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敖广x你

457浏览    6参与
鸾弦代雁

【魔童乙女/敖广x你】魔女的龙王养成 三

我好懒啊 我好咸鱼啊

其实大纲码完 爽了 就不想码正文了

*背景架空。请勿考据。

*ooc有 私设有。

*女主非典型设定。不能接受请关闭。


  这是什么东西?软软的,挠得你一阵发痒,又不让你觉得讨厌。

  只是平白无故地搅了你的清梦,令你的头脑陷入短暂的空白。到底是经历过险境的,即便思绪一时半会跟不上来,高度敏感的身体也不会放过任何潜在的危险,已经率先作出反应。你手一伸,把身上的小东西拎下来,带到眼前,坐起身来观察。

  小东西蜷成一团,一动不动,乍一看让人以为是围脖一类的东西。你上手去揉搓,它才扭扭身子,露出两只短而小的角,看来怪惹人怜。

  是那只小龙啊。 不久前它的蛋壳上满是裂纹,你还想着快了...

我好懒啊 我好咸鱼啊

其实大纲码完 爽了 就不想码正文了

*背景架空。请勿考据。

*ooc有 私设有。

*女主非典型设定。不能接受请关闭。


  这是什么东西?软软的,挠得你一阵发痒,又不让你觉得讨厌。

  只是平白无故地搅了你的清梦,令你的头脑陷入短暂的空白。到底是经历过险境的,即便思绪一时半会跟不上来,高度敏感的身体也不会放过任何潜在的危险,已经率先作出反应。你手一伸,把身上的小东西拎下来,带到眼前,坐起身来观察。

  小东西蜷成一团,一动不动,乍一看让人以为是围脖一类的东西。你上手去揉搓,它才扭扭身子,露出两只短而小的角,看来怪惹人怜。

  是那只小龙啊。 不久前它的蛋壳上满是裂纹,你还想着快了,谁知一个不注意,它竟在这时候破壳而出。

  这小东西才正式降生不久,却狡猾得很,想必是继承了双亲的顽性。它分明早就醒了,此刻却装作方才还在睡眠的模样,跟你卖乖。你在它背上轻挠几下,它才徐徐地睁了眼,一对金亮的瞳直盯着你,不时转到一旁,偷偷看你房间里的布置。

  可惜,它再怎么也瞒不过你。眼中那微末的狡黠被你收在眼底,它才不好意思继续装下去,忽的从你手上跳开,重新落到床上的空地。既被看穿了,它索性破罐破摔,大胆地四处张望。

  你对婴幼儿实在是没辙,就任凭它去,自己则离开房间,去准备早饭。

  今天醒得过早,你没什么饥饿感,便做了些简单的吃食,权当尝个味。小龙初来乍到,你还没时间了解它的喜好,也就照着过去给幼兽喂食的经验,给它准备了一盘子肉。

  两张精致的餐盘被相对着放在餐桌的两侧,你优雅地一坐,只消一挥手,不论小龙情愿与否,它都直接飞出房间,落在了你对面。它像是没反应过来,金色的瞳孔瞪得溜圆,看向餐盘的眼神中略有茫然。你将叉子往它那里一推,它似乎也不明白,只是将头向边上一歪。

  不知道它想说什么,你疑惑地蹙眉:“睡傻了吗,小家伙?还是不喜欢?”

  小龙又将头歪向另一侧,嘴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这正好提醒了你一个事实:眼前这只小生灵还什么都不明白。即使你说什么,它可能也完全听不懂。

  刚刚与它的几番互动竟然是白费力气。你不由得心生疲累,索性往后一倒,靠上椅背。

  “看来是我睡傻了。”

  你并不指望一只一无所知的小龙理解你的心情,为你分担些什么,只思考着如何能让它进食。它倒得寸进尺,仗着你的好脾性,主动缠上来。它眨眨眼,随后一下跳上餐桌,直往你怀里扑,你怕它打翻餐盘,忙张开双臂,抢在它降落之前接住。计划得逞,小龙在你臂弯里蜷成一团,肆意地磨蹭着你,脑后的鬣鬃时而掠过你的下颌,酥痒细微,却令你舒心异常。

  “那你想怎么做?”你到底是抵抗不住,将它抱得更紧,缓缓地抚摸着初生的短角,勾画着稚嫩的轮廓。

  它向你张开小嘴。

  “嗯?想要我喂你?”

  话音未落,便见它捣蒜般点头,一条小尾巴在你臂上来回地扫。若不是从前见惯了那些部下族群的幼崽在父母辈面前撒娇讨喜的情状,你大概要把这只粘人精甩出去。

  小龙睡了太久,饥饿得很,你才叉住一块肉,还没送下去,它脖子一伸,直接将肉块抢走,有几次甚至差点把叉子也给吞了。

  分明只是喂食,不是什么体力活,你却觉着十分劳累,连桌面也不想亲自收拾,只用点小法术做了整理。

  小龙降生以来的第一餐终于得以收场。你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惊觉距离你起床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这可比你平时用餐多用了近半小时。

  真是个小磨人精。你却并不恼火,只是有些可惜那本该用于“工作”的时间。

  短暂地作了休息,你将小龙送回房间,转身上楼。与整个房子的外部相同,楼梯由木建成,鞋跟踏在台阶之上,“咚咚”作响。上至拐角处,这单调重复的足音忽然被一阵缓慢笨重的声音打乱。

  这屋子里仅有你和那小家伙,来者身份,不言而明。你停了一步,刚要继续,背上一沉。你背过手去,想抓着它,却摸到一双小爪。

  虽然才出生,竟有这等重量。

  “你这小鬼,还不下来?”你也不管方位,胡乱地抓,试图把它赶下去——即使爱宠如你,也不会带它们进书房。更不用说这只才和你正式打照面的小龙。

  它似乎明白你的意图,加大了力道,扒着你的后背,好说歹说也不放手。

  纠缠到这份上,你倒不好意思再撵它。况且之后的事,也与它有关,总要它在场。如此想来,你只能随它的心思,把它也带进你最宝贝的藏书室。


鸾弦代雁

【魔童乙女/敖广x你】魔女的龙王养成 二

我更新好慢

今天还会有预计一到两更

下一章小敖广要露脸了!_(:з」∠)_【】

  这场雨接连着下了将近一周,才有些许减小的趋势。说来也怪,你分明没做什么,只是静心地等着雨停——偶尔等得不太耐烦,施点小法术来捉弄意外靠近的小动物,这雨倒像是通了灵性,竟能从微末之中察觉出你的不悦,进而见好就收。

  隔天的清晨,你托着捡来的龙蛋,从山洞中走出来,迎面对上熹微的晨光。你将龙蛋收到腰间的衣袋里,合上双眼,舒展双臂,久违地进行对自然万物的每日问候。一口微凉被你吸了进去,直入肺腑,随后自顾自地向外扩散,在全身欢快地打着转。

  方才这一场雨过后,相较于你初来之时,如今林中的空气清新湿润了许多,...

我更新好慢

今天还会有预计一到两更

下一章小敖广要露脸了!_(:з」∠)_【】

  这场雨接连着下了将近一周,才有些许减小的趋势。说来也怪,你分明没做什么,只是静心地等着雨停——偶尔等得不太耐烦,施点小法术来捉弄意外靠近的小动物,这雨倒像是通了灵性,竟能从微末之中察觉出你的不悦,进而见好就收。

  隔天的清晨,你托着捡来的龙蛋,从山洞中走出来,迎面对上熹微的晨光。你将龙蛋收到腰间的衣袋里,合上双眼,舒展双臂,久违地进行对自然万物的每日问候。一口微凉被你吸了进去,直入肺腑,随后自顾自地向外扩散,在全身欢快地打着转。

  方才这一场雨过后,相较于你初来之时,如今林中的空气清新湿润了许多,即使在光下瞪直了眼,也捕捉不着一处浮起的微尘。

  现在这样的天气正让你喜欢,既没有雨时的潮湿,又不像久晴不雨那般干燥。心情越发欢快,你不禁哼起了你家乡的民调。这是一首古老的歌谣,称述着魔女的力量,也赞颂着那些能与魔女缔结契约、互相助长力量的生灵。

  哼唱到了后来,成了放声吟唱,你也不在意行进的方向,颇有些漫无目的地走着,才寥寥数百步,就碰上了岔路口。脚下这条路并非你来时走的那条,你也不慌忙,只是屏息而立,凝神谛听,右侧的岔路远方,似乎有浪涛击打的微弱声响。

  大概是有一片湖或海。

  你忽然想起,你最得力的狼族部下曾与你说过,这世上不止西方有龙,东方也有。而且东方的龙族,似乎生活在水域。

  那么,这条路倒成了最好的选择。

  你不再多加思索,循着浪涛声一直向前,直到海水淡淡的咸味钻入鼻腔。你在海岸边停住,脚下的沙子细密而松软,你的短靴又有些重量,只是轻轻地踩上一脚,靴底就往下凹陷。眼前是一整片流动的蔚蓝,沐浴在清晨温和的光线之中,淡弱的浅金色在小小的波浪之间来回游弋。

  与你预想中的所差无几,这里确是个隐世独居的绝佳场所。偏僻而广阔,但不阴暗,也不乏美景。

  比你之前去过的好太多。

 其实你来到这异国他乡,已有约莫三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你走遍了这个国家的众多森林,大多数要么过于阴暗,要么就是太小,根本没有达到你心中的标准。你本想,再找不到居所,还不如自己幻化出一片森林——不到万不得已,你绝对不会这样做。既要一次性动用大量魔力,后续又要稳定的魔力来维持和制造屏障,听着就让你疲累。

 既然你心意已决,下一步便是搭建自己的住所。在关乎切身感受的方面,你从不会将就,总是竭尽所能,给自己提供最好的条件。况且造房所使用的魔力也并不需要多少。因而你为自己定制了一间独特的住宅。

 为了掩人耳目,住宅的外表与一般人家的房屋无异,低调朴素,若是进了屋,触发特定的机关,才会发现内里别有洞天,比起人类,更像是一个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生物的住处。这样子算是有双重保险。即使有人发现这里有间房屋,也只会认为是哪位高雅之辈隐居林中,不太可能会起疑。

 说来说去,现在只剩下一件特别的事:照顾龙蛋。

 好在你的住宅内部很大,足足有三层,你又没带什么行李,空出的房间不少,你就选了你卧室隔壁的一间,预留给将来的小龙。

 你给龙蛋做了个小窝,方便你随时看顾。你将这小窝放在桌边,做着自己的事。你定时给它施与法术,好让它快些破壳而出。

 你忽而想起从一位龙族骑士那里得来的见闻:一些龙种在还是蛋时会很闹腾,轻则偶尔干扰你做事,严重者则会让你生活混乱,最终让你不胜厌烦。以防万一,起初你还在龙窝外围设置了一圈栅栏。然而,这只龙蛋很是安分,让你白操心了一场。

 你也笑话自己傻,那骑士可是西方种族,说的必然是西方龙族的情况,怎可能完全适用于东方龙。

 等待龙蛋孵化完全,足足过了半年。你是长生不死的魔女,又沉迷于各种研究,这半年对你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在某个与寻常别无二致的早晨,你还没睁开眼,便有一团轻盈而柔软的小东西落在你身上,用它毛茸茸的须蹭你的脸。

鸾弦代雁

【魔童乙女/敖广x你】魔女的龙王养成 一

魔女集会paro

标题简单粗暴(其实是我不会起)

好久没更新 非常抱歉!最近课贼多,忙的时候吃饭时间都没有(つД`)


  *背景架空。请勿考据。

  *ooc有 私设有。

  *女主非典型设定。不能接受请关闭。

  

  

  风轻轻地吹过,枝头高处的叶柔柔地飘摇,沙沙的声响直溜入耳。雨细密如丝弦,淅淅沥沥地,自灰蓝色的天空垂落而下。一名披着黑斗篷的女子在雨中信步前行,毫不慌张。她的周身似有一道屏障,雨虽然落下来,却一点淋不着她。

  那名女子便是你,远道而来的魔女。

  你本长居西方大陆,凭借强大的魔力占据了一方小天地,却并无再扩张领地的心思,只想悠闲地过活。

  然而,随着西方神教势力的扩张,西方人对巫...

魔女集会paro

标题简单粗暴(其实是我不会起)

好久没更新 非常抱歉!最近课贼多,忙的时候吃饭时间都没有(つД`)


  *背景架空。请勿考据。

  *ooc有 私设有。

  *女主非典型设定。不能接受请关闭。

  

  

  风轻轻地吹过,枝头高处的叶柔柔地飘摇,沙沙的声响直溜入耳。雨细密如丝弦,淅淅沥沥地,自灰蓝色的天空垂落而下。一名披着黑斗篷的女子在雨中信步前行,毫不慌张。她的周身似有一道屏障,雨虽然落下来,却一点淋不着她。

  那名女子便是你,远道而来的魔女。

  你本长居西方大陆,凭借强大的魔力占据了一方小天地,却并无再扩张领地的心思,只想悠闲地过活。

  然而,随着西方神教势力的扩张,西方人对巫术等超自然力量的恐惧与日俱增,一些教士发起了猎巫运动。那些虔诚的信徒为了自证清白,同时消除威胁,四处奔走,使得猎巫运动迅速扩大。截止目前,各地已有不少魔女受到迫害。这其中不乏实力强大的魔女。

  如今女巫猎人的活动范围已经接近你的地域。你虽有一方领地,但手下士兵寥寥百人,又是人类痛恨的兽族,偏又名声响亮,猎人一旦入侵,你定是首当其冲。纵使你有这等实力,也难以自保。

  权衡之下,你决定离开你长久以来的基地,去遥远的东方世界寻找宜居的地带,建立新的家园。

  你遣散了为你卖命的兽族骑士们,踏上了新生的征程。

  说实话,你还真有点后悔。

  那些兽族的骑士尽管只是受你雇佣,才为你做事,但毕竟也在你身边陪伴了多年,早培养出了忠诚的品性,其中还有不少生的好的,你怎么就全都遣散了呢。留下三四个在你身边,别的不说,至少还能养养眼,有需求了也好解决。然而,走也走了,总不可能再把他们聚集起来,平白给双方添麻烦。

  你这般想着,在踏出两三步后,停在原地。

  方才你就听到一种声响,虽然细微,却持续不断,有意引你去听。即使是低等级的魔女也知道,不该去寻找声音的源头。那只会将人引到错误的方向,令人陷入险境。

  因此你并不急着去探听。你望着前方,手掌向上摊开,释放出一个承载魔力的光球,任由它在空气中四处晃荡,探寻那未知的声响。起初,两股势力两相融洽,竟比原先各自分离时还要平稳,游到某处时,那个光球忽而一颤,一阵明显的波动随之而来,与光球碰撞着,无声地昭告着自己的存在。

  你久居一方,又寿命极长,见过不少生死轮回。因而这般波动,你再熟悉不过。

  原来只是一个新生命。这样一来,方才你的种种戒备与试探倒像是小题大做。别说是别人,你第一个就要笑自己:这般死板拘谨,可算不上不可一世的魔女。

  眼下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暂且把这些心思放到一边,朝着波动的来源走去。你拨开丛生的丰茂草木,最终停在一片翠色的草丛前。这从中有一个小窝,里面是一只新生的龙蛋。

  你很少见到这样外形的龙蛋,通体灰褐,红黑两色的花纹在弧面上有次序地盘绕,两端稍稍开绽,显得有些张扬。

  西方漂亮的龙蛋也不少,你见多了,也不觉得有多漂亮,反倒觉得没有哪只比得上面前的这只。

  龙蛋的外形对龙的形貌影响巨大,你甚至可以从外表上想见这只龙将来美丽的模样。

  那必定是难得一见的珍宝。

  竟就这样把宝贝遗弃在这荒郊野外。这对龙族父母的做法实在让人费解。

  你向上挥手, 让这只蛋在你的手心降落。这场雨下了有些时辰,龙蛋久经雨水浸泡,不免冰凉。手心的温度突然急剧下降,你还有些不适应,赶忙给自己用了些加热的法术。你虽然也想给龙蛋加热,但怕立即烤火会对它造成伤害,就只变出了一条毛毯,为它裹上。

  你捧着龙蛋在森林中穿梭,最终寻到了一个避雨的山洞。毕竟要掩人耳目,总不能露天搭个屏障。那也太明显了。

  你看着手心里被裹得严严实实的龙蛋,心中被一种新鲜的充实感填满。

  毕竟养孩子这种事情,对你这种不老不死的魔女来说,还是头一遭。


鸾弦代雁

〖魔童/男神x你〗感冒KISS

*来源糟糕三十题(?所以我是怎么选的奇奇怪怪的题) 害 还是个老梗了

*是乙女!bl勿入ky勿扰

*申公豹,敖广

*ooc有 私设有而且特别多 比如龙宫比如阿广的人设

*我又跑题了 所以标题应该两两断开才对

  〖申公豹〗

  正是冬春之交,乍暖还寒时候,生病很难调理。而很不巧的是,你却染上了伤风。当然,病情并不严重,你只是发热,偶尔会头痛。

  而你得这病的起因经过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你一直自认睡相没有什么问题,但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经常蹬被子。你总是睡得很沉,对此一无所知,这可害苦了你的枕边人。

  申公豹作为一只豹子,五感一向敏锐。你每次一踹被子,他总能及...

*来源糟糕三十题(?所以我是怎么选的奇奇怪怪的题) 害 还是个老梗了

*是乙女!bl勿入ky勿扰

*申公豹,敖广

*ooc有 私设有而且特别多 比如龙宫比如阿广的人设

*我又跑题了 所以标题应该两两断开才对

  〖申公豹〗

  正是冬春之交,乍暖还寒时候,生病很难调理。而很不巧的是,你却染上了伤风。当然,病情并不严重,你只是发热,偶尔会头痛。

  而你得这病的起因经过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你一直自认睡相没有什么问题,但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经常蹬被子。你总是睡得很沉,对此一无所知,这可害苦了你的枕边人。

  申公豹作为一只豹子,五感一向敏锐。你每次一踹被子,他总能及时醒过来,把被你弃置一旁的可怜的棉被拽回来,盖过你的肩膀,才倒下去继续睡觉。这样一来二去的,有时即使你睡得熟,也能隐约感觉到他在为你掖杯子。你不免心生愧疚。

  你总想着哪天起来一定要跟他说说这事,好生补偿他。但谁道最近又突然忙得一发不可收拾,你急于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渐渐地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但是你踹被子、他盖被子的日常还在继续,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某个晚上,你做完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倒头就睡。兴许是因为白天工作上的不顺心,你做了个讨厌的梦。在梦里,申公豹要离你而去,而你追赶不及,只能遥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

  “绝对……不同意……”你急得蹙眉,毫无意识地发出呓语,抬脚把身上的棉被踹开。这样大的动静将身旁的他惊醒,他“唰”地起身,赶在被子落地之前抢先接住了它。

  “怎,怎么这么……”他很是无奈,拉起被角,要往你们身上盖,而你恰好梦见他回头,一时激动,将他抱了个满怀。

  “你,你让我盖好……会,会着凉的……”他以为你醒了,便靠近你,在你耳边小声地说着。你哪里听得见,只顾着搂住他,下颌抵着他的头发,一通乱蹭。他又尝试了几次,还是不行,干脆就此妥协。

  黎明静悄悄地来到你们的窗前,将你唤醒。你才睁眼,就打了个喷嚏。

  “伤风吗………”你正嘟囔着,突然浑身发冷,要去捞被子,怀里的人发话了:“你踹,踹掉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根引线,牵引出了你关于昨晚的记忆。实在是丢人。

  你只觉得血液上涌,一种羞耻感将你包围。你一把拽住他的领子,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他没有推开你,反倒环住你的腰间,主动加深这个吻。

  唇间柔软的接触缓解了你的窘迫,分开之时,你已经露出了与往常无异的笑容:“这是早安吻。”

  “别,别闹了。你,你要休息。”他似乎还有些羞赧,不待说完,就起身去够棉被。你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要逗逗他。

  “豹豹啊,其实这样可以让我更快好起来哦?”

  “你……”他自然是不信这种话的,只当你是胡言乱语。他正打算纠正你,忽而想起什么,连忙改了主意。

  你看着他在房间里时而踱步,时而停住,正要笑他,谁知他突然坐回到床上,向你看过来,表情严肃:“那,那种事,现,现在不急。你病好了,有,有的是时间。”

  

  〖敖广〗

  此时正是阳春三月,人间风景正好。你提早起了床,跟敖广打过招呼后,离开龙宫,准备到陆上去赏赏风景。

  你此次出行,当然不只有赏景这个目的。实际上,你想给他带些花回来。你曾经去过陆上,见过不少漂亮稀罕的花,其中有好几种很受你的喜爱。你迫不及待地想和他分享。

  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龙宫确实宏伟瑰丽,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但是你总觉得缺了什么。开春的那几天,你经过他的房间时,恍然大悟:整座龙宫里,竟没有多少花。

  你当然知道龙宫位于海底,温度等种种气候条件都不适宜种植鲜花,就算你把鲜花带回去,它们也活不长久。因此你决定去采些花儿来,做成干花给他。

  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从海底游到了水面上,在与岸边有几百米距离的地方发现了一大片花田。这片花田里的花似乎不是什么珍奇品种,但是在附近居民的悉心照料下,生得形态优雅,色泽均匀,俏丽可人。你相中了这些花,想带些回去。

  你是一只接受了良好教育的高贵海妖,不会做出偷盗这类不道德的行为。你在周围转了转,发现了一位妇女,得知这花田是她家所有,你便礼貌地向她提出请求。

  “我们种这些也没什么想法,娘子想要,那就拿去一些就是了。”妇女极为和蔼可亲,以为你想自己养花,还顺带着告诉你,“娘子不如把底下的土也带回去,这样花更容易成活,也方便娘子照料。”

  你向她道了谢,开始为敖广挑花。你发现这些花的品质都差不多,不用多久就挑好了几朵,带上这些收获,准备原路返回。

  你刚刚离开妇人家的屋檐,便下起了大雨。你赶忙将花藏到袖子里,沿着来时的路小跑,同时暗暗责怪这见鬼的天气。

  换做平时,你最多就觉得这雨耽误你游玩,而现在的情况不尽相同。前阵子你才大费周章地解决了一群挑事的妖怪,法力损耗得有点厉害,险些伤及根基。如今你的法力尚未完全恢复,你不敢在人类的地盘轻易使用。于是,你只能以空着的那只袖子挡着头,在大雨中艰难前进。

  终于回到了海边,你一刻也等不下去,握着鲜花,瞬间跳进了水中,以最快的速度游到龙宫。你是这里的常客,而且和龙王保持着恋人关系,因此龙宫的守卫根本不敢多看你几眼,就将你放了进去。

  快点,再快点……你在曲折的走廊里一路小跑,生怕再晚一些,这些花就会枯萎。你只顾着赶路,没看见前方的人缓缓走来,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他的胸膛。

  “好痛……阿嚏!”你习惯了水下的温度,应该不会觉得周围冷,但你还是忍不住打颤。

  “xx?”

  “阿广你看,这是我从上面给你带回来的花……”你抬起头,发现是敖广,瞬间眉开眼笑,从袖子里拿出花,准备递给他。你扫了一眼,不过是淋了一场雨,闷了一会儿,这些娇嫩的花便禁不住,已经各自蔫头耷脑。

  “陆上的花,可是都长这副模样?”敖广没有发觉异常,竟还露出好奇的神色,“是挺奇怪的。”

  你不好意思骗他,支支吾吾地说出了真相,顺带责怪一下自己:“阿广,那个,其实……这些花不是这样的……都怪我,刚刚跑回来,忘记施法术了——阿嚏!”

  你意兴全无,顺手要把蔫了的花扔掉,突然被他抓住手腕,带到他怀里。

  “你着凉了?”他低头看你,几根冰蓝色的发丝垂落下来,与你的发交叠在一起。你的心忍不住怦怦乱跳。

  “才没有。”面对性情沉稳的敖广,你总是没来由地想作弄他,因此你故作生气,不去看他。

  他轻易看穿了你的小把戏,也不跟你怄气,只是放开你的手腕,然后捧住你的面颊,给了你一个轻柔的吻。

  敢情这人一直把你当小孩子来看呢?你寻思着,也没法对他发脾气,只是转身就要走。

  “站住。”他轻轻松松地把你拦住,“既是生了病,还想到哪里去?”

  你根本没机会找什么“出去透气”之类的借口,就被他带回房间,强制休息。

  他把你放在床上,就匆匆地出了门,回来时,他手里捧着一碗药,说让你喝下去。

  药还不算烫,显然是他用心良苦,用了点小法术。他的贴心让你很是受用。

  你从他手中接过药碗时,倏然从他手上嗅到一股药香。

  原来是这样。你不禁嘴角上扬,心里偷乐。

漠九MOJIU

【魔童乙女】听说我家女友的style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短短短短短篇

-哪吒/龙爹

-龙爹的锁链应该不轻…吧

Ver哪吒

上次我正在家里踢毽子,有人说她和人起冲突了

等我踩着风火轮到达现场的时候

桌子和椅子七零八落的丢在地上

一张桌子边还躺着一个人

“走了哪吒,咱们回家了”

【这不是冲突 这是单方面殴打】

Ver敖广

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对我的锁链起了好奇心

出于好心,我提醒她

“这锁链很重,你不一定搬的…”

结果没等我说完她就把锁链的一部分抬了起来,还走了好几步。

【我感觉我是一条假龙了】

-最近脑洞又空掉了 有没点梗的
不写虐不写车
甜是正义√

-短短短短短篇

-哪吒/龙爹

-龙爹的锁链应该不轻…吧


Ver哪吒

上次我正在家里踢毽子,有人说她和人起冲突了

等我踩着风火轮到达现场的时候

桌子和椅子七零八落的丢在地上

一张桌子边还躺着一个人

“走了哪吒,咱们回家了”

【这不是冲突 这是单方面殴打】




Ver敖广

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对我的锁链起了好奇心

出于好心,我提醒她

“这锁链很重,你不一定搬的…”

结果没等我说完她就把锁链的一部分抬了起来,还走了好几步。

【我感觉我是一条假龙了】

-最近脑洞又空掉了 有没点梗的
不写虐不写车
甜是正义√

漠九MOJIU

【魔童乙女】关于你们的睡姿

-幼年哪吒/敖丙/敖广

-某只楚姓女子突然高产


Ver哪吒


你和哪吒的睡姿都不是那种老实的类型

每次早上起来的时候你们的姿势就是

哪吒的脚在你的脸上

你的手指戳在哪吒鼻孔里


【画面请自行脑补】


Ver敖丙


敖丙的睡姿和其人一样

基本上是晚上什么姿势躺下的白天就什么姿势起来

但是你不一样

结果敖丙醒来的时候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自己身上趴着还扯着自己头发的你


【一睁眼看见一个人在自己身上 有点吓人】


Ver敖广


作为一个坐拥龙宫海景房的你

你表示被敖广盘着很开心


【爱她就盘她】


-幼年哪吒/敖丙/敖广

-某只楚姓女子突然高产



Ver哪吒


你和哪吒的睡姿都不是那种老实的类型

每次早上起来的时候你们的姿势就是

哪吒的脚在你的脸上

你的手指戳在哪吒鼻孔里


【画面请自行脑补】



Ver敖丙


敖丙的睡姿和其人一样

基本上是晚上什么姿势躺下的白天就什么姿势起来

但是你不一样

结果敖丙醒来的时候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自己身上趴着还扯着自己头发的你


【一睁眼看见一个人在自己身上 有点吓人】



Ver敖广


作为一个坐拥龙宫海景房的你

你表示被敖广盘着很开心


【爱她就盘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