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敖丙

0
221.3万浏览    3425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22 05:13
Save

我嗑爆。冲鸭!赚他八十个亿!!!

——————

不准留名。

我嗑爆。冲鸭!赚他八十个亿!!!

——————

不准留名。

Mighty面面
混天绫的错误使用示范——【方便...

混天绫的错误使用示范——【方便又好用的多功能好武器

混天绫的错误使用示范——【方便又好用的多功能好武器

甜甜每天都很甜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时间线是20年后,哪吒和敖丙一起长大后。

时间线是20年后,哪吒和敖丙一起长大后。

七闲不闲

藕霸教你如何正确停止夫妻争斗。

藕霸教你如何正确停止夫妻争斗。

境容

流量预警……老福特上传失败打脸了几次= =+

gif来着,如果不会动,得等他们缓冲好才行

终于凑齐了藕饼动图,我圆满了!

静态图来自微博 y菜鱼 太太

1,2是单人

最后2个是加了背景的可以做壁纸~

中间的几个嘛……

流量预警……老福特上传失败打脸了几次= =+

gif来着,如果不会动,得等他们缓冲好才行

终于凑齐了藕饼动图,我圆满了!

静态图来自微博 y菜鱼 太太

1,2是单人

最后2个是加了背景的可以做壁纸~

中间的几个嘛……

袋装花生米

一个丙丙视角的原剧情向潦草条漫
我真的好心疼他

一个丙丙视角的原剧情向潦草条漫
我真的好心疼他

马户子君

【藕饼】生孩子还得走程序

“我想好了,我要生个儿子。”

哪吒说出这句话时,对面的李靖一个没稳住,揪下了一撮毽子上的鸡毛。


“吒儿,听爹说,你生不出儿子的…”

哪吒无所谓地摆摆手,“那就让敖丙生,生个儿子让他陪我和敖丙踢毽子。”

总兵大人的嘴唇微微颤抖,刚想再说点什么,就收获了他儿子一道鄙视的目光,

“爹,都怪你太弱了,踢着还没娘有劲儿。”


李靖,“……………”


当晚,李总兵是哭着回去的。

殷夫人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安慰,“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什么天塌下来的事哭成这样?”

“吒儿嫌我毽子踢着没劲儿…”

“别难过,你就是太弱。”殷夫人温声劝慰。

“。”李靖哽了一下,接着说,

“他说他...


“我想好了,我要生个儿子。”

哪吒说出这句话时,对面的李靖一个没稳住,揪下了一撮毽子上的鸡毛。


“吒儿,听爹说,你生不出儿子的…”

哪吒无所谓地摆摆手,“那就让敖丙生,生个儿子让他陪我和敖丙踢毽子。”

总兵大人的嘴唇微微颤抖,刚想再说点什么,就收获了他儿子一道鄙视的目光,

“爹,都怪你太弱了,踢着还没娘有劲儿。”


李靖,“……………”


当晚,李总兵是哭着回去的。

殷夫人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安慰,“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什么天塌下来的事哭成这样?”

“吒儿嫌我毽子踢着没劲儿…”

“别难过,你就是太弱。”殷夫人温声劝慰。

“。”李靖哽了一下,接着说,

“他说他要和那妖龙生个儿子,好陪他两踢毽子。”

李靖说完,小心翼翼地从泪光中窥探夫人的脸色,却见殷夫人迅速松了口气,

“那让他两赶紧的。”

李靖,“?”



XXX

就算没有殷夫人的催促,哪吒也是个行动派。

当晚就在房里掏出海螺吹了两声。

哪吒吹完有些不确定——这次不是在海边吹的,还能召唤小神龙吗?

事实证明敖丙是真的随叫随到。

海螺声音刚停,他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哪吒,有什么事找我?”

“敖丙,你来得好快啊!”哪吒惊喜地从床上翻身而起,“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敖丙指指门口那坛水缸,“有水的地方我都可以出现。”


哪吒若有所思,“喔,田螺姑娘。”

敖丙,“…………我不是。”



闲谈过后哪吒没忘记自己的正事,他拍拍床沿让敖丙坐上来,撑着下巴道,

“敖丙,我们生个孩子吧,可以陪我们踢毽子。”

“生孩子”的问题显然触及了敖丙的知识盲区,但哪吒的心愿他下意识地没想拒绝。

“好,要怎么生?”


“我不知道,”哪吒也难住了,“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听说是我父王吐出来的。”

“…………”


哪吒烦躁地挠挠头,第一次遇到一个无法轻松解决的问题,让这位小爷觉得丢了面子。

敖丙在旁边也没说话,光线昏暗的屋内一时安静下来。

“啊啊啊烦死了!!”

哪吒久思无果,突然大叫了一声,侧头揪起敖丙的衣领就往自己面前狠狠带去——


“唔!”

柔软的唇瓣被激烈的碰撞挤压变形,紧密贴合在一起,疼痛的感觉一瞬间冲击大脑。

以至于敖丙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从嘴里出来的…这样说不定能行…”哪吒的声音从唇齿相交的地方含糊不清地传来。

他吻得十分用力,带着惯有的戾气,却也有不动声色的温柔。


“唔…哪吒……”敖丙理智回笼后开始推搡,然而手刚抵住前者的胸膛就被烫得缩了一下。


哪吒是天生的掌控者。

他哪儿能任敖丙反抗,一手松开后者的衣领,改为钳住两只作乱的手,另一只手掌在敖丙脑后,将这个吻加深。


片刻后,哪吒退开,平复着紊乱的气息,

“怎么样,有没有要生的感觉?”

敖丙同样气息不稳,用手按了按胸膛,

“不知道,感觉有东西要跳出来了。”

哪吒闻言一喜,把头贴在敖丙胸前,“让我来听听我们孩子的声音。”

敖丙的心跳在哪吒贴上来的那一刻又恢复了剧烈的跳动,他不知道原因,但本能地感觉难为情。

偏偏哪吒还毫无察觉,

“敖丙,你胎动越来越厉害了,应该要生了!”

…………



最终两人折腾到天亮,这“孩子”也没生下来。

哪吒精疲力尽地瘫在床上,头还不忘枕着敖丙的胸口。

“哎…累死小爷了,生孩子好难。”

敖丙深有感触地点头表示认同。

“你要不回去问问你家老东西,龙族怎么生孩子?”

敖丙用力扯了扯哪吒的耳朵,

“那是我父王。”

“好好好,你父王,你快回去问。”

显然,敖丙的教导对这个问题儿童毫无效果。



XXX

敖丙回去后,哪吒也坐不住了,干脆“哒哒哒”跑到他娘那里去。

“娘——”

一把撞开门,李靖也在。

“吒儿,说了多少次,不要毛毛躁躁,你……”

哪吒不耐烦地摆摆手,

“就知道说教我,连毽子都不会踢。”

被戳到痛脚的陈塘关总兵立马闭上了嘴。


“娘,快跟我讲讲生孩子的步骤,敖丙一晚上都没生出来。”

殷夫人,“……”

这次,李靖手上没有鸡毛毽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揪下来的一撮胡子。

“你,你们…!”

还是殷夫人理智,知道自己儿子有多大点儿能耐。她一脚踢在李靖腿上,示意他别再大呼小叫的丢人现眼。

“吒儿,这个…生孩子是要先成亲的。”殷夫人避重就轻地解释道。

哪吒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转过身就朝屋外走去。


“吒儿,你去哪儿!”李靖捧着一颗破碎的心在后面呼喊。

哪吒一个腾身跃上风火轮,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前者的视线,

“提亲——!”



屋内,李靖又气又愁,把桌子拍得山响,

“夫人!你瞧瞧,瞧瞧这混账小子干的事,他说他要去龙宫提亲!”

殷夫人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向里屋,李靖见状也顾不得气了,忙追上去,

“夫人,你别生气,回头我好好说说——”

声音戛然而止。


“…夫人,你在干什么?”

李靖默然地看着殷夫人翻箱倒柜。

殷夫人一边倒腾着手里的裙子,一边对着镜子比划,连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前者,

“快帮老娘看看,吒儿大喜那天老娘是穿红的好看呢,还是戴金的好看?”

李靖,“…………”

殷夫人回头淡淡一扫。


“夫人怎么穿都好看。”

……



XXX

哪吒一路奔向东海,到了海面也没停顿,一头就扎到了海里去。

混天绫卷着海浪,风火轮的业焰破开一道屏障,沿途的虾兵蟹将纷纷避让。

“敖丙——敖丙你在哪儿?”


敖丙正和龙王大眼瞪小眼,就听到哪吒的声音。

龙王一听是那出馊主意的臭小子来了,浑身的龙鳞都竖了起来。

“来得正好!就是这个猖狂的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父王,哪吒不是你说的那样。”敖丙急切地辩护道。

“那是哪样!”龙王吹胡子瞪眼。

“是……”不知怎的,敖丙突然想起昨晚哪吒吻他的情景,话到嘴边没溜出来,脸却先红了。

好在哪吒这时刚好找了过来,从天而降化解了他的尴尬。


“可算找到你了!”哪吒一落地就拉住了敖丙的袖摆,“我问过我娘了,她说要先成亲,敖丙,我是来提亲的。”

敖丙的瞳孔倏然放大,胸腔又传来熟悉的鼓动。

“混账小子!休要混淆我龙族血脉……”龙王气得大骂,骂了两句又反应过来,这两个人能有个鬼的血脉。

当真是被气晕了头。


“咦?你就是敖丙他爹,老东——嘶……”哪吒被敖丙从后面狠狠踢了一脚后,反应过来,立马改口道,

“老东海龙王。”

敖丙,“………”

龙王,“…………”别以为老夫没听出来你想说什么。


敖丙轻咳了一声,转向龙王,

“父王,我和哪吒是真心想要一个孩子的,请您成全。”

龙王心情复杂。

只听说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还没听说过“我们是真心想要个孩子的”。

但他也没法跟敖丙解释孩子是怎么生的以及他两根本生不出孩子这个问题。



“我说岳父,小爷我究竟是哪里让你不满意?”哪吒问。

龙王气结,怒吼道,“谁是你岳父!”

哪吒转向敖丙,“咱爹脾气真暴。”

敖丙意味深长地看回去,“只有你没资格这么说。”

龙王接着怒吼,“谁是咱爹!”

敖丙,“…………”

哪吒,“…………………”


然后整个海底都安静了。


长久的沉默后,龙王干巴巴地纠正道,

“……你爹。”

………


最后还是敖丙看不下去了,终止了这个话题,

“父王,可以了。”

龙王冷哼了一声,又把哪吒上下打量了几眼。

平心而论,这小孩魔珠转世,配他儿子正好。样貌也生得俊,还带了股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欣赏的血气。

还真是没得挑。


但龙王不愿认输,仔仔细细扫视了几遍后,目光落在哪吒手腕的乾坤圈上,

“一个大男人,学什么女人戴首饰,不三不四的!”

敖丙沉默了。

哪吒瞅了龙王两眼,突然勾着嘴角邪气地笑了,

“岳父说的是,我这就摘下来。”


龙王犹如打了胜仗般昂了昂高贵的头颅。

“……”敖丙默默退开几十米远。


“——急急如律令!”

“轰!!!”



那天的海底发生了什么,岸上的人无从得知。

只知道哪吒上来以后,带回了成亲的消息。



XXX

很快,上到陈塘关八百里,下到海底两万里,就都知道哪吒要和龙族之子敖丙成亲了。

在殷夫人的操持下,和被殷夫人操持过的李总兵的张罗下,亲事大张旗鼓地开办了。


敖丙没有忘记哪吒三岁生日宴过得是有多糟糕,这次也不免担忧,不等哪吒用海螺召唤就主动找到了后者。

他到的时候哪吒正在摆弄一堆莲藕,

“哪吒,我有些担心陈塘关百姓们不会来参加……诶?你在做什么?”

哪吒见敖丙来了,难掩得意地把手中一堆东西往后者面前推了推,假装不经意地瞟了瞟他的神色,

“放心吧,自那次之后他们就知道小爷我的好了——我正在做成亲的时候摆在高台上的展品,你看看。”


敖丙闻言松了口气,接着把目光放在那堆莲藕上,粗壮拼接的莲藕经过雕刻已经大致成型,他歪着头左看右看,犹疑道,

“这是你…?”

哪吒的嘴差点没翘到天上去,

“没错,这正是小爷我身份的代表。”


敖丙,“?”

哪吒一字一顿道,“全民藕像。”

………



XXX

俗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龙王可以主宰天空下雨,却无法阻止儿要嫁人。

蹦出这个想法时,他忧愁地想,为什么自己就默认了是“嫁”呢?


成亲的那天阳光盛大。

阳光照在“全民藕像”上烨烨生光。


哪吒牵着敖丙的手走过红毯。

红毯很长,夹道都是陈塘关的百姓,还有一些凑热闹的水产品。

这一刻,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升起一种特殊的情愫,仿佛有斩不断的线将两人从此系在了一起,永不分离。

“敖丙,成亲之后我们就能生小孩了。”

“嗯。”

“你说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敖丙摇摇头。

哪吒接着说,

“孩子跟我姓,姓李。你是龙族,他是咱两的孩子,就叫李小龙怎么样?”


敖丙的脚在红毯上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哪吒眼疾手快地托了他一把,“怎么了?太喜欢这名字了是吗?”

敖丙的嘴唇蠕动了两下,幽幽道,

“你这样瞎取名字,作者是会被骂的。”

哪吒,“……对不起。”


拜过高堂,又叩过天地,两人对拜时哪吒还被敖丙的龙角戳了一下。

他“哎哟”一声摸摸自己的额角,突发奇想,

“你说我们的孩子会长角吗?”

敖丙正要回答,旁边传来一声咳嗽。


侧过头,李靖正威严地注视着他们,

“有什么话说不完的,留着程序走完了再说。”

哪吒不认同地看了他爹一眼,

“程序走完了还要忙着生孩子呢。”

李靖,“……………”

殷夫人撞了撞丈夫的手肘,示意他闭嘴,待两个孩子相携入了洞房,这才小声道,

“你慌什么,这不还有太乙仙人在吗,还怕生不出孩子?”

李靖一个头两个大,“他又不是妇产科的能有什么办法?”

殷夫人瞥了暼席上吃得正欢的太乙真人,

“你看他那肚子,就像是有临床经验的。”

李靖,“………夫人,休要羞辱仙人。”



XXX

洞房花烛夜,对于两个经验为零的人来说,本来应该毫无意义。

但哪吒天赋异禀。

不管是遵循本能行事,还是自学成才,都不能以常理论事。

在一阵激烈的亲吻后,他将敖丙压在了下面,并且无师自通,刻苦钻研。

钻了又钻地钻研。


第二天,敖丙扶着腰根本爬不下床。

最后只能幻化为缩略版的龙型贴着平面溜下来。

哪吒端了饭菜回来就看见一条小龙躺在地上,立马惊喜地冲过去把小龙提起来,四下里大叫,

“敖丙!!咱儿子生出来了!”


手里的小龙一个甩尾“啪”地糊在哪吒脸上,又被这个动作拉扯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哪吒也不顾脸疼,紧张道,

“儿子咋了,疼不?”

敖丙再也受不了了,龙身一个放大“梆”一下压在哪吒身上,砸起一阵灰尘。

“你管谁叫儿子呢!”


哪吒,“…………”



XXX

很久很久的以后,当哪吒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敖丙也生不出孩子时,只能拉下脸去请教自己的便宜师傅。

这时他才得知,两人从一开始就不可能生出孩子。

告知哪吒真相后的太乙真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哪吒的脸色,生怕他悔了这门亲事。

但哪吒只是托着腮帮子想了会儿,便道,

“算了,生不出就生不出吧。”


反正已经找到了比踢毽子还要吸引他的事情。


当天,哪吒又把敖丙压在了下面。

“敖丙,我们再努力努力,争取快点生个孩子。”

敖丙半推半就地挣扎了一下,

“你今天问了真人,他是怎么说的?”

哪吒眼珠子转了转,咧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他手一招把混天绫拉过来绑在敖丙眼睛上,



“师傅说,生孩子还得走程序。

我们今天再加一项程序。”




END.


(更多图文请戳合集)

-五千年间-
【藕饼】龙族的秘密 最近总是搞...

【藕饼】龙族的秘密

最近总是搞蜥蜴人,看到饼饼我就控制不住脑,我的心好脏哦.jpg

藕饼太好磕了,二刷准备走起!(和藕饼有关的脑洞都好脏,好想全部画出来,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稿子……)

【藕饼】龙族的秘密

最近总是搞蜥蜴人,看到饼饼我就控制不住脑,我的心好脏哦.jpg

藕饼太好磕了,二刷准备走起!(和藕饼有关的脑洞都好脏,好想全部画出来,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稿子……)

韩一杰

电影刷了两遍,好久没画爽图了!开心!


——————————————

右键私存壁纸请随意,如想转载请标注原作者

电影刷了两遍,好久没画爽图了!开心!

 

——————————————

右键私存壁纸请随意,如想转载请标注原作者

Нефрит
东海屯一中高二某班教室 彩蛋很...

东海屯一中高二某班教室

彩蛋很多,大图在此:

东海屯一中高二某班教室

彩蛋很多,大图在此:

阿笙喜欢磕cp

【画地为笼1】真相
原来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罢了

画地为笼1-8合集+三轮车

带球跑,龙族可以生szd,藕饼szd

【画地为笼1】真相
原来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罢了

画地为笼1-8合集+三轮车

带球跑,龙族可以生szd,藕饼szd

TIN

少年意气的cp我喜!涂两张纪念一下!

少年意气的cp我喜!涂两张纪念一下!

Toffee

[哪吒/藕饼]总角之交

#接电影后续/含X18、兽化描写


话说历了那天雷劫后,哪吒与敖丙双双由太乙真人收入了莲花中,一呆就是好些时日。

没了肉※身出不去外头,自然是有些无聊的。好在哪吒自小被他爹娘关惯了,无事也能找出许多事来做。反倒是敖丙,堂堂龙宫太子竟也待得住。

原来是他那个一心想出得地牢的龙王老爹对他抱负太大,自打小儿出生便拘他在身边练功,跟养在深闺似的。

两人猛然经历一番风浪,正是有许多话要说开,头几日好得跟什么一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可没几日就不行了,敖丙渐渐有些躲着哪吒。


好在神魂虽拘在莲花里,他们也不是只有彼此能说说话,还能用鸿蒙令与外头传信或逛逛白云间。

这...

#接电影后续/含X18、兽化描写

 

话说历了那天雷劫后,哪吒与敖丙双双由太乙真人收入了莲花中,一呆就是好些时日。

没了肉※身出不去外头,自然是有些无聊的。好在哪吒自小被他爹娘关惯了,无事也能找出许多事来做。反倒是敖丙,堂堂龙宫太子竟也待得住。

原来是他那个一心想出得地牢的龙王老爹对他抱负太大,自打小儿出生便拘他在身边练功,跟养在深闺似的。

两人猛然经历一番风浪,正是有许多话要说开,头几日好得跟什么一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可没几日就不行了,敖丙渐渐有些躲着哪吒。

 

好在神魂虽拘在莲花里,他们也不是只有彼此能说说话,还能用鸿蒙令与外头传信或逛逛白云间。

这会儿哪吒正用鸿蒙令与他爹娘例行谈天呢,要说上好半天,敖丙见了忙悄悄绕远些,也掏出鸿蒙令打开白云间三界交流论坛之匿名情感专栏。

敖丙瞧着专栏介绍那句“倾诉你的情肠,说尽你的烦恼,在这里无人在意你是仙是妖还是魔,只在意你的心”,他抿了抿嘴唇,掀开自己之前悄悄写的长帖。那帖首联是这样写的:

 

我的……兄弟,他最近总是喜欢做些叫我不自在的事。

譬如,他就很喜欢摸我的角……

嗯,我有角,我是妖族……妖族中自然也有桀骜自由之士,但大多该是都与我一样,对自己与人有异的外貌感到自卑。自小我师父与我父……亲,就告诫我千万不能叫别人看见我的角,出门定是要带兜帽的。

其实我心里知道他那样做绝不是有意要我难堪,自然也与他说过别这样。可他好像全然不懂我的煎熬,只当我是在玩笑,还说什么是觉得我的角可爱才摸的……也不知他究竟是个什么眼神……我不想与他说重话,在不久之前我们曾大打出手过一次,我再也不想和他动手了。

他不但是我的兄弟,也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知这事还能再向谁说,只有发贴叨扰大家,还烦请各位帮我出出主意。

 

敖丙往后翻阅,只见回帖从第一联开始后头一水儿全是:那你也摸回去不就成了!

他皱起眉,忙幻化出笔握在手中,急急写到:不行的,他没有角,我们虽是兄弟……可我们很不一样,只有我有,他没有。

接着便有人起了好奇问他们是怎么个不一样法儿,还有孟浪的叫他上个自画像,鉴鉴那角究竟可不可爱。终于在纷纷回帖中有一联戳中了敖丙的心:你们这样拿帖主自卑的事玩笑,不是和他那个顽劣的兄弟一样过分吗!?

 

敖丙心想这人大约也是个妖精吧,才懂得自己。他眉间仍未松,心里却已熨帖了许多。继续提笔写到:

谢谢你安慰我,能一口气说出来我心里已松快许多。他这人,顽皮起来是真烦人,之前大打出手那回,他还……拿、那个什么,捅我——

敖丙有些写不下去了,不过想想左右是匿名的,不若把憋在心里的一股脑都说了罢。这么想着他下笔都用力些,重重在鸿蒙令上写下“屁※股”二字,外加个大大的惊叹号。

终于说出来了,他缓缓吐出口气,继而又写起来:还捅了两次!可真是疼,整整疼了我三日,走起路都不利索,成日只想趴着。我以前从不曾这样懒怠过。

 

写到这里敖丙不禁想起刚被收进莲花时,自己羞于说是屁※股疼,只说身上疼痛想歇息,可把哪吒急个够呛。

他一下心疼得拽着他来回瞧,一下又急得骂他是“没见过冲进天雷劫找死的”,都不知要说他好还是说他凶了。

骂了完人哪吒变回真身把他扶着,又大叫太乙真人送床软和褥子进来,真是吵死人了。

还是太乙真人一句“不会自己变呐!失了肉※身又不是失了法力!”点醒了他们。

之后他们便那样肩并肩凑在一处,他趴着哪吒也陪他趴着,两人说了好多好多话。也是那时候,正说笑,哪吒忽然伸手摸了他的角。

敖丙抬手摸了摸曾被哪吒碰过的自己的角,又敏感的收回手。眼底已经有了笑意,再执笔,关于他的一笔一划也慢下来。

 

不过……他呀,倒也称不上顽劣。记得我们初见,是为了争着救一个险被妖精偷了吃的孩子。他不服我先得手,竟是把孩子又扔回给妖精要重赛。再后来他索性把那妖精扔在一旁,非要先与我争个高低。

结果反让妖精趁机发了功,我与孩子都被石化可,他制服了妖精,又回来救我们。那味解药的味道,我永志不忘。

 

写着写着就跑了题,后头的回帖也跟着跑偏起来。

有人说怎么感觉不对味儿了呢?

还有心思细密的发现了漏洞,回帖问:怎么一会儿兄弟一会儿初见的,还捅屁※股,该不会不是兄弟,是相好的吧……

接着又有人说,嗨,谁跟你说是那个兄弟啦,不然怎么会来情感专栏发问呐?我们都是叫好哥哥的嘛,这都不懂。帖主弟弟你别急哦,我跟你说,没有什么是半途踢他下床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就踢两回——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敖丙看得糊涂又莫名心慌,忽然听到哪吒在叫他,忙一挥袖抹去了鸿蒙令上的痕迹。

手刚放下,哪吒已经一条胳膊搭上来,接着半个身子也往他身上压,亲昵得很。

哪吒听老爹悉数讲了陈塘江大小事,又与老娘汇报完今日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即将做什么,再回头就不见敖丙了。一通好找才在个突兀的假山后寻见他。

哪吒忽然想起昨日与家里联络时也不见敖丙,便收紧了揽在他肩上的手臂,搂着他一拍,问,怎么又躲起来了?可是,想家了?

 

敖丙脑子里还绕着什么“踢他下床”,忙偏开脸垂着眼摇摇头。哪吒见他这样,手里更紧了三分,张嘴却是放轻了三分说话,他说,你别着急,我有办法。

敖丙听他用这奇怪语气讲话,心里更乱了,垂着的眼睛滴流转了半圈又忍不住抬起来,去看看此时哪吒说这话的脸。

哪吒自然是笑着的,他冲他一笑,接着幻化成他的样子。

 

之前敖丙曾说过不知该怎么面对父王、面对整个龙族,哪吒日思夜想终于想出这么个主意。

他变得和敖丙一般高,再揽着他就有些别扭了,不过哪吒没撒手,笑道,你瞧,到时候我代你去不就成了?从小我爹就对我板着脸,我那会儿也熊,差不多是给他训大的,挨骂扛揍我可太习惯了。

 

说这话时他竟还挺得意,敖丙先是一愣,继而听得笑起来。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忽然就散了。

他眼带笑意望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说,那怎么成?我自己做的选择,自然要自己去面对后果。

反倒是哪吒,见他笑了倒有些懵懵的,张嘴开合两下才反驳道,万龙甲弄碎了,我也有一半功劳,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

还功劳呢……敖丙在心里暗自笑话他,嘴上倒留情没说话,只是瞧着他笑,又点点头,应道,那让你在外面等我罢。

 

你该多笑笑。

什……愣神的片刻,哪吒的手已经捧上他的脸。触上的那一瞬,敖丙的话便说不完了。

他的手真热,愈是碰着愈发热。哪吒的幻化也一点点散了,清冷的蓝像化在他的火红里一样。

哪吒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方才见敖丙垂着眼睛闪躲时他恨不能逗他笑一笑,他真笑了,自己又心直发软——还从不曾这样软过。

那手捧上他的脸便不想收回了,他的拇指摩挲过他眼底,又说,笑着多好啊。

敖丙给他闹的脸早红得一塌糊涂,心比之前更慌,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别摸我的角。

 

听他这样一说哪吒反寻到由头似的,拿身子拦着敖丙不许他走,欺着他退半步又半步,直把人挤到假山上才似真似假地耍赖道,为什么你总不让我摸?

他像个故意使坏的坏小子,为了讨人在意,偏要拿手去碰。

敖丙给他挤得背靠山石动弹不得,只有闭眼偏头去躲,反倒是躲进了他手心里。终于无路可逃,敖丙诚实地小声说,别碰,你一碰就痒……

 

忽然那抵着的手掌闪开了,接着托着他的脸抬起来,眼还未睁,哪吒已经脸贴上他的脸,结结实实往他嘴上亲了一口。

你……

不知道……我就是想亲你。

哪吒感到他手里的人在发抖,又或许是自己在发抖,他分不清了。他吞了口口水,对睁圆了眼的敖丙开口,梗着脖子说,我不摸你的角了,那你讨厌我亲你吗?

 

 

明明只说不讨厌他亲嘴巴,他倒是哪哪儿都不客气。敖丙一哆嗦,散开的衣裳就从肩头滑下。

你别咬啊……

毕竟是妖,即便是龙族,颈子给人叼在嘴里也是要紧张的。他一紧张,手里抓得更紧。

哪吒哪里是个能听话的主儿,听了他声儿里的颤更是昏了头,非但要咬,还要嘬一口再松开。那发着抖的嗓子立马跟着又哼一声,哼得直叫他想看看敖丙的脸。

 

松了嘴,哪吒这才忽然瞟见下头敖丙的手正悄悄抓着山石呢,那细白的姑娘似的手指都抠进石缝里,只怕要抓破了。哪还舍得那么混呢,哪吒垂手去牵他的手,带着他双手攀在自己肩上。

往这儿放啊,抓什么破石头,不高兴就抓我。

敖丙听话扶在哪吒肩上瞧着他,忽的说不出话来。此间万物虚空,惟有他们二人,二人之间却仿佛有星云流转。

默默间,无师自通一般,哪吒低头向他,敖丙微微分开了唇。

 

起初是轻触,接着便带着颤抖贴碾在一起,就像分离多时那样急于交融。他们本是一体,一旦触到彼此怎么愿意再分开。


之后请走:总角之交

备用车:AO3选proce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