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摘

33.7万浏览    40897参与
萌耳

摘自 陶立夏《此刻的温柔》

马塞尔·普鲁斯特曾说:“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


以前的写作者是很好辨认的,他们右手中指有茧,有时还染着墨水或圆珠笔油的痕迹,不是忘了洗手,是实在很难洗掉。这点痕迹让写作者成为手艺人中的一员,享受用劳作换取成绩的自足和骄傲。


有些答案并不在这幢灰色的高楼里,有些心也注定不在。既然可以远行,为什么不去远方?

中耳炎引发耳膜破裂……当深度成为不太可能的事,那么高度就是另一个选择。

“其实并没有远方这回事。”麦克说:“我们的心可以装下整个宇宙。”

已经走过那片五光十色,可以专心面对内心的黑暗与光亮。或...

马塞尔·普鲁斯特曾说:“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


以前的写作者是很好辨认的,他们右手中指有茧,有时还染着墨水或圆珠笔油的痕迹,不是忘了洗手,是实在很难洗掉。这点痕迹让写作者成为手艺人中的一员,享受用劳作换取成绩的自足和骄傲。


有些答案并不在这幢灰色的高楼里,有些心也注定不在。既然可以远行,为什么不去远方?

中耳炎引发耳膜破裂……当深度成为不太可能的事,那么高度就是另一个选择。

“其实并没有远方这回事。”麦克说:“我们的心可以装下整个宇宙。”

已经走过那片五光十色,可以专心面对内心的黑暗与光亮。或许我们的幸福并不是来自各种关系的维持,甚至不是来自华服与美食,而是从内心对自我的肯定。


一个性格分明的人的内心世界,会生成包裹在他四周的氛围,比他的穿着打扮更影响他人的观感印象。

物质有麻醉作用,掩盖生活中各种压力与不快的同时,麻醉了感官本身。


“鸟不来怎么办?”我问。

“窝搭好了,鸟就会来。它们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她抬头告诉我。

我发现四岁的智慧已经完全懂得那句“对你从不奢求,所以我从来都自由”。

比起无法抵达的灯影繁华,我更喜欢这些具体的快乐。


拥有过,你才能确定地说,这不是我要的。


上午做饭前,你会闻到新鲜切开的蔬菜、正呼吸的面粉、窗外的河流、院子里新开的芍药、远处油菜花盛开的田野。什么都清淡平和,什么都有生长的余地。


之所以偏爱蘑菇汤,是因为蘑菇汤炖的时候,随着咕噜咕噜的声响,会散发森林中湿润泥土的味道,整个房间就如同森林一样,温暖潮湿,让人可以暂时忘记窗外阴冷的冬天。我也喜欢冬笋切开时候的味道。很多蔬菜在准备时带来的愉悦感就已经让我满足,对吃起来的口感,反而没有那么热衷。又到了可以在蘑菇汤里放冬笋的季节,真是双倍的愉悦!


并不是太多的物质让我们肉身沉重,是我们对物质的贪恋和执着让我们的肉身沉重。


大家隐约会想起彼此的存在就行。


在沙漠里你不能浪费水,有限的生命里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人云亦云的价值观上。


那些平静之中留在你生命里的,就是你想要的,也是真正属于你的。


要么你跟我走,要么你坚定地等我归来。


(萨冈说)我们是那类人,跳舞的人。


辗转反侧。但很多事,你必须做过才有放弃的资格,很多东西你得先拥有过,才能十分确定地说:这不是我要的。


我们的人生都像是被剧透的戏,但悲观的人反而笑得大声。


我觉得,不用生活在别处,我们只要生活在文字中,就很好。


太胆怯了。

崔茹中国画
金槍魚罐

还是给我一朵云吧,擦去晴朗的时间,我的眼睛需要泪水,我的太阳需要安眠。

——顾城《土地是弯曲的》


还是给我一朵云吧,擦去晴朗的时间,我的眼睛需要泪水,我的太阳需要安眠。

——顾城《土地是弯曲的》


你好张鑫楷
从一天个子到半天四个字

从一天个子到半天四个字

从一天个子到半天四个字

只鸟
我家离这里有三个街区,我悠闲地...

我家离这里有三个街区,我悠闲地溜达回去。窗口有一盏灯光,我刚走近就熄灭了。我明白过来之后,立刻加紧了脚步。博尔赫斯,我又把插在马甲左腋窝下的那把锋利的短刀抽出来,端详了一番,那把刀跟新的一样,精光锃亮,清清白白,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


我家离这里有三个街区,我悠闲地溜达回去。窗口有一盏灯光,我刚走近就熄灭了。我明白过来之后,立刻加紧了脚步。博尔赫斯,我又把插在马甲左腋窝下的那把锋利的短刀抽出来,端详了一番,那把刀跟新的一样,精光锃亮,清清白白,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

                                        ——博尔赫斯

忏悔录

在三十年前的文学界,上帝是最为流行的内容。信仰上帝是好的传统,新闻记者们总是用上帝来修饰一个词句或是平衡一个句子,就后上帝就不流行了(很奇怪的,和板球与啤酒同时),而牧羊神又此起了。在上百部小说里,草地上都留下了他那蹄印;诗人会看见他在制昏时分潜行在伦敦的公共地上,萨里郡和新英格兰的女文学家,这此工业时代的女神们,不可思议地在他粗野的拥抱中献出了她们的童贞,从精神上,她们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可是牧羊神也过时了,现在美开始流行起来。人们会在一句短语、 一条大比目鱼、一条狗、某一天、一幅画、一个动作、一条裙子中见到这个字眼。 年轻的女人们成群结队,每个人都写了非常有前途的展现出她们才能的小说,她...

在三十年前的文学界,上帝是最为流行的内容。信仰上帝是好的传统,新闻记者们总是用上帝来修饰一个词句或是平衡一个句子,就后上帝就不流行了(很奇怪的,和板球与啤酒同时),而牧羊神又此起了。在上百部小说里,草地上都留下了他那蹄印;诗人会看见他在制昏时分潜行在伦敦的公共地上,萨里郡和新英格兰的女文学家,这此工业时代的女神们,不可思议地在他粗野的拥抱中献出了她们的童贞,从精神上,她们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可是牧羊神也过时了,现在美开始流行起来。人们会在一句短语、 一条大比目鱼、一条狗、某一天、一幅画、一个动作、一条裙子中见到这个字眼。 年轻的女人们成群结队,每个人都写了非常有前途的展现出她们才能的小说,她们闲聊时不断地以各种方式谈论着美,或是隐晦或是调皮,或是强烈或是迷人;而年轻的男人们,有些是刚从牛津出来,但还在追求着牛津所带来的荣耀的人,他们在周刊中告诉我们们应该去欣赏艺术、生命和宇宙,但也会粗心大意地把美这个词扔进本已拥挤不堪的文字中去,可怜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天哪,他们真是把这个词用苦了。理想有着各种各样的名字,而美只是其中一种。我怀疑这种喧闹仅仅是那些无法适应这个充满机器的英雄世界的人所发出的悲鸣,我也怀疑这种对于美的热爱——我们这个不惹眼的时代的 “小耐尔”——仅仅是多愁善感而已。也许下一代人对生活的压力更为适应了,不会再通过逃离现实来获取灵感,而是从热切的接受现实中寻找灵感。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像我一样,但是我意识到我并不能长时间的去思考美。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济慈所作的《恩底弥翁》的第一行让我更不能同意的了。当美的事物给我带来它情感的魔力时,我的思绪瞬间开始游荡;当人们告诉我他们可以兴趣盎然地欣赏某个风景或者某幅画几个小时的时候,我是不轻易相信的。美是让人忘形的,就像饥饿一样简单。它真的没什么可说的。它就像玫瑰的香味一样:你可以闻到它,仅此而已已。这就是为什么对于艺术的评论是无聊的,除非它没有谈到美,那么它也没有谈到艺术。在谈到提香的《耶稣下菲图》,这个或许是世界上所有画作中拥有最纯正的美的作品的时候,所有的评论家能告诉你的只是,去看看吧。他所能说的其他的仅仅是历史,或者个人传记,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可人们会给美加上其他的东西一高尚的气质, 人类的兴趣,温柔,爱情——因为美并不能持久地使他们得到满足。美是完美的,而完美(这是人类的天性)并不能让我们保持持久的关注。那位看过《费德尔》问“这证明了什么?”的数学家并没有像人们通常所认为的那么傻。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什么佩斯敦的多利安神庙就比一杯冰啤酒更美,除非用美之外的其他东西解释。美是一个死胡同。 它像一一个山顶, 当你攀登到那里的时候,便无路可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埃尔•格列柯的作品比提香的作品更吸引我们,莎士比亚不完整的作品比拉辛完满的成就更动人。对于美,人们已经书写得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也写了一点。美是满足了人们审美本能的东西。可谁又想要被满足呢?只有笨蛋才会觉得,饱腹是和一顿盛宴一样好的。 承认吧:美其实有点讨人厌。


金槍魚罐

假如你是钟声,请把回响埋在落叶中,等明年春醒,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来,假如你是太阳,请把最后一道强光收入阳伞,等明年春醒,我将为你撑出满天绚烂。

——洛夫

假如你是钟声,请把回响埋在落叶中,等明年春醒,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来,假如你是太阳,请把最后一道强光收入阳伞,等明年春醒,我将为你撑出满天绚烂。

——洛夫

你好张鑫楷

烦恼多 抬头望天,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如意时喜欢在这种地方待着,是因为空旷的地方会缓解眼前的困惑么?那我应该换个地方。这地方还不够。

烦恼多 抬头望天,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如意时喜欢在这种地方待着,是因为空旷的地方会缓解眼前的困惑么?那我应该换个地方。这地方还不够。

喝茶去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草上。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草上。

Sou

有时候回想起来,我的整个童年,似乎就是和哈桑一起度过的某个懒洋洋的悠长夏日。

有时候回想起来,我的整个童年,似乎就是和哈桑一起度过的某个懒洋洋的悠长夏日。

William's note
谁说历史不重演? ——中国旧式...

谁说历史不重演?
        ——中国旧式家庭的历史周期律

谁说历史不重演?
        ——中国旧式家庭的历史周期律

金槍魚罐

有怪踩月而来,美如秋水,清如山河,生呆若木鸡,爱而不能忍之,甚倾之。

——《昭奚旧草》

有怪踩月而来,美如秋水,清如山河,生呆若木鸡,爱而不能忍之,甚倾之。

——《昭奚旧草》

Mademoiselle_Yolanda

伪善不如真俗,内涵败给门户。

伪善不如真俗,内涵败给门户。

浅谈辄止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

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


——中岛敦《山月记》 ​​​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

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


——中岛敦《山月记》 ​​​


MS
金槍魚罐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兰波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兰波

MS
MS
MS
霁风朗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