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敛芳尊

10766浏览    430参与
落幕-cy

莫得标题

逻辑有些乱🌝🌝


【顿了顿,他道:“魏公子,你能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吗?”

  

魏无羡道:“我不知。”


蓝曦臣道:“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魏无羡道:“我不知。”


蓝曦臣神色微微茫然,道:“那你觉得,怎样做才对?”


魏无羡道:“我不知。”】

  

曦臣啊,你究竟想问阿羡什么?你在迷茫什么?“怎样做才对?”你还是在问你的父亲吗?你是否已经在想,如果阿瑶真的做了那些事,你该怎么办?

  

【蓝曦臣站起身来,深色的眸子与魏无羡对视,道:“忘机从小就很执拗的。”】

  

你说忘机执拗,暗示忘机对阿羡的感情,但你何尝不是?你亲弟弟的话你不信,你执拗的认为你看到的那个阿瑶才是真正的阿瑶,...

逻辑有些乱🌝🌝


【顿了顿,他道:“魏公子,你能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吗?”

  

魏无羡道:“我不知。”


蓝曦臣道:“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魏无羡道:“我不知。”


蓝曦臣神色微微茫然,道:“那你觉得,怎样做才对?”


魏无羡道:“我不知。”】

  

曦臣啊,你究竟想问阿羡什么?你在迷茫什么?“怎样做才对?”你还是在问你的父亲吗?你是否已经在想,如果阿瑶真的做了那些事,你该怎么办?

  

【蓝曦臣站起身来,深色的眸子与魏无羡对视,道:“忘机从小就很执拗的。”】

  

你说忘机执拗,暗示忘机对阿羡的感情,但你何尝不是?你亲弟弟的话你不信,你执拗的认为你看到的那个阿瑶才是真正的阿瑶,你想要自己亲自去证实,可是直到最后一步,你都没有看清楚他。

  

【他道:“蓝夫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蓝曦臣道:“我记忆里的母亲,的确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她当年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而事实上,我也……”


他深吸了一口气,坦白道:“并不想知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除了在说你的母亲,是否还有你心中的那个人?“并不想知道。”曦臣你在选择逃避,你并不想知道,但有些事实已经摆出来了,你的心中也必然有了猜测,但你还是执拗的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个阿瑶。


【魏无羡过往是听过蓝曦臣吹奏裂冰的,箫音正如泽芜君本人,如春风化雨,和煦温雅。而此时此刻,箫音精绝依旧,却教人听来不是滋味。


夜风轻拂,蓝曦臣的黑发和抹额皆已微微凌乱,而素来极重仪态的姑苏蓝氏家主却全然不理会,直到一曲终了,这才放下裂冰,道:“云深不知处深夜不可奏乐,今日我屡屡出格,让魏公子见笑了。”】


泽芜君,你的心已经乱了,你在纠结,世人眼中的,忘机阿羡所知道和你知道的金光瑶,三个金光瑶中,你已经不知道该相信哪个了。

  

我想,你最终还是偏向了你心中的那个金光瑶吧,不然,你为什么还是去找他了?名动天下的泽芜君后面又怎会被劫持?

  

无怪乎你的不相信,救命之恩,十几年来的朝夕相处,金光瑶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你,到最后,金光瑶推开了你,你更加迷茫了,所以,你闭关去想,曦臣,你后来,可想明白了吗?


落花繁书

我也是很无奈了

小可爱们总是问我曦瑶杂文合集里少的那两篇文哪去了

其实是被LOFTER屏了

我太难了

想看的上我文章里翻吧

或者私我要链接也行

我也是很无奈了

小可爱们总是问我曦瑶杂文合集里少的那两篇文哪去了

其实是被LOFTER屏了

我太难了

想看的上我文章里翻吧

或者私我要链接也行

kimiko_panda

日常宣娃~~借tag抱歉~~

看看可爱又迷人的敛芳尊~~

全网第一只锦瑶~也可能是你最后一只~

二样打样中,可蹲

抱走仙督指路【群号541248663】

日常宣娃~~借tag抱歉~~

看看可爱又迷人的敛芳尊~~

全网第一只锦瑶~也可能是你最后一只~

二样打样中,可蹲

抱走仙督指路【群号541248663】

兰笙
一世敛芳 @铃夕 送给大大的头...

一世敛芳

@铃夕

送给大大的头像|˛˙꒳​˙)♡

一世敛芳

@铃夕

送给大大的头像|˛˙꒳​˙)♡

kimiko_panda

今日头条: 仙督金光瑶绝密性感写真曝光!

男友衬衣什么的!我可!!!!!

抱走仙督指路【群号541248663】

今日头条: 仙督金光瑶绝密性感写真曝光!

男友衬衣什么的!我可!!!!!

抱走仙督指路【群号541248663】

我是盖盖

关于告白那点事(蓝曦臣x金光瑶)

有私设!ooc是我的。

是双向暗恋。


你在哪些时候说过爱我?

你在我不想听的时候说爱我,在我不想要你的爱的时候说爱我。


人死以后,真的会有很多闲的胃疼的时间。金光瑶如是是想。


熬过了开头在棺椁里惊惧怨愤的日子,金光瑶捂着胸前的伤口回想起那些生前不甘的事情,居然也觉得也就没什么可憎恨的了。他被封在一片黑暗里的时候,几乎把上辈子来不及睡的觉都睡过了一遍。


直到把睡觉的八百种姿势都尝试过一遍了之后,他就开始思考。一开始想着金凌该怎么处理这一堆烂摊子,金家通过这番大变动定然元气大伤,平日背地里瞧不上他们的仙家势必会趁火打劫,给自己捞上不少好处。

他在心底暗骂一句,老子都死透了,还替你...

有私设!ooc是我的。

是双向暗恋。


你在哪些时候说过爱我?

你在我不想听的时候说爱我,在我不想要你的爱的时候说爱我。


人死以后,真的会有很多闲的胃疼的时间。金光瑶如是是想。


熬过了开头在棺椁里惊惧怨愤的日子,金光瑶捂着胸前的伤口回想起那些生前不甘的事情,居然也觉得也就没什么可憎恨的了。他被封在一片黑暗里的时候,几乎把上辈子来不及睡的觉都睡过了一遍。


直到把睡觉的八百种姿势都尝试过一遍了之后,他就开始思考。一开始想着金凌该怎么处理这一堆烂摊子,金家通过这番大变动定然元气大伤,平日背地里瞧不上他们的仙家势必会趁火打劫,给自己捞上不少好处。

他在心底暗骂一句,老子都死透了,还替你们金家操哪门子的心。


于是再不想这些事,金光瑶用手指在虚空里比比划划,一笔一画写出一些人的名字。生 前的恩仇都在他脑海里重新翻看了一遍,大部分是恨和杀戮,沾着血的一张张人脸在眼前一闪而过,他蜷起手指在面前狰狞的面孔上弹了一下,便化成浓烟消散在黑暗里。


到了没什么可思考回顾的时候,他就开始抱着膝盖漫无目的地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比如说如果聂怀桑没有在背后喊出那句话,蓝曦臣还会不会杀了他。


金光瑶这样想着,手指蹭上那道伤口,胸口的血迹早已凝固了,只剩下一个被穿透的空洞,像是在往外里面呼呼地透出冷风。其实并不怎么痛,只是觉得心口缺了一块什么,失去了所有暖意浑身都冷的吓人。


哦对了,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早就没有温度了。金光瑶埋着头嗤嗤笑出声,胸口的洞好像又淌出猩红,浸透了他的衣衫。


他又想起蓝曦臣的脸,恶狠狠地念着狗屁的情义,本来就不该存了善意,应该拉着他一道赴黄泉。现在这样成天被锁着镇压着,连变成厉鬼追魂索命,讨个像样的说法的机会都不剩下。


金光瑶转念一想,要是真见了蓝曦臣,又有什么可说的?他扪心自问不欠蓝曦臣分毫,当年对人家的好也算是自己一厢情愿,也从没想过要些什么报酬,讨上什么好处。


化开了蒙在伤口上的恨意,余下的大抵只是一点点不甘心,不甘这些年从胸膛里捧出去的热都被人捅了个透心凉,想为见不得光的爱鸣一次不平,仅此而已。


剩下的那点东西似乎不值得他冒险去寻一次蓝曦臣,质问了只会让蓝曦臣更不好过,既然已经死了,就好好被镇压着,何苦出去一趟给别人添堵。


金光瑶又在虚空里睡了过去,不过这次醒来不是在黑暗里,而是在他生前极为熟悉的地方,在云深不知处蓝宗主的寒室里。


蓝曦臣面对着他低头看着琴弦,神色略显疲惫,帕子上沾着血随手被丢在一旁。琴弦上沾染了鲜血,素弦红的妖异。


蓝曦臣擦干净指尖的血迹,拨弄出几个弦音,传到金光瑶耳中则是一个问题,这似乎是在问灵。


“你是谁?”

“金光瑶。”


蓝曦臣猛然抬头看向面前空无一物的桌台,指尖发颤几乎按不住琴弦。金光瑶立在他面前,光从窗外透进来,在黑暗里待久了,这样的光亮的他睁不开眼睛,他却死死盯着看,一眼都不肯放过。


估计回去了就再也见不到光了。金光瑶很惋惜地想。


蓝曦臣想问很多事情,一时间都涌到指尖却不知该怎么弹奏,该问什么,能问什么,他还愿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这些东西砸在蓝曦臣心头,最终只有几个微颤的琴音泄出。


“你还好么?”

“好。”


金光瑶只是盯着光看,不愿将目光移到蓝曦臣身上。


“是二哥对不住你。”

“……”


金光瑶没有回答这句话,他把视线移回到蓝曦臣脸上。他瘦了很多。金光瑶第一个判断就是这样的。


蓝曦臣沉默地坐在琴前,以一个执拗的姿态等着金光瑶的回复,好像他知道金光瑶一定会回答他。


“保重。”


金光瑶叹了口气弹了两个音回给他,有些好笑地觉得一般人鬼都应是鬼魂不依不饶执念未消,不知他们怎么反了过来,蓝曦臣倒放不下看不透了。


总不会让他一个魂魄给活人做心理疏导吧。


“二哥,我该走了。”


金光瑶觉得沉默够久了,他的衣角被日光照的有些透明,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见蓝曦臣了。


蓝曦臣几乎是仓皇地抬头想寻他的身影,可惜面前只有一缕光亮堂堂地打在地板上。他急急忙忙地弹出几个音,甚至因为太慌张了,还有错音,不然怎么可能是“我心悦你。”


金光瑶摇摇头,他应该要说的是“对不住”这些的,弹错了而已。他俯下身在光的笼罩里小心翼翼地抱了一下蓝曦臣。


好像那还是两具血肉之躯鲜活的触碰,而不是阴阳相隔,一个虚浮易碎的拥抱。


“我心悦你。”


金光瑶偷偷在蓝曦臣耳边这样说。

——end——

问灵我真是记得不大清楚了呜呜呜

大概就是蓝大升级改造了一下加入了自己的血酿酿酱酱成功招呼瑶妹。

是双向暗恋!!不是瑶妹单相思!


因为这几天受伤在床上瘫着终于有时间更新了!!

蹲一个红心小蓝手。


不谷ALPHA

【曦瑶】无题

姑苏云萍路行行,

云深不知山重重。

燕子归时无故人,

却道明月何时还。

姑苏云萍路行行,

云深不知山重重。

燕子归时无故人,

却道明月何时还。

kimiko_panda

【曦瑶】蓝宗主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避雷: ooc ,日常恶搞吸尘哥


睡前突如其来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凌其实不算讨厌蓝家人的,起码他还是很敬重那位德高望重的蓝启仁老前辈,至少和蓝思追蓝景仪他们能玩到一块。他却偏偏对那位长年位于世家公子榜榜首的蓝曦臣颇有微词。


         哎,那个蓝人又来他金麟台了,又去找小叔叔了。小叔叔平日已经是很忙的了,有做不完的公务,见不完的客人,难得闲下来了,就又要应酬他的好二哥。金凌是挺心疼他...


避雷: ooc ,日常恶搞吸尘哥


睡前突如其来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凌其实不算讨厌蓝家人的,起码他还是很敬重那位德高望重的蓝启仁老前辈,至少和蓝思追蓝景仪他们能玩到一块。他却偏偏对那位长年位于世家公子榜榜首的蓝曦臣颇有微词。


         哎,那个蓝人又来他金麟台了,又去找小叔叔了。小叔叔平日已经是很忙的了,有做不完的公务,见不完的客人,难得闲下来了,就又要应酬他的好二哥。金凌是挺心疼他的小叔叔金光瑶的。但每次蓝曦臣来找金光瑶,他都是笑意盈盈地去接待,然后他们便开始了很久的会谈,以致蓝曦臣在的时候金凌都很难见得到金光瑶,所以金凌对比还是有点儿生气的。


        说到亲,到底谁亲点,小叔叔心里真的没点数?!


         蓝曦臣是什么时候开始老是出现在金麟台呢?


         金凌只知道从他懂事开始,这位翩翩公子每隔一些时日就前来。是为何事金凌因为年纪太小也不懂,问啊娘,啊娘都只是笑笑地说宗主之间肯定是有很多要事要商议的。


         后来金凌长大了点,确实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这天下事还真的太多了吧。除了清谈会的时候商议,清谈会前后蓝宗主都会在金麟台,连晚上都要和小叔叔秉烛夜谈,小叔叔平日真的很忙,好歹你是小叔叔二哥啊,怎么就这么不关心小叔叔的身体健康?金凌不止一次这样在内心咆哮。


         再后来,金凌把蓝曦臣到访金麟台的日期记录了下来,到的日子和离去的日子。就这样写了一本本子。他某次无聊地翻了翻,发现蓝曦臣总会在每个月差不多的时候就来金麟台。金凌再仔细地总结了一下,就发觉每个月都差不多是那几天。


        似乎摸清了蓝曦臣的周期之后,金凌就计划在那几天前安排多点事情。例如约小叔叔外出夜猎,去请教小叔叔功课,突然关心起家族生意请教小叔叔管理之道之类。


        金光瑶自然是乐意的,也十分欣慰金凌终于有点家族继承人的样子了。有一个月那几天蓝曦臣没有来,金凌心里乐呵呵。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个月蓝曦臣便在金光瑶指导金凌剑法的时候出现了,金凌吓得剑都掉地上了。金光瑶只笑笑道二哥得知啊凌好学上进,特意前来给啊凌做指导,有二哥的教导啊凌的修为肯定一日千里。


       金凌有种自己给自己挖坑跳的挫败感。


        再再后来,蓝曦臣极少来金麟台了,但是金凌更加不开心。因为这位蓝宗主把最宠他的小叔叔拐到姑苏去了。他俩什么时候好上的,为什么昨天还是好兄弟今天就要结为道侣了,为什么是小叔叔嫁过去?


       金凌不懂,金凌日常咆哮。



Fin          啊瑶真的对金凌很好啊


sakurai_satomi

【曦瑶】红尘劫·拾柒

夷陵老祖帮开窍,包开包会


魏无羡是被一声雷鸣给惊醒的,他支起身,按了按有些僵硬的脖子,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要说这一夜他也是真的没睡好。前一日带着小琼在广陵城里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等他背着小琼回到客栈都接近戌时了。后来他将睡着了的小琼安置好,坐在桌前却迟迟不见蓝曦臣回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这一夜没回来,不会是宿在那里了吧。这要被蓝老头知道,还不气的七窍生烟?”魏无羡盘算着,忽然打了个寒颤。

魏无羡转头看见小琼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想了想打算用过早膳之后,带着小琼去碧云阁查探一番。

窗外雷声阵阵,却迟迟也没下起雨,江南的雷雨天总是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魏无羡探头看了...

夷陵老祖帮开窍,包开包会


魏无羡是被一声雷鸣给惊醒的,他支起身,按了按有些僵硬的脖子,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要说这一夜他也是真的没睡好。前一日带着小琼在广陵城里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等他背着小琼回到客栈都接近戌时了。后来他将睡着了的小琼安置好,坐在桌前却迟迟不见蓝曦臣回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这一夜没回来,不会是宿在那里了吧。这要被蓝老头知道,还不气的七窍生烟?”魏无羡盘算着,忽然打了个寒颤。

魏无羡转头看见小琼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想了想打算用过早膳之后,带着小琼去碧云阁查探一番。

窗外雷声阵阵,却迟迟也没下起雨,江南的雷雨天总是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魏无羡探头看了看窗外,头顶上方还是一片蓝天白云,可西面不出二里已是乌云密布,滚滚黑云乌压压地朝这边袭来。看来是免不了要下一场大雨了。

……还是先去找泽芜君吧……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街市上纷纷收摊行色匆匆的路人们,便打算合上窗子。突然他的余光瞟到个身影,定睛一瞧果然是蓝曦臣正从街那头缓缓走过客栈。

“泽芜君!”

魏无羡见蓝曦臣路过了客栈却没要停下的样子,连忙关上了窗,快步走下楼。

“泽芜君?”

魏无羡冲出客栈,一把拉住了一直向前走着的蓝曦臣。

蓝曦臣本就走的踉踉跄跄,一把被魏无羡拽住险些绊倒。他稳了稳步伐,顺势转过身盯着魏无羡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将他认出来。

“哦…魏公子…”

“泽芜君,你怎么了?”

魏无羡眉一皱。蓝曦臣身上穿的不是昨日自己为他准备的衣衫,除了衣衫上和嘴角边的血迹,脸颊边微微泛红的指印也实在是扎眼。

“无妨……”

蓝曦臣一副神情厌厌的样子,更让魏无羡感到奇怪。按说蓝曦臣闭关两次,再怎么想不通,也应该想开了,怎么每次一来广陵,反而更糟糕了?

而且,这次怎么还被人打了?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轰隆隆一声闷雷加紧了路人的步伐。

一滴两滴,接着如黄豆大小的雨滴倾倒而下,让人躲闪不急。

“泽芜君,我们先进客栈吧。”

魏无羡抬头看了看天,也不等蓝曦臣回答,急忙拉着木纳的他奔进了客栈的大堂。

“还好跑得快,否则可要变落汤鸡了。”魏无羡甩了甩头发上挂着的雨珠,又招来小二吩咐了些什么,便拉着蓝曦臣回了房间。

屋内小琼还未醒来,魏无羡引着蓝曦臣到桌边坐下。蓝曦臣的额前的发丝有些凌乱,还挂着水珠,对着魏无羡的侧脸微微有些肿起,他一语不发,垂着眼眸又呆滞了起来。

一时间魏无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一会儿,小二端来了温水、毛巾还有食盒。

“先擦擦吧。”魏无羡绞了把毛巾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晃了会儿神才接过了毛巾,擦了擦嘴角的血,“多谢。”

“到底发生何事?”魏无羡倒了两杯茶,将一杯放在蓝曦臣面前,“不是已经要好了吗?怎么又吐血了?”

“……”蓝曦臣顿了顿,盯着魏无羡的脸看了许久,问道,“魏公子是何时喜欢上忘机的?”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魏无羡脸红了一下,又立马说道,“你别转移话题,你这身体若是又垮了,你那宝贝弟弟怕是要和我兴师问罪呢!”

“我无妨。我只是有件事,一直没想通罢了。”

“所以,那碧云阁的花魁真的是金光瑶?”魏无羡见蓝曦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到底是不是啊?”

“他说他不是。”

“……”

蓝曦臣又陷入了回想中。

“现在想想,我大概第一眼就看上蓝湛了。”魏无羡见话题进行不下去,只能觍着脸回应了蓝曦臣的问题。

“为何?”

“长的好看呗。”魏无羡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你可别说我肤浅。我这叫一见钟情。”

“呵。”蓝曦臣瞧他一脸得意的样子,禁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呢,你那好弟弟那时候油盐不进的,冷冰冰一副面孔,还得我这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要不是我又活了一次,恐怕我就一直以为我是单相思了。”魏无撅着嘴,愤愤地想道,“那多亏啊。”

“忘机早就属意于你,那时你遇险,他满脑子就想着要把你带回云深护起来。你倒把他骂了一顿,叫他失落了好久。”

“他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魏无羡回想起过往,又说到,“早知道,就应该坦白一点,也不至于错失那么多年。”

魏无羡喝了口茶,觉得话题叉得有些远了,清了清嗓子,看向蓝曦臣。

“听说那时云深被烧,是金光瑶捡……见到落魄的你?”魏无羡话到嘴边,打了个弯,才说得完整。

“嗯。那时阿瑶他还……很单纯。”

“单纯?”魏无羡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曦臣,突然觉得世家第一公子的情商是被狗吃了吧,“这满大街天天那么多落魄的人,妇孺乞丐一抓一大把。他那时还是个账房先生,算不了多金贵。怎么就只搭救了你?”

蓝曦臣从没思索过这个问题,他一下子理解不了这个问题,于是回了个疑惑目光。

“我的蓝大宗主,还能因为什么,”魏无羡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觉得让蓝曦臣自己想,估计这辈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了,他摇了摇头说道,“因为你长的好看嘛!唉……,就是一见钟情了嘛。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魏无羡实在是觉得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继续絮絮叨叨地说道。

“我是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单看那些年在众人面前,金光瑶前前后后给你拾掇,对你比对他妻子都好。”

“阿瑶这么早就心悦于我了?”蓝曦臣一脸想不通的样子,“怎么会……”

“泽芜君,”魏无羡翻了个白眼,顺嘴说了句云梦话,“你搞咩思这么讨人嫌呐。”

魏无羡心里想着蓝曦臣真的是活该被刮了一耳光。

“啊?”

“关键你自己不也早就看上他了吗?”

魏无羡觉得金光瑶真的是可怜,怎么摊上这种木头,不,是石头。

“你看啊。那时候云深听学,只有金光瑶代聂氏献礼,你才亲自去接。还有后来,能让你这个弟控都不相信蓝湛说的话的,也只有金光瑶。你心里早就对他存有私心,有那么难承认吗?”

“可他是我的义弟,我自是对他上心一些。”

“你扪心自问,你对金光瑶的感情,与你对聂明玦的感情,一样吗?”

蓝曦臣脑中闪过无数的回忆。

孟瑶献礼时他内心里久别重逢的欣喜。

孟瑶被聂明玦责备时,不顾一切地想保护他。

孟瑶认祖归宗,以金光瑶的身份三尊结拜时的兴奋。

金光瑶在金家被刁难时,自己的担心与心疼。

金光瑶大婚之时,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到婚后还不停来找他秉烛夜谈。

还有很多很多……

金光瑶从前一直在蓝曦臣身边,让蓝曦臣一直觉得,一切的情绪皆是再正常不过的。

他习惯了金光瑶的温柔,习惯了金光瑶的体贴,习惯了金光瑶的无微不至。

他喜欢金光瑶在身边,喜欢他弯着眉眼,笑着叫他“二哥”。

“我记得你从前说过,你眼中的金光瑶,和我们眼中还有世人眼中皆不同。”魏无羡出声让蓝曦臣回了神,“你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情人眼里出西施?

情人眼里出西施……

蓝曦臣笑出了声,眼神清明了起来。

原来他早就将金光瑶当成了“情人”放在了心尖上。

“多谢你,魏公子。”蓝曦臣拿起朔月说着就要往外走。

“唉!泽芜君你去干嘛呀?”

“去接他,带他回云深不知处。”

这姑苏双璧不愧是亲兄弟,说风就是雨。

“你慢点去,这外面刮风下雨打雷,御剑危险。你还是等雨停了再去吧。”魏无羡拉住了蓝曦臣不让他往雨里冲,心想那碧云阁又不会长脚走了,这要是蓝曦臣要是又病了,那不就得不偿失了。“这阵雨,来的快去的快,等过一会儿再去吧。”

“也好。”

蓝曦臣想了想,也不能让金光瑶淋着雨跟他回云深,便又坐了下来。

“我们聊了那么久,这小丫头居然还没醒。”魏无羡撑着头看向床榻,“这要是在姑苏,可就要挨罚喽。”

“她还小呢,且让她睡吧。”蓝曦臣想了一想,又说道,“回姑苏时,把小琼也带上吧。”

“嗯。”魏无羡从食盒里端出了几碟点心放在桌上,拣了一块放进嘴里。

“魏公子。”

“怎么了?”魏无羡眨了眨眼。

“你,还怪阿瑶吗?”

魏无羡看了看蓝曦臣,咽下了口中的糕点,笑着说道,

“从前那些事,也不尽是他的错。再说,昨日之事譬如昨日死。如今他活着,我也活得好好的,还有什么好怪不怪的。”

MinoruJoeling

《多恨生》

谢谢,金光瑶

再见,金光瑶

你好,朱赞锦

我已经憋屈了3天…哭了三天。

朱赞锦你一定要好好的,越来越好!

发光发热🌟未来的路一起走,保护好自己。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朱赞锦会发那张七月八月都请对我好一点……(;´༎ຶД༎ຶ`)

皓轩:坏孩子,我陪你一起扛。

《多恨生》

谢谢,金光瑶

再见,金光瑶

你好,朱赞锦

我已经憋屈了3天…哭了三天。

朱赞锦你一定要好好的,越来越好!

发光发热🌟未来的路一起走,保护好自己。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朱赞锦会发那张七月八月都请对我好一点……(;´༎ຶД༎ຶ`)

皓轩:坏孩子,我陪你一起扛。


落花繁书
头一次用水彩画人画阿瑶画的不太...

头一次用水彩画人
画阿瑶画的不太像

头一次用水彩画人
画阿瑶画的不太像

落花繁书
观图有感,图源 @Minoru...

观图有感,图源 @MinoruJoeling
此为个人创作
不得抄袭
句中含两句化用古诗

观图有感,图源 @MinoruJoeling
此为个人创作
不得抄袭
句中含两句化用古诗

Tiny wink

《不思量自难忘》


与君自当好好拜别。


其实和我一开始想的有些出入

算是瑶妹往生最后时日来见了泽芜君一面


还是感觉差了什么 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不思量自难忘》


与君自当好好拜别。






其实和我一开始想的有些出入

算是瑶妹往生最后时日来见了泽芜君一面


还是感觉差了什么 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sakurai_satomi

【曦瑶】红尘劫·拾陸

夏日里的日头总是升的早些,卯时一刻刚过,天已经大亮了。

蓝曦臣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没认出自己身处何地。

他坐起身用迷惑的眼神环视着整个房间。

红纱,金帐,桌椅,箱柜,钗环,铜镜,红烛……

……红烛?……

明明眼前并没有出现这件东西,蓝曦臣却隐隐觉得这屋子里原本应该遍地红烛。

……阿瑶!……

贴合交缠的肢体,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喘。蓝曦臣猛脑中回闪过昨夜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以及不堪回首的种种。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被换上的干净衣服,脑中挥之不去的凌乱场景让他觉得阵阵发晕。金光瑶是个男人,并且在蓝曦臣的心里,金光瑶始终是他结拜的义弟,他这么做简直就是有悖伦常...

夏日里的日头总是升的早些,卯时一刻刚过,天已经大亮了。

蓝曦臣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没认出自己身处何地。

他坐起身用迷惑的眼神环视着整个房间。

红纱,金帐,桌椅,箱柜,钗环,铜镜,红烛……

……红烛?……

明明眼前并没有出现这件东西,蓝曦臣却隐隐觉得这屋子里原本应该遍地红烛。

……阿瑶!……

贴合交缠的肢体,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喘。蓝曦臣猛脑中回闪过昨夜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以及不堪回首的种种。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被换上的干净衣服,脑中挥之不去的凌乱场景让他觉得阵阵发晕。金光瑶是个男人,并且在蓝曦臣的心里,金光瑶始终是他结拜的义弟,他这么做简直就是有悖伦常。就算金光瑶于他有意,但他也从未想过做出逾矩的行为。

……我到底是怎么了?……

“蓝宗主。”丹玊走进屋内,将拎着的食盒放在圆桌上,看见蓝曦臣坐在床边,微微点头示意。

“阿瑶……阿瑶,你……”

丹玊的身姿出现在蓝曦臣的视野里,让脑中的一幕幕变得更加清晰,蓝曦臣瞧了一眼便尴尬地偏过了视线。

“蓝宗主清先洗漱吧。”

丹玊走到床前,将热水注入面架上的铜盆。袖子随着动作从腕口滑落,露出了紫红色的勒痕。蓝曦臣余光瞥见,不自觉的走到丹玊的身边,顺势捋起他的袖子,看着他手臂上深深浅浅的鞭痕,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没事,已经上过药了。”丹玊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毫不在意,他将手臂从蓝曦臣手里抽出,“昨日多谢蓝宗主垂怜。”

“阿瑶,我不是……”

“蓝宗主不必解释。”丹玊打断了蓝曦臣要说下去的话,一脸歉意地说道,“连累了蓝宗主在这烟花柳巷之地住了一晚,实则是丹玊的罪过。”

“阿瑶,你不必这么说。”

丹玊将拧干的毛巾交到蓝曦臣手上,示意他先洁面。待蓝曦臣低头洁面的功夫,他又转身回到桌前。

蓝曦臣洗漱完毕,抬眼看见丹玊自顾自地低头布菜,一脸淡然的样子,好像昨夜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

“昨日那人手段是无耻了些,想必得了蓝宗主的教训,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丹玊越是平静,蓝曦臣就越是心痛。他记得以前金光瑶也是如此,受了委屈都说不要紧,有什么心事脸上也挂着笑,他一步一步越走越远,直到最后连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蓝宗主先用点早膳吧。时辰尚早,膳房那里也没人,我随意做了些,还望蓝宗主不要嫌弃。”丹玊掀开小砂锅的盖子,将里面的粥盛了出来,“听说蓝宗主大病初愈,我便熬了锅药膳粥。”

蓝曦臣盯着丹玊的侧脸,透过眉眼仿佛看到了非常久远之前的金光瑶。那时他的阿瑶给他洗衣做饭,为他盘发束髻,陪他谈天说地……

“……”蓝曦臣静静地从背后将丹玊圈在怀中,嗅到的却不再是金星雪浪的淡淡香气,反倒是一股冷冽甘甜的气息。但他知道,他怀中的就是金光瑶,不论名字怎么变,味道怎么变,金光瑶都是金光瑶。想到此处,环着的手又收紧了些。

“蓝宗主,先用膳吧,粥要凉了。”

丹玊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蓝曦臣的手,将他带到桌边坐下。

食不言寝不语,蓝曦臣没有说话,丹玊也没有开口。两人安安静静地用完了早膳,刚放下筷子,丹玊便下起了逐客令。

“蓝宗主,一会儿便离开吧。”丹玊收拾好碗筷,取过放在长案上的朔月和裂冰,交给蓝曦臣,“不然等日头升起来,就要晒了。”

“阿瑶,你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吧。”蓝曦臣没有接过朔月裂冰,反而握住了丹玊的手,“这地方不该是你久留之地。”

“好啊。”

听到丹玊一口便答应了,蓝曦臣胸口的心脏狂跳起来。

“不过我的卖身契还在阁里,恐怕不是我想走就走得了的。”丹玊抬头盯着蓝曦臣的眼睛,问道,“还是说蓝宗主要一掷千金为我赎身?”

“阿瑶……”

“我知道蓝宗主是为了昨日的事情可怜丹玊。但身在青楼,昨夜之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本就不该扰了蓝宗主的清修,蓝宗主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阿瑶,我怎么能放你一个人在此处?”

“蓝宗主,”丹玊收敛起笑容,冷冷地看着蓝曦臣,“今日我们便把话说开了吧。我不是你口中的‘阿瑶’,我是碧云阁里的丹玊,是众人争相竞价求而不得的花魁。你几次三番不请自来,已是坏了我的规矩。”

丹玊将手从蓝曦臣手中抽离,把朔月裂冰搁在桌子上。

“烟花柳巷本来就是纸醉金迷的地方,蓝宗主还是不要来了。贪恋一时的欢愉来填补心中的空缺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丹玊说完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下来,“素问姑苏蓝氏家规森严,你们族中长老也不会同意你将我赎回去的。别人都说情深缘浅,可蓝宗主这情表错了对象。我们无缘无份,蓝宗主还是放过我吧。”

“不,你就是阿瑶,那一缕残魂都飞进了你的窗户,你怎么能不承认?”

“蓝宗主是亲眼看见那魂魄飞进我身体里了?”丹玊被蓝曦臣抓住了胳膊,蓝曦臣力道大的吓人,就想要把他拆骨扒皮看个仔细,“蓝宗主怕不是把它跟丢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阿瑶,你在骗我,你在气我是不是。”

蓝曦臣不敢置信地看着丹玊,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用力摇晃着他。

丹玊用尽全力将蓝曦臣一把推开,一个巴掌甩在蓝曦臣的脸上。

“蓝曦臣,你清醒一点!”丹玊抿了抿唇,看着蓝曦臣半边脸上微微泛红,哽咽着说道,“就算我是金光瑶,你想怎么样?再给我一剑?还是带到云深不知处囚禁起来?还是等着仙门百家发现了以后,再关一次棺材?蓝曦臣,救得了我一时,你护得了我一世吗?”

“你是不是一直都把金光瑶当弟弟照看?可蓝忘机也是你弟弟,你舍得用剑刺穿他的心口吗?”丹玊眼里噙着泪水,用手指着蓝曦臣的心口,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失笑道,“可你刺我的那一剑可是毫不留情,一剑就贯穿了整个胸膛。蓝曦臣,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呢?”

“我……”

“蓝大宗主自然是放不下道义,放不下仙门,放不下姑苏蓝氏!那你要我跟着你做什么?做什么呢?!”

丹玊的泪晕开了眼角的妆,红彤彤的胭脂在脸颊边连成一片。他说完话,激动地上气不接下气。

“蓝宗主,我言尽于此。今天的话也请你听过算过,以后就莫要再来了。”

留下蓝曦臣呆呆地站在原地,丹玊从衣架上取了顶帷帽推开蓝曦臣便夺门而出,不作一丝停留。

蓝曦臣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脑中嗡嗡作响,一手支撑着桌面觉得头晕目眩。丹玊的一字一句都在他脑袋里炸开了锅。体内血气上下翻涌,腥甜的味道从喉咙里冒出,暗红色的血顺着嘴角流下。

……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蓝曦臣回过神,丹玊已经离开屋子许久了。他拾起朔月裂冰魂不守舍地一步一步迈出丹玊的房间,一层一层地走下碧云阁,又一步一步地从大门离开。

蓝曦臣心不在焉地走在湖边,却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究竟是他的阿瑶不见了?

还是他的阿瑶不要他了?

阿瑶,到底算他的谁呢?

义弟?知己?还是别的什么?

……

“你看,那是不是泽芜君?”

“不会吧,蓝氏的宗主怎会大清早的从碧云阁出来呢?你看错了吧。”

“也是。走吧,走吧。”

“不过你别不信,听说这泽芜君上次长春湖上除祟后被碧云阁的头牌请去喝茶了。两人说不定一眼瞧上了呗。”

“真的啊?我听说这碧云阁的丹玊公子可不轻易见人哒。也不知道这两个到底算是谁赚了。”

“哈哈哈哈,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什么端方雅正,最后还不是拜倒在一个男人的裤脚下。想不到堂堂泽芜君,竟然也是个断袖。”

“看来这姑苏蓝氏恐怕是要后继无人咯~哈哈哈哈!”

湖对岸穿着广陵墨氏校服的人三三两两地走过,对着蓝曦臣的背影一阵评头论足,瞧他走远了,才嘻嘻闹闹地散去。

天空中一阵电闪雷鸣,春雨刚过,雷雨又致,恐怕又是要到晴天霹雳的时候了。

碧云阁顶层,丹玊手中拿着帷帽,面无表情地眺望着蓝曦臣渐渐远去的背影。

“怎么?不和他走了?”

“……”丹玊收回视线,眼神转而深邃,“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

“看来那小宗主在你心里,可比他要紧。”摇了摇折扇,挑眉笑道。

“风筝已经系上了线,是放是收都在手中,不必急。”

“那于某人花了那么多银两,恐怕不只是为了让你在金麟台上演奏一曲。”

“那你花那么大力气,为了什么呢?”丹玊抬头,目光凝聚在这个又熟悉,又陌生的人身上。

“好戏,首先得有一个好的伶人才行,不是吗?”伸出手抹去丹玊眼角边晕开的胭脂,他又说道,“谁抵挡的住你这我见犹怜,卖乖扮惨的模样呢?”

“自导自演,还能置身事外。聂宗主可比我更深谙其道。”冷笑了一声,扭过头丹玊戴上帷帽,“我要去园子里看一看,还要烦请聂宗主捎我一程。”

“好。”

落花繁书

今天万圣节,

不给糖就捣蛋!

晚上来一发曦瑶

今天万圣节,

不给糖就捣蛋!

晚上来一发曦瑶


kimiko_panda

【金光瑶大魔王觉醒版】
看我高大威武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富帅瑶!

魔王大人求求带求收留求包养~~~永远臣服于你~~☺️

【金光瑶大魔王觉醒版】
看我高大威武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富帅瑶!

魔王大人求求带求收留求包养~~~永远臣服于你~~☺️

kimiko_panda

这个魔王有点可爱😊 不给糖就。。。。。。。放薛洋!🎃

薛洋:excuse me???

这个魔王有点可爱😊 不给糖就。。。。。。。放薛洋!🎃

薛洋:excuse 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