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手七日挑战

2浏览    1参与
离歌鸽鸽搁嗝

【写手七日挑战】【鹰藤】梦影

#和粥粥 @鸽羽炖粥 的写手七年(?)挑战!#


#我知道,咕咕咕咕咕#


#这边的主题是以甜甜的结尾话写一篇虐文#


#不知道算不算虐呢#


#超——期待粥粥的!#


#ooc我的,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最后一句,盗文的火葬场给你打电话问你妈要几分熟ok吗?#


外面还很潮湿,雨后的营地空气格外清新,群星之战后雷族恢复的不错,在又一次被丰富的猎物堆填满肚子后,藤池走到武士巢穴外,梳理着自己的毛发。

小百合和小种子在潮湿温暖的泥土地上滚作一团,她们的母亲慈爱的看着她们,两个小毛球扑向母亲毛茸茸的尾巴, 栗尾将尾巴收拢到爪前,转眼看着两个天真无邪...

#和粥粥 @鸽羽炖粥 的写手七年(?)挑战!#


#我知道,咕咕咕咕咕#


#这边的主题是以甜甜的结尾话写一篇虐文#


#不知道算不算虐呢#


#超——期待粥粥的!#


#ooc我的,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最后一句,盗文的火葬场给你打电话问你妈要几分熟ok吗?#


外面还很潮湿,雨后的营地空气格外清新,群星之战后雷族恢复的不错,在又一次被丰富的猎物堆填满肚子后,藤池走到武士巢穴外,梳理着自己的毛发。

小百合和小种子在潮湿温暖的泥土地上滚作一团,她们的母亲慈爱的看着她们,两个小毛球扑向母亲毛茸茸的尾巴, 栗尾将尾巴收拢到爪前,转眼看着两个天真无邪的小猫扭打在一起,招呼着他们回育婴室。

黑莓星带着雷族学徒出去捕猎了,此时正一脸骄傲地往回走,新鲜猎物的味道充斥在藤池的鼻腔中,但她已经吃饱了。

梳洗一番后,她盯着脚掌上几乎愈合的伤口——那是群星之战时留下的,现在已经结痂。但仍承载着痛苦与骄傲。

不想多想,藤池慢慢踱回了武士巢穴。里面干燥又温暖,天色渐暗,参加了巡逻的藤池有些许疲惫,她蜷缩在自己的褥铺上,阖上了眼。


蕨毛钻进了育婴室,因为小百合和小种子正在兴奋的叫着,黑莓星在学徒巢穴前夸奖着学徒们,这一定另他们骄傲极了。

但藤池仅仅是偷听着,又或者说是这些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自群星之战后,她内心就有种奇怪的烦躁与不安,挥之不去。


睁眼,阖眼。满脑子都是高大棕色虎斑猫带着蔑视与仇恨的眼神,还有那化为虚无前看向自己那转瞬即逝的奇怪神情,一直让藤池理解不能。


鹰霜。


这个名字她这辈子都会记得,而且永远不会忘。就像湖水中被投入的石子,即便石子永远不会自己浮上来,但仍是这纯净天堂里的唯一一块污点,压盖禁锢着细小微生物,既不会举足轻重,又让人无计可施。

藤池强迫自己不再去回忆当时的场景,她已经决定要彻彻底底把鹰霜忘掉,一遍遍对着自己进行着睡觉的命令,放空的大脑让她昏昏沉沉,一步就踏入她所期待的黑暗中。


梦中并没有藤池担忧的出现黑森林的场景,一片阳光温暖,花香阵阵不腻而悠然萦绕,以至于有那刹那,藤池以为自己已经身在星族。


柔嫩爪垫踩在草坪上的声音轻巧愉悦,藤池躲在一棵树后,来者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但又不像幼猫的那么单纯浓烈。


熟悉又陌生的味道钻进藤池的鼻孔,一道银色的身影从她面前走过,却连一眼也不看她。


藤池愕然不已,在她眼前的,分明就是自己——又或者说是少时的藤池,再或者说,那小猫就是常春藤爪。

小猫身上充满着好奇与活力,对于梦中的事物模糊不清但又一心想探索这个新世界,她瘦如松貂,皮毛下还是仍未经过训练的松软肌腱,这让藤池感慨又怀念,往日悠闲自在,对营地外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小学徒生活勾起了她的浓浓怀念。


常春藤爪正好奇的盯着草从中飞过的蝴蝶,皮毛蹭过翠绿的草叶将低矮草坪踏出了一道无形的道路。

“运气可真差。”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藤池一时忘记呼吸,憋的胸口生疼,虎背熊腰的英俊虎斑猫正坐在草地上,冰蓝色的眼睛中是满满的温柔。

当年的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梦中的鹰霜与常春藤爪已经开始了她熟悉的交流——这是藤池永远忘不了的画面,她与他的老师,她曾以为的战友,她爱过的猫初识的画面。

常春藤爪学着鹰霜教的看起来像是捕鱼的姿势,叼了满嘴的苦叶子,藤池看着有点想笑,但却似乎无法笑出来。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来自地狱的恶魔温柔地庇护与怂恿着无知的天使,等她自己堕入无尽深渊,等她恍然醒悟时,她早已是个有着尖锐翅膀的恶魔

可现在恶魔死了,天使还是天使。

天使不再有恶魔了。


藤池转过身,她知道,天要亮了。

依依不舍地回过头,小学徒与黑森林猫正在进行着最后的问候

“我叫常春藤爪,你呢?”

“鹰霜。”


不舍,依恋,还有几丝嫉妒充斥在藤池的心间。


她恨极了鹰霜,但她又放不下他。

他消失在黑莓掌爪下时,她冷眼旁观,但早已悲伤的撕心裂肺。

这一消失,便是再也不见了。

藤池怀疑过,自己以后会不会因为帮助过黑森林,而不被星族所接受。

她甚至向往着,若是她被赶入了无星之地,是不是就可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这也未必是一桩坏事。

但现在她认为,如果她来到了无星之地,走着他曾经走过的路,爬着他曾经爬过的树木。

但他却不在了。

是不是,不值得呢。


她转头在草地上狂奔着,企图远离身后的回忆。

“鹰霜,我恨你。”

“鹰霜,别丢下我一个人。”

“鹰霜,我终究还是没有亲手杀死你。”

“鹰霜,我爱你。”


和煦的阳光照进了巢穴,藤池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在褥铺上磨了磨爪子。

黑莓星已经开始安排巡逻队,藤池走出巢穴:“我也参加吧。”

黑莓星对她点了点头:“那松鼠飞领队,黄蜂条,蕨毛,藤池——顺便带上樱桃爪,回来时如果碰上捕猎队告诉他们不要去尝试在蛇岩上溜冰。”

藤池的胡须抽了抽,又甩了甩头,发誓不再去回想关于他的一切了

该忘的,是时候忘掉了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