一起的日子,习惯每个有他的雨天。你摔倒了,雨水模糊了视线,路边的积水灌进了鞋子。你的膝盖蹭到石头,似乎也受伤了。你感到背后传来温柔的温度。鹅黄色的雨衣已经不见了。一双手臂紧紧环住了抱着书包的你。你的余光看到一缕淡黄的发丝。
     “我在这里。”

#吉良吉影的场合#

      他抱住你轻轻抚摸你的后背,安抚你的情绪:“我已经原谅你了。”然后他拉住你的手。
      你没了,但他留了一手。

—————————————————————————

露伴场合我纯属是想皮一把,最近被窝窝头洗脑了hhhhhhh

没产过刀,这个算是用来过把瘾的垃圾产物吧。

叶叶想睡觉💤

非常ooc的沙雕短漫,慎点wwww

有仗露要素❗❗

P3是原梗👍🏻

小叶越画越潦草xxx

非常ooc的沙雕短漫,慎点wwww

有仗露要素❗❗

P3是原梗👍🏻

小叶越画越潦草xxx

不扶来站
摸鱼 讲道理外星人(?)小哥名...

摸鱼

讲道理外星人(?)小哥名字好难念

而且变大♂变小♂变漂亮♂的设定很好开车

我是画不出来了有大佬发车吗

摸鱼

讲道理外星人(?)小哥名字好难念

而且变大♂变小♂变漂亮♂的设定很好开车

我是画不出来了有大佬发车吗






















Hz_hibiki4444

【JOJO乙女】他的亲吻

$四部JO的场合

$内含 仗/亿/露/未起隆/吉良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仗助的场合#

      你和仗助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听见脚下“咔”的一声,移开脚竟然看到了你的发卡被踩成两半。

       “啊!”你捧起发卡的遗骸,仗助走过来温柔地牵起你的手握住。

       “手真凉啊”他撅起嘴嘟囔了一声。你的视线飘...

$四部JO的场合

$内含 仗/亿/露/未起隆/吉良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仗助的场合#

      你和仗助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听见脚下“咔”的一声,移开脚竟然看到了你的发卡被踩成两半。

       “啊!”你捧起发卡的遗骸,仗助走过来温柔地牵起你的手握住。

       “手真凉啊”他撅起嘴嘟囔了一声。你的视线飘忽不定,最后落在他蔚蓝的眸子。他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松开手,发卡又完好无损了:“看,好了。”

      他从小时候就会变这些小戏法逗你开心,总会为你解决各种问题,因此你很依赖他。

     “我给你带上吧。”他将你的碎发别在耳后。

     “谢谢。”

      仗助捧住你的脸,啄了一下你的鼻尖。

      “谢礼我收下了。”你呆住了,然后他笑着又亲了一下。

———————————————————————

#亿泰的场合#

      你们去电影院看恐怖电影了。期间亿泰不知不觉的牵起了你的手。紧要关头时,握着的手力度又会重上几分。

      电影看完了,观众都退场了。你们后知后觉地向出口走。

       到了步行街上亿泰又主动牵起了你的手。他的手很大,而且现在在发抖。

       他突然停住,不向前走了:“那个等下…我我……怎么说——”

       你回头,看到他脸上两抹可疑的红云,黑里透红。

      “亿泰?”

      “!”

       亿泰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一个没站稳,唇角撞在了你的眉骨上。你大脑当机,被亿泰圈住腰,搂在怀里。他单手将你的头按在他的胸上,几乎让你喘不过气,大喊着说:“我喜欢你!!!”

———————————————————————

#露伴的场合#

       你几天都没有见到露伴老师,后来才听说他被人打到住院,停刊了。你非常担心,买了些水果急急忙忙去探望他。

       “老师!《粉切黑少年》还没完结…”拎着水果的你推开病房门“您不能死啊!”

      “吵死了,给我滚回去。”露伴闻声放下手中的书籍。

       还好伤势不重,你观察了一阵,就去给他削苹果了。

     “喂我”

     “啊…?”

     “有什么不满么?”

     “没有没有。”

      你弯腰将切成块的苹果送进露伴嘴里,突然你的手被一拉,扑进了他的怀里。

      “老…!”露伴捂住你的嘴,将你的体恤衫向下拽去。衔住你肩膀上的一块肉,又舔又咬。热气呼在颈间让你一阵打颤。直到留下红印他才罢手。

      临走前露伴命令你:“我出院前记得天天过来。”

———————————————————————      

#未起隆的场合#

      你正在给新转来的外星球同学补习功课,不知怎的就聊起天来。

    “未起隆,你接过吻吗”你反骑着椅子身体向前倾。

      “什么?”
      “接吻,就是恋人之间会做的事”未起隆还是一脸不解的模样。

       “你的星球没有吗?”

        他老实地摇摇头:“不,还是头一回听说。”

       “要不要和我试试。”你盯着他厚实的嘴唇。

        他点了点头。

       于是你们接吻了,在除了你们以外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一开始只是嘴唇之间试探性的接触,最后是舌与舌之间的交缠。未起隆的动作很生涩,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你牵过他的手十指相扣,他便回握你。你将舌头向上挑,他便纠缠过来与你接触。你害羞地闭上眼,睁开眼发现他正在观察你。你能感觉到他粗重的鼻息,不禁屏住呼吸再次闭上眼。

      良久,他停下动作抱住你,将你的头向他的背后按去:“你刚才说这是恋人之间才可以做的事,虽然不太懂。但以后请只和我做。”

  (这个我私心了,一直想搞外星人)

———————————————————————

    

#吉良吉影的场合#

      你的男朋友是杀人魔,他总是杀掉各种各样的女人,漂亮地取下她们的手。却从不伤害你。

       或许叫他男朋友不太对,虽然他总会要你用手为他提供各种服务,会捧着你的手亲热地呢喃着你的名字。但你知道那不是对你说的,是对你的手。你仅仅是他的所有物,他装在笼子里的宠物而已。

       他邀请你共进晚餐,为你解开手铐,深情地牵起你的指尖,亲吻你的手背,为你带上新的戒指,告诉你,你是多么美丽,令他一见钟情。他几乎每天都这么说。

       他让你坐在他的腿上,要你用手抓起一小块菜喂他吃,他总会把你的食指含在嘴里,吸吮舔舐,在你耳边发出低低的喘息和满足的喟叹。坐在他腿上的你也自然知道他有了什么下流的反应。

       你们重复着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解开了你所有的束缚。把你带到了另一栋别墅,给了你他的大部分积蓄,为你带上看起来十分贵重的项链。他亲吻你的额头,告诉你他可能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解决好了就来接你 。

       他离开了, 你完全可以逃跑,但你没有。你决定等他,决定等他再次亲吻你。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长钟
未起隆今年七夕我和你过!!!

未起隆今年七夕我和你过!!!

未起隆今年七夕我和你过!!!

凛卷
再见米娜,好困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见米娜,好困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总算是完成了。好帅四人。

再见米娜,好困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总算是完成了。好帅四人。

leakypants
…a little bit o...

…a little bit older👌

…a little bit older👌

是Null呀
我终于画这个男人了!!好喜欢透...

我终于画这个男人了!!好喜欢透明的衣服!!!不敢穿!!就给喜欢的男人穿!!!

我终于画这个男人了!!好喜欢透明的衣服!!!不敢穿!!就给喜欢的男人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