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学社

2798浏览    245参与
银叶学院

创社语

乙亥年申月初,有班ap者,年高一,志远游求学,立塾于小外也。班中有好文墨者数人,喜美文,赏佳作,亦书拙作二三篇,遂寻同道者相会,结社以论之。

今日初立此社,法古作文一篇以纪此事,砖石之作,鄙陋难观,但望引珠玉而出,如此可赏而习之,此亦为学文之乐也。恭请余众随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我等学文数载,略有小成,不敢妄言能及先圣十之一二,但恐人笑才输同门千里难及,描景者有摩诘半分笔法,谈心者借清照一丝柔情,得太白之豪气,阅子美之悲愁,散论有谢公之神,词赋含子瞻之韵,予未负七孔玲珑心,亦无有一线连天眉,惟自幼好文墨之事,附庸风雅,若有班门弄斧之劣作,万望指点一二。自认非难琢之朽木,若假以光阴,尚可明...

乙亥年申月初,有班ap者,年高一,志远游求学,立塾于小外也。班中有好文墨者数人,喜美文,赏佳作,亦书拙作二三篇,遂寻同道者相会,结社以论之。

今日初立此社,法古作文一篇以纪此事,砖石之作,鄙陋难观,但望引珠玉而出,如此可赏而习之,此亦为学文之乐也。恭请余众随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我等学文数载,略有小成,不敢妄言能及先圣十之一二,但恐人笑才输同门千里难及,描景者有摩诘半分笔法,谈心者借清照一丝柔情,得太白之豪气,阅子美之悲愁,散论有谢公之神,词赋含子瞻之韵,予未负七孔玲珑心,亦无有一线连天眉,惟自幼好文墨之事,附庸风雅,若有班门弄斧之劣作,万望指点一二。自认非难琢之朽木,若假以光阴,尚可明悟。

【by:虫子】

林繁

星夜

疲倦地倚在舷窗旁,窗外的伦敦已是黑夜一片,我无声地颔首戴上了耳机。伦敦的上空没有云,有的只是一片明净的星海。我分辨不出哪个是白羊座,哪个是水瓶座,繁星却织成一缕璀璨的纱,拂尘覃于英伦幻梦。

飞机降落在伦敦机场时,还想象过英伦惬意的生活。老唱片苏醒于故去的优雅而高贵的岁月,昏黄的烛火阑珊在乌木案上,泛黄的信纸,上面写起羽毛的痕迹。我守在房前,眺望窗外的夜空,却下起朦胧的清雪。这大概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也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可如今,飞机从伦敦上空飞经列宁格勒,划过一道冰冻的红色热情,还是一如既往死寂的黑夜,似乎在哑语着革命战士的哀伤,雪中流过的鲜血,映照着孤独的机翼,以及寂寥而壮阔的星海。...

疲倦地倚在舷窗旁,窗外的伦敦已是黑夜一片,我无声地颔首戴上了耳机。伦敦的上空没有云,有的只是一片明净的星海。我分辨不出哪个是白羊座,哪个是水瓶座,繁星却织成一缕璀璨的纱,拂尘覃于英伦幻梦。

飞机降落在伦敦机场时,还想象过英伦惬意的生活。老唱片苏醒于故去的优雅而高贵的岁月,昏黄的烛火阑珊在乌木案上,泛黄的信纸,上面写起羽毛的痕迹。我守在房前,眺望窗外的夜空,却下起朦胧的清雪。这大概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也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可如今,飞机从伦敦上空飞经列宁格勒,划过一道冰冻的红色热情,还是一如既往死寂的黑夜,似乎在哑语着革命战士的哀伤,雪中流过的鲜血,映照着孤独的机翼,以及寂寥而壮阔的星海。

东半球已是深夜时分,身子已经很困倦了。飞机大抵在平流层翱翔了许久,稍有波动而已。俄罗斯广大的土地上,也不知何处已开始飘雪了,也许就在飞机正下方的云里,身子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我为自己盖上厚厚的外衣作今晚的被子,惟得到些许的温暖。

怎么会感到寒冷?我不解地问自己。飞机上的灯已经熄了,只留一盏微弱的指示灯在黑暗里瑟瑟。我仿佛是独身而去,又仿佛独身而来,走的这一遭,好像跃水之石,却没有起什么波浪就如素平静了。世界悄悄地把我遗漏在时光的尽头,我只能与这片求而不得的土地挥手告别,带不走一片云彩。

依靠在浓黑的舷窗上,已看不见星星了。突然感觉很悲哀,与我相伴的,除了那在孤独中磅礴的星海,还有谁懂我如今的心情?已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似乎恍惚刹那,似乎罹难永恒,只觉得自己似乎离过去的自己远了。

疲倦地倚在舷窗旁,窗外的伦敦已是黑夜一片,我无声地颔首戴上了耳机。伦敦的夜是浪漫而岑寂的,很适合一个人的旅行,当然,如果有那个所爱之人的陪伴,旅行也许会少却几丝孤单,温情的琐碎家常像暖衣一般,秋天湿冷的英伦裹挟了蒸腾的嫩叶,笑你所爱的人,顷刻间,寒秋回春,枯枝返华。

很后悔没能好好欣赏英国的夜空,没能百无聊赖却从容地坐在公园长椅上,仰首戴上了耳机,闻簌簌秋叶,品阵阵虫息,寂寞的星吹,永恒地呼啸季末的泰晤士河。川渚青处,水鸟飞回,无巢可憩,寂寞的星吹,永恒地坠落清冷的温德米尔湖底。

很后悔没能和所爱的人,在苏格兰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遗忘星海余晖的时分。

很后悔没能好好留下来过的痕迹,就像人的头发,长了又剃,来了又去,人是容易遗忘的生物,忘记很多不必要的事情,也忘记很多必要的事情。

一生中,曾后悔各种各样的错过。捧一手甘泉,载一镜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无声地祷告。祷告所谓的错过,只不过是暂时的不尽人意,只不过是时机未到,只不过是美好日子破晓的前奏,夜空陨落一颗闪耀的流星,携着我所祷告之声,播种在了人间。

冬天没有电热毯

文学社

喜欢/like


今天做了巧克力草莓,把鲜红草莓淋上巧克力,裹进刚印出来还热气腾腾的报纸里送到你家,草莓一共三颗,是我凌晨两点半去山下的莓林里摘的,镇里最老的婆婆告诉我那时候的草莓是最嫩的,挂着露珠折射着月光的最好。


请原谅草莓只有三颗,因为我日渐茫然空洞的双眼。我是提着煤油灯去的,那时候的空气真好,想和你一块在失眠的夜里在那里散步,不过还是不了,我不愿意你失眠,那对身体不好。


我是不是偏题了?好吧,我再次恳求你原谅我的絮絮叨叨,你知道,坠入爱河的人都是这样。


​言归正传,那盏煤油灯晕晕乎乎的,被河边吹来的风吻睡着了,我不得不就着月亮寻找我要找的草莓,为此我的手心还被小刺...

喜欢/like


今天做了巧克力草莓,把鲜红草莓淋上巧克力,裹进刚印出来还热气腾腾的报纸里送到你家,草莓一共三颗,是我凌晨两点半去山下的莓林里摘的,镇里最老的婆婆告诉我那时候的草莓是最嫩的,挂着露珠折射着月光的最好。


请原谅草莓只有三颗,因为我日渐茫然空洞的双眼。我是提着煤油灯去的,那时候的空气真好,想和你一块在失眠的夜里在那里散步,不过还是不了,我不愿意你失眠,那对身体不好。


我是不是偏题了?好吧,我再次恳求你原谅我的絮絮叨叨,你知道,坠入爱河的人都是这样。


​言归正传,那盏煤油灯晕晕乎乎的,被河边吹来的风吻睡着了,我不得不就着月亮寻找我要找的草莓,为此我的手心还被小刺给划伤了,请问我能凭这个小伤口讨你一个心疼而满怀爱意的亲吻吗,不用帮我包扎,你的双唇就是最好的麻醉药。


在我念叨着该怎么讨你欢心的像只可怜的猫咪一样时,我想草莓上的巧克力已经凝固了,或许他们上面会印上报纸上的字母,不过你肯定不会介意的,你喜欢看那些歪歪扭扭的东西——虽然我看不懂,但是你肯定会用你甜美的声音给我念出来的。


我又遇到了最老的婆婆,她告诉我草莓上面的字母将会预示着我们的未来。该死,我不会认字,不然我肯定把草莓摁在幸福的词汇上面。


喔,你说第一颗草莓上的词语是crazy,好吧,疯狂,我们确实疯狂地失重了,我牵着你的手,十指相扣的从悬崖上一跃而下,那可真够疯狂,然后我们就坠入了可爱的爱河。


来看看第二颗吧,depend,依赖?看来婆婆的预料完全正确,我依赖你且迷恋你,我离不开你。抱歉说到这些我只能用这种俗套的语言,但是真的,我永远依赖你而活——反之,你也一样,对吧。


最后....like。哈!这可真是一模一样,那么,我的美人,我的珍珠,我的蛋糕和我的巧克力草莓,我在此正式的,郑重的告诉你——婚礼会举办在​下个星期二,希望你能来,来当我的妻子。


我居然没有跟你说过吗,好吧好吧,第三次请求你的原谅,我居然忘了你最重视的一项,对不起,我忘记向你告白了。


那么,我喜欢你。​


星星⭐破坏者

丹枫闲亭文学社招新啦!
欢迎怀揣梦想的各位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丹枫闲亭文学社招新啦!
欢迎怀揣梦想的各位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沙雕云曦在线沙雕

这是关于一个要加入文学社的孩子的作文

               最美的色彩

        小镇的梅雨时节来的很慢,雨却下得很快,小桥下的河水又涨了起来……

       “曦臣呐……

       “曦臣诶……”

       老妇倚着桥边的栏杆,朝着河水一遍遍喊着,雨水打在衣上,衣服贴在背上。

       晚吟举着伞,眼睛盯着...

               最美的色彩

        小镇的梅雨时节来的很慢,雨却下得很快,小桥下的河水又涨了起来……

       “曦臣呐……

       “曦臣诶……”

       老妇倚着桥边的栏杆,朝着河水一遍遍喊着,雨水打在衣上,衣服贴在背上。

       晚吟举着伞,眼睛盯着那个老妇,双腿情不自禁地迈出去。

       近了,近了......

       邻居家的大妈拉住了她。

        “你找那个疯婆子干嘛呢。”

        她是疯子?

        晚吟看着她,她正往河水中抛着吃食,溅起的水花滳滴弥漫着浓浓的悲伤,那么令人心碎。

         “她也是个可怜人,几年前儿子儿媳去外地打工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唯一的孙女曦臣也在几个月前摔下了桥,从那以后,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不正常。”

         说着,自个儿就走了,仿佛避开瘟神似的。

         老妇的头顶再不滴水。

         “奶奶,外面冷,回家吧。”

         老妇的眼睛好像亮了一下,“曦臣,你是曦臣吗?”

         “额......”晚吟这才看清,老妇的眼睛已经瞎了,“是,我是曦臣。奶奶,回屋去吧?”

         “好,好,我们回屋......”奶奶笑着,脸漾开了清澈的涟漪,一圈圈,越来越大......

         跨进门槛,晚吟让奶奶坐在床上,自己打量着这间屋子:正中间一张八仙桌,漆已经褪色了,上面几个花瓷碗,墙上挂着一张照片,那个女孩温润如玉,就算没有见过面,没有接触过,晚吟也这样觉得。

        “孩子,来,喝口姜汤。”奶奶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摸索着去了厨房,端出一碗姜汤。

        晚吟喝着汤,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奶奶,你也喝。”

        “没事没事,奶奶不喝,奶奶还有......”

        在那个下着雨的小镇,一个女孩在一个老人的人生里添上最美好的色彩,也在自己的人生中种下永不凋谢的鲜花。

ドリーム

文学社招新

知道阳易文学社么,好吧,你不知道是正常的,是一个新开的文学社哦,里面有可爱的小哥哥小姐姐,任你调戏,在这里大家可以一起相互探讨,分享,学习哦

只要不乱发广告和吵架,这里就是你的家,另外,群主就是一个超可爱超萌的男孩子小受受,欢迎来围观哦


所以各位小可爱,确定不来么?

群号:910382610

知道阳易文学社么,好吧,你不知道是正常的,是一个新开的文学社哦,里面有可爱的小哥哥小姐姐,任你调戏,在这里大家可以一起相互探讨,分享,学习哦

只要不乱发广告和吵架,这里就是你的家,另外,群主就是一个超可爱超萌的男孩子小受受,欢迎来围观哦


所以各位小可爱,确定不来么?

群号:910382610


暮雨浔茶

周棋洛掌中星壁纸
另外还有关于椽笔文学社招募计划,具体内容可去查看我的主页置顶

周棋洛掌中星壁纸
另外还有关于椽笔文学社招募计划,具体内容可去查看我的主页置顶

白茶微甘咕咕社

七年老社,在线招新,你值得拥有

  各位小天使、小伙伴、小可爱、小宝贝们:

  我们是白茶微甘社团(STC原创社),S代表strong,坚强的;T代表together,稳定可靠的;C代表courageous,勇敢的。

  我们是一个集写文、画图、摄影、制图为一体的大型综合社团!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七年老社,离成为百年老社只剩下九十三年!!!(自我吹捧.jpg)

  我们崇尚自由而随性的表达,恸而哭,怒而诃,思而往,感而歌。心之所往,志趣之所在,则落笔之所在,则记录与表达之所在。

  我们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小天使们加入我们。

  出于对实际情况的考虑,目前我们只招文手小天使。其他类型的招新将放在下一轮中。

  所以

  各位小天使、小伙伴、小可爱、小宝贝们:

  我们是白茶微甘社团(STC原创社),S代表strong,坚强的;T代表together,稳定可靠的;C代表courageous,勇敢的。

  我们是一个集写文、画图、摄影、制图为一体的大型综合社团!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七年老社,离成为百年老社只剩下九十三年!!!(自我吹捧.jpg)

  我们崇尚自由而随性的表达,恸而哭,怒而诃,思而往,感而歌。心之所往,志趣之所在,则落笔之所在,则记录与表达之所在。

  我们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小天使们加入我们。

  出于对实际情况的考虑,目前我们只招文手小天使。其他类型的招新将放在下一轮中。

  所以各位文手小天使们看过来!!!

  如果加入我们:

  1.能一起和群中大佬们放飞脑洞。只有写不了,没有脑洞达不到的地方。

  2.能和群中大佬们一起探讨写文技巧,相互切磋,共同进步。

  3.我们有强大的编辑部,出过七期社刊,这里只有真诚,没有瞎吹捧,没有套路。

  4.在群中活动增进感情,提升写作水平。

  5.和大佬们聊天打屁,在极其轻松的社团氛围里面获取欢乐。

  6.专业督稿员肉肉,帮助克服拖延症和鸽子症。

  7.写古代文的小天使可以获得历史大佬阿兰的亲情参考书单和历史指导。

  8.还可以一起相约码字,获得无穷的码字动力!

 

  附主要文组成员介绍(附作品):

  1.兰三

  本社社长。文史知识丰富,是社团百晓生一般的存在。近期多写原创古风,是个鸽子精。

  部分作品:《嗟我怀人丨木棉》《师尊今天也在重建宗门》

 

  2.小圆

  社团打字机,原创长篇专业户。震惊我全家,有一篇100多万字的竟然说只写了开局。谁鸽我都信,小圆我不信!

  部分作品:《无衣》《残梦》《猫化病与尾巴》

 

  3.肉酱

  一条头秃的咸鱼,不准别人鸽,但是自己鸽。现在是个原创写手。

  部分作品:《师父》

 

  4.阿水

  文手,意想不到的一张王牌,进社后首次活动让所有人跪下叫大佬。

  部分作品:《临渊》

 

  5.阿珏

  同人文专业户,文放lof就会屏的大佬。话痨本痨,群内最活跃的存在!

  部分作品:《【TSN/ME】我不该在床底》

 

  以上仅介绍了最近三月内最为活跃的文组成员。

  各位小天使们需要审核入社。我社入社审核群群号为:685417878(STC原创社入社审核群)。

  我社有固定的审核标准(后附),而且并不难通过。希望小天使们早日加入我们,一起来玩耍鸭!!!

 

  关于审核标准:

  秉承着“文无第一”、“各美其美”的原则——我们相信,每个人写文必有属于TA自己独特的亮点,基于此,我们推行加分制审核方法。

  审核满分为10分,过线分为7分。需由【【两名及以上】】的审核给分。

  其中基础分项目3分,主要是考察语病、语义和标点。毕竟文辞达意应该是写文的基本要求。只要语句通顺,语义明晰,拿满3分不是问题!

  随后便是加分项目。可以加分的项目有以下很多项:

  1.故事完整;2.人物形象;3.情感动人;4.设定出彩;5.思想内核;6.背景架构;7.文笔出众;8.反转精妙;9.其他(打分选此项时需写明理由)

  每个加分项目可加1-2分,当文章在该项做得非常出彩时原则上不设加分上限,直至满分。

注意事项:
        1、同人作品需要有较为完整的故事,使未读过原著的读者能够无障碍阅读。
        2、暂时不审核车和过分猎奇向的文字内容。
 

  小天使们,赶快加入我们,来一起玩耍吧!!!

  我社入社审核群群号为:685417878(STC原创社入社审核群),也欢迎大家入群咨询哦~

张攻子的攻子

北笙轩——说不清才子佳人,道不尽风流韵事。
           侬执笔留下万般风情,
           只愿做那伯牙子期,同道而行,一同而往。

入组要求:
本组秉承着志同道合,与君同行的原则,对想要入组的成员做出如下要求,望入组前细看。
1.学习问题:这里不在乎你的文凭与学习成绩,学习好坏于小组并不重要,但是作为写手首先语文作文要过关是前提,要对一些自己写作方面的知识进行了解,列如,要写一部青春校...

北笙轩——说不清才子佳人,道不尽风流韵事。
           侬执笔留下万般风情,
           只愿做那伯牙子期,同道而行,一同而往。

入组要求:
本组秉承着志同道合,与君同行的原则,对想要入组的成员做出如下要求,望入组前细看。
1.学习问题:这里不在乎你的文凭与学习成绩,学习好坏于小组并不重要,但是作为写手首先语文作文要过关是前提,要对一些自己写作方面的知识进行了解,列如,要写一部青春校园剧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现在的校园生活以及自己对文中时代背景的了解,1937年的民国大学是绝对不会出现现代的华为手机是一个道理。
2.年龄问题:小组对外开放不管是学生党还是上班族都可以申请加入,加入小组时有两类人,小组不会收取第一种是高,中考生,初三和高三,不收其次上线时间短,无法完成任务者,不收,如果真的很想以我们小组方式发表宣传新文要联系社长,以社员的方式发表文章,并不承认是组员,小组与文社相互包容融合,且相互独立(同理,高三,初三党无法进入文社与小组)
3.加入小组的方式有多种,定期投票更换组长,副社与社长协助管理小组,定期发布任务,任务发布确保每个人都收到,任务进度继续
4.一个月只发布一到两个任务,任务轻松,不会耽误学习与上班,不完成任务者,按照小组要求进行适当的惩罚,轻者罚月练,重者转移至文社罚周练

提示:北笙轩为耽美文学社,不喜者勿扰。

汁苒

啊,有没有太太进我们社的啊!我们社超棒的啊!想要进哪个部门都可以!看看孩子啊,孩子要被社长逼疯了!!😭😭
南倾阁文学社欢迎大家加入啊!

啊,有没有太太进我们社的啊!我们社超棒的啊!想要进哪个部门都可以!看看孩子啊,孩子要被社长逼疯了!!😭😭
南倾阁文学社欢迎大家加入啊!

林繁

浅谈诗经

海棠文学社诗词部《诗经》研读手记第一弹

原作者:蘅芷

——————————————

一、解《国风》之“风”

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文而谲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毛诗序》

如物因风之动以有声,而其声又足以动物也。——朱熹

        余道风,是为无形之物也。风可刷土石,可拂枝叶,亦可引山崩石裂,其瑟瑟之意引人百般感情,无形而胜有形。因此,国风之“风”取诗之意便可解释了。《诗经》诞生时间为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而止,民多以诗寄情寄志。我们说诗中的情是无...

海棠文学社诗词部《诗经》研读手记第一弹

原作者:蘅芷

——————————————

一、解《国风》之“风”

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文而谲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毛诗序》

如物因风之动以有声,而其声又足以动物也。——朱熹

        余道风,是为无形之物也。风可刷土石,可拂枝叶,亦可引山崩石裂,其瑟瑟之意引人百般感情,无形而胜有形。因此,国风之“风”取诗之意便可解释了。《诗经》诞生时间为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而止,民多以诗寄情寄志。我们说诗中的情是无形的,而诗的力量恰恰来自纸间之情,则去其壳,诗其实约等于情。既然情无形,情化人动人于无形,而情约等于诗,则以风比诗可谓合适了。

        朱熹的话对风和诗的关系又做了进一步阐释。他强调的不仅仅是情动物,更强调的是动物所产生的“声”传递的过程。风动有声,其声再动物,物物相传,此为诗延绵流传的一个过程。如果诗中空泛,缺乏感情,那么它便不可叫“风”,也无法动物,故泯然在茫茫历史中了。

二、诗经大观

       《诗经》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包括周南、召南、十三国风,谈民生;雅分为小雅、大雅,是为“正音”;颂中有多篇,如《周颂》《鲁颂》《商颂》,多为祭祀内容。总体来看,诗经中抒情诗较多,正所谓“诗言志”,与小亚细亚一带的诗歌是类似的。

        而且,从诗的古体字中可以看出,言志是诗之本意:诗之古体字,为左“言”右“之”,之通至,即“志之所及也”。

三、《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诗经(周南)》

四、《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诗经(周南)》
注:葛读二声,是一种藤本植物

女子身份
        这首诗写的是一个已婚女子回娘家探亲,曰“归宁”。她收割葛草、缝制葛衣、浣洗衣裳,十分能干孝顺,家庭关系也十分和谐。但《毛诗序》道这是后妃之德,是不大对的。主要是通过诗中的意象来分析:葛草蔓延到山谷中,黄鸟鸣叫声如歌般悦耳动听……此为原野间一明丽之景,在后宫中怎会有呢?故此女子应是寻常人。

妙笔营造明快活泼的氛围
        这个故事所发生的的时间,是在春夏之时。葛草蔓延,叶子茂盛,这个“覃”字是用的极妙极妙的,覃的意思是蔓延,它就带给人一种包裹、覆盖的感觉,读来这句话,面前就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和着时而飞翔、时而停歇的黄鸟喈喈的鸣叫,这绿便活起来了,动静结合,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我们现在常说王维的诗写得好,是因为其“诗中有画”,可见画与诗的关系是不一般的。善于绘画的人对美的事物自然便有一种微妙而透彻的观感,善于品诗作诗的人必善于在脑海中作画。这里的绿色和黄色,都是很轻快很可爱的配色,想象在一片绿中有几点黄色的色块图,很容易便可以联想到那绿树中喳喳的黄鸟儿。因此,气氛便活跃灵动起来了。而且,可以注意到,这首诗用了很多发语词、助词,比如“维叶萋萋”“言告师氏”“薄污我私”,这也是诗经的一大特点,读起来音韵很美,朗朗上口,起了舒缓语气的作用,也有利于这种气氛的营造。

safe
就是来问问有木有玩儿汤圆创作的...

就是来问问有木有玩儿汤圆创作的小可爱,加入梦岸文学社呗~~~
咱们梦岸文学社刚刚起步,希望在汤圆创作上有号的太太们多多支持

就是来问问有木有玩儿汤圆创作的小可爱,加入梦岸文学社呗~~~
咱们梦岸文学社刚刚起步,希望在汤圆创作上有号的太太们多多支持

隶雨文社

〈 以梦为马 · 执笔筑梦 〉


隶雨文社 2019秋季-长期招新开始啦!

审核群号:514483673
详情请见图片~

(主页君在线时间比较飘忽,有意向的小可爱可以直接加群,或站内私信 @纠纠 )

〈 以梦为马 · 执笔筑梦 〉


隶雨文社 2019秋季-长期招新开始啦!

审核群号:514483673
详情请见图片~

(主页君在线时间比较飘忽,有意向的小可爱可以直接加群,或站内私信 @纠纠 )

悠晴

久归故人文学社招新

🌾久归故人文学社招新🌾


‼️‼️叮叮!你收到了一封邀请函💕💕


⚪︎久归故人招新,文学社团性质,有定期月练,不定期活动。积分制度,一定分数后可拿到相应奖品(有抱枕🛏、笔记本📒、水杯🚰等)。最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喜欢文字的小伙伴👫👭👬。

►◀︎◂►◀︎◂►◀︎◂►◀︎◂►◀︎◂►◀︎◀︎►◀︎◂►◀︎◂►◂◂►►◂◂►◀︎◂◂►◀︎◂◂

招新要求

►写手:文风相对成熟,想法创新,能独立完成作品,能完成每月月练,接受建议

►编辑:严审,有文学品味,敢于提出不同的意见,能与他人合作

►美工:风格有特色,让人眼前一亮,能配合社团完成任务

►宣传:急...

🌾久归故人文学社招新🌾


‼️‼️叮叮!你收到了一封邀请函💕💕


⚪︎久归故人招新,文学社团性质,有定期月练,不定期活动。积分制度,一定分数后可拿到相应奖品(有抱枕🛏、笔记本📒、水杯🚰等)。最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喜欢文字的小伙伴👫👭👬。

►◀︎◂►◀︎◂►◀︎◂►◀︎◂►◀︎◂►◀︎◀︎►◀︎◂►◀︎◂►◂◂►►◂◂►◀︎◂◂►◀︎◂◂

招新要求

►写手:文风相对成熟,想法创新,能独立完成作品,能完成每月月练,接受建议

►编辑:严审,有文学品味,敢于提出不同的意见,能与他人合作

►美工:风格有特色,让人眼前一亮,能配合社团完成任务

►宣传:急需!时间充裕,有责任感,有耐心

策划:想法创新且可能,活跃並能在适当时提出建议

►◀︎◂►◀︎◂►◀︎◂►◀︎◂►◀︎◂►◀︎◂►◀︎◂►◀︎◂►◀︎◂►◀︎◂►◀︎◂►◀︎◂►◀︎◂►◀︎◂►◀︎◂►◀︎◂


‼️‼️‼️所有工种:必须处事成熟!不玻璃心,虚心接受意见,有责任感。‼️‼️‼️


💜有兴趣可进审核群:652044959,或加QQ2434425945直接审核

白巧克力月饼
文学社招人啦啦啦!!我们啥都缺...

文学社招人啦啦啦!!我们啥都缺!特别是缺你!!
半曲归客文学社招人啦啦啦!!!只要你有兴趣和一颗努力做好的心,我们都欢迎!!!

写手部:字面意思,当然是写文啦,每个月需要交2000字起底的月练啊!后续可能会有联文之类的活动,目前需要15-20人左右。
  宣传部:主要负责在各大平台宣传文社,目前负责招人工作,后续工作为宣传社内成员的作品。目前需要3-5人。
  美工部:每个月交一张及以上美工作品。主要负责社内成员的封面制作,以及其他海报制作。目前需要8-10人。
  审核部:负责各部门审核,首先自己要在自己审核的东西上擅长,。目前想要3-5人。
  音乐部:负责团歌制作,及后续可能会有同人歌等各式各样的...

文学社招人啦啦啦!!我们啥都缺!特别是缺你!!
半曲归客文学社招人啦啦啦!!!只要你有兴趣和一颗努力做好的心,我们都欢迎!!!

写手部:字面意思,当然是写文啦,每个月需要交2000字起底的月练啊!后续可能会有联文之类的活动,目前需要15-20人左右。
  宣传部:主要负责在各大平台宣传文社,目前负责招人工作,后续工作为宣传社内成员的作品。目前需要3-5人。
  美工部:每个月交一张及以上美工作品。主要负责社内成员的封面制作,以及其他海报制作。目前需要8-10人。
  审核部:负责各部门审核,首先自己要在自己审核的东西上擅长,。目前想要3-5人。
  音乐部:负责团歌制作,及后续可能会有同人歌等各式各样的活动。招词作,编曲,作曲,后期,pv。目前需要8-10人。
  如果感兴趣请猛戳:910310453

求泥萌了!!看看我吧!!

荼靡末路
【空寂】文学社招人啦,定期发刊...

【空寂】文学社招人啦,定期发刊,资源足够,有意者私聊哦

【空寂】文学社招人啦,定期发刊,资源足够,有意者私聊哦

故渊

桃知文学社招新

三月青春,桃花夭夭。

雨落岁月,相守文字。


◎青春一场,总是忘不掉那年桃花开满了庄子,相伴着那一盏清茶,用淡淡的藕色,晕染出几枝桃花。支着脑袋,望着远方,不知是看山看水,还是看那山水中人。


◎那年雨后,桃花落了一地。山庄里的那位贵客,坐在窗边案台,着一壶桃花酒,道一场桃花事。就连他笔下的墨迹,都透着一丝浅浅的桃花香。


◎今年的春日,山庄里依旧铺着一层薄薄的桃瓣,香自木屐生,花至肩头落。却不知今年的这次盛桃,会迎来什么样的人,去为她撰写故事半两。


◎你好!这里桃知文学社!

穷尽一生,只为寻一有缘人。


◎昨日桃花落案,却不见有缘人来。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有缘人,会...

三月青春,桃花夭夭。

雨落岁月,相守文字。


◎青春一场,总是忘不掉那年桃花开满了庄子,相伴着那一盏清茶,用淡淡的藕色,晕染出几枝桃花。支着脑袋,望着远方,不知是看山看水,还是看那山水中人。


◎那年雨后,桃花落了一地。山庄里的那位贵客,坐在窗边案台,着一壶桃花酒,道一场桃花事。就连他笔下的墨迹,都透着一丝浅浅的桃花香。


◎今年的春日,山庄里依旧铺着一层薄薄的桃瓣,香自木屐生,花至肩头落。却不知今年的这次盛桃,会迎来什么样的人,去为她撰写故事半两。


◎你好!这里桃知文学社!

穷尽一生,只为寻一有缘人。


◎昨日桃花落案,却不见有缘人来。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有缘人,会不会来我桃知山庄?


◎这里桃知,欢迎您的到来!

审核群:877140240

落梅初·文学阁
【月练】《永生》作者:莫语谌一...

【月练】《永生》作者:莫语谌
一审:皮蛋‖二审:闻天‖封面画师:鹤见
    
/

帕特罗只是洛卡利王子的一个马夫。
帕特罗是王子最宠爱的马夫。他穿着不太合身的华丽衣装,驾着王子的白马库里奥,拖着银马车,奔走三天三夜,直到海边。
帕特罗第一次看见海。旷阔的蓝自天边延伸至近处,幻变成彩色的池,静静地在波纹中卷起鱼群,又忽地走远,化作一条银线奔涌而来。
海边的渔民总是说着海底鲛人的传说。那些终日织着鲛绡的小人儿,会坐在礁石上歌唱,直到被女巫诅咒的人,来到这回不去的远方。
洛卡利王子只是匆匆地要求赶路,去到亲王的城堡。终日舞宴,直至春末。
“该回去了。”洛卡利王子说。
“殿...

【月练】《永生》作者:莫语谌
一审:皮蛋‖二审:闻天‖封面画师:鹤见
    
/

帕特罗只是洛卡利王子的一个马夫。
帕特罗是王子最宠爱的马夫。他穿着不太合身的华丽衣装,驾着王子的白马库里奥,拖着银马车,奔走三天三夜,直到海边。
帕特罗第一次看见海。旷阔的蓝自天边延伸至近处,幻变成彩色的池,静静地在波纹中卷起鱼群,又忽地走远,化作一条银线奔涌而来。
海边的渔民总是说着海底鲛人的传说。那些终日织着鲛绡的小人儿,会坐在礁石上歌唱,直到被女巫诅咒的人,来到这回不去的远方。
洛卡利王子只是匆匆地要求赶路,去到亲王的城堡。终日舞宴,直至春末。
“该回去了。”洛卡利王子说。
“殿下,库里奥生病了,”帕特罗回应,“还需再等几日,才可动身。”
洛卡利王子嘟哝了一句谁都听不懂的话,不再理睬这位马夫。
帕特罗在窗前帮着修剪花丛,却听见洛卡利王子与友人呓语般的对话。
“可惜这花,终究是会凋零而去的吧。”
“那又有何办法?只得等到明年,它们还会再次盛开的呀。”
“你可曾听说,在那遥远的雪山顶上,世界上最美貌的公主独自居住,她所在的地方,花朵从不凋零。曾经法力最强的女巫送她上山,直至如今那千年的冰雪中仍花开终年。”
“我的朋友,你居然还会相信这些!”
帕特罗心里清楚,每当洛卡利王子的生辰,洛卡利王子都会让他去接来全国各地有名望的女巫,为他祝祷。那时,女巫们坐在最豪华的餐桌两旁,就着银烛台上摇曳的烛光,抬着或苍老或年轻的手臂,切取银盘中丰盛的菜肴。
“听说,有许多慕名而去的人,只要在雪山上待过一百天,便无法再回来。前些日子,我的一位友人从那里归来,看见山顶的繁花在雪中绽开,每天清晨都与昨天一样。美貌的公主坐在窗前,嗅着亘古不变的郁金香的芬芳。”
“朋友,你也别再为这样的传说烦扰……”
帕特罗垂下头,看见凋零的郁金香在足下枯萎,下一刻便要成为飞灰。

洛卡利王子的白马库里奥不见了。
与之同时离开的,是一直忠心耿耿的马夫帕特罗。
幼年时桀骜不驯的库里奥,在帕特罗的手下逐渐变得服帖。背上镶金的马鞍时,洛卡利王子曾骑着它向邻国的米尔娜公主求爱。那时的洛卡利王子意气风发,肩章上金黄的流苏染上的是太阳的光芒。库里奥在他的身下昂起高贵的头颅,向天嘶吼出最有力的长鸣。
它曾见到那位公主钦慕的眼神,看见她接过鲜红的玫瑰花束,白皙的脸庞也染上玫瑰的嫣红。
可是现在它突然不见了。它跑得无影无踪,城堡上下竟不剩下一个蹄印。
洛卡利王子气急败坏的搜寻只持续了两天。两天之后,他骑上枣红色的骏马,让它背着镶金的马鞍,驮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踏上邻国的土地。

帕特罗在夜里骑着库里奥去了雪山。
帕特罗从未见过雪山。他也从未料想自己终有一天会踏上那片柔软的白色土地,残破的衣服在雪风中漏入冰冷的湿润的感觉。库里奥在雪中艰难地迈开腿,深嵌入积雪中的马蹄留下斑斑血迹,头颅却一如既往地高昂,不管不顾地冲向传说中从未冰封的山顶。
当它终于嗅到第一丝山茶花的芬芳时,帕特罗已经在它的背上沉沉昏睡。以至于库里奥在城堡的门口嘶鸣,也没能唤醒他。
他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点点壁炉的温暖。
与此同时,墙上的布谷鸟钟,悄无声息地开始走动。

“你醒了?”
帕特罗听见一位中年妇女的问话。壁炉中火焰的橙色光芒在漆黑的视野中跳动,逐渐清晰而变得明亮。他看见一个侍女打扮的妇人揭开壁炉上冒着热气的锅,舀出一碗热粥。
帕特罗努力地回想自己所在之处。周围一切地布景,悬着流苏的洁白桌布,纯银镶边的扶手椅,金线绣制的地毯,身上覆盖的厚重的羊绒毡,都与洛卡利王子的宫殿中并无二样。只是壁炉中的火焰,所带来的温暖的感觉,在那座宫殿中,从未有过。
侍女放下粥,匆匆地离开。热粥散发的竟然也是花的香气,浓浓的白雾甚至使帕特罗没有发现公主的前来。
“这位先生,请问你可是来自瑞玻利?”
闻声望去。传说中那位世界上最美貌的公主,坐在雕花的窗棂之后,金发颤动如熔金流淌,浅棕色的双眸中跳动着橘红的火苗。可是她的声音,却与青春的容貌不符;在这略微沙哑的嗓音中,帕特罗听出终年风雪的声音。
“你们的王子,可是苏普莱?”
“不是。”帕特罗摇头,“他叫洛卡利。”
公主垂下头,转过身去,面对着窗外,郁金香与山茶的花海。
“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帕特罗坐起身,掀开羊毛毡,“我是个马夫。”
“还请你赶紧离开吧。再过一百天,你就无法离开了。”

帕特罗还是留在了雪山顶。
他修剪去的花枝,翌日清晨便会回到原处。他所拾起的凋零的花朵,翌日清晨便会再次绽放。库里奥所取食或是踏坏的花台,翌日清晨便会恢复原样。时间好似在这清冷的山巅停止,每一日都会有相同的一日三餐,相同的时刻会有相同的知更鸟在空中盘旋踯躅,寻找巢窠。萨菲尔公主以相同的姿势坐在窗前,凝视着窗台上永远不变的鹅黄的郁金香花朵,眉间凝驻的也不过是相同的愁容。
他帮着女仆料理永远做不完的家务,独自去修剪永不变样的花园,刷洗库里奥的毛发。他仔细地听着女仆午睡时传出的呓语,听闻那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国家。
帕特罗记得很清楚,在他待在山顶的第54天,一成不变的生活忽然出现了一些意外。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萨菲尔公主忽然对他说。

雪山与那山后的雪原,原先是迪什特的疆土。这个国家,现在或许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但在它所存在的千百年间,是一块名为“生命之石”的蓝宝石驱散风雪,使得这片极寒之地,也会有生命绽放。
直至萨菲尔公主的诞生,这个国家仍是与世隔绝,充斥着幸福的安宁。
萨菲尔公主的美貌,迅速传出这片雪原。成百上千的人开辟道路慕名而来,诸多王子们不惜葬身雪原,只为一睹她的芳颜。她所居住的城堡中夜夜灯火,不断有访客前来,亲吻她的足尖,希望与她共舞一曲,可是她从未答应任何一位陌生人的请求。直到她看见苏普莱的前来。
她永远难以忘却那夜,瑞玻利的王子苏普莱披着白狐裘,带着满身的飞雪,踏上城堡中华贵的地毯。萨菲尔公主看见他取下毡帽,金发在大堂中熠熠闪光。他走上前来,只轻轻地鞠躬,优雅的姿态让纯金的神像也黯然失色。
就在当晚,一株鹅黄色的郁金香便当作定情信物。他们定下婚约,约定共同在无人打扰的地方,静享互相陪伴的时光。
于是苏普莱请来世界上法力最强的女巫亚斯米娜,领着一队工匠爬上雪山顶,修建起华丽的城堡,栽下万亩花田。女巫的法力让花朵永生,风雪避匿;萨菲尔公主走进城堡,幻想着未来甜蜜的生活。苏普莱重新回到山下,准备生活需要的物资。
可是她不知道苏普莱早已与另一位公主有了约定。苏普莱抢走了准备运上雪山、去见证他们的婚礼的“生命之石”,扬长而去,再无踪迹。整个迪什特被冰雪掩埋,只有一位女仆布伦达慌不择路登上山来,从此驻留。为了掩藏这暴行,苏普莱早已砍断亚斯米娜的双腿,将她独自囚禁在阴森的阁楼中。她便只能施用永生的魔法,使时间停驻。
而面前的花海之下,是当年修筑城堡的工匠的尸骨。

“后来,布伦达告诉我,苏普莱用‘生命之石’给他的情人做了首饰,作为定情信物。那个女孩,和他早已有过约定,只要他拿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首饰,就与他成婚。”萨菲尔公主露出苦涩的微笑,“他竟将如此多人的性命置之不顾……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是下午。”帕特罗回答。
“不,我是说,”公主思索着合适的话语来描述,“距离那位苏普莱王子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多久?”
“我从未听说过一位王子叫苏普莱。”
公主笑笑:“那或许已经是近百年前的事了。那你现在的王子,洛卡利,不好吗?你为什么要离开他,留在这里呢?”
帕特罗思考片刻。
“我们的洛卡利王子起初对我很好。自从我为他驯服了库里奥,他给了我许多东西,让我衣食无忧。我很骄傲地成为了他最喜爱的一位侍从……那时我所拥有的荣光,足以令我昂首挺胸趾高气扬。
“但是后来,我逐渐发现,一旦库里奥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为他所用,他便不再理睬我,甚至没有一点对库里奥状况的关怀。我才明白,我所以为曾拥有的不是我的荣光。我自认为光鲜亮丽的日子里,我只是驯服了库里奥,其他一无所成。如果在这里,我能帮到你们什么,就算是一点点也好。”
公主摇摇头。“这座花园中还未曾有过归巢的鸟。”
帕特罗没听明白公主在说什么。但公主不再出声,坐回自己应坐的位置,看着眼前的郁金香。
一切又如从前。

帕特罗待在山顶的第72天。
他意外地发现,最靠近雪地的一株山茶,今天再也没有盛开。

第86天。
“请你快些离开吧,否则你就再也走不了了。”萨菲尔公主坐在窗边哀求。
“你为什么不离开呢?”帕特罗问道。
公主垂下头,嗅了嗅郁金香的味道。
“很抱歉我欺骗了你,”她说,“我不是萨菲尔。我叫亚斯米娜。”
“啊?”
“当布伦达将我从阁楼中救出,萨菲尔公主已经奄奄一息。她在混沌中哭嚷着自己的不幸,曾经对永春的幻梦已化作折磨她的泡影。
“曾经我周游世界,剿杀毒龙,诅咒恶人。我杀死所有欺骗过我的人,杀死我所曾见过的不义之徒。我一直认为,只要除掉他们,这个世界就会安定宁静,不再出现恶行。
“苏普莱来找我时,他说希望我能替他除去雪山顶上蛰伏的巨龙。那时我热血澎湃,一口答应了他的请求。可谁能料到,他竟将我麻晕,砍去我的双腿,将我锁在阁楼中。
“我尽力除恶半生,却终究为之所困。我会法术,可我永远斩不断罪恶的根源……我甚至找不到是哪里出了差错,将一切搅浑。我待在阁楼里,面对着窗外永不覆灭的花海,看见蜘蛛不断地结网,又不断地功亏一篑,在零点的钟声中重新开始。直到看见莽撞的布伦达打开阁楼早已锈蚀的铁锁,看见萨菲尔混乱的意识所产生的泪水,我才忽然觉得,前半生我的所作所为其实没有意义。
“我一意孤行,试图除去世间的罪恶,却犯下不可弥补的过错。我没能让任何一个角落真正安宁,甚至毁灭了萨菲尔公主和她的整个国家。我想除去的,只是所有人心中都会存在的愚蠢的顽固。而我,甚至还没能将它从心中摒除。这样的念想,根本不是一点法术所能改变的。
“我空有一身法术,面对这些却一如常人。我决定留在这里,如果能让布伦达过得平静安定,或许能做一些最后的挽救。可是,我又欺骗了你……”
“没有关系。”帕特罗说,“从我决定来到这里时,便没有想过要离开。不管你是谁。如果能证明我的存在。”
女巫怔了怔,露出笑容。
“谢谢你的停留,你的灵魂将会得到永生。”

第99天。
布伦达哭哭啼啼地离开了雪山。带着女巫执意给她的,仅剩的一些家当,不情不愿地离开她的身边。
窗外的山茶花在凋零。只有鹅黄色的郁金香,仍保留着最初的芳华。
“坐下吧。让我们等待最后一天的到来。”
女巫坐在帕特罗的对面,安详地闭上双眼。
帕特罗转头望向窗外,看见冰雪突起肆虐。

洛卡利王子的马库里奥忽然跑了回来。
库里奥回来时,浑身冰冷,毛发上沾满雪花。在它的身后,是长长的带血的蹄印,一直通往雪山的方向。
洛卡利王子立刻带人冲上雪山。当他披着白狐裘登上山顶,山顶的花园与城堡都不复存在。雪已停唯一可见的是两个被雪掩埋的身影,相对而坐,安详而静谧。
他的手下清除积雪,看见世界上最美的公主,竟与马车夫帕特罗相对坐着。洛卡利王子想要触碰这位公主,可当他伸出手去,两人却忽然如云烟幻灭,化作纷纷扬扬的大雪。
洛卡利王子皱眉,立刻下山离开。

后来,洛卡利王子骑着库里奥举行婚礼。
在他与与米尔娜公主的婚礼上,公主所佩戴的蓝宝石首饰熠熠闪光。

江辞。
墨轩阁是一个小小的文学社。喜欢...

墨轩阁
是一个小小的文学社。
喜欢小说的很多,最近进行整改。
招新没停过。
这里江辞,墨轩阁的创建人。
文学社四年了,从十几个人到一百多人。
名字由茉晰小说文学社改为墨轩阁文学社。
另外社长副社等职位全部都是空着的哦。

墨轩阁
是一个小小的文学社。
喜欢小说的很多,最近进行整改。
招新没停过。
这里江辞,墨轩阁的创建人。
文学社四年了,从十几个人到一百多人。
名字由茉晰小说文学社改为墨轩阁文学社。
另外社长副社等职位全部都是空着的哦。

来包瓜子吗阿鲁

朝花夕拾,捡的尽是枯萎。
清浅时光,留下破碎光影。

光阴易逝,岂言我待,
走过千山万水,留不住落花春去,
看过冰封白雪,带不走北国风光,
闻过三秋槐子,挽不回映日荷塘,
听到乐府新词,却躲不过寒风凄月。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
喜欢拿得不到的东西来做交换,
如果可以我愿以我下注
只求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天涯海角,同时偶遇
我们可以成为初音,
然后变成故交。

就让我们在关于时间流逝的句子里,
找寻时间的步伐,
追逐时光的记忆,
和正当年龄的你在一起,
看最美的风景。
高山流水,只求知音。
岁月平静,亦是蹉跎。

不忘初心,方得永恒。
故初,在等谁的相濡以沫。

审-核:571114874

(欢迎大家来玩啊!!群里人都超...

朝花夕拾,捡的尽是枯萎。
清浅时光,留下破碎光影。

光阴易逝,岂言我待,
走过千山万水,留不住落花春去,
看过冰封白雪,带不走北国风光,
闻过三秋槐子,挽不回映日荷塘,
听到乐府新词,却躲不过寒风凄月。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
喜欢拿得不到的东西来做交换,
如果可以我愿以我下注
只求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天涯海角,同时偶遇
我们可以成为初音,
然后变成故交。

就让我们在关于时间流逝的句子里,
找寻时间的步伐,
追逐时光的记忆,
和正当年龄的你在一起,
看最美的风景。
高山流水,只求知音。
岁月平静,亦是蹉跎。

不忘初心,方得永恒。
故初,在等谁的相濡以沫。

审-核:571114874

(欢迎大家来玩啊!!群里人都超级好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