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数学

34130浏览    2870参与
予愿Ayuan.
(帮朋友做个群宣,感兴趣的可以...

(帮朋友做个群宣,感兴趣的可以加入√)
数者组织Q群:906936550
创办者简书主页:https://www.jianshu.com/u/01148114713e
承蒙关照。

(帮朋友做个群宣,感兴趣的可以加入√)
数者组织Q群:906936550
创办者简书主页:https://www.jianshu.com/u/01148114713e
承蒙关照。

快乐每一天1st
906岁的博士的白猫

胡言乱语

ssr=∑(Yi-Y)的平方=Beta1的平方·l xx


知道这个能让我变欧吗……(胡言乱语)

ssr=∑(Yi-Y)的平方=Beta1的平方·l xx


知道这个能让我变欧吗……(胡言乱语)


冰块子其实很帅

【语数】In your eyes

阅读需知

是自己家的语文和数学

想写他们渴望互相理解的样子

是最近的摸鱼

是个短打

【】内为第一人称

【both】为第三人称

人名

数学:江霾

语文:任轩柏

  【Math】

  在你的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每当我在午后的暖阳下,靠着书架轻抿一口微微冒着白烟的黑咖啡。

  我会想到你的眼睛,如同黑曜石般的耀眼深邃。

  我想我大概是不可能看透你。

  同样的景色,在我眼中,只是不同的数据的不同体现。函数的平上入去将整个世界刻画到小数点后每一位。

  我总是会想着,属于他的美,属于他的世界,在他的眼,是什么样子。

  【Chinese】

 ...

阅读需知

是自己家的语文和数学

想写他们渴望互相理解的样子

是最近的摸鱼

是个短打

【】内为第一人称

【both】为第三人称

人名

数学:江霾

语文:任轩柏






  【Math】

  在你的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每当我在午后的暖阳下,靠着书架轻抿一口微微冒着白烟的黑咖啡。

  我会想到你的眼睛,如同黑曜石般的耀眼深邃。

  我想我大概是不可能看透你。

  同样的景色,在我眼中,只是不同的数据的不同体现。函数的平上入去将整个世界刻画到小数点后每一位。

  我总是会想着,属于他的美,属于他的世界,在他的眼,是什么样子。

  【Chinese】

  每当我看着他靠着手臂,在办公桌前沉思,他苍蓝色的眼会闪烁着一中异常耀眼的光芒。

  或许平时只能体会灿金色的热情,苍蓝的一半总是在沉默。

  他说他不懂什么叫做美。

  他说一切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可能想不到,他自己就是“美”。

  我会经常看到他在午后的暖阳下,书本轻放在他的鼻尖,阳光模糊了他的棱角。

  他就是一首诗,一首我永不会写完的诗。

  【Both】

  某一天的晚上,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或许仍是江霾在熬夜在攻克某个难题,或许仍是任轩柏在回忆某一位故人。

  台灯微弱的灯光不足以让他们看清这个世界。

  任轩柏走向江霾,摘掉了他的眼镜。

  江霾愣住了。

  【Math】

  我的视野突然变得模糊,晕黄的灯光下,我看到任轩柏的眼,黑色的,仍有着微光,模糊之际,一切都朦胧着。

  我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他所说的“美”。

  他的手撩起我的发,我只是看着他。

  【Chinese】

  他的反应不像平常那样敏捷。

  甚至有点呆滞的可爱。

  他用他的眼认真的看着我,我清晰的看到我的脸倒映在那苍蓝色海洋。

  我想这个时候我大概进入了他的世界。






感谢您的阅读w

沈雀南.

数学×语文(搞事向)

看这个标题就知道阿雀是来搞事的🌝

撒欢儿式文风警告


隐私问题,没用真名


又名《论一个知道老班有lof账号的写手的求生欲》🌚


还是隐私问题,没用老班真实的姓


只是感觉“武”字很适合他(曾经被他骂哭的阿雀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希望这篇文章能减轻你对开学的恐惧,万一你踏进校门时,看见两个老师手臂相挽呢?


“唔……”


语文默默站在教室的门口,看着数学狠狠敲着一同学的脑袋。那位可怜的同学没躲开,疼得龇牙咧嘴,出了声。


冬天,所有人都把自己裹得像个糯米团子,只有一颗脑子露在外面,但不幸的是,这位同学,她并没有带上它。


“我问你,这是什么?”数学厉声道...

看这个标题就知道阿雀是来搞事的🌝

撒欢儿式文风警告


隐私问题,没用真名


又名《论一个知道老班有lof账号的写手的求生欲》🌚


还是隐私问题,没用老班真实的姓


只是感觉“武”字很适合他(曾经被他骂哭的阿雀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希望这篇文章能减轻你对开学的恐惧,万一你踏进校门时,看见两个老师手臂相挽呢?


“唔……”


语文默默站在教室的门口,看着数学狠狠敲着一同学的脑袋。那位可怜的同学没躲开,疼得龇牙咧嘴,出了声。


冬天,所有人都把自己裹得像个糯米团子,只有一颗脑子露在外面,但不幸的是,这位同学,她并没有带上它。


“我问你,这是什么?”数学厉声道。


“额……二元一次方程……”


“那你的移项还有合并同类项呢?自己难道就没觉得不对劲吗??”


“……”


同学把头埋得极深。


“说话!!!”


同学吓得抖三抖。


数学坐在讲台后面,那位同学站在讲台前面,数学仰头死盯着她,气氛一时极其诡异。


刚才那一嗓子,她只觉得数学把口水全都喷在了她脸上。而且,最重要的是,数学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啊。咋就……咋就这么凶捏?


而且……这真的只是一个二次方的事啊,虽然这种错误是又双叒叕地犯了。这位同学委屈得想飙泪。


(没错就是我哈哈哈哈,好像没啥光荣的)


语文又在门口站了好久,但碍于面子,没好意思让数学看见,终于……预备铃工作完毕后两分钟,上课铃来接班时,数学终于看到了在外面冻得直跳脚的语文。


语文以为终于可以扑进带有暖气的教室的怀抱了,结果迎面而来的是数学一脸懵逼的表情。


“啊?……已经,上课了?”数学好晕乎。


“不知今夕是何年”这句话,数学总是用来批评上课睡觉的人,结果,现在,用在他自己身上也相当的合适。


语文搓搓发红的手,抬头望着数学——对,没错,就是抬头,语文博览群书,学富五车,恰恰证明了,浓缩的都是精华。(武老师我对不起您,下跪,磕头)


数学垂头看了一眼娇小(?)的语文,扔下一句“对不起啊”,急忙溜走。


什么嘛……语文的脸上也挂上了同款一脸懵逼表情包,看着数学渐远的背影,撇了撇嘴——好像总感觉什么不太对头。


算了算了,都快冻死了,他没再多想,大步流星地跨进了教室。


忽然,一阵声响在背后炸开,吓了他一跳。


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被数学骂得超惨的女孩。也是他的课代表,气喘吁吁地抱着一摞书和水杯,离他不过半步远。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老师你还没进去啊啊啊!我差点撞你身上了知道嘛!!!吓死我了啊啊啊!!!!!要是水洒了你还不得掐死我?!


女同学心里默默吐槽,却还是心虚地笑了笑:“抱歉啊老师,可能是我太快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太慢了呗?


我慢还不是因为数学?拖了那么久的堂!


拖堂还不是因为批评你?


哼╯^╰语文心里不太爽。


“啊,没事,放讲桌上好了。回去吧。”语文笑得依旧温润如玉。


(以上均为真实事件改编。顺便说一句,武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借用一下人设嘿嘿嘿)


“噗嗤——”


数学在监控室里盯着屏幕上的语文,心里一阵好笑。


“沈雀南?怎么是她啊?明明语文那么好,净是数学给她拖后腿。哼,不止是拖后腿吧,是连她头皮都掀下来了吧?就这,还能在班里前三好好待着,真的是……唉……”


正腹诽着,心里却飘过语文的影子。


谁想天天板着个脸对学生凶巴巴的啊?他也很想对学生温柔的啊,就像语文一样……可是,可是……!学生不争气,他有啥办法。


相比之下,语文就好多了。总结下来就是“我不要求你们会背,只要考试能默写下来就行”。呜呜呜,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数学哪是那种背一背公式就能不挂科的类型啊……


但是转念一想,那个立志要写十万字小说的沈同学,曾在他心情很好的时候,对他说过:“语文这种东西,会背,会默,及格绝对不是问题。但是要考高分,难。这是天赋,学不来的。”


顿了顿,又道:“同理可得,数学这种东西,也是要靠天赋的。又因为基因决定性状,所以——这要怪我爸妈。”


明明知道她说的是歪理,却又因为没有这一类的公式,而无法进行有条理的反驳,只好捶了一下她的肩膀,无奈笑道:“行了,去吧去吧。”


那个沈雀南,可真是语文的小跟班啊。


没由来的烦躁,数学迅速看了看课表,嗯,没他晚自习,真好。


光速收拾办公桌,愣着干啥,回家啊!


语文这边可是一点都不好,终于挨到晚饭了,但是……面前两堆堆作文本,犹如两座大山,他和愚公似的,明明离食堂那么近,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话说,这两堆本子,还是任劳任怨(?)的沈同学给他搬下来的诶。


她也没去吃饭啊……教室里就他俩人,语文甚是欣慰,不禁感慨,这课代表没白宠,还挺有良心,知道陪我。不料,刚才还伏在一桌作业上奋笔疾书,奋力耕耘的沈同学,十分潇洒地把笔一撂,屁颠屁颠跑过来,满面红光地嬉皮:“老师您一定要加油啊!我可是把我们班和隔壁班的都抱下来了,待会我给您带个包子昂。”


语文怔住了,笔下的“优”字硬是没落下最后一笔。


(我想,可能当时我的作文本上,那个没点上点儿的“优”,就是这么来的,武老师我需要您的一个解释)


我要的哪是什么包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俩班一百一十多本儿,我的手会废啊!


语文良好的教养克制住了他想要掀桌子的冲动。


沈雀南!你完蛋了!


沈同学走后的五分钟。


……呜呜,好累。


过了一会儿。


……呜呜,眼睛好痛。


又过了一会儿。


……呜呜,好饿。语文发觉,沈同学说的那个包子,对他的诱惑力越来越大。


又双叒叕过了一会儿。


……呜噫,我不想批作文了……


“老师?老师!你没事吧?”语文被吓了今天的第二跳。


——


数学开着车,忽然想到手机充电器落学校了,摁开了手机,蓦然弹出了个电量不足提示。他看了一秒,又将屏幕熄掉。单行道没法掉头,只得绕一大圈,迢迢千里、风尘仆仆地重临这充满书香气息,却又煎熬似油锅的地方。


路过自己教的班级,心里不由得快慰一番,习惯性往里面瞅两眼。但就是这两眼,差点没把他吓死。


一个身体看上去有点僵硬,还把两只小腿搭上小板凳的人,正毫无生气地深陷在作业本之中,左手一点也不顾忌形象地揣进上衣口袋里,右手还顽强地握着钢笔——这这这,不就是语文嘛?!!!


这个坐姿……好惊悚!


数学动作一滞,连忙跑上讲台拍着语文的背。


而语文呢,被耳边猛然炸裂的声音惊得瞬间弹起。


“啊!!我没事啊!……额,你有吃的吗?”


“……”


此话一出,惊呆数学。


敢情他都做好人工呼吸的准备了,他他他,他竟然是想跟我要吃的?!


“呃,有吧。我找找哈。”


数学皱着眉头,上下摸索一番,最后掏出了一大把大白兔。“给……”数学还很贴心的剥了糖纸,连里面的那层糯米纸也没放过。


可是!!!


语文看也不看,一口咬了上去。


这难道就是……感情深,一口闷??什么时候他俩有这么深的革命友谊了?


“嘶——疼!你咬到我了!”


可是!!!


“老师我给你带了包………………?!!”


沈同学一脸懵逼的表情和数学如出一辙。“子”字还未出口,她就像被雷神之锤猛抽了脑子一样,立马当机。


“我……我……对不起!我不打扰你们了。”


我看见了啥???


语文含着数学的手指??还舔??少儿不宜吧?


一只极其落寞的阿雀,果断去找自己最好的闺蜜,但事后她并不承认是她说出去的。难搞哦。



这边,一只饿得发昏的年轻男子,正啃着另一高挑的年轻男子手心里剩下的几颗奶糖。还吧唧嘴。望着高挑男子越来越黑的脸,娇小(?)男子还问着:“沈雀南呢?她给我的包子呢?”一脸的不明所以呢。


好尴尬哦。


“……你是不是连午饭也没吃?”数学极度无奈。


“对啊。”


还这么理直气壮?!


数学气急败坏地把所有的糖往桌上一砸,就要走。只听得身后一句话:“我还不是为了你嘛。”


猛然转身。


“我知道最近你的教学不太顺心,我是班主任啊,还是你的上司,不能不管的。喏,今天中午刚打出来的表格,还有这个单子,你看一下呗。”


数学狐疑地接过来,忽然就觉得肾上腺素飙升。


评职称竟然通过了!


数学向来冷淡的神情第一次有了裂痕,感激地看着语文。


热泪盈眶。


“周末,有没有兴趣约一下?”语文趁火打劫ing。


“嗯,好。”数学腼腆一笑。



语文在数学走后,捡起了慌乱之中被自家课代表扔掉的包子。


第二天,办公室。他请了课代表来喝茶。


“沈雀南,你十三年的‘粒粒皆辛苦’白背了?!”


周六晚上。俩人醉了,且十分彻底。


“哈哈哈哈,我在这莽莽红尘之中,未湿青衫,却寻到一知音呀,哈哈哈哈……”


语文平日里朗润青涩的少年音,此时染上了些沙哑。


像极了李白是怎么回事。都这时候了,还不忘秀诗词?数学默默吐槽。


(某只课代表忽然探头:“秋瑾的《满江红》,老师你不会不知道这个吧。”某只数学:“你觉得呢?我像是知道的人吗?……滚去刷题!”“老师我错了,嘤嘤嘤。”)


顺便说一句,数学你真凶。怪不得只能找的下语文这样温柔的可人儿。


周日下午开学,两只(?)高矮不一的老师,从数学的车上下来。注意,是牵着手的。


“喂,你是班主任,今晚查作业,别生气哦。”


“唉……我尽量吧。”


说完,高的那个,将一只大手乎上了旁边人的头发,,,还不忘揉两下。


沈雀南的心里是崩溃的,数学!!你就这么把我家主子拐走啦?


不过,从此以后,这座初中里,少了一位拖堂的数学老师。


啊!世界,又美好了一点点!


开学快乐兄弟姐妹们(=^▽^=)


又是四千字,阿雀的肝不复存在




鲜芋青稞🍑

学习打卡之无滤镜篇 原因是我太懒啦 _(:з」∠)_
手写搞个滤镜的话 还能看看 ᐕ)⁾⁾
读后续写看到一篇很感人的答案 我太难了 我想不出来 | ू•ૅω•́)ᵎᵎᵎ
怎么就快要开学了 ˙Ⱉ˙ฅ

学习打卡之无滤镜篇 原因是我太懒啦 _(:з」∠)_
手写搞个滤镜的话 还能看看 ᐕ)⁾⁾
读后续写看到一篇很感人的答案 我太难了 我想不出来 | ू•ૅω•́)ᵎᵎᵎ
怎么就快要开学了 ˙Ⱉ˙ฅ

CuSO4.5H2O

CUE — 用理科知识说情话

论函数——

一次函数:

我们是彼此的唯一,可遇不可求。

【每一个x有且仅对应一个y】

二次函数:

1⃣️跨越万水千山,我寻的还是你。

2⃣️无论是怎样的你,你永远对应我。

【y=n有两个x,它们互为相反数】


论数形结合——

0⃣️你的幻想,我为你实现;我的温柔,在你身上展现。

【几何图像可以用代数方程准确地说明,代数可以直观地展现几何图像】


PS.同人文看多了脑子🧠有点不正常辽[捂脸][捂脸][捂脸]


唉本人初二升初三知识有限呐🤔🤔😢


论函数——

一次函数:

我们是彼此的唯一,可遇不可求。

【每一个x有且仅对应一个y】

二次函数:

1⃣️跨越万水千山,我寻的还是你。

2⃣️无论是怎样的你,你永远对应我。

【y=n有两个x,它们互为相反数】


论数形结合——

0⃣️你的幻想,我为你实现;我的温柔,在你身上展现。

【几何图像可以用代数方程准确地说明,代数可以直观地展现几何图像】


PS.同人文看多了脑子🧠有点不正常辽[捂脸][捂脸][捂脸]


唉本人初二升初三知识有限呐🤔🤔😢


百合立鸡群
这倒霉WIFI嘿我一定要给它换...

这倒霉WIFI嘿我一定要给它换了气死我了
描改的吊带袜天使,右边就随缘画吧

这倒霉WIFI嘿我一定要给它换了气死我了
描改的吊带袜天使,右边就随缘画吧

maguiliang
maguiliang
maguiliang
maguiliang
“詩差°

是数学呐,自家崽崽,心血来潮画了一幅,与小说情节相关

P1正常版数学,迪诺殿下。“我似乎也听说过他口中的喜欢,如梦境般皆是过往云烟。”

P2被附身,黑化大概算不上…“你感受到了吗?我这份怨恨与愤怒……”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是数学呐,自家崽崽,心血来潮画了一幅,与小说情节相关

P1正常版数学,迪诺殿下。“我似乎也听说过他口中的喜欢,如梦境般皆是过往云烟。”

P2被附身,黑化大概算不上…“你感受到了吗?我这份怨恨与愤怒……”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dada☆malteser

今天沒有像昨天說的一樣去做 🤢
今天早上我第一時間去了書店買行程本
看見很多漂亮的行程本之後
我都有點抉擇不定 🤩
但最後還是選擇了一個簡約風格的行程本
因為可以記下更加多的東西🤔
之後下午的時間主要都是做功課
本來還是想繼續做數學的
但是因為看見大家都買了教科書之後有點心慌 🤢害怕書店沒有現貨了
於是便在吃飯前跑到書店買教科書
很好還有現貨
回到家之後我便繼續做數學🤓
由於出去辦了很多事情所以今天所做的不算太多

工作:兩年的數學卷✅
        買行程本✅
      ...

今天沒有像昨天說的一樣去做 🤢
今天早上我第一時間去了書店買行程本
看見很多漂亮的行程本之後
我都有點抉擇不定 🤩
但最後還是選擇了一個簡約風格的行程本
因為可以記下更加多的東西🤔
之後下午的時間主要都是做功課
本來還是想繼續做數學的
但是因為看見大家都買了教科書之後有點心慌 🤢害怕書店沒有現貨了
於是便在吃飯前跑到書店買教科書
很好還有現貨
回到家之後我便繼續做數學🤓
由於出去辦了很多事情所以今天所做的不算太多

工作:兩年的數學卷✅
        買行程本✅
        買書✅
p2,3,4就是買那一本
明天會早點起來做功課
希望能夠一下一下加重工作🤗😛

离dse還有222日

小米

快开学了……我明天有个数学竞赛测试,啊啊啊不想复习,不想刷题。奖学金1w😍。还有就是我哥说我没考过就不用回家了……😞

快开学了……我明天有个数学竞赛测试,啊啊啊不想复习,不想刷题。奖学金1w😍。还有就是我哥说我没考过就不用回家了……😞

欧宸

超心酸的知识点集合(函数篇)


忘羡画得甚是鬼畜(字丑勿喷)

画曲线对一个手抖严重的人来说,真的是噩梦

超心酸的知识点集合(函数篇)


忘羡画得甚是鬼畜(字丑勿喷)

画曲线对一个手抖严重的人来说,真的是噩梦

云玩
屋里层床设计尺寸

屋里层床设计尺寸

屋里层床设计尺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