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学艺术

3138浏览    733参与
Lee_Hong

人生就像是坐过山车🎢,你抓住的是把柄,抓不住的是“离心力”!

对平惯组

性善还是性恶

        人性到底是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几千年前便被人提出,也争论了这许多年,有主张人性是善的,也有主张人性是恶的,两边都争的不可开交,各有各的道理,谁都不能说服谁,争论的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旁观的人也加入进来,把两边观点综合了一下,说道人性本无善恶,好人和坏人都是后天环境造成的。这个论断听起来似乎也是很有道理的,但事实真正如此吗?

         在谈论人性之前,我觉得应该首先说说善恶的问题,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可能这个问题提得很奇怪...

        人性到底是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几千年前便被人提出,也争论了这许多年,有主张人性是善的,也有主张人性是恶的,两边都争的不可开交,各有各的道理,谁都不能说服谁,争论的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旁观的人也加入进来,把两边观点综合了一下,说道人性本无善恶,好人和坏人都是后天环境造成的。这个论断听起来似乎也是很有道理的,但事实真正如此吗?

         在谈论人性之前,我觉得应该首先说说善恶的问题,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可能这个问题提得很奇怪,因为很多人认为善恶是如此简单,以至于不屑一提,但其实提得一点都不奇怪,那些自以为很懂得善恶的人其实并不真正理解善恶。普通人都知道杀人,抢夺别人的财物是一种恶行,为什么?因为这些都是社会所不能接受的,是触犯社会法律的,会受到法律制裁和惩罚的,那么在与敌国大胜战争的时候杀人也是恶行吗?有人会说,当然是恶行,但是我们换个角度说下,如果战场上不杀死敌人,后面事情会怎么发展呢?自己被敌人杀死,然后自己的朋友,亲人,所爱的人也被敌人杀死,那么放掉敌人的人能称为善吗?那么善和恶到底是什么?

        众所周知,人类是精神和物质的结合体,物质性体现在生物意识,而精神性主要体现在自我意识,换句话说,人类也就是生物意识和自我意识的结合体,而生物意识是基本,自我意识是立足于这个基础之上的。而生物意识虽然看起来是很阳春白雪的名字,但说白了就是生存和生殖,但人类个人力量是如此渺小,单依靠个人力量来满足生物意识的需要只是一种天真的妄想,如此便要借助他人和集体的力量实现生存、延续、发展,同时个人利益、他人利益、集体利益之间的较量便应运而生,善恶的概念也在这种较量中逐步诞生,三者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不断形成平衡,再打破平衡,再形成新的平衡,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个人利益也可以是无限的,但无限的个人利益必然会危及他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最终将个人推向毁灭,恶便产生了,只有有限的个人利益才能与他人和集体共存,但个人利益与其他利益的界限总是模糊得难以把握,人类总是不经意间突破边界,道德产生了,法律出现了,小的恶行受到道德的制约,大的恶行受到法律制裁,在道德与法律的框架内约束自身的被称为善,能把握住边界,极大限度的约束自身的便是圣人。善恶在边界两头对峙着,善恶便在一念之间。个人、集体、国家的利益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总是在变化着,同一时代不同地域也存在着实际的差距,各自集团决定着各自利益的取向,决定着什么是主要,什么是次要,什么是核心,什么是不起眼,善恶存在的基础,即利益关系发生变化,当然善恶也在变化着。因此我眼中的善恶只是如此,为了自身利益枉顾其他利益便是恶,控制自身欲望,克制自身利益以使各种利益得以共存并永续发展便是善,核心便是克制,忍耐。

        谈完了善恶,那么该谈谈人的本性的问题,那人的本性到底是什么呢?是指的人类原始的动物性还是人区别于动物而存在的自我意识性?这是回答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关键,如果指的前者,动物性是唯我的,为了自身的生存、生殖会牺牲其他一切利益,按照前述的观点,这对应的便是恶,而如果人性指的是自我意识性,人类因为有了自我便懂得了要克制自身欲望以使各种利益得以共存,这边对应了前者的善。

        那刚出生的婴儿属于哪种呢?我认为恐怕动物性居多,因此婴儿便是恶的了?看到此处,很多人都会立刻予以否定,这大大颠覆了人类固有的印象,婴儿是一张白纸,任人书画,怎么会是邪恶的呢?假如出生的婴儿都是邪恶的,那人类不是太过于悲哀了,而且婴儿又能做什么恶事呢?这确实让人无法理解并难于接受,并会招致许多人的指责,但在我看来,婴儿未能做恶的原因是多样的,而其中一个绝大的限制条件在于其力不能及,假如婴儿拥有成年人一样的身躯,可能事情会变得很不一样,在我们社会中就有一类外形与成人无异,但智力水平低下似儿童甚至婴儿,这类人经常会做出一些在正常成人看来是很奇怪的事情,甚至会伤害到别人,在正常人看来就是在做恶事,虽然他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恶事,但毕竟已经给别人造成了伤害,我们何不就把这类人看作刚出生的婴儿拥有了成年人的身躯呢?这时你还会认为婴儿是无害的吗?婴儿的元恶与恶相同也与恶不同,

goof呆

绿洲

霞朝一捧,撕扯天际囫囵云霭,于星辰月夕处翻覆峣屼,于仟佰众落红陷溺泥沼深泽。我望住你,你眼窝绯红,暗哑的光厮磨悱恻之萦绕,似连步履都裹挟埋入尘嚣与绵密的飞沙。我望住远处山壑连绵,仿若千里洪荒外,鸿鹄鲲鹏仍禁锢双翅于九霄,一五一十,嘶鸣喧嚷,吼叫浓墨重彩,目光如炬,羽翼不展。我望住蜉蝣,纵暮死又朝生,纵弹指一挥间。然这俯仰之中,它们竭尽此生怒放。



“鲸落,云升,岁芒,三千载,终不止。若你道,我是否愿松懈倾尽毕生天赋才干,去赢一回尽兴欢愉。从前,我将不假思索地招揽种种夺人眼球的光彩,可今日我说,我愿意。我愿沉溺于浮华烟柳巷,温柔富贵乡,将一切的上进与苦难搁浅脑后,于一日日倾覆中,...








霞朝一捧,撕扯天际囫囵云霭,于星辰月夕处翻覆峣屼,于仟佰众落红陷溺泥沼深泽。我望住你,你眼窝绯红,暗哑的光厮磨悱恻之萦绕,似连步履都裹挟埋入尘嚣与绵密的飞沙。我望住远处山壑连绵,仿若千里洪荒外,鸿鹄鲲鹏仍禁锢双翅于九霄,一五一十,嘶鸣喧嚷,吼叫浓墨重彩,目光如炬,羽翼不展。我望住蜉蝣,纵暮死又朝生,纵弹指一挥间。然这俯仰之中,它们竭尽此生怒放。




“鲸落,云升,岁芒,三千载,终不止。若你道,我是否愿松懈倾尽毕生天赋才干,去赢一回尽兴欢愉。从前,我将不假思索地招揽种种夺人眼球的光彩,可今日我说,我愿意。我愿沉溺于浮华烟柳巷,温柔富贵乡,将一切的上进与苦难搁浅脑后,于一日日倾覆中,自我麻醉。”




可我仍是不晓。不晓逼仄无垠,天地流转。不晓兔葵燕麦,向斜阳欲与人齐,不晓仓惶遮蔽,匆匆蹿踱。不晓你口中的虚弥无端,可否有终止篇章。火树银花不夜的那一日,我撷摘懿言嘉行之辞赋于你笔下,又清清冽冽奔赴异邦。可车马颠簸,行途喧嚷,你音容不复,我肝肠寸断。




“只因我知晓,你从此是邈远天际线外的一处陈烟。它于我干涸心潮迸发,燃出一阵噼里啪啦火花,又似那霎那星辰,转眼隐匿沉溺于最最暗哑的光。沙漠中始终有绿洲,它绽放最沈碧苍翠色调,给予生灵浸润滋养。”

goof呆

致吾亡妻

今既入冬,天渐寒矣。



长顺二十四年,吾入京师赴会。汝予一囊,一针一线,绣比翼鸟。那一岁,先皇西辞,少主不过弱冠。他宴饮天下忠志贤士,妄复始皇之社稷。庙堂之上,九龙尊鼎。他祝酒陈辞,发髻高扬,黄袍加身。他道,天下苍生,莫非臣民疆域,子弟胄亲。



惜哉,万顺五年,北国旱灾,空前绝后,哀鸿遍野。朝廷粮饷吃紧,权臣内讧不断。中原烧起一阵轰轰烈烈的起义之火,肆恣燃遍九州。亡国那日,叛军撞开宫城。少主拔剑自刎,头颅悬于城郭三月余。叛军拥护首领夏氏为王。夏士运筹帷幄,知人善用,却也跋扈桀骜,多疑少决。国都犹咸阳。



知晓少主自尽,吾如丧考妣。恍惚忆起那一日,乾坤殿灯...








今既入冬,天渐寒矣。




长顺二十四年,吾入京师赴会。汝予一囊,一针一线,绣比翼鸟。那一岁,先皇西辞,少主不过弱冠。他宴饮天下忠志贤士,妄复始皇之社稷。庙堂之上,九龙尊鼎。他祝酒陈辞,发髻高扬,黄袍加身。他道,天下苍生,莫非臣民疆域,子弟胄亲。




惜哉,万顺五年,北国旱灾,空前绝后,哀鸿遍野。朝廷粮饷吃紧,权臣内讧不断。中原烧起一阵轰轰烈烈的起义之火,肆恣燃遍九州。亡国那日,叛军撞开宫城。少主拔剑自刎,头颅悬于城郭三月余。叛军拥护首领夏氏为王。夏士运筹帷幄,知人善用,却也跋扈桀骜,多疑少决。国都犹咸阳。




知晓少主自尽,吾如丧考妣。恍惚忆起那一日,乾坤殿灯火辉煌,满座高朋,他笑的意气风发。囫囵撰下太白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吾知晓,从此天下,再无北国。史书寥寥数语囊括,已是千万血肉之躯堆集,数不胜数的人头性命。




永和二十一年,汝驾鹤。吾终于孤家寡人。夏氏天下已是盛世,百废俱兴。无人记得那一岁腊月,雪积的人头高。一亡国之君,一风华正茂的冠玉,锋刃一扫脖项,血溅天下人。吾想不出,那时他望烽火烧尽内廷草木,望叛军汹汹踵踵取他性命,他作何神色。是睥睨不顾,是仓皇决绝,抑或只是仰起头颅,叹一句“噫吁嚱”。他是否霎时忆那弹指生世,忆那少年郎独占鳌头,心潮汹涌。自他刎颈,再无人知晓。




永和二十二年春,吾葬汝于长安。彼处有天下最盛的桃花,每逢花季,便抖落一捧捧于汝碑下。那沁脾芬芳,愿化作孟婆汤,忘尽此生凄怆。转眼已是十岁余一,若汝尚存,已是花甲。




“一为泣利禄,二则伤脾肺。生生世世,无休无止。”

goof呆

蹉跎无端,已是半生光景

我踏碎琉璃井下深湮的旧时。它们随南柯破裂,又战战兢兢抹灭。朝霞时分,琼芒挂满天际线,鸿鹄大雁结伴扑棱而过。我溺亡于无垠的蓝,那色泽点燃我内心隐匿而汹涌的光。它如此于我脏腑之内呜咽,又这般邈远。我斩破深殷夜幕,片片落墨。某一日,星辰瓢泼倾倒浇灌,你看见了我。素影与浊目,灼烈朱砂滴成耳鬓痣,囫囵琥珀凝作眼中辰。而你,你于飘渺光年外驻足,连下颏雕琢也携暗哑。我道,莫念,莫念。长夜纯嘏,椿树凋敝。这一霎似海市蜃楼般须臾,又历久弥新,岁岁升。



“我不问。不问叵测前程,不问淋漓雨滴砸满头雾水。不问一回回不甘雌伏,却仍旧摇晃不定。不问卓荦不羁,放肆声色以外,仍存半寸光阴否。不问苦恨波折长短...








我踏碎琉璃井下深湮的旧时。它们随南柯破裂,又战战兢兢抹灭。朝霞时分,琼芒挂满天际线,鸿鹄大雁结伴扑棱而过。我溺亡于无垠的蓝,那色泽点燃我内心隐匿而汹涌的光。它如此于我脏腑之内呜咽,又这般邈远。我斩破深殷夜幕,片片落墨。某一日,星辰瓢泼倾倒浇灌,你看见了我。素影与浊目,灼烈朱砂滴成耳鬓痣,囫囵琥珀凝作眼中辰。而你,你于飘渺光年外驻足,连下颏雕琢也携暗哑。我道,莫念,莫念。长夜纯嘏,椿树凋敝。这一霎似海市蜃楼般须臾,又历久弥新,岁岁升。




“我不问。不问叵测前程,不问淋漓雨滴砸满头雾水。不问一回回不甘雌伏,却仍旧摇晃不定。不问卓荦不羁,放肆声色以外,仍存半寸光阴否。不问苦恨波折长短,锋芒褪他人。不问,亦是千万万回忿懑无言,又嚼碎苦痛。不问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后的弹指而逝。不问那一岁,天地混沌,万物黡翳,那一槌砸响炎黄与耶稣,剖开那裹挟生灵的壁障,从此人间。”




兴许他人即地狱。而自身,一层层桎梏,一方方厮磨,终究负。释者释,逝者逝,失者失。人们于这江洋滔天的浪花与水苗中,望见你我。望见那无端蹉跎半生,光景仍这般绵长。“我道,这荒唐谬悠的飘飖暗哑语句,我再未能篆刻于心。于是杜撰半分天命有常,终于靥靥而殁亡。”

goof呆

置喙

置喙一气,匿敛生息,南国阳春,自此搁浅。



“原来所谓黡翳烟火,不过万丈尘土裹挟。”



“而凝眉挑你青白耳鬓,霎时一弹指,俯仰一苍穹。”



“不愿自缚桎梏枷锁,于是囚于不寿山壑,于是叹那深渊择人。”



“你倾颓暗哑的仓皇神色,我铭记至今,而乡镇滨江傍晚,将毕生追忆。”



“廿岁余,兴许你我各异,追溯往昔时,涕泗淌下面庞,指尖爬上褶皱。”



“可傍晚窸窸窣窣烟火萦绕我,晨间清尘收露抚触我。”



“热吞吞的潮湿空气,天边白鹭鸿鹄,近处蒲扇摊贩。”



“年青消瘦的女孩,穿褂子短裙,涂抹红唇。”...








置喙一气,匿敛生息,南国阳春,自此搁浅。




“原来所谓黡翳烟火,不过万丈尘土裹挟。”




“而凝眉挑你青白耳鬓,霎时一弹指,俯仰一苍穹。”




“不愿自缚桎梏枷锁,于是囚于不寿山壑,于是叹那深渊择人。”




“你倾颓暗哑的仓皇神色,我铭记至今,而乡镇滨江傍晚,将毕生追忆。”




“廿岁余,兴许你我各异,追溯往昔时,涕泗淌下面庞,指尖爬上褶皱。”




“可傍晚窸窸窣窣烟火萦绕我,晨间清尘收露抚触我。”




“热吞吞的潮湿空气,天边白鹭鸿鹄,近处蒲扇摊贩。”




“年青消瘦的女孩,穿褂子短裙,涂抹红唇。”




“鬅松青丝扎辫,耳鬓插碎花配饰,面庞浓墨重彩,步履婉转生莲。”




“群聚斗棋的老者围坐一团,牵着风筝线的总角稚童笑的娇憨。”




“而我们手挽手,漫步在迟暮时浑厚落日下。”




“天是五彩斑斓,江洋波光粼粼,远处山壑。”




“弹指间,你恍若仍似璞玉笑靥,侧于我身旁,含苞年岁,鸠车竹马。”




“而今,我噙泪望住你,你曾无暇醇粹的面容。”




“莫测人世,淼淼光阴。盼劈荆斩棘,如初。”

goof呆

Some thoughts?

I find that when I truly accept myself, love myself, sympathize with myself, and recognize myself, many emptiness and doubts come to mind. I don't know whether my choice is right or not. I don't know whether the praise and pursuit from the outside world will continue. I don't know whether I will follow...








I find that when I truly accept myself, love myself, sympathize with myself, and recognize myself, many emptiness and doubts come to mind. I don't know whether my choice is right or not. I don't know whether the praise and pursuit from the outside world will continue. I don't know whether I will follow suit or have a bright future.The original comfort is to strangle all your possibilities, is to let you be willing to indulge in suffocation in the comfort circle, is your unrepentant degeneration. 




It is only because of the empty appearance that it is also a mirage.I found that I could not write. I no longer believe that the acknowledged happiness is immediately extinguished by anxiety and resentment and pain.I am no longer irritable, sensitive and suspicious. I am confident, generous and humorous, but I also lost my most precious things. I used to believe in conservation, and I thought someone could get everything for no reason. 




But now I am absolutely convinced that there are no gold keys and crystal shoes. We exchange things for each other. All gifts that we thought were given by God are priced in secret.Gradually, it was occupied by the secular world.You ask me, when fame and fortune fill the heart and lungs, when poetry, wine, flowers and tea are far away, they become past.




I went back and forth trying to find the candlelight that I had abandoned. I repeat it over and over again, monotonous and unremitting.I tried to put aside my obsession and return to that pure heart.I tried to look up and look for my cloud in the bright light.All my weaknesses, all my weird ideas.Maybe they has been covered by the sand of time, maybe they are still alive.




Anyway, I love it. Love literature and writing, love photography and life, love the world, love me.Being alone is the most relaxing time. Listen to the tune of the chaotic song, write some words, imagination, free.Warmth is the temperature of transmission, and it is also the thing I most desire. In the winter and snow, I hide my hot heart and embrace the people I love, melting my heart.

goof呆

祖国



我的祖国,它有逶迤山壑江洋,赤血长殷的旗帜与不枯朽的信念。它携盛世四海升平与八方宁靖,跨上下五千年礼义廉耻,跨炎黄子孙峥嵘旖旎热肠,跨沸腾血脉与根植骨髓脏腑的家国情怀。它曾面目疮痍,疮疤遍布,也曾遭戏谑东亚病夫,饱受折辱。可它不曾遗落那份凛然浸染的骄矜刚烈,天欲亡它,它便逆天,人若诋毁,它便嚎叫那一声石破天惊,震慑天下。



千禧年出生的零零后,不曾经历八年抗战,国共反目。不曾经历枪林弹雨,战火纷飞,不曾经历那一幕幕生死,一回回诀别。1949年建国,我们的先烈瞑目而亡。1964年我国第一枚原子弹爆炸成功时,我们的父母兴许尚在襁褓。1966年文革十年浩劫动荡,我...








祖国




我的祖国,它有逶迤山壑江洋,赤血长殷的旗帜与不枯朽的信念。它携盛世四海升平与八方宁靖,跨上下五千年礼义廉耻,跨炎黄子孙峥嵘旖旎热肠,跨沸腾血脉与根植骨髓脏腑的家国情怀。它曾面目疮痍,疮疤遍布,也曾遭戏谑东亚病夫,饱受折辱。可它不曾遗落那份凛然浸染的骄矜刚烈,天欲亡它,它便逆天,人若诋毁,它便嚎叫那一声石破天惊,震慑天下。




千禧年出生的零零后,不曾经历八年抗战,国共反目。不曾经历枪林弹雨,战火纷飞,不曾经历那一幕幕生死,一回回诀别。1949年建国,我们的先烈瞑目而亡。1964年我国第一枚原子弹爆炸成功时,我们的父母兴许尚在襁褓。1966年文革十年浩劫动荡,我们的祖辈韶华年青。1997年香港回归,《东方明珠》是每一个中华子孙噙泪呢喃的国音。似乎,中华民族俯仰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高耸楼厦,有逶迤峣屼之历历江山,有新一辈少年意气风发,建设社会主义强国。




那块印有五星的红绸,是无数先烈尸骨堆积,无数青年精血洒捍卫国土之战,无数志士俯首甘为孺子牛,无数民众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是那一日,虎门下林则徐先生亲手焚烧出的滚滚浓烟,是那一日,毛主席按下升旗按钮,千万万群众的欢呼雀跃,是那一日,袁隆平院士研究出的杂交水稻面世,喂饱亿万人民,是那一日,北京申奥成功,举国欢庆。是这一日,你我于这太平盛世,颂着诗经乐府,昂头注目那五星红旗冉冉,唱一曲国歌。




或许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人世荏苒。可至少,我与我的祖国,将亘古常存。我们一辈辈接下这捧燎原星星之火,高扬中华党旗。我们是炎黄子孙,是龙之传人,是中华儿女。“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goof呆

踏破空归

人们憧憬那远处的灯火,却不曾踏出脚下泥潭半分。某日晨昏,你一身红,去寻那对岸故邦。故邦已散,人走茶凉。唯有那猢狲无意遗下的橄榄叶,诉那迸裂灰飞的繁冗过往。胆魄无处施展,你淋满身湿凉。你阖眼,那一日恍若隔世。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你我站在那端倪尽倾的日头,灼烈的焰火炙烤皲裂的肌肤。你说,那一束白昼流星,点燃千百年的穹庐,光芒这般傲然铮铮,又柔和浸润。



仿若,天底所有的雄奇都倾注于此。离别那日,窗棂外噼里啪啦砸着雨,汽车轰鸣,道路泥泞。我一步三回头,伞是沈碧,衣是琥珀。可你不望。我望不住你眉梢的朱砂痣,望不住你泛艾青的眼。望不住,便也不愿望。只是某日迟暮或晨雾,耳机放着巴赫,我会记起你...








人们憧憬那远处的灯火,却不曾踏出脚下泥潭半分。某日晨昏,你一身红,去寻那对岸故邦。故邦已散,人走茶凉。唯有那猢狲无意遗下的橄榄叶,诉那迸裂灰飞的繁冗过往。胆魄无处施展,你淋满身湿凉。你阖眼,那一日恍若隔世。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你我站在那端倪尽倾的日头,灼烈的焰火炙烤皲裂的肌肤。你说,那一束白昼流星,点燃千百年的穹庐,光芒这般傲然铮铮,又柔和浸润。



仿若,天底所有的雄奇都倾注于此。离别那日,窗棂外噼里啪啦砸着雨,汽车轰鸣,道路泥泞。我一步三回头,伞是沈碧,衣是琥珀。可你不望。我望不住你眉梢的朱砂痣,望不住你泛艾青的眼。望不住,便也不愿望。只是某日迟暮或晨雾,耳机放着巴赫,我会记起你。记起你唇角微扬,目涩靛。记起你轻轻触碰我指尖,笑的潇洒狂放,翩翩浊世佳公子。




记起唱片店,你哼唱呢喃那旋律,黡翳蒙一层云雾。记起荏苒光阴,砥砺岁月,单车清早的铃,湖泊平遥的落红。记起你回眸霎时咽下唇齿的言语,抹月秕风成佳肴,赤帜飞扬又一宵。记起三万万岁的古木长河,俯仰决堤溃烂。可我记不得,你纵身一跃那深渊,不过为了递一盏烛光。于是粉身碎骨,于是浓厚的腥染遍地。于荒芜生长,于雷暴茁壮,于那二十五万丈凌空。




可你仍是你。是咬断牙关,破碎华胥的你,是萧瑟东风,冻骨严心的你,是亦步亦趋,愈挫愈勇的你。是大好年纪,黄土掩面的你。踏破楼厦林立,握紧手中一捧飘忽。阑珊空归,松懈年青荒谬的悲欢。

goof呆

往后许多年岁拉长,我才幡然。那一日你混沌噙泪的眼,荼揩之唇与黯哑之涩目。我才明白,原来你我隔着的并非山海江洋,高壑丛林,而是整捧苍穹天涯。你我隔畔相视,望彼此洪荒无措,望那大彻大悟,望结缡时赤红的烛光与流淌的澎湃心潮。望古今一揆,不折不休,望潮汐暗溺,水也凝。


望噎进肚肠的彭泽横琴,望一日日泥潭翻滚,沼泽中笑靥。望波折林立,遐思一五一十咽成汩汩泪花,望风飕飕雨淋漓,济一世兼程不止。望你韽韽言语,那漩涡中隐匿渗漉,沈绿衣衫,绛色唇瓣。你道,平畴漫漫,是否亦是笙歌醉。而我偏颇不语,载那疮痍满目,立那功德牌坊。生之侧并非长辞,而是常存。我怀揣满腹衷肠愁骨,饮一觞觞酿,叹一回回怆。


你...








往后许多年岁拉长,我才幡然。那一日你混沌噙泪的眼,荼揩之唇与黯哑之涩目。我才明白,原来你我隔着的并非山海江洋,高壑丛林,而是整捧苍穹天涯。你我隔畔相视,望彼此洪荒无措,望那大彻大悟,望结缡时赤红的烛光与流淌的澎湃心潮。望古今一揆,不折不休,望潮汐暗溺,水也凝。


望噎进肚肠的彭泽横琴,望一日日泥潭翻滚,沼泽中笑靥。望波折林立,遐思一五一十咽成汩汩泪花,望风飕飕雨淋漓,济一世兼程不止。望你韽韽言语,那漩涡中隐匿渗漉,沈绿衣衫,绛色唇瓣。你道,平畴漫漫,是否亦是笙歌醉。而我偏颇不语,载那疮痍满目,立那功德牌坊。生之侧并非长辞,而是常存。我怀揣满腹衷肠愁骨,饮一觞觞酿,叹一回回怆。


你道,痴念侈侈,夺烂漫烟火,阑珊语罢,一重重。而我漱满面琼影浮光,贻笑大方。“我们所处的世界,狼烟遍地,却也生生不息。腌臜破落漫步,可光与炙热的火花也随处。我们赤胆衷肠的活着,妄图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可岁月洪荒,人却转眼成了一串串符号,随风而逝,千万生命的叠加重覆,便是历史。人们将爱与憧憬寄托,远处地平线海翻滚,近处轻舟碧水障目。”

















“我抛家弃子,不问归途来路,去辟纪元,斩荆棘。可终章不过,你浅吟低唱,送十里风沙。”薞是我搁浅的堤坝,是我不朽的诗篇。是某一日擎雨楼台上,你沉溺的哀思。我采薞捣成汁液,灌入胸腔。

goof呆

浣友

“弱冠舞马清池畔,池畔戚戚焉。垂髫奏弦凤求凰,曲中人长逝,歌调常存。国覆家倾,天下割据,万象迭新,无处归一。子知否,万里长安万里劫,千般绝裾千般断。子知否,船似苍穹坐,花如雾里看,一壶浊酒尽倾赠饮,一束清友弹指飞谢,那渡潮人,亦是梦中客。子知否,褐瞳墨丝鬓斑白,额黄脂膏赛春光。如许而至,失信扬镳。若无诗辞歌赋,若无异邦月落,怎堪得看足柳昏花螟。若尚存古道热肠一副,若尚存淡水之交二者,又何必天涯海角,死生不复相见。国已阑珊,衣也褴褛,舟车劳碌,渡那一方惝恍迷离。今日吾胡诌一番,为子韬光养晦,不负始终,从此日新月异,鹏程万里。”



正值重阳,长安人头何止挨山塞海,他收拣那一页昏黄褶...








“弱冠舞马清池畔,池畔戚戚焉。垂髫奏弦凤求凰,曲中人长逝,歌调常存。国覆家倾,天下割据,万象迭新,无处归一。子知否,万里长安万里劫,千般绝裾千般断。子知否,船似苍穹坐,花如雾里看,一壶浊酒尽倾赠饮,一束清友弹指飞谢,那渡潮人,亦是梦中客。子知否,褐瞳墨丝鬓斑白,额黄脂膏赛春光。如许而至,失信扬镳。若无诗辞歌赋,若无异邦月落,怎堪得看足柳昏花螟。若尚存古道热肠一副,若尚存淡水之交二者,又何必天涯海角,死生不复相见。国已阑珊,衣也褴褛,舟车劳碌,渡那一方惝恍迷离。今日吾胡诌一番,为子韬光养晦,不负始终,从此日新月异,鹏程万里。”




正值重阳,长安人头何止挨山塞海,他收拣那一页昏黄褶皱信笺,揣进袖。街巷正是烟火尘嚣,走夫贩卒成堆儿钻,叫卖此起彼伏。少年郎鬓发高昂乌墨油亮,马蹄声声响。长安,是浣友魂断之地。行刑前日,她捎人送来一封书。血笔陆离斑驳,字符颤抖,字里行间不提其他,不过是些囫囵空廓的言语。他仔仔细细读数回,始终看朱忽成碧。




“公子,那日赤舟江畔,姑娘已言明——此生奉于汉人振兴,早是向死而生。”“我晓得。那日雁荡山脚,已是迟暮,她颂楚辞,始终望东。东方是长安,是北国,是汉人。她不愿负先烈那样多赤漓漓的性命苟活一世,鞑靼人道她叛国,她何时愿作那甲朝之子。”“浣友,是其家堂取的名。为她浣纱聚友,安乐终生。可惜,她终于辜名讳。”“吾汝于其自幼相识,知晓她的巾帼之志,却只是隔岸观火。她要以一己之力覆那江山,我连递只手,都是引火烧身。”篝火噼里啪啦的烧着,东方已有曙光微盛。二人噤若寒蝉得席地,不吭一声。




甲朝二十八年,前朝余孽之后辈造乱中原,其主使五马分尸、悬头颅城墙三日。史书工笔除其姓名,据民间野史传,主使为北国名臣李忆之孙女李氏浣友。

goof呆

香之千秋,仪容万代

你有琥珀蜜蜡般澄澈的魂魄脏腑,它们萦绕充斥你的胸膛心间,日日伴你。你这样朝乾夕惕地活着,为一份前程,为一捧飘忽不定的烟火,为那异邦对畔故国的灯塔钟楼。与你初逢,是那样燥热的小城,四伏天直直压下,蝉鸣聒噪了整个夏。你褐透清明的眼,穿短裤衬衫,眉目翩跹,身上一股浅淡香气。浓暑盛夏中,你格外清凉。



我晓得,你我不过隔那重重壁垒,忡忡山海相望,而山海不可渡,人心也难平。可我仍相信你。相信腌臜与肆恣浇不灭你眼底淡扫的光采,相信你沉默却千言万语尽顾盼其中的声响,相信某一日,你石破天惊的吼叫将震慑世人。我相信,你浓重妆容下是一只未经雕琢的赤子之心,相信你的所有不甘与情愿。我相信,你跳脱这桎...








你有琥珀蜜蜡般澄澈的魂魄脏腑,它们萦绕充斥你的胸膛心间,日日伴你。你这样朝乾夕惕地活着,为一份前程,为一捧飘忽不定的烟火,为那异邦对畔故国的灯塔钟楼。与你初逢,是那样燥热的小城,四伏天直直压下,蝉鸣聒噪了整个夏。你褐透清明的眼,穿短裤衬衫,眉目翩跹,身上一股浅淡香气。浓暑盛夏中,你格外清凉。




我晓得,你我不过隔那重重壁垒,忡忡山海相望,而山海不可渡,人心也难平。可我仍相信你。相信腌臜与肆恣浇不灭你眼底淡扫的光采,相信你沉默却千言万语尽顾盼其中的声响,相信某一日,你石破天惊的吼叫将震慑世人。我相信,你浓重妆容下是一只未经雕琢的赤子之心,相信你的所有不甘与情愿。我相信,你跳脱这桎梏之外的某日,时光又循序回环,你又是那小镇樵隐腼腆的女孩。




“那一岁,琼光飞舞,火树流星,你我皆是最好的年纪。记不清蓄长发或是干净的短鬓,记不清你笑起来的模样。可我记得,你我十指相扣,行于那惘惘晚霞,赤红似血的火烧云裹挟海平线,我诙谐的说笑,你平仄扬唇角。我记得,堤坝滨江处云集散步的居民,摇蒲扇的老者,嬉闹奔走的孩童,并肩的伴侣,与那叫卖的贩夫走卒。”




我记得,你是十七岁最好的年纪。你有难言之隐与不尽人意,可你只是笑。香是草木芳馨,仪是姿态柔软。而你,是尘嚣外的离合悲欢,是夜半笙歌,是阑珊流转后,仍怀初衷。




“纵前途未泯,纵弹指一挥间,我仍愿你鲜衣怒马,澎湃洒脱,此一生。”

goof呆

七十载

于那辄止终章,我嗅闻浅尝。那点滴墨渍熏染长袍,天边是一只浑浊云霭。人们诵读,人们悲戚,人们摔破那陶罐,又拼凑破碎。于是我说,耶稣。离合滚滚滔滔携至,只是虚辜艳杏,渡长宵。于是我问上苍,何谓愁与喜,誖误与欢愉。他不言语,撒下一场场瓢泼淋漓,埋下一只只祸根翻覆。他终于沉溺。溺入万丈烟火,千百尘嚣,溺入人世惶惶,虚度终日。



他终于带走一切。一切石破天惊,噤若寒蝉,一切不语不休,腐朽常青。“你碰撞我支离躯体,触摸我温凉愁肠。百结下汹涌而至的遐思,它们一一环绕我左右。宛若某一日荒谬绝伦,你厮磨缭绕我鬓角耳畔。你道,亭亭如盖。那一霎沧海桑田,那一霎俯仰而逝。你我是咫尺鸿沟,抑或天涯苍穹,...








于那辄止终章,我嗅闻浅尝。那点滴墨渍熏染长袍,天边是一只浑浊云霭。人们诵读,人们悲戚,人们摔破那陶罐,又拼凑破碎。于是我说,耶稣。离合滚滚滔滔携至,只是虚辜艳杏,渡长宵。于是我问上苍,何谓愁与喜,誖误与欢愉。他不言语,撒下一场场瓢泼淋漓,埋下一只只祸根翻覆。他终于沉溺。溺入万丈烟火,千百尘嚣,溺入人世惶惶,虚度终日。




他终于带走一切。一切石破天惊,噤若寒蝉,一切不语不休,腐朽常青。“你碰撞我支离躯体,触摸我温凉愁肠。百结下汹涌而至的遐思,它们一一环绕我左右。宛若某一日荒谬绝伦,你厮磨缭绕我鬓角耳畔。你道,亭亭如盖。那一霎沧海桑田,那一霎俯仰而逝。你我是咫尺鸿沟,抑或天涯苍穹,我晓不得。”我竭力撕扯盘旋,妄图抓住你隐匿通透的眼。




可抓不住。烟消云散,灰飞烟灭。而我终于幡然。某一日,便是无尽。无尽之下翻飞滚动的,是一切爱憎与尘烬烟火。它们源于宇宙万千星系中的某一次爆裂,又几亿岁光阴更迭,成了你我。于是相遇成了末梢,成了茕茕孑立的纠葛缠绕。“窗棂外掩映茫茫墨绛,门楣中搁置常年累月的封存幻象。它们于某一瞬稍纵即逝重叠,焕绽出最轻薄深邃的光芒。那光芒那样灼烈逼仄,又这般无可言喻。它的弧度自九霄云外至黄土千尺,一五一十,漫漫无端。”




“这股潮湿润泽的光芒,透过我的毛孔肌肤,点燃我冰封沉睡的血液骨髓,又腾空而起,于那蔚蓝星球的大气层。七十载春秋,它苏醒。七十载潮汐汹涌,它整饬,七十载浪花滔滔,它振翅。”

goof呆

棋盘

如今时局凋敝,我现在这昏黄灯下。



一禽一木,一方天地,而人烟稀疏。



你问我,天各一方后,是否是生死泯灭。



子非破晓之弄潮,亦非一汩汩泉淌,一捧捧沙黄。



烟雨何处,以平生相济,肆恣无端,只余海角异邦。



这靥靥思伏,前尘尽落,这凄入肝脾,哀感顽艳。



于是我道,南国无草木,北国多冻骨。



“晨昏相割,而诽议匪夷,因而砌砖瓦,覆泥沼,自渡自,不言他。”



“若江壑倒塌似猢狲聚众,若苦痛难捱似填不平山海,我仍旧。”



“仍旧咬钉嚼铁汉、疾风知尽草的踽踽独行。”



“仍旧...








如今时局凋敝,我现在这昏黄灯下。




一禽一木,一方天地,而人烟稀疏。




你问我,天各一方后,是否是生死泯灭。




子非破晓之弄潮,亦非一汩汩泉淌,一捧捧沙黄。




烟雨何处,以平生相济,肆恣无端,只余海角异邦。




这靥靥思伏,前尘尽落,这凄入肝脾,哀感顽艳。




于是我道,南国无草木,北国多冻骨。




“晨昏相割,而诽议匪夷,因而砌砖瓦,覆泥沼,自渡自,不言他。”




“若江壑倒塌似猢狲聚众,若苦痛难捱似填不平山海,我仍旧。”




“仍旧咬钉嚼铁汉、疾风知尽草的踽踽独行。”




“仍旧怀揣满兜腹的黯然与决绝,一丝不苟。”




“仍旧说一句素来无所依,只得匿生息,万代之所历,虚辜。”




棋盘字符不详而混沌,我只得一回回往复,四千岁盼耳鬓厮磨。




尽管棋子难控,可此一番,我不悔,来这一遭,似乎已是倾尽毕生余力。




“你负行囊远足那日,天南海北,鸟兽悲鸣,皆送行,而我立于坡,望你单薄身影。”




“原来那便是诀别,只是你我皆为那梦中人。”




“点不醒的愚拙,也不愿遭点醒。”

S

对叛逆的叛逆-以作品炸其他群体

由于我之前已经取得了TAG学的奥义,所以我在思考,有什麽作品长期对并非ACG爱好者群体进行炸关键字的行为,目前想到的就是以下的作品: 


网球王子:又称杀人网球,长期连载,并且裡面对于网球充满了超现实的描述,导致正常网球爱好者不忍直视。 


黑子的篮球:我见过叫黑子的烂球的,跟上面一个同理,打篮球的并没有办法忍受黑子的烂球,我不打篮球,但仍然无法理解为什麽篮球员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染髮,他们的存在就可以被抹杀掉。


银河英雄传说:大名鼎鼎的2D海战,即时战略玩家的惊慄作品, 一部作品就已经连续炸了硬科幻,政治,军事爱好者,真的好棒棒。 


Fate...

由于我之前已经取得了TAG学的奥义,所以我在思考,有什麽作品长期对并非ACG爱好者群体进行炸关键字的行为,目前想到的就是以下的作品: 


网球王子:又称杀人网球,长期连载,并且裡面对于网球充满了超现实的描述,导致正常网球爱好者不忍直视。 


黑子的篮球:我见过叫黑子的烂球的,跟上面一个同理,打篮球的并没有办法忍受黑子的烂球,我不打篮球,但仍然无法理解为什麽篮球员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染髮,他们的存在就可以被抹杀掉。


银河英雄传说:大名鼎鼎的2D海战,即时战略玩家的惊慄作品, 一部作品就已经连续炸了硬科幻,政治,军事爱好者,真的好棒棒。 


Fate: 历史宅最恐怖的噩梦。 


新世纪福音战士:对于宗教历史这方面有点涵养的都知道……


文豪野犬 :什么叫做人间失格?这个作者就是人间失格。


出现这样的现象的原因是创作者在创作商业作品并且大肆宣传的时候,完全没有为其他群体考虑过写出这样的东西并且加入高强度的商业宣传会不会影响其他群体的人士的感受。他们想要用一个肤浅的方式消费其它群体的内涵,然后又觉得自己提及了就高大上了。


如果是一些和现实中完全无关的主题,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当有人批判他们这些行为的时候,部份的ACG爱好者就会指责对方 「 为什麽诋毁他们心爱的东西」,但实际上他们完全没有为其他群体考虑过。以黑子的篮球为例,如果有人同时爱好篮球以及ACG,也会迴避这种作品,因为他们心底裡知道到底什麽是更好的东西。 当然这个并不只是改名的问题,例如 「猎人」虽然名称叫做 「hunter X hunter」,但是他一早就会告诉你他的那个猎人并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猎人,减少现实生活中的猎人的踩雷风险。 


炸了就炸了,绝大多数人对于这样的事情都是默默忍受,但是当有人试图把影评区变成一个只能够赞好,不能够批评这样的现象的地方,那就是鹊巢鸠佔并且心理变态。


007

你相信缘分吗,有些人,看似对你很好,其结果是只有他自己好了,你不好了,这样的人,在你的生命中,便不能再出现,因为他是和你不合适的人,如果她是你的朋友,请你远离她,如果是你的亲人,就算你很爱他,也请保持距离,因为你们在一起只能给你带来伤害

你相信缘分吗,有些人,看似对你很好,其结果是只有他自己好了,你不好了,这样的人,在你的生命中,便不能再出现,因为他是和你不合适的人,如果她是你的朋友,请你远离她,如果是你的亲人,就算你很爱他,也请保持距离,因为你们在一起只能给你带来伤害

玩的就是心跳

补天裂

我有一件瓷器,青翠绿色中飞舞着水波纹般的金丝,它原本完好无缺,后来,它碎了。


那时我还小,战乱时分,父亲被抓走的那一天,家里所有的东西碎了一地,母亲呕血而亡,从此我只有一件带着血的瓷器。


我这辈子都在寻找,希望有人能补上它,如同补上我破碎的心,这是我的愿望。


我问匠人,匠人道,碎了就是碎了,成灰成沫是它的归宿,再也补不成。


我问打更人,打更人道,竟然不知道再买一个新的,为了一件带血的破瓷器,值得吗?


我问路边的孩童,孩童丢石以笑,称我是疯子。


我问庙里的神佛,神佛不管人间事,闭口不言。


......


我找啊找,多年过去了却总是找不到,我也觉得不值...

我有一件瓷器,青翠绿色中飞舞着水波纹般的金丝,它原本完好无缺,后来,它碎了。


那时我还小,战乱时分,父亲被抓走的那一天,家里所有的东西碎了一地,母亲呕血而亡,从此我只有一件带着血的瓷器。


我这辈子都在寻找,希望有人能补上它,如同补上我破碎的心,这是我的愿望。


我问匠人,匠人道,碎了就是碎了,成灰成沫是它的归宿,再也补不成。


我问打更人,打更人道,竟然不知道再买一个新的,为了一件带血的破瓷器,值得吗?


我问路边的孩童,孩童丢石以笑,称我是疯子。


我问庙里的神佛,神佛不管人间事,闭口不言。


......


我找啊找,多年过去了却总是找不到,我也觉得不值,可再也无法回头。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说自己没有脸的人,我问他原因。


他道自己前半生做了太多坏事,没脸见人,身入浮萍,漂泊人间。


我问,你能帮我补上瓷器吗?


他说,好。


他看着老旧失色,带着血几乎已经看不出本色的瓷器碎片,伸手在纸上挥笔涂抹,一件青翠欲滴,金丝作伴的瓷器直直地闯进了我的眼里,撞在我心上,他竟然画出了它最初的样子。


他眼底带着笑意看着我,那一瞬间,时光近乎倒流,竟和父母生前笑着看我的样子一模一样,我忽然泪湿眼底。


他说,破碎的不能补全,只要记得最初的样子,它就一直在。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他陪我坐在柳树下,柳叶簌簌抖动,轻絮满天飞扬。他陪我站在三月的断桥边,望一江春水流向天际,残阳如血,笼罩全身。他陪我埋葬了带着血的瓷器碎片,如同放下一段经久不变,重若磐石的执念和悲伤。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有一天他说听闻搬重若泰斗的大山可洗去罪孽,重新做一回人,天下人间,搬山为人。


小舟从此过,江海寄余生,珍重。


他是笑着说的。


我听到衣袖在风中凌厉的挥动声,他大概是笑着一抱拳,对我做了个揖道别。


我说,你走吧。


脚步声远去的一霎那,我泪如雨下。


也就在那一霎那,我的神智一片清明,这么多年来都是空荡荡的心,突然沉甸甸地回到了它原来的地方,好像被补上了一样。


我这辈子都在寻找,我想找到一个陪我看江南春江繁花盛开风光,坐在河边听风吹过柳叶声音,明月当空处听远方归雁划过屋顶的人。


这个人我已经找到了,可我还在等他回来。

jy-

寂寞花丛中的男人

我的生活,是每天与不同的女人做爱。

但我不因此感到快乐,当然也不悲伤。

我喜欢做完后我躺在她们怀里,她们轻轻摸我的头,玩弄我的胡子。她们是谁并不重要。

当然,作为回报,我也会付给她们钱。

她们中,有胖的、瘦的,高的和矮的。喜欢主动的,也有被动的...

我开了一家唱片店,日复一日的工作。下班回家,感觉很疲劳我就睡觉。有时候便洗个澡,出门见她们。这是我的生活,没有社交没有应酬。

我讨厌人多的地方,他们虚伪奉承的嘴脸让我恶心。

还是女人好,哦不,女人的身体好。

是温暖的,是让我感觉唯一真实的。

有Amy、娜娜、柏玲等等等

我也记不太清了,我一般不怎么喊她们名字。

我觉得我已习惯...

我的生活,是每天与不同的女人做爱。

但我不因此感到快乐,当然也不悲伤。

我喜欢做完后我躺在她们怀里,她们轻轻摸我的头,玩弄我的胡子。她们是谁并不重要。

当然,作为回报,我也会付给她们钱。

她们中,有胖的、瘦的,高的和矮的。喜欢主动的,也有被动的...

我开了一家唱片店,日复一日的工作。下班回家,感觉很疲劳我就睡觉。有时候便洗个澡,出门见她们。这是我的生活,没有社交没有应酬。

我讨厌人多的地方,他们虚伪奉承的嘴脸让我恶心。

还是女人好,哦不,女人的身体好。

是温暖的,是让我感觉唯一真实的。

有Amy、娜娜、柏玲等等等

我也记不太清了,我一般不怎么喊她们名字。

我觉得我已习惯这种生活方式。我深陷其中。

直到我遇见阿楚。

她来我店里买唱片。我一眼注意到她。棕色的卷发,穿了一件黑裙子。

我们经常一起听音乐,喝咖啡,聊天。

倚靠着看月亮。

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她在夜色朦胧中,爬到我身上。她喜欢用她的手摸着我的脸:“看着我,k,看着我,你看到我了吗?”

“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

“你。”

“不,你看到爱,你因为爱我,所以我们这样快活,如果不爱,那将是虚无的。”

“我看到爱。”

我们气喘吁吁,相融在一起。

她是我,我是她。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只有她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她不敢相信我没吃过冰淇淋。我说我不喜欢,她笑嘻嘻的塞在我手上。

她带我去坐船,去吃各种各样古怪的食物,去桥上坐。

我喜欢她的笑,她每次笑都露齿,笑的脸都变形了似的,但是又十分自然。我记得她在阳光下笑,在月光下笑。风吹过她的卷发,在我心里荡起一层层涟漪。

她很糊涂,但有时候又很明白。

有一次我竟然忘记了,做爱完后,习惯性的掏出钱。

我的手在半空中悬着,有点发抖。

她愣住了,看着我手里的钱,傻傻的笑了。没一会笑着笑着就哭了。她的眼泪流出来,我感觉心里的涟漪激起浪花,凶猛地拍打。

我有点手无足措,只得抱住她。

她靠在我怀里,说:“我不该靠近你这样的男人。”

然后她穿上衣服走了。

一个星期。我很想她,于是我去找她。

“阿楚,我不能忘和你看过的月光,你的笑,你带给我的快感。只有你,这几天我和别的女人做爱,完全不一样,你知道吗,以前本来让我感觉满足的东西。”

她靠在我怀里。没有说话。

我带她进入我的生活,她搬进来和我一起住,白天我们一起在店里。夜晚一起听歌吃饭,睡觉。

我会搂着她睡。可是我不安,我总是不安。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我真的不安。

我经常在半夜睡不着,醒来,独自在客厅沙发上抽烟。

浪子总不能知道自己要什么,在等什么。他的心永远飘飘荡荡。

他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藏着什么,是黑是白。

他渴望爱,又会因为别人闯进他自己的世界而恐惧不安。

他永远不能靠岸。

一天我看到她在电视上看一对恋人结婚。她流下眼泪。捂住脸偷偷哭。

三个月后,我和她分开,我回到了那些女人的怀抱。

她们喜欢轻轻摸我的头,玩弄我的胡子。

她们是谁,不重要。

海仍是海

多少确定和多少怀疑。我至今看不明白。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眼里装满星辰大海。

他是命运之手,将我拖出无底深渊。

他是生命之火,足以点燃我整个人生。

可后来我才知道,美酒混血,又醉又痛。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多少确定和多少怀疑。我至今看不明白。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眼里装满星辰大海。

他是命运之手,将我拖出无底深渊。

他是生命之火,足以点燃我整个人生。

可后来我才知道,美酒混血,又醉又痛。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呼正林「镜缘斋」

伊州三台(初心不变)〖8-010〗【原创】


『鏡緣齋.詩詞/第八卷』伊州三台(初心不变)〖8-010〗


伊州三台  初心不变

作者:呼正林


往昔时日如烟,故事迷离续延。

多少旧豪言,影绰绰、或于梦边。


到头无语人闲,须臾初心依然。

不尽是春蚕,蜡烛灰、泪滴正干。


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于北京『镜缘斋』


【附录一】《伊州三台》词谱

一、词谱简介:

按,唐有《宫中三台》、《江南三台》等曲,此云伊州者,亦本唐曲,取边地为名也。《三台》皆用六字成句,观赵师侠词,前后起两句,亦作六言,犹沿唐人旧体。若两结摊破六字二句,为五字一句、七字一句,则新...


『鏡緣齋.詩詞/第八卷』伊州三台(初心不变)〖8-010〗

 

伊州三台  初心不变

作者:呼正林

 

往昔时日如烟,故事迷离续延。

多少旧豪言,影绰绰、或于梦边。

 

到头无语人闲,须臾初心依然。

不尽是春蚕,蜡烛灰、泪滴正干。


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于北京『镜缘斋』

 

【附录一】《伊州三台》词谱

一、词谱简介:

按,唐有《宫中三台》、《江南三台》等曲,此云伊州者,亦本唐曲,取边地为名也。《三台》皆用六字成句,观赵师侠词,前后起两句,亦作六言,犹沿唐人旧体。若两结摊破六字二句,为五字一句、七字一句,则新声矣,故另编一体。

二、词谱格式

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四平韵。

●○○●○△,●●○○●△。○●●○△,●○○、●○●△。

●○○●○△,●●○○●△。●●●○△,●○○、●○●△。

例词、赵师侠

桂花移自云岩,更被灵砂染丹。清露湿酡颜,醉乘风、下临世间。

素娥襟韵萧闲,不与群芳并看。蔌蔌绛绡单,觉身轻、梦回广寒。

《康熙词谱》:此调见金元曲子,注正宫,平仄一定,填者宜遵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