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放飞自我

7385浏览    1290参与
陆百耳-Oreille

[太芥太]启明星

[太芥太]启明星

#最后的告别。下葬前最后几分钟的二人时光。

芥川龙之介蹲在墙角里,想到加入港口黑手党的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独立拥有了一张床。

第二天早上太宰治却在房间的墙角发现了他。他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臂弯里,听见些许声响立刻抬头,太宰治便猝然撞进他眼里。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太宰治本意是无所谓他的,可最后还是帮少年把床挪到墙角了。芥川龙之介这才勉强愿意蜷在床板与墙面的夹角里。

这是怜惜杂工姑娘终日将纤纤玉手浸在冷水里,却只是将一床没用过的被单搓来搓去。太宰治是这样替他自己解释的。

也许您可以提醒她,告诉她不用再洗干净的床单。聪明如芥川龙之介,他完全...
[太芥太]启明星

#最后的告别。下葬前最后几分钟的二人时光。



芥川龙之介蹲在墙角里,想到加入港口黑手党的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独立拥有了一张床。

第二天早上太宰治却在房间的墙角发现了他。他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臂弯里,听见些许声响立刻抬头,太宰治便猝然撞进他眼里。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太宰治本意是无所谓他的,可最后还是帮少年把床挪到墙角了。芥川龙之介这才勉强愿意蜷在床板与墙面的夹角里。

这是怜惜杂工姑娘终日将纤纤玉手浸在冷水里,却只是将一床没用过的被单搓来搓去。太宰治是这样替他自己解释的。

也许您可以提醒她,告诉她不用再洗干净的床单。聪明如芥川龙之介,他完全理解了太宰治的意思。

他也记不清太宰治是怎样的表情,但是记得那天的训练是太宰治第一次骂他废物骂了那么多次。


芥川龙之介蹲在昔日老师的身旁,想到太宰治从“老师”变成“昔日老师”的前一天,太宰治似乎在梦里亲吻了他。

他裹着一身血色坐在太宰治身旁,摇摇欲坠,脑袋时不时向下一啄,困得要撑不住身形。

他游离在梦境边缘时,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触上他的眼皮,并且不像是太宰治的指尖那么冰凉。他挣扎着掀起眼皮,隐约看到面前人弯起的眼睛,接着听到太宰治说:

“这种时候就应该装睡嘛芥川君。”

“…为什么你们都要让我不知所措呢?”

末句轻得要飘进芥川龙之介的梦里,他用力眨眼,想看清太宰治笑容里杂糅着的情绪。当时有一种无名的恐慌蓄满了他的五脏六腑,催促着芥川龙之介抓住唯一的机会,定睛揣摩太宰治此刻的孤独。

同时困意却抑制了这种恐慌继续滋长,于是他还是合上了眼睑。

次日梦醒时分他并不曾想起似是而非的吻,只是被梦中的两声枪响推出梦境。反倒是很久很久以后的现在,才清晰地回忆起太宰治那个笑意不达眼底的笑容。



芥川龙之介握着太宰治的右手,最后想起昨天接到了太宰治的电话——的确是史无前例。

连个称呼都没有,太宰治在那头一上来便问,你会想我吗?

芥川龙之介到嘴边的话被迫咽了下去,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堵在心口,他张了几次嘴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好在太宰治根本没等他回答,自顾自地轻笑一声:嗨呀,这又不是写小说。即刻挂断了电话。

芥川龙之介握着电话愣了半晌才想起回拨电话,太宰治一如既往地挂断挂断挂断,最后干脆置之不理。

他是打错电话了吧。但那是要打给谁呢?

芥川龙之介抿着唇想着,然后听见自己对着没拨通的电话回答那个不是问给自己的问题:

“我会想您的。”


“我会想您的。”

芥川龙之介握着太宰治发凉的指尖念叨。太宰治好像离他越来越远,又确实越来越近,初见之时他们之间横着几十具尸骸,后来他们之间隔着夕阳余晖消散的几小时。

很快,会是他离他最近的一次。他们之间终将只相隔六英尺的土地。

芥川龙之介亲吻了太宰治的眼皮。

他没有睁开眼睛。

在原地等了一秒,两秒,三秒。太宰治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怎么会这样呢?芥川想,如果太宰治此刻是在装睡,一定在心里对他的吻,连同他那点可怜的心思嗤之以鼻。

可是他怎么会在装睡呢?

芥川屈膝蹲在太宰身侧,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臂弯里。

清醒点,芥川,这又不是在写小说。
陌秋

完成啦!!

想要做钥匙扣,哪个纲吉更可爱呢(。・ω・。)ノ♡

完成啦!!

想要做钥匙扣,哪个纲吉更可爱呢(。・ω・。)ノ♡

犀角

【韩张】将军与书生脑洞几则

将军与书生设定来自北京全职o卡面(微博上有),以下内容均为脑洞,慎入慎入慎入。


(一)将军出门打猎,遇到进京赶考迷路的书生,遂共乘一骑回城。


(二)将军清剿山贼,遇到了饿昏在路边的书生,遂随手救起,回府安置。


(三)将军被仇人陷害追杀,和住不起客栈的书生在破庙里躲了一宿,后来书生金榜题名加官进爵给将军沉冤昭雪。在此期间,从来英明神武威风凛凛的将军

一直在书生家吃软饭。

——韩文清在张新杰家里白吃白住,时间长了觉得老脸挂不住,有一天就问张新杰:“我每天都白吃白喝的不好吧,我也想为你做点啥。”张新杰说:“府里并不缺人做事,除了一样。”韩文清心里有点雀跃,忙问:“是做什么?我一定尽力。...

将军与书生设定来自北京全职o卡面(微博上有),以下内容均为脑洞,慎入慎入慎入。


(一)将军出门打猎,遇到进京赶考迷路的书生,遂共乘一骑回城。


(二)将军清剿山贼,遇到了饿昏在路边的书生,遂随手救起,回府安置。


(三)将军被仇人陷害追杀,和住不起客栈的书生在破庙里躲了一宿,后来书生金榜题名加官进爵给将军沉冤昭雪。在此期间,从来英明神武威风凛凛的将军

一直在书生家吃软饭。

——韩文清在张新杰家里白吃白住,时间长了觉得老脸挂不住,有一天就问张新杰:“我每天都白吃白喝的不好吧,我也想为你做点啥。”张新杰说:“府里并不缺人做事,除了一样。”韩文清心里有点雀跃,忙问:“是做什么?我一定尽力。”张新杰微微笑了:“做我夫人。”

韩文清有点头脑不灵光地想,张新杰现在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府里确实上上下下一应俱全,就差没有夫人了。张新杰见他愣了,走上前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故意压低声音道:“韩将军,你会尽力的吧。”

没多久老韩官复原职了,和以前的盆友么出去喝酒,饭桌上一群大老爷们儿聊开了就啥都说,有个刚娶了娇妻的同事就给老韩传授:床上活动的时候适当说点昵称可以增加情趣。当晚,老韩非常上头地按着张新杰肩膀,一边努力耕耘,一边凑上去问:“夫君,夫人伺候得你爽不爽?”


(四)将军出门散步,看到有个书生样子的人鬼鬼祟祟,就跟着他,打算犯事儿时候当场抓获。但是路上发生意外俩人被迫一起逃命,折腾一圈之后终于回京,没想到全城都在寻找失踪的二皇子。将军转头打量书生,想起这一路上书生的异常反应,猛然惊醒这八成就是从没出过宫门的二皇子,将军顿时感到了以下犯上的压力。后来被将军被暴怒的大皇子打了一顿。

张佳乐:老韩你胆子大了敢动我弟弟?

老韩:养在深闺人未识,不能全怪我。

张新杰:我又不是女孩。

张佳乐:老韩你也太没文化。

张新杰:我是说你们不该把我一直关在屋里。

张佳乐:……


(五)将军去剿匪,在土匪窝里看到了被揍得面目全非的书生?

或者细皮嫩肉的,不舍得揍?

或者,抓了书生发现他特别会做饭,就被绑在山寨里当厨师了?

于是将军收获了剿匪的功劳和一个很会做饭的书生老婆?


(六)将军从战场负伤回来被书生捡到被妙手回春。

但是书生其实是敌国的间谍?

其实是从敌国潜伏回来的谍中谍?

将军为了报恩,把书生从边陲小镇带回京城,好吃好吃养着他,甚至渐渐为他折服。但是书生在给同事隐藏踪迹的时候被将军发现了,脱掉马甲一层,但是将军不舍得把他交给官府重刑审问,就把书生软禁在家里,自己有空就亲自去问。但是书生一直不开口,将军的耐心全军覆没后来就身体力行地给书生“用刑”。第二天书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开了锁链跑了。


養鯊魚的蛇

咕咕咕超开心的
我最喜欢咕咕咕了
所以就画画咯
这样就不会被烤了
我超厉害
球球球球球球球球~【来自一只画同人只会画球球的蛇】
第一是喝醉酒的龙舌兰球球被整个身体写着画的好好的可颂生气地用衣架挂上树前
第二是瞎鸡巴画版
酗酒天竺鼠~

咕咕咕超开心的
我最喜欢咕咕咕了
所以就画画咯
这样就不会被烤了
我超厉害
球球球球球球球球~【来自一只画同人只会画球球的蛇】
第一是喝醉酒的龙舌兰球球被整个身体写着画的好好的可颂生气地用衣架挂上树前
第二是瞎鸡巴画版
酗酒天竺鼠~

珍珠猫娘

脑洞集,(脑子搭牢时所作请勿在意)红楼同人,大概率无cp

  红楼+陈情令乁(๑˙ϖ˙๑乁)(已放飞自我)(۶ꈨຶꎁꈨຶ )۶别搞我,求不黑求不黑求不黑!━(◯Δ◯∥)━ン

  好了^0^~进入正文:

  If,姑苏真有个蓝家;

  If,林妹妹入了云深;

  If,黛玉成了蓝宗主他干女儿;

  If,黛玉是蓝氏双璧的干妹妹……


(贾宝玉,你过来呀!!!(੭ु ›◡ु‹ )੭ु ˄̻ ̊ ˄̻ ̊ ˄̻ ̊ ˄̻ ̊动感光波!!!)υ᷇(⚆•̫⚆)υ᷆

“林妹妹!”(宝玉语)

  朔月警告!!避尘警告!!


◟(.öˬö.)◞来份🍉


(作者天生对某宝没好感...

  红楼+陈情令乁(๑˙ϖ˙๑乁)(已放飞自我)(۶ꈨຶꎁꈨຶ )۶别搞我,求不黑求不黑求不黑!━(◯Δ◯∥)━ン

  好了^0^~进入正文:

  If,姑苏真有个蓝家;

  If,林妹妹入了云深;

  If,黛玉成了蓝宗主他干女儿;

  If,黛玉是蓝氏双璧的干妹妹……


(贾宝玉,你过来呀!!!(੭ु ›◡ु‹ )੭ु ˄̻ ̊ ˄̻ ̊ ˄̻ ̊ ˄̻ ̊动感光波!!!)υ᷇(⚆•̫⚆)υ᷆

“林妹妹!”(宝玉语)

  朔月警告!!避尘警告!!


◟(.öˬö.)◞来份🍉


(作者天生对某宝没好感,求不黑求不黑求不黑⊙﹏⊙)


soooooo
woc我太喜欢这个设定了,我磕...

woc我太喜欢这个设定了,我磕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太喜欢了呜呜呜呜
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死去活来机器
我疯了
我磕到真的了

woc我太喜欢这个设定了,我磕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太喜欢了呜呜呜呜
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死去活来机器
我疯了
我磕到真的了

陌秋

#穿到男神的世界该肿么破!#(后续待定)

血……


我费力的眨了一下眼睛


视线逐渐模糊了,是因为天空还在下雨吗?


好吵……


反应有些慢了,对了,我之前在干什么来着?


血和雨交融在一起……


我把头慢慢转向一个方向,那里躺着一把伞和新买的周边。


我想扁嘴,好不容易到的男神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好心疼啊。


不对,是真的很心痛。


我感受到逐渐消失的体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意识彻底消失的那一刻,我终于听清了耳边的声音。


“死、死人啦!!”


啊,原来,我死了吗……


如果可以……下一世……我想活在男神的世界……


——————————


我没想到,我还能有再睁开...

血……


我费力的眨了一下眼睛


视线逐渐模糊了,是因为天空还在下雨吗?


好吵……


反应有些慢了,对了,我之前在干什么来着?


血和雨交融在一起……


我把头慢慢转向一个方向,那里躺着一把伞和新买的周边。


我想扁嘴,好不容易到的男神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好心疼啊。


不对,是真的很心痛。


我感受到逐渐消失的体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意识彻底消失的那一刻,我终于听清了耳边的声音。


“死、死人啦!!”


啊,原来,我死了吗……


如果可以……下一世……我想活在男神的世界……


——————————


我没想到,我还能有再睁开眼睛的那天。


我从地上爬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着杂乱的小巷。


“我、我没有钱……”


“你骗谁呢!?没有钱?”


巷口传来一阵吵闹,我扶着墙,向声源处走去。


——————————


沢田纲吉抱着书包,怯怯的看着把他围起来的不良。


一个挑染黄毛的不良呸了一声,拿烟的手几乎戳到他的脸上:“沢田纲吉,真是好久不见了啊,赶紧把你的钱拿出来,今天可没有那个银发小子护着你。”


今天山本君因为社团活动不能和他一起回家,狱寺君也因为感冒被他强制性的勒令在家养病。


沢田纲吉欲哭无泪的想,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路了……


“我、我没有钱了……”


“你骗谁呢!?没有钱?”


黄毛一脸暴躁,伸手就想抓住沢田纲吉的领子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


“不、不要啊!Reborn!”


“当啷啷”


一个易拉罐从小巷深处滚出来,在黄毛的脚边停下。


“谁!?”


黄毛转头看着一片黑暗的小巷深处。


“哒、哒、哒、哒、”


水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大。


黄毛脸色有些发白。


“喂……大哥,要、要不咱们走吧,天都黑了……”一个紫毛颤颤巍巍的道。


“怕什么!”黄毛的声音也有些抖了,“不就是水滴声吗?”


像是为了回应黄毛的话,一个人影逐渐走近,那是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喂……”那个人影伸出手,碰到了黄毛的手,“你闲命长了吗……我来带你走啊……”


那只手,一片冰凉。


“啊—————!!!”


三个不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沢田纲吉噗通一声吓的坐在了地上,脸色发青。


“鬼……别、别过来……”


“鬼”低下头看着沢田纲吉,眼中好像发出了什么诡异的光芒。


“彭格列十代目……”


它把手伸向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看着越来越近的手,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他最后一个想法是:果然我不要当彭格列十代目啊!!

                                                                TBC.

——————————————————————

我看着不良抢劫学生现场,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于是我走了过去。


我看着被我吓跑的不良,无语和成就感混合在一起,然后我低下头,看到了那个被抢劫的少年。


看到那双熟悉的褐色眸子,我呆住了,不自觉的说出“彭格列十代目”,然后看着男神华丽丽的被我吓晕了。


我无语的蹲下来,戳了戳男神的脸,他晕过去之前一定在想不要当彭格列十代目吧,估计是把我当成彭格列的冤魂了吧。


想到这,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soooooo

【松润BG】第一次接吻

【注意】

1.松润原女,已经交往设定,是青涩的润

2.高度自嗨

3.ooc是我的

以上

感谢阅读


松本润像往常一样客客气气敲门。樱田晶从猫眼里看见他时吓了一跳,也不敢应声,小跑几步把随手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挂起来,开门时飞快地朝门口的落地镜看了眼,另一手挽了挽散在耳畔碎发,这才把门打开。

“松本先生。”她侧身让出路来,“您怎么来了。”

“是有点儿晚。”松本润摸了摸后脑,“打扰你休息了吗?”

“不,不会。”她连连摆手,垂着脸不敢看他,看见他手里拎的东西,浅粉色的袋子,眸光微闪,“您请坐。”

“啊..这个时间过来确实挺奇怪的。”松本润坐下,看她拎起壶摇了摇,连忙说,“不用了,我不会呆很久。”

“这样啊。”樱田晶放下...

【注意】

1.松润原女,已经交往设定,是青涩的润

2.高度自嗨

3.ooc是我的

以上

感谢阅读


松本润像往常一样客客气气敲门。樱田晶从猫眼里看见他时吓了一跳,也不敢应声,小跑几步把随手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挂起来,开门时飞快地朝门口的落地镜看了眼,另一手挽了挽散在耳畔碎发,这才把门打开。

“松本先生。”她侧身让出路来,“您怎么来了。”

“是有点儿晚。”松本润摸了摸后脑,“打扰你休息了吗?”

“不,不会。”她连连摆手,垂着脸不敢看他,看见他手里拎的东西,浅粉色的袋子,眸光微闪,“您请坐。”

“啊..这个时间过来确实挺奇怪的。”松本润坐下,看她拎起壶摇了摇,连忙说,“不用了,我不会呆很久。”

“这样啊。”樱田晶放下壶看向他,明明松了口气,却又稍稍失望起来。

“就是今天活动结束,他们买了大福,很好吃,我想着顺路给你送些。”松本润把袋子放到桌上,推向樱田晶,“我想你应该会喜欢。”他看着她,抿了抿唇。她的脸却烧起来,像是桌上的袋子,她从来不敢回应他过于炽烈的热情。任谁也不敢相信,这个时代还有情侣会交往一周,还处在手指碰手指都会脸红的阶段,甚至彼此之间还在用着敬语。

“谢谢。”她的手腕微微打颤,垂着眸子把装大福的盒子拿出来,“您是怎么来的?还顺利吗?”

“开车,车子停在楼下了。之前送你回来登记过,进来的很顺利。”他微微叹了口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敬语呀!你总挂在嘴边,好像我们很生分似的,明明小晶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

“对不起。”樱田晶连忙道歉,敬语下意识的就要跟上,刚吐出半个音节又被她吞下去,面上一窘,咬了咬嘴唇,也不去管又散开的头发,匆匆起身,留了句“我去拿餐具”便手忙脚乱地跑开。

松本润颇为无奈地研究了一下装在大福盒子里牙签,听到樱田晶的脚步声后,他伸手把牙签丢掉垃圾桶里,扬着脸,朝樱田晶笑了下。

“是朋友买的?”樱田晶把盘子和叉子放到松本润面前,犹豫了番,把这个粉红色袋子的前主人定义为“朋友”。她把头发扎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个髻,庆幸自己刚刚还没来得及换上睡衣。她的睡衣和这个袋子一样,都是浅浅的粉色,不过远没有它精致。樱田晶蹙了蹙眉头,心里像藏了个发霉的柿子,不停地向外冒酸泡泡。至少这袋子上还打了漂亮的蝴蝶结,樱田晶在心里补了句。

“是最要好的朋友。”松本润突然笑了下,饶有兴致的看他对面的小丫头笑脸一下子垮下去。随着他的话,手里的叉子狠狠戳进大福里,还要僵着脸,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他这才补充道:“是哥哥们带来的伴手礼。”

“啊,伴手礼。”樱田晶重复着,随即反应过来,猛地抬头,恼怒地瞪了他眼,“怎么这样!”

“怎么了?”松本润耸耸肩,无辜地看着她。

樱田晶张了张嘴,实在没办法把“你戏弄我”这几个字说出来。他明晃晃地使坏,她却不敢说,一说出来,她那些小心思就被摆在明面上了,到让他觉得她心眼多小似的,平白招人嫌。她憋着气,又横了他一眼。

松本润赶忙讨好道:“你快尝尝。”

樱田晶咬了口,眼睛圆溜溜地,皱着鼻子,夸张地轻喊了声:“美味!好清爽的口感!”

“你学我!”松本润笑道,“我哪有这么夸张!”

“那你来。”樱田晶撑着下巴看他,冲他挑衅似地挑挑眉毛。

“amazing!”松本润咬了一大口,鼓着脸颊 ,故意提高声调说,“很清爽的口感呢!”他匆匆嚼了几下,猛地咽下却被噎住,握着拳头锤了自己几下,这才缓过来,脸涨得通红。

樱田晶连忙递了他杯水,站在他身边,弯着腰,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你急什么,慢慢吃呀,还好吧?”

“这是故意的。”松本润抿着水小声道。

“啊!原来是这样!我差点儿当真了。松本先生的演技真的很棒,非常厉害。”樱田晶笑道,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松本先生真的是非常有才华呢。”

松本润抬头看她,猝不及防地撞进她含笑的眸子里。

樱田晶难得的大胆。兴许刚刚是真的被他吓到了,她的脸离他极近,她的发丝垂下,搔到他的耳尖。松本润倏地扯住她的胳膊,她短促地惊叫了声,跌坐进他怀里,下一秒便要挣扎着起来。松本润摁住她的肩膀,拥着她,他的下颌贴着她的面颊,随后樱田晶便听到他故意压出的,他认为是成熟男人才有的声音:“有才华的人应该受到合理的评价,他不应该只被一句简单的夸奖打发。”

樱田晶不知怎么的,极煞风景地嗤笑出来,虽然及时伸手捂住了嘴唇,眼睛的弧度却怎么都压不下。等手背传来微凉的触感时,她才猛地睁圆了眼睛。他的鼻息和她的缠绕在一起,这次换成他得意了。他的唇贴在她的手背,她的手背下,是她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他们能透过彼此的眼睛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这是连他们本人都从没有想过的会出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

松本润坐直了身子,把她的手牵到腿上,打量着她,说:“你还没卸妆吗?这腮红的颜色很漂亮,只是口红的颜色好像不太搭。”

樱田晶眨了眨眼,她听到自己说:“那应该怎么办呢?”

松本润凑近她,四瓣唇单是贴着,心都要砰砰的跳,像是要从那连接的地方跳到对方那里去。临了,松本润才大着胆子,有意无意的,舌尖蹭了下她的唇瓣。他想沉着冷静地调笑两句,可平日的妙语连珠现在都缠在一起,打了死结,半响他才抖着声音说:“现在就很搭。”他想了想,补了句,“很漂亮。”

“你也是。”樱田晶脑袋木木的,随着他附和道,“妆,很漂亮。”


陌秋

日常学校画…

我好像不会画画了QAQ

第二张是草稿打算就这样了啥时候想画了再画吧哎嘿,,ԾvԾ,,

日常学校画…

我好像不会画画了QAQ

第二张是草稿打算就这样了啥时候想画了再画吧哎嘿,,ԾvԾ,,

华瑜

坐看缘起时(上)

夏日的和风,带着细雨的气息,迎面拂来,让诸葛青心情不禁愉悦起来,想着要见到的人,竟有些高兴地哼起了小曲,迈步向湖边走去。 

  已经是晚上,散步的大爷大妈们渐渐都回了家。所以,诸葛青心想,应该没有人注意两个男人大晚上的划船吧。。应该没。。有吧?离约好的凉亭越来越近了,诸葛青有些紧张了起来,他看到那个人真的在等着他,鸭舌帽、不离手的水杯和淘宝特卖款黄白条T恤,除了他王也还能有谁啊?

  那个人看了过来,但没有动,很快又偏过头去,弄得他有些失落。什么嘛,我堂堂一撩妹国手诸葛青今天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对着湖面理了理头发,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跨步朝凉...

夏日的和风,带着细雨的气息,迎面拂来,让诸葛青心情不禁愉悦起来,想着要见到的人,竟有些高兴地哼起了小曲,迈步向湖边走去。 

  已经是晚上,散步的大爷大妈们渐渐都回了家。所以,诸葛青心想,应该没有人注意两个男人大晚上的划船吧。。应该没。。有吧?离约好的凉亭越来越近了,诸葛青有些紧张了起来,他看到那个人真的在等着他,鸭舌帽、不离手的水杯和淘宝特卖款黄白条T恤,除了他王也还能有谁啊?

  那个人看了过来,但没有动,很快又偏过头去,弄得他有些失落。什么嘛,我堂堂一撩妹国手诸葛青今天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对着湖面理了理头发,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跨步朝凉亭走去。

  老王!他扬声喊道。清秀的脸上是平时最招牌的撩妹笑容。

  王也有些吓了一跳似的,急急地说:“大少爷您小声点儿,大晚上不知道避嫌?”

  青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扩大了:“避险?避什么嫌?”

  避什么嫌您心里最清楚了。王也心里想道,嘴上含糊其辞。

  看着支支吾吾的王也,诸葛青心里笑得直打嗝,脸上却一本正经,说:“今晚去划船,两个大男人约出来撸串正常,划船怎么就不正常了?你啊,不要太有思想负担嘛。。。” 

“行行行,大少爷,都听您的,快走吧?”王也连忙打断了青仔不正经的说教。看着闷声不再说话的青,他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太对,十分尴尬的摸了摸鼻梁。

  "内啥,青,船呢?“王道长终于打破了沉默。”船我停别的地方了,咱们过去吧。“”好。“这次王也倒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该死,这道士,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把船停哪了?怎么还没到。”走了一会,王也觉得纳闷,忍不住问。

  “就快了,快了。这船是我特意包来的,普通游客船可比不了。为了防止被人觊觎,特意停在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再说了,这一路风景不错,挺适合散步的。前几天我还看见有人在这里约会来着。”青仔十分得意的叨叨着,头还一晃一晃的,就差给他递把孔明扇了。

  王也突然很后悔打开这位祖宗的话匣子。

  还突然回忆起上次被青粉追着打的场景。真是不敢想如果今天晚上他被看到和诸葛青一起会怎么样。

  不过,一看到青重新活跃起来的样子,王也就感觉心情又舒畅了。看着他笑得弯成月牙的眯眯眼,王也想,如果再添一对狐耳的话,青就真的要成精了,这个人,真的很好看哎!

  王道长突然觉出自己的思想路线不对啊!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不这不是重点!他一时吓得不知道该念《清静经》还是“祖师爷恕罪”,正凌乱着,诸葛青脚步一停,说:“到了。”

   TBC


養鯊魚的蛇

蜂蜜辣炒鱿鱼
公的
来自某个充满黑暗料理的大白酒炖鱼世界
某总是因为主子对今天吃的有意见而改名的跨世界组织【今天的麻婆豆腐好辣呀!】驻世界分部副部长,主要任务有
1.卖萌,用来看等等
2.迷路,把别人认成别人
3.毒死不听话的队员
4.把地板弄得满是蜂蜜
5.被清洁员工揍
6.制作有毒料理并混进食堂正常饭菜里,随机抽一个幸运队员受死
7.被医疗人员揍
8.超级聪明,即使当着他的脸变装,他也能认不出你来
9.浪费辣椒,制造蜂蜜
10.必要时能当成一个战斗力来看
11.被队员当成出本素材
12.吐槽队员出的本子是把本子主角真当成鱿鱼看了【你看看这本子!这动作正常人都做不到吧!!不信我做给你看!!哎呦妈呀!我还真能做到?!】...

蜂蜜辣炒鱿鱼
公的
来自某个充满黑暗料理的大白酒炖鱼世界
某总是因为主子对今天吃的有意见而改名的跨世界组织【今天的麻婆豆腐好辣呀!】驻世界分部副部长,主要任务有
1.卖萌,用来看等等
2.迷路,把别人认成别人
3.毒死不听话的队员
4.把地板弄得满是蜂蜜
5.被清洁员工揍
6.制作有毒料理并混进食堂正常饭菜里,随机抽一个幸运队员受死
7.被医疗人员揍
8.超级聪明,即使当着他的脸变装,他也能认不出你来
9.浪费辣椒,制造蜂蜜
10.必要时能当成一个战斗力来看
11.被队员当成出本素材
12.吐槽队员出的本子是把本子主角真当成鱿鱼看了【你看看这本子!这动作正常人都做不到吧!!不信我做给你看!!哎呦妈呀!我还真能做到?!】
13.这傻子好像没意识到自己看的本子主角是自己
14.惹巧克力牛奶炒蛋生气然后被他揍
15.【可是我身上就有蜂蜜啊?为啥一定要买蜂蜜?!】
16.头油牌蜂蜜,用过都说好
17.分部没钱时会卖蜂蜜
18.屑组织不拨款
19.衣服是巧克力牛奶炒蛋给他做的,不过啥衣服给他穿上都会浸透透的蜂蜜
20.90岁的数学天才,能熟悉回答答案在50以内的数学题,数学能力随着鱿鱼须数量浮动
21.吃最多的饭,做最没用的副部长
22.可以跟鱿鱼说话
23.不过因为记忆力不行所以根本没啥用
24.身体软绵绵的,钻进瓶子里都能做到
25.蜂蜜湿答答
26.兴趣是搞巧克力牛奶炒蛋还有没有人
27.别人吸大■,他吸辣椒
28.吸爽了会嗨起来,进入混乱状态
29.【睡你喵B起来嗨!鱿鱼坐飞机!】
30.定期月圆之夜产小蜂蜜辣炒鱿鱼,食物来着,两大盆
ps:分部穷到没钱买吃时,全部人都只能吃他产的蜂蜜辣炒鱿鱼度日,除了某些有特殊兴趣的,大家都非常绝望,妈呀,这滋味,不愧是黑暗料理世界来的食物
pps:他如何产下蜂蜜辣炒鱿鱼,至今仍是未解之谜,不过,除了某些有特殊兴趣的,没人在乎咋来的,有得吃就行了

——
完全忘记了这里所以好久都没发了
但是因为懒的补所以直接放弃喽
啥时候想起来有时间再补吧~

soooooo
画画好的人太多了我差太多了记录...

画画好的人太多了
我差太多了
记录一下第一张板绘
加油呀

画画好的人太多了
我差太多了
记录一下第一张板绘
加油呀

soooooo
我又要开始搞盖尔哈德老婆了

我又要开始搞盖尔哈德老婆了

我又要开始搞盖尔哈德老婆了

陌秋

在学校闲着没事干画的,好像进步了一点点……吧……(越来越弱)

在学校闲着没事干画的,好像进步了一点点……吧……(越来越弱)

双双双双刃子

最近画的原创大头
我太难了我糊的真的好丑

最近画的原创大头
我太难了我糊的真的好丑

soooooo
盖尔哈德太好磕了!!!我就是一...

盖尔哈德太好磕了!!!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磕盖尔哈德机器

盖尔哈德太好磕了!!!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磕盖尔哈德机器

柴甘蓝
是约定的梦幻岛里的花花! 是个...

是约定的梦幻岛里的花花! 是个画毁和补救的过程(好像还能看哈)

是约定的梦幻岛里的花花! 是个画毁和补救的过程(好像还能看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