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散文

64639浏览    28370参与
方晓薏

对真空中的光速浪漫的简介——

“我希望永远走在你之前,去照亮所有你即将面对的黑夜。”

对真空中的光速浪漫的简介——

“我希望永远走在你之前,去照亮所有你即将面对的黑夜。”

盛水的觞

雨中笔记 Writing in rain

【2018年7月26号写的文字,因为重刷了大鱼海棠所以想发出来。那时候我真爱她。】


闹钟响的时候,我睁开眼睛。


虽然家里的窗帘都拉着,可是天也不该这么黑吧。


我就想完了,我不会睡到晚上了吧……


然后我突然听到雨水拍打墙壁的声音,响得跟瀑布一样。


我一下惊醒了,从床上跳起来,用力扯开窗帘,发现外面竟然下了那么大的雨,那么大,天都被下成了黑色。


我一下就想起了那一年,我们一起去看《大鱼海棠》,满世界都是水,我们像鱼一样在电影院里游——后来,后来电影散场的时候,我一包纸巾用得干干净净,眼睛肿成了桃子。


我对你说,你知道么,我从鲲死的时候就一直在哭,一直哭,到...

【2018年7月26号写的文字,因为重刷了大鱼海棠所以想发出来。那时候我真爱她。】


闹钟响的时候,我睁开眼睛。


虽然家里的窗帘都拉着,可是天也不该这么黑吧。


我就想完了,我不会睡到晚上了吧……


然后我突然听到雨水拍打墙壁的声音,响得跟瀑布一样。


我一下惊醒了,从床上跳起来,用力扯开窗帘,发现外面竟然下了那么大的雨,那么大,天都被下成了黑色。


我一下就想起了那一年,我们一起去看《大鱼海棠》,满世界都是水,我们像鱼一样在电影院里游——后来,后来电影散场的时候,我一包纸巾用得干干净净,眼睛肿成了桃子。


我对你说,你知道么,我从鲲死的时候就一直在哭,一直哭,到片尾眼泪也没能止住。


你回答了什么我忘了,我只记得,我们并肩站在广场上,天空中突然有两片巨大的乌云飘来,雷声涌动——要下雨了。


我拉着你走回家,我们真的是太累太累了,一进门就倒在舒服的床上,像两个初生的婴儿,依偎着,彼此却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然后,如出一辙的,我在梦里听到瀑布般的雨声,还有大得夸张的雷声——世界仿佛又变成了一片海,我是鱼,游在里面,上下沉浮。


那天西安真的下了很大的雨,整个空间都被各种落汤鸡刷屏了,小寨被淹,公车抛锚,西安成了海绵——还是那种被丢进海里的海绵……


你也不例外,你从我家被接走以后,车子就抛锚了,你被困在雨里。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你离开了以后,我们的城市好寂寞,我的鱼已经游回了大海,剩下我在干燥的鱼缸里醒来。


写到这里,天空中突然又响起一声惊雷,这次我从回忆中醒来了。


我摸了摸眼角,是湿的。


但这不是我在回忆我们的事的时候流下的矫情的眼泪。


刚才午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了一家花店,里面插满了鲜艳的蔷薇。我说,等我做完这某件事,我就买一束花给你。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总是做不完。


天黑了,花要枯萎了。


我很着急地喊着,老板,给我留一束花!


给我留一束花。


好看的,鲜艳的蔷薇,配着你的脸颊一定很美,很美……


我就那么喊着,然后,闹钟响了。


我觉得世界有点儿黑,于是拉开窗帘,看见楼下的树发狂一样摇摆,水池里的水跳起模糊不清的波澜。


西安又下暴雨了。


我伸手摸了摸眼角,是湿的。


kฅl ̑̑༉

记一次梦呓

  其实这是暑假要交的作业,一篇小随笔,写得很快细节没扣,望谅解。




  大家好,我是抱怨怪。


     现在居住于主人的身体里,当然里面的住客有很多,像惊喜怪,遗憾怪,回忆怪什么的,不过我一般跟惊喜怪老死不相往来,一见面就掐架,一般我胜出的几率比较大嘿嘿。


       我们靠主人产生的情绪长大,几乎每天我都能吃得很饱,不过开心怪到是老饿着,我想分点抱怨(我的食物)给他。


     但是他就像是看到了什...

  其实这是暑假要交的作业,一篇小随笔,写得很快细节没扣,望谅解。




  大家好,我是抱怨怪。


     现在居住于主人的身体里,当然里面的住客有很多,像惊喜怪,遗憾怪,回忆怪什么的,不过我一般跟惊喜怪老死不相往来,一见面就掐架,一般我胜出的几率比较大嘿嘿。


       我们靠主人产生的情绪长大,几乎每天我都能吃得很饱,不过开心怪到是老饿着,我想分点抱怨(我的食物)给他。


     但是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连忙跑开在一旁呕吐,他好像更虚弱了。

     空气有些沉闷,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通过鼓膜到神经中枢的传输,我们细细听着主人的自言自语


  “真是的,怎么又下雨,伞都没带,真够倒霉的。”


我好像长大了点,占据大脑旅舍的房间也相应增大,不过住在隔壁的憧憬怪倒是糟了秧,容身之处又小了一些。一起等雨停吧。


     沉沉地睡了些,耳边淅淅沥沥的雨声渐停,转而便是叽叽喳喳的抱怨。


     唉,虽然成长是可贵而必要的东西,但是我真不想眼睁睁看着其他小伙伴消失殆尽,今天,应该不会再长大了吧。


     黄昏,他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某些东西在悄悄膨胀。


     果然,我增大了,不只一点,昨天晚上开心怪走了,我很难过,不知不觉,我已经是情绪里的老大了,但面对此情况,我不知所措。


     墙面因为人员变化逐渐偏向灰暗,我不想再这样了。我开始考虑与这副身体的主导者作对。


     这天早上,太阳像四处发出的激光也关照了这间不太大的房子,一片狼藉。


     这几天因为我拒绝接收情绪,导致主人情绪起伏不定,昨天他愤怒地将桌上的花瓶砸向洁净的墙,有几道划痕,狰狞狂躁。


     但是就这短短的时间,似乎抱怨少了些,转成释放的快感,看起来有些欣喜的模样。


     值得高兴的是,主人找到了适合自己生活的方式。


      他有时会带着我们听听海浪起伏的声音,会走向森林的暗处探索新鲜。而我却好朋友开心怪也回来在我身边。


     记住噢,每天留意清晨第一缕照射进来的阳光,它会带走你的不开心哦~

      

     

 


千凝子

如梦令.茶盏清悠勿虑

茶盏清悠勿虑,请君夜来当饮。月拢青帐里,起筝未唱古韵。茶茗,茶茗,水煮清茶皎月里。

茶盏清悠勿虑,请君夜来当饮。月拢青帐里,起筝未唱古韵。茶茗,茶茗,水煮清茶皎月里。

千凝子

算了

我该写些什么呢,我开始敲击键盘。


可我发现我什么都写不了。


我无法袒露真心。


那就算了吧。


字字斟酌却要装出不掩国色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

我该写些什么呢,我开始敲击键盘。


可我发现我什么都写不了。


我无法袒露真心。


那就算了吧。


字字斟酌却要装出不掩国色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

leavelulu

诗人厌恶画家,即听众拒绝一对一的传播标准,忽略某一部位的光点。转而向解剖结构投入万分激情,符合绘画基础的要求。

简单问题:杀戮是不是权力,权力决定了杀戮的发生?在性方面犹如无知是否果真特色主义?

画家厌恶诗人,即豺狼不须等狮子下山表达意志,感觉是整个人生唯一的出路。恒常将欲念与爱相互联系,背离恐惧来源的愚蠢。

保存庸俗:跳跃是不是脱壳,爱情是想象的衍生物?今日失败的戏剧归咎于演员和时间、地点、天气。

诗人厌恶画家,即听众拒绝一对一的传播标准,忽略某一部位的光点。转而向解剖结构投入万分激情,符合绘画基础的要求。

简单问题:杀戮是不是权力,权力决定了杀戮的发生?在性方面犹如无知是否果真特色主义?

画家厌恶诗人,即豺狼不须等狮子下山表达意志,感觉是整个人生唯一的出路。恒常将欲念与爱相互联系,背离恐惧来源的愚蠢。

保存庸俗:跳跃是不是脱壳,爱情是想象的衍生物?今日失败的戏剧归咎于演员和时间、地点、天气。

千凝子

冥府

我跟着她,在黑暗中,缓缓地移动,我放空着身体,只有刺耳的水滴声,仿佛穿透了我的灵魂。


我看到了那盏飘摇的灯,里面的烛火摇曳,在安静的嘶吼着,她还在走,好像牵着我走。


我看见她青色的斗篷,露出一截水蓝色的纱,和大团大团的牡丹花,那仅仅是一个背影,但我有些害怕。


我们一直在走,我好像漂浮着,又好像在那盏灯里,水滴那么的讨厌。


有一扇雕花的门,她推开了。


光,银杏树,书案和一张琴。


有一个女子,她穿着金色的长裙和披风,她有一卷书。


她没有说话,我不记得了,好像过了几千年,门上好像写着,


冥府。

我跟着她,在黑暗中,缓缓地移动,我放空着身体,只有刺耳的水滴声,仿佛穿透了我的灵魂。


我看到了那盏飘摇的灯,里面的烛火摇曳,在安静的嘶吼着,她还在走,好像牵着我走。


我看见她青色的斗篷,露出一截水蓝色的纱,和大团大团的牡丹花,那仅仅是一个背影,但我有些害怕。


我们一直在走,我好像漂浮着,又好像在那盏灯里,水滴那么的讨厌。


有一扇雕花的门,她推开了。


光,银杏树,书案和一张琴。


有一个女子,她穿着金色的长裙和披风,她有一卷书。


她没有说话,我不记得了,好像过了几千年,门上好像写着,


冥府。

leavelulu

高石英瓷,出自山东淄博市硅酸盐研究所。世人乐意拿高石英瓷和骨瓷比,除开材质上的差异。第一关心的,应该是颜色。

高石英瓷的器具呈现牙黄色,这是一种让人吃不下饭的颜色,所以我改称鹅黄色。

考虑到我从来没见过鹅,因此不便继续阐述了。

国内买高石英瓷,品牌只能选硅元,除少许茶杯是手绘花纹,其余餐具均为机器贴花烧制。

书面说法,在高岭土里加石英,是了不起的创造,叫它新型陶瓷。

日常家用,湖南醴陵五彩瓷,比较漂亮,图案丰富。可选的品牌是红官窑。

我对比过硅元与红官窑的茶杯,前者比后者高一个价位。然则杯盖设计十分不合理,檐口过浅,杯身摇晃不定,非扎马步健将,无法安心使用。

再者,它是贴花的,釉...

高石英瓷,出自山东淄博市硅酸盐研究所。世人乐意拿高石英瓷和骨瓷比,除开材质上的差异。第一关心的,应该是颜色。

高石英瓷的器具呈现牙黄色,这是一种让人吃不下饭的颜色,所以我改称鹅黄色。

考虑到我从来没见过鹅,因此不便继续阐述了。

国内买高石英瓷,品牌只能选硅元,除少许茶杯是手绘花纹,其余餐具均为机器贴花烧制。

书面说法,在高岭土里加石英,是了不起的创造,叫它新型陶瓷。

日常家用,湖南醴陵五彩瓷,比较漂亮,图案丰富。可选的品牌是红官窑。

我对比过硅元与红官窑的茶杯,前者比后者高一个价位。然则杯盖设计十分不合理,檐口过浅,杯身摇晃不定,非扎马步健将,无法安心使用。

再者,它是贴花的,釉中彩。

红官窑的器具,手绘,釉下彩,梅兰竹菊出现频率最多,可见其设计师年事已高。

两者的釉面,硅元自然匀净一些。在藏污纳垢方面,表现衰弱。去污能力和骨瓷比还是逊色了一点。

至于,釉上彩、釉中彩、釉下彩等等,问的最勤快的问题是否有毒。我一般只买釉下彩。

当然,有些描金彩绘的餐盘,过于美貌,但无疑是釉上彩,又有何妨。

千凝子

一支歌

他坐在窗子上,

摇晃着双腿,

用嘶哑的声音,

哼着缠绵的曲调,

“我的爱人,

欺骗了我的爱人,

你想让我相信吗,

白色月光的湖畔,

你我在拥谁入怀。

我想让你相信吗,

那玻璃般的美丽带子,

勒死了多少人,

鲜红的,

甜美的,

粘稠的血液,

顺着流下去

顺着流下去,

用湖水交融,

我们会彼此欺骗,

直到死在童话里。”

风里他的头发在飘,

歌声附着在我的耳朵里,

甜腥的酒液钻入谁的肠胃,

我愿意和他同归于尽。

他坐在窗子上,

摇晃着双腿,

用嘶哑的声音,

哼着缠绵的曲调,

“我的爱人,

欺骗了我的爱人,

你想让我相信吗,

白色月光的湖畔,

你我在拥谁入怀。

我想让你相信吗,

那玻璃般的美丽带子,

勒死了多少人,

鲜红的,

甜美的,

粘稠的血液,

顺着流下去

顺着流下去,

用湖水交融,

我们会彼此欺骗,

直到死在童话里。”

风里他的头发在飘,

歌声附着在我的耳朵里,

甜腥的酒液钻入谁的肠胃,

我愿意和他同归于尽。

淮岚

尘里光里、日計

 

一:

何晚翻了个身,窗户里透出的模糊昏暗的晨光照入房间里和高楠赤裸的背上。房间的空气稍微湿润还有薰衣草的淡香。何晚从被窝里伸手关掉了不再吐气的加湿灯。

  “你不冷吗?”何晚咪缝着眼睛用沙哑的嗓音低声道。何晚的喉咙在早上总是像吞了揉成团的砂纸,疼的要命。也可能是因为高楠昨天太用力的缘故吧。

  “我有考试今天。”​高楠起身从衣柜里翻找出内裤穿上。内裤已经有点旧了颜色还好但是腰带松垮漏出高楠的股缝。何晚意识模糊但是本能的摸上几把清晨自己挺立的家伙侧身抱起被子裹得严实。

    “我煮了热水和鸡蛋,起来自己吃。筷子我喂了,...

 

一:


何晚翻了个身,窗户里透出的模糊昏暗的晨光照入房间里和高楠赤裸的背上。房间的空气稍微湿润还有薰衣草的淡香。何晚从被窝里伸手关掉了不再吐气的加湿灯。

  “你不冷吗?”何晚咪缝着眼睛用沙哑的嗓音低声道。何晚的喉咙在早上总是像吞了揉成团的砂纸,疼的要命。也可能是因为高楠昨天太用力的缘故吧。

  “我有考试今天。”​高楠起身从衣柜里翻找出内裤穿上。内裤已经有点旧了颜色还好但是腰带松垮漏出高楠的股缝。何晚意识模糊但是本能的摸上几把清晨自己挺立的家伙侧身抱起被子裹得严实。

    “我煮了热水和鸡蛋,起来自己吃。筷子我喂了,你起来看看还有没有水吧。”房间门打开高楠披着外套进来,靠近床前扒拉开被子。他一直很不喜欢何晚蒙头睡觉的习惯,嘴唇轻轻碰上何晚干燥的唇角,听到平稳的呼吸声不由微笑,还替他把被子掖到脖子底下露出他的小脑袋,然后拉上外套拉链。把他今天要穿的衣服塞到床尾。也许是冰冷衣物的进入,何晚皱眉轻哼一声把腿缩了起来。

 

    高楠出去轻轻关上了门。筷子踱步到他身侧,侧头蹭着他的脚踝还用细长的尾巴撩抚着。高楠套好鞋子揉了一把筷子的小脑袋,回了几声它的叫唤便带上钥匙出门去了。南方的冬天虽然谈不上冷得刺骨,但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总是被附上一层湿冷,然后冷透整个身体让你打个结实的冷颤。高楠戴上兜帽扯高了衣领快步朝校门走去,他都懒得把手伸出来去买热气腾腾的早餐了。

  床边的手机震动响起一如既往的闹铃,何晚划掉了成五分钟后继续便翻身趴着继续睡,接连几次他终于看清楚了时间,双手撑起疲软的身体,然后起身再缩成一团。筷子在门外嗷嗷叫唤:“哎呀知道啦。”何晚觉得和猫咪对话是一种乐趣。他吞咽一口微腥的唾液,下次不可以在刷牙之后再做了,不然自己都懒得刷牙了。从床尾掏出捂得温热的衣物套上布满红色点星的身体。套上棉拖啪嗒啪嗒的走出房间,捞起筷子扛在肩上后边刷牙边把水煮鸡蛋敲碎,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脖子上几颗若隐若现的草莓,他知道今天要带围巾了。

   高楠和何晚已经在一起一年有多了,具体时间是靠着记日子的APP在算。他们有自己的大学生活,有租着一房一厅的小套间。有一只刚满半岁的家猫叫筷子,是乌云盖雪的漂亮毛色。他们喜欢约朋友一起来家里吃火锅。是何晚先追的高楠,高楠一下子就答应了。何晚比高楠精瘦还高上几厘米,但是是高楠压何晚。

  他们只是普通人。

(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

 

  ​

困室

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或许就是连看着他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窒息般的酸楚痛感。

爱到骨子里了,生怕失去他。

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或许就是连看着他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窒息般的酸楚痛感。

爱到骨子里了,生怕失去他。


leavelulu

近两个月才知道福柯,惭愧。惭愧在于,我极少读社科哲学,完全念不了。那些静心口服这么多流食的人,不得不说脾胃异于他人。有时候,本能意识是比研读著作更有利于自身的。我在小时候,喜欢爬树,摘枣子,取蝉蜕,看一群蚂蚁,为它们的蚁后搬饼干。我就知道,群众的命运止步于此。 ​​​

近两个月才知道福柯,惭愧。惭愧在于,我极少读社科哲学,完全念不了。那些静心口服这么多流食的人,不得不说脾胃异于他人。有时候,本能意识是比研读著作更有利于自身的。我在小时候,喜欢爬树,摘枣子,取蝉蜕,看一群蚂蚁,为它们的蚁后搬饼干。我就知道,群众的命运止步于此。 ​​​

Cipha.

《小吃店老板娘》


我搬家后,每天放学的必经之路上多了一片空地,大概是像小型夜市的地方,好几个小吃摊摆在那儿,人来人往。
其中有一个摊子,叫东北大娘,是卖铁板烧的。所谓铁板烧,就是一块铁板,下面大概有煤气灶什么的东西吧,在铁板上烤土豆和豆腐,还可以炒菜,烤肉什么的。土豆是切好的长条状,我吃过几次,没有什么味道,还是豆腐更合我胃口。第一次去的时候非常紧张,不敢说话,在摊子前站了二十分钟老板问我要什么后才支吾着要了一串香肠。也许它们的精髓就在调料上吧,但是也并吃不出来什么,大概是有孜然花椒之类的。但是每次去吃都要感叹一番:小吃的精髓果然都深藏在夜市里啊。豆腐是外酥里嫩,一面焦一面嫩,很烫,所以极适合在冬季里吃,温度会刚...


我搬家后,每天放学的必经之路上多了一片空地,大概是像小型夜市的地方,好几个小吃摊摆在那儿,人来人往。
其中有一个摊子,叫东北大娘,是卖铁板烧的。所谓铁板烧,就是一块铁板,下面大概有煤气灶什么的东西吧,在铁板上烤土豆和豆腐,还可以炒菜,烤肉什么的。土豆是切好的长条状,我吃过几次,没有什么味道,还是豆腐更合我胃口。第一次去的时候非常紧张,不敢说话,在摊子前站了二十分钟老板问我要什么后才支吾着要了一串香肠。也许它们的精髓就在调料上吧,但是也并吃不出来什么,大概是有孜然花椒之类的。但是每次去吃都要感叹一番:小吃的精髓果然都深藏在夜市里啊。豆腐是外酥里嫩,一面焦一面嫩,很烫,所以极适合在冬季里吃,温度会刚刚好,对于味蕾也是极好的安慰,这恐怕就是所谓廉价的美味吧。
经营这个摊子的是一对夫妻,头发都花白了,听口音也的确像是从东北来的。一开始是老板在做铁板烧,而老板娘在后面准备食材,打打下手,老板的动作极其熟练,有时欣赏他做铁板烧的动作也是赏心悦目的。第一次去的时候观察他,动作娴熟且不犹豫,手也不抖,甚至怀疑过他有超忆症,不过后来证明他的确有时会忘。后来他们又重新分工了,老板娘接手做铁板烧,老板去做烤冷面了。其实一开始由于我的先入为主的性格,所以看着老板娘不甚熟练的动作我是有点不满的,但是后来也慢慢接受了,估计他们也不容易,不然为什么还要多一个人做。对于美食的执着和我的强迫症使我越发频繁的出现在这个摊位上,老板娘甚至都认识我了,这本来不在我的预期中的。有时我也一边吃豆腐一边奇怪为什么她会记得我,大概因为我年纪小吗,而且还穿校服。我自认为面容并不出众,她没理由记得我的。而且她还记住了我喜欢吃什么,我每次去都吃豆腐的,香菜葱都要,不要辣。她看到我来了就摊一份豆腐,一句“还是豆腐?”算是问候了,有时候我们会聊两句,老板娘笑得淳朴。每次接过豆腐,递过钱,道了谢后再转身,晚霞晕染,眼前的一切总是无比开阔,晚风吹拂把我唤醒,仿佛与那个小摊子就是两个世界了。
我也不去其他摊位,也不点烤冷面,一份豆腐就一直吃下去,也不吃土豆,不仅是因为我的强迫症,有时也心疼她。土豆烤起来油烟很大,况且我还更喜欢吃豆腐。热油溅起来很烫,所以我很少要蔬菜,因为蔬菜在切的时候会需要靠近铁板。她几乎一整天就要这么站着,所以我经常会去支持生意。下雨的时候如果我没带伞她就会帮我打包好。现在想想我的经常造访也是对她能力的肯定吧。
后来由于学业的关系,我渐渐地少去那个摊子了。于是又一次去吃的时候,往日的问候多了一句:“好久没来啦?”,我们聊了一会,又道谢告别了。这时我恍然想起似乎从没见过他们的孩子,也没听他们提起过,他们的生活只有彼此,每天都忙忙碌碌。记得我大概是寄托对孩子的思念吧。
我知道我有一天又会从这里离开的,可能很难再回来了,希望在离开前还能对他们说一句保重吧!


544241957
leavelulu

KOL向群众低头,成了KOC。太可笑了,顿时信达雅了吗?这话应该说给某淘听,听听,别指望扒创作者的比基尼给自己做大衣。免费的内容真好吃,反流性食管炎是迟早的事。 ​​​

KOL向群众低头,成了KOC。太可笑了,顿时信达雅了吗?这话应该说给某淘听,听听,别指望扒创作者的比基尼给自己做大衣。免费的内容真好吃,反流性食管炎是迟早的事。 ​​​

leavelulu

有一次去酒店,在卫生间里发现纸巾上有血,十分惊奇,红色的血,看起来比较新鲜。津津有味研究了两分钟,设想万种可能性。洗手时看见食指被割破了(纸巾盒是不锈钢做的)。罪魁祸首,是我的手。可见疼痛有时,迟钝异常。我曾路过一辆装垃圾的大卡车,层层叠叠的塑料瓶,向外倾斜,一阵风刮过,随时准备压死行人。我站在山下,挪不动脚,想跑,久久收不到大脑指令。可见命运有时,冥冥注定。

有一次去酒店,在卫生间里发现纸巾上有血,十分惊奇,红色的血,看起来比较新鲜。津津有味研究了两分钟,设想万种可能性。洗手时看见食指被割破了(纸巾盒是不锈钢做的)。罪魁祸首,是我的手。可见疼痛有时,迟钝异常。我曾路过一辆装垃圾的大卡车,层层叠叠的塑料瓶,向外倾斜,一阵风刮过,随时准备压死行人。我站在山下,挪不动脚,想跑,久久收不到大脑指令。可见命运有时,冥冥注定。

很大风
蔬茉

原生家庭

糟糕的原生家庭是过分掌控,或大量持续地索取,父母只是相对年龄上年长,但并一定每一对父母都成熟,明白爱正确地表达爱,内心亦非更有能量。一个孩子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可能途中擅自离开,兀自切断音讯,保持独立顽强地生长。硬生生地成为强大的人。能渡自己,再回头渡整个家庭。

当然也可能极度自毁。两极分化常常出现。

双方并没有对等的东西可以交流。家庭成员心中多少都有些淡漠,并没有真的爱对方。不管承不承认,家庭成员甚至可以说是最冷酷的,甚至不如陌生人惊鸿一瞥的温柔。并没有真正的大爱,没有生死的出现,很难起波澜重新出俗,这时候亲情的爱,是很烂的。至于平日里,只有一些不切实际浮于表面的关心,名义上的为你好。

这就是...

糟糕的原生家庭是过分掌控,或大量持续地索取,父母只是相对年龄上年长,但并一定每一对父母都成熟,明白爱正确地表达爱,内心亦非更有能量。一个孩子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可能途中擅自离开,兀自切断音讯,保持独立顽强地生长。硬生生地成为强大的人。能渡自己,再回头渡整个家庭。

当然也可能极度自毁。两极分化常常出现。

双方并没有对等的东西可以交流。家庭成员心中多少都有些淡漠,并没有真的爱对方。不管承不承认,家庭成员甚至可以说是最冷酷的,甚至不如陌生人惊鸿一瞥的温柔。并没有真正的大爱,没有生死的出现,很难起波澜重新出俗,这时候亲情的爱,是很烂的。至于平日里,只有一些不切实际浮于表面的关心,名义上的为你好。

这就是原生家庭并不是每个人的避风港,安全的港湾,有可能是地狱,触目惊心。只想极力逃脱,像极了沙漠中的鱼。

二次唯读文学工作室

《平行维度》第三章(下) 误入虎穴(下) 文独梓毅著

第二天。

“叮铃铃。”手机一响,杨元武无精打采的从床上坐直身体,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摸索着手机的位置。刚接通电话,电话那边就开始聒噪起来:“杨哥,你不是说要和我见面聊聊吗?我就在校门口呢,你怎么还没来啊?”杨元武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吃了一吓,忙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对这电话匆忙的说一句:“你等着,我马上来。”就挂断了电话,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照常,出了门要做一段地铁,杨元武买了票,走进了地铁列车,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倚靠着门扶手,闭起眼睛养神。过了不到十分钟,车厢里挤满了人。有两个穿着斗篷的人走进车厢,坐在了杨元武身边的两个位置。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儿,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周围,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杨元武身...

第二天。

“叮铃铃。”手机一响,杨元武无精打采的从床上坐直身体,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摸索着手机的位置。刚接通电话,电话那边就开始聒噪起来:“杨哥,你不是说要和我见面聊聊吗?我就在校门口呢,你怎么还没来啊?”杨元武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吃了一吓,忙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对这电话匆忙的说一句:“你等着,我马上来。”就挂断了电话,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照常,出了门要做一段地铁,杨元武买了票,走进了地铁列车,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倚靠着门扶手,闭起眼睛养神。过了不到十分钟,车厢里挤满了人。有两个穿着斗篷的人走进车厢,坐在了杨元武身边的两个位置。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儿,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周围,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杨元武身上。

“大哥,你看!”一个斗篷人指了指杨元武,“这个像不像昨天我们遇到的那个小子?”

“简直一模一样!我们现在不好下手,人太多,等到他下了车,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把他绑了,给我们老大送过去。说不定老大一高兴,封我们哥三个什么总管那就太好了。”另一位斗篷人兴奋的说,“二弟,盯好他,别让他跑了。”

杨元武闭着眼睛,却把这两个斗篷人的话听的是一清二楚,顿时杨元武冷汗直冒,他试着眯起眼睛,看着地铁门上的线路图,离学校还有两站。地铁缓缓地停在了站台里,杨元武手掌沁出了大把大把汗。过了一小会儿,地铁的关门警示灯响了,车门缓缓的关上。说时迟那时快,杨元武跳起身子,凭着矮小精瘦的体格钻出了地铁门。两个斗篷人茫然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地铁已经开动了,两个斗篷人气急败坏,口中念念有词,刹那间地铁门被炸开了,两个保安走出了被迫停下来的地铁列车,急吼吼的奔向杨元武逃走的楼梯。

杨元武喘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辨认了一下路线,最后沿着大道跑向学校。两个斗篷人紧随其后。正当杨元武忙着逃跑的时候,前面的交通岗指示灯突然变成红色,十字路口的车辆仿佛在进行一百米田径比赛,飞也似的驶过交通岗,宛如一道滔滔不绝的天河,把道路两边划开。杨元武不顾红灯,猴子一般窜过马路。两个斗篷人紧随其后,召唤出道道紫光射击杨元武。两个人笨拙的穿过马路,一辆车驶过,正好压住斗篷人们的衣角。两个人只好停下拉扯斗篷,又一辆车擦车而过,不偏不倚,正好撞到两个斗篷人,顿时鲜血横流。

杨元武还没有跑多远,空中突然飞过来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正正好好砸在了杨元武头上,杨元武眼前一黑,摔倒在地。正当杨元武打算丢弃这个砸在他头上的黑色东西时,他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东西,这是一本厚厚的黑皮书,上面还有四个烫金大字——《法术启蒙》,很显然是那两个斗篷人怀里掉出来的。杨元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趁着其他人还没有看见,悄悄的把书藏在了衣服里,转头就往学校走去。

校门口,一个头发棕黄色的男生四处打量着,看到杨元武,立马就跑了过去,给了后者一个热情的拥抱。

“老哥!我想死你了!上了这个初中之后,我俩就再也没见过面了。今天好不容易见个面,走!我请你去吃好的!放开肚子吃!你不尽兴我跟你急!”小黄毛用着他的左手啪啪的拍着杨元武的背,搞得杨元武一阵干咳。说话的这位叫做孙宪,杨元武的小学同学,家里有权有钱,自己就是个准富二代。还是家里的独苗,天生就倍受父母宠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全校师生,只和杨元武合得来。他爹给他什么好东西,杨元武总能分到一杯羹。

“咳咳……我说老孙,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个样子,出手阔绰啊!”杨元武一脸坏笑,右手很自然的就搭上了孙宪的肩膀,“说吧,这次又搞到什么好东西了?急吼吼的叫我来?”

孙宪和杨元武对视了几秒,终于克制不住了,激动的说:“你看我搞到啥了?超级加强版玩具烟雾弹。这个东西可值钱了!一颗就要几百块,点燃一颗就可以让烟雾弥漫整个街区!要不,咱们俩找块空地试试?”

“不用了不用了,一颗就要几百块,想必是好的,应该很好用。”杨元武捧着一颗玩具烟雾弹放在眼睛下面看,一颗玩具烟雾弹差不多有半个核桃那么大。孙宪一掏兜,变戏法似的抓出一把玩具烟雾弹,塞到杨元武手里。

“拿去玩,不够我还有!”孙宪很随意的说。杨元武两眼发光,腾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拍在了孙宪的身上:“够哥们!下次你们老师留作业时,包在我身上!”两人对视一笑,离开了校门口。殊不知暗处,有两个身影在暗中观察。

“大哥,这个人就是那小子的朋友,我看这个人比那个小子好对付,不如我们把他绑架了,强迫那小子乖乖过来进洞,岂不美哉?”“好啊,二弟,你脑子还是挺灵光的嘛!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得空把他绑了,绝对让那个小子乖乖投降!”

……

杨元武回到了家,瘫软在书房里,这是他平常学习的地方。杨元武打开书桌旁的抽屉,里面装的都是孙宪曾经给过他的宝贝。杨元武掏出玩具烟雾弹,郑重的放在抽屉的一角。又合上了抽屉。

“母亲自从生下我后,就跑到帝都的工地里打工,常常半夜不回家。今天又是属于自己的时间。”杨元武束上围裙,煎着一个鸡蛋。用烤面包机烤了两个面包,把鸡蛋夹在中间,权当三明治吃了,吃完了之后就回到书房写作业。

叮铃铃……

手机响了,杨元武接通了电话,是母亲在工地上嘱托杨元武按时睡觉,准时写完作业。杨元武胡乱的答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思绪又回到了数学题上。

叮铃铃……

电话又响了,杨元武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阴森而低沉的声音:“你朋友在我手里,他自己说他姓孙。如果你不想让他死,明天晚上来城西面帝都工业区三号厂房,不许带人,不许报警,否则我立刻让他死给你看!”咔哒,电话被挂断了,杨元武吓得瘫软在地上,冷汗交流。

孙宪被抓了!

杨元武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本黑皮书落在了地上,杨元武拾起那本书,正是那本《法术启蒙》,杨元武坐回桌子上,把这本厚厚的书规规矩矩的放在桌子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开了这本书。

“我倒要看看,法术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leavelulu

换言之,传播失去信宿,类似“我爱你,你却从来不在我的梦中出现”的陈词滥调。此时,唯盼有人推翻这一番假话,抛出自我表达并非孤立,仍旧与他人有关。那么,说话的人,应该考虑重新认识超语言的概念。

换言之,传播失去信宿,类似“我爱你,你却从来不在我的梦中出现”的陈词滥调。此时,唯盼有人推翻这一番假话,抛出自我表达并非孤立,仍旧与他人有关。那么,说话的人,应该考虑重新认识超语言的概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