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手接龙

82浏览    3参与
Rowena-不会让你们幸福的

【刀剑乱舞】那什么的诅咒信啊【二】

是群内接龙的产物,这里是第二棒。


刚才复查发现漏发了一段……然鹅已经太迟了……


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确信】


【第二棒】:


审神者整晚都在查询那封不详信件的来源。尽管有长谷部作为近侍从旁协助,两人依然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寄来的信。

“主上请先休息吧,”长谷部看了看窗外已经发亮的天空,“身体为重,我去拿些热饮来。”

“那就麻烦你了。”审神者放下平板,放松身体在榻榻米上躺下来,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主命在身,这是我的职责。”长谷部笑着微微鞠了一躬,走出了房间。


“啊……真讨厌。”审神者睁开双眼,伸手拿起桌子上装在透明保鲜袋里的、导致了她一整天的不幸的诅咒信。她已经用胶带和面...

是群内接龙的产物,这里是第二棒。


刚才复查发现漏发了一段……然鹅已经太迟了……


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确信】


【第二棒】:


审神者整晚都在查询那封不详信件的来源。尽管有长谷部作为近侍从旁协助,两人依然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寄来的信。

“主上请先休息吧,”长谷部看了看窗外已经发亮的天空,“身体为重,我去拿些热饮来。”

“那就麻烦你了。”审神者放下平板,放松身体在榻榻米上躺下来,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主命在身,这是我的职责。”长谷部笑着微微鞠了一躬,走出了房间。


“啊……真讨厌。”审神者睁开双眼,伸手拿起桌子上装在透明保鲜袋里的、导致了她一整天的不幸的诅咒信。她已经用胶带和面粉把整封信都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遍,既没有指纹也没有署名,文字是以秀正的笔锋写下的,只有一行而已。


【愿所有的不幸 都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切,无聊。”审神者隔着透明的保鲜袋看着那行字,随手将信扔到一边,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打算去换上寝衣。


“主上!!!”


拉门“咣”地一声拉开了,长谷部站在门外。他几步冲到还处在莫名其妙状态的审神者旁,将一封白色的信件送到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接过信件拆开,信纸上用有些稚嫩的笔迹写着一句话。


【愿所有的不幸 都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


诅咒信风波并没有消停。自那两封信之后,第三封,第四封一次次在各种时间出现在本丸的各个角落。有时被畑当番的刀剑捡到,有时被清扫当番的刀剑找出来,还有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喝茶的平安刀们的茶点盘子下。最过分的一次是歌仙掀开蒸锅锅盖,一封信安然地贴在锅盖背面。每天一封,不同的字迹,但每次都只有那一句话。


“愿所有的不幸、都会降临在你的身上……”大广间里十几封字迹完全不同、有些甚至像鬼画符的诅咒信一字排开,审神者魔怔地看着那些白花花的信纸喃喃自语。


“主君,清醒一点。”今日近侍笑面青江将文书放在审神者手边,“文件是不会把自己写完的。”

“你可不可以像平时一样说话……”

“啊呀,这么想听到我的声音吗?”

“好多了,谢谢。”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伸手去够自己惯用的钢笔。自从第五封诅咒信开始,审神者的办公空间就被挪到了大广间里以便刀剑男子们能更好地保护她。


与此同时,她偶尔摸鱼的最后一点机会也被剥削掉了。


“那、那个,主君大人……”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出现在走廊上。

“啊,怎么了?”

“9732866……4664号本丸的主君、过来拜访您了……”少年一边怯生生地说着,一边低头看了几眼袖子里的小抄。


97328664664号本丸,简称隔壁本丸。审神者是一位温柔严谨的大姐姐,在审神者刚上任的时候给予了她很多帮助。


“啊,五虎退。谢谢,就放在这里吧,我自己来。”黑色长发的女性制止了少年倒茶的动作,“你最近过的不怎么顺利啊。”

她瞥了一眼地上的诅咒信,打趣着说。

“前辈……”在信赖的前辈面前,审神者有些有气无力。

“查到是谁寄的了吗?”

“查不到。我也没什么仇人啊。你说会不会是寄错地址了?”

“恨到要寄诅咒信的话,应该不会连对方的地址都不知道吧。”隔壁审神者拿起一封信展开,“再说了,以时之政府的邮寄系统,想要寄错地方都是不可能的。”

“也是……”

“这真的不是什么恶作剧吗?”隔壁审神者将信递给躺在书桌前散热的审神者,“这个字迹和我家鹤丸有些像诶。”

“鹤丸的话不应该早就叫着‘吓到你了吧——’跳出来了吗?”

“说的对呢。”隔壁审神者将信折好放回原位。

“那这样的话,会不会是给之前在这里的人?”

“嗯?可狐之助跟我说我的本丸是新建的啊?”审神者有些诧异,当初狐之助将她带来时曾跟她提过。

“然后你就信了?”

“……”

“可是,它为什么不告诉我?”审神者一骨碌爬起来。

“嘛……或许是要面子。”隔壁审神者端起茶杯,“也有可能……是想让你安心吧。”

“安心?”

“嗯,是啊。”她放下杯子,眼神有些阴暗。


“毕竟不是每个本丸……都有得善终的。”


艾特企划主页:@刀乱团子神社活动组

艾特下一棒: @有点健忘、


常胜山倒斗研究所
【庆祝#常胜山倒斗研究所#第一...

【庆祝#常胜山倒斗研究所#第一次搞事圆满结束】

【随机CP三梗写手接龙活动】


身为鬼吹灯圈第一冷CP的爱好者们,为了鹧鸪哨和陈玉楼(在同人作品中)的幸福,以及同好们的粮食,本研究所光荣成立!


校园paro极其不正经!极其放飞!OOC有!


本次参与接龙的人员:

豆二 @豆_烟青荼白 

阿羽 @阿羽是光 

茄子 @破笔封一年 

傅晔 @傅晔 

珺珺 @玉燕子哇 


【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活动,想要继续围观可订阅tag:常胜山倒斗研究所】

【庆祝#常胜山倒斗研究所#第一次搞事圆满结束】

【随机CP三梗写手接龙活动】


身为鬼吹灯圈第一冷CP的爱好者们,为了鹧鸪哨和陈玉楼(在同人作品中)的幸福,以及同好们的粮食,本研究所光荣成立!


校园paro极其不正经!极其放飞!OOC有!



本次参与接龙的人员:

豆二 @豆_烟青荼白 

阿羽 @阿羽是光 

茄子 @破笔封一年 

傅晔 @傅晔 

珺珺 @玉燕子哇 


【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活动,想要继续围观可订阅tag:常胜山倒斗研究所】

Aluce

【兼堀文手接龙】雨

 之前接龙时候写的文,主题是雨~存个档w

完整版】我是第三棒,感想收最后qwq


[第三棒 Aluce]


       “兼先生……?”

       冰凉的雨水顺着伞面滑进了和泉守的脖颈,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那个身影的出现,确确实实让他心慌了起来。

       堀川看着面前被雨水淋透的男人,踉跄着后退几步,砰地撞上身后的玻璃门。


 之前接龙时候写的文,主题是雨~存个档w

完整版】我是第三棒,感想收最后qwq


[第三棒 Aluce]

 

       “兼先生……?”

       冰凉的雨水顺着伞面滑进了和泉守的脖颈,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那个身影的出现,确确实实让他心慌了起来。

       堀川看着面前被雨水淋透的男人,踉跄着后退几步,砰地撞上身后的玻璃门。

       “喂,是国广吧?是吧!”他不顾对方惊讶与恐惧的神情,冲上前一把抓住堀川瘦弱的肩膀,近乎疯狂地摇晃他。

       “等、等一下……”

       “喂!放开他!”

       和泉守从马路对面跑过来,用力将那个和自己一样高的家伙拽开,护在了堀川的前面。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和泉守压低声音,紧盯着对方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他的想法证实了,却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兼先生……有两个……?”堀川从和泉守的身后探出头,仔细地打量着对面这个所谓的“兼先生”。

       狼狈。堀川只能想到这一个形容词。明明是一样的面容,却带着厚厚的倦意,眼神无光,满是焦急与疲惫。本应柔顺的长发乱糟糟的顺着雨水黏在一起,鬓边的辫子也松开了一大截。身上的衣服不是现世的服装,甚至还带着护具沾着泥水,湿透了的深红色慢慢殷开,落在水洼里又化开来,好似从未存在。

       那不是他上衣的颜色,是血的颜色。

       如果说令他震惊的是另一个和泉守兼定的出现的话,那么他浑身流淌的血色就是堀川恐惧的来源。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光景。

       “我……梦到过。”

       那是同样的一个大雨倾盆之日,不知是因为天气还是什么,视线相当昏暗模糊,并且处在一个和地面相近的视角。面前好像有什么人在战斗,兵器相交的的声音刺激着他的鼓膜。他定睛想要看清那个和发着蓝光的怪物战斗的暗红色身影,然而眼皮却不争气地一次又一次垂落下来。身体死沉沉的,一动也动不了,拼尽全力向着那个身影伸出右手,却只能任凭视野完全变暗。

       最后留在堀川脑海中的,只有远处依旧挥舞长刀那抹暗红,以及上方比自己右臂带过来的浅葱色羽织还要明艳的蓝色。

       “国广?你没事吧?”

       和泉守的声音把堀川从回忆中拉回来,堀川满脸惨白地笑着应了一句,声调难以掩饰地颤抖。

       “国广你梦到了什么?!”另一个和泉守显得相当激动,在确认了一下这边的和泉守的眼神之后,堀川把自己那天的梦境一五一十地描述了出来。

       “然后呢?”

       “……到这里就没有了。本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而已,因为以前也梦到过那个姿态的兼先生,但是一直都是很平常的梦。”

       “以前也有梦到过?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边的和泉守突然紧张起来,把堀川吓了一跳。

       “因、因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梦啦……而且有些内容……嗯……稍微有点不好意思讲呢……”堀川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羞涩地偏过头,低声说道。不过泛红的脸颊倒是缓和了不少刚刚的惨白。

       “啧,早点说出来不就好了,还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呢。”

       “诶?”

       关于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和泉守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两边一直都相安无事,身边的堀川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所以就一直当做心底的秘密,没打算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吗,身上的血是谁的?”和泉守对着另一个自己说道。

       “不是我的,”另一个和泉守靠在玻璃上,调整了一下呼吸接着说,“在战斗中遇到了检非违使,国广受了重伤我就让他在一旁休息,但是战斗结束的时候国广却不见了……”

       “对上了……”

       “但是当时雨势过大,冲淡了地上的血迹,满是积水也看不清脚印,不记得什么时候就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

       “喂国广!”疲惫的陈述被强行打断,现世的和泉守转身扶住满脸痛苦、只能紧紧抓着他的衬衫来保持平衡的堀川。

       “头……好疼,要裂开了……呜……”

       “国广!!”两个和泉守同时扶住晕倒的堀川国广,一个赶紧蹲下背起了堀川已经瘫软的身躯,另一个则会意地接过了他手中的伞。

       这种情况再去坐电车是不可能了,现世的和泉守迅速叫了一辆出租车,那边的就帮着把堀川送到后座上。平稳地安放好依旧满脸痛苦的堀川以后,和泉守看着另一个乱七八糟的自己,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让他也坐了后座,自己则进了副驾驶。

       “好好照看啊。”

       “交给我吧。”因为是同为和泉守兼定,默契总会比双子还要令人放心。

       出租车冲进雨幕,像是毫无阻挡一般向着和泉守家的方向奔去。

       雨水浇打在车顶与窗户上的声音,令一切都变得急躁了起来。

       同时也掩盖住了昏迷之人微弱的呼唤。

       “兼先……我……在,这里啊……”

 


————————————

啊刚收到前两棒的时候真的超心慌(,这是要NTR的节奏啊你们hhhh

嗯所以本着再虐不过NTR的原则,强行把剧情扳到这样一个奇怪的走向真是对不起quq,而且我这个爆字量……虽然描写的很精简了还是相当了两棒的文字量(捂脸),其实要是放开了写的话,把这个世界观再稍微完善一点的话,嗯……ry((

其实也有想过要不要是鹤丸姥爷恶作剧什么的这样的搞笑走向,但是发现我完全圆不过来所以放弃了_(:з」∠)_

不过最后还能玩起梗吃到肉真是不能更开心(笑

感谢组织&催稿的时序、参与的大家、还有看到这里的你w

那么,下次再一起玩吧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