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淇

22280浏览    312参与
狗在西雅图

张子枫X文淇,现实向

wq——当爱情没有了年龄,性别,背景甚至是肉体。我还爱你吗?我想是的。正如被你的灵魂深深吸引一样,相信你也爱着我的灵魂,甘之如饴。

zf——她眼里的光像戈壁上的风一般刺入了我心里。带着沙子的疼痛和记忆。那时我还未意识到我们的宿命,原来我早已逃不掉了。

Wq:

2017年11月25日晚,注定不平凡。当我从黄渤老师手里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奖杯时,我正体会人生中的第一个喜极而泣。我并不是对得奖本身而喜悦,只是在这个象征着华语电影无上荣誉的舞台上,当颁奖嘉宾念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即使是事先被通知过大概率得奖,我还是控制不住了。哪怕不是我,而是我心爱的亲人,朋友或者老师此刻被念到了名字,我保证也会哭成这...

wq——当爱情没有了年龄,性别,背景甚至是肉体。我还爱你吗?我想是的。正如被你的灵魂深深吸引一样,相信你也爱着我的灵魂,甘之如饴。

zf——她眼里的光像戈壁上的风一般刺入了我心里。带着沙子的疼痛和记忆。那时我还未意识到我们的宿命,原来我早已逃不掉了。

Wq:

2017年11月25日晚,注定不平凡。当我从黄渤老师手里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奖杯时,我正体会人生中的第一个喜极而泣。我并不是对得奖本身而喜悦,只是在这个象征着华语电影无上荣誉的舞台上,当颁奖嘉宾念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即使是事先被通知过大概率得奖,我还是控制不住了。哪怕不是我,而是我心爱的亲人,朋友或者老师此刻被念到了名字,我保证也会哭成这样。那种感觉。。。大概是与他(她)和华语电影与有荣焉吧。But这种喜悦渐渐被后台记者们密集的闪光灯和话筒赶走。凌晨两点了大哥们。。。能体谅一下只有14岁还在生长发育的我好吗?还非要我单手举奖杯,知不知道它有多重?当然,这些想法只能放在心里,脸上挂着的依然是习惯性的属于我自己的官方微笑。当得到人生的第一个大奖的时候,人往往会短时间生活在一种自我营造的茫然之中。会暂时忘记看看接下来的路。于是在金马奖的两周之后,在爸妈的教导和媒体的通稿轰炸之后,我终于正式离开了那个星光熠熠的国父纪念馆,同小米和棠真告别。当然,从网上密密麻麻的安利或拉踩中,我也第一次注意到一个名字:zzf

Zf:

知道wq之前,我去看了嘉年华。在一个半小时的观影中,我不知怎么的切身的感受到了小米和小文的痛苦和导演的良苦用心。虽然还未成年,跟同龄人相比,我也算更早地进入了社会。或者说是片场这个小社会。尽管父亲一直教育我要本分踏实的演戏,在这个小社会里有的东西不是我不听不看就能不进入大脑的。同时因为作为一个演了好些年戏的演员,我比一般人更有同理心。所以在当下我除了对影片和导演的欣赏之外,对参演人员本身并没有什么关注。唯一的印象也不过是观影结束后那匆匆掠过的演员名单。 直到2017年的秋天,当第54届金马奖提名名单公布后,我终于正视了这个名字:wq。那天我好容易收工早点,回酒店后火速卸完妆就躺在床上一边刷手机,一边等外卖。几个关于金马奖的热搜蹦了出来,眼睛一瞥就看到了这样的标题:“14岁00后天才少女金马双提名”,“台湾天才演员横空出世,大陆唯张子枫可与之一战”。一阵危机感过去,我躺在床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明天大概率又会听到我爹他老人家的教导了。等一下,她居然是嘉年华里的小米?!我这才意识到在那过去一个半小时的观影里,她的演技厉害到我完全相信了那个角色以至于对小米的关注完全盖过了对演员的兴趣。我没有意识到的是,从那个秋天开始,那个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女开始进入我的事业甚至生活。我们不仅从此多次一起出现在了媒体通稿中,也以始料未及的方式深入了彼此的生活。

(未完待续)

Lili Yeah


没得灵魂,这件紫色短裙款式简洁有创意,可惜我搞不出来


没得灵魂,这件紫色短裙款式简洁有创意,可惜我搞不出来

Lili Yeah
令人惊喜的是游戏里有这双短靴,...

令人惊喜的是游戏里有这双短靴,没有包袋!气!

令人惊喜的是游戏里有这双短靴,没有包袋!气!

一根安静的软骨头

《嘉人》12月刊内页大片😎


不用调色 天生一对👩‍❤️‍💋‍👩

《嘉人》12月刊内页大片😎


不用调色 天生一对👩‍❤️‍💋‍👩

你是年少的欢喜💙

江山如畫不如你眉眼清淺

山河千秋不及你泛笑風華🍂

江山如畫不如你眉眼清淺

山河千秋不及你泛笑風華🍂

IceChic

文淇 in SAINT LAURENT Resort 2020

文淇 in SAINT LAURENT Resort 2020

EnvyRyu

20191024 电影大约在冬季音乐分享会,文淇高清生图9p,妹妹真的比几个月前看到瘦了好多!

20191024 电影大约在冬季音乐分享会,文淇高清生图9p,妹妹真的比几个月前看到瘦了好多!

mian2931

【易烊千玺文淇】【七喜】渡我(三)

北柯×真真


病娇兄妹双向救赎


东方的天才刚泛出一层白,北柯削瘦的身影微微晃着从一辆黑色保姆车上下来。


他身上还穿着宴会上的丝绒西装,只是外套被虚挂在手臂上。


褶皱的黑色衬衫扎扎实实的掖在精瘦的腰身里,像是在维持大厦将倾前的最后一丝体面。

他尽力挺直了腰,可背上绽开的皮肉不允许他有一丝的逞强。


易太太坐在沙发上还是穿着昨晚的真丝连衣裙,只是它褶皱得像一团抹布。


她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推开厚重的木门的那只纤细的手。


进了门的北柯仿佛觉得自己是一只迷途归返的雏鸟看到了为他担心而彻夜未眠的母亲。


可是他的母亲眼睛里算计总是那么熠熠闪烁,...

北柯×真真


病娇兄妹双向救赎


东方的天才刚泛出一层白,北柯削瘦的身影微微晃着从一辆黑色保姆车上下来。


他身上还穿着宴会上的丝绒西装,只是外套被虚挂在手臂上。


褶皱的黑色衬衫扎扎实实的掖在精瘦的腰身里,像是在维持大厦将倾前的最后一丝体面。

他尽力挺直了腰,可背上绽开的皮肉不允许他有一丝的逞强。


易太太坐在沙发上还是穿着昨晚的真丝连衣裙,只是它褶皱得像一团抹布。


她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推开厚重的木门的那只纤细的手。


进了门的北柯仿佛觉得自己是一只迷途归返的雏鸟看到了为他担心而彻夜未眠的母亲。


可是他的母亲眼睛里算计总是那么熠熠闪烁,她不过是焦急于知晓自己的艺术品是否贬值。


想到这北柯骤然跳动的心又骤然停止,寒意与厌恶互相攀附着顺着他的尾椎骨直冲太阳穴,让他视野出现了一团黑气什么也看不清。


他皱着眉,倒在了易太太的高跟鞋旁。


北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趴了多久。他想翻过身喘口气却发现背上更疼,伤口上黏黏腻腻的应该是被上过药了。


他侧过头发现床边睡着的真真,他轻轻地摩挲真真乌黑柔顺的头发,小心翼翼又充满眷恋。


真真噘着嘴微微偏了偏头,北柯好像恶趣味上身,又笑着刮了刮她的鼻梁。


“哥,你醒了?”

北柯咬着牙撑起身子,侧身躺着。

他看着真真欲言又止的神色,焦急又好奇的表情,在心里噯了一声。


“没我们,预想的那么糟。他是下面那个,可我又不是弯的,不过是玩了点带有艺术气息的游戏。”


真真看着北柯的眼里蓄起了水,少数源自对哥哥心疼,多数来自对自己的不齿。


北柯从真真的脖颈里拿出了那尊玉佛“真真,在我八岁那年我听说佛最慈悲,他不忍见世间疾苦,所以普渡众生。我认为他是最良善的神明,是我能抓住的最后一缕光。我想他能渡我,渡我游过漫无边际的苦海。”


真真闭上了眼,可泪水却不停地从睫毛坠落。


北柯擦掉了真真脸上的泪珠,如大提琴般的嗓音再次响起:“所以我斋戒了一个月,每日抄一份心经。然后才去万佛寺请了这尊佛。我想把所有的希望都送给我的小妹妹。我希望她的一生干干净净,痛痛快快。”

“可后来我发现,他没渡我,也没渡你,更渡不了任何人。”


北柯无意间流露出的颓唐和绝望轻而易举地死死地攫住了真真的心。


她的哥哥吃力的撑着身体,只是微微仰起的头却带起了脖子上的一条青筋。纯净的像小鹿一般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认真而诚挚。薄而翘的唇说出的磁性话语是赤裸裸的保护意味。


他的哥哥用生命践行的对自己的责任,真真感受到了痛苦。


哥哥,我根本无以为报啊。


她突然明白为什么母亲近乎变态地执着于于哥哥的艺术性。


艺术的精髓就在于脆弱与矜贵,往往是因为人类日复一日的精心的呵护和人力财力大量消耗赋予了艺术品格外的价值。


他的哥哥让人忍不住的想捧在手里呵护,可是打碎一件艺术品的快感却要高于守护。


哥哥,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玩具店不打烊

【天坑鹰猎】自调自截4p
青瓜能不能原地在一起!!!
好喜欢看他俩对手戏呜呜
好自然好可爱好养眼喔

【天坑鹰猎】自调自截4p
青瓜能不能原地在一起!!!
好喜欢看他俩对手戏呜呜
好自然好可爱好养眼喔

mian2931

【七喜】【易烊千玺文淇】渡我(二)

 


北柯×真真


病娇的双向救赎


二、


玻璃杯里的牛奶逐渐趋于平静,易太太轻拭了下未粘奶渍的唇“今天晚上要参加流华美术馆开业晚宴。”


真真放下了刀叉在那张纯真的小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知道了,妈妈。”北柯却翘起了左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


易太太那张风华不减的美人面庞开始散发出慈爱的光芒,她伸出白皙而秀美的手去抚摸北柯柔软的头发:“谁不羡慕我有一双好儿女呢。”


北柯嫌恶般的偏过了头意外的撞入了真真不甘又戏谑的眼波里。


在这个到处都是纯白的别墅里没有一个人能全身而退。


十四岁的北柯曾因为一件雕塑作品在艺术圈声名鹊起,天才艺...

 


北柯×真真


病娇的双向救赎


二、


玻璃杯里的牛奶逐渐趋于平静,易太太轻拭了下未粘奶渍的唇“今天晚上要参加流华美术馆开业晚宴。”


真真放下了刀叉在那张纯真的小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知道了,妈妈。”北柯却翘起了左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


易太太那张风华不减的美人面庞开始散发出慈爱的光芒,她伸出白皙而秀美的手去抚摸北柯柔软的头发:“谁不羡慕我有一双好儿女呢。”


北柯嫌恶般的偏过了头意外的撞入了真真不甘又戏谑的眼波里。


在这个到处都是纯白的别墅里没有一个人能全身而退。


十四岁的北柯曾因为一件雕塑作品在艺术圈声名鹊起,天才艺术家的名声从此坐实。


数不清的采访、晚宴、座谈的邀约纷至沓来,哪有一个少年成名的艺术家没有蓬勃的倾诉欲呢?


希望自己的血或者泪、期盼或是绝望、仁慈或是邪恶在某一刻会被某个人读懂。


但是在Artist专访上这个清俊又阴郁的男孩只言未发,只因前一夜因恐惧而嘶吼暂时失声的喉咙。


嚣张、乖戾、不可一世的标签贴在了他身上。他可以在任何想保持沉默的时候选择沉默,因为世人会为他找到借口。


没有人不会偏爱一个狂傲、阴鸷又才华横溢的美少年。


十四岁声名大噪的他以为自己即将要掌握主权,可时间告诉他,过去的四年没有一刻他摆脱了控制和恐惧。


到了十八岁再没有什么想对旁人说的了。


身着黑色丝绒北柯仿佛被流光镀上了溢彩,没有人能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去。


北柯很难想象无比唾弃的自己在他人眼里仿佛纯洁得如天上的神祗,高贵而骄矜。


华丽袍子里向来爬满虱子,北柯看着这些带着各种意味投向他的眼神不置可否。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北柯捏紧了香槟杯。他尝试闭上眼来缓解因为恐惧颤抖的身躯。


一个慌张的身影撞到了他身上,一只柔软的小手向他的手里塞了东西。


北柯在手里描绘了下玉石的形状,把它郑重的挂在了才到他胸膛的女孩的脖颈上。


北柯抱住了她,吻了吻她额上的发丝。


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温柔的说:“别摘下来。”


真真看着易太太一路都勉力维持优雅体态终于在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土崩瓦解,心里不自觉的泛起一种微妙的情绪,似愉悦又像哀愁。


“真真”,易太太纤细的手腕迸起了青筋,“你到底知不知道今晚你哥哥会遭遇什么。”


“知道”,棠真敛起了用来示人的微笑一张稚嫩的脸竟格外的冷静而阴沉。


易太太指向棠真的手指因为愤怒而颤抖:“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哥哥也知道。”


易太太无力地摆了摆头好像一身的精气神都被人卸走。


“妈妈,您不是常说痛苦是艺术的源泉吗?为此您为我和哥哥费了多少心血啊。”棠真笑了,语气也客观得好似局外人。


“你在毁了他,他是艺术你懂吗?”易太太彻底撕下了伪善的面皮,那张漂亮的脸愈发狰狞。“艺术是不能被人染指的,可他现在在做什么?他在自荐枕席。”


尖利的嗓音在空荡的客厅里回荡,震得棠真皱起了眉头。她太能理解她的这被称为优雅化身的母亲此刻的失态。


任谁看到自己静心雕刻的维纳斯变成了连流浪汉都能来插一腿的站街女都会是这般癫狂模样。


棠真笑了第一次她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面对她的母亲。她转过身走上楼梯想回到卧室反复品味那疯女人的败落样儿。


“真真”易太太的语气又变得温柔甜美,棠真想的到此刻易太太一副慈母样是多么的惺惺作态。


“与其毁掉别人的作品,不如创作自己的作品。”


“而你,永远也比不过你哥哥。”


棠真转过身脸色阴沉如水,可目光如炬。


她毫无惧意地看着她的母亲。


此刻不知躺在哪张床上如一摊烂泥的北柯还不清楚自己已经成了母亲与妹妹之间博弈的棋子。


mian2931

【易烊千玺×文淇】【七喜】渡我

北柯×真真 

兄妹双向救赎

一、

你是冰,我是时间——《说服》

“砰”铁门重重地撞在门框上,窸窸窣窣的锁门声让人听了格外的绝望和悲戚。

真真站在墙角在心里默默的数数,“一、二……八。”

介于少年与成人间的黏腻嗓音的哀嚎开始在这个黑暗的逼仄的空间里回旋,刺耳且令人烦躁。

北柯跪在门口一拳一拳砸在有软包的铁门上,沉闷地声响卸了他全身的力气,没有发泄出去的恐惧和愤怒成倍在心里滋生。

“妈妈,求求你。让我出去吧。”北柯身体开始发抖,黑暗的视野让他战栗,仿佛无数的妖魔鬼怪在窥伺,垂涎着他,滑腻的舌头和冰凉的指甲触碰着他每一处肌肤。

“太黑了,妈妈我好怕啊。”北柯...

北柯×真真 

兄妹双向救赎

一、

你是冰,我是时间——《说服》

“砰”铁门重重地撞在门框上,窸窸窣窣的锁门声让人听了格外的绝望和悲戚。

真真站在墙角在心里默默的数数,“一、二……八。”

介于少年与成人间的黏腻嗓音的哀嚎开始在这个黑暗的逼仄的空间里回旋,刺耳且令人烦躁。

北柯跪在门口一拳一拳砸在有软包的铁门上,沉闷地声响卸了他全身的力气,没有发泄出去的恐惧和愤怒成倍在心里滋生。

“妈妈,求求你。让我出去吧。”北柯身体开始发抖,黑暗的视野让他战栗,仿佛无数的妖魔鬼怪在窥伺,垂涎着他,滑腻的舌头和冰凉的指甲触碰着他每一处肌肤。

“太黑了,妈妈我好怕啊。”北柯不住的哀求好像忘了就是那个女人让他深陷黑暗与幽闭的极端恐惧之中。

站在墙角的真真走向北柯将他满是泪水的脸揽在怀里:“哥哥,安静一会吧。”

“哥哥,安静一会吧。”冰冷地声音划过北柯的耳膜,让他止住了颤抖。

能压制住恐惧的只能是另一种更大的恐惧。

北柯猛得睁开了双眼,泪水滑过太阳穴流入柔软的鬓发。突如其来的冷空气激起了他离开被子的双腿的汗毛。

他趿拉着拖鞋快速地向真真的卧室跑去,又在门口忽而停住随后小心的开门走到真真的床头。

宽大的睡衣笼起了蜷着的双腿,北柯伏在真真的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犯了毒瘾的人找到了能续命的药。

“哥哥”,一双柔软而温暖的手覆在了北柯细长而冰凉的手指上。“又做噩梦了吗?”

北柯掀起了被子,温暖的环境安抚了他受惊的肌肤。哪怕成年男子的身躯已经比十六岁的少女高大出很多,他仍是像胚胎蜷缩在子宫里一样缩在真真的怀里,仿佛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真真摩挲着北柯坚实的后背,床头的夜灯是黑暗中所有的慰藉。可没人知道尽头在哪里。

妈妈已经很久没有用这种方式惩戒过他们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恐惧是怎样也摆脱不了的。

哥哥像这样在深夜里一脸惊恐的爬上她的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可是第二天他们依旧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重复每天的生活。

“什么时候天能亮啊。”

“快了,天马上就亮了。”

“什么时候天能亮啊。”

真真摸了摸颈间带着体温的玉佛,选择了沉默。

韦蔚

什么时候两个妹妹可以合作一次啊!日常求合作

什么时候两个妹妹可以合作一次啊!日常求合作

韦蔚

黑白系列,好喜欢淇妹这双充满故事感的眼睛。

黑白系列,好喜欢淇妹这双充满故事感的眼睛。

一杯咖啡解百忧

《嘉年华》

隐忍,克制,现实,希望。

影片最重要的部分,是小米穿着白裙子,打开丽丽留给她的首饰盒,

电视里在播放小文事件的新闻,丽丽的前车之鉴,迟到的却最终到了的公正,

隐晦的暗示与冲突,让小米放弃了向命运屈服,公路上她骑着电动车,身后有浅浅的阳光,梦露再美,也有被废弃的时刻。

PS:中国的性教育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隐忍,克制,现实,希望。

影片最重要的部分,是小米穿着白裙子,打开丽丽留给她的首饰盒,

电视里在播放小文事件的新闻,丽丽的前车之鉴,迟到的却最终到了的公正,

隐晦的暗示与冲突,让小米放弃了向命运屈服,公路上她骑着电动车,身后有浅浅的阳光,梦露再美,也有被废弃的时刻。

PS:中国的性教育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十万军声半夜潮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