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政哥哥

25.6万浏览    986参与
萧素

【FGO/秦荆】同居三十题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开始写同居三十题……。应该是有生之年的作品了。


秦荆,政哥哥可能存在过量ooc因为我第二部剧情没看完……。荆轲也应该存在但是会少一点……吧?


人家都同居了自然就交往了,迦勒底房间里有没有窗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俩儿应该在一个不明不白的IF特异点里,和泳装活动那个差不多性质但这俩儿在这个特异点里不用打本不用干啥只用谈恋爱就行。


↑以上全部都是我脑子里进的水


能接受请往下拉


begin


1、相拥入眠

嬴政又一次抱着枕头推开了荆轲的房门。


作为一名优秀的刺客,荆轲从始皇帝走出自己的房间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她原想继续睡觉,毕竟起床喝个水什么的也...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开始写同居三十题……。应该是有生之年的作品了。


秦荆,政哥哥可能存在过量ooc因为我第二部剧情没看完……。荆轲也应该存在但是会少一点……吧?


人家都同居了自然就交往了,迦勒底房间里有没有窗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俩儿应该在一个不明不白的IF特异点里,和泳装活动那个差不多性质但这俩儿在这个特异点里不用打本不用干啥只用谈恋爱就行。


↑以上全部都是我脑子里进的水


能接受请往下拉











begin


1、相拥入眠

嬴政又一次抱着枕头推开了荆轲的房门。


作为一名优秀的刺客,荆轲从始皇帝走出自己的房间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她原想继续睡觉,毕竟起床喝个水什么的也是很常见的;然而嬴政已经推开了她的门,她只好睁开眼睛,看向正在小心翼翼的关门避免弄出太大声音的嬴政,悠悠的问:“你怎么了?”


“唔姆,突然想和你睡。”听到荆轲的声音,嬴政也关好了门,转身坐在了床边,任真地盯着荆轲的眼睛。


荆轲轻轻地皱了皱眉,她想不出有什么事能让始皇帝睡不着,但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嬴政的要求。只好起身把枕头往里面挪,然后自己带着被子也往里挪,空出一片位置给嬴政。


嬴政把枕头放在荆轲的枕头旁边,坐上了荆轲的床,两条长腿一伸,上半身一躺,抢过荆轲超过四分之三的被子还毫无知觉。


“嬴政你过分了啊”荆轲不满的侧过身子,把身体的正面面对嬴政,伸出左手企图把被子抢回来。


“抱歉抱歉”嬴政笑眯眯的道了歉,说着也侧过身子对着荆轲,“荆轲你的被子和床都有点小”。


荆轲挑了挑眉:“那你可以回你房间睡。话说,你怎么会半夜三更突然跑我这来?”她借着一点点从窗外飘进来的光看着嬴政的脸。


嬴政的脸很好看,至少比生前荆轲看到的那副顺眼,荆轲猜嬴政当初捏这张脸和身体时一定参考了他年轻时的身体,毕竟两张脸像得很。此刻嬴政好看的脸上,嘴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到:

“如果你当初刺杀成功,那现在的历史会是什么样的?”


“哈?”荆轲没想到嬴政会问出这个问题,但是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成为异闻带”她的声音透出了此刻说话人的冷静,“你不会想不到吧。”现在的历史是最优解。


始皇帝盯着荆轲的眼睛,似乎想要从那里看出什么来。


“刺杀成功当然会是很高兴的一件事,”荆轲眯了眯眼睛,“这样土地就有机会回到他们原来的主人手里;百姓也就不会为严厉的刑法遭罪;天下人会欢喜,我的灵基也会得到更高的标准吧?成为这样的英雄”她顿了顿,“但是以后的中/国也将难以存在吧?”


始皇帝猜到荆轲会高兴,只是没想到她还有下半句,他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荆轲好看的的眼睛:“然后呢?”


“然后可能还要等很久中/国的概念才会出现,指不定之后就没有那么多的盛世,但也有可能会有更强大的。我又不是像作家系的英灵,剩下的事情别问我了……等等,不对,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对于你来说不应该是不存在的吗?”荆轲认识到了不对。


“没什么唔姆,”嬴政笑了,“只是朕想听听你是怎么认为的。”


“那现在好了,睡觉?”


“睡觉”嬴政突然张开双臂把荆轲搂在怀里,紧紧地抱住她,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


而嬴政已经闭上了眼睛,脸上还带着笑意。


荆轲怀疑的看着他,最终什么都看不出来想不出来了,又没有那个力气挣脱对方的怀抱,才不情不愿的回抱住他。


你一定是故意睡觉前抱紧我的。荆轲抱着这样的想法进入了梦乡。


嬴政在她抱住他的那刻笑了。


end


这里政哥哥来找荆轲睡觉是因为梦到了很不好的东西。


套用某个设定吧【你现在做的梦,在平行世界里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求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萤_一条咸鱼
因为期末的各种大作业,这张图的...

因为期末的各种大作业,这张图的完整图要暑假了……不过我很喜欢现在这个进度的气氛,并且担心细化之后就没了😂

因为期末的各种大作业,这张图的完整图要暑假了……不过我很喜欢现在这个进度的气氛,并且担心细化之后就没了😂

上天日地的付日天
选了几个幸运值ex的英灵画准备...

选了几个幸运值ex的英灵画
准备带去期末 玄学还是要信
/政哥哥好好看啊啊啊啊

选了几个幸运值ex的英灵画
准备带去期末 玄学还是要信
/政哥哥好好看啊啊啊啊

quanquan

【FGO/秦荆】1 3 1 4

✲我只想看这两个人一本正经的结婚过日子


✲前方大型OOC现场

有隐藏金剑

注意避雷


✲太久没写文笔更渣了QAQ


————————


荆轲难得买了樱桃。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刚好在小区楼下遇到了摊贩,穿着白汗衫的农民手里摇着竹编的扇子,坐在树下一边乘凉一边用扇子赶着围在竹篓上方绕来绕去的飞蝇。


荆轲不算太喜欢樱桃,但也不讨厌,深红浅红的心形果实躺在竹篓里还被炎炎夏日打上了一层光,荆轲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突然感觉有些渴。


“回来啦?”


上楼时遇到了新搬来的邻居,新婚的女人终于把包子头换成了单马尾,荆轲笑着晃了晃手中装着樱桃的白色塑料袋,算是和她...

✲我只想看这两个人一本正经的结婚过日子


✲前方大型OOC现场

有隐藏金剑

注意避雷


✲太久没写文笔更渣了QAQ


————————


荆轲难得买了樱桃。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刚好在小区楼下遇到了摊贩,穿着白汗衫的农民手里摇着竹编的扇子,坐在树下一边乘凉一边用扇子赶着围在竹篓上方绕来绕去的飞蝇。


荆轲不算太喜欢樱桃,但也不讨厌,深红浅红的心形果实躺在竹篓里还被炎炎夏日打上了一层光,荆轲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突然感觉有些渴。


“回来啦?”


上楼时遇到了新搬来的邻居,新婚的女人终于把包子头换成了单马尾,荆轲笑着晃了晃手中装着樱桃的白色塑料袋,算是和她打了个招呼。


“有空去我们家喝酒呀!”


女人大咧咧的回了她一个笑容,超过她小跑着上了楼。走到三楼的拐角处她又从铝合金的扶手外探出来半个脑袋,被汗水染成半湿的一小缕头发顺着额前滑落,她用指尖轻轻敲了敲扶手,叮叮当当的声音一下子响遍了空旷的楼道。


“我还阉了花生米!”


紧接着她的话音的是一阵不大不小的开门声,紧接着开门声的是她嵌了铃铛般的笑声,紧接着笑声的是男人藏了宠爱的轻言轻语,然后又是不大不小的关门声。


这个夏天是不是比上一个要热呢?


荆轲脑子里想着无关紧要的闲事,从手提包里翻出钥匙开了门。


屋子里比外面还要闷热,大约是没有通风的缘故,荆轲用脚把脱在门口乱七八糟的两只皮鞋摆正,赤着脚踩过被随手扔在地板上的领带,拾起散在地毯上的白衬衣顺手把它扔到沙发的靠背上,在电视柜上找到遥控器开了空调,这才想起来自己手中还拎了一袋樱桃。


赤着脚往厨房走时又踩到了印着深蓝条纹的领带,荆轲也懒得弯腰,就用脚趾顺便把它勾到了茶几底下。


“荆轲…冷…”


“冻死你算了。”


荆轲也没管从沙发上传出来的小声哼唧,一边小声抱怨一边泡上了樱桃,随手拣了一个扔进嘴里,又从厨房慢悠悠的踱出来。


有点酸。


去卧室拿了床蚕丝被,荆轲又一次回到客厅时才发现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换了姿势。进门时他是仰面躺着的,大概是又累又热的缘故他把自己脱成了半裸,手臂一只搭在腹部一只顺着沙发边垂着,长发乱七八糟的散开在他赤裸的上半身,凌乱的几缕绕着他的锁骨落在沙发浅灰色的底面上,腰间的皮带也是半解着的,露出一截深黑色的织物边缘。而现在因为荆轲开了空调,在突然变低的室温下他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团,双臂环过胸口,侧身窝在沙发上,把后背抵进身后的靠垫里。虽然这样比喻有些不太恰当,但荆轲真的觉得他有点像一只掉进棉花里的仓鼠,嘴里还塞满瓜子仁的那种。


有点可爱。


把蚕丝被甩到嬴政身上,荆轲蹲在沙发前用指尖戳了戳他鼓起来的腮帮子,处于半梦半醒中的男人迷迷糊糊的捉了她的手指,微微张嘴轻轻咬了一口,才嘀咕着一声算不上抱怨的抱怨又熟睡了。


“荆轲,别闹。”


怀着不知道是报复心理还是恶作剧的心理荆轲又用手指在他脸上狠戳了几下,直到他唇角右上方的位置留下来一个不深不浅的指甲印才罢休,戳完之后荆轲又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才心满意足的溜达去厨房准备做饭。


 

切了肉洗了菜,荆轲低头和面时突然被某人从身后环住了腰,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她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左手轻轻拨着沾在右手食指上的一小块面团。


“醒了?”


“嗯。”


男人的尾音拖得长长的,下巴靠上她的肩膀之后还顺口用牙齿咬了咬她的耳垂,荆轲从窗前的倒影里看到他半眯着眼睛,头发被随意的束成低马尾,脸颊右侧泛红的底色上还印着一个浅浅的指甲印。


看来还是没醒。


荆轲懒得搭理他,垂着眼睛捣鼓瓷碗里快要成型的面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他又趁着方便轻轻蹭了蹭荆轲的侧脸,刚刚被荆轲揉乱的长发还没来得及经过任何梳理,跳出来的几根随着他蹭来蹭去的动作扫着荆轲的侧颈,带着一阵阵痒痒的酥麻感。


“真是的,你是狗吗。”


荆轲笑着用没有沾上面粉的手腕去拨他的脑袋,却被他逮着机会蹭得更凶了。


“汪汪。”


几乎没用上半秒嬴政就迅速进入了荆轲刚刚给他安排的角色,这样的死皮赖脸倒是搞得荆轲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缩着脖子任由他蹭来蹭去,这下她倒是可以确定他是真的清醒了。


“荆轲,热——”


“你贴这么紧不热才怪。”


手中的面团终于成了型,荆轲没好气的回复他疑似撒娇的无理取闹,说起来她不记得嬴政是这种类型的男友,刚认识他时好像是霸道总裁的人设——


而且。


真的好热。


荆轲估计他是睡醒之后就随手摸了那件被她扔在沙发靠垫上的白衬衣,披到身上之后也没系扣子,刚刚经过睡眠的身体还带着夏天特有的滚烫温度,裸露的肌肤就这样直接接触她的后背——虽然隔了一层纯棉的布料——但那层布料只会让两个人之间的体温不降反升。


“闲着没事做的话就去把樱桃洗了。”


嘴角被亲吻之后荆轲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清凉,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了一个玻璃制的圆盘,透明印着百合花的盘子被接下之后是水龙头被拧开的声音。


“怎么突然想起来买樱桃了?”


“刚好看到小区门口有卖。”


“哦,今天中午吃什么?”


“披萨。”


一边将手中的面团切成均等的几份,一边和嬴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安排他把洗好的樱桃放进冰箱里,荆轲随手接下刚指使他拿来的擀面杖。


“之前帮秦良玉遛狗的时候遇到了你那个金闪闪的朋友,他送了些芝士。”


强行忽视自己似乎并不会做披萨饼底的事实,荆轲又随口补上了一句。


“说是买多了。”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一阵不同寻常的沉默,荆轲也没在意嬴政突如其来的安静,满心愤懑的想把案板上的面饼擀成正圆形。


“‘哼哼哈哈哈,杂修,心怀感激的收下吧!’是这样说的吗?”


说话时嬴政还配上了下巴上扬45度角的动作,看起来既高傲又欠揍,荆轲没有想到他一时兴起的角色扮演,终于在盯了他几秒之后没有控制住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学的好像啊哈哈哈哈哈。”


其实本来也不是多么好笑的笑话,但是她就是感觉莫名的高兴,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这种开心有些诡异的奇怪,就好像不管什么时间不管在什么地点,只要嬴政在她旁边,亲吻也好拥抱也好,说话也好沉默也好,就算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发呆都没有关系,只要他在,她就是开心的。


案板上的面饼无论如何也变不成正圆形,荆轲就只好把那张不对称的心形面饼塞进烤盘里,刚好嬴政也帮她把配菜切好递了过来,还顺手塞给她一把小叉子。荆轲发现最近两个人的节奏似乎更加默契了。


嗯,这是好事。


打发他去换上家居服,荆轲把倒了过量芝士的有些畸形的披萨塞进烤箱,抱了一碗樱桃坐到沙发上看剧。


经过简单冷藏的樱桃温度刚刚好,抱在她怀里冰冰凉凉的,荆轲大口的塞了几个,感觉牙缝里都泛着一股酸味。


失败的购物。


这样想着,她气鼓鼓的把玻璃碗扔到茶几上。


“不好吃?”


刚好嬴政换了家居服出来,看到她生气的小动作之后笑得更开心了,用荆轲在之前某次两个人拌嘴之后使用过的形容就是“像是看到别人吃了酸葡萄而幸灾乐祸的狐狸”,虽然那也是她酒后的气话,但是事后荆轲自己想起来也觉得那个形容十分恰当。


“你过来。”


噘着嘴,鼓着腮帮子,荆轲趁他接近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撒气一样的把自己刚刚替他梳的稍微有些整齐的头发揉乱,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对于自己长达一分钟劳动成果的浪费,反正到最后他还是要自己弄好,抱着这样的想法,荆轲又是一阵乱揉,最后还恶狠狠地把他家居服上自带的帽子一把扣到他头上。


“我真想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嬴政一脸无奈的看她充分展现自己的小脾气,他一直都知道她其实是有些小脾气的,他还知道除了小脾气之外她还有些为数不多的少女心。他自然不在意她的小脾气或者少女心或者公主病——更何况荆轲根本没有什么公主病——他从来都不想将她比做什么暴躁的小怪兽、怀春的高中生或者恃宠而骄的小公主,荆轲就是荆轲,卸下防备后的小脾气,作为女孩难能可贵的倔强,还有透过可爱的家居服而传递出的少女心,这些都是他的荆轲,都是他喜爱的,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荆轲。


当然他这些想法如果被荆轲知道的话一定会在两分钟之内被她义正言辞的纠正,因为她给他买这种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家居服并不是因为什么少女心泛滥,而是某一天隔壁的阿尔托莉雅问她家居服两件包邮而且减十块,要不要一起拼个团。


收到之后荆轲也没有想到是这种透着傻萌气息的风格,她本以为会是那种素净的格子款,毕竟阿尔托莉雅看起来就像是会喜欢深蓝色格子服的人。


还好不是金灿灿的。


后来荆轲抱着花钱买的不能浪费的想法把这件省了五块钱的布朗熊连体家居服塞到嬴政怀里,她可以发誓在那一瞬间他的脸黑得就像是喝下了两斤碳素墨水,怀着一丝丝愧疚荆轲那天给他做了顿好的,于是当天晚上她的手机里就多了一张嬴政穿着一个布朗熊连体睡衣低着头满脸委屈的啃一个肉夹馍的照片。


其实荆轲觉得这种完全不符合他日常人设的照片还有点萌,她差点就把它设成壁纸了。


“你这是在看什么?睡美人?”


“不,是灰姑娘,丟鞋的那个。”


发完脾气之后荆轲就任由嬴政扣着布朗熊的毛绒帽子坐到她旁边,空调的温度不冷不热,芝士的香味透过烤箱的缝隙甜腻腻的飘到客厅,荆轲把双腿蜷到沙发上顺便把嬴政的身体当做一个靠垫依着,本来就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随便找的电影,看到女主角坐上南瓜车那一段时荆轲就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说实话比起这种童话背景下的电影她更喜欢恐怖片,如果能把嬴政吓得嗷嗷乱叫就最好了。


关于这点荆轲一直都有些隐隐约约的挫败感,从来都没有哪部恐怖片能把嬴政吓得嗷嗷乱叫,荆轲甚至都怀疑这个世界上或许都没有什么东西能吓到他,包括鬼屋和过山车。她还记得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在游乐园,当时她就藏着一丝坏心眼拖着嬴政坐了过山车,结果一路下来两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嬴政甚至还在过山车快速俯冲时面无表情的给她说了个笑话。


哦,他们当时还坐在第一排。


“都是因为你一直没出现,秦良玉每天都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前几天还在微信上给我发了张照片。”


对荆轲来说那电影剧情实在是无聊,于是她就自顾自的开启了一个话题,又抓了两三个樱桃塞进嬴政嘴里,喜闻乐见的看到他一瞬间扭曲的表情。


“蜜月期的夫妻总是这样,恨不得全世界都陷入热恋。”


几秒之后他似乎才从强烈的酸味里走出来,揽着荆轲玩她的头发。


“哎,但是你猜是谁?”


“谁?”


出于突如其来的报复心理,嬴政也抓了一个樱桃要往荆轲嘴里塞,被她紧抿着嘴躲了过去。


“是长恭。”


刚好嬴政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按在了沙发上,正准备动手抓她腰间的痒痒肉逼迫她就范,听到荆轲憋着笑说出的名字也没能忍住笑了一声。


“这两个人都不是一个部门的,怎么认识的。”


“好像是有一次打赌,赌芥雏子会不会为了项羽跳槽。”


“那最后谁赌赢了?”


“当然是长恭。”


荆轲仰面躺着,含着笑耸耸肩。


“谁都知道他恨不得那两个人原地结婚,唔——”


嬴政趁她说话的空隙趁机把那个被嫌弃的樱桃塞进她嘴里,荆轲握着拳伸着胳膊要锤他,又被他笑着捉住了手腕。


“你算计我!”


在力气方面荆轲赢不过他,就只能坐起来双手环着胸口气呼呼的抱怨。


但是这颗樱桃,好像有点甜?


两个人又闹了一会儿才感觉有些累的重新在沙发上坐好,嬴政握着她的手,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无名指。


“你的戒指呢?”


荆轲摸了摸自己空闲的无名指,思绪有一瞬间的断线。


“刚才和面,就摘了。”


但其实被她随手放在了哪里她自己都不太有印象。倒不是因为不在乎,有谁会不在乎自己的结婚戒指呢,纯粹是因为习惯了,就好像从小到大都戴着的物什,或者自始至终一直都在的人,它的存在是理所当然,是本该如此,瞬间的慌神之后荆轲几乎是小跑着奔向厨房。


 

荆轲一点都不想承认弄丢了自己的婚戒,在她的印象里她就是随手摘下来之后把它放在了厨房的窗台上。但不论是厨房还是客厅,甚至连沙发垫子她都翻了个遍,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沙发垫子里的几个一块钱硬币。


“说不定我们能靠它发一笔横财。”


在荆轲找到第五个硬币的时候,嬴政随口调侃了一句。


“不来帮忙找的话就闭嘴。”


荆轲看嬴政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一碗樱桃怡然自得的看电影,忍不住又添上了一句。


“那可是我们——”


“那没什么重要的,荆轲。”


那什么是重要的事?


荆轲又急又气,又满脑子都是行踪不明的戒指,她甚至都有点怀疑是买樱桃的时候掉到装樱桃的篮子里了。


“你都忘记了,荆轲。”


重要的事。


是戒指。


不是。


“重要的是,”


“你早就嫁给我了。”


“三年零六个月,一千三百一十四天。”


他向她伸出手,一枚戒指安静的躺在他的掌心。


“再开这种玩笑我就——”


荆轲自己打断了还没能完全说出口的威胁,她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失败者,因为她根本不会把他怎么样,也不会停止爱他。


她的喜悲,早就连上了他的喜悲。


嬴政牵了她的手,把那枚失踪了十三分零十四秒的戒指套到她的无名指上,像是一千三百一十四天之前那样,像是今天之前的一千三百一十四天那样,像是以后的每一个一千三百一十四天那样。


荆轲不知道的是,其实在这场感情或者婚姻里,他们都是赢家,也都是输家。


“我爱你,我的公主殿下。”


电视屏幕里的男主角轻声说道。


少女情怀。


荆轲这样想着,探过身子给了他一个拥抱。


像是一千三百一十四天之前那样。


 

 *

“……”

“怎么了?”

“饼底糊了,配菜没熟。”

“那怎么办?”

“还剩了面,做肉夹馍吧。”

“……”

“没有馅的那种。”





按照这种发展说不定下一篇就是七年之痒了哈哈哈哈

如诩

继续制作政哥哥的MMD模型,今天做了绑骨和表情,现在是可以动但没有物理演算的状态

继续制作政哥哥的MMD模型,今天做了绑骨和表情,现在是可以动但没有物理演算的状态

亳州周
半年年前画的政哥(偷懒,来个伪...

半年年前画的政哥(偷懒,来个伪更新)(完成度超低)(弃坑小能手)

半年年前画的政哥(偷懒,来个伪更新)(完成度超低)(弃坑小能手)

百里坊

图一图二浦岛书文的预览,图三到图六是月下美人的预览,噫,感觉月下美人这本的太太画风较上本胡蝶来说,也是进步了好多!!!浦岛书文的话感觉太太进步的不算太明显OTZ。。。

图一图二浦岛书文的预览,图三到图六是月下美人的预览,噫,感觉月下美人这本的太太画风较上本胡蝶来说,也是进步了好多!!!浦岛书文的话感觉太太进步的不算太明显OTZ。。。

百里坊

图一到图三是一粒的预览,图四到图八是人生的预览,我觉得太太这两本的画风比上本春望进步了好多!!!

图一到图三是一粒的预览,图四到图八是人生的预览,我觉得太太这两本的画风比上本春望进步了好多!!!

百里坊

      终于收到神枪钝中文版了!!!从一个回血小姐姐那里收到了中文字幕版!虽然捆了一本不喜欢的咕哒政,但是能收到它就觉得很值!!!
      除了第一张照片是大合集,之后的照片都是按同一作者太太出的李政本一张,神槍鈍る!和浦岛书文一个作者太太画的。春望、人生二度目の大往生和一粒万倍日是一个作者太太画的,人生是全年龄清水本。胡蝶穿つは虎の牙和月下美人は 花瓶に咲く一个作者太太画的。花の宴全年龄无cp全员本。
      最近要暂时收手了,内页预览...

      终于收到神枪钝中文版了!!!从一个回血小姐姐那里收到了中文字幕版!虽然捆了一本不喜欢的咕哒政,但是能收到它就觉得很值!!!
      除了第一张照片是大合集,之后的照片都是按同一作者太太出的李政本一张,神槍鈍る!和浦岛书文一个作者太太画的。春望、人生二度目の大往生和一粒万倍日是一个作者太太画的,人生是全年龄清水本。胡蝶穿つは虎の牙和月下美人は 花瓶に咲く一个作者太太画的。花の宴全年龄无cp全员本。
      最近要暂时收手了,内页预览等下会上人生,一粒,月下,浦岛书文这几本的,其他几本的预览神枪和春望上过了,花の宴和胡蝶lof其他人传过预览,我就不拍了。

MOL(因学习停止更新)
咕!所以,那个,政哥哥等你国服...

咕!
所以,那个,政哥哥等你国服落地来我迦可以吗(挠头)

咕!
所以,那个,政哥哥等你国服落地来我迦可以吗(挠头)

封子牙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八十一—八十五)


第八十一次接触


政:“……他们这么说你,你也不生气?”

我:“生气。不过这就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目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救世界,我只是想要救医生而已。”


政:“你真的有把握赢三相神……?”

我:“刚开始我连杀阿赖耶都没把握。但是既然我已经赢到现在了,我没有道理再去怀疑雅威。”


政:“外星神是真的存在的?我记得那些东西根本不存在的。”

我:“…………”


我:“……这就是你在你那个异闻带不信任crypter的原因?”

政:“我为什么要相信不存在的东西?”...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八十一—八十五)



第八十一次接触



政:“……他们这么说你,你也不生气?”

我:“生气。不过这就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目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救世界,我只是想要救医生而已。”



政:“你真的有把握赢三相神……?”

我:“刚开始我连杀阿赖耶都没把握。但是既然我已经赢到现在了,我没有道理再去怀疑雅威。”



政:“外星神是真的存在的?我记得那些东西根本不存在的。”

我:“…………”



我:“……这就是你在你那个异闻带不信任crypter的原因?”

政:“我为什么要相信不存在的东西?”



我:“……简单来说,我们这个宇宙和月球那个宇宙,不是同一个宇宙。在我们这个宇宙里,当然外星神不存在;但是在那个宇宙里,有一个外星神可能存在的if,只要这个if存在,外星神就可能存在。不是同一个宇宙观,所以不能用同一个标准去判断。”

政:“这样啊……”



我:“不过亏得你在不知道宇宙观的情况下造出了一个异闻带啊??”

政:“……朕是冠位。”



第八十二次接触



政:“开位救世界,冠位救医生,吗……”

我:“是啊。区区开位就能做到的事我怎么可能感兴趣。”



第八十三次接触



政:“话说你的召唤术真的很厉害啊。跟谁学的?”

我:“……读了一遍《所罗门之钥》就会了。”

政:“…………”



政:“所罗门真的那么厉害吗……”

我:“……我建议你还是别怀疑他。”



第八十四次接触



政:“没事,他和你爹不是跑到异闻带去了嘛。鞭长莫及的。”

我:“…………我大概可以等看看父亲又留了什么后手了…………”



第八十五次接触(AV55263243)



我:“………………”

政:“………………”



我:“……秀恩爱滚粗!!!”

政:“……这歌是所罗门写的???”

我:“不,这歌是我爹写的……理论上来说所有情歌都是耶稣唱给所罗门的……”





浅葱羽织衬白菱
只剩个局部了,纸撕烂了。

只剩个局部了,纸撕烂了。

只剩个局部了,纸撕烂了。

飞奔的羊驼君
在摸的漫画里喜欢的一格 能遇见...

在摸的漫画里喜欢的一格

能遇见政哥哥真好

在摸的漫画里喜欢的一格

能遇见政哥哥真好

鹿在川上曰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补给站”摊宣!】【紧急更新!新增了一堆参展物品!】

挂完寄售她终于理我了,所以本子和周边又回来了!!!

本次新刊是中华英灵换装本<Shakti vol.3>和Kain太太的剑风传奇本<鹰之团二三事>。旧刊阿周那换装本<Shakti vol.2>和周迦alter本<Escapist>也有少量余本会在(顺便那那本只有三十几本了需要请赶早;w;)

周边有一大堆政哥哥,还有雷神、剑风、印度兄弟和北欧夫妇,具体看图吧~

签绘开放中,可以画FGO和明日方舟,欢迎来玩鸭~~~ @Comicup魔都囧猫娘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补给站”摊宣!】【紧急更新!新增了一堆参展物品!】

挂完寄售她终于理我了,所以本子和周边又回来了!!!

本次新刊是中华英灵换装本<Shakti vol.3>和Kain太太的剑风传奇本<鹰之团二三事>。旧刊阿周那换装本<Shakti vol.2>和周迦alter本<Escapist>也有少量余本会在(顺便那那本只有三十几本了需要请赶早;w;)

周边有一大堆政哥哥,还有雷神、剑风、印度兄弟和北欧夫妇,具体看图吧~

签绘开放中,可以画FGO和明日方舟,欢迎来玩鸭~~~ @Comicup魔都囧猫娘 

鹿在川上曰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补给站”摊宣!】摊位的物品都在这里啦~!主要是FGO中华英灵换装杂志Shakti vol.3和Kain太太的剑风传奇本!然后还有政哥哥、复联和剑风的小周边;w;在老赖寄售失踪的情况下很遗憾阿周那本参不了了,不过因此追加了一堆1元小料卡片!详情见图片!

签绘开放中,可以画FGO和明日方舟,欢迎来玩鸭~~~

圈一下官方~ @Comicup魔都囧猫娘 

【FATE专区J98“咖喱咖喱补给站”摊宣!】摊位的物品都在这里啦~!主要是FGO中华英灵换装杂志Shakti vol.3和Kain太太的剑风传奇本!然后还有政哥哥、复联和剑风的小周边;w;在老赖寄售失踪的情况下很遗憾阿周那本参不了了,不过因此追加了一堆1元小料卡片!详情见图片!

签绘开放中,可以画FGO和明日方舟,欢迎来玩鸭~~~

圈一下官方~ @Comicup魔都囧猫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