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学

132.8万浏览    58673参与
读睡

读睡古诗词 江南江北雨漫漫,飞倚斜抛十二阑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摊破浣溪沙 花映栏杆柳映桥》

文/李家荣


花映栏杆柳映桥,晚风楼外酒旗招。

犹是去年梁上燕,最逍遥。

豆蔻影中烟漠漠,丁香枝上雨飘飘。

落尽枕边无限泪,梦魂消。


《江城子 一湾修竹晚萧萧》

文/李家荣


一湾修竹晚萧萧。远云烧,笔难描。

暑尽秋来,孤雁没芦梢。

人似浮萍江海去,波荡漾,小舟摇。

潮生潮落且听潮。夜迢迢,故山遥。

寂寞天涯,憔悴沈郎腰。

犹是当时明月在,依旧望,只魂销。


《贺新郎 吾是天涯客》

文/李家荣


吾是天涯客。

叹人间、光阴荏苒,几番春色...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摊破浣溪沙 花映栏杆柳映桥》

文/李家荣


花映栏杆柳映桥,晚风楼外酒旗招。

犹是去年梁上燕,最逍遥。

豆蔻影中烟漠漠,丁香枝上雨飘飘。

落尽枕边无限泪,梦魂消。

《江城子 一湾修竹晚萧萧》

文/李家荣


一湾修竹晚萧萧。远云烧,笔难描。

暑尽秋来,孤雁没芦梢。

人似浮萍江海去,波荡漾,小舟摇。

潮生潮落且听潮。夜迢迢,故山遥。

寂寞天涯,憔悴沈郎腰。

犹是当时明月在,依旧望,只魂销。

《贺新郎 吾是天涯客》

文/李家荣


吾是天涯客。

叹人间、光阴荏苒,几番春色。

万点落花离人泪,往往来来潮汐。

算空有、风清月白。

柳下扁舟波上路,

奈啼鹃、阻断吾踪迹。

书未到,梦频拆。

谁来送我瑶池液。

想佳人、隔山万里,此时相忆。

世事无常何须记,消领方知深刻。

便暗觉、疏狂不得。

都道多情容易苦,

料无情、能把伤心易?

望故里,还凄恻。

《夜归所作》

文/王伟康


江南江北雨漫漫,飞倚斜抛十二阑。

三远归来冬色晚,喷头洒水一身寒。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读睡

读睡古诗词 岁入穷阴寒气重,百枝凋落去花彤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莫道初冬无颜色》

文/汪汪


岁入穷阴寒气重,百枝凋落去花彤。

霜天千里银妆裹,仍有冬青绿意浓。


《七绝 雪夜归》

文/小桥流水


北风呼啸雪纷飞,万户千家围火堆。

颠簸归途谁作伴,梨花飘舞紧相随。


《寒梅》

文/晓凡


院宇芳苞次第开,

暗香一缕几徘徊。

枝南枝北留连处,

傲雪凌霜缓缓来。


《青玉案 后观湖湿地公园》

文/暖阳


春风不懈相思难。远离别,情难断。

湿地公园花烂漫。蝶儿恋粉,鹦哥音浅。墨点红笺案。


夕阳照后观湖畔。斗笠簑衣水中汉。

湖水碧波如锦...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莫道初冬无颜色》

文/汪汪


岁入穷阴寒气重,百枝凋落去花彤。

霜天千里银妆裹,仍有冬青绿意浓。

《七绝 雪夜归》

文/小桥流水


北风呼啸雪纷飞,万户千家围火堆。

颠簸归途谁作伴,梨花飘舞紧相随。

《寒梅》

文/晓凡


院宇芳苞次第开,

暗香一缕几徘徊。

枝南枝北留连处,

傲雪凌霜缓缓来。

《青玉案 后观湖湿地公园》

文/暖阳


春风不懈相思难。远离别,情难断。

湿地公园花烂漫。蝶儿恋粉,鹦哥音浅。墨点红笺案。


夕阳照后观湖畔。斗笠簑衣水中汉。

湖水碧波如锦缎。小桥流水,石阶凌乱,日落鱼人返。

《七绝 莲台》

文/逍遥禅心


瑞霭晴薰照碧台,云门半闭半斜开。

人间只有情难死,应许尘心月下裁。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读睡

读睡古诗词 春潮有意云生岸,斗酒重来水近流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七律 夜雨》

文/江波


夜雨楼寒气宇悠,思君屋冷梦虚游。

春潮有意云生岸,斗酒重来水近流。

叶落红尘湘竹忿,花飞碧草楚山羞。

仙家不使初心误,万里追成月吐钩。


《七律 困惑》

文/江波


水石花前断白丝,猿猱命薄错纷枝。

鸳鸿别后留巢冷,雨露生来湿叶悲。

道谊晴阴添酒价,因缘隐现惜灯期。

兰香转盼堪春候,自此昂然爱国诗。


《七律 乡愁》

文/江波


新杯客里品芬芳,酒醉春中白发长。

挑幔灯前生隐念,鸣琴月下伴清凉。

鱼虫久慕山衣乐,凤鸟曾因天籁翔。

语燕痴迷思旧...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七律 夜雨》

文/江波


夜雨楼寒气宇悠,思君屋冷梦虚游。

春潮有意云生岸,斗酒重来水近流。

叶落红尘湘竹忿,花飞碧草楚山羞。

仙家不使初心误,万里追成月吐钩。

《七律 困惑》

文/江波


水石花前断白丝,猿猱命薄错纷枝。

鸳鸿别后留巢冷,雨露生来湿叶悲。

道谊晴阴添酒价,因缘隐现惜灯期。

兰香转盼堪春候,自此昂然爱国诗。

《七律 乡愁》

文/江波


新杯客里品芬芳,酒醉春中白发长。

挑幔灯前生隐念,鸣琴月下伴清凉。

鱼虫久慕山衣乐,凤鸟曾因天籁翔。

语燕痴迷思旧梦,归来坐想咏仙堂。

《雪路》

文/王铁庄(河北)


白雪茫茫征路遙,望天长叹锁眉梢。

朔风吹透离人骨,糊口维家踏断桥。

《采桑子》

文/锦瑟


相邀邻里消清夜,掌火牙牌。语斗诙谐,用罢茶宵早返斋。

牵衣莫怕蚊虫咬,最数儿乖。蒲扇风来,月渡瓶花落复开。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水辛(人文)
凭高处,向远看,心阔壮志! 立...

凭高处,向远看,心阔壮志!

立危处,往下望,意绝身死!

---水辛

凭高处,向远看,心阔壮志!

立危处,往下望,意绝身死!

---水辛

牧唐
天堂的堕白 —————————...

天堂的堕白

————————————————————

我在紧张地倾听

子夜和拂晓之间

十二月

如何漂白最初的落雪,我希望

灵感用尽了,这世界还有白雪

但我没有足够的火烛

雪一融化,灯就熄了,四周一片黑暗

此时没有更多的声音接近边缘

也没有更重的梦,流入姑苏城

水,披着陈旧的衣衫

倒影着赤裸的我,褴褛的老歌

我想诉说

我想靠岸

我想点燃西岸的渔火

万里行舟,每每离姑苏越近

离最初便越远

距离,总包含着失望的含义

我选择钻木取火

目光离午夜越近,火绒越凌乱

我想这天堂的堕白

就是为了掩饰人间的碎玉

或者衬托这雪煮的江山

我用目光挑起雪,再编成竹筐...

天堂的堕白

————————————————————

我在紧张地倾听

子夜和拂晓之间

十二月

如何漂白最初的落雪,我希望

灵感用尽了,这世界还有白雪

但我没有足够的火烛

雪一融化,灯就熄了,四周一片黑暗

此时没有更多的声音接近边缘

也没有更重的梦,流入姑苏城

水,披着陈旧的衣衫

倒影着赤裸的我,褴褛的老歌

我想诉说

我想靠岸

我想点燃西岸的渔火

万里行舟,每每离姑苏越近

离最初便越远

距离,总包含着失望的含义

我选择钻木取火

目光离午夜越近,火绒越凌乱

我想这天堂的堕白

就是为了掩饰人间的碎玉

或者衬托这雪煮的江山

我用目光挑起雪,再编成竹筐

装到筐里的白

一塑,便成了冷的念想

铺在人间的缝隙里

等待被补充成一首老歌的标点

————————————————————

读睡诗社

读睡诗歌 又是一场雪花飞,将昨夜的梅香冰冻在枝头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无尽头》

文/杜晓旺


吵完架,芦花鸡坐下

刚才用的嘴,是有点损

沙子和玉米吃多了

寻仇那些账,记在一窝蛋上

等你叫人来,小鸡破壳

天也麻麻亮了

如果是公鸡,先生教的三十六计

只记住十年后报仇不晚

就伸长脖子,瞪着红眼睛

咬住刚露头的朝阳

口一松,咯咯咯

早晨掉下来。你这只叫明鸡

又让另一个老婆生儿子找仇人


《扫黄》

文/刻舟求贱


两只流浪狗躲在装潢材料旮旯里

这是它们难得的安眠

弱小病态的狗儿依偎相守

互相取暖


我分不清它们哪个是哪个

我的色盲症朋友说

但比起它们挨铁棍扒皮被烧熟...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无尽头》

文/杜晓旺


吵完架,芦花鸡坐下

刚才用的嘴,是有点损

沙子和玉米吃多了

寻仇那些账,记在一窝蛋上

等你叫人来,小鸡破壳

天也麻麻亮了

如果是公鸡,先生教的三十六计

只记住十年后报仇不晚

就伸长脖子,瞪着红眼睛

咬住刚露头的朝阳

口一松,咯咯咯

早晨掉下来。你这只叫明鸡

又让另一个老婆生儿子找仇人

《扫黄》

文/刻舟求贱


两只流浪狗躲在装潢材料旮旯里

这是它们难得的安眠

弱小病态的狗儿依偎相守

互相取暖


我分不清它们哪个是哪个

我的色盲症朋友说

但比起它们挨铁棍扒皮被烧熟

这是最好的命运了


我们酸辣地讨论狗儿的生死

讨论汤不热扫黄

以及那个被加拿大羁押的贵夫人

反正我不知道她穿的衣服颜色


但是,我的色盲症朋友说

我更关心这两条活生生的狗

它们明天是否还活着。同时肯定一件事

我知道,扫地阿伯阿姨们的衣服是黄色的

《又是一场雪花飞》

文/正行(湖南)


又是一场雪花飞

将昨夜的梅香冰冻在枝头

宁静的窗外一片素洁

看不见那张嫣红的笑脸

记忆在喧嚣之后开始冬眠


在窗下煮一杯白雪红茶

想不起找谁来对饮成诗

相思在记忆深处隐隐作痛

被一杯又一杯煮热的

雪水,冰冻在茶杯里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读睡诗社

读睡诗歌 如果爱情是一个题,你写下过程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困惑》

文/诗缘


远远地凝视自己

我 像乞丐一样可怜

向过去现在和未来

乞讨自由快乐幸福

我形容枯槁,高举钵盂

任轮回的季节打湿残破的魂

再一次次风干


似乎一无所获

除了几个赎不回岁月的小钱

总是悻悻地逃离每一个黄昏

躲进黑夜---我的天堂

用文字积木拼凑光明

骨头里的贪婪无法排空

让我难以入眠

唯有无休止地造梦

把心斟满


曾经自诩视金如土

誓言做个精神富翁

而当身临酷暑严寒疲惫之时

很难违心地说

这与物质无关


《痕迹》

文/宓先生


遥远的一点星光

闪烁着温情...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困惑》

文/诗缘


远远地凝视自己

我 像乞丐一样可怜

向过去现在和未来

乞讨自由快乐幸福

我形容枯槁,高举钵盂

任轮回的季节打湿残破的魂

再一次次风干


似乎一无所获

除了几个赎不回岁月的小钱

总是悻悻地逃离每一个黄昏

躲进黑夜---我的天堂

用文字积木拼凑光明

骨头里的贪婪无法排空

让我难以入眠

唯有无休止地造梦

把心斟满


曾经自诩视金如土

誓言做个精神富翁

而当身临酷暑严寒疲惫之时

很难违心地说

这与物质无关

《痕迹》

文/宓先生


遥远的一点星光

闪烁着温情

是否,希望

守候朝阳的一点慰藉


缠绵悱恻的云朵

留下一颗泪

是否,只为

陪伴轻风的一丝心醉


当那深深的痕迹

再次掠过原野外

是否,也在

等待一季盛放的勿忘我

《编程式爱情》

文/沐雪程序员


落下的一行行代码

是我的爱

如果你要带走爱

请读懂代码

注释 在我写代码的时附上


变量 你的名姓

如果你是main

我愿在我的心里加上private


如果爱情是一个题

你写下过程

代码我来码


我马不停蹄的敲下

是我一丝丝的爱

代码代表我的心

你带走的同时

带走我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读睡诗社

读睡诗歌 阳光已经很旧了,穿在身上挡不住风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一片桑叶》

文/天马


去年的冬天

我打开了储存一年的积蓄

满满的邮箱

一枚精致的生日贺卡

下面印鉴着你的名字

我珍重地将它

连同你的微笑 还有

你的祝福 深藏

在心田

从此哦

它竟然是一条冬贮的春蚕

我的心便是它

吞噬的一片桑叶


《冬日(外一首)》

文/海记


二楼蹲点的老吴

又在追看中国好声音

时不时还跑调地哼唱出来

听得我毛骨悚然

不知是不是天大冷

还是,夜大长


@声控


门前的圣诞老人

又一次地

响起圣诞曲


公路上重车过一次

就有我,招架不...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一片桑叶》

文/天马


去年的冬天

我打开了储存一年的积蓄

满满的邮箱

一枚精致的生日贺卡

下面印鉴着你的名字

我珍重地将它

连同你的微笑 还有

你的祝福 深藏

在心田

从此哦

它竟然是一条冬贮的春蚕

我的心便是它

吞噬的一片桑叶

《冬日(外一首)》

文/海记


二楼蹲点的老吴

又在追看中国好声音

时不时还跑调地哼唱出来

听得我毛骨悚然

不知是不是天大冷

还是,夜大长


@声控


门前的圣诞老人

又一次地

响起圣诞曲


公路上重车过一次

就有我,招架不住的冷

从头到脚

从晚到早

《生命里的光》

文/何拦伟


阳光已经很旧了,穿在身上

挡不住风,也避不开雪


每一次抬起头向更高处仰望

总能看到蓝天托着不同的白云


远处的山被大雪压着

不悲,不喜,从不抱怨


哪怕最黑暗的地方,也会有光

只要我们还能看到黑暗


当我为打碎一个花盆而怄气时

摔在地上的花真正需要的

不过是把泥土收集起来

再重新捏成一个泥团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暗夜拾一

行走 2018.12.11 10:57

       林正打算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未想过死亡会带给他什么。他不是无神论者,但也并非什么信徒。活着的时候他只想着结束,是以他从未想过结束了一切的自己会以一个新的面孔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

       伴随着一阵剧痛,林正意识逐渐清醒,当他再次完全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时他感到挫败——为什么从二十多层的大楼上跳下也没能离开呢?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在哪家医院,却怎得也睁不开。他想要出声,张开嘴巴却只发出了“嗯嗯”的尖细声音——这诚然不是他林正的声音,这...

       林正打算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未想过死亡会带给他什么。他不是无神论者,但也并非什么信徒。活着的时候他只想着结束,是以他从未想过结束了一切的自己会以一个新的面孔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

       伴随着一阵剧痛,林正意识逐渐清醒,当他再次完全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时他感到挫败——为什么从二十多层的大楼上跳下也没能离开呢?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在哪家医院,却怎得也睁不开。他想要出声,张开嘴巴却只发出了“嗯嗯”的尖细声音——这诚然不是他林正的声音,这声音也不属于人类。

    “妈,点点一共生了3个!”随着一阵女声传来,林正感觉自己被一只手握住,举了起来。“妈,有只长得不怎么好看,头是黑的,身上是花的!”林正感觉女人说话时从胸腔口腔里喷出的气流尽数打在自己身上,耳朵也被女人扯着嗓子喊出的声音震得嗡嗡响。但这些感觉对于林正来说好似隔着一层纱,存在却并不怎么真切:他的脑袋里好似炸裂了一般,有那么一瞬他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竟然回这世上做了一只狗!


山人罗伯

无题

作者:山人罗伯
若 爱情是河中的水 婚姻像水中的鱼

对立总是产生在此情此景之间,为了这个我所得到的既得利益在反抗。这是无聊的,为了反抗而反抗的事。

Mervin

这不是小说,这是刚才的我

开着车,像傻逼一样哭着

喝了一瓶啤酒,我知道,我没喝多,在美国这个量也不犯法

我知道,我的人生是一个失败者

被女朋友抛弃

写作5年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违章停车被罚

还没有去考期末

但是,我不甘心这么活着

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可以回来,活着

我会放下所有包袱,重新来过

此刻,我回来了。

开着车,像傻逼一样哭着

喝了一瓶啤酒,我知道,我没喝多,在美国这个量也不犯法

我知道,我的人生是一个失败者

被女朋友抛弃

写作5年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违章停车被罚

还没有去考期末

但是,我不甘心这么活着

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可以回来,活着

我会放下所有包袱,重新来过

此刻,我回来了。


北雅

星星不睡(三)筒子楼的露台

就是在地铁站遇到的男孩子,那个小乞儿。

韩知宜在上车时没见到他,但是在这里见到他也没觉得奇怪。

不过,深巷子里再无别人,一个小孩子孤零零的,韩知宜就算酒醉也知道不能一走了之。

反正面包都给他了。

“那个,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男孩子还是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座精美的大理石雕像。

“哈哈,我这个样子,不太容易被信任吧!”韩知宜自嘲地笑笑,当着男孩子的面,也不好意思借酒装疯了,自己独自生活,哪敢真的一醉不醒呢。

“那,去我家擦干雨水?”

男孩子还是冷酷的表情,但是往后挪了半步。

这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我不是坏人的,而且,怎么说也是你救得我,我总需要谢谢你吧?”韩知宜伸出...

就是在地铁站遇到的男孩子,那个小乞儿。

韩知宜在上车时没见到他,但是在这里见到他也没觉得奇怪。

不过,深巷子里再无别人,一个小孩子孤零零的,韩知宜就算酒醉也知道不能一走了之。

反正面包都给他了。

“那个,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男孩子还是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座精美的大理石雕像。

“哈哈,我这个样子,不太容易被信任吧!”韩知宜自嘲地笑笑,当着男孩子的面,也不好意思借酒装疯了,自己独自生活,哪敢真的一醉不醒呢。

“那,去我家擦干雨水?”

男孩子还是冷酷的表情,但是往后挪了半步。

这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我不是坏人的,而且,怎么说也是你救得我,我总需要谢谢你吧?”韩知宜伸出一只手。

又退了一步。

“好吧,”韩知宜垂下手,“我家确实挺破的,那……你多保重。”

韩知宜说完,转身走进深不见底的巷子。

巷子尽头,有一栋列入拆迁名单的筒子楼,这栋楼在钉子户们的坚守下,终于变成为了啃不动的铁疙瘩,就这么有一日没一日地挨着。韩知宜有时会幻想,说不定哪天下班回家时,这里已经被强拆成一片废墟的样子。韩知宜并不住在这栋筒子楼里,这栋楼只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而已。

登上三楼,再换一个楼梯来到房顶,从最西侧搭个板子,就可以走到对面独栋小楼的露台。韩知宜就住在这独栋小楼——的天台阁楼上。两栋楼之间的距离只有半米,而因为房东太太不喜欢外人从她家路过,为了租下廉价阁楼的韩知宜顽强地自谋生路,找到了通过这样的方式回家。

而且,从这里走,比从房东家的正门进,要节省半个小时的脚程呢。

外头雨停了,屋子里还在绵延着雨水。

韩知宜给几个快满的盆子端出去随手泼出去,忽然,她吓了一跳。

男孩子站在露台边缘的高台上,淡漠地看着她。

“你怎么站得那么靠边?”韩知宜见状,连忙跑上前伸手去拉。

就在韩知宜扑上去的瞬间,男孩子轻盈地一个侧身,跳下来,继续淡漠的眼神。

“你,你还是来了呀……”韩知宜抓了个空,回过头尴尬地笑笑。

男孩子的两只手里,各抓着一罐啤酒。

韩知宜想都不想就问:“你哪来的钱?”

男孩子把啤酒放在地上,先指了指楼下的小卖部,然后捡了一块小石头,在地上的淤泥上写了一个字——“甲”。

甲,假。

重新摆上接水的瓶瓶罐罐,换上干燥的运动服,韩知宜和男孩子坐在露台的长凳上,离了一尺的距离。

“你是说楼下那个小卖部的老头儿卖假货?”

男孩子手里拿着韩知宜刚刚给他的笔和纸,带有尝试意味地画了个对勾。

“所以你就直接……拿了?”

点头。

“有意思,哎,你给我的这个不会也是假的吧?”韩知宜都喝了大半罐才想起来。

摇头看着低头写字的男孩子,韩知宜遗憾道:“唉,想不到你竟然不会说话,也是挺惨的。”

“没事。”男孩子写完这两个字,又奋笔疾书,“你也是。”

韩知宜哭笑不得,男孩子就用这面无表情的“你也是”成功地反驳了她。

在办公室里是有口难言,借着残余的酒劲,韩知宜把憋了一肚子的火,全撒在露台的风里了。

“道貌岸然!”

“沐猴而冠!”

“心术不正!”

“人面兽心!”

“丧尽天良!”

看着刚刚还西装革履的女白领,一瞬间切换成了穿着运动服、一身酒气像个粗陋大妈,骂的还都是四个字儿的成语,冷漠的少年眼睛里的光,闪了一闪。

如果有情感的波动,主要会写在他漂亮的眼睛里。

隔天早上,韩知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瑟缩在长凳上,身上盖着一件薄外套。

“阿嚏!”韩知宜着凉了,她发懵地挠挠乱蓬蓬的头发。

昨天晚上,是梦吧?


舒与不曾语

Day11看哭的书:《月牙儿》带着寒气的一钩儿浅金

  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谈谈《月牙儿》,月亮在我心目中并不是什么浪漫而美好的意象,固然有人说出“月色和雪色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样的句子,月亮似乎能充当爱情的衬托物,是纯净的,也是美丽的。


  但更多时候,我容易想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独上江楼思悄然,月光如水水如天”、“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诸如此类的句子来。


  日月都要比人类永恒得多,它们都能具备超然的态度,观看人间,感受红尘滚滚,月亮更清冷,朦胧地、温柔地、疏离地、哀恸地亮着,像创世者的眼。


  而老舍所写的《月牙儿》没有任何意外地加强了我对月亮这一意象的理解。


  这是一部仅...

  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谈谈《月牙儿》,月亮在我心目中并不是什么浪漫而美好的意象,固然有人说出“月色和雪色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样的句子,月亮似乎能充当爱情的衬托物,是纯净的,也是美丽的。


  但更多时候,我容易想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独上江楼思悄然,月光如水水如天”、“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诸如此类的句子来。


  日月都要比人类永恒得多,它们都能具备超然的态度,观看人间,感受红尘滚滚,月亮更清冷,朦胧地、温柔地、疏离地、哀恸地亮着,像创世者的眼。


  而老舍所写的《月牙儿》没有任何意外地加强了我对月亮这一意象的理解。


  这是一部仅有2.8万字左右的小说,按通常的标准来说,是短篇小说的上限,是中篇小说的下限,所以对《月牙儿》的划分总是存在争议。但我读过老舍的另一本书《我怎样写小说》,他自己提到了《月牙儿》,认为那就是短篇,是他从另一个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中抽出来的部分,把之前零零散散的内容,一股股拧在一起,扭成一条绳。绳子一端系在月亮上,一边拉在主人公手中,月牙儿成了人生不同片段浓缩而成的象征物。


  《月牙儿》绝不是个温馨浪漫的故事,打从开头第一句话开始,这就注定是个悲剧——是的,我又看见月牙儿了,带着点寒气的一钩儿浅金。


  “我”第一次看见月牙儿时,就是父亲死的时候,浅金色的光照着泪。祭奠父亲时,月亮又变了,“四外漆黑,没有声音,只有月牙儿放出一道儿冷光”,“我”和妈妈无以为生,只能靠妈妈帮人洗发硬发臭的袜子和典当渡日,后来当尽了,连姥姥留给妈妈的银簪也没有了。


  可“我”陪着妈妈,却觉得连月牙儿也透着几分可爱,“我爱它给地上的那点小影子,一会儿就没了;迷迷糊糊的不甚清楚,及至影子没了,地上就特别的黑,星也特别的亮,花也特别的香——我们的邻居有许多花木,那棵高高的洋槐总把花儿落到我们这边来,像一层雪似的。”


  但是生活终究不会成全微小的期冀,妈妈再嫁了,又被抛弃了,辗转无奈中做起了暗门子,“我”恨她,又不恨起来。“我”上了学,可是总想起月牙儿,“我的心像——还是像那个月牙儿,只能亮那么一会儿,而黑暗是无限的。”


  “我”不想变得和母亲一样,渴望自力更生,可是找不到出路,“我”被男人欺骗了感情,也骗去了那对生活的纯真向往,“我失去那个月牙儿,也失去了自己,我和妈妈—样了!”,“我”成了妓女,当了暗门子,走上了和母亲一样的路,甚至最后入了狱。


  而监狱里不比外头差,外头也不比监狱更好,“我”看见的始终是那个月牙儿。


  因此,看完《月牙儿》我当然哭了,可我所感受到的不仅是悲伤,还有文学的悲悯,似乎我已经无数次提过这句话了——人性的本质是悲哀的,文学看透了一切,所以文学是悲悯的。


  文学在我心目中,是生活,也是艺术,是想象,也是现实,是光明,也是黑暗,是透彻,也是混沌。可能什么都不是,又是一切。


  而好的作品,好的作家从不缺失悲悯之心,他们能挖掘出人生中虚幻而真实的所有,能让人从中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是五味陈杂,是哭与笑所不能涵盖的深邃与宽广。


  所以老舍会写道:


  妈妈的心是狠的,可是钱更狠。


  穷,可是好看呢!这又使我怕:妈妈也是不难看的。


  我还不如一条狗,狗有个地方便可以躺下睡;街上不准我躺着。是的,我是人,人可以不如狗。


  不,我要活着。我年轻,我好看,我要活着。羞耻不是我造出来的。


  她没有自由,她甚至于羡慕我,我没有人管着。还有人羡慕我,我真要笑了!我有自由,笑话!她有饭吃,我有自由;她没自由,我没饭吃,我俩都是女人。


  她养着我的时候,她得那样;现在轮到我养着她了,我得那样!女人的职业是世袭的,是专门的!


  什么母女不母女,什么体面不体面,钱是无情的。


舒与不曾语

不像诗的诗:我

  我是我,是竹枝上被利刃削出的断口。

  我不是我,是落入泥淖生长于阴湿中的蕨类植物。

  我曾分割我,也曾迷失我,我又找到我。我还是我,好的、坏的、高的、低的、美丽的、丑陋的、明媚的、灰暗的、繁荣的、荼靡的、真实的、虚妄的、剔透的、朦胧的、牙白色的、霁青色的,都是我。碎玻璃一样的我,轻羽毛一样的我,水滴般的我,寒雾般的我。浮漂是我,沦落是我,被人喜欢,是我,被人厌恶,也是我。

  自此,风自向北,江自向东,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我愿临渊不羡鱼,我愿吟啸且徐行。

  无须剑胆,无须琴心,无须破执与放下。

  长夜独行也罢,登高远望也罢,繁星彤云抓一把当酒喝。

  我愿痴愿醉...

  我是我,是竹枝上被利刃削出的断口。

  我不是我,是落入泥淖生长于阴湿中的蕨类植物。

  我曾分割我,也曾迷失我,我又找到我。我还是我,好的、坏的、高的、低的、美丽的、丑陋的、明媚的、灰暗的、繁荣的、荼靡的、真实的、虚妄的、剔透的、朦胧的、牙白色的、霁青色的,都是我。碎玻璃一样的我,轻羽毛一样的我,水滴般的我,寒雾般的我。浮漂是我,沦落是我,被人喜欢,是我,被人厌恶,也是我。

  自此,风自向北,江自向东,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我愿临渊不羡鱼,我愿吟啸且徐行。

  无须剑胆,无须琴心,无须破执与放下。

  长夜独行也罢,登高远望也罢,繁星彤云抓一把当酒喝。

  我愿痴愿醉。

  我愿红墙上的琉璃瓦是我,也愿甬巷旁的马唐草是我。


Mervin

原创短篇

    你在干什么?!把刀放下!

    嗯,对不起。我想走了。

    走什么走?你先把刀从腕口放下!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情不懦弱吗?你负责任吗?你考虑过你的父母,朋友,恋人吗?

    你他妈闭嘴!我怎么就不负责任了?你多么光鲜亮丽啊!每天西装革履,和所谓的精英们觥筹交错,在阳光下那么乐观,那么优秀,在父母面前那么孝顺,在朋友面前那么幽默,在恋人面前那么体贴。你想过我吗?

    我每天都疲惫不堪,我需要还房贷,需要为恋人买奢侈品。我每天在应酬中说着...

    你在干什么?!把刀放下!

    嗯,对不起。我想走了。

    走什么走?你先把刀从腕口放下!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情不懦弱吗?你负责任吗?你考虑过你的父母,朋友,恋人吗?

    你他妈闭嘴!我怎么就不负责任了?你多么光鲜亮丽啊!每天西装革履,和所谓的精英们觥筹交错,在阳光下那么乐观,那么优秀,在父母面前那么孝顺,在朋友面前那么幽默,在恋人面前那么体贴。你想过我吗?

    我每天都疲惫不堪,我需要还房贷,需要为恋人买奢侈品。我每天在应酬中说着伪善的谎言,从事着身不由己的工作,在父母面前我是长大的孩子,在恋人面前我是被依靠的亲爱的。我为了活成别人希望的样子,已经失去了自我。没有人愿意接受最真实的我,没有人愿意接受那个脆弱的我,你知道吗?

    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你活在虚假的阳光下,而我活在现实的黑暗中。

    好吧,对不起。那我期望你在临走前再和大家说些什么好吗?

    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走了,拜。

    第二天清晨,我被发现穿着精致的西装,在浴池中安然的离去了。手机上留着一条群发的信息'对不起"。此刻,天亮了,不过我不会再出现了。不用再佯装乐观强大了,也不用再面对孤独脆弱了。


绝望的弃酒

我和父母分开了

父亲往东,母亲往西,我向前

可压路机只向前走


前面有个古镇

只允许步行者

生活


他们说着什么

听不懂,好像是

“今天的鱼又降价了。”


那人一定来了。我知道

可这里我找不到警局

我坐在审讯椅上,双手被拷着

“这里很安全。”

警察们笑着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我和父母分开了

父亲往东,母亲往西,我向前

可压路机只向前走



前面有个古镇

只允许步行者

生活



他们说着什么

听不懂,好像是

“今天的鱼又降价了。”



那人一定来了。我知道

可这里我找不到警局

我坐在审讯椅上,双手被拷着

“这里很安全。”

警察们笑着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Mervin

小说连载 欢迎阅读和建议^_^ 注:今天是根据大家的建议对之前内容的修改,明天更新下一话

《孤岛》(第一幕,第一话)

午后,阳光刺破厚厚的云层,海面上波光粼粼。怒吼的海风抱起一团又一团的洁白的浪花,摔碎在海滩上。

查尔斯摊在气象站的靠椅上,桌上的文件和报告被整整齐齐的堆叠在桌角。镶嵌着金边的咖啡杯里,热气腾腾的加勒比咖啡依然弥漫出馥郁的浓香。他紧锁的的眉头此刻像消融的冰川一点一点的舒展开。但是双眼却依然红肿,宛若两个100瓦的白炽灯泡。不过现在危机解除了,那个每小时风速超过300公里的超强风暴跳了一个芭蕾,转着圈离开了这处可爱的世外仙境。当然,他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伴随着全球气温的不断上升,自然灾害在变得越来越频繁,大家都在地球这个孤岛上,谁也逃不掉。作为这个小岛唯一的...

《孤岛》(第一幕,第一话)

午后,阳光刺破厚厚的云层,海面上波光粼粼。怒吼的海风抱起一团又一团的洁白的浪花,摔碎在海滩上。

查尔斯摊在气象站的靠椅上,桌上的文件和报告被整整齐齐的堆叠在桌角。镶嵌着金边的咖啡杯里,热气腾腾的加勒比咖啡依然弥漫出馥郁的浓香。他紧锁的的眉头此刻像消融的冰川一点一点的舒展开。但是双眼却依然红肿,宛若两个100瓦的白炽灯泡。不过现在危机解除了,那个每小时风速超过300公里的超强风暴跳了一个芭蕾,转着圈离开了这处可爱的世外仙境。当然,他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伴随着全球气温的不断上升,自然灾害在变得越来越频繁,大家都在地球这个孤岛上,谁也逃不掉。作为这个小岛唯一的气象观测员,他明白自己责任重大,但是他也清楚,早晚有一天自己,这个小岛上的群众,还有世界上很多其他人都会在前人犯下的错误中沦为牺牲品。所以在他从麻省理工以相当平庸的成绩毕业之后,并没有去纽约,西雅图那些大城市做一个外表光鲜亮丽的气象预报员。这个充满浪漫气质的理想主义者之身一人来到这里。在他看来,那些城市只是在北极冰川融化以后,被困在海水和钢铁囚笼中的孤岛。他想要的是一个自由的地方,一个可以真正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创造价值的地方,一个拥有一尘不染的沙滩,善良友好的民众,以及上好的加勒比咖啡的地方,一个可以让他享受仅有的余生的地方。

查尔斯突然发现窗外的天像拉下了幕布一样越来越暗,狂风夹杂着雨滴呼啸而至。这不可能!风暴明明已经过去了!怎么会突然说来就来?查尔斯觉得这一定是梦。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衬衫全部被窗户中打进来的雨滴湿透了。这不可能!风暴不可能说来就来的!这不可能!但是触觉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欺骗的,他身上感觉到的这股紧贴着皮肤的潮湿是怎么回事?他必须马上赶去告诉大家!他顾不及打伞,撞开气象站的大门,跌跌撞撞地下了楼梯冲到了大街上,一边跑一边大喊“风暴来了!大家快去地下避难所躲避啊!路上的行人纷纷停下了脚步,斜眼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一只会奔跑的企鹅,会说话的长颈鹿。这个时候,一个洪亮而粗犷的声音响起“查尔斯又在迎着风暴逆风飞翔了啊?让我们把他送进医院,让他躺在病床上自由的飞吧。”接着,群众爆发出一阵哄笑。这么肆无忌惮令人厌恶的声音毋庸置疑,一定是这个岛屿上那位富豪,莱斯特的声音。但是,查尔斯此刻没有心情去理会,他只想继续奔走,告诉更多的人去避难,风暴,风暴马上就要来了啊。突然,他感觉脚下一空,怎么回事?难道真的被风暴卷起来了?然而真相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在莱斯特的怂恿下把他举了起来,准备送去医院咧。查尔斯愤怒的嚎叫,像一头被囚禁的狮子,但是周围的人嬉笑着无动于衷,仿佛正在欣赏一出免费的喜剧表演。这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他感觉自己被抛到了半空中,又重重的摔回了地面,尖锐的疼痛让他的意识清醒了。

他平躺在地上,确定身体还有知觉。还好,没死。接着,挣扎着揉了揉眼睛,向四周看了看,咖啡被打翻了,洒的一身都是,潮湿而粘腻。窗外依旧阳光明媚。至于他的靠椅,在离他10步远的地方呢。他长叹了一口气,一定是昨天晚上太累了才会做这种噩梦。他缓缓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精神恍惚的走向桌边关闭了电脑,步履蹒跚的向门口走去,是时候应该去吹一吹海风,喝一个椰子了。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刚刚所有的困倦和疲乏仿佛都被他一齐锁进了这件屋子,当然还有掉落在桌下忽明忽暗闪烁着的警报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