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散文随笔

7000浏览    1208参与
慢霜
常为嵇康携琴酒,不学阮籍哭穷途...

常为嵇康携琴酒,不学阮籍哭穷途。

常为嵇康携琴酒,不学阮籍哭穷途。

慢霜
我想我会变得像夜一样寂静的。不...

我想我会变得像夜一样寂静的。不再过问时间的去向,惹了尘埃。空气虽清冽如飞花刀冷,却能吸进肺里,让委顿的茉莉拥有再开的希望。也愿心居一地,有清荷几叶,翠竹几横,花光几缕,才听疏风又听雨,既看青山又看书。 图是在重庆磁器口拍的灯

我想我会变得像夜一样寂静的。不再过问时间的去向,惹了尘埃。空气虽清冽如飞花刀冷,却能吸进肺里,让委顿的茉莉拥有再开的希望。也愿心居一地,有清荷几叶,翠竹几横,花光几缕,才听疏风又听雨,既看青山又看书。 图是在重庆磁器口拍的灯

慢霜

兰州一夜(B面)

     那些野麦子和黄河一样黄,竖立着,
     像一根根琴弦,这个城市是它的琴箱。
     他指如蝴蝶,在枝叶上跳跃。他眉头深皱,
     仿佛藏了一万多个秘密。
     当他的学生沏好茶,像瀑布一样地倒在他的陶碗里,
     我觉得他是在大雪纷飞里弹琴。...


     那些野麦子和黄河一样黄,竖立着,
     像一根根琴弦,这个城市是它的琴箱。
     他指如蝴蝶,在枝叶上跳跃。他眉头深皱,
     仿佛藏了一万多个秘密。
     当他的学生沏好茶,像瀑布一样地倒在他的陶碗里,
     我觉得他是在大雪纷飞里弹琴。

     

     蓝色,
     是黄河水底的蓝倒映出的光,
     打在他灰色的身上。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三千八百五十多公里,
     并不是为了一晌欢愉,他跳上了舞台的琴弦和鼓。
     杯子和麦芽的沫无法解释人心为何如此摇曳,
     他想也许是他不够狠也许是他不够硬也许是他不够没有道德。
     边缘总是那么容易划伤自己,
     于是他决心和当初一样,狠心冷面。

     他挑动琴弦,黄河水便奔腾不息,
     滚滚浪涛裹挟着泥沙俱下,整个城市都布满金色。
     一个城的人都围在他的面前,虔诚而坐,
     生怕黄河因为琴止而截流。
     铁桥漆黑,那不是夜,
     那是一个从库尔勒奔跑而来的新疆女孩的长发,
     散乱不已,横贯了中山桥的南北。
     他的琴弦从巴颜喀拉山北麓拉到了渤海的湾处,
     琴弦上激流着浑浊,他是一个金城歌手,
     一个不存在的歌手。

慢霜

老柳。

    从兰州回来已经很久了,深夜里,突然想起老柳。

    心里泛起一丝温暖,像是指尖感受到燃烧的纸烟一样。

    温暖的距离刚刚好,而且带着味觉。

    柳遇午,江湖人称老柳,60后,是舌头乐队的创始人之一。

    老柳在livehouse,就像是鱼在水里,三十年不辍。


    老柳是独立音乐界的老江湖,
   ...

    从兰州回来已经很久了,深夜里,突然想起老柳。

    心里泛起一丝温暖,像是指尖感受到燃烧的纸烟一样。

    温暖的距离刚刚好,而且带着味觉。

    柳遇午,江湖人称老柳,60后,是舌头乐队的创始人之一。

    老柳在livehouse,就像是鱼在水里,三十年不辍。


    老柳是独立音乐界的老江湖,
    他见证了这个行业的辉煌,也曾让这光芒照到了一点自己,
    而最终,这些璀璨又与他毫无关系。
    老柳注意这个蓝色空间里的每一个细节,并且及时干预。

    那一晚,刚好b哥在。
    但老柳依然是气氛之王,在这里,即便有b哥和刘堃在,老柳依然是燃点的主宰。
    老柳总笑着说,这么多年了,什么都没有,难道连眼力见也没有嘛。
    说完大笑。


    凌晨两点多,乐队开始收拾东西,酒客和听众们都在散去,
    老柳夹着烟说,我最喜欢酒吧的这个时候。
    说完沉默了很久。

    老柳的上一个女朋友据说是德国人,这一个女朋友也刚离开,
    只留下三只猫给他。
    老柳说,为了这三只猫他专门买了一个电视,
    晚上不在家时,就将电视开到动物频道给猫们看,这样猫不至于寂寞。
    最后,我开车送他回家,
    下车时他说,现在挺好的,我有女朋友时,总是太假了。
    然后就消失在夜色里。
    回北京的飞机上,我一直在听他的偷渡,
    并给他发信息告诉他,听的感受,
    他给我回,x哥你高兴就好,还加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老柳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
    你侮辱他,他不会动摇什么。
    你溢美他,他也不会有什么过多的喜悦。
    老柳就是这样。他不会告诉你,他曾经如何光芒万丈,
    不会告诉你,他音乐背后的忧郁和伤痕是究竟为何,
    也不会像歌里一样问你,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那个啥。

    他只会在歌里唱:男人就该空空荡荡,
    男人就该一错再错,
    男人就该半途而废,
    男人就该无法自拔。
   
    然而他又会唱:
    我要重新开始,再也不再不再,今后一定一定。
    我向毛主席保证,向每一块钱保证。
    赶紧,赶紧,赶紧,赶紧,赶紧,赶紧……

    无尽的赶紧之后,老柳却还在那里,
    还在那局促的空间和蓝色的灯光里。

玉堇

橘子的日常

 第一个橘子 

烟花还在耳畔爆裂着响,绚烂到极致的光映照着蜜糖橘可爱的形状。我观望这烟火,嚼着橘子。舌上心尖也都是蜜淋淋的甜味。

逐渐逝去的光亮使我不觉得皱眉——这样就看不准脚边的一小筐橘,取不了喜人的甜美了。摩挲着手中略显光滑的橘子,有些困恼。 平时懒得要死,自然也不想挪一挪去拿车里的大灯。而且那灯一开,通天的亮,直晃得人眼。 

说起来这筐橘子,还是你在临行前备上的。不由分说的拿下好些零食,弄的我气恼了好久。但是,我知道,橘子是特贡的,你从来都知道我最命魂萦梦是橘子的一点酸甜,一片朱红。 到了林间才发现,咯吱作响的零食并不合适。反倒是甜...

 第一个橘子 

烟花还在耳畔爆裂着响,绚烂到极致的光映照着蜜糖橘可爱的形状。我观望这烟火,嚼着橘子。舌上心尖也都是蜜淋淋的甜味。

逐渐逝去的光亮使我不觉得皱眉——这样就看不准脚边的一小筐橘,取不了喜人的甜美了。摩挲着手中略显光滑的橘子,有些困恼。 平时懒得要死,自然也不想挪一挪去拿车里的大灯。而且那灯一开,通天的亮,直晃得人眼。 

说起来这筐橘子,还是你在临行前备上的。不由分说的拿下好些零食,弄的我气恼了好久。但是,我知道,橘子是特贡的,你从来都知道我最命魂萦梦是橘子的一点酸甜,一片朱红。 到了林间才发现,咯吱作响的零食并不合适。反倒是甜蜜的橘子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夜,显得格外温情动人。 

——2019年 大年初一—— 

第二个橘子 

静坐画画是件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在阳光媚人的午后。静静享受缓缓流淌的时光,将心中的美好留存在这一尺见方的纸上。

都说“纸上终觉缘来浅”,是对的,我亲验过的。 盯着不足三步之遥的橘子,颇觉无力。橘子稳稳地躺在白布上,摆出聚拢的造型。暖黄灯光下映着橙红的橘皮,心有点痒痒,觉得口中淡了些。

但是迫于你的“淫威”,不敢上手,画室里的石膏像也好似怂恿似的,直愣愣地看着那三颗红橘。

 你推门而入,我小心翼翼地叠好自己小心思,稳妥地放进心底。却怔住了,你手里一袋橘子,互相推挤着,叫嚣着甜香。 “歇一会?”你说。我感动的几乎要落下泪来——你递给我一个鲜橘。慢慢剥着橘皮,小心瞄着你。你笑笑:“知道你馋,台上的橘子放了好几日了。再买一袋,也好让你的学长学姐们多练练静物。”

心中似乎被橘皮上的暖色填满,亮堂堂的。 

至于后来学长学姐们抱怨一连画了好几天的橘子,甚至吃了几个瘪瘪的橘子时,我笑了笑。 

鲜橘甚是香甜。

 ——2019年 美术高考前期—— 

第三个橘子 

匆匆跑动的我面上已泛起薄粉,深深吸了一口校门口的空气,停了下来。 湛蓝如洗的天空上游着浅浅的白云——是个好天气,如果不是你板着张脸的话。

我知道我会时不时犯丢三落四的臭毛病,但是这绝不是你嫌弃我的理由——毕竟你已经习惯了一边状似恼怒地数落,一边递给我落下的东西,看着我眸带笑意。 

我接过文件夹,低声说了句再见,转头便跑。偷偷摸摸地回头去看你是否还在,望着校门外的柏油马路,已经没有你的身影,有点失落。 

回到班里,闹哄哄地同学笑着闹着,我坐到座位上,准备拿出学案。打开文件夹的刹那我愣了,喧嚣也化为不重要的背景音效。一枚尚显青涩的橘子躲在文件夹内,与文件夹浅浅的绿相互映衬,愈发的喜人。

 我咧咧嘴,没笑出来。两天前与你吵了一架,还没有冰释前嫌。竟是你先示了弱。 我细细地品着橘子,稍甜显酸,还没到吃橘子的季节,橘子也没有经那一遭霜打,没有红艳艳的皮相和饱满的筋骨。 可我觉得,此橘甚好。

 ——2019年 国庆假期前一天—— 


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吃橘子,也特别特别喜欢爱我的你们。


云间蜂鸟
《生活杂谈》 托尔斯泰在《安娜...

《生活杂谈》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那么问题在于,幸福的家庭之所以幸福的原因何在呢?
        我想,幸福的家庭必然是充满爱的。而爱源自内心的自恰与给予,需要换位思考,共情与体谅。
        有时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一个男人他不是一个好的儿子,他也做不了一个真正好的父亲,也成不了一个好的...

《生活杂谈》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那么问题在于,幸福的家庭之所以幸福的原因何在呢?
        我想,幸福的家庭必然是充满爱的。而爱源自内心的自恰与给予,需要换位思考,共情与体谅。
        有时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一个男人他不是一个好的儿子,他也做不了一个真正好的父亲,也成不了一个好的丈夫。  
        为什么这么讲呢?其实人的一生要经历不同的阶段,从孩子到成年,结婚生子,为人父母,再看着自己的孩子走同样的路,经历同样的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唯一不变的是变本身。我们在这场人生大戏中不断取得新的角色和头衔,而这些角色之间不是独存断裂的,而是一体延续、甚至是多重叠加的。我们只有在不同的角色扮演中获得对不同角色的生命体验,才能更好的去理解其他角色的脚本,去巧妙的处理好各种人设关系,灵活穿梭于各种角色的乱花渐欲而不迷失,进而获得丰富的生命体验,最终获得爱的能力和能量。
        幸福的“潘多拉盒子”要想打开,得靠爱的力量。而爱,是尊重,是自尊自爱前提下内心愉悦的给予;是尊重他人独立人格与自我发展需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勿滥施于人的个体行动;是尊重生命、敬畏自然,养我浩然之气,敬天悯人的博大胸怀和超然无我的大境界。

黛飛

妈妈的柳桃花

我喜欢柳桃花源于一条花背小狗,我叫它辛巴,希望它像狮子王,然而它温顺的就像一只小羊。辛巴是母亲家收养的一条流浪狗,它漆黑的眼睛上方盖着黑色的皮毛,脊背点缀着几朵白色花纹,就像云朵落在了墨缸里……样子非常可爱,又懂事乖巧。有天辛巴做了妈妈,生了五只小狗,都是黑白花。我喜欢的不得了,就抱起一只玩耍,辛巴跟在身后,生怕你夺走它的宝贝。我坐在花盆边逗小狗,辛巴也蹿上花盆看护它的孩子,不料,它跳上花盆的劲头过猛,一下压断了一棵刚种下的花……

母亲生气的打了辛巴,辛巴害怕的逃走了,等第二天家人才发现辛巴带着孩子失踪了。而母亲栽培的那棵花也彻底失去生机……母亲坐在门外生气地说:“它还来劲了,说一句就跑...


我喜欢柳桃花源于一条花背小狗,我叫它辛巴,希望它像狮子王,然而它温顺的就像一只小羊。辛巴是母亲家收养的一条流浪狗,它漆黑的眼睛上方盖着黑色的皮毛,脊背点缀着几朵白色花纹,就像云朵落在了墨缸里……样子非常可爱,又懂事乖巧。有天辛巴做了妈妈,生了五只小狗,都是黑白花。我喜欢的不得了,就抱起一只玩耍,辛巴跟在身后,生怕你夺走它的宝贝。我坐在花盆边逗小狗,辛巴也蹿上花盆看护它的孩子,不料,它跳上花盆的劲头过猛,一下压断了一棵刚种下的花……

母亲生气的打了辛巴,辛巴害怕的逃走了,等第二天家人才发现辛巴带着孩子失踪了。而母亲栽培的那棵花也彻底失去生机……母亲坐在门外生气地说:“它还来劲了,说一句就跑了了……真是一条忘恩失义的狗!”

我倒觉得辛巴是一条有个性的狗,我对母亲说:“不就是一棵花吗?没有六道轮回,而辛巴可是一条生命啊!”

“可你知道,那是一颗柳桃花啊,我要了几回,邻居才送我的,在咱这方圆几十里都没有这花的品种,很珍贵的……”母亲黯然神伤地说着。

“辛巴还带着一群小狗狗呢?”我无比担心的说。

“你爸爸找了一个早上都没找见……哎,狗脾气真大!”母亲叹了口气。

一晃半月过去,辛巴杳无音信。一天的中午,我正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那一刻9.11爆发,美利坚合众国的高楼大厦连续发生三起爆炸……震惊之余,我忽然听见狗狗的叫声。急忙跑出门,看见辛巴带着它的狗崽回来了,那些浑圆的胖墩墩的小狗狗跟在辛巴身后,而辛巴体毛油亮,像是刚从浴室出来,干净得一尘不染……这是怎么一回事?辛巴冲上来趴在我怀里嘤嘤的叫着,既有兴奋也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我捧着它的头问:“你去了,辛巴?辛巴,你可回来了!”他汪汪的叫着回应着我,然后来到那棵柳桃花盆前,不停地叫着……我不经意间看见花盆中间有一棵小芽,带着一小片绿叶刚刚冒出泥土……我惊喜的抱住辛巴,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知道柳桃发新芽才回来的?太奇怪太神奇……我感觉不可思议。

父母也放下新闻大事,跑出来看辛巴,辛巴同样附在父亲怀里嗷嗷地叫……当母亲看到柳桃重生,她眼睛立刻笑出弯月说:“哎呀,柳桃活了,活了!”没想到母亲一直坚持浇水竟然挽救了垂死的柳桃花。虽然柳桃属木质,不喜多水,但嫩芽却需要充足的水分。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辛巴的孩子也长大了,成了我们家忠实的看门护院的卫士。“柳桃花也争开不待叶,盛开于枝头。它芳菲烂漫、妩媚鲜丽,如一片片红霞,与门前的几株杨树相衬映,形成了桃红树绿、柳暗花明的春日胜景。 春天是属于花朵的,柳桃花也为万紫千红的春天增添了一抹绚丽的色彩。”“千朵秾芳倚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摘录)

转眼秋来,柳桃花百开不怠,给秋色赋“吟诵”了一首永不凋零的颂歌。母亲围着花盆看,花枝高挑,柳叶明亮,根本没有与秋飘零之意。母亲招呼父亲出把力,把花盆抬进屋,以免早霜伤了柳桃花。父亲也乐此不疲支持母亲养花护草,他认为勤劳不但能陶冶情操,还能增长栽培技术的知识。今年夏末父亲就收获了母亲辛勤栽培的万寿菊,小小的庭院开满黄澄澄的万寿菊,简直就像铺在院子里的一块金绒地毯……这种小头菊花散发着浓郁的药香,晒干后可用作药用,能清热利湿,止咳治痢,在《中华本草》中有详细记载。

生命是花,爱是密,这是一朵花开出的一段回忆。

 


黛飛

月亮

  • 图文/黛飛


八月十五的月亮就必须是团圆之月吗?写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有父母在的时候,天涯海角共明月,心里也月暖风和。而如今只剩我一个人了,月圆即圆,月缺花残。

我躺在床上,从一个深沉的梦里醒来。身边坐着Joe,小女孩的脸,苍白而困顿。我躲过她的目光望向窗外,一轮明月洒在花边的窗帘上,树影印在镂空的蕾丝上,呈现一朵花一样的影子,暗暗的又明晃晃……想必快天明了。

我想起她唱的那首歌《妈妈》,我又想起我写的那个长篇《妈妈》。故事就像流萤飞行不定,又像这月光冰冷地照着人心。我想起一颗苍白的心,我在那里时常迷失自己。就像当初走在窗外的的某个小巷里,让月影像波浪那样在身上滚过,让树影...

  • 图文/黛飛




八月十五的月亮就必须是团圆之月吗?写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有父母在的时候,天涯海角共明月,心里也月暖风和。而如今只剩我一个人了,月圆即圆,月缺花残。

我躺在床上,从一个深沉的梦里醒来。身边坐着Joe,小女孩的脸,苍白而困顿。我躲过她的目光望向窗外,一轮明月洒在花边的窗帘上,树影印在镂空的蕾丝上,呈现一朵花一样的影子,暗暗的又明晃晃……想必快天明了。

我想起她唱的那首歌《妈妈》,我又想起我写的那个长篇《妈妈》。故事就像流萤飞行不定,又像这月光冰冷地照着人心。我想起一颗苍白的心,我在那里时常迷失自己。就像当初走在窗外的的某个小巷里,让月影像波浪那样在身上滚过,让树影像伙伴一样,聚散离合,最后把自己绑进房间,一囚就是十年……只剩这月光了。

“你再睡会吧?”我听见Joe胆怯的声音。

我时常对她发火,脾气暴躁的原因我也不得而知,在凝固的沉默里,我总是自以为是,认为她无知而愚蠢。她却说:“无知是福”。如果在70年代或更早期时,这话有点道理,如今时代的更迭,人不自安,还恪守祸福简直不可理喻。可是忽然我的心就会软下来,透过月光她脸上有一颗晶莹的泪珠。岂止是我一个人的世界,还有她的悲伤。

“对不起……”我说。

“是我不好!”她回答着,用手捂着脸。我拉住她的手,做起来,病痛忽然消散。生命中我们谁能不犯错,一起迷惘,一起奋斗,又一起寻找真理……

此刻,只有这月亮明白我们的幸福,只有逝去的人明白,我们想她……

 

2019年9月9日16:36:39



黛飛

天蓝色的百褶裙

打开衣柜,很多漂亮的裙子,但我却很少穿,出门,我总是一身运动装,淡蓝色的花开着迷乱的诱惑,你找不出这套运动衣究竟有什么不对,以一种独特的风格让世界为它的设计和图案着迷……我喜欢这身舒适的衣服……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会放下写作,穿这身衣服在耀眼的光明里展示此刻的风流。忽然我回想起那条天蓝色的百褶裙……那是姐姐的第一条裙子。

姐姐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温存美好,在我印象里,她高傲的就像一个公主,不知是谁把她宠坏了,她对谁都不好,没人告诉她的不对,她一直挥霍着我们可贵的亲情,但都不以为然。因为她美丽,她非常漂亮,这就是理由。

记得某年的校庆,姐姐穿着白色的衬衣,天蓝色的百褶裙,走在上学的路上,她...



打开衣柜,很多漂亮的裙子,但我却很少穿,出门,我总是一身运动装,淡蓝色的花开着迷乱的诱惑,你找不出这套运动衣究竟有什么不对,以一种独特的风格让世界为它的设计和图案着迷……我喜欢这身舒适的衣服……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会放下写作,穿这身衣服在耀眼的光明里展示此刻的风流。忽然我回想起那条天蓝色的百褶裙……那是姐姐的第一条裙子。

姐姐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温存美好,在我印象里,她高傲的就像一个公主,不知是谁把她宠坏了,她对谁都不好,没人告诉她的不对,她一直挥霍着我们可贵的亲情,但都不以为然。因为她美丽,她非常漂亮,这就是理由。

记得某年的校庆,姐姐穿着白色的衬衣,天蓝色的百褶裙,走在上学的路上,她在我前面,就像一朵美丽的花,那么美好,芬芳馥郁。那么动人,让我记忆犹新。学校正在表演团体操,姐姐领操。只有她一人站在高高的表演台上……音乐阵阵,白云悠悠,阳光明媚,少女如花……那情景就像一幅画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每每翻起来,感觉此生再没有可比的瞬间。如果你看过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如果你能从画家深沉的眷恋里找到自己的回忆,我们就是心存善良和美好的孩子……

现在姐姐和我一样喜欢运动装,也有一套开着兰花的永不凋零运动衫……她那条天蓝色的百褶裙早就夭折在岁月里。然而有些美好掺杂着残酷,时常抓挠我们的心……亲情大概永远不需要用加减法计算,有的是不图回报的付出,没有便是零……没有谁愿意告诉大家,少年时代姐妹间的小矛盾,青年时代的疏远,中年时期的“缅怀”……都是五味瓶中最难忘的味道。一切都过去得飞快,就像《魔女宅急送》里的琪琪,即便骑着扫把飞快的穿越城市,也无法赶上光阴岁月的流逝……但是岁月带走了颜值也能磨平菱角,当我们各居天南地北,发着短信,姐姐说:我想你。我答:我也是……此刻,再也没有了斤斤计较……天涯海角,家人闲语,灯火可亲。

  • 图文 | 黛飛




黛飛

生命的意义

  • 图文 | 黛飛

人对生命总是怀有敬意,可就在那么一天,这种敬意突变成冒险。那时回头你再看,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敬意本身就是要完善生命的意义,诠释此生的作为。假如我只是保全性命,此生与意义无缘。
写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是负担,我经常在愉快中体会各色人生,把自己的生命植根在我喜欢的事件和人物中,而我此生未了的心愿都因写作而延伸和充实。这是无法替代的愉快...有时灵感突然爆发,就无法遏制一部故事的诞生……从上期的长篇到另一部长篇的诞生都是灵感的洪流。预计两年或更久完成“杰作”。也许这期间我要完善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独善其身与天涯海角看尽世间繁华与落寞。以此丰富写作经验,...

  • 图文 | 黛飛

人对生命总是怀有敬意,可就在那么一天,这种敬意突变成冒险。那时回头你再看,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敬意本身就是要完善生命的意义,诠释此生的作为。假如我只是保全性命,此生与意义无缘。
写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是负担,我经常在愉快中体会各色人生,把自己的生命植根在我喜欢的事件和人物中,而我此生未了的心愿都因写作而延伸和充实。这是无法替代的愉快...有时灵感突然爆发,就无法遏制一部故事的诞生……从上期的长篇到另一部长篇的诞生都是灵感的洪流。预计两年或更久完成“杰作”。也许这期间我要完善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独善其身与天涯海角看尽世间繁华与落寞。以此丰富写作经验,分享自我中独特的文化魅力和风格。我相信水到渠成的童话!也相信从前未完成的目标,现在我有能力追求并活到繁花似锦。不是说:瘦月亏久满自来吗!
你看,生命权、自由权以及在各种权利中享有地位的盛誉不取决于别人,而是自己!就像我看一座山,如果不见雪峰就需要我走更多的路,看尽众山方知不同。生命也一样,如果只为活着而活着,那只是单纯的寿命而已。




黛飛
花 图文|黛飛 我在马塔书城看...


图文|黛飛


我在马塔书城看到一本法国华裔作者写的书《flowers》,是一本大胆而开放的自我爱情故事。虽然文笔并不流畅,内容过于俗性,但却让我忽然想起几天前买的一盆玫瑰。它有三种色彩:水粉、深粉、黄。特别是水粉的花头,清香四溢,开得就像一个美人。可不久,花就凋零了,新发的枝丫还透着幼稚的紫色。说来我最喜欢月季的叶,是花中最美的叶。锯齿的缦圆形均等地分布着叶脉和筋骨。每一棵花茎上都有含苞待放的骨朵。唯独叶片三叶一枝,分布均匀,油绿华美。花开花落,由此想到那位作家,就像这花一样,开着青春和美好,经停很多驿站,最后败落,老去。花也一样,苁蓉的来到你家,若你辛勤浇灌,还要懂得它的生存...


图文|黛飛


我在马塔书城看到一本法国华裔作者写的书《flowers》,是一本大胆而开放的自我爱情故事。虽然文笔并不流畅,内容过于俗性,但却让我忽然想起几天前买的一盆玫瑰。它有三种色彩:水粉、深粉、黄。特别是水粉的花头,清香四溢,开得就像一个美人。可不久,花就凋零了,新发的枝丫还透着幼稚的紫色。说来我最喜欢月季的叶,是花中最美的叶。锯齿的缦圆形均等地分布着叶脉和筋骨。每一棵花茎上都有含苞待放的骨朵。唯独叶片三叶一枝,分布均匀,油绿华美。花开花落,由此想到那位作家,就像这花一样,开着青春和美好,经停很多驿站,最后败落,老去。花也一样,苁蓉的来到你家,若你辛勤浇灌,还要懂得它的生存习性,方能一睹花的娇柔和美丽。过了花期,满盆都是绿色,自然没有三色堇那么矫揉造作、美艳夺人。可花开花夕都是光阴的故事;就像一段婚姻,当初是美好的,你追逐的那个女孩,一起玩耍,一起游戏,一起看电影,一起拍拖,然后你再送她回家,分别,小小的分别,各回各家。头粘在枕头上还有空间想她,一些小美好,接踵而至,直抵梦境。可结婚就不同了,无论你们蜜月去往何处,天涯海角你们总归要一起出来,一起回去,一起睡觉。属于各自的空间被挤满,就像自己的地盘突然被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占据了,而这个霸主却因法律责任要在你的领地横行一辈子。当然你会疲惫,或许就在新婚之后,你的失落感就会出现。最后,你巴不得她早死。

我忽然想起了马里亚斯,他在那颗苍白的心里也曾这样困惑不解。

一株美丽的花,就像我的月季,它无私的为你绽放时,你欣赏赞美,等它衰败时,你又做了什么?花是好的,但需要精心打理。荣时,你也不必吹花嚼蕊;落败时要明白生命的尽头。

黛飛

图文|黛飛


我在马塔书城看到一本法国华裔作者写的书《flowers》,是一本大胆而开放的自我爱情故事。虽然文笔并不流畅,内容过于俗性,但却让我忽然想起几天前买的一盆玫瑰。它有三种色彩:水粉、深粉、黄。特别是水粉的花头,清香四溢,开得就像一个美人。可不久,花就凋零了,新发的枝丫还透着幼稚的紫色。说来我最喜欢月季的叶,是花中最美的叶。锯齿的缦圆形均等地分布着叶脉和筋骨。每一棵花茎上都有含苞待放的骨朵。唯独叶片三叶一枝,分布均匀,油绿华美。花开花落,由此想到那位作家,就像这花一样,开着青春和美好,经停很多驿站,最后败落,老去。花也一样,苁蓉的来到你家,若你辛勤浇灌,还要懂得它的生存习性,方能一...

图文|黛飛


我在马塔书城看到一本法国华裔作者写的书《flowers》,是一本大胆而开放的自我爱情故事。虽然文笔并不流畅,内容过于俗性,但却让我忽然想起几天前买的一盆玫瑰。它有三种色彩:水粉、深粉、黄。特别是水粉的花头,清香四溢,开得就像一个美人。可不久,花就凋零了,新发的枝丫还透着幼稚的紫色。说来我最喜欢月季的叶,是花中最美的叶。锯齿的缦圆形均等地分布着叶脉和筋骨。每一棵花茎上都有含苞待放的骨朵。唯独叶片三叶一枝,分布均匀,油绿华美。花开花落,由此想到那位作家,就像这花一样,开着青春和美好,经停很多驿站,最后败落,老去。花也一样,苁蓉的来到你家,若你辛勤浇灌,还要懂得它的生存习性,方能一睹花的娇柔和美丽。过了花期,满盆都是绿色,自然没有三色堇那么矫揉造作、美艳夺人。可花开花夕都是光阴的故事;就像一段婚姻,当初是美好的,你追逐的那个女孩,一起玩耍,一起游戏,一起看电影,一起拍拖,然后你再送她回家,分别,小小的分别,各回各家。头粘在枕头上还有空间想她,一些小美好,接踵而至,直抵梦境。可结婚就不同了,无论你们蜜月去往何处,天涯海角你们总归要一起出来,一起回去,一起睡觉。属于各自的空间被挤满,就像自己的地盘突然被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占据了,而这个霸主却因法律责任要在你的领地横行一辈子。当然你会疲惫,或许就在新婚之后,你的失落感就会出现。最后,你巴不得她早死。

我忽然想起了马里亚斯,他在那颗苍白的心里也曾这样困惑不解。

一株美丽的花,就像我的月季,它无私的为你绽放时,你欣赏赞美,等它衰败时,你又做了什么?花是好的,但需要精心打理。荣时,你也不必吹花嚼蕊;落败时要明白生命的尽头。

2019.9



慢霜
月光以三十万公里每秒的速度奔向...

月光以三十万公里每秒的速度奔向四百六十五米每秒自转的地球,洒在大地上。你端坐如湖,安静得像一碗粥,纯净的眼神是柿子上的霜。秋风斜柳钿,蟾光染蝶衣。

月光以三十万公里每秒的速度奔向四百六十五米每秒自转的地球,洒在大地上。你端坐如湖,安静得像一碗粥,纯净的眼神是柿子上的霜。秋风斜柳钿,蟾光染蝶衣。

慢霜

In The Pines

     不久,我就要离开温榆河了。
     我想我会有不舍之名,却没有留恋之实,
     就像它并没有温和的榆树伫立河堤。
     我想我不会同情那有些干瘦的水库,
     也不会埋怨分裂它如撕开两条裤腿的南北沙河,
     它们摆出两条腿的架势,欺骗大家它们即将牛逼地奔跑,
  ...

     不久,我就要离开温榆河了。
     我想我会有不舍之名,却没有留恋之实,
     就像它并没有温和的榆树伫立河堤。
     我想我不会同情那有些干瘦的水库,
     也不会埋怨分裂它如撕开两条裤腿的南北沙河,
     它们摆出两条腿的架势,欺骗大家它们即将牛逼地奔跑,
     却日复一日地停留在那里。
     撕开温榆河,就是它们最大的成就。 

     一些金属的材料,总是在震动,
     那只是时间和风一起形成的铙钹,在简化了的结构面前,
     进入了我。
     就像那些碧翠的水,坠落在我的喉咙。
     它们总是钟情于管道,就像人们需要钻进地铁。

     你回到石器时代,钻木取火,只是为了点一根烟。
     你不会陌生,太阳还是那个太阳,
     月亮还是那片月亮,地球还是这地球,
     你还是你。
     他们总是笑你与众不同特立独行,
     你却总是笑他们千篇一律毫无分别。
     就像他们总是笑你千篇一律,一样。

     炊烟产生炭黑,眉笔也产生,
     它们都沾染微笑。
     千千万万的路和时光里,所有的微笑都将熄灭,
     所有的热情都将消减,一如所有的拥抱都会变冷。
     夕阳和暮雨一样,都要黑夜。

     你身上掉下了一只云雀。
     啊?
     你掉了一只云雀。
     不,不是我的。
     不,是你掉的。
     我不知道。
     我知道,我看见的,我看见它从天堂落下,再从你的身上掉下来的。
     ……


北雅

安稳

是秋风渐起、树叶掠过的时候,天际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杏色,丝缕纠缠的云越飞越高。

悬铃木的树冠不知何时稀落起来,叶子边缘变得枯黄,透过叶隙愈发能看清如洗的天空,清亮明朗的颜色。这样卷了边儿的树叶,在风的催促下,摩擦起来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的,如千百的铜铃摇曳着,好像声音真的是悬挂着的球果发出来的。

路边的矮墙上,蔷薇又是盛开。

午后的阳光,恰好的温暖。

矮墙后头,白色的小楼,不知是时光的催促,还是阳光的倾洒,总觉得透着一抹暖色。

落地窗开着一道缝儿,白色的薄纱鼓起又落下。

午后的风,恰好的舒爽。

他躺在地毯上,躺在白色的柔软里。他合着眼睛,睫毛微微颤着,在眼下投出小片影子,影子的形...

是秋风渐起、树叶掠过的时候,天际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杏色,丝缕纠缠的云越飞越高。

悬铃木的树冠不知何时稀落起来,叶子边缘变得枯黄,透过叶隙愈发能看清如洗的天空,清亮明朗的颜色。这样卷了边儿的树叶,在风的催促下,摩擦起来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的,如千百的铜铃摇曳着,好像声音真的是悬挂着的球果发出来的。

路边的矮墙上,蔷薇又是盛开。

午后的阳光,恰好的温暖。

矮墙后头,白色的小楼,不知是时光的催促,还是阳光的倾洒,总觉得透着一抹暖色。

落地窗开着一道缝儿,白色的薄纱鼓起又落下。

午后的风,恰好的舒爽。

他躺在地毯上,躺在白色的柔软里。他合着眼睛,睫毛微微颤着,在眼下投出小片影子,影子的形状像一丛小小的树冠。

窗框的影投在他的脸上,一道浅浅的灰色,轻飘飘地落在他的鼻梁。

纤细的脚踝上系着一道玄黑的线,线穿过的铃也把影子投在地上。

大家都安稳地睡着。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

广口瓶君

动物庄园读后有感

“窗外的动物们先看看猪,再看看人,又反过来先看人后看猪,但他们再也分辨不出人和猪又什么分别了。” 这从动物庄园中节选的一小段让我印象尤其深刻。这句话出现在全篇的结尾,算是对全文做了精练的总结。在一开始,动物们被农场主奴役,后面动物们被智者点醒,开始了他们的革命。猪作为更加聪明的动物,为其他动物计划未来,而猪的贪欲以及动物们的浑浑噩噩导致这场革命以猪的残暴统治告终。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没有读过任何一本讽刺文学,而这本书让我对讽刺文学有了美好的第一印象。作者乔治·奥威尔对人性的透彻解读更是让我感叹作者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对人的本质有如此清晰的认识。



动物庄园中有两种动物...

“窗外的动物们先看看猪,再看看人,又反过来先看人后看猪,但他们再也分辨不出人和猪又什么分别了。” 这从动物庄园中节选的一小段让我印象尤其深刻。这句话出现在全篇的结尾,算是对全文做了精练的总结。在一开始,动物们被农场主奴役,后面动物们被智者点醒,开始了他们的革命。猪作为更加聪明的动物,为其他动物计划未来,而猪的贪欲以及动物们的浑浑噩噩导致这场革命以猪的残暴统治告终。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没有读过任何一本讽刺文学,而这本书让我对讽刺文学有了美好的第一印象。作者乔治·奥威尔对人性的透彻解读更是让我感叹作者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对人的本质有如此清晰的认识。




动物庄园中有两种动物,一种是压榨别人的动物和被压榨的动物,他们的性格弱点共同造就了动物庄园的现状。猪们无疑是贪婪的,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选择无情的压榨其他的动物。动物们以及庄园外的人类,都有着同样的弱点,同样的丑恶嘴脸,哪怕他们互换角色,最后悲剧的结果都是相同的。这让我不禁想到了历史上的一场场的革命,一场场的起义,成功与否,一个朝代最后终究被另一群相似的人给推翻,最后腐败再次被推翻,就像滚车轮一样。猪没能打破历史的车轮,反而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只是猪成为了挥舞鞭子的施暴者,而其他动物从革新者变成了被压榨到最后一点骨头粉的可怜人。这本书里的猪也好,历史里起义的领袖也罢,也许他们最初的愿望是美好的,他们希望为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却鲜少有人能不被人性弱点以及权利带来的快感给腐蚀。




再说这群随波逐流,愚昧的动物们,难道他们不需要对被压榨的结果负任何责任么?我看未必,当初他们也是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也是自己的利益,才选择跟随猪的领导起义。他们盲目的服从猪的领导,缺乏思考,导致最后可怜的被猪利用,他们不得不背负起自己行为的后果,还依旧欺骗自己,现在已经比曾经更好了。




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事情是我也曾浑浑噩噩,盲目的接受一切塞进脑海里的东西,也为了一时的冲动背负了严重的后果,对于是非早已分辨不清楚了。这样的我,以后是否也会成为此书里描写的动物一样,被压榨却不自知呢?


文笔不好,纯碎有感而发。


北雅

下班后的一个半小时,她倚靠在沙发上,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炒菜,凉拌的熟食和超市新蒸的馒头。

只有餐厅的灯亮着,她窝在客厅幽暗的角落,微微喘着气,她在等家人回来,一起晚饭。

她一整天几乎没有落座过,连排课,判小测,单独辅导,解决各种鸡毛蒜皮,一次一次被打乱工作计划,又再次整理接下来的安排。下班后,她又站了很久。

她的脚腕酸疼,连着筋,眼延伸到小腿。

她的身上却散发出带着热气的油烟子味儿,粘在她的睡衣上、手臂上、脖子上、脸上。

她想啊,她才二十五岁,就粘着这些味道,陌生又抓人的味道。就像她即将面临的人生,日复一日,一圈一圈。

她仿佛很久没有弹琴、作画,书架上一笔一笔写下的句子犹如...

下班后的一个半小时,她倚靠在沙发上,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炒菜,凉拌的熟食和超市新蒸的馒头。

只有餐厅的灯亮着,她窝在客厅幽暗的角落,微微喘着气,她在等家人回来,一起晚饭。

她一整天几乎没有落座过,连排课,判小测,单独辅导,解决各种鸡毛蒜皮,一次一次被打乱工作计划,又再次整理接下来的安排。下班后,她又站了很久。

她的脚腕酸疼,连着筋,眼延伸到小腿。

她的身上却散发出带着热气的油烟子味儿,粘在她的睡衣上、手臂上、脖子上、脸上。

她想啊,她才二十五岁,就粘着这些味道,陌生又抓人的味道。就像她即将面临的人生,日复一日,一圈一圈。

她仿佛很久没有弹琴、作画,书架上一笔一笔写下的句子犹如上辈子的来信。不过这些纸笔,也都还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

她当然想鲜花拥簇、微风拂面,她也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但空中楼阁,不可能搭建。

她也想啊,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柴米油盐,俗气得很又脱离不开。但是她也真实地活着,不敷衍的,认真地活。

有点儿像仙子下凡人间,苟且着妥协着,骄傲着鲜活着。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清韵心鸣
清韵心鸣

行走陕南

作者:清韵心鸣

说走就走的旅行,拥有看景的心情,才是至关重要的!

北雅

错过

玻璃窗灰扑扑的,一层又一层的尘埃,早就蒙上了眼睛。窗框锈迹斑斑,蛛网粘黏着,永远也扯不断似的。

外头云压得很低,风擦着地面掠过,街上空无一人。

白日里,房间幽暗,而且空荡荡的,不见什么生活的痕迹。

扶手椅上的人蜷着手脚,他埋着脸,露出灰白的脖颈,呼吸声很规律。计算机的屏幕闪烁着刺目的光,使他的影子在墙上颤抖。

窗台上,一捧向日葵灿烂地绽放着,看着椅子上的人。这一簇金黄色,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仿佛是这世界唯一的色彩,在满目黑白灰里,显得不合时宜。

把花放在这里的人已经走了。

熟睡的人,手指神经质似的一跳、一跳。

你是我错过的人间烟火。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

玻璃窗灰扑扑的,一层又一层的尘埃,早就蒙上了眼睛。窗框锈迹斑斑,蛛网粘黏着,永远也扯不断似的。

外头云压得很低,风擦着地面掠过,街上空无一人。

白日里,房间幽暗,而且空荡荡的,不见什么生活的痕迹。

扶手椅上的人蜷着手脚,他埋着脸,露出灰白的脖颈,呼吸声很规律。计算机的屏幕闪烁着刺目的光,使他的影子在墙上颤抖。

窗台上,一捧向日葵灿烂地绽放着,看着椅子上的人。这一簇金黄色,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仿佛是这世界唯一的色彩,在满目黑白灰里,显得不合时宜。

把花放在这里的人已经走了。

熟睡的人,手指神经质似的一跳、一跳。

你是我错过的人间烟火。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