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学/原创

13530浏览    4916参与
一晚献诗

山河还似旧温柔[10]

 10.风起


  天幕间浮动着星光,流淌在夜色里四通八达的街道里,绚丽的光影交织着,在那灯光通明的饭店外围着一群抱枪的士兵,门口站着几个高大的黑衣男子。


  饭店里面传出悠悠地飘荡来的酒和食物的气味,以及那美妙的奏乐声。


  用完餐后,伴随着奏乐声进入了后厅,是一个巨大的舞池。

  堂皇富丽色大厅,吊着蓝色精巧的宫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白色帷幔。


  蒋三爷领着自家夫人的手率先走至正中央,随即音乐更换成了轻缓的钢琴曲。随着一个礼下动作,两人便轻松地随音乐踩着步子跳起了舞。...

 10.风起


  天幕间浮动着星光,流淌在夜色里四通八达的街道里,绚丽的光影交织着,在那灯光通明的饭店外围着一群抱枪的士兵,门口站着几个高大的黑衣男子。


  饭店里面传出悠悠地飘荡来的酒和食物的气味,以及那美妙的奏乐声。


  用完餐后,伴随着奏乐声进入了后厅,是一个巨大的舞池。

  堂皇富丽色大厅,吊着蓝色精巧的宫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白色帷幔。


  蒋三爷领着自家夫人的手率先走至正中央,随即音乐更换成了轻缓的钢琴曲。随着一个礼下动作,两人便轻松地随音乐踩着步子跳起了舞。


  舞步配合得极好,妥妥的一对儿璧人儿。


  他们在一起去多少次宴会就跳了多少次舞,动作闭着眼睛都能跳了。就算如今上了年纪,也依旧能保持当年的风采。


  一曲结束,随着他们的停下的动作。

  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首舞完,在暗淡温柔的光线中,在场的绅士们纷纷向小姐们作出了邀请,接着携自己的舞伴步入舞池中央。


  倾歌妙舞,香风弥漫。


  "程小姐,能否有幸请你跳一支舞?"一位戴着金丝框眼镜,身着灰色西装的男人,朝着瑜瑾道。


  瑜瑾侧头淡淡的开口拒绝,"不了,谢谢。"


  说罢,那男子微微点头便走开了,但眼里的不爽还是非常的明显。


  这已经是她拒绝的第五个了。

  她还特意选了个极角落的位置坐着,如今的社会她可不敢随意地结交什么人,不然报纸上可有得写了。

  就这么想着,她又瞟了眼门口的记者,叹了口气。


  "很无聊?"一个低沉的桑声从身后传来。


  不等她反应过来,陆霈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坐在了她身旁的一个沙发上。

  见他解开了军服的扣子,翘着双腿,手臂随意的搭在靠背上,脸上没什么表情,肩章闪着点点光芒,显得既懒散又耀眼。


  "陆司令。"瑜瑾收回眼神,练过武的走路都没声儿吗?


  陆霈嗯了一声,侧头看着舞池。"程小姐不去跳舞?"


  "陆司令不也没去吗?"瑜瑾看着他完美的轮廓,淡淡地道。


  见他突地回过头,那双黑眸对上她的眼,闪过一丝笑意,"哦?这么说你想请我跳了?"


  瑜瑾脸色一僵,随即,面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司令说笑了,我不会跳舞。"

  这个男人,开玩笑能不能别这么盯着她笑。

  晃得眼睛生疼。


  如果此刻沈让在一旁,指不定得惊到掉下巴,他家这位冰山般的司令,居然说出这种不害臊的话,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


  陆霈回了眼,便没再说什么,只是嘴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这女人,还挺聪明。她的身份放在这里,想跟她结交的不计其数。就算是跟他陆霈跳了舞,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顷刻间,从大门走进一位军装的男人,中等身材,特别健壮,一张脸上长满了络腮胡。


  见他带着一伙人绕进了长廊,方向是蒋三爷的厢房。


  瑜瑾狐疑地打量着那男人,又看了眼陆霈黑着的脸,从他看见那男人开始,脸色就不对劲了...


  "程小姐,失陪。"丢下这句,陆霈起身,迈着大步,往厢房走。


  瑜瑾了然的点头,看了看他背影,便低头看向桌上的酒杯,红的透紫,散着香气,模糊不清。


  ...


  这厢房内与外面西欧风不同,溢着中国古典氛围。竹叶灯,红木椅,大理石狮子爪圆桌,摆着梅兰竹菊。


  蒋三爷背着手,站在窗边脸色沉沉。


  陆霈坐在沙发上,神色淡淡,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玉扳。


  而杨智城一伙人则坐在椅子上,彼此眼神交流着,坐立不安。


  场面一度的静,气氛一度的紧张。


  "杨将军,我想我们都明白三爷的意思。"陆霈率先打破沉默,依旧看着扳指。


  杨智城不置可否,"可是三爷,如今日本势力已经扩大,我们应该..."说着又激动地起身,"周少帅也是这个意思。"


  听到这,三爷转过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他人呢?"不等杨智城开口,又说道,"此事日后再议,明天先叫周启来见我。"

  语气没什么变化,脸上挂着一丝不耐。


  "可是..."杨智城还想开口,可是在看见陆霈的眼神后,便停下了。


  陆霈眼里的警告很明显,但同时也有些诧异,原来周启也参与了这件事吗?他就说杨智城怎么胆子放得这么大,原来背后人。


  这周启,是现今旁系军阀的少帅,说明白点,身份跟他就差一个等级。


  "照相了。"蒋夫人此时跨进来,身后跟着摄影师。


  她一如往常的将他们的表情收进眼里,假装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当她坐到蒋三爷身旁时候,三爷脸上随即挂上笑容,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陆霈则坐到他们旁边,杨智城等人站到了他们的背后。


  随着闪光一过,这张照片也就成了。其乐融融却各怀心事。


  紧接着三爷携着夫人,走出厢房,来到舞厅中央。


  那里摆着个大蛋糕,瑜瑾在那儿点着蜡烛,见到他们过来,脸上扬起笑,火光印着她的脸,白皙透明。


  宾客们都在等待着最后的庆祝环节,当他吹灭蜡烛的同时,大家也欢呼起来,纷纷说着祝福语...


  与此同时,门口的记者也拍了照,为明天的日报做着准备。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










leavelulu

宝宝想走多多的路。可是它好贼,中差评、权重、DSR等等,打击小家,扶持大家,大家自然是每年上交保护费的猫咪,小家如今变成了躲在阴沟里的走鬼。

要问作为消费者,自然喜欢宝宝,市面上,没有谁像宝宝那样对买方百依百顺的,要打差评吗?好,赔钱。我这里正好有保证金,可以提前划给你,下次再来,别生气啊大爷。

你说它放得下身段吗?它的腰杆子是流动的,经常变形,绕圈圈,百步九折萦岩峦。

今年一直扯喉咙,要下沉,要性价比。缘何性价比默认是三块钱五公斤洗衣液级别的概念,又或是九块钱二十卷纸巾的福利。之后大家有些伤感,眼神暗示,假如你没有资本燃烧,趁早退场。

宝宝想走多多的路。可是它好贼,中差评、权重、DSR等等,打击小家,扶持大家,大家自然是每年上交保护费的猫咪,小家如今变成了躲在阴沟里的走鬼。

要问作为消费者,自然喜欢宝宝,市面上,没有谁像宝宝那样对买方百依百顺的,要打差评吗?好,赔钱。我这里正好有保证金,可以提前划给你,下次再来,别生气啊大爷。

你说它放得下身段吗?它的腰杆子是流动的,经常变形,绕圈圈,百步九折萦岩峦。

今年一直扯喉咙,要下沉,要性价比。缘何性价比默认是三块钱五公斤洗衣液级别的概念,又或是九块钱二十卷纸巾的福利。之后大家有些伤感,眼神暗示,假如你没有资本燃烧,趁早退场。

leavelulu

看到因经济条件不足放弃上学机会的消息,说实话,震惊之余,全是迷惑。以招聘者的角度来说,学历实在是筛选机制的一大利器,虽然不明说,但在矿区里淘金,比在马路上挖沙顺利多了。

这时有一个问题,假如应聘者特别优秀怎么办?喏,如果上面不点头,不会给你进门的机会。即便有内推,明珠显现,任职了,和同事们相处,心理压力也是让人头疼,当然,不在意这些最好,可社交哪有新花样。

学历重要吗?我十二岁的时候,觉得上大学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到我十六岁之际,完全意识到之前的想法有多愚蠢,然而能力有上限,终日以泪洗面。

自我约束、举一反三、认真负责等等,对于为人处世,是极为重要的特质,这些在学校里可以锻炼出的,不上学可...

看到因经济条件不足放弃上学机会的消息,说实话,震惊之余,全是迷惑。以招聘者的角度来说,学历实在是筛选机制的一大利器,虽然不明说,但在矿区里淘金,比在马路上挖沙顺利多了。

这时有一个问题,假如应聘者特别优秀怎么办?喏,如果上面不点头,不会给你进门的机会。即便有内推,明珠显现,任职了,和同事们相处,心理压力也是让人头疼,当然,不在意这些最好,可社交哪有新花样。

学历重要吗?我十二岁的时候,觉得上大学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到我十六岁之际,完全意识到之前的想法有多愚蠢,然而能力有上限,终日以泪洗面。

自我约束、举一反三、认真负责等等,对于为人处世,是极为重要的特质,这些在学校里可以锻炼出的,不上学可能就没有,差一点的学校,也不会教。

至于经济问题,一流的大学,学费便宜,更有许多奖助学金,若不济,兼职工作也可以磨一磨,试着找与专业未来相关的。

有点滑稽,经常问自己,若上天赐我一个聪明的头脑,可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又考上了极好的大学,去不去?怎么不去,砸锅卖铁借钱也要去。

可见我对学校和教师以及上学这件事,都具有一种罕见的向往之情。特别喜欢学校,从来讨厌放假,一放假就要离开学校,气煞我也。

当然,这则小文里,我没有讲到父母,因未曾想方设法托举子女进大学校门的父母,没有什么好讲的。

其实,路人讲的话,对当事人的影响大吗?不尽然。

如果她真得明白上大学的重要性,学历不仅仅是一张纸,那背后的资源和平台,才是终身受用无穷的,她就能知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想不想去上学。

leavelulu

我在吃方面最关心的是为什么而吃。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旧瓶装新酒。机上看了一篇文,讲吃螃蟹,作者似乎是汪曾祺的儿子。他提出一个观点——憎恨出美味。即因为憎恨螃蟹损坏庄稼,所以采取吃了它这类办法,依次推论,蚂蚱和蝉,甚至蚯蚓和蛆虫,均是不知怎么就被人类恨上了,不吃到灭绝不罢休?


我不这么认为,之前想过,从前的人们(可参照几十年前)并不像上层社会那样,鱼肉唾手可得,营养不良是常态。


否则,一个吃惯了新鲜牛排的人,是受不了猪大肠那股子骚味的,也嫌脏。


能大口吃肉的人,又怎么会突发奇想去田地淤泥里掏螃蟹吃呢?(他根本没机会下地干活)


满身刺,一脚毛,天天窝在洞里吃腐殖质,它们的生活...

我在吃方面最关心的是为什么而吃。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旧瓶装新酒。机上看了一篇文,讲吃螃蟹,作者似乎是汪曾祺的儿子。他提出一个观点——憎恨出美味。即因为憎恨螃蟹损坏庄稼,所以采取吃了它这类办法,依次推论,蚂蚱和蝉,甚至蚯蚓和蛆虫,均是不知怎么就被人类恨上了,不吃到灭绝不罢休?


我不这么认为,之前想过,从前的人们(可参照几十年前)并不像上层社会那样,鱼肉唾手可得,营养不良是常态。


否则,一个吃惯了新鲜牛排的人,是受不了猪大肠那股子骚味的,也嫌脏。


能大口吃肉的人,又怎么会突发奇想去田地淤泥里掏螃蟹吃呢?(他根本没机会下地干活)


满身刺,一脚毛,天天窝在洞里吃腐殖质,它们的生活环境不是瑶池。吃螃蟹的生殖腺和脑肠子,美在哪里……


海里捞鱼的,第一重点不是吃鱼吗?那么多肉的家伙(猜捞鱼的吃不到鱼,鱼都被卖掉了)


所以,换个思路,因平常难得吃得到牛羊马鹿,只好抓几只蚱蜢解馋,一辈子见不到鸡腿,看着下水也挺美味。


蚕蛹,各种虫子,一滴猪油,滚一锅大菜,我穷人家的活法你们不明白。


再者,破坏庄稼的,螃蟹可不算什么,要吃就吃蚂蝗!得,有一味中药便是这恶心的蚂蝗制成,信的人还不少……


天地万物间,西瓜是甜的,冬瓜却不一定,生冬瓜有一种潲水味。可是啊,西瓜也不是人人舍得天天吃的,然而冬瓜能储存一整个冬天,月月吃,年年吃,穷乃钻营吃偏方,生吃一个大冬瓜。


哎呀,到底为何会产生因憎恨才去吃某样东西的想法呢?难不成那些食人族,特别讨厌人。(我觉得他们就是纯粹的变态而已)



leavelulu

公元前四世纪和三世纪,罗马时期有三派哲学思想:伊壁鸠鲁派、斯多噶派、怀疑派。三派的最高理想是清净无为,宣扬事物不可知论。我原以为庄子窃取沙门思潮,描印度那边的风景线。如今想想,又是在古罗马璀璨星空下照耀出爬行的一条蛞蝓痕。(擅长称斤较两的罗马人突然讲起了无为,只能说明经济开始衰颓。联系思考当今的佛系和丧文化,差不多也这个韵味。)

公元前四世纪和三世纪,罗马时期有三派哲学思想:伊壁鸠鲁派、斯多噶派、怀疑派。三派的最高理想是清净无为,宣扬事物不可知论。我原以为庄子窃取沙门思潮,描印度那边的风景线。如今想想,又是在古罗马璀璨星空下照耀出爬行的一条蛞蝓痕。(擅长称斤较两的罗马人突然讲起了无为,只能说明经济开始衰颓。联系思考当今的佛系和丧文化,差不多也这个韵味。)

phemie_roy

写给过去不平凡的三个月

回忆真的是一道泄洪的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慢不下来。


终于,我的生活苦尽甘来了……

记忆里的我还停留在刚来北京时的模样,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的袋子。辞去第一份工作,浑浑噩噩地就开始找第二份工作,为什么不给缓冲时间?因为我无处可归。那时的我,是迷信的也是迷茫的,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一步要怎么去进行,也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直到我收到戴尔斯克的面试邀请的那一天。我还清楚地记得,面试前一天,我还去了雍和宫祈福。因为那个面试于我而言,是孤注一掷的选择。拿到offer之后,本以为我可以就此开始我的工作生活,可一些无法协调的问题,让我第一天的工作响起了时而高潮时而低潮的音乐。那一天,可...

回忆真的是一道泄洪的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慢不下来。


终于,我的生活苦尽甘来了……

记忆里的我还停留在刚来北京时的模样,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的袋子。辞去第一份工作,浑浑噩噩地就开始找第二份工作,为什么不给缓冲时间?因为我无处可归。那时的我,是迷信的也是迷茫的,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一步要怎么去进行,也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直到我收到戴尔斯克的面试邀请的那一天。我还清楚地记得,面试前一天,我还去了雍和宫祈福。因为那个面试于我而言,是孤注一掷的选择。拿到offer之后,本以为我可以就此开始我的工作生活,可一些无法协调的问题,让我第一天的工作响起了时而高潮时而低潮的音乐。那一天,可真是忙碌且焦灼的一天……

2019年7月8号,早晨五点的惊醒之后便开启了一整天的忙碌篇章。那一天,好像全世界都在和我作对。拨打着一个又一个无法接通抑或是被拒绝的电话,焦急地在办公室盯着电脑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仿佛只要能抓紧一分钟的时间,一切都能够重头再来,一切不好的事物都能够被我阻挡在身后。

那一天夜晚,站在路边的我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那一天夜晚,我目送着一辆又一辆汽车的离开;那一天夜晚,我真的领悟到了:生活,真的很艰难……

那一天夜晚,也算是北京生活给予我最大考验的一个夜晚。

……

看一眼我的手机,电量几近百分之一,平时爱听歌消遣时间的我,在生活的逼迫下也变得不爱听歌了。焦急地把手机亮度调到最低,偶尔打开手机观看一下时间,看我等了多久,寻找了多久,以及我还需要在这里等多久......

“……我来接你吧,你在那里等着我。”

这句话可谓是北京夜晚最明亮的一盏灯,它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并且闪亮的灯光一直都在指向那个我即将生活三个月的地方。

……

当我今天坐在新家的书桌前,敲打着这些字符,再回忆三个月前的自己,一切似乎有些虚幻起来。

三个月,那个家见证了我从漂泊不定到暂时的安稳,每一次的受苦受挫折,我都能跑回去,躺在床上或者搬张凳子坐在阳台上,眼神飘忽不定地看着远处的风景,思考着也反省着。

站在厨房门口,盯着灶台,你看,手忙脚乱,把整个厨房都洒满了水是我第一次下厨做饭时的窘样;站在房间门口,稍稍抬头,你看呐,不知道爬了多少次的上铺在今天终于空出来了,它又要开始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主人了;再到阳台那里,看着和广州风景类似的马路啊,还有打开门就能感受凉爽的秋风吹过来的阳台啊,你们到底寄托了我多少的思念呢?还有,风啊,你有没有把我的所有想法送到南方呢?有没有告诉他们我也一直在想着他们呢?

这一切啊,在凡舍的这一切啊,都将随着我的离去成为我人生中渺小的一点。等我离开之后,凡舍又将如往常那样,迎接着一波又一波新的住客,重复着我去之前的一切生活。

“嘭”的一声,我把一切属于凡舍的回忆关在了房间。

走进电梯之后,我在想,我的想法终于成真了。也算是离开了“摇篮,”真正地开启独自自主的生活了。

之前,刚来北京,就一直幻想着拥有自己的小窝。我能够在这个小窝里摆满自己的物品;能够邀请三五好友来家里相聚。那时候每一次的规划,都会伴随着内心的期待和喜悦。规划和期待这两件事仿佛一个标准套餐,总是一起搭配出现!

今天,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那些跟随着我从酒仙桥到慈云寺到十里河再到望京的物件,还有那些一直被尘封在我的行李的所有物件,就在它们被我一个一个摆出来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拥有小家的那种幸福;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在北京安定下来了的那种喜悦。

来京三个月的我,一直在漂泊和半安稳中度过我的一个又一个二十四小时……终于,这种漂泊的生活画上了圆满句号。并且,在这个房间,以此为起点,我即将要展开新的独立生活了。

Empath

诗云其九 • 秋夜

斑篁影摇曳,蝉鸣声暂歇。

无雨更添愁,髹夜泪盈睫。

斑篁影摇曳,蝉鸣声暂歇。

无雨更添愁,髹夜泪盈睫。


leavelulu

作夜看书(因手机断电才勉强寻求一点趣味)讲埃及种姓制度,雅利安人。作者潦草离散讲了两句。

如今一提种姓,必定要想到印度。然后说高种姓人之美,长得多有高加索风情。起初,强迫人给脖子上锁,鼻子上环(至今仍有小年轻打鼻环,殊不知这是将自己比作牛羊鸡鸭的行为)。后来,人一出生,她的父母便主动给她套无数手链和脚链,拼命地往耳洞里加砝码,意图与诸佛有一点相像。印度除了恒河水,大象,其余那些意识形态没有一样是本有的。

作夜看书(因手机断电才勉强寻求一点趣味)讲埃及种姓制度,雅利安人。作者潦草离散讲了两句。

如今一提种姓,必定要想到印度。然后说高种姓人之美,长得多有高加索风情。起初,强迫人给脖子上锁,鼻子上环(至今仍有小年轻打鼻环,殊不知这是将自己比作牛羊鸡鸭的行为)。后来,人一出生,她的父母便主动给她套无数手链和脚链,拼命地往耳洞里加砝码,意图与诸佛有一点相像。印度除了恒河水,大象,其余那些意识形态没有一样是本有的。

leavelulu

就知我逃不过。新进职员问我,你有对象吗?

我:男的还是女的?

她狐疑瞧我。我窃笑:没男朋友,有女朋友。

果不其然,她一惊,问我是否被动。

我讲,女朋友很多,没有一个人属于我。

她思索了一阵:那是无性恋了?

我沉默三秒:其实也不是。我不觉得活着就必须喜欢别人。

她又说,那你是只爱自己吗?

我驳口一句,我认为特别自信的人才会只爱自己,我谁都不爱,也不很喜欢自己。

她扒了两口饭,双眼无神。我想这不行,话题还得继续。我谈起多年前的芙蓉姐姐和玉凤,我说,你看,她们的自信令人望尘莫及。我认为自信是可取的。

就知我逃不过。新进职员问我,你有对象吗?

我:男的还是女的?

她狐疑瞧我。我窃笑:没男朋友,有女朋友。

果不其然,她一惊,问我是否被动。

我讲,女朋友很多,没有一个人属于我。

她思索了一阵:那是无性恋了?

我沉默三秒:其实也不是。我不觉得活着就必须喜欢别人。

她又说,那你是只爱自己吗?

我驳口一句,我认为特别自信的人才会只爱自己,我谁都不爱,也不很喜欢自己。

她扒了两口饭,双眼无神。我想这不行,话题还得继续。我谈起多年前的芙蓉姐姐和玉凤,我说,你看,她们的自信令人望尘莫及。我认为自信是可取的。

北雅

下班后的一个半小时,她倚靠在沙发上,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炒菜,凉拌的熟食和超市新蒸的馒头。

只有餐厅的灯亮着,她窝在客厅幽暗的角落,微微喘着气,她在等家人回来,一起晚饭。

她一整天几乎没有落座过,连排课,判小测,单独辅导,解决各种鸡毛蒜皮,一次一次被打乱工作计划,又再次整理接下来的安排。下班后,她又站了很久。

她的脚腕酸疼,连着筋,眼延伸到小腿。

她的身上却散发出带着热气的油烟子味儿,粘在她的睡衣上、手臂上、脖子上、脸上。

她想啊,她才二十五岁,就粘着这些味道,陌生又抓人的味道。就像她即将面临的人生,日复一日,一圈一圈。

她仿佛很久没有弹琴、作画,书架上一笔一笔写下的句子犹如...

下班后的一个半小时,她倚靠在沙发上,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炒菜,凉拌的熟食和超市新蒸的馒头。

只有餐厅的灯亮着,她窝在客厅幽暗的角落,微微喘着气,她在等家人回来,一起晚饭。

她一整天几乎没有落座过,连排课,判小测,单独辅导,解决各种鸡毛蒜皮,一次一次被打乱工作计划,又再次整理接下来的安排。下班后,她又站了很久。

她的脚腕酸疼,连着筋,眼延伸到小腿。

她的身上却散发出带着热气的油烟子味儿,粘在她的睡衣上、手臂上、脖子上、脸上。

她想啊,她才二十五岁,就粘着这些味道,陌生又抓人的味道。就像她即将面临的人生,日复一日,一圈一圈。

她仿佛很久没有弹琴、作画,书架上一笔一笔写下的句子犹如上辈子的来信。不过这些纸笔,也都还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

她当然想鲜花拥簇、微风拂面,她也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但空中楼阁,不可能搭建。

她也想啊,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柴米油盐,俗气得很又脱离不开。但是她也真实地活着,不敷衍的,认真地活。

有点儿像仙子下凡人间,苟且着妥协着,骄傲着鲜活着。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柚子味的糖果

在彼岸等待 第十二章(金在中)

chapter 12

“cut!非常好啊!”经历了快一周的拍摄,韩胜熙作为雪穗的部分终于杀青了。坐上保姆车,韩胜熙的情绪却并不高涨。也许是还没有离开雪穗这个角色,也许是因为这是她第二年不在家里过年了。自从艺妓回忆录上映后,小千代取得了巨大的反响,随之而来的是高涨的人气与各种各样的商业广告代言,硬生生将这个实际年龄13岁的孩子压得喘不过来气。“胜熙,今天晚上六点要有一个富士台的采访,我把问题都发到你邮箱了,记得准备一下。”川子从后视镜里望着韩胜熙低迷的表情,不放心的提醒道。“知道了姐,四点你来接我就好。”回到家,餐桌上摆好了阿姨做的饭,只不过只有她一个人来享受。草草吃了几口,她便将自己扔到了卧...

chapter 12

“cut!非常好啊!”经历了快一周的拍摄,韩胜熙作为雪穗的部分终于杀青了。坐上保姆车,韩胜熙的情绪却并不高涨。也许是还没有离开雪穗这个角色,也许是因为这是她第二年不在家里过年了。自从艺妓回忆录上映后,小千代取得了巨大的反响,随之而来的是高涨的人气与各种各样的商业广告代言,硬生生将这个实际年龄13岁的孩子压得喘不过来气。“胜熙,今天晚上六点要有一个富士台的采访,我把问题都发到你邮箱了,记得准备一下。”川子从后视镜里望着韩胜熙低迷的表情,不放心的提醒道。“知道了姐,四点你来接我就好。”回到家,餐桌上摆好了阿姨做的饭,只不过只有她一个人来享受。草草吃了几口,她便将自己扔到了卧室的床上,直直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绪不由得跑远。

 

香港金像奖新人奖、东京电影节最佳新人奖、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这都是她因为艺妓回忆录而斩获的奖项。在外界看来,她已经是演艺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了,如果继续在演员的方向发展,必定会有更高的成就。可就是这样,她依旧决定,结束电影的宣传后,回到韩国,继续歌手练习生的练习。无论怎么样,她的初心是成为一名歌手,她不想放弃。

 

“我们胜熙今年还不到13岁呢,正是青少年的时期啊。”女主持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镜头做出羡慕的神色,“姐姐您看起来就像是高中生呢,而且真的太漂亮了!”韩胜熙俏皮的挑挑眉,惹得主持人笑得合不拢嘴,是啊,谁不喜欢别人的赞美呢?“胜熙酱你是在韩国当练习生吧?”“是的呢。”“那胜熙有没有偶像呢,或者喜欢的作品?感觉现在k-pop真的很多人喜欢呢!”“偶像?”韩胜熙没怎么想脑海里就跳出来了他的模样。“有的呢,是一个韩国很厉害的男子组合,叫东方神起。”“东方神起~好像去年还来我们电视台做过节目呢。”主持人似乎对他们有点印象。“神起前辈们从去年开始就在日本出道活动了,当然,在全亚洲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呢。”“我记得他们好像是五个人吧,没有最喜欢的成员么?”男主持人果断的继续问了下去,这可能会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点呢。既可以让胜熙的粉丝寻找过去的节目来看,提高收视率,还可以让东方神起的粉丝们更加了解节目。

 

“最喜欢的成员,是英雄在中前辈。”“啊,为什么呢?”韩胜熙装作苦恼了一下,一想到金在中,脸上就涌现出害羞的笑容来:“我感觉在中前辈是那种可以给予别人力量的人吧,即使自己很累很困难,却依旧给大家展现最美好的样子。那种样子真的让我很受鼓舞也很感动。”胜熙说完嘴不自觉嘟了起来,三个月没有见到你了,不知道你还好么?

 

“欧尼~我回来了!”泰妍她们刚从餐厅出来前方就飞快的跑来一团黑影,然后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差点直接把金泰妍扑倒在地了。“噢熙熙~你怎么也不早告诉我们啊!”秀英她们也后知后觉地凑上前,摸来摸去,嗯好吧,我们胜熙被吃了一圈豆腐后才逃离出来。周围的练习生也叽叽喳喳起来,还有几个不好意思的询问能不能要张签名。“这下子,还没出道就火了呀!”久违地和姐姐们坐在练习室里,胜熙只感觉风尘仆仆从洛杉矶赶回来也没有那么累了,毕竟见到她们,就有种见到家人的温暖。“别这么说欧尼,我还只是个练习生。”没几分钟,韩胜熙回到公司的消息便传到了所有练习室。刚结束电台活动的已经出道的super junior几人也纷纷来打招呼。“呀,我们连个礼物都没有嘛!”金希澈傲娇属性又上线了,这个比自己大10岁的偶吧孩子气起来也是挡不住的。“那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去吃烤肉吧!”他们也知道韩胜熙家境的优越,自然是欣然答应了。只不过东方神起五人昨天刚飞去了名古屋,参加不了这次小聚餐喽。

 

与哥哥姐姐们在一起度过的时间非常幸福快乐,但是回到公司见老师的时间可就一点也不快乐了。“四个月没练习,月底检测估计要出问题了。”沈在元翘起腿坐在椅子上,那样子活像一个黑帮老大。不过,他现在正在用力扣着自己的嘴唇,但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真实心境。韩胜熙一想到自己那breaking的舞蹈能力,支支吾吾道:“不是距离出道还有三个月么?还有时间~”一旁的俞勇镇沉不住气了直接下达了任务:“上面给出的要求,你这次solo出道要出一张正规专辑,一共8首歌,公司会负责监制5首,剩下的你自己来创作。给你50天的时间完成。至于风格,你现在肯定走不了boa的感觉,再加上你的年龄,偏向青春活力少女的大众风比较好,邻家妹妹的模样会很不错。”邻家妹妹!?韩胜熙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跟自己以前写的歌的风格都很不相符,很显然,要重新创作了。任何歌手都会转型的,嗯,我可以忍几年。韩胜熙在心里说服自己道。

 

其他练习生也或多或少知道了韩胜熙即将出道的事实,公司也在官网公布了胜熙出道倒计时60天的消息。这下子中日韩三国的粉丝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地开始各种成立站子,准备应援工作。为了加强神秘感,她直接搬到了位于8楼角落的私人练习室,这下子,是真的与世隔绝了。再加上她的初中传来消息,因为公司已经打过招呼,所以韩胜熙可以选择在网上参加初二的期末考试,而考试时间,就在一个月后。在出道、创作、考试三重打击下,韩胜熙成功的把自己搞成了熊猫。“阿啊啊我真的要疯了!”金在中刚从录音室里出来就听见对面房间里传来女孩崩溃的尖叫声,好奇的向里瞥了一眼,便是韩胜熙叼着铅笔,弹着钢琴,马尾辫已经被拽成不像样,五线谱也皱皱巴巴,明显处于作曲的瓶颈期的模样。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确认在下一个行程出发前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便放心的敲开门。

 

“mo?在中oppa!”金在中本来以为她会很开心的迎自己进去,没想到她却把门一关,背对着金在中飞速动作着,然后十秒钟后以整洁干净的模样又打开了门。看来这十秒,对于女生,真的很重要啊~金在中在心里迷迷糊糊地想着。“你的腿?好点没有,不用拄拐了吗?”韩胜熙一下子便注意到刚才是他不借助外力的进屋,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嗯虽然跳起舞来还有点疼,但是好很多啦。”金在中正说着呢却看到韩胜熙的小脸又皱了起来:“你都没法好好休息啊~行程这么多~”金在中有些苦涩地叹口气,不过又很快抬起头,稍微俯下身平视着韩胜熙:“不说我了,恭喜你啊,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出道啦!”

 

小丫头思绪转变也是很快的,转头面对着破烂不堪写着几个和弦的五线谱:“我现在还没想关于出道的事呢,眼看着老师给的期限就到了,可我一点灵感都没有。”面对她沮丧耷拉下来的脑袋,在中只感觉自己的心像被小猫挠过一样的酥软,不自觉揉了揉她好不容易梳好的辫子:“这么低落的样子可不是我认识的小魔王小熙哦,如果不介意的话,给我讲讲这首曲子的概念吧,我帮你想想!”“真的吗?太好了~”胜熙眯起眼睛,舒服地嘟起嘴享受着在中的“头皮按摩”虽然两人只在一起呆了不到二十分钟,但目送着在中做好伪装离开工作室后,那一直无法捉摸到的灵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迸发出来。回忆着刚才的谈话,胜熙脸上的烦躁渐渐转变为了一种甜蜜的笑容。在中oppa,要等我出道哦,一定要保护好嗓子,保护好自己的伤哦!

 

在忙碌之中,川子还是给她签下了几个欧美的服装代言,趁着现在她的演艺工作还不是由sm公司完全负责,还是用自己家的资源比较靠谱。“停停停!别再升调了~”俞勇镇马上把韩胜熙打断,递上去一瓶水:“再这样下去,不出两天嗓子就给哑。你都不会好好保护自己么?”韩胜熙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顶嘴了,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乖乖地又灌了一大口水下肚。连续高强度没有休息的训练,几乎就要将她压垮,加上每天只能见到老师们,连欧尼和其他朋友都不让见,更是让一种孤独感每晚萦绕在她心头,连写出的曲子都有些伤感了。

 

只有战胜这些困难,才能享受到成功的喜悦啊。

 

这是在中在和她通话时说的,胜熙一直记在心里。尽管在中也在因为日复一日的行程、公司的管理、私生的骚扰而痛苦烦躁,但是他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成为明星的决定,因为他很享受那登上舞台歌唱的喜悦感。每当胜熙想要否定自己时,脑海中都浮现出来那清晰的面庞,清澈的双眸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对自己说,加油,这种鼓励,胜熙不知道把它归为什么,但是,希望它一直存在就好。

 

leavelulu

人家说澳白,我第一反应是澳洲南洋白珍珠,拉下帷幕一看,原来在说澳大利亚白葡萄酒,咦!中文缩写阻碍我前进了。英文也好不到哪里去。PPL,联系上下文,指people。我倒好,一抽风带入情境——Les……

脑子不太清白。 ​​​

人家说澳白,我第一反应是澳洲南洋白珍珠,拉下帷幕一看,原来在说澳大利亚白葡萄酒,咦!中文缩写阻碍我前进了。英文也好不到哪里去。PPL,联系上下文,指people。我倒好,一抽风带入情境——Les……

脑子不太清白。 ​​​

奶球

苦味

窄窄的马路

在太阳下蒸腾出一股焦苦的气味

是琥珀一样的壳

收纳着杨树凌乱扫射的余光


不必在意谁受到了谁的敦促

劳动、相爱、互掷杀招

现代化生产步履不停

漫长的传送带上

只有浪子仍坚持着锻炼幻梦

用以进行强健的自我反刍


走得越久,苦味越厚

温度与温度厮守

造就出近似于富丽堂皇的威势

风衔来候鸟的评语

由北至南,由南至北

不均匀的降调撒了满天


比过去的时日更加顽固

黏着在无所不至的空旷之上

那苦味领先于光,领先于声

进入人类文明的每一处死角


在消化系统外

实现了无需隽永的长生

窄窄的马路

在太阳下蒸腾出一股焦苦的气味

是琥珀一样的壳

收纳着杨树凌乱扫射的余光

 

不必在意谁受到了谁的敦促

劳动、相爱、互掷杀招

现代化生产步履不停

漫长的传送带上

只有浪子仍坚持着锻炼幻梦

用以进行强健的自我反刍

 

走得越久,苦味越厚

温度与温度厮守

造就出近似于富丽堂皇的威势

风衔来候鸟的评语

由北至南,由南至北

不均匀的降调撒了满天


比过去的时日更加顽固

黏着在无所不至的空旷之上

那苦味领先于光,领先于声

进入人类文明的每一处死角


在消化系统外

实现了无需隽永的长生

闻舟清河

原创短篇——初恋——第二章

         陈阵回酒店第一件事就是开空调冲澡,这鬼天气也太tm热了!黑白电视点一波刮凉粉臭豆腐小香肠糖油粑粑,暑热渐渐散去,陈阵却是怎么都静不下来,想见他现在就想。

        握着臂章在房间里跳来跳去,连外卖敲门声都没听到。许辰说他们下午不跑五公里了改打篮球赛,他的球衣晾在窗户外面结果找不到了,所以只能搁边上喊加油。看着微信消息不停的闪烁,陈阵立...

    





         陈阵回酒店第一件事就是开空调冲澡,这鬼天气也太tm热了!黑白电视点一波刮凉粉臭豆腐小香肠糖油粑粑,暑热渐渐散去,陈阵却是怎么都静不下来,想见他现在就想。

        握着臂章在房间里跳来跳去,连外卖敲门声都没听到。许辰说他们下午不跑五公里了改打篮球赛,他的球衣晾在窗户外面结果找不到了,所以只能搁边上喊加油。看着微信消息不停的闪烁,陈阵立马就想打车回去。但是你想我回去吗?

        我现在就想见你怎么办!                    

        理智又勤劳的小蜜蜂一点点吃掉陈阵飘动的心,就着冷掉的食物。有些咸有些酸,陈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高中没有好好学习,那个人可是国科的高材生啊。

         十一点的飞机回南京,九点钟就要到机场,最迟八点就要出酒店。明天就要走了,也许都不会再回来。许是离别的伤感许是旅途的疲累,不知不觉陈阵睡了过去。再睁眼月上枝头,繁星点点。

        最后再看一看长沙吧,陈阵换了身衣服打算出门夜跑,看了眼桌上的徽章把它揣进了口袋。

         原来那个街角有家鲍师傅,这家茶颜悦色人不多,长沙大妈的广场舞跳的好时尚,人行道好窄,红灯好长,路灯好暗,那家店的衣服好好看,前面有对情侣,韩商言绝对没有你甜。

         这就叫一见钟情吗?

         许辰独自在操场跑着步,有些烦有些闷,莫名其妙的。那个别扭的小丫头还没有把他们的合照给他,为什么不给呢?在想什么呢?这让从小到大除了亲妈亲姐就没有怎么接触过女性这种生物的许辰犯了难,比高考数学还难呢。今天看女朋友的看爸妈的基本都回来了,明天大概是能剩下外出名额的。好像是明天的飞机,不如去送机吧。当面问她要照片!

        一句话炸起无数烟花,锦江都城409房间充满了粉红色泡泡,能腻的人好几天不想吃糖。他说要送机欸!陈阵抑制不住傻笑,乐呵呵的查路线算时间,可惜许辰七点半之后才能出校门,赶不及到酒店,他们只能在机场见面。

        只要能见到就很好啦。

         带上紫色贝壳耳夹,画了一个亮亮的眼妆。今天比昨天更漂亮喔。托运完行李还不到九点,安检小姐说十点去排队就好,那就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待在一起。

        许辰下了公交车就直奔二号口,小丫头还在等着。特地没吃早饭,应该能一起吃个饭吧。昨天在食堂别扭小姑娘不愿意吃。

        从负一层上来,远远的看见那个闪闪的耳环,小丫头今天更好看了。见到面又开始傻笑不讲话了,真是网络一线牵。许辰默默叹了口气。“那我们聊微信吧?”

       陈阵挣扎了一会儿。“不要。”

       许辰挑了挑眉,烧死一个立方脑细胞庆祝一个话题的诞生。第二次见面到底是熟悉了些,陈阵不自觉的就开始撒娇。美颜一打开,老娘天下第一美。

        两个人一个拍一个躲,一个撒娇一个宠,时间就那么飞快的过。十点二十分陈阵必须要去安检了,再不走就要误机了。两个人在安检小哥旁边磨磨蹭蹭又过了五分钟,安检排队的人并不少。

        候机厅空调很冷,许辰很热,陈阵抱的很紧。

        “你很漂亮的。”飞机起飞的轰鸣声挡不住一句轻飘飘的话。

          平地惊雷起,先爱上你了。

          


        

          


leavelulu

喜欢美女,你就是色欲熏心,热爱生活,说不定玩物丧志。大鱼大肉,哼,肉食杀生犯罪。求取功名,更不得了,底层上位大多贪赃枉法。好吧好吧,合着好的都该给你们占了,吃块肉也不行啊?搞出这些名堂真难为,我之前说错了,并非手上没有一个茧儿,奋笔疾书,开门演说,少不得要手脚起泡,口舌生疮的。 ​​​

喜欢美女,你就是色欲熏心,热爱生活,说不定玩物丧志。大鱼大肉,哼,肉食杀生犯罪。求取功名,更不得了,底层上位大多贪赃枉法。好吧好吧,合着好的都该给你们占了,吃块肉也不行啊?搞出这些名堂真难为,我之前说错了,并非手上没有一个茧儿,奋笔疾书,开门演说,少不得要手脚起泡,口舌生疮的。 ​​​

leavelulu

更可恨的是这群人搞出了素食主义(垃圾)来荼毒童稚,呼吁身强体壮的成年人学绵羊趴地吃草,算什么东西?

蛋白质是最优质的能量来源,叫人不吃肉,再灌输一些此生积德下世得福的妄念,活脱脱的炼蛊操作,只是不同的是,人家是虫吃虫,这是要人自己弱化,缩短寿命,压缩力气,加速消亡。

再观近来猪肉涨价的消息,难不成与肉类吃紧有关?有很多人不敢相信,有很多人至今仍然舍不得餐餐大鱼大肉。

就这样的生活条件,又来人喊喇叭催吃素,其心可诛。

没有什么判断力的,不由自主就信了,说不定内心早已把从前偶尔吃一顿肉的自己想象成了万恶不赦的刽子手。

这样想正中了背后策划这一套主义的邪恶势力下怀——想从根本上瓦解你们的力...

更可恨的是这群人搞出了素食主义(垃圾)来荼毒童稚,呼吁身强体壮的成年人学绵羊趴地吃草,算什么东西?

蛋白质是最优质的能量来源,叫人不吃肉,再灌输一些此生积德下世得福的妄念,活脱脱的炼蛊操作,只是不同的是,人家是虫吃虫,这是要人自己弱化,缩短寿命,压缩力气,加速消亡。

再观近来猪肉涨价的消息,难不成与肉类吃紧有关?有很多人不敢相信,有很多人至今仍然舍不得餐餐大鱼大肉。

就这样的生活条件,又来人喊喇叭催吃素,其心可诛。

没有什么判断力的,不由自主就信了,说不定内心早已把从前偶尔吃一顿肉的自己想象成了万恶不赦的刽子手。

这样想正中了背后策划这一套主义的邪恶势力下怀——想从根本上瓦解你们的力量,提倡素食是最好最持久的让你们变成弱鸡的方法。

leavelulu

神权以及儒佛道等等皆是统治者麻痹被统治者的工具,如果说活到四十岁还不能明白,说不定这是证明四十不惑是假说的力证。请问怎样做到四十不惑呢?有句话儿对你讲,要经常照镜子。

另外,有很多迷惑的点,不是我无法理解,而是尽管如此荒诞离奇却仍然有大批信众相随,这才是令人迷惑的。

譬如,代天行命的上层人士,为了独享美女帅哥,坐拥金山银山,因此对底下的群众痛心疾首蹙额说道:“女人都是魔鬼,最低贱的动物,毫无廉耻之心,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又或是“金钱乃万恶之源,腐蚀了真善美……”

他们太会讲了,真得。

反正什么道理都是他们撰写的。但你看看他那张脸,明明是一个大美女才能生养出的,你再看看他那双手,上面...

神权以及儒佛道等等皆是统治者麻痹被统治者的工具,如果说活到四十岁还不能明白,说不定这是证明四十不惑是假说的力证。请问怎样做到四十不惑呢?有句话儿对你讲,要经常照镜子。

另外,有很多迷惑的点,不是我无法理解,而是尽管如此荒诞离奇却仍然有大批信众相随,这才是令人迷惑的。

譬如,代天行命的上层人士,为了独享美女帅哥,坐拥金山银山,因此对底下的群众痛心疾首蹙额说道:“女人都是魔鬼,最低贱的动物,毫无廉耻之心,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又或是“金钱乃万恶之源,腐蚀了真善美……”

他们太会讲了,真得。

反正什么道理都是他们撰写的。但你看看他那张脸,明明是一个大美女才能生养出的,你再看看他那双手,上面一个茧儿也没有。

我就知道了,这又是阶级仇恨。

leavelulu

按余力说的讲法,一个人在充分满足生活需要的前提下才可有余力创造出更多充满自由的艺术性超功利的美的作品。而照周姓男子的表达,豪宅奢酒非但没有给他余力,反而让他创造出了超多功利的丑的音乐作品,这不可谓不是一种新的发现,侧面反映,余力说不很可靠,咱们还是看别的吧。 ​​​

按余力说的讲法,一个人在充分满足生活需要的前提下才可有余力创造出更多充满自由的艺术性超功利的美的作品。而照周姓男子的表达,豪宅奢酒非但没有给他余力,反而让他创造出了超多功利的丑的音乐作品,这不可谓不是一种新的发现,侧面反映,余力说不很可靠,咱们还是看别的吧。 ​​​

leavelulu

流传下来的文化几乎全是奴隶主的文化,因此我不知这些人如何来的理由让他相信自己曾是既得利益者的后代,理所应当继承和发扬光大这些文化。

反正可笑,需要开颅手术来进行一场同志式的开导。某方面可以认为,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反动幻想呢?奇怪,劳苦大众有了意识加工的机会,第一时间就要奔往主人的肖像旁,试图琢磨出一个手段提升血缘职称。终极目标——翻身农奴做主人。

流传下来的文化几乎全是奴隶主的文化,因此我不知这些人如何来的理由让他相信自己曾是既得利益者的后代,理所应当继承和发扬光大这些文化。

反正可笑,需要开颅手术来进行一场同志式的开导。某方面可以认为,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反动幻想呢?奇怪,劳苦大众有了意识加工的机会,第一时间就要奔往主人的肖像旁,试图琢磨出一个手段提升血缘职称。终极目标——翻身农奴做主人。

leavelulu

我有一种赴死的感觉,迷迷糊糊,看到了雪豆炖牛肉,这片绿色的豆秧,到底长得是芸豆还是雪豆呢?真分不太清。

离枣树二里远的某处山坡,生着几丛高粱杆子,那家伙不好吃,但可以磨成粉,做高粱糍粑,颜色是酱红的。再走几步,又看得到田坳间爬了许多棵香瓜藤。

有人不喜欢吃香瓜吗?它那么香。

有那么几回,我不知道如何吃这个香瓜,手边没有削皮器,拿不起菜刀。

只能生啃,先用门牙把皮啃了吐掉,再一口一口吃,吸溜一声,满嘴的籽,滑腻腻。

好,香瓜真难吃,吃一回累起满头大汗。

后来我长大了,拿得动各种刀,吹丝即断,往那瓜身上一砍,不该用砍,是轻抚,瓜四分五裂,变成片片,坨坨,或者团团。任我雕刻。

这时候,...

我有一种赴死的感觉,迷迷糊糊,看到了雪豆炖牛肉,这片绿色的豆秧,到底长得是芸豆还是雪豆呢?真分不太清。

离枣树二里远的某处山坡,生着几丛高粱杆子,那家伙不好吃,但可以磨成粉,做高粱糍粑,颜色是酱红的。再走几步,又看得到田坳间爬了许多棵香瓜藤。

有人不喜欢吃香瓜吗?它那么香。

有那么几回,我不知道如何吃这个香瓜,手边没有削皮器,拿不起菜刀。

只能生啃,先用门牙把皮啃了吐掉,再一口一口吃,吸溜一声,满嘴的籽,滑腻腻。

好,香瓜真难吃,吃一回累起满头大汗。

后来我长大了,拿得动各种刀,吹丝即断,往那瓜身上一砍,不该用砍,是轻抚,瓜四分五裂,变成片片,坨坨,或者团团。任我雕刻。

这时候,我说,瓜真好吃,随我怎么吃。

所以,怎么会有人怀念儿时?真羡慕这样的人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