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放逐之刃

1392浏览    120参与
莫言别离

混更。男刀御剑和锐雯冠军之刃

混更。男刀御剑和锐雯冠军之刃

果冻鱼_JellyJelly

最近画的阿狸 

1.偶像歌手

2&3.风纪委员

4&5.私人委托 黎明使者瑞文(备注委托人weibo@ 夏禾) 圣诞捣蛋鬼JINX

最近画的阿狸 

1.偶像歌手

2&3.风纪委员

4&5.私人委托 黎明使者瑞文(备注委托人weibo@ 夏禾) 圣诞捣蛋鬼JINX

issoul
我根本不是要开泰瑞新坑!!!!...

我根本不是要开泰瑞新坑!!!!(超大声)


人体有参考

我根本不是要开泰瑞新坑!!!!(超大声)


人体有参考

夏革

[ABO/锐雯×泰隆] Premarital Sex /婚前杏行为 (2)

女A男O预警!!!!!


*ABO世界观

*前文戳主页

*是个很鸡肋的过渡章 没有车 但是有敏感词所以还要走链接🤧

*OOC OOC OOC

*还是不要骂我QAQ!!


震惊!一男子被催婚相亲对象竟是……

女A男O预警!!!!!


*ABO世界观

*前文戳主页

*是个很鸡肋的过渡章 没有车 但是有敏感词所以还要走链接🤧

*OOC OOC OOC

*还是不要骂我QAQ!!


震惊!一男子被催婚相亲对象竟是……


夏革

[ABO/锐雯×泰隆] Premarital Sex /婚前杏行为 (1) 女A男O!!女A男O!

女A男O!!女A男O!!女A男O!!高亮预警!!!!!!!!!!雷的不要点进来会落泪的!!!!!!!!!!(手动加粗)

*ABO世界观

*是个三轮车 OOC OOC OOC

*很崩坏的三观看了不要骂我(!!!)

*又名:一个出来piao的我遇见了一个出来piao的你

*一方有不洁……(想了想还是标出来预警一下)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瞎搞的有不妥的阔不阔以温柔地指正我(泪涟涟)

啊……我好怕被骂啊……

这是个极其狗血的故事 如果点开雷到你也不要骂我 我好柔弱(……屁) 最后,这个故事还没完x

点我看上错鸭子嫁对娘

女A男O!!女A男O!!女A男O!!高亮预警!!!!!!!!!!雷的不要点进来会落泪的!!!!!!!!!!(手动加粗)

*ABO世界观

*是个三轮车 OOC OOC OOC

*很崩坏的三观看了不要骂我(!!!)

*又名:一个出来piao的我遇见了一个出来piao的你

*一方有不洁……(想了想还是标出来预警一下)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瞎搞的有不妥的阔不阔以温柔地指正我(泪涟涟)

啊……我好怕被骂啊……

这是个极其狗血的故事 如果点开雷到你也不要骂我 我好柔弱(……屁) 最后,这个故事还没完x

点我看上错鸭子嫁对娘

琥珀糖

【而她站在那里,仿佛她才是这斗场的铁律。】

【而她站在那里,仿佛她才是这斗场的铁律。】

Aine Lovia
看完lol最新预告片被rive...

看完lol最新预告片被riven掰弯,于是摸了个草稿。
绘画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68564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PARhV2cGZ1djATVTL1Mvinfoc&ts=1548496756416

看完lol最新预告片被riven掰弯,于是摸了个草稿。
绘画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68564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PARhV2cGZ1djATVTL1Mvinfoc&ts=1548496756416

锐萌萌-

What is broken can be reforged.—Riven

What is broken can be reforged.—Riven

点了个点
(5/100)腿个瑞文,继续努...

(5/100)腿个瑞文,继续努力(/ω\)

(5/100)腿个瑞文,继续努力(/ω\)

墙头于我如浮云

联盟学院 College of League(2)

       艾瑞莉娅一开门,眼前的景象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锐雯!你怎么了?”

       她的室友满身淤青,手臂上还有一道不小的口子,正往外流着血,听到艾瑞莉娅大呼小叫忍不住皱了皱眉,满不在乎地推门进来。...



          



       艾瑞莉娅一开门,眼前的景象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锐雯!你怎么了?”

       她的室友满身淤青,手臂上还有一道不小的口子,正往外流着血,听到艾瑞莉娅大呼小叫忍不住皱了皱眉,满不在乎地推门进来。

      “没什么大不了,亚索那小子又被人欺负了,我帮他打了回去。”

       锐雯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漫不经心地开始贴创口贴,艾瑞莉娅拿来酒精和棉签帮她处理伤口,在碰到胳膊的时候锐雯忍不住嘶了一声,气呼呼地骂了一句。

      “......都是德莱文那小子干的,下次再让我见到他非把他揍得哥都不认得。”

      “诺克萨斯帮的人都不是好惹的,你居然还主动找他们麻烦,真是头铁。”

       艾瑞莉娅一边给她消毒一边摇头。

      “你说我什么?”

       锐雯突然笑了。

      “你说我头铁?这世界上最没资格说我头铁的就是你了好吗?”

      “...... ......”

       艾瑞莉娅不说话了,与这所学校其他人来自显赫家世的背景不同,她出生于艾欧尼亚的乡镇,从小靠着刻苦读书一路考上来,最终才进入了这所瓦洛兰最高学府,曾因在一次公开课上公然顶撞斯维因教授而一战成名,事后虽然教授并没有怎么为难她,但走在路上时却经常被诺克萨斯的学生指指点点,若不是有艾欧尼亚的学生在后面帮她撑腰,估计早就混不下去了。

        正当两人忙活的时候,门外突然闪过一个身影。

       “谁在外面?”

        艾瑞莉娅伸长脖子问道,话音刚落一个满脸雀斑的姑娘便从门边探出脑袋,锐雯抬头看到是她,便朝她招了招手。

       “是塔利亚,快进来吧。”  

        姑娘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将一包东西塞进了她的怀里。

       “锐雯学姐,亚索学长叫我把这个送给你,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锐雯打开包裹,原来是一块红水晶。

       “真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塔利亚,先坐,一会儿拿糖给你吃。”

       “没事没事!亚索学长平时很照顾我的,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塔利亚连忙摆手示意,在两人边上徘徊了一阵,欲言又止。

       “怎么了塔利亚?还有其他事情吗?”

        见她没有想坐也没有想走的意思,锐雯问道。

       “您就不想托我给他带个话儿之类的吗......”

        塔利亚有些紧张地绞着手指,试探性地问。

        听了她的话,锐雯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最后一脸凝重地下了定论。

       “有。”

        塔利亚的面容上出现欣喜的神情,连忙凑了过去。

       “您说!我记着呢。”

       “下次惹了麻烦请自己解决,小王八蛋。”




      “教授,这是您上个月要求的报告。”

       弗拉基米尔抱着一沓文件走进了办公室。

      “嗯。”

       斯维因正批阅材料,闻声头也不抬。

      “就放在这里吧。”

       弗拉基米尔放好了报告默默地准备退下。

      “等等。”

       然而刚转身就被喊住了,弗拉基米尔连忙毕恭毕敬地折了回来,站在桌旁。

      “教授。”

       斯维因没有说话,而是拿起边上的一份表格。

      “你这次期中的成绩退步很大啊。”

      “不仅没有达到我对你的要求,还落了卡特琳娜十几分。”

      “...... ......”

      “如果觉得影响学业的话,可以暂时放下助理的工作,安心学习。”

       然而听了这话原本垂着脑袋的学生突然抬起头来。

      “不不不教授,不影响的,这次是我没发挥好,下次我一定能考好,请您继续让我做您的助理。”

       惊讶于他反应这么强烈,斯维因从表格上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 ......”

      “好吧。”

       他最终将信将疑地放下了表格。 

      “没事了,你回去吧。”

       他又将目光收回到材料上。

       弗拉基米尔小小地松了一口气,退出了办公室。他一路上心烦意乱七想八想,没留意差点撞到了什么人,连忙抬起头。

       “抱歉!乐芙兰女士。”

        然而女人似乎一点也不生气,还笑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点路呀,小伙子。”

        说完扬眉掸了眼前方。

       “斯维因教授在办公室里吗?”

       “在的。”

        弗拉基米尔赶紧点头回答。

       “好的,谢谢你。”

        她又笑出一声,然后仪态万方地走了。

        弗拉基米尔在她的身后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看来你没有为难他。”

        斯维因在女人踏进他办公室的时候放下了材料。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杰里柯。”

        女人身姿绰约地走进来,仿佛脚上那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不存在似的。

       “我是来询问有关上次‘那件事’的结果的。”

       “你知道我的答案,我很早就告诉过你。”

        斯维因不经意地皱了皱眉。

       “目前我还没有那个权力满足你的要求。”

       “是的,可你看,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她来到他的办公桌旁,轻轻巧巧地坐上了桌子,蓦然倾身凑到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她很满意地看到对方在听完后,脸色微微地变了。

        然而这变化只是一瞬,他很快恢复了常态。

        嘴角带着一丝莫测的笑意,他缓缓摘了眼镜放在一边,镇定自若地靠在了椅背上。

       “请给我一些时间,乐芙兰女士,我会给你一个新的答复。”

        听了他的话,女人终于再次地笑了,一瞬间像是幽暗的天边突然出现绚烂的云霞,大海的深处涌起璀璨的波光。

       “那么,我就等着了,教授。”




       他当晚现身在一场慈善晚会上。

       大厅里乐声悠扬,巨大的吊灯将整个厅堂照得灿烂辉煌,无数壁灯被点亮,整个室内宛如白昼。来往宾客络绎不绝,似乎全瓦洛兰的上流成员都聚集在了一起。

       斯维因端着一杯酒在大厅里晃悠,期间有不少人与他打招呼。作为现任联盟学院的副校长兼国际政治上的执牛耳者,他自然受到整个上层阶级的尊重,并且还是这场晚会的主邀嘉宾。

       他看到不远处的菲欧娜正被一小撮人围在中央商讨着什么,这其中便包括嘉文三世。

       作为瓦洛兰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眼下不少政界高层以及商界精英都出自联盟学院,因此这里自然也便成为各派争夺权力的地盘。以德玛西亚势力为首的菲欧娜任校长,身后站着的人便是政界巨头嘉文三世,而自己作为诺克萨斯方代表的副校长,身后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势力。然而两人虽为对立,彼此间却互相尊敬,斯维因敬她虽为女流却跻身权力巅峰而毫不畏惧,对方敬他虽归属诺克萨斯却秉正无私,两人名义上正副有别,实际上却共同为学院的发展与前程鞠躬尽瘁,相敬如宾,相辅相成。

       正当他思索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人按住了肩膀。

      “松露巧克力,来点儿吗?”

       他转过身,朝来人摆了摆手。

      “不了,马库斯。”

       他瞟了眼周围,然后低下眼睛。

      “我遇到了问题。”

      “她又来找你了?”

       杜克卡奥皱了皱眉,斯维因无声地点了点头。

      “她威胁了我。”

       杜克卡奥的脸色沉了一沉。

      “以什么?”

      “你知道的。” 

       斯维因苦笑一声,杜克卡奥没有说话,他向四处望了一圈,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那边已经摆好了酒会,达克威尔也来了,就等你了。”




       整场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结束后斯维因来到地下车库提车,然而刚打开发动机,一个身影就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我已经叫司机把车开回去了。”

       杜克卡奥拉下车窗。

      “去哪里?”

       斯维因挑了挑眉,正朝窗外掸烟灰的杜克卡奥朝他回过头来,嘴角逸出一缕青烟,脸上蓦然露出某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知道去哪里。”

      “我家不行。”

      “那就去我家,你认得路。”




       两人一路无言。他们在跨海大桥大桥上飞驰,从车窗朝外望去能看到整个夜景。虽然此时已是深夜,然而河道沿岸却依然灯火辉煌,无数座高楼静静地盘踞在广袤的大地上,像是浩瀚的星河。

       杜克卡奥的私人公寓坐落在中心大厦的顶端,占据了整整一层的空间,从窗外可以看到整个首都的夜景。刚进屋斯维因就被墙上的一副油画吸引住了目光。

      “上个月从拍卖会上买到的,据说是The Virtuoso现存的最后一个真迹,花了我四百万RP。”

       杜克卡奥来到他身后,递给他一杯酒。

      “82年的拉菲,专门留着等你来。”

       斯维因接过高脚杯,两人来到沙发前坐下。杜克卡奥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只给他留下了两个女儿,目前卡特琳娜在大学住校,卡西奥佩娅上的是寄宿制中学,家里长年只有他一个人。两人聊起了工作,聊起了学术,聊起了有关学校的一些事情,杜克卡奥不仅在政府中担任要职,更是校董事会的核心成员。两人一直聊到彼此都找不出什么新的话题,不知何时,杜克卡奥突然不再说话了,斯维因抬起头,只见他的目光仿佛是幽深的湖水,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隐秘,原本搭在沙发上的手不知在何时挪到了他的肩上,整个人也不经意地凑了过来,将酒气喷在他的颈项上。

       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像之前无数次发生地那样,男人的身上有着烟草与风帆的气息,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一只手揪着他的领带,吻地霸道而强势。

       这一场深吻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两人才堪堪分开,彼此都有些气喘。等气息稍匀,杜克卡奥先站起身来,伸手做出一个邀请的姿态。

      “我给卧室换了条新的地毯,来,你会喜欢的。”

       ...... ......

       没有什么能比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更能慰藉心灵。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荷尔蒙,酒精在两人的体内燃烧, 欲|望如同海啸般湮没了他们,巨浪般汹涌地推进,最终将一切带往顶峰。

       完事后的杜克卡奥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下方的万家灯火与芸芸众生,缓缓点燃一支烟。

      “......有时这样的位置,会让我忘了我们当年有多艰难。”

       他感慨道,徐徐吐出一段烟云。

      “来一支吗?”

       他转过身,朝床上的人扬眉,然而斯维因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杜克卡奥自嘲般笑出一声,目光收回到窗外的夜景。

       怎么就忘记了呢?他的老朋友已经戒烟很多年了。




        若要追溯因果的话,大概要回到二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刚大学毕业工作没几年的政府小职员,按照纸条上给的地址摸到一栋普通公寓的顶层,门没锁,他直接走了进去,却差点被门边上的一个啤酒瓶绊了一跤。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开关,摁亮了灯,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满地的啤酒瓶和烟蒂让他几乎无法下脚,他开始还弯腰想要把它们一个个拾起来,然而很快便发现这是徒劳。

        他最终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找到了瘫坐的杰里柯。

        青年衬衫半敞,一手拿着烟,一只手还在往嘴里灌酒,黑色的长发散落下来遮住了颓废的面容。

        他几步走过去,夺了他的酒和烟,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拎起来,狠狠地抽他。

        青年似乎被打懵了,直到嘴角流了血才想起来要反抗,他似乎也生气了,想要推开他,但早已被酒精麻痹了的身体提不起一点力气,反而自己跌坐在了墙角,被杜克卡奥拎起来狠狠地摔在沙发上。

       杜克卡奥正在气头上,他左看右看,想找个衬手的东西揍他:扫帚?不行太狠了,报纸?不行太便宜他了。他最终抄起茶几上的数据线折成两段,往他身上劈头盖脑地抽了下去,对方像是觉得疼,几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都被他按了回去,牢牢地摁在沙发上抽地结结实实。

      “住手,马库斯,住手......”

       青年胡乱挣扎着,趁杜克卡奥一个不注意挣脱开来,跳起来将他扑倒在地,趁着醉意跟他打起架来。

       两个人在地板上滚了开去,争斗中杜克卡奥的领带被扯散,头发被弄乱,最后终于把对方压在了身下,抬手便想给他一巴掌,然而却在看到他目光的那一瞬间定住了。

       微弱的月光下,青年的眼中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愤恨,委屈,不甘......万千种情感在他的眼底一掠而过,最终化为彻骨的失望。

       他最终怅然地放下了手,起身把他拉起来,却依然警告道。

      “永远,不要让我发现你再这样对待自己。”

       青年抬起头本想辩解些什么,然而男人眼中的寒意让他有一瞬的畏惧,不由噤了声。

       看着他的样子,杜克卡奥的面色又缓和了下来,忍不住想要抬手将他的额发别到耳后,然而青年却别过脸去,没有让他碰。

      “我恨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摇了摇头,声音嘶哑说出一句,接着蓦地双手捂住面容,缓缓瘫坐了下来。

      “我一直以他们为荣,以为他们与我一样将一生都奉献给了诺克萨斯,然而他们暗地里却干着这种勾当......”

      “这不是你的错,杰里柯。”

       他蹲下来想要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无从下手。

      “不,马库斯,你不懂。”

       他摇着头,喃喃地重复。

      “...... ......”

       面对崩溃的青年,男人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伸手将他揽进怀里,目光中蓦然有孤注一掷的狠厉。

      “也许,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 ......

       这就是二十年前夏天的那个晚上,后来青年听从了他的建议,在一夜之间集齐所有叛国的罪证上报了达克威尔,供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最终亲手将自己的父母送进了监狱。

       他的行为引起了达克威尔的注意,也就是从那天起他再也没有酗酒,并且戒了一切的恶习。克卡奥将他带进了自己的圈子,青年的缜密的思维与过人的头脑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在他们的英年之期,一方笼络上层建筑,一方联合基层民众,利用各自的优势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狡猾地发展着他们的事业,巩固着他们的权力,维护着他们的利益,以手段和谋略将他们的势力扩张到无以复加,不知何时已然在暗中操控了整个国家的命脉。在二人共同的调度下,他们的名声日益鹊起,他们的党羽遍布大小行业,他们的意志无声地支配着瓦洛兰的每一条街巷。起于尘埃之中的两人,在经历二十多年的风雨磨难后,最后终于坐到了象牙塔的顶端。






未完待续



       *结尾斯维因大义灭亲梗出自英雄传记




莲城lion
一只锐雯,虽然不会玩( &ac...

一只锐雯,虽然不会玩( ´∵`)

一只锐雯,虽然不会玩( ´∵`)

issoul

风停息的瞬间

2015年的旧文,最先发表于lol小说吧
旧版背景故事,cp为亚索x锐雯,德莱厄斯x锐雯

我永远喜欢德锐

我叫锐雯,曾经的身份是血色精锐副团长,因我的背弃,这支部队永远的留在了艾欧尼亚的土地上。我是诺克萨斯的一级通缉犯,尽管过去了这么久,我还总能在游吟诗人的组诗中听到有关我去向的揣测。最近的消息,有人在峡谷柔情酒吧遇到了变身兔女郎的我,还用符文记录下了我的影像。他因此赚取了一笔不菲的赏金,但有得必有失,他得到的是钱,丢的是命。不用说,当然是身兼“叛国者”“杀人犯”“流亡者”身份的我做的。我讨厌别人跟踪我,尤其讨厌别人一边跟踪一边色眯眯的打量我,所以说,这人还是太低估了我的爆发力。我曾为诺克萨斯的...

2015年的旧文,最先发表于lol小说吧
旧版背景故事,cp为亚索x锐雯,德莱厄斯x锐雯

我永远喜欢德锐


我叫锐雯,曾经的身份是血色精锐副团长,因我的背弃,这支部队永远的留在了艾欧尼亚的土地上。我是诺克萨斯的一级通缉犯,尽管过去了这么久,我还总能在游吟诗人的组诗中听到有关我去向的揣测。最近的消息,有人在峡谷柔情酒吧遇到了变身兔女郎的我,还用符文记录下了我的影像。他因此赚取了一笔不菲的赏金,但有得必有失,他得到的是钱,丢的是命。不用说,当然是身兼“叛国者”“杀人犯”“流亡者”身份的我做的。我讨厌别人跟踪我,尤其讨厌别人一边跟踪一边色眯眯的打量我,所以说,这人还是太低估了我的爆发力。我曾为诺克萨斯的冠军之刃这一事实,他们大概比我自己忘得还快。本来,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能忘掉这个酷毙的称号的,可某天别人问我是谁的时候,我顺口回答道“放逐之刃”之后,我就不太能记起之前的称号了。这样看来,我似乎无权嘲笑别人的健忘症,不过,对我而言只要记得两件事就够了——第一,我是锐雯。第二,我还活着。

事实上,虽然老乌鸦忍痛下重赏要把我搜捕归案,可我也没怎么怕过他。我在他眼皮底下做了三年的酒吧服务生,每天大摇大摆的在贵族们面前晃来晃去,可没有一个人理我到底是谁,直到最近被人挖出了底细,我才不得不离开了可爱的小酒吧。老乌鸦的执行力和诺克萨斯根深蒂固的腐靡之风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至于我为什么待在迟迟不肯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帝国,我说的理由你们肯定不信。因为有牵挂着的情郎?对某个人残存的信仰?不得不卧薪尝胆才能复仇的滔天巨恨?其实,能编排这些的诗人们也是怀着一颗浪漫主义的心,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不走,不是因为我不想走,而是因为船票太贵。

我要坐船,我要去艾欧尼亚,我要去一片比诺克萨斯更恨我的土地。

看起来又是一次需要交代原因的旅行,老实说,这个原因倒是带着浪漫主义色彩。何为放逐?不就是把自己丢到一个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地方吗?

是的。艾欧尼亚,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地方,还有亚索,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

[2]

我是个可怜的人……

可怜?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你说,你在被往昔的一切所追杀?

你也想嘲讽我吗?过路者。

你不是无辜的。流亡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因为促成这一切的,要么是你的罪孽,要么是你的命运,而无论是其中哪个,你都无法逃避!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为命运强加给我的苦难买单……

所以说流亡者从来都没有无辜的……他们不是在自我放逐,便是在自怨自艾。他们连正视过去的勇气都没有,他们不值得可怜……不值得可怜。

呐,过路的女人。你也是流亡者吧。

……

把我往复不休的内心独白宣之于口的你,也是个流亡者吧。不然,怎么可能有人懂得这种孤独。

……我早就忘了我为何流浪。

赎罪,或是逃避?

也许曾经二者都有吧,我曾期望得到被我伤害之人的原谅,可我连究竟我的赎罪对他们来说有无意义都不知道……若是如此,那我活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所以,请尽量珍惜那些痛苦的过去,至少,你知道你背负着什么,你为何而活。

我不会忘的。你说得对,我不是无辜者。我不会忘的。我的罪孽。我杀了永恩的……罪孽。

……

我最终得到了答案,以我三十七名同门的生命为代价。我总算得到了答案。

他说,长老死于疾风剑术。

……

疾风剑术……我早晚会杀了他……

〔3〕

时隔六年,他还是这样恨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对我说,艾米,谢谢你相信我,但这还不够,我一定会证明我的清白。我目送他萧索的背影,心里只觉得好笑。能相信你清白的人,当然是陷你于万劫不复的人啊。彼时的我还不能理解另一种情况,能相信你清白之人,也可能是深爱着你的人,而我却在亲身经历后才体会到这一点。也为了报答对那个国度最后的感恩,我付出了六年光阴,才重新踏上我的自我救赎之路。

我没有叛逃。我没有通敌。突袭普雷希典巨墙的作战计划不是我泄露出去的。可没人会听我的解释,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在同伴投掷的毒气弹下活下来的人,我的存在和失踪就是最好的证据。看吧,不该活下来的人居然活了,他一定是叛徒。

闭上你们的狗嘴,锐雯不是叛徒。

将军,您想袒护这个无耻的女人?

你企图和这个兵痞理论?那女人是他马子!

果然是下作的人总爱凑到一起啊。

……

德莱厄斯,我永远尊敬的将军,用三百多名位世袭贵族的血向诺克萨斯宣称我的清白。而他一直不知道,表面上顺从了他意愿的斯维因却背地里提高了我的赏金。对此,我一直是心怀愧疚的,而我能为他做的,只是在艾欧尼亚的酒吧打工三年换得一张回乡的船票,去亲口告诉他,我永远感激他。

不考虑留下来吗?

诺克萨斯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

……如果,我希望你能为了我呢?

我……我不想连累您的名声。

我早就是个声名狼藉的屠夫了,为了你。

对不起,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如果在那之后我还活着,也许我会回来的……为了您。

……好,我等你。

谢谢。

这样,我在诺克萨斯的地下酒吧又漫长的做了三年的服务生,终于攒够了第二张船票钱,返程艾欧尼亚。我想,即使亚索原谅了我,我对将军的承诺大概还要三年才能实现吧。

亚索对我的恨意丝毫未减。我很坦然,只凭他这一句话,我就必须把我的生命交代在他的剑下。可我之所以活到现在,是因为对他来说,有一个人绝对不能死。

艾米,来自均衡教派的女忍者,拥有一张掩藏在面具之下与我一模一样的脸。这个平淡无奇的女忍者没有故事,她不强,也不美,却唯独让亚索付出了一片真情。我以这个身份潜伏在艾欧尼亚两年,没有为祖国做出一星半点的贡献,但凭这一点,我还是认为我是一个成功的潜伏者。

樱花树下,他抚摸我冰凉的面具,无奈的笑道,战争结束后,我一定要看看你真实的容貌。

不怕我很丑吗?

我想得到你的样子。很美很美。

清风拂过,漫天花雨簌簌落下,他修长的鬓发随风掀飞,撩过温柔多情的眉眼,美得竟不真实。

他给我舞剑,给我吹箫,与我听风赏月,陪我负暄饮茶。他在山河飘零之际选择保护这个面具下的女孩儿,而从不知道,他挺身而出将她护在身后时,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儿,却早就不是曾经的她。

他一定很恨我吧。杀掉疾风之师的瞬间,我这样想。

不,他恨的是冠军之刃锐雯,一个残忍的诺克萨斯人。而我是他深爱的艾米,他爱我。

我没有杀师父!艾米,你相信我对吗?只有你能相信我了,你是信我的,对吗?

我微笑着朝他点头。

他要我好好活着。

〔4〕

过路者。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他醉眼朦胧,突然这样问我。

……不算是爱,但我感激他。他是我永远的老师。

那真是你的不幸。

为什么这么说?

你刚刚说你不到活下去的意义。如果你有牵挂的人,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有。

你没有。不然,你不会犹豫……那是一种,你绝对不会迟疑的感情。

我有。

……

只是,我不敢。我若不爱,尚有退路;我若爱了,万劫不复。

……过路者。来喝酒吧。

我不会喝。

流亡的日子无酒相伴该有多么漫长。

只有清醒,才能让我有继续寻找活下去的意义的勇气。

醉一回没什么不好。陪我喝一杯,然后为我舞一次剑吧。

你怎么知道我会剑术?

你腰间有一把断剑,那里蕴藏着你的故事,你一定会用它。

……好。

我从没喝过如此浓烈的酒,可我意外的喜欢它。入喉的那一瞬,仿佛辛辣和苦涩在召唤我丢失已久的灵魂。

符文断刃,我亲手折断,并发誓永不出鞘的剑。可他想看我挥舞它,我只能破例。

究竟有多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御剑了呢?我都快忘了风从我身侧掠过的触觉。

——艾米,你听,是风停息的瞬间。

亚索,风停了。

我的流浪也该停了。

疾风从我刃间飞泄而去。不远处的樱花树,花落如雨。

我坦然的回眸,却发现那双本该震惊地注视着我的眼悄然合拢,带着几分醉意的恬静。他在梦中笑了。

然后,我听到他呼唤一个名字。

锐雯。

〔5〕

我回到了诺克萨斯,这是我和将军之间承诺。我告诉他,我不会再离去,也请他不要因为我而掀起风波。他笑着答应了,可几天后,诺克萨斯大清洗活动还是波及了几个流言不休的小贵族。

后来,我被邀请加入英雄联盟。登记表上,将军为我填写的称号为冠军之刃,我固执的划掉了它,改成放逐之刃。

你答应过我会留下来。

人留了下来,可心还在放逐的路上呢。

……

将军,您相信我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我从来都是相信你的。

不。我是在问,您真的相信我吗?

将军笑我是个傻子。

他说,这不重要。

我想真的有人相信我的清白。

没有无条件的相信,甚至某一瞬,你可能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就像亚索,明明知道面具下的艾米究竟是谁,也在固执的将她护在身后。

就像将军,明明知道我曾为了一个艾欧尼亚男人截断了无数情报,也义无反顾的去相信,至少最后一刻,我是为诺克萨斯而战的。

所以,这才是我活下去的意义吗?

不为一个承诺,不为一场忏悔,只为让自己明白,我之所以相信,是因为我爱。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回到了艾欧尼亚。那棵浪漫的樱花树下,亚索微微勾起唇角,轻柔地掀开我的面具。

他叫我,锐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