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字

760.4万浏览    25.6万参与
火星人

“想太多”针对不同的人来说益处是不同的

大概衡量思考本身的用处的多少的前提是对思考的需求的强弱吧。

急需填饱肚子的人是没工夫也没兴致思考的,于他而言什么都不如填饱肚子来的实在。

急需大量钱财和性来满足虚荣心和动物性的浅薄空虚之人也是如此,精神食粮于他而言并无用处,甚至是刺痛他/她的匕首。

大概衡量思考本身的用处的多少的前提是对思考的需求的强弱吧。

急需填饱肚子的人是没工夫也没兴致思考的,于他而言什么都不如填饱肚子来的实在。

急需大量钱财和性来满足虚荣心和动物性的浅薄空虚之人也是如此,精神食粮于他而言并无用处,甚至是刺痛他/她的匕首。

山亭夜宴

要是一直一直一直地改变不了这种失败状态怎么办

夜读会平静好多

想想以前深夜里听歌,那时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却很乐观地给自己打气


要是一直一直一直地改变不了这种失败状态怎么办

夜读会平静好多

想想以前深夜里听歌,那时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却很乐观地给自己打气


火星人

对虚伪的剖析

叔本华写了对女人的看法:是介乎于成人和小孩之间的,追寻安逸的,互相敌对的......等等见解。

可我觉得这里的“女人”所指的前提是:没有受到上天真正的惠顾的(也就是没能得到拥有强烈感知能力和理解力的大脑),意志服从于浅表的、动物性意欲的女人。

是啊,如果一个人不拥有值得人敬佩的能够思考的大脑,而仅仅具有生存价值和生育价值,那么对于那些仅有繁殖欲望的男人来讲便是可随意替代的,对于那些有精神追求的人来说又是无法交流的空壳。于是便成为了不断被抛弃的可怜人,男人也一样(没有精神需求的男人同样会被有思想的女人所抛弃),甚至是从来没能够相互拥有。

“虚伪的人深知如果少言便能够更加轻易地获得他/她所需...

叔本华写了对女人的看法:是介乎于成人和小孩之间的,追寻安逸的,互相敌对的......等等见解。

可我觉得这里的“女人”所指的前提是:没有受到上天真正的惠顾的(也就是没能得到拥有强烈感知能力和理解力的大脑),意志服从于浅表的、动物性意欲的女人。

是啊,如果一个人不拥有值得人敬佩的能够思考的大脑,而仅仅具有生存价值和生育价值,那么对于那些仅有繁殖欲望的男人来讲便是可随意替代的,对于那些有精神追求的人来说又是无法交流的空壳。于是便成为了不断被抛弃的可怜人,男人也一样(没有精神需求的男人同样会被有思想的女人所抛弃),甚至是从来没能够相互拥有。

“虚伪的人深知如果少言便能够更加轻易地获得他/她所需要的别人的尊重,但那很快便会因自己的浅薄而露馅。”

虚伪的大敌便是强大的思维能力,虚伪的成因是人性的弱点,不过拥有强大自我(也就是高智商人群)的人会审视自己然后调整自己,减弱这个弱点。而意志服从欲望的人会通过无线手段来满足自己的这一弱点,虚伪便是满足自己天性弱点的一大利器,不过在智慧面前,永远是丑陋不堪的。智者时刻在深刻地剖析自己。也就是说,一个真正拥有强大的思维能力的高智商的上天的宠儿,是不会通过这丑陋不堪的面具来满足自己动物性的意欲的。

虚伪的人,是世上的大多数,因为人都有这个虚荣的弱点,只是以不同形式表现罢了。但虚伪的人认为这是不可控的,却不知,只是自己没能够获得智慧女神的眷顾罢了。

山亭夜宴
翻译得蛮好 偶尔看小说 更喜欢...

翻译得蛮好

偶尔看小说 更喜欢社科文史类

佩拉宫的午夜


翻译得蛮好

偶尔看小说 更喜欢社科文史类

佩拉宫的午夜


KL_殣殜

【诗歌】纵情

初颜混沌万里江河,
朦胧沉月踯躅流年昼夜,
蹒跚前行踌躇悠悠染色,
又教他人忘返归砂泪,
生死楚汉望青天,
墨墨研说撰体面。
  

浮水三千,求志达道,
禁不起议论纷飞,
放不下旧时情话。

纵情欲海孱弱一世,
冗长眺望诗和远方,
铸成心墙保卫懦弱,
不畏孤寂渺渺凝视。
  

大海吸取了多少灵魂的风骨,
时间埋没了多少感情的落败,
上苍渡不了人类,
地狱阎王恰能找回真我。
  

出尘悠然思忖红尘,
飘来粒粒风沙迷失轨迹,
荒芜人家的余生往路,
一人独自坚强行走。
  

痴迷万物沦丧,
期望停留中央。
纵情交望,
幸得还未深陷。

初颜混沌万里江河,
朦胧沉月踯躅流年昼夜,
蹒跚前行踌躇悠悠染色,
又教他人忘返归砂泪,
生死楚汉望青天,
墨墨研说撰体面。
  

浮水三千,求志达道,
禁不起议论纷飞,
放不下旧时情话。

纵情欲海孱弱一世,
冗长眺望诗和远方,
铸成心墙保卫懦弱,
不畏孤寂渺渺凝视。
  

大海吸取了多少灵魂的风骨,
时间埋没了多少感情的落败,
上苍渡不了人类,
地狱阎王恰能找回真我。
  

出尘悠然思忖红尘,
飘来粒粒风沙迷失轨迹,
荒芜人家的余生往路,
一人独自坚强行走。
  

痴迷万物沦丧,
期望停留中央。
纵情交望,
幸得还未深陷。

KL_殣殜

【诗歌】清风赋夜

饮一杯浊酒,敬天地悠悠,
独惘所以然,不觉向青天。
  

天高月晓的漫漫银星,
铸成片片星海,
问天向往何地,
只埋此情间。
  

我喻是苍穹滚滚,
恋山丘水迹,
漂移流逝红尘,
追溯万里沧海雾霭。

缄默腐蚀柔情,
踏遍余生的海枯石烂,
众里寻他,丢失彷徨。
  

风风雨雨萦绕沸沸扬扬
挚爱枷锁分崩离析,
历历在目的默默凄凉
虔诚上帝恕吾浮躁。
  

披肩霓裳羽衣,
山气水音缭绕,
目眩神迷,
伫立亭台楼阁,
只望他人将人归寻。

饮一杯浊酒,敬天地悠悠,
独惘所以然,不觉向青天。
  

天高月晓的漫漫银星,
铸成片片星海,
问天向往何地,
只埋此情间。
  

我喻是苍穹滚滚,
恋山丘水迹,
漂移流逝红尘,
追溯万里沧海雾霭。

缄默腐蚀柔情,
踏遍余生的海枯石烂,
众里寻他,丢失彷徨。
  

风风雨雨萦绕沸沸扬扬
挚爱枷锁分崩离析,
历历在目的默默凄凉
虔诚上帝恕吾浮躁。
  

披肩霓裳羽衣,
山气水音缭绕,
目眩神迷,
伫立亭台楼阁,
只望他人将人归寻。

PACO-KONG- chihato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想去占有的时候...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想去占有的时候,
他该是多么的快乐。🌙
CONTAX G1/Kodak GOLD200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想去占有的时候,
他该是多么的快乐。🌙
CONTAX G1/Kodak GOLD200

KL_殣殜

【诗歌】更替的四季

春暖,夏炎,秋凉,冬寒,
别尽虚无音讯,
着更四季惆怅。
  

春风十里,
飘散人间烟火,
续一杯酒盏,
惜别韶华不堪。
  

夏至未至,
褪去红尘怯弱,
借一杯浊酒,
淡別心尖情愫。

秋恋风爽,
聚集世间萧瑟,
饮一杯烈酒,
离别旧忆腐烂。

冬梅将至,
逃离孤岛寂寞,
弃一杯烧酒,
沉别天堂安宁。
  

记忆腐烂枯萎,
草芥不宁风动,
碌碌无为庸俗一生,
更替的四季从未迟到,
我愿化作孤鸟,
落入心底腐朽的沼泽。

  

春暖,夏炎,秋凉,冬寒,
别尽虚无音讯,
着更四季惆怅。
  

春风十里,
飘散人间烟火,
续一杯酒盏,
惜别韶华不堪。
  

夏至未至,
褪去红尘怯弱,
借一杯浊酒,
淡別心尖情愫。

秋恋风爽,
聚集世间萧瑟,
饮一杯烈酒,
离别旧忆腐烂。

冬梅将至,
逃离孤岛寂寞,
弃一杯烧酒,
沉别天堂安宁。
  

记忆腐烂枯萎,
草芥不宁风动,
碌碌无为庸俗一生,
更替的四季从未迟到,
我愿化作孤鸟,
落入心底腐朽的沼泽。

  

KL_殣殜

【随笔】抑郁成疾

  四处无光,黑暗紧压,遥望远方,深渊反视。

  每个白天的打打闹闹,每个夜晚的情绪失控,所有的嘻嘻哈哈,成为抽抽泣泣。

  洋娃娃四分五裂的惨状摆布眼前,不甘的神情深深凝视着我,血液涌出的红色鲜花,绽放了属于它的美丽,掌控着情绪的所有,披头散发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繁华,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距。

  夜深,遍布宁静,音乐在耳际响起,充斥着整个大脑,快乐的旋律慢慢变为人间杂音。

  掌控自己的情绪化为冷静,缩落墙角,仅靠这丝微凉,支撑现在。

  四处无光,黑暗紧压,遥望远方,深渊反视。

  每个白天的打打闹闹,每个夜晚的情绪失控,所有的嘻嘻哈哈,成为抽抽泣泣。

  洋娃娃四分五裂的惨状摆布眼前,不甘的神情深深凝视着我,血液涌出的红色鲜花,绽放了属于它的美丽,掌控着情绪的所有,披头散发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繁华,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距。

  夜深,遍布宁静,音乐在耳际响起,充斥着整个大脑,快乐的旋律慢慢变为人间杂音。

  掌控自己的情绪化为冷静,缩落墙角,仅靠这丝微凉,支撑现在。


嘿嘿

那是黑暗

无比的黑暗

男孩们讲女孩围在中间
一件一件的扒下女孩的衣服

女孩看不清他们的脸

似乎他们都是带着面具的
她看见他们的身子

看见学校里的校服

脸是漆黑的

仿佛是空的一般

女孩只知道他们现在是笑得

笑得很大声
很大很大声

笑围住了女孩
她跑不了
动不了

有人开口了
声音砸在女孩的身上

肮脏。
婊子。
骚。
母狗。

一句一句

砸在女孩的身上

女孩不知道她此刻在干什么
哭?笑?
恐惧几乎包住了她

男孩们脱下裤子
拿出那物

女孩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不知道

她只知道那些人冲着她撸动了起来
然后落下那物

最后变成黑的
困住了女孩

男孩们拿着那物往女孩嘴里塞

女孩不能说话了

可他们可以...

那是黑暗

无比的黑暗

男孩们讲女孩围在中间
一件一件的扒下女孩的衣服

女孩看不清他们的脸

似乎他们都是带着面具的
她看见他们的身子

看见学校里的校服

脸是漆黑的

仿佛是空的一般

女孩只知道他们现在是笑得

笑得很大声
很大很大声

笑围住了女孩
她跑不了
动不了

有人开口了
声音砸在女孩的身上

肮脏。
婊子。
骚。
母狗。

一句一句

砸在女孩的身上

女孩不知道她此刻在干什么
哭?笑?
恐惧几乎包住了她

男孩们脱下裤子
拿出那物

女孩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不知道

她只知道那些人冲着她撸动了起来
然后落下那物

最后变成黑的
困住了女孩

男孩们拿着那物往女孩嘴里塞

女孩不能说话了

可他们可以

真是婊子。
真是骚。
吃到jb很开心吧。
等你吃到射出来的会更开心的。
用不用老子把你那流水的穴给插插。
欲求不满了吧,求我。
跟个狗一样跪在我身边舔我。

水声迷乱

男孩们把她当成了布娃娃

精致的娃娃被丢在了地上
娃娃的衣服被一群人扒下
娃娃的腿被拆下再也合不上了
娃娃的嘴还在吐着什么

娃娃的脸上没有眼泪

即使最后也没有

娃娃的眼睛被他们挖下了

原来善良的眼睛被丢在了土里

精致的娃娃已经碎了
变成了一团破布

男孩们骂着走了
脸上依然带着笑

笑声围住了娃娃
娃娃动不了,跑不了

娃娃
娃娃

娃娃的眼睛已经丧失了闪亮
丢在地下再也没有任何作用

娃娃

女孩缓慢的坐了起来

捡起了那对再也不会明亮是眼睛

她开始缓慢的穿上了衣服

缓慢
缓慢

穿好衣服她站了起来
回头看了一眼娃娃

然后小声的说了句

再见。

娃娃彻底破碎

男孩们也破碎了

黑暗

被黑暗吞噬

所有的一切都破碎了
只剩下女孩

只有女孩

女孩冲着空间诡异的笑了笑

一半哭泣一半开心

女孩

女孩

女孩又开了口

请不要怪我呀。
不要怪我。

女孩变了

变成了恶魔

梦醒了

黑暗破碎





女孩有些惧怕刚才的笑容
她揉了揉眉头
感到了头痛
她握着拳头狠狠敲了两下头
不痛了

她站起来
看了看窗户的外面

黑暗依旧是黑暗的

黑暗终究只会被黑暗吞噬
而不是变为光明

她想起了梦

又冲着窗外笑了笑

连她自己都未注意到

那笑跟梦里的完美重合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臂

然后又拿起刀来划了一刀

最后舔了舔刀上的血

梦醒了


女孩笑了笑
做过两场梦中梦让她有些疲倦

她未曾注意那笑
也未曾注意到

之前的那17道伤疤

变为了十八道

梦醒了














[女孩     梦    完]









虽然现在叨叨一句话很不正经不过我想知道会不会被屏蔽

如果被屏蔽了我会回来骂街的

第二次发了
该骂的也骂在上一条了

我依然只想说一句

[随便屏蔽]

这不是故事
是一个女孩的现实

这是现实

空白山
Libra-Ann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

但我们知道

美好的未来一定会来

所以我们满怀期待

等待未来


余生很长

初心勿忘

耐撕前行

何必慌张


愿你

一生努力

一生被爱

想要的都能拥有

得不到的都释怀

遵循内心

活成理想的模样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

但我们知道

美好的未来一定会来

所以我们满怀期待

等待未来




余生很长

初心勿忘

耐撕前行

何必慌张


愿你

一生努力

一生被爱

想要的都能拥有

得不到的都释怀

遵循内心

活成理想的模样

冰凤雪儿

世界如死灰 热血不能凉

世界如死灰 热血不能凉

如果没有生存空间 就用自己的双手去开辟

如果看不懂事实的本质 就去学习 去思考 直到找出通往唯一的真相的道路

我只为自己而活

世界如死灰 热血不能凉

如果没有生存空间 就用自己的双手去开辟

如果看不懂事实的本质 就去学习 去思考 直到找出通往唯一的真相的道路

我只为自己而活

亲爱

#11月21日了

不能用爱去定义喜欢,爱要做到的事情,不能让简单的喜欢也做到,会强人所难

#11月21日了

不能用爱去定义喜欢,爱要做到的事情,不能让简单的喜欢也做到,会强人所难

七禾酱

大概只有天知道,每次我想起你,内心都犹如海啸过境。

大概只有天知道,每次我想起你,内心都犹如海啸过境。


KL_殣殜

【随笔】在安静的位置看热闹的世界

  在这人世间,生命是最重要的,可当有一日,我们失去了生命,便将陷入世间最安静的地方,回望吵闹的世界,也许,会和从前的感受不同。

  现在,我是一条灵魂,游荡在纷繁的街道,看着人潮拥挤,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声沸沸扬扬,车鸣笛又是另一番音序。

  男女老少走在街道上,奔往着各自的目的,怀揣着不同的心绪,或是欣喜,或是悲伤,或是愤怒,亦或者是绝望...

  我想把记忆做成书签,留着温存想念,从前,我憧憬着一切美好,就如星辰那般的浪漫,现在,我向往着宁静的天空,就像涟漪那般的简单。

  我来到无际的大海上方,潮汐波澜起伏,冲向细碎的沙滩,每一个贝壳都在窃窃私语,谈论着世间的美好。在黄昏融化世界的...

  在这人世间,生命是最重要的,可当有一日,我们失去了生命,便将陷入世间最安静的地方,回望吵闹的世界,也许,会和从前的感受不同。

  现在,我是一条灵魂,游荡在纷繁的街道,看着人潮拥挤,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声沸沸扬扬,车鸣笛又是另一番音序。

  男女老少走在街道上,奔往着各自的目的,怀揣着不同的心绪,或是欣喜,或是悲伤,或是愤怒,亦或者是绝望...

  我想把记忆做成书签,留着温存想念,从前,我憧憬着一切美好,就如星辰那般的浪漫,现在,我向往着宁静的天空,就像涟漪那般的简单。

  我来到无际的大海上方,潮汐波澜起伏,冲向细碎的沙滩,每一个贝壳都在窃窃私语,谈论着世间的美好。在黄昏融化世界的色彩以前,留下了耀眼的虹霞,夏日的夕阳,是爱恋的缪斯,冬日的黎明,是希望的主神。

  山野间充斥着芬芳的花香,飘向诺大的世界,一阵风吹拂,振奋了山与林的寂静,我才知道,只有温柔待这世间,世界才会温柔待你。

  我穿越昼夜,见过日光与月光的交相辉映,再抬头时,已是一片星海。每一颗星辰都是一座孤岛,那挂落天穹的明月则是一座无人城市,它们有着属于自己的落寞,却从不彰显在外,留给人们的只有无限的美好与希望。

  深夜凌晨,喧闹的世界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宁静的人间。曾经,我畏惧这样的世界,仿佛恶灵出没,人类只能躲避家中,而现在,我多想饮一壶淡酒,被繁星疼惜,享受安宁的微风。

  也许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某个人默默流泪,我路过人间停下了脚步,那人泪如雨,淅淅沥沥我却不知所起。我想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哪怕这个世界无人爱你,我也想把我仅有的温暖赠送于你,曾经的我只与影子诉说孤寂,仿佛空旷灵魂与寂寥回响,那时候我从未接受温暖,现在,我想把自己的美好赠送人间,毕竟走了那么远,我想去寻觅一盏明灯,照亮世界,也照亮我自己的心灵。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旅行,而很多人,都在旅行途中只在意方向,而不关注美景,只有放下眼前的繁杂,才能懂得周围的美好。

  最后,我来到自己的坟墓,亲人的悲痛流泪,那墓碑上黑白的自己,留着一抹勉强的笑容,以虚伪面对这世界,世界也不会对你微笑。

  所以我懂得,是时候跟假笑说再见了。那些过去的儿时游戏,那些灿烂真实的笑容,那份心动娇羞的爱情,那个真正快乐的自己,才是我想要追求的。

  在安静的位置看热闹的世界,才知道这世间原来有多么的美好,不单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不单只有工作学习的繁杂无味,将心静下来时,我才发现,原来,世界一直将美好赠送于我,只是我不懂得珍惜。

  梦醒了,往后,我依旧想在安静的位置看热闹的世界,像灵魂那般,悠然自在,真实快乐。

KL_殣殜

【诗歌】苦厄渡仙

青灯古佛,酒盏一壶,
离思莫愁,笑看人间失魄。
  

天降神劫,痴说南柯一梦,
栖息远方疆土,孤山鹤鸣,
朝朝暮暮,风月无边,
灼雪清风,沉沦星海烟雨。
  

独行孤鹤,看望世间尘俗万里,
半字成诗,为心沦陷百魅鬼妓,
恶鬼厌恶天堂,痴狂怅惘故客,
日月跨山河,山水守四海,
轻哼遗世歌谣,坠入性空山。
  

故墟尘埃,归谬生息,
花开堪折,直须折,
苦厄渡仙,敬山鬼,
人声鼎沸,如痴如狂,
静候鬼怪入狱,心成傀儡。
  

三生未知,孤岛长苟,
心如荒草,丛生未喜。

青灯古佛,酒盏一壶,
离思莫愁,笑看人间失魄。
  

天降神劫,痴说南柯一梦,
栖息远方疆土,孤山鹤鸣,
朝朝暮暮,风月无边,
灼雪清风,沉沦星海烟雨。
  

独行孤鹤,看望世间尘俗万里,
半字成诗,为心沦陷百魅鬼妓,
恶鬼厌恶天堂,痴狂怅惘故客,
日月跨山河,山水守四海,
轻哼遗世歌谣,坠入性空山。
  

故墟尘埃,归谬生息,
花开堪折,直须折,
苦厄渡仙,敬山鬼,
人声鼎沸,如痴如狂,
静候鬼怪入狱,心成傀儡。
  

三生未知,孤岛长苟,
心如荒草,丛生未喜。

日暮怪物

车窗上的雨滴

在风的摇曳中

勾勒出错乱的轨迹

轨迹,不断分支与延伸

最终构成玻璃的裂痕

裂痕,映射灿烂的彩虹

车鸣,始终是车鸣

彩虹,总是缺席了靛蓝

车鸣,始终是车鸣

人们的心情

终究太无聊

车窗上的雨滴

在风的摇曳中

勾勒出错乱的轨迹

轨迹,不断分支与延伸

最终构成玻璃的裂痕

裂痕,映射灿烂的彩虹

车鸣,始终是车鸣

彩虹,总是缺席了靛蓝

车鸣,始终是车鸣

人们的心情

终究太无聊

乔颜

夜莺与玫瑰

你问我:什么是爱情

爱情啊

是我心尖血开出的玫瑰

绽放在夜莺歌唱的月夜

我把它赠予你——

求得与你 在月光下共舞

它没有珠宝夺目

它没有金银闪亮

它会让你的红唇诱惑

沾染玫瑰的芬芳

天真的人呀

爱情的玫瑰

没有在月夜盛开

夜莺的鸣叫

是啼血的哀歌

地上枯萎的

是玫瑰的花瓣吗

不 那是我凋零的心

你问我:什么是爱情

爱情啊

是我心尖血开出的玫瑰

绽放在夜莺歌唱的月夜

我把它赠予你——

求得与你 在月光下共舞

它没有珠宝夺目

它没有金银闪亮

它会让你的红唇诱惑

沾染玫瑰的芬芳

天真的人呀

爱情的玫瑰

没有在月夜盛开

夜莺的鸣叫

是啼血的哀歌

地上枯萎的

是玫瑰的花瓣吗

不 那是我凋零的心

小陈本颜

你的眼睛,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柔到让月光为此自愧,折服于你包容众生的目光。

你的眼睛,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柔到让月光为此自愧,折服于你包容众生的目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