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政非

51.6万浏览    1112参与
Drinaco

放个段落出来 再不放我怕我写不完了(磕头


以水银制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人鱼膏燃的烛火千万年不灭。赵高弯着腰推开地宫的门,有巨大沉闷的响。嬴政来这地宫从不穿朝服,他端着汤药走进来,走到室内唯一一张榻边。那门慢慢掩上,他将瓷碗搁在小几上,轻声唤道:“先生。”


这普天之下,当得起这位自傲君王一声“先生”的人不多见,细数起来,当年韩国九公子倒是一位,只可惜英年早逝。这榻上的人,又是谁呢?



嬴政扶起他的肩,将他拖进自己怀里,细语着问:“今日可有好些?该起来喝药了。…这两日寡人特地嘱了太医院往里头加蜂蜜,应当没那么苦了,先生有尝出来吗?”照例是没有...








放个段落出来 再不放我怕我写不完了(磕头



以水银制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人鱼膏燃的烛火千万年不灭。赵高弯着腰推开地宫的门,有巨大沉闷的响。嬴政来这地宫从不穿朝服,他端着汤药走进来,走到室内唯一一张榻边。那门慢慢掩上,他将瓷碗搁在小几上,轻声唤道:“先生。”


这普天之下,当得起这位自傲君王一声“先生”的人不多见,细数起来,当年韩国九公子倒是一位,只可惜英年早逝。这榻上的人,又是谁呢?




嬴政扶起他的肩,将他拖进自己怀里,细语着问:“今日可有好些?该起来喝药了。…这两日寡人特地嘱了太医院往里头加蜂蜜,应当没那么苦了,先生有尝出来吗?”照例是没有回答的,那人额前的碎发被他拨到耳后,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浓眉飞扬,睫毛纤长,悬胆鼻,唇色浅淡,“先生聪明绝顶、细致入微,肯定能尝出来的,是不是?蜜饯你又不愿意吃。碾成汁…莫说先生,寡人都受不住。——那太甜了。”


嬴政端起瓷碗,小勺匀了匀,舀了一匙含着,扶着他的肩,唇舌撬开他的齿关,将汤药渡进他口中。已经做过上万次,倒也不觉得麻烦,那人不动、不说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乖顺地倚在他怀里,机械地吞咽着他渡来的汤药。嬴政每日都这个时辰来喂他喝药,说些话,得不到回应也是轻松的。可他又并非毫无意识,偶尔也有苦得皱眉的模样,嬴政自然欢喜,搂着他亲吻,絮叨着说些近来的国事和家事。几年了呢?这样病态的闲适已经过了几年呢?




他也忘了,没什么印象。




嬴政取了案几上的干净手巾,拭净他沾了药汁的嘴角:“先生…六年了。若再不醒来,寡人就不等你了。”


青年人卧在他怀里,呼吸绵长,没有回答。嬴政叹了口气,低头在他眼角落了一吻,起身去了。




厚重的青铜门合上的一瞬间,有风吹进来。丰腴的烛火盈盈下拜,水银的江河掀起波澜,那青年人的眼睫微微颤了颤。




——是遥不可及的梦啊。




—————

听风酌酒

【政非】补

https://m.weibo.cn/6826114591/4423717528288018

https://m.weibo.cn/6826114591/4423717528288018


@せぇ

[政非]彼时天下有蝶 UP主: 沐沐霁雱

韩非是

万籁俱寂中的叹息

嬴政是
惊雷骤雨中的轰鸣

[政非]彼时天下有蝶 UP主: 沐沐霁雱

韩非是

万籁俱寂中的叹息

嬴政是
惊雷骤雨中的轰鸣

云尾

第N次感谢天天帮我改图 @烟霞不系舟
这画说实话都不能算是我画的2333不然真的没良心了23333
而且要不是我起了稿 这画肯定还得再好看一万倍)
天天太太牛逼如斯这都能救成这样 我吹爆!!

然后把生贺无字版稍稍稍稍稍微修了点发出来 之前滤镜没加对我一直心有愧疚orz

最后再次感谢百粉 感谢天天忍着眼睛和精神的剧痛帮我改图orz

第N次感谢天天帮我改图 @烟霞不系舟
这画说实话都不能算是我画的2333不然真的没良心了23333
而且要不是我起了稿 这画肯定还得再好看一万倍)
天天太太牛逼如斯这都能救成这样 我吹爆!!

然后把生贺无字版稍稍稍稍稍微修了点发出来 之前滤镜没加对我一直心有愧疚orz

最后再次感谢百粉 感谢天天忍着眼睛和精神的剧痛帮我改图orz

😘洋洋娇喘不😜

突然的一个脑洞,觉得政非太适合现代pa养成系列了:被黑道绑架逃跑受伤的秦氏私生子×风流儒雅身为韩氏公子却不喜家族事物的中学教师,一朝相遇……瞬间脑补一万字2333333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开始想的是其实身为质子时被欺负的小阿政遇到云游时的韩非,向他伸出了手,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光!非非就成了阿政的白月光,当后面见到了非非知道了非非就是自己最喜欢的法家爱豆又甚至化身迷弟啊啊啊然后就觉得现代pa也好合适啊啊啊啊

所以,有大佬写嘛!画也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划重点)

突然的一个脑洞,觉得政非太适合现代pa养成系列了:被黑道绑架逃跑受伤的秦氏私生子×风流儒雅身为韩氏公子却不喜家族事物的中学教师,一朝相遇……瞬间脑补一万字2333333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开始想的是其实身为质子时被欺负的小阿政遇到云游时的韩非,向他伸出了手,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光!非非就成了阿政的白月光,当后面见到了非非知道了非非就是自己最喜欢的法家爱豆又甚至化身迷弟啊啊啊然后就觉得现代pa也好合适啊啊啊啊

所以,有大佬写嘛!画也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划重点)


卫清商

韩非/政非

政哥的嬴太难写了,下次抖机灵写赵政好了(咳)

我好爱九公子啊QwQ政非太好磕了,是我这两个星期的精神支柱了

韩非/政非

政哥的嬴太难写了,下次抖机灵写赵政好了(咳)

我好爱九公子啊QwQ政非太好磕了,是我这两个星期的精神支柱了

星辉(努力学习更新随缘)

是b站@忘川风华录
我原地炸烟花!

是b站@忘川风华录
我原地炸烟花!

云尾

狱前

好像一般都要写点啥...?
(我画了政非可是我觉得比我写的文还丑于是就放文了(你)
是韩非下狱后政哥探望的描写 算...be?
奇烂无比,看过的都安慰我说我开心就好
就很清水 我真的不会开车()
感谢百粉 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
Ooc算我的(?(是这么说的吧(?)
以上。】

夜色沉重。牵灯的绳子无精打采晃了一整夜,已经很疲惫。这晚空气很黏重,走在外边的人心烦意乱,屋里的人也是睡不安生的。

聊无睡意,时间就过得异常缓慢。思绪随蝉声一丝一丝地迸发,又悄然熄灭。火光扑闪,蛾子也歪歪哒哒,飞得有气无力——韩非把目光收了回来,又望向天花板,轻轻叹一口气。呼吸也粘稠,不干净,也不清晰。心跳扯着...

好像一般都要写点啥...?
(我画了政非可是我觉得比我写的文还丑于是就放文了(你)
是韩非下狱后政哥探望的描写 算...be?
奇烂无比,看过的都安慰我说我开心就好
就很清水 我真的不会开车()
感谢百粉 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
Ooc算我的(?(是这么说的吧(?)
以上。】

夜色沉重。牵灯的绳子无精打采晃了一整夜,已经很疲惫。这晚空气很黏重,走在外边的人心烦意乱,屋里的人也是睡不安生的。

聊无睡意,时间就过得异常缓慢。思绪随蝉声一丝一丝地迸发,又悄然熄灭。火光扑闪,蛾子也歪歪哒哒,飞得有气无力——韩非把目光收了回来,又望向天花板,轻轻叹一口气。呼吸也粘稠,不干净,也不清晰。心跳扯着全身一上一下,形成诡异的知觉:感觉到活力,又只觉得快要死了......

实在是太浮躁了。

忽明忽暗的意识让人找不到睡意,也找不见清醒。心中细碎的慌乱游丝一般萦绕不散,拽着灵魂叫人发着累,梦魇一样折磨着疲惫的肌体。肌体早已酸软了,陷在床榻上只想堕得更深,堕进深渊里、挣脱开一切束缚、轻飘飘怡然自得,可谓舒畅......

那人瞳孔正微微发亮时眼皮一颤——意识回笼,一切又是颓然一片,天花板的光也跟着一颤。

费劲地翻了个身,几无知觉的手臂艰难地曲肘,头慢慢地对准了沉下去,脸对着墙壁,世界总算是干净了些...忽然又乱了:墙砖的纹路密密匝匝的在眼前暴躁地铺开,他瞪大瞳孔似是惊吓似是观察,那极细致的纹理深深浅浅刻印出各种不可言说的缭乱纷杂的意象、飞舞着摇曳着喧闹着咆哮着冲向他昏沉的大脑......

他拧着剑眉闷呵一口气又把头歪向另一方,另一方也不得安生,融融的灯把空气熏得更加躁动,散光的圆环一圈一圈在眼前放大又消散,红的金的白的深蓝的...他还听见了烛火的吐息,飞蛾振翅,翻身连带的被子塌下去的声音、贴身的一刹那他只觉得受了极大的压迫......

实在是太烦躁了。

他想有什么人忽然走进这世界里,发出些别的声音,改变些什么。可是没有人,也没有别的声音。他的世界焦灼一片极度缺氧缺兴奋缺意义,缺一点,除了这灯的,什么别的光。

“还没睡醒吗?”

他瞳孔骤亮,浑身稀薄的肌肉忽然充满了力量紧绷起来。可他蓄着力不敢动,僵在远处。只有目光精神地四扫这个好像就要赋予崭新意义的世界、这声音他梦寐以求心驰神往——近在眼前!

——在哪里?——火光又扑闪一下,飞蛾终于在火光中蒸腾消散。

——是谁?——他意外利落地枕起身来,彷徨。光环一圈一圈的重叠,起身后的世界慢慢熟悉起来,心跳逐渐被清晰感知,灵魂随之震动着、稳固了起来。

可是世界陡然又虚无了。

那个人不在。

那个声音的主人,不在。

太丧气了!——他躺下去,羸弱的手遮着脸庞挡住光。他怄气,心跳愤怒地震动胸腔,脑中血液翻滚得令人头痛。他喘着气不知道怎么喊累,这世界何时变得这么难以适应!?

他握拳,不知道向哪处砸过去。咬牙,不知道啃咬什么。他动怒,不知道气从何出——这夏日的夜真是让人没法活了!做什么才能得到解脱?

——怀中的人拧着眉粗着气,嬴政抚着他的骨节突出的背脊,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是他下狱的整整一百天。该受的苦他都受了。该转的心思却一点没动静。嬴政叹了口气,把他摇醒。那人泡肿的眼睛挣扎了许多次才勉强安稳下来,平静地接收着现实的信息。

嬴政来了,他终于还是来了。闭息间胸腔一紧,感到比梦里还要累。他想说点什么,嗓子却干涩的可怕,疼痛之余连口水都咽不下去,可还是轻飘飘带出一句沙哑的:“大王,臣有罪。”

嬴政把他扶起来,他离开他身体的一刹那散了骨架一般坍塌下去。嬴政还没晃过神,他已是跪坐俯首的姿势,不像样的,却郑重其事的:

“然,臣,不悔。”嬴政正要去搀扶的双手就这么僵在半空收成拳头。

不识好歹!他鼻息一吐,敛容回到了深沉的帝王面相:“寡人来此,就是来听先生这般说辞?”

“依臣愚见,是。”

他震怒,依然不动声色。可黏重的空气显然更加胶着,小太监端着吩咐下去的疗伤药,立在墙根不敢近身。

玄衣帝王拂袖起身,只想踹他一脚、破口大骂。可他只是背过去,听那人虚弱的喘息和预备的说辞。

“大王给不了臣的,和臣给不了大王的,是一样的。”那人不紧不慢地俯身说到,声线飘忽、却笃定,仿佛还有一丝戏谑。

——戏谑?他有什么好戏谑的!他本身就是个笑话!小太监心想。手端着的药盘就这样晃动出了声。嬴政看过去,冷冷一句:上前来。他弓着背小碎步迎上前,把药盘高举过头,埋下去的眼睛还不自觉地打量那个顶礼叩拜的犯人。

那实在不能算人样——小太监倒吸一口凉气。

不合身的囚服只是一张破布,硬生生笼上了瘦骨嶙峋的身体。油腻的头发沾满灰尘散发着恶臭,和墙壁、地面、空气融为一体。弓起的背突出节节的脊椎,肮脏的囚服被顶得一段一段地反着骇人冷光...

难怪大王直接背过了身去。这情景实在是不好看。小太监在心里咂舌。

“给他上药。”小太监进了牢房放下药盘去扶那人。虽然百般嫌弃,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那人一动不动,只悠悠笑叹一句:

“嬴政,我们是一样的。”

他不活了!小太监一抖,抓着他手臂的手却抓了个空。他太瘦了。就着手里的衣袖他把他拽起来,那人仿佛没有脖子般,脑袋滑稽地摇晃着,嘴还摊在脸上夸张地咧着。该死的!他笑什么!

“可笑啊!大王!”那人颤音笑道,“我为你是为本心,为韩亦是为本心,可为何我无论如何都要遭人唾弃?”

“无人唾弃你,是你自己作践你自己!”帝王牢骚般厉声震道。

“作践...作践......?是从哪一步开始,作践的呢...?”他合拢嘴,喃喃。

小太监出了神,他恨不得捂住那人的嘴。只得撩起那人的胳膊,故作小心地为他上药。他的手臂血痕遍布,在烛火映衬下恍如褪色的红绸带,斑驳粗糙,深深浅浅。叫上药的人心绞一痛,又想着直接揉烂完算了。

韩非吃痛,咬着牙气若游丝的喘气。帝王默默撇过头,寻找着那人尚还存留的生气。

再姣好天成的面容也是经不起牢狱折磨的,他感慨。就连那曾经勾魂夺魄的纤纤发丝,如今也凝固油腻,恶臭恶心。他也只不过是个人,是个受了糟蹋便要堕落颓废的人。

可依旧是大不相同的。他恨想。

那人垂着头颅任凭小太监摆布,眉宇间沉思着方才的命题。他思绪快如闪电的同时还不免累得发慌。这太累了,面对这个人,面对这一切。

想到尽头,他颔首一笑。嬴政挑眉,半眯着丹凤眼歪头打趣:“先生想到了乐子,不妨同寡人说说?”

韩非摇摇头,眼睛盯着小太监上药的地方,百无聊赖的拖长声音答:

“我笑啊,你我二人本别无二致,却只能君臣相别,家国相隔。可笑!呵,不可笑吗?”

帝王不语,嘴角似勾了一抹冷笑。

小太监只觉得这个凝重的夏夜过于寒冷。

韩非的伤太多了,小半瓶药下去还依然不能覆盖完全。如王上吩咐的“仔细上药”用在韩非身上并不合适,他的伤多,而且伤的日子不均匀,有些地方刚沾了药便吸收进去,韩非便嘶声一喘,身旁的王上也就拳头一紧。

这无异于用刑。

凝重的沉默后,将小太监喝退,幽暗牢房里只有他们二人,说不上寂寥,可也绝不温馨。

“先生方才梦见了什么?”

韩非没想到他开口便是这么一个不要紧的问,拂地直起腰来,理理衣衫:“前九十九天。”他没有说谎。

“看来先生过得并不好,是因为什么?”

他瞳孔一紧,犹豫后总不能告诉他:因为太想念你。这太煞风景了。

尴尬笑笑,他答:“非比较幸运。普通人下狱,是因为触犯了法律;而非下狱,是因为触了逆鳞——这一听就异于凡人了,谈不上过得不好。”——拜您所赐,虽难即幸。

他语气轻慢得让人以为他又要叩拜下去了。可他僵在原处,好像也只是没有多余力气做这些花哨的动作。

嬴政咬着牙觉得这人明显受的磨难还不足够。他坐下来靠近他,侧身挖苦:

“先生受了这么多天苦,莫不想念寡人?”

韩非这才意识到自己坐牢都要坐傻了。眼前这人只面对自己时何时长时间正经过。

他扭头直对他的目光。他看他,他梦里的求而不得、他梦里的失魂落魄、万千颓唐轰然消散...他看他,再犀利如剑的凤眼此时映着火光泛起波澜,一潮一潮地拍向他整整一百天以来几乎凝固的心...他看他、他想伸手拥抱他、把脸贴向他、就像曾经、就像一百天以前的那些夜里......

——然而他只是看着他,就已经如此疲惫了。

他看他,说不出话。他把自己引以为傲的伶牙俐齿打碎了咽进肚里。他看他,想把他推开,想气他竟然姗姗来迟,他气他为何不能理解自己的用心,为何只能他去将就去退让去忍受千夫所指去承受牢狱之灾!

你看吧,你们终究是不同的。

他敛了神低下头。终于有了睡意。

可眼前人不放过他:“先生还没有回答寡人的问题。寡人莫不是猜对了?”这人语气进而轻佻,他感叹他为何此时此地仍有这番兴致。

“王上劝不动非,非也劝不动王上。”可是即使你们各有说辞势均力敌,被下狱的也绝不会是另一个人。这就是本质上的不同。

这就是他成为笑话的源头。

他感到长久干冷的脸庞忽然有了温度,他抬眼又迎上他的目光,他忽然感到害怕又恼恨,为何这人总是这样、给他一点点满足便要打碎其余的希望教他万劫不复?

“他看你的眼神,很深。”

紫女说的不错。只是这眼神太深,漩涡之下只有两个不懂屈服的灵魂相互啃咬、相互拥抱...堕落着、叫嚣着沉入深深海底、可谓舒畅......

——他捧起他肮脏的脸端端地凝望,漩涡深处是柔情是怨恨。

他看他,就仿佛看见了自己。

只是此时这双桃花眼泡肿不堪,目光却一如既往...和自己一样。他一个冲动后俯身上去——

韩非猛一下到吸一口气便放弃了挣扎,他笨拙地曲肘,抚上了玄色绸缎披拂的背脊。他叹一口气,把脸也贴上去,一下子什么都不在意什么也不珍视。作践也好卑劣也罢,他感受到那人跳动的胸膛,好像自己的心脏也被温热了一般,找回了些许活力。

是他认了输,是他先逾越了界限。韩非却只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傻的人,通晓百家仍不懂顺天下大势。可是他看着韩国没落秦国日强,他看着韩国不思进取只知勾心斗角内损国力,他来到秦国看到嬴政雷霆手段朝廷井然有序,他嫉妒,他愤恨,他的手段是自己亲手教出,可为何自己的祖国不能有这样的富强?

你看吧,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他不过是个不受待见的卑微公子。而他,生而为王。

此时枕在他肩头,他只觉得龙恩太盛。

“先生,我们可以回去。”他尽可能温柔的告诉他,请求他心回意转,为他也好也自己也好,他想念过去,想念不被家国血液束缚的彼此珍重,想念万千个夜里他炽热的拥抱和全情交付时的喘息.....

寡人很想念先生。

他问他,就好像是在问自己。

可是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他试图蹭蹭他油腻的鼻尖,被他悄无声息地躲开。自己过于肮脏,如何能做这些事情。他只好拥抱着他,嗅他的香感受他的轮廓,回想起许多萦绕心间的过往——以前他们,多好啊......

——直到屋外有人恭敬请安。他该走了。烛火跳动,夜色已经有些寡淡。一个漫长的夜终究又完结了,可喜可贺,他自欺。可放手时陡然而升的空虚抓破了他的喉咙、他喊了出来:

“阿政!”——他慌了,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挽留,求情,还是认输?

王上回过头,沉住气道:“先生,可以选择退让。寡人...不能。”

他是不能,他不是不想。韩非低声笑笑,觉得自己的思维愈发幼稚了。

牢门厉声拉上,尖锐地划破清晨的平静。余音震荡,他的心跳还没有从刚才的失控中回神。他环手拥抱自己,试着找回刚才的温度——囚衣的恶臭怦然袭来,他忍着,终于被他嗅出一缕龙涎香气。

他咧嘴朗然一笑,瘫倒在稻草堆里,觉得这个夏夜妙趣横生。

接下来的夜,也许不那么难熬!

——不过生死一线,为何隔绝情丝万千;

奈何家国厚重,灵魂绝配也跨不过这血浓于水;

纵使龙恩浩荡,罩不过这执拗灵魂...

是人是心是血肉,受了情魔摧残,要我不得超生;

是天要我成为笑话,我呕心沥血写下诛心文章,只被那人心折首肯,照单全收;

是卑劣是贪欢是得寸进尺,梦想在一次次顶撞下扭曲成最绚烂的模样,欲念拐了个弯便万劫不复,我们在喘息间做着不可能实现的梦,扣紧牙关、吞咽唾液以为得偿所愿不过如此——一觉清醒,又是君臣相隔、家国分明。

你我本就不同。

他躺在稻草堆上等一个结果,等一个梦想的升腾和幻灭。

“升腾”他看不到,“幻灭”他更看不到——那是他结果后才能实现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终于合了眼。凝重的空气随着暖阳照耀终于清净稀薄了起来。

他生命的意义已经全部交付给了另一人,他可以瞑目了吧?

多喝热水

今昔故我 · 叁

有些台词来自大秦帝国,欧欧西警告。

非史实,我流政非,私设满天飞。

—————————————————————


叁。

静泉春深筑余梦,人说不知身此中。
情思千回,万般原由,终是一字一句宣之于口。
头顶明明如月,驮来星子,清辉满洒,映出他们眼中彼此的模样。那人听得他的先生缓缓开口,
“常世百年,若得两两相知……”话未说尽,落下了一吻,绵长而有力携着夜风的微凉覆在韩非唇齿。只此一吻,极尽温柔虔诚,将那些欲说还休的过去以后悉数告知。
“何其有幸。”是他的先生不曾道出的后句,政知先生,先生知政,红线缱绻早已绕于魂缠于骨,除了至死方休再无他法可解。或许两人该庆幸,无人去撕开血脉里镌刻的家国恩仇,私情...

有些台词来自大秦帝国,欧欧西警告。

非史实,我流政非,私设满天飞。

—————————————————————


叁。

静泉春深筑余梦,人说不知身此中。
情思千回,万般原由,终是一字一句宣之于口。
头顶明明如月,驮来星子,清辉满洒,映出他们眼中彼此的模样。那人听得他的先生缓缓开口,
“常世百年,若得两两相知……”话未说尽,落下了一吻,绵长而有力携着夜风的微凉覆在韩非唇齿。只此一吻,极尽温柔虔诚,将那些欲说还休的过去以后悉数告知。
“何其有幸。”是他的先生不曾道出的后句,政知先生,先生知政,红线缱绻早已绕于魂缠于骨,除了至死方休再无他法可解。或许两人该庆幸,无人去撕开血脉里镌刻的家国恩仇,私情大义。
韩非恍惚望见了心上那一座阿城,其间少年自宫门千重处,两道的连枝宫灯次第燃起,上塑夔龙,尾部蜷曲,立于四方,其光如玉。何方飞来无名鸟雀,以口衔灯将他引至少年天子身侧。纵目四海归伏,耳畔听得山呼万岁声,隆隆似雷鸣,岁岁致升平。他忽而明了,这是那人的天下秦梦,千秋一国。瞬息天地倒转,入眼见是静泉宫中帘影绰绰,内侍轻手轻脚地推开外门,进来那人身姿颀长,端艳无匹,发上的爵弁已被取下,唯余一簪而已。他隔帘细观,烛火葳蕤,可那人眉眼嘴角染上地笑意如此分明。他不知现下自己的情形,却也觉这梦荒诞离奇又摆脱不得。

 “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天地为证,日月为名……”

赞礼冗长繁杂,搅得韩非不可细思,这厢正恼着,蓦地被一人掀去坠在眼前的朱帘,推在榻上,那些青丝纠缠铺展再分不开了。那人顺势亲吻上他的额头,将一段结发放入他的掌心。

他听得他说:“三书六礼,聘以乾坤……”

未等说完,灯花乍响惊散了始于无形的昔年幽梦。

至此,岁月重叠在三十七年夏,行宫外的斜阳昏昏欲沉。我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紫衣翩跹,帝城千灯,那是念着又盼了千次万次的旧时人旧时景。我呼来内侍拥着去瞧那轮将沉的玄晖,瞧着瞧着便想起些遥远的事来。

我见先生跪在兰池上书,白雨成行遮了眼,我不见他,他便不停地磕头,额上的血水很快同雨混成一摊落到石阶上。我终是让随身内侍开了殿门,见他愣了愣,随即垂目郑重行了一礼,“恳请王上,怜我百姓,悯我父王。”

闻声,我目光穿过玉旒似是看向他却又不知落在什么地方,是些野心昭昭叫喊痴狂,因隔着玉旒他不曾瞧见。

长夜万籁无声,通古前脚刚走,我挥手将案头的竹书掀落在地,枯坐至晨钟初鸣。通古之言犹在耳,“师兄大才,无心事秦,若返新郑同韩谋政,为秦大患。”一介寒士,能封侯拜相者,天下几人。通古何许人,他知我早有决断,把刀刃磨利了亲手递上,或一日连通古都不解我所思所想,才叫真正的孤家寡人。大爱,乃爱天下。大爱者,私情大义舍其轻。先祖基业在此收官,何人不可舍,何人不能弃。

孑然一人,端坐明堂看了廿余载人间模样,或悔或恨,只是我在其间寻不着先生了。而今病骨支离,世人皆言我慕长生,我巡行四海问遍紫霄诸位仙神,问不见先生来世。



世界第一渣芊
啊啊啊啊啊政哥哥啊啊啊有生之年...

啊啊啊啊啊政哥哥啊啊啊有生之年还能见你一面不容易啊qwq(虽然只有一帧,,,)

啊啊啊啊啊政哥哥啊啊啊有生之年还能见你一面不容易啊qwq(虽然只有一帧,,,)

长袖挥

咳…悄悄

人情似故乡的…废稿

也是初稿。后来不知怎么就写不太出了

大家国庆快乐!

——

    夜里风大,吹得屋后竹林沙沙作响,盖过秋初微弱低沉的虫鸣,嬴政早早歇下,韩非点了灯,坐在桌案前研墨。

    荀老先生爱兰,下次回去,还需携上一幅。

    月色透过窗纱在地面朦胧晕开,如凝了层细霜,韩非望着白茫茫的月光,渐渐地,竟也走起神来。

    其实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嬴政和子房能平心静气地坐在一起烹茶,或许是他的缘故,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关系缓和了不少。...

咳…悄悄

人情似故乡的…废稿

也是初稿。后来不知怎么就写不太出了

大家国庆快乐!

——

    夜里风大,吹得屋后竹林沙沙作响,盖过秋初微弱低沉的虫鸣,嬴政早早歇下,韩非点了灯,坐在桌案前研墨。

    荀老先生爱兰,下次回去,还需携上一幅。

    月色透过窗纱在地面朦胧晕开,如凝了层细霜,韩非望着白茫茫的月光,渐渐地,竟也走起神来。

    其实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嬴政和子房能平心静气地坐在一起烹茶,或许是他的缘故,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关系缓和了不少。

    还有那个意料之外的年轻人…

    虽说看着吊儿郎当,不很正经,却与子房十分般配。

    他曾带嬴政回到求学的地方,荀老先生好棋,他借口身体不适,推着嬴政上场。

    老师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排斥,一局棋下来,眼神中竟还有些赞许的味道,不过老先生实在是要面子得很,若非他眼尖,险些就错过了。

    嬴政只一笑置之,不甚在意。

    他本身便不需太过在意旁人的眼光。

    韩非有些得意忘形,嬴政无奈一笑,哪里有什么比眼下更重要呢?

    韩非把头摇了又摇,老师喜欢你,我自然高兴。

    嬴政拿他没办法,只好陪着乐。

    “在想什么?”宽厚的手掌隔着外衣搭在肩膀,传来些许暖意,韩非回过神,却见嬴政站在身后,“愣了半天,什么也不写。”

    “怎么起来了?”韩非回过头看他。

    嬴政在他身旁坐下,把人揽进怀里,望着桌上明亮的灯盏,语气平淡:“出来吹吹风。”

    他说得正经,韩非不禁一笑:“正巧,非有一事相求。”又在嬴政疑惑的眼神中将笔递交至他手中。

    嬴政目不转睛看着他,把眉梢一挑:“上回输棋的彩头还没给,你拿什么来求我?”

    韩非赧然低首,薄唇抿了抿,又抬头认真看着他:“上回是我忘了,陛下想要什么,非一并补上就是。”

    嬴政忽地笑了,凑到韩非身侧,后者不明所以,直到被拥进怀里才开始微微挣动。

    “嬴政…”

    他担心嬴政的身子,抓着对方衣襟仰头焦急地唤了一声,反倒被人顺势压在冰凉的地板上。

    嬴政两手撑在他头侧:“还要喊吗?”

    “夜里风冷,当心着凉…”

    “哪儿那么容易就着凉了。”

    嬴政俯身吻了吻他的唇,扯过一旁的衣袍将两人盖住,烛火的光亮被遮去大半,嬴政的头发垂落在脸颊上,韩非讷讷地闭了口,安安静静地望着嬴政。

    “…今日来的那人。”嬴政眯了眯眼,似是在回忆。

    韩非莞尔,手方触到嬴政的脸颊便被人抓住,放至唇边轻吻:“是子房的旧友,听闻是在阳武遇到的。”

    “如此说来,寡人竟促成了一段姻缘?”嬴政挑眉,韩非不禁失笑,“…那小子,唤他平卿…”

    韩非不语,浓密的睫羽轻缓地扇动,嬴政忍不住吻上他的眼睛:“先生与我相识日久,怎么不见你唤我如此亲近?”

    生前数十年的蹉跎,身后百年相濡以沫,嬴政心中所想,不必言明韩非便已知晓。只是这人寡淡了数百年,怎的偏今日如孩童一般闹起来?

    目光相触,两两对望许久,竟都心照不宣地低声笑起来。

    嬴政俯身低头,韩非便将唇送了去,那人在他唇边碰了碰,又与他贴着脸颊耳鬓厮磨。

    百十年来,他总在不断向他靠近,无论是风云诡谲的政坛还是床笫之间。

    无关情欲,只因欢喜。

    只为贴近时心中那份安适与按捺不住的隐隐悸动。

    唇贴着唇辗转,被人含入口中,舌尖纠缠不休。嬴政动了情,手探进他衣衫里摸索,韩非难耐地挣动,濡湿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碰到要紧处,韩非情难自抑,又为自己生涩的反应红了脸。

    许久不曾…竟如此耐不住他折磨。

    “先生自己说说,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嬴政拉过他一只手环着自己的腰身慢慢游走,“总要寡人注意身子,可此事也不宜一味回避,为寡人计,还请先生屈尊…”

    韩非拗不过他,心中只觉羞赧,仰首望着嬴政,半晌只问道:“…可都大好了?”

    “你说呢?”嬴政挑眉看他。

    手搭在那人寝衣的系带上,韩非只觉得指尖灼热,不比白日的衣着,这雪白的系带只需轻轻一拉便脱落了,自己的衣衫已被人剥落得只堪堪挂在手臂上,实在是…不成样子。

    嬴政埋首吻过他胸前,只听得韩非颤声说冷,便放开那抹红樱,抱人上了床榻。

    淡青的帐幔放了下来,韩非微微撑起身:“非只当陛下今日是醋了。”

    “…就凭你与那张子房亲厚了些?”还没说什么过分的话,韩非面颊便已晕开一片绯红,嬴政挑眉,“不过…先生既这么说了,寡人自然是要成全你的。”

fin.

果然翻翻存稿才知道自己开过多少车…

星辉(努力学习更新随缘)
政哥:什么韩非先生被打了?

政哥:什么韩非先生被打了?

政哥:什么韩非先生被打了?

栀和

不渡完结了,撒花

我也不想当鸽子T^T,我最近事又多,手机又掉了T^T

好啦感谢XD

不渡完结了,撒花

我也不想当鸽子T^T,我最近事又多,手机又掉了T^T

好啦感谢XD


栀和

不渡 7

韩非还是死了,义无反顾,他在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时代,留下了最为壮烈的一笔后匆匆离去,如彩虹,如泡沫。

嬴政在三年后攻打韩国时见到了他的妹妹,与他有六分相似,可终究不是他。

他的帝国在韩非死后十二年才建立起来,他四处寻丹问药,求一个长生不老,原因无他,等一个渡他过河的韩非罢了,可那人却早早离去了,他想问韩非,他怎么舍得都问不了了。

扶苏死在了战场,百万黄沙将他的一世孤苦埋在了风里,不知道公子死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的前方,还有韩非先生的等待。

胡亥拔刀自刎时,整个咸阳宫都是他的血,染了十里桃花香。

后人只能道一句:物是人非。

韩非还是死了,义无反顾,他在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时代,留下了最为壮烈的一笔后匆匆离去,如彩虹,如泡沫。

嬴政在三年后攻打韩国时见到了他的妹妹,与他有六分相似,可终究不是他。

他的帝国在韩非死后十二年才建立起来,他四处寻丹问药,求一个长生不老,原因无他,等一个渡他过河的韩非罢了,可那人却早早离去了,他想问韩非,他怎么舍得都问不了了。

扶苏死在了战场,百万黄沙将他的一世孤苦埋在了风里,不知道公子死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的前方,还有韩非先生的等待。

胡亥拔刀自刎时,整个咸阳宫都是他的血,染了十里桃花香。

后人只能道一句:物是人非。

烟霞不系舟
政哥您回家了吗回家了能不能安排...

政哥您回家了吗
回家了能不能安排一下攻韩抢人qwq
求求你了(大哭

政哥您回家了吗
回家了能不能安排一下攻韩抢人qwq
求求你了(大哭

星辉(努力学习更新随缘)

试毒

没错我又是来虐李斯的

可怜李斯在线试毒

 

我是李斯,秦宫唯一单身狗。

不知为何尚公子和盖聂先生的师弟突发奇想要给自家cp做饭。

呵呵,做吧做吧,一个锦衣玉食连菜刀都没拿过,一个从小到大师哥养着顿顿亲自下厨,两个颜值和厨艺成反比的人要做菜,我就看着你们把厨房炸飞。

第二天我惊讶的发现厨房完好无损,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看到盖聂先生的师弟朝我招手。

(妈耶你要干嘛别杀我)

他把一盘黑乎乎的东西放在我面前,似乎想让我尝尝。

黑乎乎硬邦邦,用筷子一拨碳粉哗啦啦往下掉,肉里带着血丝,是夹生的。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看菜。

(你是想毒死我还是想毒死你师哥?)...

没错我又是来虐李斯的

可怜李斯在线试毒

 

我是李斯,秦宫唯一单身狗。

不知为何尚公子和盖聂先生的师弟突发奇想要给自家cp做饭。

呵呵,做吧做吧,一个锦衣玉食连菜刀都没拿过,一个从小到大师哥养着顿顿亲自下厨,两个颜值和厨艺成反比的人要做菜,我就看着你们把厨房炸飞。

第二天我惊讶的发现厨房完好无损,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看到盖聂先生的师弟朝我招手。

(妈耶你要干嘛别杀我)

他把一盘黑乎乎的东西放在我面前,似乎想让我尝尝。

黑乎乎硬邦邦,用筷子一拨碳粉哗啦啦往下掉,肉里带着血丝,是夹生的。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看菜。

(你是想毒死我还是想毒死你师哥?)

算了算了就吃一口不会死的。

外面焦得发苦,里面有咸咸的血腥味,那个嘎嘣脆的……是冰碴子?

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说特别好吃。

卫庄瞟了我一眼,说好假。

我说真难吃。

卫庄满意的倒掉,说师哥一定会故作品味然后面不改色地倒掉再重做一份超级好吃的。

杀我可以,不要这样,我差点被你毒死。

一壶茶把刚刚的黑暗料理灌下去,我又该上朝了。

师兄和蔼的微笑让我回复了一点活力,又被某政用眼神强行警告,我闻到空气中一丝若有若无的酸味。

结束!我要快速溜回家,这样就不用吃狗粮不用被打。

闪出一个人,哦不,是尚公子。

又是一盘东西,同样骨肉不分,只是这个看着卖相好一点。

尚公子我懂。于是我两眼一闭夹起一块送到嘴里。

外三层是糖里三层是蜜,要齁死我。

“尚公子,太甜了。”

尚公子神秘一笑,似乎相当满意。

得,为师兄默哀。

听说盖聂先生吃了还说好吃。

听说师兄吃了后笑了。

听说……

算了不说了,我是李斯,我不仅单身还要负责试毒。

凉生玲
试图弥补被九公子拒绝的政哥【x...

试图弥补被九公子拒绝的政哥【x】

姿势借鉴有

试图弥补被九公子拒绝的政哥【x】

姿势借鉴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